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腹黑女配PK白莲花女主(22)年代位面

现在的车还是那种人挤人的大巴车,大巴车很拥挤,里面也有扒手,这种大巴车跑的次数很少,价格也很贵,镇子许多人都是选择步行又或者骑着自行车,这个时候,拥有一辆自行车也是让人羡慕的存在。

“妈,莯莯就不去了。”

灵莯歪着脑袋,一脸认真说着。

“莯莯,你之前不是和陌柒走的很近,怎么这会不愿意去了。”

妙玲觉得这孩子有一些好笑,之前一直缠着,现在倒轻易放弃了。

“谁让他那么笨,一直被人欺负,莯莯走得近也只是为了不让他被欺负。”

“现在他有一个新家,他的爸妈会保护他,他用不到莯莯保护。”

“原来是这样呀,莯莯,过几天你要去上学了,和你堂姐灵芝是一个班,你可得好好学,你爸供你不容易,你可得争争面子。”

“知道了,不过妈,灵芝会和我同一个班么?我记得堂姐不是比我大一两岁,这样我们还可以在同一个班里么?”

“当然可以呀,你堂姐之前没读过书,一切都是从零开始的,你们落下太多的东西,需要跳级才可以到你们应该到的年纪,不然你们会一直低人一等,在比你们小好多好多岁的孩子里面上课,到时候你也会有压力。”

妙玲的母亲念过书,之前也是在镇子里住的,后来家里遭到变故,就搬回老家那边住着,他们在镇子的那些房全部没了。

“莯莯,你之前没上过学,母亲这几天先给你说一些注意的事项。”

“你外婆是教书的,后来不太方便,就没再教,一直在家务农,你妈也没什么文化,就学了一些,你这边呢,妈希望你可以好好学,让妈妈,还有你外婆的愿望可以实现。”

灵莯:她为啥对我抱有希望。

自己的愿望,为何强加于别人的身上,不问一下当事人的想法。

“莯莯,这是给你的零花钱。”

“晚一点,妈给你买一些文具回来,晚一点,带你去拜访一下街坊邻居,这是一个大院子,一大堆住在一起,抬头不见低头见。”

他们这是大院子,不是单独的楼房那种,在大院这边,有许多人,他们都在这边住着,各行各业都有。

“咚咚咚。”

“我去开门。”

“阿姨你好。”

进来一个男孩,男孩腼腆,手上拿着小袋子的糖果,一脸不好意思说着。

“你是……我想起来,你是对门的孩子,好像叫阳阳。”

“阿姨,我叫阳阳,我想……我想和妹妹当朋友,妹妹好可爱……”

他不好意思看着灵莯说着,灵莯在进来的时候,穿着打扮如同一个小公主一样,而恰好,阳阳在洗菜的时候看见了灵莯。

“可以呀,刚好你们做个伴。”

妙玲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这个院子这么大,但是有孩子的很少,尤其是和灵莯同龄一样大的孩子。

“莯莯,你要乖乖的,外面别乱跑,不安全。”

妙玲并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在外面是做什么生意的,她只知道赚钱很艰辛。

“咚咚咚……”

门再一次响起,打开门一看,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灵芝的父母,他们提着一些东西前来道喜,旁边的灵芝一脸不情愿跟着。

“灵芝也来了,刚好,我也正准备去找大嫂,大嫂既然来了,我也不用多走那些路了。”

妙玲将买来的衣服取了出来,递给灵芝的母亲,灵芝一脸嫌弃,不太乐意来这边。

“这是我今天逛集市,买回来的衣服,看看灵芝能不能穿。”

“灵芝,快谢谢二伯母。”

“谢谢二伯母,不过灵芝不要。”

灵芝最后还是回家了,因为她找不到路,也不知道十几年前那个人住在什么地方,她在外面流浪了几天,就被送回去了。

“灵芝,是不是不喜欢,不喜欢的话,我这边还有其他的衣服,你挑一个你喜欢的吧。”

妙玲这个人没什么坏心眼,对别人挺好的,别人伤害过自己的事情,她会很快忘记掉。

“二伯母,你为什么不直接给我钱,让我自己买啊,你买的我又不喜欢,你是不是买回来以后,灵莯不想要,然后才准备给我。”

“灵芝,你说啥呢,你给你买东西,你不喜欢可以不要,怎么可以这样说你二伯母,你这孩子,越来越没礼貌了,在家里我是怎么教你的。”

灵芝的母亲伸出手,一顿捶打脑袋,对灵芝不满意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你打吧,你打死我算了。”

“你这孩子,怎么这样。”

灵芝一脸委屈,跑到里面的屋子去了,大人也没搭理她,自顾自去说话了。

灵家在这边人生地不熟的,靠别人靠不住,他们得自己帮自己,灵老大来这边的小心思也很简单,就是为了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

屋子里。

灵莯感觉也在里面,她看见灵芝进来以后,将门给反锁。

“灵芝,你来了。”

灵莯坏笑着,想了半天,终于等到了灵芝。

“灵莯,灵莯,为什么你也在这,你是不是来嘲笑我的。”

她越看灵莯,越觉得灵莯白莲花。

明明前世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灵莯非坐视不管,她死也是咎由自取,她看着她的这张脸,就恨不得撕了。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灵莯反而笑的更浓。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堂姐,我记得你不是说你要去大城市,怎么这会还在小地方待着,你是不是说话呀,故意炫耀。”

灵莯故意激怒灵芝,让灵芝的情绪失去了控制。

“我打烂你的嘴,臭丫头片子……老娘忍你很久了,别以为我不敢对你做什么。”

灵芝上手上脚欺负着灵莯,可惜,根本打不到灵莯。

“灵芝呀,你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和泼妇有什么区别,你是不是觉得我威胁到你,故意欺负,打压我,让我不敢和你作对?”

她越听越气恼,本来就生气前世遭受的那些苦痛,结果现在有人当着她的面,将她鲜血淋漓的伤口撕下来给她看。

“我打死你……”

灵芝撕扯着,将自己搞的特别狼狈,头也不小心撞到柜子那边。

“灵芝啊,你斗不过我。”

“呜呜呜……”

屋子的动静太大,引起了别人的注意,很快有人敲门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