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腹黑女配PK白莲花女主(15)年代位面

“墨祁哥哥,你可以进来了。”

灵芝喊着墨祁而不是祁墨,墨祁也没有生气,可能是看在她哭过的份上,不想与灵芝计较,再说,他的真实名字也是叫墨祁,灵芝救了自己,这样喊自己,也是情有可原。

“嗯。”

墨祁走进门,看见的是土房,院子也是土院子,和自家的水泥院无法相比。

院子的角落种着一些蔬菜,旁边还有一棵树,鸡舍里的鸡叽叽喳喳,院子的雪被扫的很干净,堆积在树底下,屋子很破旧,贴着春联,窗花,屋子悬挂着玉米,柴火堆积在一处盖着。

“妈,他就是墨祁。”

“是祁墨,你又喊错了。”墨祁出声嘀咕着。

这一次,脸上没有带着不耐烦的情绪,相反,尽可能和颜悦色。

“是祁墨哥哥,我真是傻,一直都喊错名字。”

灵芝挠了挠头,不好意思说着,为什么墨祁要给自己一个假名字。

“祁墨啊,以后就住这。”

“谢谢。”

“灵芝,你去收拾一下那个空置的屋子。”

灵芝点了点头,然后拿着抹布,还有笤帚带着墨祁去打扫卫生。

墨祁也跟着一并过去,这个地方比自己想象中的还破烂不堪,他当时到底是怎么一路逃到这边的,脑海里面的记忆越想越痛。

“灵芝,以后喊我墨祁吧。”

他没有再反驳,既然祁墨有一些别扭,那就换一个,这个地方也没人认识自己。

墨祁跟着走进那个小屋,小屋小的有一些离谱,里面仅容得下两个人,屋子很黑,连窗户都没有,床也没有,墙那边放着几个木板,还有一个矮墩墩的方形石头。

“墨祁哥哥,你把那些收拾一下,我帮你把这些擦干净,这是我们之前放农具的屋子,不过后来我们在外面搭建了简陋的棚子,就将农具放在那边了。”

灵芝给墨祁解释着,这个屋子整体来说还不错,距离奶奶也远一点,母亲找了一个借口,说是远房亲戚,过段时间就回去了,奶奶那边也不好说什么,虽然骂骂咧咧,但还是忍下了,警告下一次不许接亲戚到家里。

“收拾吧。”

墨祁搬着那些东西,搭建着自己的床,这个屋子实在是太黑了,如果不开门,都不知道里面放着什么,还有一股很难闻的味道。

灵芝找来干净的床单被套被褥,将这些铺好,旁边的墨祁有一些不好意思。

“灵芝,你当时为什么救我,你就不害怕我是坏人么?”

“我觉得哥哥一定是好人,因为哥哥好看,灵芝不能丢下你一个人在那边。”

灵芝虚情假意说着,她也不知道谁救的墨祁,反正让自己捡了一个便宜。

“灵芝,还记得我给你的吊坠么?”

“记得,一直放在盒子里。”

“那你可要好好保管。”

墨祁特意提醒着,那个吊坠可是他们墨家的信物。

……

接下的日子,灵莯在外公那边待着,家里多了一个人的事情并不知情。

灵芝一家对墨祁很宠溺,和亲生的一样,这让墨祁受宠若惊。

过来一段时间以后,村子办了一个私塾,里面招孩子去读书,读书可以拿到奖励,奖励很丰富,这可让不少人眼红,让他们的孩子都去了。

私塾就是他们启蒙学习的地方,来教他们的先生是一个年纪很大的人,被流放在这个地方,先生博学多识,会许多东西。

教书的地方是在村子集合的地方,那边有一个很大的黑板,先生用一些土还有水,在上面写字,孩子坐在下面,最后面是家长,场面闹闹哄哄,不少人起哄。

灵芝也来这边学习,她有前世的记忆,对这些小儿科额事情手到擒来,让先生瞪大眼睛,先生对灵芝另眼相看,还专门跑去给灵芝的父母说灵芝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日后一定可以出人头地。

“接下来,将由我来教你们一些常识的东西,我姓林,名行,林行。”

“林行?”

墨祁觉得这个人的名字有一些耳熟,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说过,他仔细回想着,很快,想起来这个人是谁了。

等到放学的时候,墨祁故意打扫卫生,回去的晚,和林行先生套近乎。

“林行先生。”

“可以借一步说话。”

“祁墨,有什么事情么?”

林行的年纪有一些大,白发苍苍,走路都得靠着拐杖,眼睛眯着,戴着老花镜,看谁都得凑近才可以看清楚,不过他的学问是货真价实。

“外公。”

“是我,我是墨祁。”

“外公,我是墨祁,我是墨祁。

我想起来了,你是我的外公,你被流放在这个地方,家人一直很担心你,我们想带你离开,可是一直没有法子,你犯的事情太严重了。”

林行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人,他好像是有一个外孙子,名字叫墨祁,不过因为他家犯了一点事,为了护他妻儿老小的周期,他就将女儿扫地出门,和她断绝了来往。

“外公,是我,你还记不记得你送给我第一个礼物是一个一套文房四宝。”

“外公,你有没有想起来。”

“我记得。”

“墨祁,你怎么会来这种地方,你不是这京城那边么?”

“外公,我离家出走,路上被人绑架,我一路一直想着逃跑,后来,在这个地方逃出来了,我来真已经好长一段时间了,我想不起来我的家在什么地方,逃出来的时候,不小心将脑袋磕到了,好多事情想不起来了。”

墨祁将这段时间的遭遇一五一十告诉了自己的外公,有了外公,他很快就可以联系到家人,到时候就可以离开这里,只是可惜外公不能跟着他们一起离开。

“墨祁,你先跟我来,我写一封信,让你的家人来这接你,你这段时间不太乱跑,这世道很乱的,万一背上什么罪名,你外公也救不了你。”

林行叹了一口气,驼着背,带着外孙到一个简陋的住处。

“我写信让他们来找你,你记得将信寄出去,少则七八日,多则半个月,到时候就有人接你回去。”

“外公。”

他一脸激动喊着,他失去了不少记忆,如果不是对外公记忆深刻,而外公恰好在这个地方,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