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198字
  • 2022-03-28 16:45:00

洛平将长剑收回,问道:“你是如何找到这里的?”

莱悦娜提起手上的罗盘,说道:“靠这个。”

“你怎么会有罗盘呢?”洛平问道。

“罗盘是罗漫共和国的产物,专门用来探测机甲的所在,并不是什么稀奇之物。”莱悦娜解释道。

“你把任务交给我,现在又跟过来,是不相信我吗?”洛平眉头一皱道。

“别生气。上面很重视这次行动,不容任何差错。千足炮又是关键,没有它,行动根本无法成功,我也是迫不得已。”莱悦娜说道。

两人一前一后接近千足炮。封印还在,透明的屏障阻挡他们继续前进。

“款式的确有点老,不过看起来还能动。”莱悦娜抬起头说道。

“放心。我在学院查过资料,根据记载,千足炮被捕获时没有任何损坏。”洛平肯定道。

莱悦娜捡起地上一颗小石头扔到屏障上,小石头顿时化成粉碎。

“这封印不容易破解,至少得花整整两天时间。”莱悦娜脸色一沉道。

“有我在,封印马上就能开启。”说罢,洛平在屏障前模仿江引掣画了一个阵法,然后朝其注入信源。没多久,封印开始松动,屏障变得若隐若现。

莱悦娜知道洛平身上的信源不足,马上从旁协助。一道清脆的声音传出,封印如玻璃一样碎掉。

“成功了?”洛平喜道。

莱悦娜走近伸手触摸千足炮,说道:“不错,你这次功劳不少。”

“你要怎么奖励我?”洛平走到莱悦娜身后,搂着她的蛮腰问道。

莱悦娜回过身,看着洛平双眼,蹬起双脚,红唇印在他的嘴上。

两人越吻越烈,莱悦娜挣开洛平,双颊泛红道:“现在还有正事要做。”

“行动结束后,你能陪我么?”洛平问道。

莱悦娜在洛平侧脸轻轻一吻,点了点头。

洛平看着眼前一堆机甲,问道:“要怎么搬走它们?那些玩意可不好控制。”

“我早就准备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今晚他们会将所有机甲驾驶走。”莱悦娜说道。

“千足炮呢?”洛平又问道。

“就放在这里,反正除了我们,没有人能启动它。”莱悦娜回答道。

当天晚上,学院行政区的会议室内全是导师和学生干部。学生干部坐在周边的椅子上,獠狐排第一位,接着分别是懔冬青、良垦、沈鲔歆、咏祈、洛平和管继。

管继是黑金刚的团长,为人十分低调,他有着一头长长的黑发,脸形很尖,下巴留着山羊胡子。

懔冬青看起来已经恢复正常,但这是她第一次杀人,心里一直很不安,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导师凉凉从外面走进来,直接坐在会议桌靠后的位置。旁边正是导师江引掣。他们俩关系还不错,开会的时候经常喜欢坐在一起。

“果然还是发生了。”导师江引掣小声说道。

“学生处理得还不错,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导师凉凉说道。

“他们可是搞出人命,这叫不错?”导师江引掣笑道。

“事件绝非单纯,你看不出来吗?”导师凉凉问道。

“听说杀人的是学委,这到底是如何选出来的。”导师江引掣说道。

这时,又有一位导师走进来,他有着一头棕色凌乱短发,右眼是义肢,跟左眼很不协调。身上穿着一套黑色素衣,右边胳膊露了出来,上面用层层绷带捆绑着。他叫胡纪,在导师中颇具名望,有着很强的实力。

导师胡纪在会议室内扫了一眼,在主位的旁边坐下,四周马上静下来。

“那人到底是谁,看起来很可怕。”咏祈小声问道。

沈鲔歆靠近咏祈耳边,说道:“他参加过好几次战争,身上的伤就是当时留下来的。要不是出身不好,他很可能就是我们的校长。”

咏祈视线移到导师胡纪的右臂,几只毒虫在上面走来走去,说道:“他身上散发着邪恶气息。”

