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446字
  • 2022-03-26 18:19:04

轨生合上眼睛思考良久,第三步先放着不管,第二步的储存问题可以解决。

源纸上本来就可以放两个术式,隐界占了其中之一,现在里面还有一个空位。

轨生可以把复刻后的模放入源纸内,等以后有空再来破解。

第一步是轨生最烦恼的地方,做出可复刻的反界并不容易,那相当于三级信源技术。

轨生的战力体系中,幻术是短板,实在想习得黄老爷的破幻之术。

黄老爷应该还会待几天时间,说不定会再次施展星耀澄空。所以,轨生决定先学会以模反界,到时就可以趁机复刻。

根据吕家资料的记载,模与界有点类似,但比界柔软,方便刻印。

轨生对做软的东西特别顺手,橡皮盾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经过几十次反复尝试,轨生摸到一些窍门,成功做出一个球形模。

轨生尝试用带有花纹的瓶子往上印,模上出现与瓶子完全相反的花纹。

轨生算是成功建模,比想像中简单许多。现在轨生只需要用模施展反界,就能复刻出对方的界术。

之所以这么顺利,轨生觉得与自身极不稳定的信源有关,可以说有失必有得。

轨生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不早,在窗口和门后设置简单陷阱,便爬上床睡觉。

还在外面的黄老爷喝完最后一口茶,缓缓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朝别墅看了一眼,只有四楼还亮着灯。

黄老爷聚集全身信源,手中捏出一个星形界,向上一抛。星形界由小变大,逐渐把整个别墅包裹住。他在四方各打入一道信源,喝道:“星之守护!”

星形界闪了一下,整个透明不见,其他人根本看不到别墅外面有这么一个界在。

觉得没有问题,黄老爷踏入屋内,来到四楼,直接走进朱彤彤的房间。

朱彤彤的房间有很多桃色的饰物,床旁边放着一个巨大兔子公仔。

朱彤彤正侧躺在床上,眨着眼睛看向黄老爷。

黄老爷打开衣柜,从里面拿出一套性感衣服扔到床上,说道:“换了它。”

直到凌晨,朱彤彤房间的灯才熄灭。

第二天早上,轨生起床了,其他人还在床上呼呼大睡。这个时候,送早餐的应该已经来了,可是轨生没听到有人叫门。

轨生到外面一看,送早餐的站在外面,左右手各拿着一个大大的保温箱。

别墅外面的大门破成这样,他怎么不直接进来呢?轨生心里暗道。

送早餐的不停向轨生招手,口中念念有词,轨生就是听不见他说什么。

轨生正想走出别墅,整个人撞在透明的墙上,鼻子差点流血,黄老爷布置的星形界显现出来。

轨生摸着鼻子,想了想,决定尝试复刻眼前的界。

轨生回忆之前学到的内容,缓缓聚集信源,朝天空望去,确定形状无误后,喝道:“反界!”

一个与星形界一模一样的界贴在下面,不到两秒,模已经复刻完成,外面的界也消失不见。

轨生将模收回放进源纸内,动作一气呵成,旁人根本看不清轨生做了什么。

招呼送餐的进来,轨生检查一下源纸的模。它就在隐界旁边,而且恢复成阵法术式。上面全是复杂的符号,轨生一个也看不明白。

轨生对这个界术不感兴趣,所以直接将其销毁,免得它消耗源纸上的信源。

昨天加入社团的余墙息没多久就醒来,跟着轨生一起吃早餐。他问了许多问题,但轨生一个也没有回答。

不是轨生不想回答,而是根本回答不出来。他跟余墙息一样,对这里一无所知。

轨生吃到一半的时候,问道:“獠狐怎么会放你走?”

“我还没有跟他说。”余墙息尴尬道。

轨生差点把嘴里的食物喷出来,问道:“你不怕他找你麻烦?”

