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腹黑女配PK白莲花女主(17)年代位面

“饭都做好了,吃一点再出去吧。”

陌柒将饭菜端进一点说着,完全不知道灵莯心中所的的东西。

“不了,我突然不饿了。”

黑乎乎的东西,一下子没了食欲。

她抬起头和陌柒对视着,对方一脸单纯无害。

灵莯:系统,我怀疑这反派想毒死我。

系统:宿主,这不是怀疑,这是肯定,系统检测过,以宿主当前的虚弱程度,这食物一旦吃下,宿主会很快毙命。

灵莯冷着脸,站起来,满眼嫌弃转过身离开了。

“姐姐,这是小柒好不容易做的饭,你为什么不尝尝……”

他的声音带着几分戾气,灵莯走的太快,并没有听见。

陌柒木讷在原地,看着手上的食物,找了一个角落蹲了下来,拿起食物,不顾及形象吃着。

那东西难以下咽,吃着嘴里,如同嚼蜡着石头一样,没有一点味道。

他自嘲笑了笑,有什么资格埋怨,现在那容得他挑剔,有的吃就不吃了。

家回不去,亲人认为自己不祥,说什么也不愿意接纳他,相反,还多次想掐死自己来发泄他们遭受的那些灾祸。

陌柒蹲在角落里,如同一个流浪街头的野狗,如果不是灵莯他们收留自己,他现在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

另一边。

“宿主,你准备去哪?”

系统在旁边嘀咕着,宿主又丢下反派了。

“宿主,反派做饭难吃了那么一丢丢,可你也不能丢下反派一个人在家呀,一个人的滋味可难受可难受了。”

“系统,反派也没什么危险,为什么还要我保护。”

自从陌柒跟着自己以后,她感觉自己的运气特别差。

每一次想做的事情,没有一件事情是顺心的。

“宿主,反派在剧情里面很可怜,万一黑化了,你到时候可怎么办,位面崩溃以后,你的任务也会失败,让你跟着反派是为了保护你。”

系统狡辩着,强词夺理。

灵莯:我竟无言以对。

这狗比系统到底是谁家的人,那反派分明想毒害自己。

灵莯懒得搭理系统,继续朝着山上走,山上僻静,她可以在那边找一些食物,外公家没多少食物,舅舅他们也不在。

她没有注意到,后面有一个人跟着自己,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林行。

林行正准备回家,路上看见了灵莯,见小孩子一个人去山上不太安全,便跟了上来。

“宿主,你后面有人跟着,在喊你。”

“跟着便跟着吧。”

灵莯不以为然,这么偏僻的地方,跟着自己一个小孩子做什么。

她继续走着,山上的路比较难走,后面的老人也紧紧跟着。

“啊——”

后面传来惨叫声,灵莯回头一看,看见老人摔了下去,刚好被刺到了,那尖锐的树杈直接刺了进去,老人血流不止。

“宿主,快去看看。”

灵莯不耐烦走过去。

在灵莯的眼里,她看见老人头上有黑雾。

这在他们鲤鱼看来,是不祥征兆,意味这人要倒霉,要出事。

“宿主,这是男主的外公,你还是救一下吧。”

灵莯低着头看了一眼,这人命不久矣,如果没跟着自己,顶多再多活两三天。

“救不了,这人无法救,寿命到了,我没这个能耐和阎王爷抢人。”

灵莯冷眼看着,这一幕刚好落在猎户的眼里,变成了老人为了救一个小孩,自己遇害了。

“宿主,你别走啊。”

灵莯继续走着,那猎户走了过来,救着老人,可惜,老人命不久矣,最后未能救活,而最巧的就是,那猎户认识灵莯,也是一个话多的人。

不出半个月,谣言遍地走。

灵莯的名声也坏透了,村子的人驱赶灵莯一家。

村子的人一个个对灵莯充满了恨意,觉得是他们剥夺了他们孩子改变命运的机会,害得村子没了教书先生。

而当事人灵莯,此刻正坐在台阶上,看着面前的老先生,一脸黑线。

“老家伙,你把我害惨了。”

林行以虚无的状态出现在灵莯的面前,只有灵莯可以看见他,他得以灵莯的庇护,这才没有消散,其他人看不见林老头,他们只当灵莯得了失心疯,一个人自言自语。

“老朽很抱歉,可这也和你有关系。

若不是因为担心你人小在那边出事,老朽也不会跟着过去。

老朽如果没跟过去,说不定现在还活着,也不会客死他乡,尸骨无法回家。”

老先生给灵莯讲着道理,灵莯懒得搭理,就是因为亏欠这个人,这才让他在人世间可以多逗留一段时日,不是谁都可以得到自己的庇护。

“别说了,我让你多存在一段时间,你有时间遗愿尽快去吧,日后可能没机会了。”

“还有啊,我不欠你,你的命本来就到了尽头,只剩下两三天的时间。”

灵莯无奈,这些天她和家人都不能出门,一出门,全部都是谩骂。

造谣一张嘴,避谣跑断腿。

陌柒也出不去,他本身就有厄运之灾,这下子,闹出了人命,和他没关系也得扯上关系,村子有不少人喜欢八卦。

……

几天后。

另一边。

墨家传来噩耗,墨祁悲痛欲绝,对外公的遭遇很难受。

“墨祁,想哭就哭,别憋着,你还是一个孩子。”

墨祁忍着没有流泪,他记得他走的时候,外公还健在。

为什么自己前脚刚走,外公就离开了,他还想接外公回家,外公这辈子太苦了。

“爸,为什么外公突然离开了,他不是好好的吗?你不是说一切都安排好了,过段时间就可以接外公回家。”

“舅舅,你怎么一句话也不说。”

墨祁质问着身边的人,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欺骗自己,为什么回来的只是外公的骨灰盒。

“墨祁,别问了。”

墨祁的母亲走出来,拍了拍孩子的肩膀,安慰着孩子,其实,她自己早已经哭成了泪人,眼泪止不住流着,周围的人悲痛。

“林念,别哭了,爸不想看你这个样子。”

舅舅走出来安慰着,他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之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看着骨灰发呆。

“哥,为什么,为什么我没等到爸回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