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002字
  • 2022-03-16 19:04:06

圣母节当天早上,轨生被村里的管事拉去当迎宾童子。并不是轨生长得如何可爱,而是村里没有一个小孩愿意在节日里当苦力。还有,轨生一家捐献的金币最少,轨生便顺理成章地当上迎宾童子。

村里另一个迎宾童子是高锐。他可够哥们,家里捐了不少钱,根本不须要当迎宾童子,干这活完全是来陪轨生的,让村里的管事少了很多麻烦。如无意外,如果高锐不自告奋勇,下一个被选中的孩子必定是黯湮,管事可不敢对黯湮指手画脚。

在节日里,整条村子洋溢着节日气氛。天没亮,村里就站满了人。家家户户打开大门,点着一大串鞭炮,方圆十几里都能听到吵声。

广场有两排桌子,上面摆满各种各样的食物,任何人都可以拿来吃。

村里的人都精心打扮过,尤其村长,她那件长袍实在夸张,从村尾走到村头,长袍一直拖在地上。

轨生和高锐去管事那里要了两件迎宾用的服装,匆匆赶到村口,按指示乖乖站在一旁,等待客人的到来。

迎宾用的服装比较宽大,对于丰满的高锐来说正好,轨生的话就显得松垮。轨生只好借了一个别针,扣紧衣服后别上,看起来不再那么别扭。

“你说我们要站多久?”高锐只站了十几分钟,就耐不住性子。

“那还用说,当然是一整天。”轨生白了他一眼说道。

“不是吧?”高锐有点惊讶地说道。

“啥也不知就跟来,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轨生哈哈一笑。

“陪你嘛,再说,我也不想参加晚上的表演。”高锐解释道。

“站在舞台上还怕吗?”轨生想起以前一些事,问道。

高锐点了点头,说道:“不知道我这问题啥时候才能解决。”

“把台下的人都当成傻吊就是。”轨生打趣道。

“那怎么行,村里的姑娘都在看。要是当众出丑,我这辈子都别想娶到媳妇。”高锐一脸严肃地说道:“听说表演完后,全村的小孩会集体跳舞。那可是村子求偶的习俗,已经流传好几百年。我不想错失这个机会,不然下次圣母节,我的儿子都出生了。”

“错失机会,你还会有儿子?”轨生问道。

“我娘亲手为我做了件新衣服,没准穿上后会帅气几分。”说罢,高锐摆出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姿势。

“村里虽然男女比例是一比九,但小孩的比例是七比三。寡妇村寡妇多,并不是女孩多。一个男配一个女,怎么也轮不到我们。”轨生叹气道。

“要不我们哥们一起跳?”高锐建议道。

轨生一听背后一阵发凉,直言道:“想都别想!”

“说说而已,何必较真。”高锐笑了笑,然后看着远方长叹一声,说道:“真想和汤婉娴跳舞啊。”

这时,村里的管事来到村口检查,见两人说个不停,拉下脸来,狠狠说道:“客人快来,你们不要丢村子的脸!”

轨生和高锐马上闭嘴不语,腰子挺直几分。

“这次圣母节会有很多达官贵人来,你们千万不要得罪他们。”管事再三提醒道。

“这条破村子哪会来大人物。”高锐一脸不信。

“来的人不管是不是大人物,只要肯捐钱就是大爷。村子经费不多,节日花费又大,账目已经出现赤字。再没有其它资金赞助,村子就得征重税,到时,大家都别想好过。”管事警告道。