“当然怕,但机会难得,我怎么都得答应下来。我也没想到会如此顺利,以为会像其他人一样被你们赶出来。不跟獠狐说,我失败了还能回去。”余墙息解释道。

“你胆子是真的大。”轨生摇了摇头。

半个小时后,张燕也起来了,她看起来精神有点萎靡,昨天的伤可能还没完全恢复。

余墙息很热情地向张燕打招呼,可张燕根本不理他,完全当他透明,拿了一块面包塞在口里,朝外面走去。

下午,影琉和寒先生继续在练舞室练习破空。朱彤彤为两个大叔到城内购置日常用品。黄老爷睡醒后连饭也不吃,直接坐在外面抽烟,弄得整地都是烟头。

轨生在庭院收拾,顺便喂饱笼子里的野兽。经过两天的相处,轨生和那只野兽熟起来,靠近它也不会乱吠。

正想把垃圾倒出去,轨生听到一道很大的破坏声。刚修好的大门被人一脚踹飞,落在对面墙上再次散架。

外面走进一行人,带头之人带着面具,身上挂着披风,走起路来步步生风,他正是浪漫迷狐的团长獠狐。

轨生只认出他身后二人,一个是懔冬青,另一个则是良垦。

“这里就是新社团吗?”獠狐趾高气扬地问道。

可是没有一个人回答,獠狐顿时觉得很没面子,看到轨生在这里,于是向他喝道:“你们的团长呢?叫她出来见我!”

黄老爷把一切看在眼里,心里满是怒火,把手上的烟扔到地上,骂道:“哪里来的兔崽子!?”

“放肆,见到獠狐都不打招呼,你们是不想在这里混了?”良垦上前一步,喝道。

懔冬青在后面捂着嘴笑,一直在看热闹。

獠狐觉得黄老爷不简单,全身上下没有一处露出破绽,拦住良垦,命令道:“你退下。”

“可是……”良垦看了獠狐一眼,不爽地走到一边。

獠狐盯着黄老爷,问道:“你是什么人?年纪这么大,不像是学生。”

“我是什么人,你管不着,再不走,别怪我不客气。”黄老爷冷峻道。

“总之,人要不回来,我是不会走的。”獠狐被黄老爷的气势所慑,但还是坚持道。

“哦,原来你是余墙息之前的团长。要是你有出息,别人也不会转团。这你不能怪人。”黄老爷说道。

獠狐心里其实不想跟黄老爷起冲突,可又得找回场子,不然其他团员纷纷仿效,到时社团就会没人了。

“那只能这样了。”獠狐手中出现一把灰色长剑,一道如沙的灰气在上面不停流转。

“来吧。”黄老爷不慌不忙地说道。

懔冬青感觉不对劲,向獠狐提醒道:“真的要打吗?可能不好收场。”

“事到如今,说什么也没有用!”说罢,獠狐提剑冲去,气势惊人。

“很好,年轻人就得有这样的冲劲。”黄老爷随手甩出三道紫色光束,阻挡獠狐前进的方向。

獠狐全数躲过,光束落在旁边的地上,激起大量泥石。此时,在场之人都惊讶地说不出声。

獠狐停下脚步,呆呆地看着黄老爷,说道:“你……是特殊系信众?”

“有区别吗?要打就来,说啥废话。”黄老爷又射出三道光束,目标都在獠狐身上。

这次,獠狐没有躲过去,甩出一道会折射的灰色光束。那是獠狐的扩展技,轨生曾经亲身体会过,威力强劲。

灰色光束依次将黄老爷的攻击挡下,令在场的人纷纷叫好。獠狐边跑边念道:“疾!”他的速度突然飙升,不用两秒就会来到黄老爷跟前。

“散!”黄老爷将凝结在手中的光球扔到空中四散开来,形成一道道针形光束。

獠狐知道躲不过,急停,左手聚结信源,在面前连续施展六个光盾。

前三个光盾瞬间被毁。后面三个光盾也没坚持多久。獠狐只好提剑把光束逐一斩掉。

“就这点实力吗?你令我太失望了。”黄老爷摇头道。

獠狐咬牙切齿,握紧长剑冲向黄老爷,左手打了个印,掌心出现一道灰符。

“符?不错。”黄老爷赞赏道。

獠狐刺出长剑,黄老爷瞬间弄出一个紫色立方体,正是二级信源技术牢。

獠狐的剑卡在牢上,怎么也拔不出来,只好将符贴在上面,喝道:“爆!”

