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355字
  • 2022-03-25 16:28:50

“你怎么会在这里?”影琉讶异地问道。

“现在可不是问这个的时候吧。”轨生指了指翻开一半的裙子。

影琉顿时双颊泛红,迅速站起来,说道:“真是流氓。”

轨生搔了搔后脑,尴尬地解释一番。虽然影琉半信半疑,但她没有追究轨生。

让轨生回去休息后,影琉走上四楼,直接来到朱彤彤的房间。

朱彤彤正在打理自己的爱琴,对影琉说道:“看来你见到他了。”

“你叫人让他来的吗?”影琉问道。

“没错。小姐对我的安排还满意不?”朱彤彤笑道。

“为什么?”影琉脸色一沉道。

“自从妇联被袭后,你就整天坐不住,老是神不守舍。我认识你到现在,从没见过这样的你。”朱彤彤回答道。

“这跟他无关。”影琉侧过头说道。

“你突然去上课又是为了什么,人见不到,倒是惹了一堆麻烦,现在社团每天都有人上门,张燕都快招架不住了。”朱彤彤一眼看穿影琉的心思。

“你这样做,会影响他在这里的学习。”影琉故意扯开话题道。

朱彤彤忍不住一笑:“放心,我已经调查过,开学后他就得罪了人,课没上到几节,任务倒是做了不少。最近他又惹上新任学委良垦,我不叫他来,他也得去别的地方打杂。”

“总之,我的事你不要插手。”影琉正色道。

“要我叫他回去吗?”朱彤彤试着问道。

影琉轻咬下唇,没有回答朱彤彤,直接走出房间。

第二天早上,轨生起床后直接走到一楼,张燕正吃着早点,想从她口中了解影琉,结果她啥也不知道。

轨生稍微吃了点东西,和张燕走到庭院,看着栅栏外一堆人,好奇地问道:“他们是?”

“一半想加入社团,另一半想看四楼那两个人。今天早上的任务就是赶走他们。”张燕回答道。

“要怎么做?”轨生问道。

“运气好的话,说几句他们就可能会离开。要是遇到脾气不好的,绝对会干起架来。”张燕想了想,说道。

“不管他们,直接让他们在外面站着不就好了?”轨生说道。

“别忘了,他们不是一般人,一道普通的门怎么可能拦得住他们。”张燕说道。

张燕将门打开,外面的人一个跟着一个进来。

张燕向他们解释一番,肯离开的人不到一半。剩下来的人看起来都不怎么好说话。

穿着夹克的男学生说道:“见不到她,我是不会走的。”

“不走的话,休怪我无情!”张燕手中忽然出现一把软剑。

轨生眉头一皱,先不说能不能打得过,在场就有好几十人,每人来一架,恐怕也得战到天黑。

“我还怕你不成,小婊……”男学生还没说完,寒光略过,张燕的软剑刺中他的右肩。

张燕收剑甩血,目光尽是不屑之色。男学生不甘心地倒地昏迷。

轨生走过去检查男学生的伤势,右肩伤口深而见骨,周围皮肤变得紫黑。有毒!轨生马上反应过来。

“你想杀了他吗?”轨生回过头说道。

“放心,他暂时还死不了。”张燕面无表情地说道。

这时,又有一部分人打退堂鼓。跟男学生一起来的人,边走还边放狠话。

接着,鼻子穿着金环的青年上前挑战张燕,实力明显在她之上。但张燕一点也没有胆怯,反而越战越勇。

几个回合过后,张燕那种不要命的攻击,让青年露出致命的破绽。

呼吸之间,张燕一挑软剑,划破青年的右腿。

青年连退数步,赶紧从怀里掏出药丸服下,蹬了张燕一眼,狼狈地离开庭院。

武功再高,也得怕疯子,现场又有几个人离开。剩下的人不是脑袋有问题,就是自恃本领高强。

“我要跟他打。”一个染了金发的痞子指着轨生说道。

“你倒是会挑人,不过,我不会跟你打。”轨生马上摆手道。

“我可是要进去见她。”痞子理直气壮道。

谁说打赢我就能进去,轨生心里骂道。

两根棒子袭来,轨生反应不及,中了痞子一棒,被击飞两米远。

张燕白了轨生一眼,迅速提着软剑冲向痞子划出数朵剑花,割破痞子的衣服,但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轨生揉了揉心口,看向痞子,发现他衣服下有一套软甲。

