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6477字
  • 2022-03-16 19:57:00

六年后,卦符村发生惊天的变化。自从圣母节过后,许多商人纷纷来此投资。整条村子扩建将近一半有余,商店、旅馆和饭店建了一间又一间。村民大多都富裕起来,村里的地价和房价翻了几翻。很多在家无所事事的妇人都参加工作,毕竟工资优厚。

卦符村另一变化就是外地人迅速变多,他们长期在这里居住,是这条村子充满活力的原因之一。他们来此主要是为了找寻成为信众的前提——祭品。

祭品的信息并不是空穴来风,就在前年,有一个来此定居的年青人在村外的溪边找到一件祭品。祭品不适合他,所以他将其变卖出去,一夜之间成为富翁。那人没有忘记这里带给他的机遇,在卦符村投入了不少资金。卦符符第一间三星级酒店就是他建的。

这样一来,就有更加多的人前来寻宝。不仅卦符村得到发展,连周边的城镇也跟着旺起来。

村长和几个城镇的镇长商量,决定合资修建公路,工程年头才竣工。现在村民想进城,花费的时间只需原来的三分之一。

洵老在这几年发了大财。他不知道从哪里收到信息,圣母节一过,洵老就把他一生积蓄全都投资在这里,把包括轨生家在内接近半亩的土地买下,他现在已经成为全村首富。

本来拥有这片地的地主拿到洵老的钱后往城镇发展,在繁华地段买了一间旺铺,经营没几年便把全部家当亏掉。

村里的书斋在村长的指示下扩大了一倍,曹先生不再是村里唯一的教师。几年前村长在外面聘请到一位真材实料的先生。

那位先生曾经在大城市的学院进修文学,拿过好几个大奖,比曹先生靠谱得多。

常在教堂帮忙的冷嫣,在黯湮失踪一年后离开村子,找到马晟成为信众。临走之前,她把黯湮做满笔记的书交给轨生。

那本书轨生十分熟悉,正是书斋的唯一教材,所有学生人手一本。

轨生翻开一看,上面写着一句话,“赠给我唯一的朋友。”

这话是黯湮出事之前写的。轨生可以肯定,黯湮早就有离开村子的计划。

自从有了这本写满笔记的书,轨生再也没有到书斋学习。因为书上不仅有每个字的注音,还有其详细解释。

没有去书斋,轨生跟其他人更加疏远了。除了高锐,轨生几乎不会见到其他同学。

圣母节过后,汤婉娴很少跟轨生联系,连散工也不接,两人几年内只见过四五次面。

自从黯湮失踪,孟冽在书斋混得风生水起,经常拿到第一名,是所有学生羡慕的对象。在曹先生的推荐下,他获得到城里进修的机会。连刚到书斋就职的先生都对孟冽青睐有加。

这几年,轨生长高不少,看起来很像一个大人。那头凌乱的短发依然不改,眼睛变得更小,笑起来会眯成一条曲线。

工作之余,轨生会抽时间学习识字,如果参加书斋里的考试,估计也能排得上前几名。

村外三里左右有一间新建的伐木厂。因为村子极速发展,建材需求庞大,所以这间伐木厂在这几年大赚了一笔。

整间伐木厂不大,但所属土地辽阔,周边近两里的树木都归伐木厂主人所有。外围建起高墙,旁人很难潜进里面。

在伐木厂内,一个年青人正搬运一条刚砍下来的树干。他身材并不健壮,但十分扎实,上身的白色汗衣已经湿透,下身的牛仔裤破了好几个洞。

年青人吃力地把树干搬到推车上,在工头的指示下,将推车推到分割机前面。

“这应该是最后一根吧。”工头点算着树干说道。

“是的。”年青人稍微喘了下气,用早已湿透的背心擦掉额头上的汗。

“轨生,现在像你这样肯吃苦的年青人不多了。”工头赞赏地夸了轨生一下。

“肯吃苦的人多的是,只要你们出得起钱。”轨生说道。

“也对。这是本月的工钱。”工头从腰间的包包内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

轨生接过后打开看了一眼,没有细数就随便放进裤子的口袋里。“谢谢,如果再有工作,请记得叫我。”