一声巨响,立方体被炸开一个裂口,獠狐趁机收回长剑。

獠狐正想前进,面前又出现一道光盾。同时,黄老爷连退三步。

獠狐嘴角微微上扬。黄老爷马上警惕起来,发现胸口竟然贴着一道灰符,心里暗道,什么时候弄上的?

黄老爷右手五指同时亮出紫火,朝灰符按去,念道:“封印!”

灰符顿时消失不见,化成一道灰气飘到空中。獠狐趁机靠近划出三朵剑花。

黄老爷回过神来,侧身闪避。衣服一角被剑花碰到,裂开一道缺口。

獠狐左手一挥,三道灰符同时朝黄老爷飞去。黄老爷用射将两道灰符击爆,最后一道灰符贴在他的身上。

獠狐没有立即引爆灰符,提剑冲到黄老爷的侧面,用力划出一道剑波。

黄老爷没时间处理灰符,只好再次施展牢挡住剑波。獠狐早就看穿一切,喝道:“爆!”

灰符爆破的同时,围在黄老爷周边的立方体消失不见。獠狐的剑如入无人之境,在黄老爷的惊讶表情之下,剑刃刺进其左臂。

一直在后面观看的轨生心中一懔,正考虑出手的时候,黄老爷化成一群白鸽飞向空中。

“底子不错,也有头脑,可惜脾气有点大。”黄老爷在獠狐身后出现,说道。

獠狐猛地转身,连退三步,吃惊地看着黄老爷。他身上一点伤也没有,衣服也是完好无损。獠狐马上检查手上的长剑,果然,剑刃上一点血迹也没沾上。

“幻术吗?什么时候施展的?”獠狐问道。

轨生抬头看去,空中挂着一个略为透明的星形界,界内有颗诡异的眼瞳。

“从你们进来开始。不过,这不是重点。能否破解才是关键。”黄老爷慢慢说道。

獠狐头也不抬,左手指向天空,说道:“射!”

光束穿过天上的星形界,眼瞳一分为二。獠狐迅速提剑冲向黄老爷,旁边的懔冬青提醒道:“那个……又恢复了!”

獠狐抬头一看,星形界不仅没有消除,而且分裂成数个,飘散在空中。

忽然,疼痛感从身上各处传来,獠狐往下一看,左臂、右肩、左腿和右膝上都插有飞镖型星形界。

“还打吗?接下来我就不客气了,我可不想欺负小朋友。”黄老爷戏谑道。

獠狐今天不单没有要回余墙息,而且还被当众羞辱。这事如果传了出去,他以后怎么在学院立足。

獠狐把剑插在地上,双手同时打印,接着,周围出现数十道灰符。

獠狐双手一挥,喝道:“去!”

灰符朝四周散去,几乎所有人都是它们的目标。轨生见此马上躲在黄老爷身后,其他人纷纷转身,拔腿就跑。

庭院内爆炸声不绝于耳,四周扬起滚滚灰尘。轨生看不清前方,但知道黄老爷施展了星之守护。星形界将二人包裹在内,爆炸对他们没有任何影响。

“威力还不错,可惜还欠火候。”黄老爷撤开界术,惋惜道。

獠狐不可置信地说道:“怎么可能,你到底是什么人?”

“小小年纪目无尊长。我今天得要惩戒一下你。”说罢,黄老爷右手食指一点,插在獠狐右肩的飞镖型星形界忽然旋转起来,将他的筋肉切开。

獠狐痛苦地大叫一声,双腿弯膝跪地,马上扶住插在地上的剑,才不至于倒下去。

“快点滚吧,我也玩腻了。”黄老爷摆了摆手道。

獠狐入学以来,从没受过如此屈辱,他怎么可能吞得下这口气。

獠狐缓缓站起来,将长剑拔出提在手上。

黄老爷叹了一口气,食指再次一点,獠狐左臂上的星形界立即转动。鲜血四溅,左臂上的白骨显露出来。

獠狐这次没有叫出来,他的双眼充满怒火,身上的信源不停聚集。轨生知道,他要使用撒手锏了。

黄老爷一点都不慌,也不急着动手,静静地站在一旁,就像看戏一样。

“迷雾!”獠狐说罢,整个庭院变得诡异起来,浓浓的白雾迅速逼近。几秒种过去,面前白茫茫一片。

黄老爷轻咦一声,说道:“只是障眼法吗,对我不起作用。”

