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8695字
  • 2022-03-24 18:27:20

轨生去帮忙之前,先到孟冽那里看望一下,他手臂的伤还是很严重。

为孟冽包扎好伤口后,雷丽丽立即启程回去学院,急着找神圣系同学帮忙。

轨生觉得天赋的副作用也很大,连续两次使用狂暴,孟冽的身体消受不过来。

忽然,雷正浩从外面走进来,轨生脸色一沉,本能地退后几步。孟冽勉强坐起来,正想施礼。

“这身板子,还是躺着吧。”雷正浩摆了摆手道。

“家主找我有何事?”孟冽眼睛一转道。

“关心下属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雷正浩反问道。

是这样的话你就用不着打伤他,轨生心里骂道。

“你们认识的吗?”雷正浩侧脸看向轨生说道。

“他是我的同乡。”孟冽介绍道。

“看来你们的村子遍地都是祭品。”雷正浩开玩笑道。

可孟冽和轨生笑不出来,因为雷正浩身上散发出的压力让人透不过气。

“你来我们雷家多久了?”雷正浩坐下,突然问道。

孟冽想了想,说道:“也有好几年了,具体是多久,我也记不清。”

“本来以你的资质和天赋,在雷家应该大受重用,将来进入雷家的核心位置也不是不可能。知道为什么你现在还是个名义上的先锋吗?”雷正浩说道。

“末将愚钝,不知道做错什么。”孟冽谨慎道。

“不是你做错什么,而是做得太好了,居然能引起丽丽的注意。我这样说,你应该明白了吧。”雷正浩缓缓说道。

“不要接近小姐么?”孟冽猜道。

“你是聪明人,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应该有所分寸。”说罢,雷正浩站起来扭头走出孟冽的房间。

“就算你肯放弃,我看雷丽丽也会死缠着你。”轨生说道。

“谁说我放弃的,听他说,我可能会高一阶,但不听他的,我就有可能成为雷家家主。”孟冽坚定道。

下午,轨生被沈鲔歆按排去接待客人,听起来还不错,实则她跟客人聊天,轨生得安顿好客人的马车。

轨生看到许多达官贵人,其中不少是学生,在学院有过一面之缘。

为了排场,很多人的马车又大又华丽,让空间不是很宽裕的马棚压力巨增。

最后迫不得已之下,轨生直接将马车泊在外面的空地,反正就算不见了,那些人也不会心痛。

到了黄昏,见不会再有人来,沈鲔歆让轨生把外面的东西收回来。

轨生正拿起花牌的时候,感觉很远的地方居然有鬼降的存在,而且数量还不少。

“你愣在那里干什么?一会还有事要你做。”沈鲔歆有点不满地对轨生说道。

轨生再去感应的时候,鬼降的气息又消失不见了,只好快手快脚地拿着东西跟沈鲔歆回去。

两人一起吃过饭,沈鲔歆拿出一张名单给轨生。

轨生得按照名单一个个拜访,登记客人详细资料的同时把明天的节目流程送过去。

轨生不禁苦笑一下,朝客人休息的地方走去。

在拜访的过程中,那些自以为高尚的人极为不合作,轨生最后把沈鲔歆的名头摆上来,他们才稍微老实一点。

有的客人快把这里当成自家,居然在房间里开派对,酒精和香烟的味道从窗口传出来。

轨生拼了命地敲门,门没有开,倒是听到里面骂了好几句脏话。

最后,终于有一个人出来,他一见面就想给轨生一拳。

轨生哪有这么容易让他得逞,一个侧身就躲了过去。

那人又气又恨,最后在登记信息的时候,在轨生的名单上画了一只乌龟。

轨生也没有强求,把节目流程塞进他的房间,快步离开。

下一个人的名字有点古怪,叫什么李大爷,这不是骂人的吗,轨生心里暗道。

那人住的地方很静,要不是看到房间里面有灯,轨生还以为没人。

轻轻地敲了一下门,轨生听到里面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但就是想不出是谁。

门打开后,轨生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孔,本能地退后几步,迅速向外面跑去。

原来,那个所谓的李大爷,正是来此调查的影琉。她看到轨生,心里又惊又喜,但见他拔腿就跑,马上生气起来。

轨生速度很快,转眼间来到外面的空地,正想找自己的坐骑离开,影琉就站在前方。

影琉依然穿着男装,显得清新脱俗,对轨生说道:“我有那么可怕吗,为什么见到我就跑。”