“他修炼毒体系,右臂藏有剧毒,邪恶气息就是从那里传出来,他并不是邪恶系信众。”沈鲔歆解释道。

“导师说过,只有邪恶系信众才能修炼信源技术毒。”咏祈不解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大概与天赋有关吧。”沈鲔歆摊开双手道。

坐在导师胡纪对面的女导师厌恶道:“你常年躲起来研究,我还以为你不来呢。”

“学院发生大事,我怎么可能会缺席。”导师胡纪的声音十分阴森,让人听后感到一股寒意。

这时,校长陆座姗姗来迟,他显得有点憔悴,进来后直接坐在主位上,看了一眼众人。

会议室内座无虚席,外面的学生把大门关上,里面变得鸦雀无声。

“你也来了?”校长陆座看到导师胡纪,有点讶异道。

导师胡纪什么也没有说,露出淡淡的笑容,还是显得很诡异。

“大家应该都知道学院最近发生的事。”校长陆座大声说道。

坐在一角,头戴鸭舌帽的男导师说道:“学院乱成这样,校长一直不露头,像话吗?”

校长陆座并没有生气,缓缓说道:“这次示威活动很反常,其背后有财团资助。还有,他们完全是针对学院而来的。”

“听说他们一天有五万铂金币酬劳。”导师凉凉说道。

校长陆座看向獠狐,问道:“你们学生站在最前线,对他们了解最深,有什么可以汇报吗?”

獠狐站起来,回答道:“他们行为极其偏激,完全不顾危险,向我们不断冲撞。我们学生在守住校门的同时,有必要采取积极行动。”

“积极行动指的是杀死老婆婆吗?”导师胡纪转过头,问道。

獠狐低下头,避开他的眼神,说道:“老婆婆的生死至今还没有确认……”

“据说,老婆婆被女学委甩在地上,可有此事?”校长陆座问道。

这时,懔冬青害怕地站起来,说道:“我是无心的,她一直抓住我不放。”

导师们窃窃私语,让懔冬青更加不安。

“不要害怕。尸体一日未验,都不能证实你杀死老婆婆。”校长陆座冷静道。

门外有人敲门,一个学生进来把王城的紧急公文交到校长陆座手里。

“你们两个先坐下吧。”说罢,校长陆座拆开文件袋,浏览里面的公文,脸色阴晴不定。

几分钟后,校长陆座把公文放回袋里,说道:“王城要我们尽快解决眼前的状况,并同意公开信源技术封定。”

在座之人一片哇然,这可是极大的让步。

“他们要的是出入智库的权限,鬼降袭击村庄只是他们的借口罢了,封定根本满足不了他们。”导师胡纪说道。

“那你有什么好的建议?”校长陆座问道。

导师胡纪摆了摆手,说道:“在其位,谋其职。我又不是校长,为什么要替你解决问题。”

校长陆座虽然面无表情,但显然对胡纪很不满意。

导师江引掣举起右手,说道:“我建议派人跟示威者交谈,并向全国公开信源技术封定。”

“不行,跟他们交谈一定行不通。一日找不到他们背后的主使者,我们只能一直处于被动。”校长陆座否决道。

“也就是翘起腿,什么都不做吗?”导师胡纪逼问道。

“我已经派人去调查他们,几天内就会有回复。”校长陆座回答道。

导师胡纪笑了笑,从怀里拿出一份报纸扔到校长陆座面前,说道:“这是最新一期的帝国邮报,上面说学院不顾民怨,学生草菅人命。再这样下去,学院的声誉都被你们丢光了。”

校长陆座沉默良久,说道:“我出去跟他们谈判,只会落得同样下场。现在只能公布技术,希望能稍微平息一下民怨。”

“他们肯定会拿老婆婆一事大做文章,行动可能会进一步升级,我们得提前做好准备。”导师凉凉提议道。

“凉凉说得没错。从今天开始,学院进入全面警戒状态,所有导师停止研究项目,配合学生保护学院。”校长陆座看向懔冬青,继续说道:“女学委,这段时间你跟我一样留在学院内不要出去。”

第二天早上,学院内显得冷冷清清,大部分教学楼空空如也。社团浪漫迷狐里,懔冬青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她昨天整晚没睡,脸色憔悴。

门外有人敲门,懔冬青无力地喊道:“别来烦我!”

