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腹黑女配PK白莲花女主(24)年代位面

陌柒的父母第二天就离开了,在陌柒父母离开后不久,家里的人将陌柒带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陌柒从此和灵莯彻底失去了联系。

……

“宿主,反派有危险。”

系统着急火燎冒出来,它知道当前进展剧情,可是只能看,不能改变,要改变只能依靠宿主。

“陌柒?不是送去陌家了吗?”

“宿主,反派被人贩子带走了,收养陌柒的那家人,表面上是做正经生意,但实际上是搞那些看不见光的东西。”

“陌柒去了,会有生命危险么?”

她思虑片刻,才缓缓开口问着。

“不会,不过反派会因此黑化到百分之八十,宿主后续走剧情会有一些棘手。”

“哦,只要不是百分之百,位面就不会崩。”

灵莯置之不理,有时间搭理反派,倒不如去针对灵芝,她接下来要对女主实施打压。

“宿主,你不理不顾,反派会记仇的,万一有什么未开启的支线任务,你到时如何?”

“那时候再说吧。”

接下来的时间,灵莯和灵芝在同一个班里学习,灵莯的记忆很灵活,用不了多久,就成功跳级。

灵芝一门心思想进入墨家,对提高自己这件事情,一点没当回事,仗着自己重生回来,对同龄的人表现出不屑,不愿与他们结交,认为自己学不学都无所谓,日后依靠吊坠会有人养自己。

————

十五年后。

大厦。

人来人往,她坐在椅子那边等着人。

很快,有人走了过来,那人一身黑色衣服,戴着眼镜,旁边还跟着助理,和之前小可怜的样子相比,已经看不出来是他。

“莯姐姐。”

他在人群之中一眼认出了她,走上前打着招呼,对之前的不告而别没有表现出一点埋怨。

“陌柒,好久不见。”

“莯姐姐,你今日怎么有时间找我。”

陌柒言语之间透露着几分冷意,她还知道回来找自己,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站在最高处,她估计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甚至忘记了曾经有一个人在她的生活存在过。

“陌柒,有事情和你谈。”

“请。”

他做出一个请的动作,让助理站在原地等,带着灵莯去了一个安静的地方说。

“这人少,你有什么话就说。”

他不喜欢别人知道自己的过去,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母亲想见你,说当初给你介绍的那家人有问题,她对你很愧疚,后来多次打听也没找到你的下落,她现在年事已高,又重病缠身,她想见见你,对你说声抱歉。”

灵莯问着,陌柒和她已经十几年没联系过,这一次联系,也是碰碰运气,看看是不是陌柒。

“呵呵,灵莯,你觉得我会原谅一个将我送到深渊里的人么?”

“你们救过我,我铭记在心,但你们也害过我,我不记仇,你知道你娘亲送我去的是什么地方吗?不知根知底,还将我送出去,这就是你们所谓的为我好?”

灵莯再一次遇见陌柒的时候,陌柒已经大变样,他当前的父母将他培养的很厉害,已经成为赫赫有名的设计师,才华横溢,高冷范,待人接物都很冷漠。

“那是意外,我们当时并不知道会出现意外情况,你就说,你如何才可以原谅我母亲。”

灵莯冷着脸说着,黑化百分之八十,不经历遍体鳞伤,怎么可能黑化那么多。

“你让我母亲不带愧疚离开,我告诉你关于你的身世。”

现在也到翻牌开始反击的时间,灵芝和墨祁在一起了,而墨祁在一次意外之中,跑去和自己的父亲亲子鉴定,谁知亲子鉴定的结果显示他不是墨家的人。

他将这件事情藏在心里,没有告诉任何人,开始着手调查当年的事情,想先下手为强,将真的墨祁给杀害。

“灵莯,你还想骗我。”

“信不信由你,你可以找灵公司的负责人去鉴定,那个负责人的名字是墨清风,是你的父亲。”

她给出一句话,直接让陌柒愣住了,为什么找墨家的人。

“鉴定结果和我说的如出一辙,你得原谅我的母亲,你最应该怨恨的不是她,当初缺衣少食,灵家经常接济你。”

“好。”

“这是我当前的住址,这个是我母亲在的医院,你如果想通了,随时联系我。”

灵莯递过去地址,他来不及问其他就离开了,让助理找专门的人去鉴定。

……

几天后。

医院门口。

陌柒手上拿着鉴定结果,鉴定结果和灵莯说的一模一样。

他绷紧自己的精神,不敢有一点松懈,越发觉得当初的事情不正常,他陌家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

他是墨清风的孩子,不过,他既然是墨家的孩子,又为何出现在陌家。

他之前在生意上千方百计打击报复的人竟然是他的父亲,真是搞笑,他设计车祸现场,差一点杀害了自己的亲生母亲。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陌家的孩子和墨家会掉包。

前段时间,他遇见了墨祁,墨祁对他百般挑剔,不管自己给出多少让步,对方还是咄咄逼人。

现在看了,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墨祁针对的不是自己的让步,而是自己这个人,他应该已经知道他不是墨家的人,不然也不会费劲去抢夺墨家的一切,想尽快在墨家站稳脚跟。

陌柒拿着鉴定结果,去了灵莯那边。

……

医院门口。

“结果你已经知道了吧,现在可以去原谅了。”

“知道了。”

陌柒进去,先对妙玲一些感谢的话,话里没有带一点埋怨。

“陌柒,你不恨阿姨么?”

“从未恨过,你们也有你们的苦衷。”

“那就好,那我心安了。”

妙玲苍老了许多,长年累月操劳让她变得狼狈,重病折磨着她,她的时间不多了。

“莯莯。”

“妈,莯莯在的。”她上前一步拉着母亲的手说着。

“陌柒不恨你,没有当初的那些事情,就没有现在的陌柒。”

灵莯的父亲在旁边陪着妙玲,他的眼带着血丝,好几天没有合眼,为了看病,他们倾家荡产,连住的地方都卖掉了。

灵莯拿出自己的积蓄,给家里补贴着。

父亲带着母亲走了许多医院,找了不少人,可是一点也没有办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