“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轨生退后一步,说道。

“放心,我不是来抓你的,孙家的案子已经了结。”影琉缓缓走过来说道。

“那真的太好了……再见!”说罢,轨生扭头就跑,完全不信影琉的话。

轨生无论怎么跑,前方总是出现影琉的身影。

轨生累得气喘吁吁,影琉却面不改色,顿时没有跑下去的动力。

现在轨生已经是一个信众,十分肯定影琉属于迅捷系,而且天赋应该与速度有关。

“要是我没犯事,干嘛追着我不放?”轨生喘着气问道。

“只是想找你聊聊天而已。”影琉说道。

这什么鬼?轨生心里又骂了一句,指着影琉后方说道:“你看!”

影琉往后转头的同时,轨生的坐骑在接到他的命令后已经赶来。

轨生利索地跳上马背,朝相反方向逃去。

三分钟不到,轨生已经逃出一里开外,一边策马,一边往回看,不见影琉的身影,估计她不会追上来了。

结果又一次出乎轨生所料,影琉出现在前方打着哈欠。

这时,轨生已经彻底放弃逃跑的想法,停马下来,摆出一个作战的姿势。

“你要跟我打吗?先跟你说,你可打不过我。”影琉不屑道。

“总之我不会跟你去坐牢的,我还有重要的事要做。”轨生甩出锋刺说道。

影琉还没说话,就消失在眼前,同时四周出现无数个幻影。

轨生连退好几步,身后闻到独特的茉莉香,马上侧身翻滚,影琉顿时扑了个空。

轨生向影琉射出两道弧形光束,打在幻影上挡了下来。轨生大吃一惊,那幻影居然是实体?

侧面又闻到香味,轨生爬起来退后好几步,影琉随即出现在面前。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攻击方向?”影琉不解道。

你身上味道这么大,能不发现吗?轨生心里暗道。

忽然,轨生感觉后面有信源波动,转过身一看,马上蹲下身子,光束从头顶飞过。

影琉将轨生扑倒在地,左手按住他的肩膀,坐在腰间上,动作十分暧昧。“还抓不到你?”

轨生此时大脑飞速运转,现在只能挣脱她的控制,然后立即使用隐界逃走。

“还跑不?”影琉微微一笑,用右手捏着轨生的鼻子说道。

“不跑了,不信你放开我试试。”轨生双手举起来说道。

“我才不信你。”影琉说道。

“你要一直骑着我吗,虽然我不介意。”轨生说道。

影琉一听,脸颊马上红起来,说道:“你要跑的话就跑远一点,不要再回去妇联的活动场地。”

“为什么?”轨生感觉她知道一些事,所以问道。

“虽然没有证据,但我肯定明天会有事发生。你的本事不行,还是离开为好。”说罢,影琉缓缓站起来。

轨生现在终于相信影琉不是来抓他的,也同样站起来说道:“实力是不怎么行,可保命的手段还是有的,不过,还是谢谢你的提醒。”

影琉从怀里拿出一个球状物体扔过来,轨生接过后仔细一看,球体呈绿色,外面有一层网格。烟雾弹,之前在课上导师有介绍过。

“有事的时候扔出去吧,没准会因此活命。”说罢,影琉消失在原地。

轨生检查好几遍烟雾弹,没发现任何不妥的地方,就将其收进怀里。

回到妇联场地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二十分钟,轨生匆匆完成沈鲔歆的任务,马上回去房间休息,这天实在太累了,再不好好睡上一觉,身体说什么也抗不住。

当天晚上,在几十里开外,两道黑色人影一前一后在树上不停跳跃。

两个人都很年轻,前面的人神情冷酷,正是加入了刑的黯湮。后面那个长得有点猥琐,脸上布满雀斑。

“快到目的地,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后面的人问道。

“组织安排这次行动由我们二人共同负责,具体要如何做并没有硬性规定,所以一切由我们话事,当然,前提是行动一定要成功。骡嘶辐,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就尽管提出来,如果可行,就按你的意思去做。”黯湮停下来说道。

骡嘶辐也停了下来,想了一会说道:“明天把鬼降放出来,我们趁乱行动不就行了吗?”