藏在白雾里的獠狐露出狡猾的笑容,他向白雾打入一道又一道信源。

白雾发生轻微的变化,接着一个由雾组成的大手掌将黄老爷抓住。

“咦?实体!”黄老爷有点吃惊,不过很快恢复过来。他用五指封印白雾,空中落下数道水柱。

白雾同时化成两把长剑,分别从左右两边,向黄老爷夹击而来。

黄老爷故伎重施,双手将两把剑封印。右边的剑化成水注,左边的剑穿过手掌。黄老爷惊讶道:“幻术!?”

刹那间,左边的雾剑化成实体,獠狐出现在黄老爷眼前,手中的长剑迅速刺入他的胸口。

黄老爷想退后,可身后被两只巨大雾手包住,无法移动半分。

獠狐拔出长剑,变换手势,转刺为劈,黄老爷如纸片分开一半。

“懂幻术的可不只你一人。”黄老爷在角落中出现。

獠狐此时算是彻底明白,两者之间差距实在太大,根本不可能战胜黄老爷。

黄老爷在手中捏出一个星形界,将其抛向空中。星形界由一变十,由十变百朝四周扩散开来。

“星耀澄空!”黄老爷一声令下,所有星形界发出耀眼光芒,驱散周围的白雾。

轨生见此,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对散到角落的一个星形界施展反界,将复刻后的模偷偷放进源纸内。

庭院里只剩一小部分白雾,那才是獠狐施展出的实体。黄老爷连点数下,几道紫色光束击穿它们化成一大滩水。

黄老爷展开微笑,出现在獠狐身后,用戴着手套的右手掐住他的脖子,说道:“还玩吗?”

獠狐无奈地举起双手,说道:“我投降。”

獠狐社团的人扶着他回去,黄老爷神色一松,施展在天空的星瞳消失不见。一直躲在别墅内看热闹的余墙息走出来,马屁从没停过。

轨生不知道刚才的行为有没有暴露,他可不想跟黄老爷打一架。

好在黄老爷并没有发现,他叫轨生准备饭菜后,朝浴室走去。

下午,獠狐被打败的消息很快传遍整个学院,大家对新社团更加好奇。要不是轨生重新把板子立在外面,又会有许多人前来打扰。

影琉和寒先生一直锁在练舞室内,除了吃饭,他们没有出来过。

黄老爷一边喝着麦芽酒,一边晒太阳,日子过得悠哉游哉,对大献殷勤的余墙息不闻不问。

余墙息今天不用上课,在这里闲得很,就向轨生讨事做。

轨生当然是举脚同意,马上将所有杂活点一遍,看着他一脸满足的样子,不禁笑了笑。

轨生回到自己的房间锁上,拿出源纸,检查里面的界术。那密密麻麻的符号,轨生一个都看不懂。

于是,他再次浏览一遍破解界术的文章,上面提到一个核心分析法,利用它可快速找到界术的重点。

经过一番功夫,轨生将繁复的符号分成四大部分。最外面的部分可要可不要,只是起到完善作用。中间两部分是界的重要组成术式,轨生通过翻查资料,确定它们具有增幅和扩散的作用。最后一部分就是界的核心,也是破解幻术的关键。