尽管张燕的速度很快,但痞子根本不怕她手中的软剑。

十几棒落空后,痞子终于击中张燕。张燕整个人撞在墙上,落地时吐出一口鲜血。

痞子得意地挥动捧子,朝轨生走近。轨生脸色一变,可不想跟他干架,心里已经有离开的打算。

张燕用衣袖擦干净嘴巴,提着软剑站起来,发了疯地冲向痞子,又被一棒击飞,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昏迷过去。

轨生趁痞子没注意赶紧朝外面跑去,突然,两根棒子出现在前方。

“你想去哪里?”痞子扬起嘴角问道。

你管我去哪里,反正不碍着你进去,轨生心里又暗骂一句。

见轨生不回答,痞子完全忘了来此的目的,拿起棒子向轨生敲去。

轨生立即举起双手,求饶道:“别打,我投降。”

痞子一愣,大笑起来,说道:“据闻这个新社团实力很强,我看也不过如是。”

轨生虽然很生气,但不敢反驳,因为他的所有厉害手段都不适合与人正面冲突。

还有,轨生不属于这个新社团,别人怎么说,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看着痞子领着一票人走进别墅,轨生灵机一动,说道:“里面没有人。”

痞子停下脚步,回头说道:“你以为我会相信?”

“信不信由你,不过里面暗藏许多机关陷阱,不是住在这里的人,很容易丢掉性命。”轨生一脸不在乎地说道。

痞子有点犹豫,但他怎么会单凭轨生一句话就放弃进去,还是带着人推门而入。

轨生见身边没人,马上从外面翻上二楼,同时激活源纸上的隐界,身体消失不见。

影琉和朱彤彤还在四楼休息,楼下现在一个人也没有。

痞子不信邪,朝楼梯上去,刚到二楼,身后一阵风吹过,他还没来得及转过头,肩和腿都被刺了一刀。

一声惨叫,轨生收起锋刺,又在隐界下消失不见。

楼下的人纷纷上来察看,痞子在地上疼痛地抽搐着,完全没有之前不可一世的气焰。

“是谁!”脸很方的男学生喊道,可是没有人回应。

一楼接连两声响起,又有两人倒在地上,捂住大腿的刀伤。

这时,闯进别墅的人已经确认轨生所言非虚,他们可不想为了看美女而受伤。几分钟后,别墅又恢复了平静。

轨生将隐界收回,到外面检查张燕的伤势,见她没有什么大碍,便把她搬到户外的椅子上。

虽然一波人已经走了,但另一波人还会接着来。一直跟他们纠缠不是办法,轨生随即想出一个办法,找到一块板子写上几行字,把板子立在别墅外。

张燕醒来后马上找到轨生,她看起来十分愤怒,拿着软剑想去找痞子算账。

轨生没有把他受伤之事说出,毕竟这里没有一个陷阱,解释起来特别费劲。

张燕问起有没有人再来的时候,轨生指了指外面的板子。张燕出去看了一眼,马上笑起来。

板子上写着,“别墅主人办婚宴,来访者可到波比城找她,不过记得带上贺礼。”

“他们居然相信?”张燕回来后问道。

“反正我把门打开,让他们随意去搜,他们便没有进去的想法。”轨生指了指大门说道。

“你胆子真大,要是那些人真进来,你怎么向四楼那两个人解释。”张燕责怪道。

“也就只有几个人看完板子赖着不走。”轨生摆了摆手道。

张燕虽然觉得轨生的方法不怎么可靠,但现在的确减少了很多麻烦,就没有再说什么。

在屋内找到药箱,张燕为自己包扎伤口。她看起来聪明伶俐,实际上有点笨手笨脚,不清洗伤口直接用绷带包扎,而且绑得也不好,整条手臂弄成一根白色的大棒锤。

“你以前没包扎过伤口吗?”轨生走近问道。

“以前都是母亲帮我……”张燕还没说完,头就低下来,黯然地盯着地面。

轨生坐在她旁边,将她受伤的手臂挪过来,说道:“我来帮你吧。”

