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248字
  • 2022-03-22 15:37:45

在操场上,所有人围在轨生和獠狐外面,静静等待獠狐示范。

轨生看向不远处的懔冬青,从她幸灾乐祸的表情,可以非常确定,受伤在所难免。

开始之前,轨生躬身施了一个礼,说道:“请前辈手下留情。”

獠狐冷笑一声,趁轨生不注意的时候,随手甩出三道光束。

三道光束沿各个不同方向射去,距离轨生不到五米,同时发生折射,最终全部朝轨生攻来。

轨生早知道他阴毒,岂会没有准备,在光束发出的一瞬,便以极短的时间连退三步。

光束的速度很快,轨生要全部避开很不容易。当然,利用寸步就没有这个问题。可寸步是地下道的招式,轨生不敢当众使出来。

轨生硬着头皮在身前连续施展三道如丝巾的光盾,然后侧身闪到一边。

三道光束轻易击穿光盾,从身边快速略过。轨生以为演示结束,正准备称赞獠狐几句后走人,可万万没想到那三道光束在獠狐的控制下再次追来。你是想杀了我吧!轨生心里骂道。

轨生马上在身后一口气施展十个光盾出来。要不是盾太脆,毫无作用,在场学生一定会大吃一惊。

轨生边跑边看,丝巾连续被击穿,心里越来越寒。

眼看光束快要来到身边,轨生立即扑地翻滚两圈,身上全是灰尘。

光束在头上飞过,轨生马上站起来举起双手,大喊道:“我投降!”

可獠狐哪里会听,今天非要弄伤轨生不可。光束又在他的驱使下调转方向。

轨生见此,双眼露出不容易察觉的寒芒,右手甩出刚形成不久的锋刺,左手一勾,十五条丝巾挡在身前。这时,就算光盾再垃圾,看到的人都不禁大声叫好。

刚开始的十条丝巾很容易被击穿,接下来的五条丝巾明显能降低光束的速度。光束如同落在黏糊糊的液体上。

轨生抓准机会,冲前用锋刺击碎光束,一声巨响,轨生被气流卷到十几米外,光束随之消失不见。

獠狐眉头一皱,正想再次发动攻击,被导师凉凉出手阻止。

轨生狼狈地站起来,右手依然紧紧握住锋刺,见獠狐停下手来,才敢松一口气,收回锋刺。

在场学生都看得惊呆了,竟然情不自禁地拍起手来。一个新生接下学生会会长的扩展技,这事可以从年头吹到年尾。獠狐就算戴了假面,轨生也能感觉他很丢脸。

懔冬青走前几步,说道:“这次轮到我示范吗?”

“你就不要凑热闹了,再弄下去,那个新生会被你们玩死。”导师凉凉瞪了她一眼。

上午的课还有一小部分时间,导师凉凉让大家一对一练习今天所学到的内容。

轨生非常识趣,离咏祈远远的,不想再次成为獠狐的目标。

不出所料,獠狐还真找咏祈练习。懔冬青也下场陪练,神情十分不愿意。至于獠狐带来的另外一人,刚才已经离开了。

轨生现在的练习对象正是那个蒙脸女生。她怕伤到轨生,只顾着自己练。

轨生刚才与獠狐过招的时候有所领悟,有信心加强丝巾的强度,于是埋头研究起来。

轨生之前施展盾的想法果然是错的,他很难稳定身上的信源,而盾的坚固程度跟结构有很大的关系,所以轨生的盾才会像丝巾一样。

如果轨生强行稳定盾的结构,只会令盾变脆,完全是无用功。因此,轨生想到令盾不容易烂的方法,那就是加强盾的韧性。

有了之前强化和形的经验,轨生很容易将自己的想法落实到盾上,在一番努力下,橡皮盾成型了。

轨生请求蒙面女生向他射几发光束,起初她不怎么愿意,轨生缠在她身边足足五分钟,才勉强答应。

光束落在轨生的橡皮盾上,无法继续前进半分。盾面凹下去严重,但就是射不穿。

光束的余力耗尽,然后被盾面反弹。轨生对此十分惊讶,橡皮盾不仅能抗住攻击,而且还能反射伤害。

其实,蒙面女生所发出的光束非常之弱,信源加成比轨生强不了多少,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不外乎三种,第一,使用了品质不好的祭品,第二,祭品适合性很低,第三,献祭时选择不够苛刻。

轨生估计她之前用鱼头弓射假人时使用了天赋,假人才会出现二点一的高额数字。

蒙面女生很显然没有料到会这样,毫无防备之心,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光束擦过右脸,差点伤到她。

脸上的布掉下来,蒙面女生露出真正面目。轨生一看马上认出她来,正是前几天在中心市区碰到的黑工,名字好像叫做素真。

素真马上捡起布蒙上,有点焦急地问道:“你没看到什么吧?”