“所谓的达官贵人不就是从村里出去的暴发户吗,我们只要夸他们几句,让他们感到衣锦还乡,钱还不是容易到手?”轨生眼睛一转,在旁说道。

“你倒是清楚,总之,别得罪人。”说罢,管事又到其它地方巡查。

就这样,轨生和高锐一整天站在村口,总是一脸笑容,见人就喊欢迎。

村外的小径上,一辆辆装饰华丽的马车驶来。还有人坐着人力轿,身后跟有一大队下人。轨生从懂事到现在,从未见过村子如此热闹。在外面发迹的人真不少啊,轨生心里感叹道。

中午,两人只有一个小时休息,轨生带高锐去广场找吃的。每一种食物轨生只吃一口,好吃的就偷偷塞进早就准备好的袋子里,他可不管其他人的目光,反正今晚的夜宵有着落了。

广场上,轨生没见到媚娘的身影,一点都不感到意外,因为他知道母亲不喜欢热闹的场面。

真正好吃的东西都在村里唯一的酒家里,那是专门为外客准备的。用村长的话说,舍不得儿子套不着狼。

下午,轨生把客人领到酒家里,经过的时候看到桌子上的食物,口水差点流到一地。

这时,酒家空余的座位已经没有多少个了。村长坐在主桌,她的面前没有多少菜,倒是有一大瓶酒。起筷之前,村长对每个客人逐一敬酒。几杯过后,村长的脸变得红彤彤。

招呼完所有客人,村长把整瓶酒干空,站在主桌后面,朗声道:“欢迎各位参加圣母节,我们准备了许多食物和节目,保证大家能够玩得尽兴。希望有能力的人略尽绵力,慷慨解囊,好让村子有足够的资金发展。”

管事把挖有一个洞的箱子拿出来,逐一拿到客人面前。客人们也很自觉,纷纷从腰间掏出钱袋往箱子投入金币。

管事双手越来越沉,心里美滋滋的。村长预期的数目算是达标了。

主桌上的人物举足轻重。这里唯一的信众马晟就坐在村长旁边,其他人虽说不是信众,但他们经商有道,在外面的城镇都是响当当的人物。

坐在村长正对面的男人放下手中的酒杯,用手帕擦了擦满是肥肉的脸,看着村长问道:“不知道村长可否收到信息?”

“孙老板所说的是何事?”村长疑惑道。

“这卦符村啊,将来可能会是一个宝地。”孙老板有点卖关子地说道。

“这是哪里话,玩笑也开得太大了吧。”村长不禁笑起来。

“我满身铜臭,只会谈生意,不会开玩笑。”孙老板面无表情地说道:“我手下收到风声,卦符村附近有宝光出现。”

说到这里,主桌上的大人物都停下碗筷,一个个目不转睛地看向孙老板。马晟也错愕了一会,不过很快恢复起来。

“据古书记载,宝光是祭品出现的独有征兆,莫非卦符村有祭品出土?”村长有点兴奋地问道。

“这我就不太确定了,要不然也不会冒昧试探村长。”孙老板坦言道:“其实我这次来,主要为了弄清此事,听闻宝光十分强烈,祭品恐怕不止一件呢。”

坐在孙老板旁边一个满身金器的老妪说道:“要是孙老板所说属实,这条村子真的会发展起来。我回去会调集资金,大力投资这里。”

“这也是我的目的之一,相信在座的各位一定有兴趣。如果我们现在开始投资,利润可能会翻上几翻。”孙老板双眼发出精光,说道。

“马晟,你知道不知道此事?”村长压抑住心中的兴奋,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祭品一日找不到,传闻依旧是传闻,决不会变成事实。不过,附近的确有祭品出现的波动,因为太过微弱,所以我一直无法确定祭品的具体位置。我还想回去禀告组织,没想到此事已经被人知晓。”马晟尴尬地说道。

听到这里,村长已经乐开怀了。祭品的信息一旦传开来,有心来寻宝的人便会聚集卦符村,那时还会担心村子旺不起来吗,村长心里想道。

当天傍晚,轨生和高锐站了一整天,双脚快要起泡。一个小时前,村外再没有驶进来的马车,要不是管事强烈要求,轨生早就开溜了。

天色慢慢暗起来,全村点起彩灯,把整个村子照得五光十色。看了看手表,轨生确定时间已够,便领着高锐回村子,向管事报告。之后两人随便吃了点东西,轨生跟着高锐到他家。

高锐的母亲早跟朋友趁热闹去了,家里空无一人。高锐打开家门后马上走到自己的房间,见到床上一整套崭新衣服,自言自语地说道:“今晚全靠它了。”

