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8702字
  • 2022-03-25 16:27:30

两人根本不知道来者是谁,纷纷把火力转移到他身上,却被一面厚厚的透明光盾挡在外面。

这时,他们就算是再笨,也不会招惹眼前之人,毕竟他可是货真价实的信众。

“将他们赶出去!”那人以不可质疑的语气命令道。

看着工作人员把闹事之人拖走,轨生便问一直躲在后面的孙峡:“他是谁?”

“青年力量的创始者——邺缠伸。”孙峡走前一步说道。

轨生感觉邺缠伸不像是半吊子的信众,他一定受过专业的训练,问道:“他之前是干什么的?”

“据说是预备军官学院的辍学生。”孙峡想了想说道。

“好好的学生不当,来搞这么一个组织,到底为什么?”轨生低下头喃喃自语道。

孙峡靠近轨生一点,压低声音道:“有人说他偷入智库学技术,被学院开除。不知是真是假,不过,他身上有不少伤疤,试问谁能伤害信众,当然只有同等实力的信众。”

轨生再仔细看了邺缠伸一眼,年纪不大,可给人的感觉有点沧桑。他身穿深绿色长袍,戴着金银相间的项链。一头短发又黑又卷,皮肤很粗糙。脖子上有一道很大的伤疤,尽管用领子遮盖,但还是露了出来。

活动马上开始,有意加入青年力量的人都坐在最外围。

孙峡就坐在轨生旁边,说老鸟总要照顾一下菜鸡。

工作人员将聚光灯射在讲台上,把酒店的门关起来,此时,整个一楼都变得鸦雀无声。

邺缠伸缓缓走上讲台,看了一眼台下,清了清嗓子说道:“欢迎大家来到青年力量举行的第一个大型活动。”

台下的人不自觉地拍起手掌来,轨生只好附和一下。

“我们组织的初衷是给年轻人一个机会,并向他们提供施展身手的舞台。在这里,你一定能一展所长。尽管有的人现在处于逆境,但你们不用怕,只要青年力量一日还在,你们都能在这里找到一个安身的地方。我们会对有困难的人提供免费吃住,而且不需要你们做任何事。当然,要是想获得更多,那就得听从我们的安排。我们绝对不会让你们吃亏。”邺缠伸大声道。

台下一道粗狂的男声问道:“来这里到底要做些什么,杀人放火我可不干。”

邺缠伸笑了笑,说道:“加入我们组织,就得接受我们的等级划分。每个等级能做的任务都不同,我在这里就不一一详细说明。个人要是觉得为难,我们不会强求你们的。”

轨生脸色一沉,邺缠伸没有当面否定,也就是说,青年力量的任务可不是闹着玩的。

轨生把颈上的围巾拉起来,遮住自己的脸,大声问道:“青年力量花费很大,它的资金从何而来?”

邺缠伸视线移到轨生身上,说道:“大部分是个人资助,至于具体是谁,我在这里不方便透露,我想当事人也不愿意。”

谁会无事养一帮懒人,轨生心里暗道。

“实不相瞒,我之所以能站在这里,是因为资助青年力量的人看得起我,让一事无成的我能一展所长。”邺缠伸继续说道。

轨生又大声说道:“听说你从预备军官学院出来,怎么也是个信众,跟我们普通人可不一样。”

邺缠伸看到又是轨生说话,心里虽然不高兴,还是客气地说道:“并不是每个信众都能在学院混下去的,虽然没有正式统计,但无法毕业的人接近四成。我跟很多人一样,在学院里根本学不到实用的东西,努力赚来的学点,只能浪费在一些弱智的课上,说白了,我就是替学院打工的廉价信众罢了。为了学到高深的信源技术,我冒险潜入智库,结果被人捉住。他们不仅把我的学籍开除,而且还废了我身上的信源,从学院出来后,我再次变回一个普通人。我流连在街上几个月,直到遇见青年力量的资助者,是他们让我重获使用信源的力量。”

听到这里,台下的人又再鼓掌。轨生低下头沉思,他从邺缠伸的话中听到重要信息,青年力量的资助者也是一个信众,而且本领绝对不低,不然也解开不了学院在邺缠伸身上下的封印。能与学院导师水平差不多的人,轨生实在想不到到底会是谁。