“不用你管,放开我!”张燕猛地抬起头,看向轨生,双眼泛红,泪珠在眼眶不停打滚。

“虽然我很少帮人,你也不用感动到流泪吧。”轨生故意开玩笑,希望张燕能稍微卸下心防。

由于用力挣扎,伤口马上传来剧痛,张燕顿时安分起来,说道:“最好给我弄好点,不然有你好看,哼!”

轨生轻轻笑了笑,解开张燕手上的绷带,从药箱里拿出棉花和消毒药水,替她清洗伤口。

张燕这时变回一个小女生,鼓着腮帮,忍住疼痛,但眼泪还是从脸颊滑下来。

“对了,你是从哪里来的?”轨生用绷带包扎的时候问道。

“关你什么事?”张燕扭过头说道。

“年纪这么小,父母不担心你一个人来这里学习吗?”轨生没有气馁,继续问道。

“我没有父母,也不需要父母。”张燕倔强道。

原来她是一个孤儿,那她是如何成为信众的?轨生心里不禁暗道。

张燕身上多处伤口基本处理好,于是问道:“好了没有?”

轨生拿出一些药膏涂在张燕脸上的伤口,说道:“楼上那两个人不是普通人。”

张燕一顿,愕然问道:“你知道些什么?”

“具体我不清楚,但可以肯定她们是替王城办事的。”轨生如实说道。

张燕松了一口气,说道:“身为艾特卡迪帝国公民,替王城办事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这样说没有错,不过……算吧,当我没有说过。”轨生合上药箱,说道。

这时,外面有人送来午饭,轨生和张燕直接在庭院吃起来。张燕的手臂不方便,每夹一道菜都要花很多时间。

轨生舀了碗鱼汤,喝了一口,问道:“不用叫醒她们吗?”

“千万不要!”张燕马上说道。

“莫非她们都是夜猫子,白天睡觉,晚上才出来活动?”轨生想了想,问道。

“不该知道的事不要问,不然吃亏的只会是自己。”张燕提醒道。

轨生没想到张燕如此口密,一点也不像小女孩。“外面关着的野兽是干什么的?有危险也不吠一声。”

“我们来之前,它就一直关在那里。本来我想了结它,但被影琉阻止了。”张燕说话的时候朝笼子看了一眼。

虽然不知道影琉是什么人,但她一定不是坏人,轨生心里暗道。

吃完饭后,张燕留在外面晒太阳,轨生拿起碗碟收拾。

在厨房,轨生听到楼上有人弹奏古琴,琴声悠扬悦耳,心情变得恬静舒畅。

轨生回到外面,张燕已经在沙滩椅上睡觉,把一张折椅搬到大门口,冲了一壶清茶,悠哉游哉地坐在那里。

整个下午,一共来了十几批人,他们看到外面的板子后,都懒得问轨生,纷纷转身离开。

轨生身旁的茶壶已经没水,正要起身的时候,远处走来两个人。他们看起来年纪不小,绝对不是这里的学生。

一个是五十多岁的中年大叔,他穿着一整套贵族衣服,有着一头金色中分卷发,戴着一副看不到眼睛的墨镜。脸形有点方,下巴的胡子精心打理过,非常干净整齐。右手拇指戴着黑色玉扳指,后背挂着一个圆柱物,鞋子亮得发光。

另外一个人穿着一套黑色皮甲,脸上有副光滑的铁面具挡着。腰间挂着宝剑,手臂装有袖珍盾牌。

“就是这里吗?”戴着墨镜的男人向旁边面具男问道。

“大人,正是这里。曹先生特意向学院申请,为……小姐增设一个社团。”面具男恭敬地回答道。

墨镜男走到大门外的板子跟前,浏览一遍上面的内容,不禁笑道:“真是胡闹。”

“你们是谁?”轨生谨慎地看向他们,问道。

墨镜男用一种不可抗拒的语气命令道:“带我进去见她们!”