“收到最新的消息,场地除了有大量的雷家军外,还有不少信众,而且雷家家主雷正浩也在。我们双方人数和实力都很悬殊,单靠鬼降骚扰恐怕还不够。”黯湮摇了摇头道。

“我们的人手也不少,一共两支小队供我们调遣。”骡嘶辐脸色略显不悦,说道。

“还是不够。我们要想行动成功,必须略施小计。”于是黯湮在骡嘶辐耳边说出心中的计策,马上得到他的同意。

接着黯湮与骡嘶辐分开走,骡嘶辐去活动场所附近安排人手,黯湮则到运货队那里。

半个小时后,黯湮找到运货队的驻扎点。他们一边吃肉,一边大口喝酒,毫无戒备之心。

黯湮戴上面具,直接走出来,引起众人的目光。“你是什么人?来这里所为何事?”林队站起来问道。

“想活命的话,就不要多嘴,乖乖地睡上一天。”说罢,黯湮如一阵旋风,将大部分人击晕,只剩下几个有点武力的壮汉和那个林队。

“要钱的话尽管拿去。”林队再笨也知道不能惹黯湮,于是说道。

“好好睡上一觉吧。”黯湮一个手刀下去,林队也倒在地上。

剩下的人纷纷操起大刀冲向黯湮砍去,大刀被一股黑色能量毁掉,要不是及时收住手,整条手臂都得报废。

黯湮没有动手,剩下的人受到邪恶气息影响,全部倒下。

黯湮花了十分钟将他们全部绑起来,塞进大型的货箱里。

接着,黯湮朝天空发射一个信号弹,一支刑的小队迅速来到这里。

他们把货车全部运走,黯湮则朝另一个方向前去。

沿着荒芜的路走,黯湮感觉有点奇怪,虽然四周没有任何人,但总觉得有人在监视着他。

天上的乌鸦有点多,它们的叫声让黯湮很不自在。路边的树没有风却不停地摆动,原本应该在草地上生活的兔子居然在树枝上蹲着,它们的双眼发出暗黄的光芒。

黯湮认出那是专门用来监测的阵法,虽然没有什么威力,但作用范围很广,对邪恶系信众特别有效。

看了看时间,黯湮知道布下阵法的人已经向这里赶来,于是加快脚步。

他并不是害怕,只不过是为了免去一场不必要的对战罢了。

黯湮喘着气来到一间半废弃的酒馆,那里平常会有不少流浪汉过夜。

黯湮瞧了一眼,酒馆里一个人也没有。一道女声从后面传来,“这么急,找谁啊?”。

黯湮转过身一看,她的身材很好,留着长头发,脸上也戴着面具。

“这阵法普通人不会布置,你一定是权盾的人。”黯湮试探道。

“猜对了,奖品是吃我一剑!”说罢,女性权盾手中忽然亮出一把透着水蓝光的长剑,在夜色下特别迷人。

速度太快,眨眼间,黯湮手臂已经被她刺出一个血洞。

“刑的人就只有这点本事?”女性权盾有点得意道。

“要是出手,我怕控制不住自己杀了你。”黯湮低头看去,一团黑色能量将伤口堵住。

“还会为人着想?你进错组织了吧!”说罢,女性权盾又向黯湮攻击,这次速度比之前还要快上几分,天空出现无数水蓝色剑影。

黯湮不敢托大,双手忽然出现一对环绕着黑气的手套。

怒喝一声,黯湮双拳齐出,将剑影全部击碎。拳风还把半空中的女性权盾扫落地上。

女性权盾吐出一口鲜血后吃惊地看向黯湮,迅速站起来,顺手连射出十多道光束。

黯湮双手合十挡在前面,光束被黑色能量消灭殆尽。

“你究竟是什么人,刑的名单中没有像你这样的人。”女性权盾问道。

“奇怪了,我手上的权盾名单也没有像你这样的人。”黯湮学着她的话说道。

“疾!”女性权盾的速度快得如同一阵清风,她在黯湮周围不停转动,伺机攻击。

“速度很不错,但速度再快,要是遇到强大的力量,一点用也没有。”说罢,黯湮侧头一看,右拳击出,正中女性权盾。

女性权盾捂住心口,连退好几步,左手伸进裤兜里拿出一个信号弹。

黯湮暗道不妙,想要阻止她已经不可能了。天空出现一朵璀璨的烟花,把下面二人照亮。

“很快有大批人来,你是逃不掉的。”女性权盾说道。

“你不用说我也知道,本来想放你一命,现在不可能了!”黯湮对女性权盾施展牢,一个方型盒子将其完全封锁。

女性权盾试图冲开牢,但任何攻击都毫无作用,这时,才意识到二者之间的力量差距。

女性权盾并没有就此放弃,环视四周一遍,仔细寻找逃脱之法,忽然,被一只充满黑色能量的手掐住脖子。

黯湮将女性权盾提起来,问道:“有什么遗言吗?”