邺缠伸命人拿了整整十个木盒子上来,每个盒子大小不尽相同。

当木盒的盖子打开后,众人都不禁诧异一声,因为里面的东西都是祭品。

看着闪着光的祭品,轨生能感觉到它们的品质并不差,这时,更好奇青年力量的资助者到底是谁。

“这些就是成为信众的祭品。只要贡献突出,你就能拥有一件。”邺缠伸说道。

这时,台下的人都在嚷嚷着要加入组织,场面忽然混乱起来。邺缠伸命人将祭品抬回去,台下的人才再次安静下来。

“有意加入我们的人,必须接受我们一系列的测试,我们再根据测试结果划分等级。我说的话就只有这些,你们现在可以到外面的训练场测试。”说罢,邺缠伸从台上走了下来,朝楼上走去。

轨生看了一眼楼梯口,那里有武装人员把守,要想上去可得要费一番功夫。

一楼的人逐渐散去,轨生感觉冷清很多。旁边的孙峡拉了轨生一下,问道:“现在去接受测试吗?”

轨生点了点头,一边走一边问道:“你之前也测试过吗?”

孙峡有点尴尬地回答道:“测试是测试了,只能排到最低一级,不过没有关系,邺缠伸说过,只要努力,总会有出头的一天。”

到了训练场,轨生发现那里多了许多箱子。

工作人员打开箱子,里面都是些奇形怪状的武器,轨生以前根本没有看过。

所谓的测试,就是看个人对武器的使用能力,因此每种武器就是一项测试。

很快,在场的人分成好几条长长的队伍。轨生虽然不想加入青年力量,但他对这些武器很好奇,所以,也跟着排起队来。

十几分钟后终于轮到轨生,眼前的弩弓只有手臂大小,拿在手上很轻,材质看起来是黑铁。手柄处有一个扳机,只要轻轻触动,里面的箭就会射出来。

像之前的人一样,轨生拿着弩弓对准五十米开外的靶心,深呼吸一下,扳动食指,弩弓马上连续射出三支短箭。

虽然看起来很简单,但实际上并不容易,轨生所射的短箭都掉在靶外。

手上的弩弓发出有规律的声音,轨生知道,弩弓已经自动上膛。

“光是对准靶心没用,还得要预测风向,把握好弩弓的力度和箭支的运动轨迹。”孙峡解释道。

轨生还有一次机会,不过,没有继续去尝试的打算,放下弩弓,跟着孙峡走出人群。

接下来,轨生看到的奇怪武器是一面长长的盾,盾外面长满尖刺,握手的地方不多,整面盾就像一个护臂。

盾可以变成一米多长的枪,只要按下藏在把手附近的开关。孙峡说这是盾枪,是攻守兼备的武器。

测试很简单,只要两两拿着武器对打一顿就可以。这纯粹测试个人的格斗能力。

轨生见测试者多少会受伤,实在不想上去,但既然已经拿到武器,就不好拒绝接受测试。

于是,轨生便从人群中站了出来,掂量盾枪,感到它比弩弓重好几倍。

跟轨生对打的是一个壮汉,练过家子,拿着盾枪显得游刃有余。

开始后,壮汉发动一系列的猛攻,轨生找准机会躲避,举手投降,让围观的人不禁嘘声一片。

“你也太怂了吧。”轨生归还武器后,孙峡说道。

“你当初跟人干了一架?”轨生并没有生气,问道。

“当然。我足足躺了一个星期病床。”孙峡自豪道。

轨生朝另一条测试队伍走去,远远看到他们在研究一个有许多坑洞的圆球。

“那个叫做圆拳,听说是很利害的武器。”孙峡在一旁介绍道。

“你知道它的用法吗?”轨生问道。

“不知道。不仅是我,组织里的新人,没有一个会用。”孙峡回答道。

终于轮到轨生,近距离看圆拳,觉得它像一个球形的蜂窝。

拿在手上,轨生掂量几下。圆拳很轻,几乎没有什么重量,跟想象完全不一样。

“你可以测试了。”旁边的人说道。

轨生实在无从下手,心里有股冲动把它直接扔出去,毕竟它的样子很像一颗球……

不过,这想法很快就被轨生否定,因为测试的地方很少,胡乱投掷会砸到其他人。

轨生再看看四周,除了圆拳外,没有任何一物,也就是说,关键还是圆拳本身。

轨生试着将手指插入圆拳的坑洞,还没完全深入,就好像被大量蚂蚁噬咬。

轨生迅速将手指抽出来,没有一点伤口,甚至连痕迹都看不到。

“要放弃吗?”旁边的人冷笑道。

轨生仿佛没有听见,逐个坑洞插进去尝试,只有少数几个会有蚁咬的感觉。