“獠狐在外面等你。”说话的是刚进社团的新生。

懔冬青轻咬下唇,拖着疲惫的身躯坐起来,走出大厅。

獠狐正在沙发上阅读最新一期帝国邮报,见到懔冬青,马上说道:“你令我太失望了。”

懔冬青脸色一变,说道:“校长陆座都说此事另有隐情,这不能完全怪我。”

“我跟你说过多少遍,凡事不要亲力亲为,麻烦就交给手下处理,有问题也不用自己承担。”獠狐放下报纸说道。

“那现在该怎么办?校长叫我不要外出,我想查清楚此事也不行。”懔冬青苦恼道。

“除了等结果,你还能怎么办。如果老婆婆没事,那就最好不过。要是她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不仅会被踢出学院,还得坐几十年牢。”獠狐冷冷道。

懔冬青害怕地走到獠狐跟前,抓住他的手臂,说道:“你要救救我。”

“怎么救?我自身都难保。你一旦有事,我也会受到舆论的抨击,到时只能被迫辞去学生会会长一职。”獠狐用力甩开懔冬青,怒道。

“你可以帮我找出那个老婆婆啊。”懔冬青情绪有点崩溃,宛如一个小女孩。

“他们故意藏起她来,我到哪找?”獠狐无奈道。

懔冬青再也忍不住,两行泪水缓缓下落。

獠狐最怕看到女人哭,于是站起来说道:“校长陆座命我组织好学生防卫,时间不早,现在就要走。”

看着獠狐离开的背影,懔冬青生气地将桌子上的杯子扫到地上,拿起沙发上的帝国邮报撕成粉碎。

十点钟左右,轨生跟沈鲔歆一起走出社团,路上,发现地面全是最新一期的帝国邮报,问了一下其他学生。原来校内外有人免费派发报纸,数量极其庞大。

帝国邮报可不是校园报,它可是要花钱买的。看到报纸上的文章,轨生已经猜到背后的出资者。

两人来到校门,獠狐正在为新的守卫队伍重新编队。

因为有很多学生加入,獠狐把所有人分成十个小队,撤除轨生小队长一职,找他的心腹代替。

轨生没有因此生气,反正做了没有学点,不做也没有学点,这样反而乐得清闲。

轨生觉得有点奇怪,这个时间,校门外应该站满人才对,可现在一个人影也没有。

獠狐派轨生那支小队到校园外巡逻,就回社团去了。小队长交待一些注意事项,带着众人离开。

轨生系好腰间的木棍,把面具戴在脸上,一声不吭地跟在后面。

街上的路人不断对学生指指点点,他们看过最新一期的帝国邮报,对学生的做法感到反感。

路人的眼神很不友善,轨生全身都感到不自在。忽然,几个鸡蛋向众人飞来,轨生马上躲闪过去,小队长全部中着。

他生气地四处察看,用手抹去脸上的蛋清,对周围的百姓喝道:“到底是谁!?快给我滚出来。”

小队长第一次应付群众,没有任何经验,居然直接跟百姓杠上了。

轨生已经找出扔鸡蛋之人,他藏在右边大楼的二层阳台上,正准备再扔几只下去。

轨生马上离小队长远远的,不到几秒钟,他又中几颗鸡蛋,脸上和身体全是蛋黄和蛋清。

小队长生气地抬头看去,发现藏在阳台之人,马上用力蹦上去,揪起他问道:“很喜欢扔鸡蛋是吗?”