轨生在外面笑了笑,没有进去,安静地站在原地等着。没一会功夫,高锐从房间里走出来,他挺胸收腹,露出一脸憋气的样子,一句话都不说。

轨生上下打量高锐一番,感觉高锐好像瘦了一圈,整个人的确帅气不少。

“你到底是谁,把高锐藏到哪里去了?”轨生开着玩笑说道。

高锐噗嗤一笑,吐出憋着的气。肚子又鼓了起来,撑开马甲的同时,上面的衣钮蹦得老远。

“这下完了,我还没出去,衣服就破了。”高锐收起笑容,一脸伤心。

“这不是更好吗,要不然话也说不上。”轨生说道。

“好吧,也只能这样了。”高锐说道:“你打算这样参加晚上的节目吗?”

轨生看了看还穿着的迎宾衣服,淡然道:“我觉得还不错啊。”

“要不我借你?”高锐建议道。

“不用了,反正我不急着取媳妇。”轨生摆了摆手道。

高锐劝不动轨生,只好放弃。他用水打湿头发,在镜子前梳了好一会儿,然后拿起母亲的香水喷几下,才和轨生走出家门。

两人来到一棵巨大的榕树前,这时周围站满了人,大多数是与他们年纪相仿的小孩。

他们来这里是为了许愿,只要把来年的心愿写到黄纸上,再将黄纸系在橘子上,用力把它抛到树上,橘子不掉下,心愿就可能会实现。

轨生看了眼榕树,树冠已经挂着许多黄纸,当然,比不上掉在地下的。

高锐走到专门卖黄纸的摊贩前,打算买两张,但被轨生制止。

“这钱不能省,不然心愿可能不会实现。”轨生干脆地掏出一个金币,交到高锐手上。

两人一人一张黄纸,摊贩还附赠一个橘子。不是摊贩大方,而是黄纸的价钱已经包含进去。

高锐拿起笔,在上面写上几个大字,“上天请赐我一个媳妇!”

轨生没有急着下笔,深思熟虑一番。最开始他想到母亲,接着又想到自己的未来,又看了高锐一眼,媳妇的念头一闪而过。最后,轨生笑了笑,感觉自己把黄纸的功能看得太重。这只不过玩玩而已,又何必较真。于是,在黄纸上写了四个大字,一切随缘。

村里响起阵阵鼓声,轨生知道,村里的表演快要开始了。两人虽然不用参加演出,但其他同学都有节目。

轨生跟着人潮往村外的舞台走,远远看去。舞台灯火通明,把整个天空照亮。

不是村民点的灯太多,而是舞台四周摆着一面面巨大的镜子。

村长赞了轨生几句,并给他两个座位看表演。

这可是莫大的荣誉,村里的座位有限,许多大人也只能站在外围观看,更不用说小孩了。

媚娘是不可能去看热闹的,轨生只好带高锐一起去。

轨生在外围附近找到村长留给他们的两个位置,拉着高锐坐下来。

这里离舞台还是有点远,轨生只能勉强看清舞台上面的人。

舞台最前面的宾客都在酒家出现过。村长坐在最中央,旁边依旧是马晟。孙老板得到村长的额外照顾,也坐在她旁边。

表演马上开始,一群年轻妇人穿着裸露的衣服一个个从后台走出来,她们手上拿着两把系着丝带的扇子,排好阵形,在音乐下舞动起来,让台下的人阵阵叫好。

接着一个身穿白色裙子的女生从后台走到舞台中央,一头长发盘在头上,白皙的脸蛋上有点微红,胸口微微隆起,裙子的下摆刚好只能遮到半根大腿。她正是书斋里最受欢迎的女生——汤婉娴。