轨生正欲离开的时候,工头把他叫住:“轨生,先别走。这里有一个聚餐,老板每个月都会为我们办,算是员工福利,你也留下来吃吧。”

“这恐怕不妥当吧,毕竟我不是这里的正式员工。”轨生想到自己散工的身份,于是犹豫地说道。

“没关系,那里的东西吃也吃不完,没有人会怪你。时间差不多,我们现在去吧。”说罢,工头带着轨生到员工食堂走去。

员工食堂只有几百米远,旁边有几排宿舍,员工晚上就在那里休息。

轨生站在食堂外面,看到远处有一幢豪华的别墅,别墅与周围环境显得格格不入。

“那是什么?”轨生指着别墅问道。

“漂亮吧。那可是花了巨资建的,我们老板如果不回去的话,会在那里休息。”工头解释道。

“这间伐木厂还真能赚钱。”轨生若有所思道。

“这里还不是伐木厂前,别墅就盖了一半,伐木厂只是顺便建的。”工头边说边打开食堂的大门。

里面已经坐满员工,食堂内充斥着浓郁的男人气味。

工头带着轨生来到一张桌子前,坐在这张桌子的人都是平时与轨生有所交流的员工。

轨生在工头的示意下,找了个空位坐下,工头直接坐在轨生旁边。

饭桌上摆满一盘盘各式各样的菜,虽然不是什么珍馐美味,但鸡鸭鱼还是有的。

在场的员工饿得打鼓,可没有一个人敢起筷。轨生知道,肯定有重要的人还没来。

等了大概十五分钟,一个年约三十的女人从外面走进来。她长得很漂亮。棕褐色的长发盘成一个圆髻,露出粉红的脖颈。她有着柳眉杏眼,鹅脸细嘴,身穿黑色连衣裙。胸前丰满,露出半个乳球。

女人身后跟着两个强壮的男人。她走进食堂后丝毫感觉不到这里的气味似的,令轨生大感意外。

“她是谁?”轨生好奇问道。

“她就是我们的老板,黄鸾风。”工头小声介绍道。

“看起来不像。”轨生直言道。

“我也是那么觉得。不过,她可厉害了。丈夫死没几年,她努力经商,很快得到成功。她是怎么做到的,外面有许多传闻,我就不方便说了。”工头解释道。

“只要她对员工好,其它根本不重要。”轨生淡然说道。

“也是。”工头点点头。

黄鸾风走到食堂中央,四周马上安静下来,她说话的声音不大,但大家都能听得见。

“你们不用等我,现在就可以开始吃。这个月辛苦大家了,希望下个月也能继续。这里可能还有一些人不是我们厂的正式员工,但你们放心,只要肯努力,机会还是有的。”

说罢,食堂里的员工纷纷喝彩附和,轨生不自觉地跟着他们拍掌。

黄鸾风没有多说,转头往食堂内的一个单间走去。毕竟她一日不离开,员工都不敢放开来吃。

平时,黄鸾风都会在单间用餐。她走进去后,一个壮汉跟进去,另一个壮汉守在门外。

老板刚不在,就有人等不及吃了一口饭菜。接着大家不顾礼仪,大吃大啃起来。

“你也吃点吧。”工头看着轨生一动不动,以为他害羞。

“好的。”轨生应了一句,但目光还是留在守在单间的壮汉身上。他发现,那个壮汉在关门的一刻不经意地露出邪恶的微笑。

轨生随便夹几口菜,忍不住地问道:“跟在老板后面的壮汉是什么人?”