轨生忍住疼痛,将手指完全插入,当接触到底部时,摸到一块海绵,疼痛感随之消失。

轨生用力抓住海绵。圆拳马上变成手套,让在场的人大吃一惊。

轨生不觉得圆拳只是一只会变形的手套,活动几下手指发现,固定的动作会让手套发出强烈电流。

为测试打分的人给轨生很高的评价。按他们的说法,轨生至少能排在第三个等级。

脱下圆拳,轨生感觉十分不可思议。这里的武器不是埒垨武器,但设计新颖,威力强劲,比市面上能买到的普通武器都要好。

正准备去看一看别的武器,轨生发现有一辆马车直接从外面驶进来。

马车很普通,没有什么人注意。不过,轨生知道那里面一定不是普通人,因为外面可是禁止马车通行。

马车直接绕到酒店后面,轨生编了一个理由支开孙峡,走了过去。

蹲在又大又方的垃圾桶后面,轨生看到一个蒙脸女人从马车上走下来。

酒店后门的守卫比正门还要多数倍,女人直接走了进去。

轨生想了想,使用隐界跟过去。女人还没有走远,刚踏上二楼。

沿着楼梯走,轨生很快来到酒店的第八层。

第八层是一个很大的会议室,守卫接近三十多个,女人进去之前,还是得经过他们搜身。

本来轨生想跟着她偷摸进去,可惜会议室的门只开了一会。

轨生没有放弃,绕到一个没人的角落,让左耳上的耳环变成一只黑色飞蛾。

飞蛾从窗口出去,绕了一圈,在会议室另一边的窗口停下。不一会,轨生就听到里面的声音。

“没想到你办事还蛮利索的。”女人走进会议室,直接坐在主位上,翘起腿说道。

邺缠伸马上站起来,恭敬道:“不知道莱悦娜大人来这里所为何事?”

一听到莱悦娜这个名字,轨生身体马上一颤。她可是洛平的上司,出身于光正教。

“只是来看看进度。现在青年力量应该有上千人了吧。”莱悦娜说道。

“要不是有光正教的巨款资助,青年力量也不会如此发展迅速。”邺缠伸谦虚道。

“没多久,上面就有任务下来,你得要好好准备一下。”莱悦娜说道。

邺缠伸坐下来问道:“到底是什么任务,要莱悦娜大人亲自过来。”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你只须训练好新人,时机成熟,自然会知道一切。”莱悦娜说道。

“你命人送来的武器实在太强,究竟是哪里设计生产的?”邺缠伸好奇地问道。

“听说过罗漫共和国吗?”莱悦娜轻轻一笑道。

邺缠伸脸色一变,说道:“走私过来的?”

“当然不是。那是罗漫共和国设计,在帝国批量生产的武器。由于是新设计,所以没有多少人能认出它们的来历。你们做事也方便得多。”莱悦娜介绍道。

邺缠伸点了点头,说道:“光正教是从哪里得到设计图的?”

“这事等你成为光正教的核心成员就会知道,现在我可不能告诉你。”莱悦娜神秘道。

偷听到这里,一直躲在外面的轨生感觉有点怪。走廊上阴风阵阵,让人不寒而栗。

源纸上的能量快要用完,轨生身上的隐界很不稳定,随时都能暴露他的位置。轨生索性收回隐界,朝外面跑去。

没走多久,轨生步履越来越不稳,双脚仿佛踏在棉花上。走廊的墙和天花开始扭曲起来,大量灰色气体冒出。气体逐渐变成数十个恐怖鬼脸。

他们发现我了吗?轨生心里暗道。很快,青年力量的工作人员纷纷大叫起来。

鬼脸开始追着轨生跑,虽然能躲开大部分,但还是被两个鬼脸碰到。皮肤开始变红,慢慢腐烂起来。

轨生马上想起课上说过的解毒方法,于是试着将沾在皮肤上的毒排出,恶化才渐渐停止。

沿着楼梯走了三层楼,轨生发现地上躺着不少人。他们全身被气体包裹着,没有一丝生机。

楼下和东面传来很大的爆炸声,轨生沉思一会,朝西边窗口跑去。

正准备逃出窗外,轨生被一股金粉洒中,变得软手软脚,一点力气也使不上。

一个很大的黑色布袋将轨生包住。袋口被绑上之前,轨生看到酒店外面丝毫无损,连一点爆炸的痕迹都没有。

半个小时后,轨生被带到荒凉的山腰上。布袋解开,四周除了大树,只有一个小池塘。

眼前站着一个身材强壮的男性黑衣人。轨生问道:“你为什么要抓我?”