“你想我看不到什么?”轨生反问道。

素真沉默不语。

“放心,我不是多嘴之人,其他人不会知道你去过中心市区。”轨生直言道。

“看来你还是记得那天的事。”素真无奈道。

轨生走近几步,压低声音说道:“你都要在这里学习了,为什么还要到中心当黑工呢,要是被学院知道,后果很严重。”

“来到这里后,身上的钱都用光了,我不赚一点金币,在学院怎么生活。中心市区人工高,我才冒险去做几天。”素真解释道。

“你以后还是少去中心市区为妙,免得被认出来。”轨生提醒道。

“不可能。不去那里打工,我根本赚不到下个学期的学费。别跟我说去贷款,我可不想一毕业就欠债累累。”素真说道。

毕竟这是人家的事,轨生也不好意思过问,于是扭过头走到一旁继续练习。

经过刚才的尝试,轨生确定橡皮盾具有实战能力,比丝巾靠谱得多。

如果再次跟獠狐对招,轨生有信心用五面橡皮盾拦下光束。

下课之后,众人纷纷回去社团,轨生看了咏祈那边一眼,他们好像要一起去吃饭。

咏祈看起来不怎么愿意,但又不好意思拒绝。克雾倒是很热情,毕竟对方是学生会会长,拥有任命学委的权力。

在回去的路上,轨生一直在想如何增强自己的实力。最容易的方法莫过于习得副技,可轨生不知道从何着手。

至于高深的信源技术,轨生暂时不会考虑。连一级信源技术都能折腾他这么久,轨生没有自信钻研更高深的信源技术,还是熟练操控信源后再算吧。

学会形后,轨生可以利用锋刺对信众造成可观伤害,但不能在学院当众使用寸步,很难出其不意地接近敌人,锋刺顿时变得鸡肋起来。

这时,轨生想到身上一件东西,之前因为不是信众而无法使用,现在估计可以利用一下。

回到社团,轨生在床下的行李箱中找到一张纸,纸上画着一个方形螺旋。

那可是整个吕家的遗产,里面不仅有隐界,还有不少吕家独有的信源技术。

轨生不觉得现在能学会里面的信源技术,但要是掌握隐界,那么就可以无声无息地接近敌人,轻易取其首级。

轨生即便打不过别人,用隐界逃跑也是很好的选择。

轨生试着将信源渡入纸内,接着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大量信息涌入脑内。

轨生仿佛进入梦境,在里面看到一堆书和一个巨大的法阵。

那法阵不用说,一定就是隐界的真身。花了将近一个小时,轨生对梦境多少有点了解。

那张纸是储存信源的载体,非常罕有,名字叫做源纸。只要纸内还存有信源,任何人都可以使用隐界。

当时整个吕家只有一人会使用隐界,为了不让隐界失传,临终前将隐界封装到源纸上。

源纸上传来的梦境是吕旭母亲的能力。轨生之前在试炼的时候已经经历过,对此并不陌生。

吕旭母亲将吕家大部分重要的信源技术记录在源纸上。那个方形螺旋就是吕旭母亲能力的标记。

要想阅读源纸上的资料,只须激活吕旭母亲留下的方形螺旋标记,轨生就能再次进入梦境。

里面的资料一共有两种,一种是阵法,另一种是界的使用方法。无论哪一种,轨生现在都无法用得到。

阵法布置复杂,研究又花时间,轨生实在不想投入太多精力下去。

界的确很厉害,尤其吕家成名的灭界。但最普通的界也是三级信源技术,轨生完全没有去学的动力。

就算学会了,轨生也没法使用上面大部分技术。要是被人认出吕家独有的信源技术,轨生很可能因此招致杀身之祸。

使用隐界的话,轨生就没有这方面的烦恼。这世上恐怕只有吕家的核心成员才会知道隐界,不然吕旭也不会活得这么久。