她站在舞台上一点也没有怯场,大方地看着观众,扬声歌唱。跳舞的妇人在她身边不停绕着,画面十分好看。

轨生在台下看得傻眼,毕竟汤婉娴的长相在村子里排得上前三名。高锐跟后边的色老头一样,激动地站起来,不停地大拍手掌。

一首歌后,汤婉娴完成任务,不用再表演了。排在她之后的节目也很精彩,但比起汤婉娴的演唱,还是略有逊色。

接近尾声的时候,孟冽和黯湮同时上台,他们表演的是小品。孟冽鼓足劲演,而黯湮表现得很冷淡,总之表演可以说失败收场。大人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毕竟他们俩只是小孩。

最后在村长的独唱下,表演终于告一段落,四周同时冒起耀眼的烟火。

人群开始疏散,他们没有回家,统一往村外走去。那里建了一个巨大的篝火,年轻的小孩会围着篝火跳舞,这个活动高锐期待了一整天,新衣服也是为此特别准备的。

高锐走得特别快,他说早到的鸟儿有虫吃,不想站在一旁看人家成双成对。轨生不好意思反驳,跟着他后面默默不语。

篝火旁边有一支乐队,演奏着一首首欢快的乐曲。来到这里的小孩都很腼腆,在大人们的指示下,围着篝火舞动起来。

来到后,高锐马上冲进人堆,站在两个漂亮的小女生中间跳舞,一边左顾右盼,一边傻笑。

轨生也一同加入,动作还记得一些,跳起来很蹩脚。

舞蹈是曹先生教的,因为男人跳不好看,所以轨生每次都没有完整看完。

围着篝火的小孩越来越多,村里的小孩几乎都到了。随着乐曲的变换,大家相互牵起手来,脸上露出欢乐的表情。

突然,音乐停下来,小孩跟着不再起舞。男孩有意识地退到远处,只留下村子唯数不多的女孩。

高锐激动起来,因为他知道,男女合跳的环节要来了。

刚开始,女孩有点羞涩,不过在大人的怂恿下,纷纷走向心仪的对象,邀请他们跳舞。

孟冽不愧是书斋中最受欢迎的男生,几乎近一半的女生抢着要他做舞伴。可是他没有马上答应,时不时地往汤婉娴那边看去,见汤婉娴不为所动,便从中挑出最漂亮的女生跳舞。

冷嫣今天穿了一套淡蓝色的碎花裙,长长的头发扎成一条醒目的马尾。

她刚开始有点犹豫,不过没多久,就鼓起勇气,一步一步走向黯湮。

“我勉强跟你跳一支舞吧。”冷嫣说话的样子有点口是心非。

“我没有兴趣,你找别人吧。”黯湮坐在树下,头也不抬地说道。

冷嫣不管黯湮同不同意,牵起他的手,将其拉到篝火旁。

“就跳一支吧?”冷嫣的声音很小,只有站在面前的黯湮能够听得到。

黯湮看着冷嫣通红的脸颊,想了一会,没有回答冷嫣,乖乖地站在原地,等待音乐再次响起。

落单的女生已经不多。看到这里,高锐开始急起来,在轨生前面不停踱步。

“还愣在这里干什么,快主动找女生啊,笨儿子。”高锐的母亲有点喝醉,在人群后面大喊起来,引得四周的人捧腹大笑。

高锐不管他们笑的是谁,认准一个长得还不错的女生,直接走过去,单膝脆地,一脸诚恳地说道:“请嫁给我吧……不对,请跟我跳舞吧!”

那个女生刚开始有点错愕,不过听到高锐改正后,羞涩地点了点头。

高锐开心地跳起来,对喝醉酒的母亲喊道:“我成功了!”