核心部分占所有术式的百分之五十,而且上面的内容轨生根本看不明白,吕家资料也没有详细记载,毕竟那是王家独有技术。

轨生再次利用核心法,分析解构核心部分,得出三个小部分,将其比对一番,取眼熟的出来尝试。

轨生在面前捏了一个球形界,形状还是椭圆体,稳定性极为不佳。

回想黄老爷连日来施展的界术,轨生努力凭感觉保持眼前的球形界。

几分钟后,球形界终于稳定下来,轨生试着将术式置入其内,结果界马上破灭消失。

轨生并没有气馁,继续尝试,足足花了三个小时,才成功施展出来。球形界通过术式的作用,变得完全透明。

接下来,轨生依次尝试置入剩下两部分术式,第二个界具有放射的作用,第三个界才是破幻的关键。

轨生弄出来的破幻界并不实用,毕竟是阉割版。它的作用范围只有三米左右。

不过,轨生发现其中一个特点,眼睛离界越远,界的作用范围就越小,难怪黄老爷施展的星耀澄空要弄出大量扩散的星形界。

要解决当前的问题,轨生必须结合其它术式,完善界的核心部分。

轨生不可能照搬原来的术式,只好参照吕家资料,改编王家的星耀澄空。

想要一蹴而就根本不现实,两个小时后,轨生放下源纸,等有空再去研究。

轨生看了看窗外,天色已经暗下来,离开房间,经过走廊的时候,朝练舞室看了一眼。

影琉非常用功,到现在还没休息过。寒先生发现轨生在外面,打开房门走出来,问道:“想偷学技术吗?”

“放心,就算你手把手教我,我也学不会。”轨生一点也不慌,说道。

“大人现在在哪里?”寒先生问道。

“还在外面抽烟吧。”轨生想了想,回答道。

“你陪她练一练,我有事到外面走一趟。”寒先生说罢,走下一楼。

轨生只好走进练舞室,里面完全没有汗臭味,反而有一股清新的花香。

影琉停下来,看向轨生:“你来这干什么?”

“督促你练习。”轨生耸耸肩道。

“这里不需要你,出去吧。”影琉说罢,化成一道疾风,在练舞室内转来转去。

轨生朝四周看了一眼,中央有几具假人,其中一具化为粉碎。

轨生在课上听导师凉凉说过,只有三级以上的信源技术才能弄坏假人。现在假人碎成一地,轨生估计影琉在练四级信源技术。

“你整天跑圈就能练成?”轨生好奇地问道。

影琉再次停下来,喘了几口气,说道:“练习方法只有这个。”

“你究竟要做什么?”轨生问道。

“利用超高速,冲破任何障碍。”影琉回答道。

“听起来还蛮容易的。”轨生想了想说道。

“不是帮忙就别捣乱,我得在一个星期练成。”影琉低下头,黯然道。

“我看你速度就很快,还没达到要求么?”轨生问道。

“不行,我的速度对假人完全没有伤害。”影琉回答道。

“可以让我看一看吗?”轨生问道。

影琉点了点头,然后在原地消失,如一阵疾风跑起来,绕了几圈后,冲到假人面前,将其撞飞开来。

假人落地后,轨生走近检查,上面的数字只有二点三,伤害完全不行,难怪影琉会如此苦恼。

影琉停下来,问道:“这次有二点六以上吗?”

轨生摇了摇头,指着地上,说道:“要把假人弄成怎样才算成功?”

“毁掉就可以。”影琉说道。

轨生想了想,单纯的速度很难有破坏力,要增加伤害,就必须在前方架设利器,说道:“试过拿剑冲撞假人吗?”

影琉噗嗤一笑,说道:“拿剑去撞,不如直接拿剑去砍。”

“我说的不是真的剑。”轨生认真道。

影琉马上明白轨生的意思,用形在身前弄出一把剑,接着像之前那样跑起来,冲击剩下的假人。假人一分为二,影琉高兴地停下来。

“你的方向是对的。但技术跟寒先生说的有点差距。”影琉看着地上破损的假人说道。

“一开始不用着急,熟了之后,再慢慢调整,迟早会施展出来。”轨生鼓励道。

影琉点了点头,继续练习。她在练舞室奔跑,面前有一把长剑。

长剑经过时间的推移,慢慢消散开来。影琉面前空无一物,仿佛有股无形破坏力。

影琉每转一圈,墙壁就会留下一道被兵刃割开的裂缝。

两个小时过去,她渐渐掌握技巧,速度越来越快,转弯的时候控制不好,整个人冲到墙上,破开一个大洞,将练舞室和轨生的房间打通了。

影琉停下来后眼前一花,脱力向后倒下。轨生见此马上利用寸步来到她身后,把她接住。

影琉埋入轨生的怀里。身体很轻,轨生抱着她不需要多少力气。

影琉长时间运动,身体有点热,轨生双手能清楚感觉到。

影琉抬起头,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会说话,轨生看得一时失神。

影琉并没有马上挣扎开来,红着脸,移开视线,小声问道:“我好看么?”