隐界的使用方法很简单,只要将源纸携带在身上,并激活隐藏在源纸上的法阵。

轨生试了一下,只是短短的十分钟,刚存进去的信源已经所剩无几。

轨生本以为吕旭能用这么多年,隐界的消耗应该很小才对,但实质上只是源纸的信源储量大而已。

不过,只要信源能一直储存,轨生不介意有空的时候将信源渡进源纸,有起事来就能长时间使用隐界。

轨生把源纸藏在怀里,外面有人敲门。肯定不是藏鳞回来,他可没有敲门的习惯,将来估计也不会养成。

轨生打开门,只有沈鲔歆站在外面。她没有多废话,简单一句跟我走,就拉着轨生离开社团。

两人来到公共区的演武场。这时天色已经很暗,没有什么人在这里。

“你有啥要对我说的吗?”沈鲔歆背着轨生问道。

轨生一愣,实在想不起什么时候又得罪她了,如实说道:“我不明白你说什么。”

沈鲔歆转过身,瞪大眼睛说道:“不是你叫雷丽丽找我的?”

这时,轨生终于明白她气什么。

“别以为叫雷丽丽劝我,我就会放过你,你这样做只会令我更讨厌你。”沈鲔歆怒道。

“不管你信不信,那可不是我的主意。”轨生无奈道。

“到现在还不承认,你是不是个男人?!”说罢,沈鲔歆手上突然出现一条鞭子,同时朝轨生挥去。

轨生本以为能轻易躲过,可鞭子还没接近,整个人楞在原地不能动弹。

轨生眼睁睁地看着鞭子捆住身体,什么事也做不了。

沈鲔歆慢慢走近,说道:“现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明天我要收到你的退团申请。”

“现在退团的话,哪个社团会收我?就算有,我也不会退的。”轨生的表情十分坚定。

沈鲔歆一听,喝道:“雷击!”

黄色的雷电从沈鲔歆的双手传出,经由鞭子来到轨生身上。

轨生全身仿佛被亿万只蚂蚁噬咬伤口,刚开始十分刺痛,接着慢慢失去知觉,抗不住只是时间问题。

“怎么样,现在还不答应吗?”沈鲔歆问道。

轨生勉强睁开眼睛,说道:“没门。”

沈鲔歆加大电量,黄光照亮整个演武场,电流声充斥于耳。要是轨生还是普通人,早就被沈鲔歆电熟了。

轨生用尽全身力气,干笑道:“学委对新生用刑,别人知道的话会怎么想。”

沈鲔歆一顿,双手传出的电流减弱不少。

轨生知道沈鲔歆看重名声,也很在乎形象,刚才的话已经让她产生动摇。

“学院发的小册子我看过,里面虽然没有禁止学生打斗,但有明文规定不能致残或者杀死同学。”轨生继续说道。

沈鲔歆的面色有点复杂,电流又减弱三分。轨生知道,现在是最好的时机,大胆地对沈鲔歆施展天赋暗示:“现在放开我,我可以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也不会对任何人说起。”

沈鲔歆起初有些挣扎,但很快冷静下来,双眼闪过极不容易察觉的灰光。

沈鲔歆停止雷击,把鞭子收回来,久久没有说话。

轨生无力地瘫倒在地上,身体不自然地抽搐着,雷击的后遗症十分明显。

几分钟后,轨生开始恢复正常,除了身体还有一点不适应,勉强能站起来。

“你留在社团可以,不过,以后得乖乖听我的话。”沈鲔歆双目恢复清明后,说道。

轨生点头道:“没问题。”

“明天到行政区的办公楼领任务。”沈鲔歆说道。

“领任务?我才上学没几天啊。”轨生讶异道。

“学院并没有规定新生不能接任务,只是新生初期要上必修课,他们才不会接任务。”沈鲔歆冷笑道。

“我不要上必修课了?”轨生难色一沉,说道。

沈鲔歆指向轨生,“这可是对你的惩罚。”