轨生心里一颤,双手差点抖起来,装作镇定道:“没看见板子上的字吗,都一把年纪,就少点色心。”

“放肆!居然敢对大人无礼。”面具男以极快的速度闪到轨生面前。

感觉到浓浓的杀气,轨生不由自主地退后一步,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来此?”

墨镜男从后面拉住面具男,说道:“没必要跟小朋友计较。”

“大人说得有理,是小人冲动了。”面具男退后躬身说道。

墨镜男走到轨生跟前,上下打量一遍,说道:“小小年纪,居然有如此定力,不错,不错。”

“谢谢夸奖,不过,你们还是不能进入这里。”轨生脸色一点也没有放松。

墨镜男看了看手表,说道:“这个时候,她们应该还没睡醒,我也不用急着进去。对了,外面的板子是你弄的吗?”

“是的。”轨生点了点头。

“看来老曹不再食古不化,今年招了不少有意思的弟子。”墨镜男哈哈一笑。

老曹?到底是谁?轨生脑海里不断寻找认识的人名。

“人是挺机灵的,就是实力不太行。”面具男在一旁不屑道。

墨镜男同意道:“的确。恐怕连我一掌也受不了。”

“大叔,想聊天就到别处,这里可不是茶馆。”轨生说道。

“大胆,你这小子居然敢叫大人为……”面具男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特别小声,旁人根本听不清楚。

“那我该叫你们什么?”轨生硬着头皮问道。

墨镜男笑了笑,说道:“你可以叫我黄老爷。他么,寒先生吧。”

没有以真面目示人,又不用真名,他们实在神秘得很。轨生不想跟他们纠缠下去,于是说道:“你们还是请回吧。”

黄老爷仿佛没听见,直接越过轨生,走进别墅。轨生想出手拦住他,却被寒先生挡着。

寒先生再次散发出惊人的杀气,轨生双脚一软,竟然直接跪在地上。

在沙滩椅上睡着的张燕感觉到杀气,猛地翻身站起,右手拔出软剑喝道:“到底是谁,居然在这里闹事!”

黄老爷停下脚步,看了张燕一眼,说道:“咦?居然不受杀气的影响,看来是个狠角色。”

比起轨生,寒先生更喜欢张燕,一个闪身,站在张燕跟前,双指夹住软剑,说道:“小女孩,不要动刀动剑。”

张燕一顿,对方的速度太快,她完全看不清楚,手上的软剑无法动弹,连收回都做不到。

“虽然他们很有意思,但靠这点伎俩怎么保护得了她。”黄老爷皱起眉头,对寒先生说道:“你退下,我试一试他们。”

“是的,大人。”说罢,寒先生忽然消失在张燕面前,速度比轨生的寸步还要快上几分。

张燕本能地退后两步,紧张地盯着两个实力高强的大叔,握紧手上的软剑,说道:“如果你们再靠近一步,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拼了命也要杀了你们。”

“觉悟不错,不愧是老曹带出来的人。”黄老爷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我也不为难你们,跟你们过招,就不用双脚和左手。”

轨生听后一愣,果断站起来,右手甩出锋刺,快速来到黄老爷后侧,伺机行动。

黄老爷伸出右手,朝张燕做了个挑衅的手势。全身没有任何保护,都是满满的破绽。

张燕双眼一红,娇叱一声,提着软剑向黄老爷冲去,在空中刺出两朵剑花,落点都在黄老爷的要害。

“盾!”黄老爷身上闪过不容易察觉的紫光,一面紫色的光盾横着击中张燕的脖子。

张燕在空中翻滚好几圈后狼狈落地,刚包扎好的伤口再次流血,左手按住喉咙,呼吸变得有点困难。

剑花突然消失,黄老爷一动不动,身上丝毫未损。

轨生从没看过有人能发出紫色的光芒,那一定是传闻中的特殊系信众。

“剑招不错,出手也够狠辣,但还欠缺火候。其他人可能不懂剑招的厉害之处,我可清楚得很。”黄老爷说道:“你刚才的剑花,虽然花巧,但实质只是虚招,一点伤害也没有。”