见高锐成功,男生们马上醒悟过来,女生还是会害羞的。他们应该早点行动才对,纷纷去找落单的女生。

不一会儿,落单的女生不到三个。汤婉娴还在原地一动不动,并不是没有人邀请她,而是全部人都被她拒绝了。

轨生正想离开的时候,汤婉娴把他叫住。“怎么了?”

“你穿成这样,怎么会有人邀请你呢。”汤婉娴指着轨生一身迎宾衣服说道。

“你穿成花枝一样,还不是一个人孤零零的。”轨生虽然这么说,但心里明白,汤婉娴只是眼光太高而已。

“要不两个形单影只的人一起跳个舞?”汤婉娴露出娇艳的笑容。

“好吧,我当一下挡箭牌好了。”轨生醒悟道。

“能跟我这样的美女站在一起,你也不吃亏啊。”汤婉娴说罢拉起轨生的手,走到篝火旁边。

四周落单的男生那可叫恨啊,他们的眼光仿佛可以杀人一样,一直盯着轨生看。

乐队的音乐再次响起,在优美浪漫的旋律下,一对对男女开始起舞。

轨生左手握着汤婉娴的右手,右手搂在她纤细的腰间。因为汤婉娴高他一个头,轨生双眼只能看到前面一对隆起的小包,十分尴尬。

汤婉娴见此丝毫没有在意,努力配合轨生的脚步,要不然轨生肯定会踩到她的双脚。

熟悉节奏后,轨生变得游刃有余,抬起头看了汤婉娴一眼。她的脸在篝火的衬托下更加娇媚,双眼闪着令人动心的灵光。

双眼接触的瞬间,汤婉娴顿了一下,很快又平复回来,说道:“那天,谢谢你。”

“你要谢的事多了,说的是哪件?”轨生不解地问道。

“不知道就算……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勇敢,与平时那个怂样完全不同。”汤婉娴说话的声音很小。

一首曲子很快结束,众人都停下脚步,等待下一首曲子来临。轨生松开汤婉娴的右手,正想离开,但他的左手被紧紧抓住。

轨生疑惑地看向汤婉娴,外面一道冷漠的声音传来。

“婉娴,还不快点回来,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无谓的人身上。”说话的是一个穿着华丽的贵妇,她有一头波浪长发,穿着一身黑色礼服,胸前裸露一大片雪白。她正是汤婉娴的母亲——汤丽。

汤婉娴很怕母亲,快速松开轨生的左手,乖乖地跟她回家。

男女跳舞的部分一共三首曲目。十几分钟后,乐队再次停止演奏,男生们十分不舍地放开手中的女生。在村长的宣布下,圣母节正式结束。

轨生、孟冽、黯湮和冷嫣得留下收拾舞台。他们除了要清理地上的垃圾,还要把舞台中的木雕搬回去。

黯湮和冷嫣走路的时候,两人时不时对望一下,感觉十分尴尬。而孟冽还在陶醉众女拥戴的滋味。

当接近舞台中央的时候,轨生发现木雕又出现之前的状况,其手上的怪石散发着令人恶心的黑气。越接近木雕,怪石就越明显。轨生暗道不妙,那感觉就像野猪袭击时一般。

“黯湮,你为什么身上会发光?”冷嫣愕然地看向黯湮说道。

轨生回头一看,黯湮不仅发光,而且全身透出若有若无的黑气,就像怪石那样。

回想马晟用祭品测试冷嫣的情形,轨生立刻猜出木雕手中的怪石一定就是祭品,只是不知道它属于哪一系。

一道黑影从远处快速略过,越过轨生他们几人,出现在木雕前面。

那人披着黑衣,脸上戴着口罩,双眼透着诡异的目光。他拿起怪石,自言自语地说道:“上层派我来调查祭品的出土情况,没想到这里有一件现成的祭品。不过,邪恶系祭品如此稀有,没人察觉也属正常。”

“你是谁?那石头是属于我们卦符村的。”孟冽一身正气地说道。

黑衣人完全不理孟冽,看了一眼黯湮,又看向冷嫣,忽然笑起来说道:“祭品到手。我要找个女子,好好犒赏自己。”