那人没有回答小队长,朝他吐口水,还做了一个十分讨人厌的鬼脸。

小队长成为信众后就没受过这样的气,哪里能忍下来,随手用力把那人丢下二楼。

那人背部落地,至少断了好几根肋骨,幸好没有生命危险。

这时,围观的百姓一阵哇然,但没人敢说出一句话来,毕竟他们是没有收钱的。

小队长冷哼一声,直接从二楼阳台跳下来,朝四周百姓瞪了一眼,带着众人继续向前走。

没走多远,小队长被几个商人拦住。其中一个长着招风耳的胖子,指着后面说道:“这样下去,我们根本没有办法做生意,你们学生赶快去处理一下啊。”

“你在说什么呢?”小队长不耐烦地问道。

胖子又说道:“交叉路口有示威者集会,他们用大量木箱拦路,顾客根本进不来。”

“你就不会把木箱拿开吗?”小队长说道。

胖子拨开衣袖,露出手臂上的瘀伤,说道:“我一碰木箱,他们就拿木棍打我,你叫我能咋办?”

“岂有此理!”小队长马上冲去胖子所说的地方。

轨生无奈地摇了摇头,跟着这种队长后面,迟早要出事,还是尽量离他远一点为妙。

来到交叉路口,轨生根本挤不进去,那里人山人海,全都是示威的群众。

中央建了一个大型舞台,把后面的商铺完全挡住,商家敢怒而不敢言。

台上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他正在讲述昨天老婆婆被杀的经过。台下的群众边听边吆喝,对学院极其不满。

有人发现学生来到这里,纷纷发出嘘声,场面十分尴尬。小队长哪有之前的气焰,默默地走到一边的商铺,果然找到胖子所说的木箱。

木箱上面坐着好几个拿木棍的混混,见到小队长一点也不怕。

小队长迟疑一会,走到他们跟前,说道:“赶快拿走木箱,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混混哪里会听他的话,一边晃着手中的木棍,一边哈哈大笑起来。

轨生怕小队长忍不住,赶紧走到他旁边提醒道:“这里人不少,一旦引起冲突,你我都不能全身而退。”

小队长强压心中的怒气,一直盯着混混,仿佛想用眼神杀死他们。

忽然,一个女学生被人绑住双手双脚抬到台上,不能动弹。

主持人命旁边几个壮汉将女学生外面的校服脱掉,把一桶脏水倒在她身上。白色的打底衫瞬间变黑,散发着浓浓的恶臭。

女学生又害怕又羞辱,双眼泛着泪光。台下的观众不停朝她扔鸡蛋,行为极其恶劣。

主持人接过校服,用打火机点着,扔到地上喝道:“杀人凶手赶快滚出来!”

台下的观众一起起哄,声浪太大,轨生双耳一阵轰鸣。

一道白影窜到舞台上,站在女同学跟前,骂道:“你们怎么能欺负女孩子!”

轨生看清来人,正是刚成为学委的咏祈。咏祈将舞台上的一大块布扯下披在女同学身上,为她解开绳子,说道:“不用怕,有我在。”

台下不断有人扔鸡蛋。咏祈全身泛着白光,口中念道:“牢!”一个白色立方体拔地而起。

队伍中有人问小队长:“要过去支援学委么?”

小队长脸色一沉,看起来不想惹麻烦,还算有点脑子。如果他此时上去,只会激化双方的矛盾,场面便一发不可收拾了。

为今之计只有等学院派人来支援,以强大的力量瞬间制止所有示威者,这样才可以将伤亡减至最低,轨生心里暗道。

忽然,远处传来唢呐声。轨生转头一看,一队人走来,他们披麻带孝,不断朝天空撒冥币。

中间四人一前一后抬着棺材,棺材前面的小女孩捧着老婆婆的画像。

示威者为他们让出一条路来。轨生暗道不好,场面已经不好控制,棺材一来,示威者极有可能升级行动。

在众人的目光下,棺材被抬到舞台上,所有人纷纷低头默哀。

主持人开始推波助澜,唯恐天下不乱,让死者家属诉苦,将学院所有罪状一一列出。

轨生觉得棺材有点奇怪,让黑色菱形耳环化成飞蛾飞到棺材附近。

没人注意的时候,飞蛾化成一缕黑烟窜进棺材的细缝里。

飞蛾传来感觉,棺材里面空空如也。跟孙峡所说的一样,老婆婆还活在世上!