轨生心里暗道,张燕很冲动,想要战胜黄老爷,就得好好配合她行动,尽量发挥两人的实力。

张燕理顺气息后站起来,仿佛没有听到黄老爷刚才的话,眼珠满布血丝,鲜血染红身上的衣服。

“疾!”张燕一声令下,蓝光在双腿闪过,以极快的速度冲向黄老爷,手上的软剑铺上一层暗蓝色薄衣。

黄老爷定睛一看,喃喃自语道:“这玩意跟之前有点不同。”

软剑朝空中一扫,一连五朵剑花生出。黄老爷这次不敢托大,双膝微弯,离开剑花的范围。

轨生见此,迅速跑近黄老爷,右手伸出锋刺偷袭。

张燕的软剑变换角度,刺向黄老爷的胸口。

黄老爷脸色一沉,喝道:“牢!”

一个紫色立方体拔地而起,将轨生和张燕阻挡在外。

轨生的锋刺落在牢上,仿佛木头砍钢铁,无法对黄老爷造成伤害,还被弹了回去。

轨生最厉害的手段都不奏效,实在想不到任何办法击倒面前这个实力深厚的大叔。

张燕比轨生好不了多少,她用力过猛,遭到剧烈的反震力,软剑脱手的同时,整个人落在沙滩椅上,啪的一声,一堆木头折断散架。

黄老爷只用了普通的信源技术,就轻易挡下轨生和张燕的全力一击。

轨生再练几年,也未必能战胜他,与其弄得全身是伤,不如现在投降,反正黄老爷看起来不像是穷凶极恶之人。

正当轨生举起双手的时候,张燕艰难地站起来,抓住软剑的右手一直在抖,鲜血沿着剑身一直滑落,将草地染红一片。

一股淡淡的杀气从身上散出,张燕的双眼变得异常空洞,视线没有一刻离开黄老爷。

“还要来吗?”黄老爷露出欣赏的表情。

“我要杀了你!”张燕神情凶恶,声线冰冷,朝黄老爷再次奔来。

她左手挥出三道光束,目标分别是黄老爷的头部,胸口和右手。

黄老爷抬出右手,一面厚厚的紫色光盾将三道光束拦下。

光束崩溃后光粒朝四面散开。空中变得有些异样,但轨生说不出是什么。

“大人,有毒!”寒先生看出其中猫腻,于是急着提醒道。

一切已经晚了。光粒绕过盾,附在黄老爷的身上。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开始发生变化,先是燃烧起来,然后皮下肌肉麻痹,最后身体组织破坏。

黄老爷胸口一热,鲜血从口中吐出,为免更多的光粒附在身上,只好急退数步。

有此大好机会,轨生怎会错过,对准黄老爷的下身,聚集全身信源,连点数下右手,喝道:“界!”

三个界分别在黄老爷的左脚、右脚和腰身出现,堵住他的行动。

“界?!”黄老爷心里一惊,不禁回头看向轨生。

张燕在刹那间已经来到黄老爷跟前,手上的软剑刺向黄老爷的喉咙。

黄老爷正想破开身上的界,可不到一秒,自行溃散。

一个紫色带有漂亮花纹的拳套突然出现在黄老爷的右手上,抓住张燕的软剑,使劲一折,软剑断开两半。

心武被毁,对张燕影响很大,不仅信源和力气瞬间流失大半,而且心神大受打击。毕竟心武是信众长时间呵护打磨的心血结晶。

张燕失神地跪在地上,手中的软剑消失不见,身上的信源波动极为不稳定。

黄老爷扭过头看向轨生,好奇道:“这年头修习界术的人很少见。”

轨生识趣地举起双手,说道:“我投降。”

黄老爷一愣,大笑起来,说道:“能屈能伸,而且时机抓得很准,就是磨练不够。”

轨生见气氛稍微缓和,便想过去看一看张燕,不料身前突然出现一个星形界,只好马上停下脚步。

“球形界是吕家的拿手技术,他们曾经以此风光一时。那种界不好练,即便威力再强,使不好还是白搭。你刚才弄出的球形界毫无作用,甚至不用我出手,它们就自行溃散。”黄老爷想了想说道。