女性权盾想说话也没办法,脖子勒得太紧,呼吸都有问题。

“那就再见了。”黯湮正欲解决她的时候,她脸上的面具因为挣扎过猛掉了下来,露出真容。

黯湮大吃一惊,面前之人正是儿时的朋友,汤婉娴。

感应到有人接近,黯湮向汤婉娴注入邪恶信源,汤婉娴马上昏迷过去。

几分钟后,权盾的支援人员赶到。奈红最先走到汤婉娴跟前,蹲下检查,确定她没有生命危险后才松了一口气。

奈红吩咐手下搜人。没多久,汤婉娴从昏迷中醒来,大叫:“轨生,快来救我!”

奈红皱起眉头,问道:“断月,轨生是谁?”

断月看了一眼奈红,冷静下来,说道:“没什么。还好你们及时赶到救我。”

“没有。我们赶来这里的时候只有你一个人躺在地上。”奈红摇了摇头。

奇怪,那个刑为什么不杀我呢,断月心里十分不解。

第二天早上,轨生还在床上睡着,突然有东西压在身上,醒来一看,问道:“这是什么?”

“一套盔甲。”沈鲔歆回答道。

轨生坐起来,打开瞧了一眼,里面是一套雷家禁军的标准铠甲。

“给我干嘛?”轨生又问道。

“你今天负责会场的安全。以你的身手,不给你一套盔甲,我怕你死了也不知道。”沈鲔歆移开视线,说道。

“放心,我没这么容易死去。还有,会场一大群禁军,用不着我去做保安吧。”轨生将盔甲移到一边说道。

到了外面,轨生领了一个牌子,算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妇联的活动已经开始,轨生隔老远就听到热闹的声音。

来到主舞台,轨生差点连站的位置都没有。台上正有一个漂亮姑娘唱歌,好像是有名歌星,只是轨生从来没有听说过。

歌星下台后,又上来一个女人,她穿着一身宫装,手上捧着一把琴,笑起来十分销魂。

轨生一眼就认出朱彤彤。她一开始表演,台下的群众马上为之疯狂。

她的技术是很不错,但轨生并没有觉得多厉害,估计她像以前一样又施展了媚术。

轨生从人群中钻出来,朝展览的场地走去。那里摆放着许多珍贵宝物,过一阵子会逐个拿到台上拍卖。

“你怎么会在这里?”一道熟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轨生回头一看,陌生女子穿着碎花裙子,戴着鲜艳假发。“你是?”

陌生女子把假发一脱,居然是藏鳞。轨生惊讶地合不拢嘴,不解道:“你为什么扮成女生?”