“学生可以自由接任务,这点我还是很清楚的。”轨生说道。

“我是学委,有权力指定学生完成空置很久的任务。你如果拒绝,就得扣除额定学点作为惩罚。”沈鲔歆说道。

“这算是公报私仇吗?”轨生无奈地问道。

“明天记得准时到行政区。”沈鲔歆将利索的长发撩到背后,转身离开。

回到社团后,轨生马上找到药箱。虽然外表没有什么大碍,但体内会时常感到赤痛。

杂物房的大门虚掩,藏鳞正坐在床上,闭着眼睛修炼信源技术。轨生不想打扰他,所以没有进去。

轨生要在社团里找个安静的地方很不容易,因为全幢大楼几乎都是女生。她们说话的实力贼厉害,可以话不断地讲上好几个钟头。

轨生偷偷潜进一楼的舞厅,坐在地上打开药箱,拿出一支专治烧伤的药,不管它有没有作用,脱下上衣,把药膏涂在红彤彤的皮肤上,忍不住叫了两声,痛觉慢慢被清凉取代。

正苦恼后背如何处理的时候,轨生听到外面的走廊有脚步声,没来得及躲起来,大门已经被推开。

“轨生吗?”雷丽丽走进舞厅,问道。

轨生松了一口气,说道:“是我。”

“今天我跟沈鲔歆说了几句,她已经答应我不会找你麻烦。”雷丽丽说道。

轨生无奈地说道:“嗯,谢谢你。”

雷丽丽闻到药膏味,才发现轨生上身红得很不自然,马上醒悟过来,说道:“是沈鲔歆做的吗?我去跟她理论。”

“不用了。”雷丽丽再去找沈鲔歆只会起到反效果,因此,轨生说什么都不会让她去的。

“她实在太过份了,身为学委,居然对一个新生使用雷击。”雷丽丽生气道。

“你不要把这事说出去。”轨生拜托道。

“为什么?”雷丽丽一脸疑惑。

传了出去的话,什么解释也没用,沈鲔歆一定会认为轨生故意的,将来在社团里的日子更不好过。

当然,轨生不会如实告诉雷丽丽,只是淡淡说了一句:“我不希望多事。”

雷丽丽将轨生手中的伤药拿过去,走到后面说道:“你背部够不着,让我来吧。”

轨生心里一暖,雷丽丽虽然长得不怎么好看,身材也……不过她有一颗好心肠,这比什么都重要。

身为雷家唯一的千金,雷丽丽一点架子也没有,轨生甚至觉得,她比卦符村里的女生更平易近人。

第二天早上,轨生跟藏鳞一起去教学楼上课。今天上午两节课都与信源技术无关,第一节是行军野生导向,第二节是历代皇帝的重要思想。轨生一直心不在焉,根本没有把导师的话听进去。

下课后,轨生和藏鳞同时走出教室,“你今天怎么了,感觉怪怪的。”

“要去接任务,没什么底气。”轨生如实道。

“沈鲔歆安排的吗?”藏鳞问道。

轨生点了点头。

“我前天转了一圈行政区,现在没啥好任务,废时间,学点又少。”藏鳞说道。

“我估计,以后每个星期至少有两天不能来上课。”轨生苦恼道。

“我查过课程表,星期一和星期五是信源技术教学课。只要不在这两天执行任务,应该没有什么问题。”藏鳞安慰道。

“希望如此吧。”轨生无奈地笑了笑。

“别无精打采的,你至少有学点赚啊。”藏鳞说罢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行政区在学院的北部,那里除了教职大楼外,还有一幢专门给学生会使用的大楼,任务就是从那里发布的。

轨生直接走进一楼,找到任务公布栏。旁边有一个窗口,专门登记任务用的。

窗口后面坐着一个很胖的妇女,她留着一头很乱的黑色卷发,眼睛跟轨生一样小,有着很厚的双下巴。窗口上有她的名牌,叫做珍妮丝。

“你好,我叫轨生,是来接任务的。”轨生走到窗口跟前说道。

珍妮丝仿佛没有听到轨生的话,悠哉游哉地处理手中的文件。

轨生没有着急,十分有耐性地等着。几分钟后,珍妮丝抬头看了一眼轨生,从柜子里拿出一份文件来,说道:“一个星期至少三天,星期一和星期五必须去,其它时间则听从安排。文件上有任务的简介和奖励,如果没有问题,你就在上面签字。”