黑衣人行动迅速,转眼间来到冷嫣身后,右手抱住冷嫣的腰,鼻子靠向冷嫣脖颈处深深一吸,感叹道:“这香味真是过瘾。”

“快把她放了!”黯湮见此马上操起舞台边的一条木棍,狠狠地向黑衣人敲去。

“不自量力。”黑衣人淡淡地说出一句,左手冒出黑气,一条由黑气组成的恶蛇迅速缠绕住黯湮,令他无法动弹半分。

孟冽看到这里,哪里还有之前的勇气,那个黑衣人分明就是一个信众。他看了一眼冷嫣,在冷嫣哀求的眼神中转身拔腿就跑。

轨生从黑衣人出现的那刻起,就一直思考对策。可就算搔破脑袋,轨生都无法找出一条生路。因为在绝对力量面前,所有方法都是无用的。

“我有说过让你走吗?”黑衣人冷冷地看着孟冽离开的方向,左手挥出一条黑气恶蛇,把孟冽双腿捆住。

轨生趁黑衣人没注意,缓缓蹲下身子,想把小刀偷偷拿出来,虽然知道没有多大作用,但至少在反抗的时候有武器在手。

“你这小子不错,用小刀刺杀野猪十分果断,不过,你想用它来对付我,那可是天大的笑话。”黑衣人盯着轨生说道。

听到此话,轨生终于明白,那天野猪失控是因为这个邪恶系的信众来过这里。

黑衣人的目光有一种恐怖的威慑力,让轨生透过气来。轨生拼尽全身力气,才勉强站稳。

“你叫什么名字?”黑衣人忽然转向黯湮问道。

黯湮冷酷地看着黑衣人,不发一言。

“不告诉我?没关系,以后我们大有时间交流。毕竟,从今天开始,你就成为我们组织的一员。”黑衣人说道。

“你想都别想!”黯湮怒道。

“臭小子,给你脸还不要呢,要不是邪恶系的适应者稀少,我才不要你来。”黑衣人说道:“至于其他人嘛,可以都去死了!”

“等等!,我跟你去也可以,但你不能伤害他们。”黯湮急道。

“只要你乖乖跟我走,这几个小鬼不杀也罢。”黑衣人轻咦一声,答应道。

“还有她,你不能碰她一根手指。”黯湮指着冷嫣说道。

“原来你也喜欢这个姑娘啊,我爽完后给你爽还不行吗?”黑衣人猥亵的眼神毫不掩饰。

“不行!”黯湮十分强硬,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

忽然,远处亮起白光,黑衣人暗道不妙,马上推开冷嫣,冲向黯湮,迅速将其带出村子,消失在夜色之中。

“你们没事吧。”马晟急冲冲地赶来,右手挥出一道白光,捆住孟冽双腿的恶蛇瞬间消失。

“黯湮被黑衣人掳走了。”冷嫣焦急地说道。

“你们不用怕,我去把他救回来。”马晟快速向冷嫣所指的奔去。

轨生找到村长,告知她一切,虽然知道作用不大,但至少可以让村里的人稍作提防。

冷嫣担心黯湮,待在村口等马晟。孟冽早就溜回家,锁上大门,躲进房间内瑟瑟发抖。

深夜,轨生在床上滚来滚去,始终无法平复心情,要不是黯湮牺牲自己,他已经是条尸体。

天亮后轨生吃了点东西匆匆到村长家,冷嫣在门前焦急地走来走去。

“村长有什么话吗?”轨生走过去问道。

“昨晚马晟找了附近一遍,还是没有找到黯湮。”冷嫣失望地说道:“村长也没有派人去找的意思。”

