第27章 腹黑女配PK白莲花女主(27)年代位面

“老公,时间还早,你再睡一会吧,明天还要忙好多事情。”

灵芝撒娇抱着他的肩膀说着。

墨祁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躺下眯着眼,可惜,他接下来不管怎么样,都是难以入睡。

他一睡着,就会出现很奇怪的梦,梦里有一个人一直质问自己,为什么认错了人。

鲜血淋漓,哀嚎声音遍地,毛骨悚然的声音不断响起来。

墨祁一宿没睡。

天还没有亮,他就起身离开了,临走之前,不确定的看了一眼灵芝。

总感觉自己的妻子瞒着自己不少事情,可是,他不能多问。

妻子知道许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他接下来还需要依靠妻子的能力避开一些陷阱。

“灵芝,等我回来。”

她心里说着,我等你啊,给我一个解释。

灵芝喜欢的不是墨祁这个人,而是墨祁背后的背景,而墨祁喜欢的也不是灵芝这个人,喜欢的也只是她未卜先知的能力。

两个人只是互相算计罢了。

……

服装店。

灵莯进去买了一件衣服出来,有人一把抢走了她的钱包,她一脸懵逼,跑上去追着。

这明目张胆的抢东西,还是头一次见,这人胆子也太肥了吧。

“抓小偷!”

旁边的人喊着,灵莯冷着脸追着这不要命的人,谁的钱都敢钱,也不怕没命花。

就在她快追上小偷的时候,那人被一个女的撞死,直接拿捏住了,钱包也回来了,可惜,那小偷被放跑了,没能将小偷抓住。

“小姑娘,这是你的钱包吧。”

“是我的,里面有户口本,还有一张破旧的老照片,照片旁边塞着一些零碎的钱。”

“谢谢。”

面前出现的人很好看,穿的衣服很前卫,一身酒红色的礼服裙,手上拿着一个红色的皮包,脸上的妆容很艳丽,看起来很和善,她的目光带着几分狡黠。

“你叫什么名字,改天我请你吃个饭吧,以表达我对你的感谢。”

灵莯询问着,看了一下自己的钱包,钱包里面的东西一个都没有少,那人应该来不及打开,因为这个钱包比较复杂,要打开钱包,必须先解开扣子,然后拉开拉链,扣子有一些多,需要停下来脚步,慢慢解。

“我叫灵莯。”

“我叫林月。”

“不用那么客气的,换做是谁都会挺身而出,不过可惜让那个小偷给跑掉了。”

林月笑了笑,然后看着灵莯说着。

“你准备去哪呀?”

“去医院,看看我的家人,我的家人在医院里。”

“这样啊,好巧,我也正准备去医院里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不然我们顺路一起过去,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那走吧,不过林月你还是少去医院,医院附近有许多看不见的东西,这些东西将你缠上,你后续很难脱身。”

人一旦作恶太多,会吸引一些看不见的东西,这个也算是自己的气运,日行一善的人,运气不会太差,那些为非作歹,做人特别的奸诈,小心眼多,这种人的气运很差劲的。

“啊?妹妹这是什么意思,姐姐怎么听不懂,妹妹该不会信那些莫须有的事情吧?如果是这样,妹妹可别信太多,这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信的多了,对妹妹日后的判断会产生一些错误的预感。”

林月心中一惊,有一些诧异,这女的怎么有一些古怪,大白天说这种吓人的事情,她就不害怕被人以造谣惑众的名义带走么?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有人信这些东西。

“没有,我只是闲来无事,看了一些书而已,林月如果不喜欢,我日后不说便是,不过,日行一善总没错。”

灵莯率先走着前面,她感觉这个人别有用心,不过现在还不确定是什么,这个人印堂发黑,必有大凶之兆,可能这个大凶之兆和自己有关系。

“多谢妹妹的提醒,那我们现在去医院吧,现在人比较少,晚一点人多了,我们走起来也不太方便。”

林月迫不及待想去灵莯的父母,好之后再灵莯父母的面前献殷勤,让他们信任自己。

小张只给了自己五天的时间,五天之内如果办不到这件事情,他会让自己自生自灭,那些情分什么的,都会没有。

“嗯,走吧。”

不出意外,这个人应该是灵芝派来的,灵芝按捺不住了,她之前没对自己出手,那是因为隔的比较远,加上他们家对她没什么威胁,他们家在灵芝的眼里就是烂泥扶不上墙。

她以为的只是她以为的,她并不知道财不外露这个道理。

……

医院。

林月在医院门口非要买一些水果,说不能丢面子,那有看人不带东西的。

“走吧,我父母对这些不是很在意。”

灵莯摇了摇头,很无奈,她父母不太喜欢水果,他们喜欢吃粗粮,说以前吃习惯了,现在吃好一点就感觉有一种负罪感。

“到了,就是这边。”

走进病房,父亲的精神好了许多,没之前那么疲惫。

“爸,你怎么了,神采奕奕的,之前进来你都是很冷漠的。”

灵莯明知故问着,她不能让父母知道那个暗中协助的人是她,财不外露,能不多显,不然会给一些人造成威胁,很容易成为别人的目标。

“闺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有一个人要资助你母亲看病,真是天大的好消息,爸还担心医药费不够,谁知道那人说愿意承担一切的费用,说他喜欢做好事,给自己的子孙后代积点德。”

“那真是太好了。”

“妈,你听见了没有,你的病可以好起来。”

“听见了,妈听见了,我们一家人要在一起。”

灵莯笑了笑,走上前,拉着母亲的手给母亲安慰,旁边的林月静静看着,她需要观摩一下,看看这两个人的特点。

“灵莯,这是谁?”

“这是我今天遇见的人,我的钱包被抢走了,是她帮我抢回来的。”

“原来是这样啊,我替我家莯莯谢过你了。”

“没事,我也是顺手而已。”

“灵莯,没什么我先出去了,我去检查身体了。”

她看了一眼,然后说着,准备离开,混脸熟已经好了,接下来就是增加好感。

“嗯,麻烦你了。”

她没有多说,心知肚明这人的目的。

因果循环便是位面一直遵循的法则,位面中最重要的角色是牵连影响其他小角色的关键所在,这人的大凶之兆可能和主要角色有关系。

“好了,我先走了。”

林月故意搭讪着灵莯,想得到灵莯家人的认可,后续将灵莯的家人带走,用来威胁灵莯,让灵莯自己死在他们的面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