轨生谨慎地盯着面前的星形界,试着移动身体,星形界如影而随。

“你想怎么样?”轨生问道。

“星形界也是当时很出名的界术,创它出来的王家跟吕家不相上下。它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够按施术者的意愿移动,灵活性很强。界术是攻防一体,可近可远的信源技术,能够弥补天赋的不足。”黄老爷介绍道:“球形界不是一个好的出路,你还是尽早放弃为妙,毕竟吕家已经不再。”

这大叔是给我建议么,轨生心里暗道。

“还有,球形界不好学会,你应该早有体会。与其浪费时间在那上面,还不如转练星形界。王家的资料虽然不完整,但至少有迹可寻。”黄老爷又说道。

轨生可以捏不同形状的界,不过,除了球形界外,其它界都极不稳定,只能用于反界。

这时,张燕那边有动静,她缓缓站起来,双眼变得更加无神,脸色苍白,脖子青筋暴露,全身散发出强烈的气势,胸前的心愿图浮现。

“大人,小心。她已经完全失控了,正燃烧生命来获得超越自己的力量。”寒先生见此,赶快上前提醒道。

黄老爷脸色一沉,说道:“如果我现在不击倒她,她恐怕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张燕朝天空大吼一声,急躁的蓝光不安地在其身上涌动,双手同时出现之前断了的软剑,右手拿着有柄的一端,左手直接握住兵刃。即便左手不停流血,张燕也完全不在乎。

轨生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只能静静待在原地,看着黄老爷他们处理。

黄老爷试探地向张燕射出两道光束,被她用软剑直接劈开。

“实力提升近两倍……”黄老爷喃喃自语道。

寒先生上前问道:“要我出手吗?”

“你下手没有分寸,很容易弄死她,还是让我来吧。”黄老爷摆了摆手。

张燕突然对着空气说道:“是你们,就是你们害死爹爹的!我要为爹爹报仇。”

轨生瞬间懵了,完全不知道张燕说的是什么。

张燕左手用力一挥,断了一半的软剑以极快的速度朝轨生飞去。

轨生心里连骂三声,马上朝左边翻滚几圈。

不到两秒,身后的墙壁裂开一道大缝,上面还插着张燕的半把软剑。

“疾!”张燕朝黄老爷冲去,转眼间,已经站在他的跟前,右手向上一提,半柄软剑刺向黄老爷胸口。

黄老爷迅速退后一步,左手指间捏出四个大小一样的星形界。

在他的指挥下,星形界脱手而出,各以不同的弧度飞向张燕。

星形界就像小型的飞镖,全部落在张燕身上,两个击中双臂,一个穿过她的大腿,最后一个被腹部的肋骨夹住。

“快醒醒!再这样下去,你会没命!”黄老爷大声喝道。

张燕连疼痛都没有感觉,怎么会听到黄老爷的话,此时,她的内心就只有满满的怒火。

星形界被张燕强烈的信源挤出,重新恢复行动能力。她直接将软剑掷去,速度太快,黄老爷躲闪不及,右臂被擦出一道伤口。

“大胆,贱民!”寒先生再也忍不住,在原地瞬间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经绕到张燕背后。腰间的宝剑只拔出一半,张燕两条前臂已经断掉!

张燕转过身,整个人扑上去,狠狠咬了一口寒先生的皮甲,在上面留下一个清晰可见的牙印。

寒先生用力将她踢开,飞撞到别墅的大门,落地时,大门已经支离破碎。

“把爹爹还给我……把爹爹还……”张燕艰难地爬起来,口中不停重复着这一句,样子看起来十分恐怖。

“既然已经疯了,就去死吧。”寒先生冷冷道。

“慢着!”黄老爷伸出右手阻止,可惜还是慢了一步。

寒先生原地不动,将腰间的宝剑完全拔出。张燕脚下出现一个蓝光组成的法阵,数道如剑的光柱拔地而起,将她的身体瞬间洞穿。

张燕就像在烤架上的食物,完全不能动弹。寒先生的宝剑对准张燕的心口,耀眼的蓝光聚集在剑刃上。轨生知道,下一击绝对会要了张燕的性命。

看着一个小女孩变成这样,轨生心里隐隐作痛,本能上作出反应,喝道:“界!”