“村民去只会送死,我们现在只能靠马晟。”轨生说道。

“我现在等村长说服马晟。”冷嫣说道。

这时,马晟从村长的屋子内走出来,村长紧跟其后。

“马先生,你答应帮我们找回黯湮了吗?”冷嫣问道。

马晟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不想帮,是真的无能为力,这天大地大,我到哪里找他们呢。”

“黯湮岂不是……”冷嫣不敢把话说下去。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黑衣人掳走他,只不过想要一个祭品适应者,绝对不会伤害他,这点你可以放心。只是……你们很难再次相见,到时,他估计也会变成另外一个人。”马晟说道。

冷嫣这时再也控制不住,两行泪水滚滚流下,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现在只是普通人,就算再见到黯湮,也无法将他拯救出来。毕竟他们都是信众。”马晟说道:“我之前的建议仍然有效,你自己好好想清楚吧。”

马晟说罢往村外走去。答应村长的请求,马晟决定在此地多留几天,到附近巡查一下,看看有没有其他心怀不轨的信众。

很快,黯湮被掳的消息传遍整条村子。一下子村民变得惶恐起来,纷纷把自己的儿女锁在家里,不让他们出来。村里的猎户也准备休息几天。

霎时间整条村子变得十分冷静,跟昨天形成鲜明的对比。来此地参加节日的客人,在收到消息后连夜离开出村。原本泊在村外的马车消失一空。

回到家后,轨生把此事告诉母亲,但她没有丝毫害怕的神情,告诫轨生不要到处走动后,又再忙针子活了。

五天过去,轨生天没亮就静静坐在村口一旁的石墩上,等待一个可能影响他将来的人。

看着那熟悉的马车和仆人,轨生知道那人还在村里。

没多久,马晟背着包袱偷偷从村里走出来,看到轨生后眉头一皱。

“这么早在这里,所为何事?”马晟走到轨生跟前问道。

“自然是等你。”轨生直言道。

“你怎么知道我会在这个时候离开?”马晟有点兴趣地问道。

轨生没有说话,只是指了指后面的马车和仆人。

“原来如此。”马晟点了点头,解释道:“我之所以不告诉村长离开,一是不想搞排场,二是……实在有愧,一个村民在我眼皮底下被掳走……”

“当初你说黯湮没有生命危险,但他会变成怎么样你却没有说清楚。”轨生说道。

“这不好说,具体还要看黯湮。他要是不识趣,就极有可能丢掉性命。不过,很少人能抵挡住诱惑。我猜他一定会加入他们的组织,跟我一样成为信众。到时,他多半会变成另外一个人。你就当从没认识他好了,即便碰到他,也要远远躲开。”马晟叹了口气接着说道:“难道你就为了问此事而等我?”

“我想请教你一些事。”轨生恭敬地说道。

“请教?我可不是你们书斋的先生,没有什么好教你的。”马晟摇了摇头说道。

“读书识字当然不用你教,不过除了那些,世上还有很多东西值得人学习的。”轨生说道。

“你不是信众,我教你使用信源也没用。你也不是我们组织的人,关于组织的信息我也不方便透露,我实在想不到有什么可以教你。”马晟见轨生态度良好,好言婉拒道。

“曾经有人对我说过,人只要能够生存至今,必然有他过人之处。出身在这条简陋村子的马先生如何能够成为信众,我对此十分好奇。”轨生说道。

“原来你想知道这个,我告诉你也没什么,不过,可能会让你失望。并不是我多厉害,而是有的时候运气也很重要。我服兵役的时候认识了一个贵人,他引荐我加入组织。没几年,组织缺人,在那人的帮助下,我成功得到一件祭品,顺理成章成为一名信众。”马晟回忆道。

轨生听后沉默一会,很明显,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但没有放弃,继续问道:“那么,先生可否给我一些建议?”

“你现在年纪还小,还不用着急。几年后,你可以到外面闯一闯,毕竟留在这里很难碰到机遇。”马晟说罢笑了起来,头也不回地往马车方向走去,最后在轨生的目送下离开卦符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