轨生才发现自己失礼,说道:“不好意思。”

影琉想站起来,可双腿一直发抖,根本不听控制,“我走不动,你扶我到房间吧。”

轨生点了点头,正想扶影琉上楼,可她连走路也困难。轨生索性把她整个抱起来。

影琉开始有点惊讶,不过很快恢复过来,双手搂着轨生肩后,头埋在其胸口。

上四楼途中,轨生十分紧张。影琉抬起头,开口问道:“为什么心跳得这么快?”

轨生尴尬地笑了笑,没有回答。

在庭院内,黄老爷终于把烟抽完,旁边的寒先生问道:“大人,可以走了吗?”

“你做事还是那样,急性子一直改不了。”黄老爷拍拍衣袖,站起来说道。

“要准备马车吗?”寒先生问道。

黄老爷摆了摆手,说道:“我们走去。”

两人在校园中行走,吸引不少目光。有的导师认出他们,马上恭敬地施礼。

黄老爷边走边说道:“她学习得怎么样?”

“很有天赋,而且又努力,相信不用多久就能学会,只是……”寒先生欲言又止。

“不能在一个星期内学会?”黄老爷猜道。

寒先生点了点头,说道:“信源技术的习得本来就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没有人教导之下,普通人学习四级信源技术一般都要两三年,有的可能会更久。就算我亲自指点,并详细示范,学习周期最多只能缩减大半,到最后,靠的还是学生的领悟能力。领悟能力高的,可能一夜就学会,这也不是稀奇之事。如果跨不过门槛,就有可能一生驻足于门外,永远都学不会。”

“想当初你为了学会破空,又跑到帝国东部的大峡谷跳崖。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你可不是躺一年医院那么简单。”黄老爷笑道:“在这里的三年学习时间,你有一半是躺在床上的。”

“你别笑话我,我可是从生死边缘中领悟到破空的真谛。撇开生死,无所畏惧,冲破一切枷锁,用速度创造一把锋利的兵刃。”寒先生解释道。

“你总不能叫她跟你跳崖吧。”黄老爷白了一眼说道。

“每个人对不同信源技术的接受能力各异,勉强学习自己不习惯的技术,只会事倍功半,这点你比我更清楚,不然你也不会花大量时间研习界术。就像游泳一样,你领悟不到它的技术关键,即便踢一辈子水,也不能将身体浮起来。所以,适应自己的才是最重要的。她天生对速度敏感,很快就能掌握破空。”寒先生说道。

“说到游泳,我们俩好久没下过泳池了。”黄老爷说道。

“你该不会想……”寒先生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两人走出学院,朝北边前进。沿路上,黄老爷对王都的变化感触很深,跟寒先生一直说个不停。

王都的北方是圣堂的所在,也是这座城市的旧城区。因为居民的反对,国家多次想发展这里未果,那里有很多残旧的平房。

很久以前,王城就有过规定,北边区域不能大面积改为商业用途,所以一直没有发展起来。

住在那里的多数是虔诚的老信徒,他们每天会到圣堂上香祝愿,对任何亵渎神灵的举动都会作出激烈的反应。

曾经有人在圣堂外围摆摊,结果被一群人暴打,连摊子也要不回来。

刚来到旧城区,黄老爷和寒先生被一个官兵拦住。

官兵递给黄老爷北面城区的规划图纸,说道:“大人,这是政务大臣张国权留给你过目的。”

黄老爷接过后问道:“他有说些什么吗?”