“他们啊,我也不知道,听说是最近请的。”工头边吃边说道。

“最近请的?以前老板不用保镖的吗?”轨生疑惑地问道。

“不用保镖怎么行,老板如此娇贵。之前两个保镖都不约而同地出事,一个生重病,另一个则无故受伤。老板迫不得已,只好请了这两位壮汉。”工头说道。

这也太巧合了吧,轨生心里暗道。没过多久,再往单间方向望去,轨生发现单间唯一的窗口透着红光。

“工头你看,老板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轨生指着单间问道。

工头看后也觉得不妥,于是放下碗筷,径直走向单间。轨生因为好奇,跟在他后面。

壮汉伸出右手,把工头拦下来,冷冷喝道:“黄老板吩咐过,任何人不能够接近!”

轨生站在门外闻到一股烧焦的气味,马上大惊道:“单间内着火了!”

壮汉知道着火也不让二人进去,分明有预谋。工头急得跟壮汉吵起来。

“你再不让开,我就不客气了!”工头卷起衣袖,放下狠话。

单间的门缝开始冒出黑烟,四周用餐的员工闻到气味,纷纷放下碗筷,议论起来。

那个壮汉知道无法隐瞒下去,从身上掏出一个哨子,用力吹了一下,外面有人把食堂的大门关上。

“现在后悔了吧,大家都不用走了。”壮汉一点也不惧怕,仿佛在做一件正义的事。

工头听后怒上心头,不顾对方高出自己一个头,抡起拳头击向壮汉。

壮汉只用一只手就把拳头握住,使劲一扭,工头马上痛得翻滚在地。

食堂里的员工顿时乱了起来,几个醒目的人意识到不妙,匆匆去打开食堂大门,可无论怎么用力,大门就是无法推动半分。

一切都是壮汉造成的,所以众人很快把他重重围住。任由壮汉如何能打,最后,他还是被数个员工制服在地。

他们刚想质问壮汉。壮汉就开始不停抽搐,口吐白沫,当场暴毙。

单间冒出的黑烟越来越多,要是没人把黄老板救出来,那么她一定会死在里面。轨生用力推一下门,果然被锁死了。

这时工头在地上爬起来,从身上掏出钥匙,可怎么也无法打开单间的门。

“现在只有两个方法开门,一是从里面打开,二是强行砸开门锁。”工头无奈道。

“强行砸开要多久?”轨生问道。

“只少十几分钟。那可是花重金买回来的锁,防盗一流……”工头越说越心虚。

轨生找了一张凳子站在上面,从单间的窗口可以看到,另外一个壮汉还在里面,黄鸾风被其绑在地上,口里塞着一团白布。

四周已经着火,火势漫延很快。不用十几分钟,里面两人肯定会被活活烧死。

单间有一道门和两个窗口。一个窗口装有防盗网,另一个窗口没有。

轨生想了一会,对工头说道:“现在马上叫人把锁砸开!”

没等工头回应,轨生匆匆跑到一张饭桌前,把桌上的白布扯下来,顾不着上面的菜倒落一地,转身冲到厨房把布弄湿。

前后大概用不到十五秒,轨生把湿布披在肩上,快速跑到着火单间旁边的空房里,从窗口爬到外面。

轨生往下一看,这里大概有三层楼高。掉下去的话,至少在床上躺几个月,轨生心里暗道。

吞了一下口水,轨生沿着仅有十多厘米的窗檐,一步步挪到着火单间的窗口。

轨生再一次往着火单间看去,那个壮汉因为吸入太多浓烟而昏倒在地。地上的黄鸾风还清醒。

轨生把身上的湿布扔到里面,小心爬进去。单间的火势比之前猛了不少,黑烟阻挡着上半个房间的视线。

轨生落地后将黄鸾风松绑,同时看向门上的锁。顿时,轨生眉头紧蹙,门上的锁已经被大火烧成一团。这不是花重金弄来的吗,轨生心里暗骂道。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黄鸾风有些惊慌失措地问道。