黑衣人走近轨生,一手抓住他的头发,说道:“你就是邺缠伸吧。”

“不是。”轨生暗叫倒霉,说道。

“别想骗我,中了我布置的离魂阵不倒的人,在青年力量里五只手指能数得上。爆炸烟幕只有信众能感觉得到,你不是邺缠伸会是谁?”黑衣人一点也不信轨生。

轨生身体完全使不上劲,现在只能任人鱼肉。

黑衣人将轨生拖到池塘边,用力把他的头压在水里。

十几分钟后,轨生憋不住气,喝了几大口池水,一股浓浓的泥草味充斥腔内。

黑衣人将轨生抽出水面,喝道:“说!青年力量背后之人到底是谁?”

“我也想知道。”轨生镇定道,虽然知道青年力量是光正教资助的,但绝对不能说出来,不然就变相告诉对方自己就是组织一员。

“口硬是吧,那你就别怪我了。”说罢,黑衣人从怀里掏出一把小刀,在月光下闪着寒光。

轨生眉头一皱,大脑疯狂思考脱身之法。一个身穿白衣,蒙着脸的女生缓缓走过来。

黑衣人停下手,转过身恭敬道:“报告断月师姐,我已经把青年力量的头目邺缠伸抓来了。”

断月来到轨生跟前,上下打量他,眉头一皱,向黑衣人问道:“你确定他就是邺缠伸?”

“他的口很硬,怎么也不承认。不过,我给他来几刀,他很快就会招出来。”黑衣人自信道。

“慢着。”断月说道:“你刚进组织不到一年吧。”

“是的断月师姐。”黑衣人点头道。

“一年不到就能执行任务,上面肯定有人。”断月猜测道。

“是奈红师姐带我进门的。她说跟着师姐你,我一定会学到很多东西。”黑衣人恭敬道。

“你这次可犯了大错。”断月冷冷道。

“为什么?”黑衣人委屈道。

“他可不是邺缠伸。邺缠伸左耳没有打耳洞,而且眼睛也不会这么小。”断月说道。

“不可能。”黑衣人慌乱起来。

“想知道真假很简单,把他脸上的围巾拉下来就完事了。”断月提醒道。

黑衣人拍了一下脑袋,说道:“我怎么没想到,还是断月师姐英明。”

断月白了黑衣人一眼,看着他将轨生脸上的围巾扯开,神情马上变得复杂起来。

“草,真的不是邺缠伸那货。”黑衣人吐了一下口水骂道。

“我可是来观光的,求求你们放了我吧。”轨生装作可怜兮兮地说道。

黑衣人抓住轨生的衣领说道:“放你?怎么可能,你就算不是邺缠伸,大概也是青年力量的成员。”

“你退下吧。”断月上前一步说道。

“师姐想亲自拷问他?”黑衣人问道。

断月点了点头,说道:“你先回组织汇报。”

黑衣人不敢违逆断月,施了一礼后匆匆离开,山腰上只剩下轨生和断月两人。

“为什么加入青年力量,想要打工的话,王都很多地方都招人,用不着冒险去那种组织。”断月神情一松说道。

轨生一听,对方好像认识他,而且声音的确有点耳熟,于是试探道:“我认识你吗?”

断月想了想,说道:“你我素未谋面。”

“你想对我怎么样?”轨生问道。

“没什么。”断月说道。

“那么把我放了吧。”轨生马上说道。

断月犹豫一会,说道:“别再回去青年力量了。虽然现在没有任何证据,但那个组织肯定干不出好事。”

轨生当然知道,但你们在没证据的情况下强行抓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你们是什么人?”

断月又看了轨生一眼,说道:“这里不适合你,还是回乡下生活吧,你一个普通人,很容易丢掉性命。”

轨生正想说些什么,断月就消失在眼前,一边等待身体恢复,一边思考断月的话,暗道,她一一定认识我,但究竟是谁呢?