“兴趣而已。”藏鳞蛮不在乎地说道。

轨生又上下打量一遍藏鳞,感觉不可思议。

“帝国的法律可没有规定男人不能穿女装吧。”藏鳞有点生气地说道。

“当然,你穿什么都行,只要半夜不要爬上我的床就可以。”轨生摆了摆手道。

“放心,我还是会挑的。”藏鳞把假发戴回去说道。

二人一起参观展览品,轨生倒是觉得没什么了不起,那些东西只是底拍价高得惊人而已。

藏鳞就不这么认为,他很喜欢其中几样物品,全都是女性饰物,轨生不禁又白眼一番。

场地的中心设有露天自助餐,任何人都可以在里面随便吃东西。

轨生拿了一个空盘子到处试吃,完全忘了自己是负责安全的工作人员。桌子上的食物清空后马上会上一批新的。

轨生虽然爱吃,但不会暴饮暴食,可食物一进口,就有种停不下来的冲动。

刚开始没觉得什么,当肚子快塞不进了,还是想吃,轨生马上觉得食物有问题。它们味道是很好没错,也不至于会让人瞬间吃上瘾。

轨生放下盘子,仔细感觉身体的变化,几十分钟后,终于发现问题所在。

除了身体使不上劲外,精神也变得不怎么好,仿佛昨天熬了一整夜。

轨生马上跑到弄吃的地方,那里早已经没有一个人在,只留下一盘又一盘的备用食物。

轨生找了几个服务员问了一下,得知厨师从不同地方请来。他们来历和身世都经过严格检查,完全没有问题。至于那些人现在去了哪里,服务员也不太清楚。

轨生在没什么人的地方,连续施展几面橡皮盾,沿着盾爬到高空俯视整个场地。西北边角落里出现异常,围着好几只小狗。

轨生直接从高空一阶阶下去,落地后,小狗四散,房子流出一大滩鲜血。

轨生谨慎地贴在墙上,靠近窗子探头一看,其内躺着五具尸体,身上统一穿着厨师衣服。

房子的门没有上锁,轨生很轻易就能进去里面,仔细检查一遍尸体,他们都是被人一刀捅穿心脏而死,脸上附着一层充满邪恶气息的黑气。

轨生正想把一切告诉沈鲔歆,可身体接触邪恶气息后迅速恶化,症状更加明显。

轨生沿路问人得知,沈鲔歆正在主舞台监督拍卖。

轨生费劲地朝那里走去,原本三分钟不到的路程,足足花了十几分钟。

现在,主舞台正拍卖一颗几千年前的死人牙齿,竞拍价居然高到上万铂金币。

轨生还没找到沈鲔歆,就看到不少人倒下,他们都被送去附近的救护站,但轨生不觉得会有用。

忽然,轨生心里一凉,感觉到大量鬼降朝着这边接近。

轨生试图感应鬼降的头目,可完全听不到鬼降对话,嘶吼声倒是有不少。

情况已经远远超出轨生的控制范围,现在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尽快逃出这里。

这里有不少信众和大量雷家禁军没有错,可他们都中了毒,根本不是鬼降的对手。

忽然,会场上有不少经验老道的信众惊呼起来,他们发现一支由邪恶系信众组成的队伍迅速靠近。

轨生虽然变得有点迟缓,但还是跟他们一样感应到了。那些邪恶系信众朝鬼降相对方向冲来,与鬼降形成夹击之势。

雷正浩匆忙走出别墅,换了一身衣服,还是威风凛凛。

雷正浩没有召集人手对抗邪恶系信众,找到孟冽,要他马上将雷丽丽带出险地。

幸好孟冽身上有伤,并没有任何胃口,所以一口也没有吃有问题的食物。

孟冽收到指示后立即把马牵出来,直接将雷丽丽抱到马背上,带着她冲出这里。

孟冽的举动被轨生看在眼里,也想跟他一样逃走,可是又担心沈鲔歆的安全。

沈鲔歆是轨生接近沈家的重要途径之一,实在不希望她发生任何意外。

孟冽他们一走,地底冒出一道门来,完全堵住出口。现在这里完全就像一座围城。

刑到处杀人,后方不断传来惨叫声。鬼降和刑两者之间比较,轨生觉得鬼降安全一些,他们大多数没什么智力。

会场已经乱成一团,台上和台下的宝物就丢在那里,如同一件件垃圾,与之前形成很大的对比。

大部分人为了逃命纷纷冲向出口大门,人挤人的情况到处都是。轨生亲眼看到一个信众被踩在地上,完全不能动弹。

轨生终于找到沈鲔歆,她正在试图安抚来宾,一点也不知道事态的严重性。

“快跟我走!”轨生拉着沈鲔歆说道。

沈鲔歆用力甩开轨生,说道:“怕什么,这里禁军那么多,又有不少信众,连雷家家主雷正浩也在,还怕那些刑不成?”

忽然,一股邪恶气息接近,沈鲔歆跪坐在地上,“为什么全身会没力?”

沈鲔歆一定也吃了自助餐上的食物。此时,轨生的状况好不了她多少。

一个穿着黑衣服的人出现在二人面前,双手各持一把镰刀,开心道:“发现两个信众,真幸运。”

轨生果断将沈鲔歆抱起,拔腿就跑,可无论如何使劲,速度就是提不上来,双腿可是强化和改造过啊。

一阵剧痛从背后传来,轨生被镰刀砍中,不禁喷出一口鲜血,将沈鲔歆的脸染红一片。

这时,沈鲔歆才害怕起来,说道:“快点跑啊!”