“他说这里是块硬骨头,要花不少时间精力才能啃得下,不过,一切都是值的。”官兵恭敬地回答道。

“好了,这里没你的事。”说罢,黄老爷摊开图纸,仔细浏览一遍,沉思良久。

寒先生急着问道:“怎么样,能动这里吗?”

“可以是可以,但这里的居民一定不同意。”黄老爷回答道。

“圣堂是帝国信仰的根本,一切都要小心决定。”寒先生提醒道。

“这我当然知道,不然我也不会陪你走一趟。”黄老爷说道。

“这几年里,我收到发展北边区域的建议不下几百条,而且老城区太过破旧,已经大大影响王都的形象。大量外地人搬到王都定居,不仅外围地区,连中心市区也接近饱和。我觉得是时候做出决定。”寒先生说道。

黄老爷点了点,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不单老城区的居民不同意,连中心市区的人也会反对,毕竟老城区与中心市区相连,如果国家支持发展老城区,老城区有可能成为新的城市中心,到时,中心市区就会贬值。”

“那大人的决定是?”寒先生问道。

“其实这事过几年再决定也不会太迟,只是下面的人时不时催促我,你也老是来提建议。到底发展老城区的想法是谁提出来的?”黄老爷皱起眉头说道。

寒先生犹豫一会,说道:“实不相瞒,除了政务大臣和财务大臣联名提议外,艾特申罗对此大为卖力。”

“他不做好自己的本分,来管王都的内政,干什么?”黄老爷有点生气地问道。

“这层小人也不知道。”寒先生低下头说道。

“原本这事我打算拍板定案,可申罗插手进来……”黄老爷犹豫道。

“为什么?他只是为国家着想。”寒先生不解道。

“申罗是国家的右使,权力巨大,现在插手内政,野心昭然,我不能不防。尽管我不怕他有所行动,可最后,苦的还是受牵连的百姓。”黄老爷解释道。

“要放弃改建计划吗?”寒先生问道。

黄老爷把图纸收起来,说道:“先划分一小部分靠近中心市区的地皮改建,等时机成熟,再另作打算。”

两个小时过去,黄老爷和寒先生回到学院。寒先生没什么,而黄老爷全身湿漉漉,身上只穿着方形泳裤,额头绑着一副潜水镜。

路上,不少人对黄老爷指指点点,当寒先生亮出校长给的牌子后,所有人都自觉离开。

轨生正在庭院打扫,看到黄老爷的装束差点笑出来,当目光落在潜水镜的时候,灵光一现,白天的困惑终于可以解决了。

于是他放下扫把,连饭也不吃,回到自己的房间。

现在,轨生的房间没有一点隐蔽性,墙上多了一个大窟窿,任何在练舞室里的人都能看到里面一切。

轨生把房间的窗帘扯下,将其挂在窟窿上面,终于可以专心研发破幻界术。

轨生想到的原理很简单,把界做成护目镜,这样,界就能与眼睛保持最近的距离,从而增加破幻的作用范围。

翻查吕家的资料,轨生找出好几种界的定形方法,并逐一尝试。

能与王家界术兼容的只有一种,轨生马上将其填配进去。

胚形已经有,轨生开始施展出来。可事与愿违,做出的护目镜很难与脸贴合,强度也不高,容易自行崩溃消散。这与界术的熟悉度有关,轨生早就预料到。

为了增强界的稳定性,轨生再次翻查吕家资料,从中找到加固界术的方法。

经过轨生多次努力,具有破幻能力的护目镜终于面世。护目镜紧贴脸上,挡住轨生的细眼,让他显得有点小帅。

轨生只要右手轻轻一抹,护目镜便会随之消失,十分方便。

轨生找到朱彤彤,请她对一瓶水施展幻术。朱彤彤虽然觉得奇怪,不过还是很配合地答应轨生的要求。

中了幻术的水从透明变成淡淡的桃红色,并在瓶子中不断沿顺时针旋转。

轨生把水拿到房间里测试护目镜的能力,结果还算满意,护目镜已经初具实战价值。

不过,以轨生现在的能力,他只能唯持最多八秒,而且不是每次成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