回到酒店的时候,轨生感觉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测试还在继续。

轨生不准备再待下去,找到自己的坐骑,马不停蹄地朝着学院回去。

几天后,轨生按照信上的地址,找到任务的地点。那地方很偏僻,矗立着一幢别墅。之前轨生来过,当时他陪钟澄练习天赋。

轨生看了一眼别墅,里面看起来很冷清,感觉没什么人住。

墙上的门铃坏了,轨生直接推门而入,踏在石卵铺成的小径上,时不时会听到野兽的低吟声。

走近门前,轨生发现侧边庭院上有一个兽笼,里面关着一只古怪动物,有点像狼,又有点像蛇,而且还长着翅膀。

那只动物见到轨生后马上喊起来,叫声很尖,跟它的体态很不相符。

大门没有门铃,轨生还是直接走进去。大厅很宽敞,四周都是红木家私。地上铺着酒红色地毯,踩上去不会发出任何声音。

屋内平常有打扫,比外面好多了,轨生才确信这里有住人。

“你是谁!?”一道稚嫩的女声传来。

轨生猛地回头一看,小女生矮他一大截,样子有点眼熟,不知哪里见过。

“学院指派任务,我是来报到的。”轨生拿出信说道。

小女生半信半疑地走到轨生跟前,十分不客气地将信抢过去。她读信的速度很慢,而且边读边小声念出来。

“你叫轨生?”小女生把信还给轨生,问道。

“如假包换。”轨生笑道。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指派任务给你,但你既然来了,就跟我一起打杂吧。对了,我叫张燕。”张燕老气横秋地说道。

“这里只有你一个人住吗?”轨生随便问道。

“还有两个人。见到她们的时候,你可要注意。她们很少在这里过夜,一个星期估计只住两三天。”张燕介绍道。

“那我的任务时间是?”轨生问道。

“一个星期三天左右,具体还得听从那两个人的安排。任务时间内,你必须住在这里。”张燕回答道。

反正在学院里,轨生睡哪里都一样,所以就没有多嘴过问。

张燕带轨生看他的房间。房间在三楼,里面除了床之外什么也没有。

三楼只有一个房间,其它地方改建成一个很大的场地,至于用来干什么,张燕也不知道。

张燕住在二楼,另外两个人住在四楼。如无意外,就算那两个人回来,轨生也很难碰见他们。

张燕的日常工作就是打扫整幢别墅,现在轨生来了,得分一半工作。跟张燕商量后,轨生打扫三楼以上的地方。

在别墅的杂物间内,张燕将一支扫把递给轨生,自己也拿了一支。

“你也是这里的学生吗?”轨生好奇地问道。

“我们三个都是,不过很少去上课。”张燕回答道。

“看不起上课的内容吗?”轨生又问道。

“我就是想上课也不行,每天都要打发前来的人,别墅外的门铃就是他们弄坏的。”张燕生气道。

正要去干正事的时候,张燕又提醒道:“四楼的房间一个都不能进去。”