咏祈扶起女学生,想带她离开,被台上之人重重围住,脸色一沉,问道:“你们想怎么样?”

“想走?可以。向棺材叩三个响头。”主持人说道。

台下的观众发出一片赞同声,让咏祈骑虎难下。

忽然,一个戴着面具的女学生跳到台上,对咏祈她们说道:“你们走,这里有我。”

主持人喝道:“拦住她们,一个都不能离开!”

女学生将面具拿下,说道:“你们找的是我,何必为难他人。”

这时,已经有人认出来者,说道:“她就是杀人凶手!”

“尸体一日未验,你们都不能叫我凶手!”懔冬青大声喝道。

主持人轻咦一声,问道:“你想揭棺不成?”

“正有此打算!”说罢,懔冬青冲向棺材,手中突然出现一把纸扇。

围在棺材之人想拦住懔冬青,可被纸扇刮出来的红色罡风击飞,全部掉到舞台下面。

懔冬青站在棺材跟前,伸出右手,正要把棺盖挪开。主持人右手食指连点数下,数道红色光束击向懔冬青。

“信众?”懔冬青惊讶地看向主持人,同时向后连退数步避开。

主持人左手一挥,掌心出现一把两尺长剑,朝懔冬青冲去。

懔冬青用纸扇刮出数道罡风。主持人根本无法接近她,差点被她击飞到舞台外面。

懔冬青向前再次伸出手来。忽然,台上同时出现四个黑衣人,以不同角度各自射出光束。

懔冬青侧身避开,还是中了一道光束,左肩上的衣服破开,伤口不断流出鲜血。

主持人向黑衣人命令道:“将她拿下!”

黑衣人拔出腰间武器,围着懔冬青绕。懔冬青把纸扇挡在身前,警惕地左顾右盼。

剑光闪出,四道黑影纷纷袭来。懔冬青毅然冲向左边,想先破一路。

尽管黑衣人和主持人都是信众,但实力很弱,懔冬青有信心将他们逐个击倒。

可惜台下的观众并没有袖手旁观,纷纷朝她扔鸡蛋烂菜。

额头被鸡蛋砸中,蛋清流入眼睛,懔冬青的视线受阻,动作瞬间慢了几分。

懔冬青停下来,手中凝集信源,一道火苗凭空出现,喝道:“火球!”

火苗瞬间长大,变成四个球体,朝黑衣人飞去。

火球速度不快,没一个摸得着黑衣人。

不过,懔冬青的目标并不在此,她双眼发出精光,右手用力扇动纸扇,朝棺材刮出一道巨大罡风。

罡风一旦吹到棺材,定能将其整个破开。主持人见此,马上在棺材前面连施好几个光盾。

光盾不到一秒就被摧毁,罡风的势头减弱不少,虽然不能破开棺材,但把整个棺材击飞。

棺材在空中不断旋转,只要一落地,绝对会散架。主持人迅速冲向棺材,将身上的信源化成一只巨大手掌接住棺材。

懔冬青想故伎重施。主持人哪能让她得逞,马上对台下的观众喝道:“这杀人凶手连尸体都不放过,大家一起把她抓住!”

示威者一呼百应,他们拿起武器,冲向舞台。黑衣人也向她靠拢,懔冬青的处境十分不好。

懔冬青心里一慌,手中的纸扇消失不见,正以为死定了,忽然一道疾风将她卷走。

十几分钟过去,懔冬青在某座大楼的楼顶落下,抬头看去,救她的是一个戴着面具的中年男人。“你是?”