这时,门外传来砸锁的声音。轨生刚爬进来的窗户被烈火堵上,从那回去是不可能了。四周的火苗不断吞吐,离两人只有半米左右。

“现在只能听天由命了。”说罢,轨生把黄鸾风扑倒在地,令她惊愕不已。

轨生将湿布盖在身上。两人面对面,可以相互感觉到对方的气息。

黄鸾风呼吸变得急促。

“我们会死吗?”黄鸾风看着轨生,问道。

“可能吧。”轨生淡然说道,现在害怕也没有用,只能期待外面的人及时破开大门。

单间内的空气越渐稀薄,轨生感觉有点困,眼皮不自觉的往下掉。

几分钟后,轨生再也支持不住,往黄鸾风身上一压,人就昏睡过去。

黄鸾风也没坚持多久,看着其貌不扬的轨生,双眼渐渐合上。

正如工头所说,十几分钟后,单间的门终于被砸开。众人花了几分钟扑灭房内的大火,把轨生和黄鸾风救出来。

轨生的气息已经很弱,背后有大片灼伤的痕迹,就算湿布也阻挡不住猛火的热量。黄鸾风相对好一些。

几天后,在黄鸾风的别墅内,轨生在柔软的床上醒来,看了一眼陌生的房间,发现自己一丝不挂。

轨生坐起来,马上感到背后疼痛,看来火伤一时半刻好不了。

轨生在房间四处走动,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衣服,只有一套丝质的女性睡衣放在床尾。

轨生想了想,把睡衣套在身上,总不能光着身子出去。

睡衣很香,显然不是新的。轨生觉得那香味有点似曾相识,但怎么也想不起来,只好走出房间问问这里的主人。

轨生沿着走廊往楼梯方向走去,一路上,每隔一个房间都会摆放一盆鲜红的兰花。

走廊全是木地板,人走在上面会发出明显的响声。

“请问有人在吗?”轨生边走边问道,但没有人回应他。

在楼梯的拐角处,轨生看到大厅的墙上挂着一幅长两米宽一米的巨大画像。

画像里只有一个男人,头发凌乱,身形瘦小,轨生与之有几分相像,只是画像里男人的眼睛比他大得多,脸上还有点成年人的胡渣。

轨生很快走下一楼,穿过大厅来到起居室,终于看到别墅主人的真面目。

黄鸾风正横躺在沙发上阅读报纸,身上穿着和轨生一样的睡衣,身材玲珑有致,一双雪白的大腿露在外面,令轨生口干舌燥。

“你终于醒了。”黄鸾风放下报纸将垂下的长发梳到耳后说道:“衣服看起来也很合身。”

“我睡了几天?我原来的衣服呢?”轨生问道。

“快四天了。医生说你并无大碍。”黄鸾风回答道:“你的衣服本来就破烂,再加上被大火一烤,剩下的根本没多少。我这里没有男人的衣服,只能委曲你先穿我的。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找人到城里为你购置一身衣服。”

“有劳黄老板。”轨生恭敬说道。几天没好好吃过东西,轨生实在太饿,肚子不禁响起来。

黄鸾风听后噗嗤一笑,说道:“你叫我黄鸾风就行,还有,你肚子也饿了吧,跟我来用餐吧。”

轨生点了点头,跟着黄鸾风走出起居室,穿过大厅来到用餐的地方。

桌子上摆满食物,两人相对而坐。轨生在黄鸾风示意下吃起来,完全不顾礼仪。黄鸾风吃得十分优雅,与轨生形成强烈的对比。

“听说你是伐木厂里的散工,对吧。”黄鸾风问道。

轨生点了点头。

“有兴趣成为正式工吗?”黄鸾风继续问道。

轨生犹豫一会,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为了报答你救我一命,我准备了一些礼物给你。”说罢,黄鸾风指着不远处的地方,那里放着一大袋金币和一些珍贵的珠宝。