轨生想起影琉送的烟雾弹,马上将其掏出来扔到后面。

刑没有追上来,轨生才松了一口气,心里感激影琉又一次救了他。

轨生一边跑一边四处看,此时,已经有不少人死在地上,场面极为血腥。

沈鲔歆很少看到这种场面,在轨生怀里瑟瑟发抖,就像一只受惊的小猫咪,跟平时很不一样。

“你的背没事吧?”沈鲔歆问道。

幸好穿的是地下道的防割衣服,不然轨生已经倒在地上了。

“我可为你挡了一刀,记得回去请我吃饭。”轨生勉强笑道。

“这种时候还开什么玩笑。”沈鲔歆瞪着轨生说道。

轨生尽力加快脚步,朝城中一道没什么人的墙跑去。墙的另一边,正是坐骑停放的地方。

一连几道惨叫声传来,轨生不禁回头看去,只见一道绿色幻影到处乱窜。

那人正是影琉,明显也中毒了,行动没以前迅速,只能击伤好几个刑,却没法取下他们的首级。

轨生知道时间一久,影琉必定会被他们耗死。贸然前去支援,可能会一次丢掉三条性命,所以轨生还是决定先把沈鲔歆救出去再说。

跑到围墙的时候,轨生远远看到出路那边堵满了人。他们正合力撞破大门,得花不少时间,就算成功逃出去,等待他们的还有数不清的鬼降。

好几个信众跟轨生有着同样的想法,施展出光盾,就是没有力气爬上去,最后毒发倒地,光盾化作光粒飘散四周。

轨生在面前施展三道橡皮盾,翻过围墙,很快找到自己的马。

快速松开马绳,轨生将沈鲔歆放到马背上,并用附近的绳子把她紧紧绑住。

“你回到王都后马上叫人来支援。”轨生对沈鲔歆说道。

“那你呢?”沈鲔歆一愣,问道。

“我还要回去一趟。”轨生深呼吸一下说道。

“你这样会没命,你还是和我……”沈鲔歆还没说完,轨生拍了一下马身,一人一马很快消失在眼前。

这时,轨生状态十分不好,不仅身体使不上劲,而且头晕目眩。毒已经蔓延全身,皮肤出现大片紫斑。

尽管这样,轨生想救影琉的心还是十分坚定,他从怀里拿出吕旭所赠的源纸,寻找解毒方法。

时间一秒秒过去,轨生实在找不到任何可行的方法,索性把源纸收回怀里。

小时候村里有老农中毒,他们都是捆绑伤口附近,然后强行排出毒血。

想到这里,轨生下定决心,亮出锋刺,将手腕割破,不停放血。

足足几分钟,轨生手上流的血都是紫色的,闻上去还有一点恶臭。

感觉精神好一点,轨生马上包扎伤口,他可不想流血致死。

利用橡皮盾,轨生再次跳进城内,走起路来有点浮,但并不碍事。

回到影琉之前战斗的地方,他们依然纠缠着,此时,影琉已经处于下风。

影琉现在的动作,连轨生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她每走过一个地方,都会留下紫色鲜血。

轨生再看向敌人,他们一共有四人,穿着统一的黑衣服,脸上戴着面具。

想一次击杀他们,恐怕要使用隐界了,轨生心里暗道。

“刑为什么要袭击这里?”影琉捂着伤口问道。

拿着大刀的刑说道:“我们没必要向死人解释!”另外三个刑同时向影琉攻击。

拿大刀的刑正想跟过去,脖子一凉,整个头掉在地上。

同时,隐界暂时丧失功能,轨生出现,手中握着的锋刺还沾有鲜血。

一会过后,隐界恢复正常,轨生消失在原地,从后伺机偷袭。

很快,轨生故伎重施,又一个落单的刑不甘倒地。不同的是,这次锋刺刺穿敌人的心脏。

另外两个刑终于发现不对劲,怎么同伴无缘无故死去呢?影琉心里同样有这个疑问。

少了两个刑,影琉再次跟他们打成平手。轨生不再小心翼翼,直接来到刑的面前,锋刺插进其右眼。

影琉发现原来是轨生,心里暗喜。一阵幻影略过,最后的刑也死了。

“看不出来你还有点用。”说完,影琉整个人扑在地上,不停喘着大气。

轨生走近,问道:“你可有解毒的方法?”

“这毒是信源技术中的体毒,如果没有神圣系信众的治疗,根本无法驱除。”影琉勉强道。

“那现在该怎么办?”轨生脸色一沉道。

“只能利用全身信源将毒逼到一起再包裹住,这样一来,我们就不能再使用信源了。”影琉说道。

按照影琉的方法,轨生很顺利地将毒封住,身上的症状逐渐消失。

看到影琉恢复精神,轨生知道她也不能使用信源了,伸出右手,说道:“我们一起逃出这里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