“我叫你不要出校门,你却偏偏不听,这次真的闹大了。”中年男人缓缓将面具拿下,说道。

“校长?!”懔冬青惊讶道。

“要不是我出手,你有十条命都不够死。”校长陆座冷冷道。

“我可以肯定棺材空的。”懔冬青说道。

“这我当然知道,棺材在空中转了几圈,里面一点声音也没有。”校长陆座说道。

“现在该怎么办?”懔冬青无助道。

“你跟我一起回去,不能再让任何人见到你。示威活动肯定会升级,我得安排师生做好防备。”校长陆座说道。

交叉路口上,场面十分混乱。示威者追着学生打,学生又不能还手,非常被动。

幸好有其他巡逻的队伍来到,在他们的支援下,学生逐渐离开这里。

轨生看了一眼舞台,獠狐及时出现救走咏祈,周围出现一股浓浓的迷雾。

轨生趁乱跳到旁边房子的屋檐上,迅速激活源纸上的隐界,整个人消失不见。

示威者有一部分人肆意破坏周边的店铺。老板根本不敢回去,丢下铺子拔腿就跑。

轨生亲眼看见一个拿着木棍的群众走进瓷器店里,将所有商品打成粉碎,临走前不忘将柜台里的钱卷走。

不少人跌倒在地,活活被人踩死。主持人还在舞台上吆喝,让行动更加激进。

人群逐渐散去,他们一部分前去学院,一部分四处破坏。警方和王都的雷家军终于行动,情况稍微有所遏制。

站在路口上,轨生一阵感慨。繁华的王都街头,现在变得破烂不堪。

不少伤者躺在地上,却无人救援。破烂的商品,店铺的招牌,弄得一地都是。

棺材还在舞台上,可之前的家属一个都不在。主持人摊开右手生出一朵火苗扔到棺材上。十几分钟后,棺材只剩一堆灰烬,但已经没有人在意了。

城南的街道上,素真和吴郝慑跟着小队巡逻。听到不远处的叫喊声,众人纷纷停下来。

“发生什么事了?”素真不安地问道。

“准没好事,不过你放心,有我在,没人能伤你。”吴郝慑拍心口说道。

没多久,一群手执武器的示威者一边喊一边冲过来。吴郝慑和素真不等小队长命令,马上朝另外一边逃跑,其他人还在傻傻地愣在原地。

示威者太过疯狂,一下子将好几个信众击倒。这时,小队长才反应过来,对大家喊道:“快跑!”

可惜已经太迟了。小队长被人刺入一剑,马上毙命。其他队员也没能撑多久,不是受到重伤,就是被杀。

吴郝慑一边跑,一边回头看,说道:“他们也太能打了吧,根本不像普通人。”

前方出现四个人拦住去路,素真并没有停下来,左手出现一把鱼头弓,对吴郝慑说道:“一起冲出去!”

吴郝慑担心素真受伤,马上利用天赋为她套上一副盔甲。

素真稍微诧异一会,很快恢复过来,将鱼头弓对准前方,挽弓射箭,正中三人。

吴郝慑亮出三戟枪用力掷去,把剩下之人杀死。两人同时越过尸体,吴郝慑顺手将三戟枪拔出。

经过一个摊档,吴郝慑用力将摊档推倒在路口,利用它减缓来人的速度。

前方有条小巷,素真迅速将吴郝慑拉进里面,两人一前一后跑着,身后听不到有人追来的声音。

十几分钟后,两人停下来,喘着大气。吴郝慑关心道:“你没事吧?”

素真摇了摇头,看向吴郝慑,发现他的手臂上有伤口,问道:“你什么时候受伤的?”

“就在刚才。”吴郝慑淡然道。

“你就不能为自己套一件盔甲?”素真白了他一眼。

吴郝慑看着素真,说道:“当然可以,不过,那会减弱盔甲的防御能力,我怕你会受伤。”

素真心里一暖,没有继续说下去。

“这种情况下还能谈情,你们真的不怕死!”

吴郝慑马上抬头看去,四个黑衣人站在屋顶俯视着。

“快走!”说罢,素真跟吴郝慑拔腿就跑。

可是路口又有黑衣人走出来,他们手上戴着一个护盾,盾面上有大量尖刺。

吴郝慑停下来,说道:“只能一战了!”