“这我不能要。”轨生心里犹豫良久,最后还是拒绝道。

黄鸾风没有强求的意思,之后,两人默默不语。时间一长,气氛变得有点尴尬。轨生只好边吃边四周看,当他看向左边墙壁的时候,发现那里的画像与之前看到的一模一样。

“那是我的先夫。”黄鸾风沿着轨生的目光看去,解释道:“他年轻的时候跟你很像,什么也不怕,非常聪明勇敢。”

“黄老板过奖了。”轨生不好意思地说道。

“很多不认识我的人刚开始时都会觉得我是因为他有钱才会嫁给他的。实际上,我和他从小就认识。起初,两人身上都没几个钱,后来到城里做了点小买卖,日子总算过得好一些。先夫没多久就过世,我只好独自经商。幸好得到上天怜悯,我才有今天的成就。”黄鸾风有些伤感地回忆道,仿佛轨生是一个相识已久的老朋友一样,毫不保留地透露心声。

“一个能够与下面的员工一起用餐,又不怕他们身上的臭汗味的老板怎么也坏不到哪里去。”轨生说道:“说实话,那味道连我也有点受不了。”

黄鸾风听到轨生的称赞后双颊不禁一红,脑海里不断浮现轨生在单间里救她的画面,黄鸾风恐怕已经无法忘掉眼前的男生了。

轨生吃得差不多,正想向黄鸾风告辞,发现她脸上潮红,脖子冒出细小的汗珠。

黄鸾风感觉很热,脱掉外层的睡衣。轨生马上吞了一下口水,黄鸾风跟他一样,睡衣里面没有穿任何衣物。睡衣贴在她性感的身体上,些许汗水将其打湿,若隐若现。

黄鸾风放下外层的睡衣,看向轨生,发现他愣愣地看着自己的胸前,也没有要遮掩的意思。

黄鸾风犹豫一会,最后咬了咬牙,站起来一步步走向轨生。

轨生虽然知道自己失礼,但还是忍不住本能的冲动,上下打量黄鸾风。轨生从没看过女人神秘的胴体,目光停留在下方最久。

黄鸾风很快来到轨生身旁坐下,左手沿着轨生膝盖一直滑到他的大腿停下,令轨生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轨生看着黄鸾风纤细的手指不再前进,不由得松了口气,再往上看,只见黄鸾风弯下身子,宽松的睡衣垂下,里面的风景一览无遗。

黄鸾风靠得很近。漂亮脸蛋上的睫毛很长,两目清澄,双唇红嫩,让轨生看得呆呆的。

黄鸾风把停在轨生大腿的手慢慢沿着身体移到脸上,抚摸着尖瘦的脸庞,细语道:“你的话,可以哦。”

听后,轨生愣住了,脑中不断思考此话的含义。轨生还没得出答案,双唇就被堵出,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直冲大脑。

轨生再也无法思考,双手不禁在黄鸾风身上游转。轨生脑海中忽然出现一个女生的样貌,暂时恢复理智。

轨生轻轻推开黄鸾风,一时说不出任何话来。

“我不漂亮吗?”黄鸾风有些失望地问道。

“你很漂亮,几乎比我看过的女人都漂亮。”轨生说道。

“你不喜欢我吗?因为我年纪比你大?”黄鸾风继续问道。

“我喜欢你,但……”轨生没有把话说下去。

“原来这样。你已经有心上人了。”黄鸾风看着轨生一脸腼腆的样子,不禁笑起来。

轨生没有回应。

“其实你不用有任何负担,生命短暂,我们应该及时享乐,没准我也会和先夫那样,死了也不知道。我不需要你任何承诺。”说罢,黄鸾风拿起轨生的右手。

轨生的大脑又再短路,单凭理智很难控制住身体的本能。心中虽然有无数声音告诉自己不可以,可右手就是不想离开。

这时,别墅里传来门铃声。轨生急速收回右手,惊讶地往外看。

“看来工头把衣服买回来了。”黄鸾风稍微整理一下透明的睡衣,把刚才脱下的外层睡衣穿上,在轨生脸颊上轻轻一吻,说道:“如果改变主意,我随时欢迎你来这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