一个球形界忽然出现在寒先生的宝剑上,稍微阻碍他出招。

张燕的伤口上蔓延出充满恶毒气息的信源,将她的身体重重包住,形成人形保护罩。架住张燕的光柱与信源接触,马上土崩瓦解。

黄老爷紧闭双目,两手合十,信源在胸口积聚,接着,张燕身后出现一个比她大两倍的星形界。

黄老爷猛地睁开双目,对着张燕喝道:“五角封印!”

张燕背后的星形界发出耀眼强光,五个角各自射出一道闪电,将她的上身、脚和头连住。

强大的拉扯力把张燕整个人提起,让她缓缓没入星形界内。

在界内,张燕变得安分下来,由于身上有信源保护,她还不至于被黄老爷完全控制住。

轨生可以看得出,黄老爷并没有使出全力,不然,张燕早就被他弄死。

张燕身上的信源逐渐吞噬黄老爷的五角封印,最后挣脱出来,趴在地上如同一头凶猛的野兽,不停对黄老爷张牙舞爪。

“大人,还是放弃吧,她没救了!”寒先生在一旁说道。

黄老爷正在犹豫的时候,张燕趁他不注意,手脚同时用力一撑,扑去咬伤黄老爷。

寒先生将宝剑掷向张燕,刺穿其右肩的同时,将她整个人击飞。

张燕落地后身上的信源全部消失,整个人变得死气沉沉,仿佛一下老了几十岁。

寒先生展开双臂,食指与中指并拢成剑状。两道由信源组成的蓝色剑刃同时出现,发出强烈的电流声。

“指刃!”寒先生出现在张燕身前,两道蓝色剑刃交叉划出。

张燕马上就要身首异处,忽然,一道身影略过,影琉用花纹手套接住了剑刃。

“我的人,你不能杀!”影琉冷冷道。

寒先生一愣,看清影琉的模样,收起身上的信源,说道:“我不杀她,她也没得救了。”

“这不用你管。”说罢,影琉转过身蹲下察看张燕。此时她奄奄一息,血流一地,身体多处受到重伤。

影琉伸出右手按在张燕胸口上,渡了一道信源进去,替她理顺身体。

半分钟过去,张燕稍微有些好转,但还是处于失控状态,时不时会用口咬影琉的手臂。

朱彤彤从屋内走出来,见张燕躺在地上,马上过去帮忙。在她的媚术之下,张燕终于恢复清醒。

影琉打开小瓷瓶,拿出一颗绿豆大小的药丸,喂到张燕口中。

张燕以可见的速度恢复,半分钟过去,身体再也没有一道伤口,只留下红红的斑痕。

轨生没想到世界上竟然有如此灵药,要是身边有一瓶防身,就不用害怕跟人生死相搏。

寒先生走近,说道:“这药十分珍贵,用数百种珍稀药材提炼而成,还需要特殊天赋的信众日夜加持。你把它用在下人身上,未免有点浪费。”

“我的事,你管不着。”影琉站起来说道。

“用了就用了,过段日子,我叫人再送一颗过来。”黄老爷开口说道。

影琉低着头,避免与黄老爷眼神接触。场面忽然变得安静,轨生也感到有点尴尬。

“你还愣着干什么,抬她进去啊!”寒先生对轨生命令道。

轨生这时已经猜出影琉跟他们多少有点关系,于是爽快地抱起张燕,往屋内走去。

张燕很轻,不到八十斤。如果她身上的衣服没有血迹,轨生一定不会相信刚才发生过一场大战。

轨生踢开张燕的房门,里面十分整洁,没有多余的家私,只有一张军绿色单人床和一个木制衣柜。

轨生把她放在床上,准备转身离开,看到衣柜里有一件十分眼熟的衣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