轨生拿着扫把出去,算了算时间,已经很久没有打扫过卫生,感觉有点别扭。

轨生首先打扫的当然是自己的房间,弄得差不多后就朝着旁边那块大型场地走去。

那里除了天花有几盏灯外,就只有环绕四周的镜子。无论轨生朝哪个方向,都能从镜子上看到自己。

在角落处有几瓶喝了一半的水,还有一条粉色的毛巾。

捡起毛巾,轨生闻到一股熟悉的茉莉香味。

把毛巾放在门的把手上,将瓶子收好,轨生直接朝四楼走去。

四楼一个人也没有,轨生在走廊走了一圈。虽然张燕说过不要进去任何一间房间,但轨生还是忍不住推一下门,都上锁了。

轨生在走廊花了很长时间打扫,毕竟是别墅主人经常出入的地方。

房间的窗口有窗帘挡着,轨生无法看到里面,搞好卫生后直接奔向五楼。

五楼有两个房间,一大一小,跟三楼的构造有点相似。两个房间都没有上锁,轨生很轻易就能进去。

小的是一间书房,摆着许多各式各样的饰物。饰物从不同地方收集而来,轨生甚至能看到卦符村的特产。

窗边的书桌上有一个香坛,檀香还没烧完,闻起来让人感到十分平静。

旁边的书柜没有放书,堆满了鞋子。轨生没有具体数过,但柜子里至少有好几百双鞋子,穿到死也穿不完。鞋子看起来都不便宜,相同款式也有好几种颜色。

角落处摆着不少乐器,有古琴,笛子和琵琶,还有很多是轨生叫不上名字的。

弄好书房的卫生后,轨生朝旁边走去,那里简直是一个小型图书馆。

一共有几十个二十米长的书架,上面摆满了图书。这时轨生才对书房的鞋子释然。

在开始打扫之前,轨生看了几眼书的类别,大吃一惊,这里的藏书都是与信源技术有关,也就是说,这里跟学院的智库没什么两样。

轨生草草地翻了几本书,上面介绍的都是初级信源技术,尽管作用不大,但胜在资料齐全。

花了大半天时间,轨生大概了解图书室的格局。三分之一的图书是信源技术的杂记。虽然从上面学不到技术,但看了之后,对将来学习高深技术还是有点作用的。

三分之一的图书是初级和二级信源技术,轨生没有细数,能学到的技术至少有几十种。

跟导师凉凉说的一样,图书很难解释清楚信源技术,只有语言描述,很多地方都让人摸不着头脑。

轨生拿着书在手上,看完一遍也不知道它在说什么,而且一项技术好几本书也没说完。

剩下的三分之一图书,是轨生十分眼馋的三级信源技术,也是花最多时间了解的地方。整整十几排书,只有几项信源技术,而且内容偏向迅捷系。

轨生试图学习疾的三级信源技术——神速,只要掌握它,速度就会大幅度提升。

看完好几本书,轨生才读到神速的作用,索性专挑如何施展的部分阅读。上面的过程很详细,轨生完全按照施展,结果一点作用也没有。

可能等级太高,又或者技术实在不好上手,总之,轨生放弃了,他不觉得几天的时间可以搞定它,那可是占了整整两排书架。

傍晚时候,轨生满头大汗地走出图书室,身上一股臭味,连自己都有点受不了。

回到一楼,轨生发现张燕已经打扫好,桌上放着晚餐。

张燕说,每天都会有人按时送吃的过来,根本不用在家里开火。

轨生看了一眼食物,马上认出那是王都有名菜馆的招牌菜,每一样都不便宜。

吃过饭后,轨生被张燕推到浴室洗澡。浴室刚被张燕打扫过,里面十分干净。

轨生一走进去就闻到一股浓浓的女人香,跟自己的社团很像。

回到房间,轨生躺在床上,通过窗口看着月亮,感到十分舒服。

楼上忽然传来悦耳的琴声。别墅的主人回来了!轨生正想上去打声招呼,听到旁边开门的声音。

轨生蹑着脚走出房外,来到隔壁,透过窗口往里面一看。

一个跟轨生差不多年纪的女生正对着镜子跳舞。她穿着一身半透明的丝质舞裙,脸上蒙着薄纱。

楼上的琴声仿佛为面前的女生演奏,在舒缓的节奏下,她的每个动作都像仙女一般,轨生无法将视线移开。

琴声忽然变调,节奏也不一样了,如同急促的小雨落在屋檐上。

女生动作依然很慢很优雅,却一点违和感也没有,甚至更能突出琴声的特质。

接着,令轨生咋舌的一幕出现了!面前的女生分出好几个影子,每个影子的动作都不一样。她们合作起来,简直是一个舞团。

转眼间,一个宽敞的场地,居然有几十个同样的女生跳舞。她们渐渐变得动作统一,并围着中央一人。

当音乐停止的时候,所有人合而为一,让轨生差点忍不住拍手。

轨生看了看手表,心里一惊,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小时,难怪里面的女生满头大汗。

女生逐渐朝窗口走近,轨生本能地躲了一下。

再看里面的时候,轨生发现她正在用毛巾擦拭脖颈,不禁吞了一下口水。

“谁在外面!”女生忽然喊道。

轨生才知道自己被房内的镜子照到,正准备去解释。一道影子略过,瞬间把他扑倒在地。

女生坐在轨生腰上,左手按住他的胸口,右手抡起来,惊讶道:“轨生?”

轨生心里暗道,她能叫出我的名字,必定认识我。

轨生迅速伸手将她脸上的薄纱扯下,犹豫一会,惊讶地张开大口,她正是经常女扮男装的影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