黑衣人转换护盾模式,伸出锋利长枪。

“那是埒垨武器吗?”素真讶异道。

“是什么根本不重要,我们只要把他们全部打倒就好了。”吴郝慑抓紧手中的三戟枪说道。

半个小时过去,小巷里尽是黑衣人的尸体。吴郝慑和素真无力地坐在地上。吴郝慑受了点小伤,素真则安全无事。

休息一会,吴郝慑走到还活着的黑衣人身边问话,黑衣人突然七孔流血而亡。

素真脸色一沉,说道:“普通人根本不会有此觉悟。”

“此次暴动果真不简单啊。”吴郝慑感叹道。

校门外,大量武装示威者聚集,他们正跟学生组成的防卫力量对峙。

示威者中夹杂了许多信众,不全是虾兵蟹将,这次威胁对学生产生很大的压力。

良垦正指挥防卫校门的队员,这是他成为学委以来第一件任务,显得有点紧张。

良垦对示威者说道:“任何闯进警戒线的人,都会遭到我们攻击,你们可要三思而行。”

示威者里走出一个蒙脸女生,正是光正教的莱悦娜。她指着良垦骂道:“你们学生草菅人命,连死者都不放过,今天,校长不出来给个说法,我们是绝对不会回去的!你们说是不是?”

莱悦娜背后的人马上回应,气势高昂。

“校长不会见你们,你们站到明年,结果都是一样。”良垦说道。

“他不见我们,我们就去找他!”说罢,莱悦娜右手一挥,后面的人纷纷冲击警戒线。

铁马不到一分钟就被推倒,示威者从缺口突入,见人就攻击,完全不留手。

守在校门的学生大部分都是新生,他们缺乏对战经验和攻击手段,受伤后狼狈地跑回学院内。

守卫力量顿时减少七成。良垦马上组织老学员堵住缺口,不让他们继续前进。

莱悦娜双持匕首,利用迅捷的步伐冲到良垦跟前,向后面的人喝道:“你们继续冲进去,这里有我!”

“休想!”良垦拔出长剑,劈向莱悦娜。

莱悦娜侧身避开,用左手的匕首架住长剑,右手划向良垦的脖子。

良垦急退一步,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哪来的废话,受死!”莱悦娜掷出左手的匕首,同时冲向良垦。

良垦提剑挡下匕首,可莱悦娜已经来到眼前,右手的匕首朝他的腹部捅去。

莱悦娜的速度太快,良垦根本躲不开,只好避开身体的要害,硬吃她一招。

鲜血沾湿上衣,良垦脸色瞬间苍白,用力推开莱悦娜,连退数步。

为了减缓流血速度,良垦一边应付莱悦娜,一边按住伤口,战力大打折扣。

“再不使出全力,你可是会死哦。”莱悦娜戏谑道。

两者实力差距巨大,良垦无心恋战,聚集全身信源,念道:“疾!”速度马上提高五成。

莱悦娜不断发出攻击。良垦的右腿被一道光束击中,摔倒在地上。莱悦娜眨眼即至,朝良垦的胸口刺出匕首。

良垦正以为死定的时候,一把红色斧头挡住匕首,导师凉凉出现说道:“小姑娘,出手未免太毒辣了吧。”

莱悦娜脸色一沉,知道对方不好惹,马上退后数步,跟她保持一定的距离。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煽动示威?”导师凉凉问道。

莱悦娜右手抓紧匕首,说道:“死人不配知道!”

“有趣。看来我得活动一下身体了。”说罢,导师凉凉提斧前进,气势惊人。

莱悦娜施展光盾挡住导师凉凉,可是被她一斧劈开。

导师凉凉跃起喝道:“斧技,地裂斩!”斧头落下,冲击波转眼即至。

“瞬!”莱悦娜出现在两米开外,衣服破开,之前所站的地方裂开巨缝。

“迅捷系?不好把你活捉啊。”导师凉凉收回斧头说道。

莱悦娜不敢大意,连忙施展疾,大幅提高自身速度。

忽然,莱悦娜感到背后有信源波动,马上回头一看,大惊。一把斧头在空中不断旋转,落点正是她的脖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