轨生一听,马上皱起眉头,任务时间跟必修课完全冲突,不用想这一定是沈鲔歆的主意。

轨生接过文件浏览一遍,任务地点是公共区的杂记报社,任务内容是打杂,所得的学点少得可怜。

轨生无奈地拿起笔签下自己的名字,把文件还给珍妮丝的时候,看着她一脸幸灾乐祸,原本就不怎么好的心情变得更加糟糕。

临走之前,轨生看了一眼公布栏上的任务,奖励的学点几乎是打杂任务的十倍,心里不禁又暗骂一句。

公共区的杂记报社很好找,整幢楼看起来有点历史,外墙长满绿色藤蔓。正门有一个很大的放大镜和一支巨大的钢笔。

门前站着一个跟轨生差不多年纪的男生,他有点驼背,头发很油,像几个星期没有洗头。个头比轨生高一点,下巴很尖,上面有一点点胡渣。身上穿的是整套校服。校服有点皱,感觉脏脏的。身后挂着一个方形褐色皮质背包,背包不少地方掉皮,但不影响使用。

“你也是来做任务的吗?”男生见轨生走近,问道。

轨生停下来,点头道:“是的。”

“你得罪的是什么人?”男生说话十分直接,让轨生有点反应不过来。

“沈鲔歆。”轨生如实说道。

“金斯猫的沈鲔歆。嗯……你一定是金斯猫第一个男成员——轨生。”男生猜测道。

“没想到我这么出名。”轨生苦笑道。

“其实很多男生想进金斯猫,只是没勇气罢了。”男生说道:“对了,我叫钟澄。以后我们会经常一起做任务。”

“你得罪谁了?”轨生好奇地问道。

“獠狐。正确来说是他的手下。开学第一天,我到浪漫迷狐面试,他们不收我,我便骂了他们几句。”钟澄坦言道:“我不仅跟你一样来这里做任务,而且只能加入垃圾社团鼻涕虫。”

“他们阻止其他社团不收你吗?”轨生轻咦一声,问道。

“所有社团都要求展示天赋,被我全都拒绝了。”钟澄摇了摇头。

这可不关浪漫迷狐的事,完全是你的问题啊,轨生心里暗道。

“并不是我不想展示天赋,实际上是施展不出来。”钟澄又说道。

“怎么可能,成为信众后马上能知道自己的天赋。”轨生不解道。

“我知道天赋的名字,也知道它的作用,就是用不出来。”钟澄尴尬道。

杂记报社里走出一个满身油墨的中年男人,他戴着一顶贝雷帽,脸有点方,口里叼着一根黄铜烟斗,身上穿着一件很大的风衣。

“我是报社的总编,你们两个就是新来的打杂吗?”总编上下打量轨生和钟澄一眼,说道。

轨生和钟澄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跟我进来吧。”说罢,总编带着二人走进杂记报社。

里面有一股很大的油墨味,不少穿着校服的学生在一楼工作。

“你们知道我们这里是干什么的吗?”总编停下来问道。

“不就是出校园报么。”钟澄不在意地说道。

总编点了一下头说道:“这的确是我们其中一个业务。除了为学院每月出一份介绍校园内外情况的校报之外,我们还要收集、整理所有任务汇报,将其记录在册,方便其他人查阅资料。对学院有重大贡献的导师和学生,我们会为他们编写事迹,记入学院的名人录。学院创立至今,名人录上已经有好几千人。有时学院活动多的时候,我们也会参与策划。”

“我们到底要干些什么?”轨生忍不住问道。

“搬搬抬抬,端茶递水之类。”总编吐了一口烟圈,说道。

钟澄指着一楼那些工作人员,问道:“他们现在做的是什么?”

“有的负责收集资料,有的编写文案,有的绘制插图等等,一楼是整幢杂记报社的核心。他们跟你们不一样,可以领到很多学点。”总编介绍道。

总编带二人走上二楼,浓浓的油墨味就是从那里传来的。整层楼都是密密麻麻的机器,专门用来印刷校园报。

“校园报排好版,经过我同意,就可以在二楼印刷出来。从一张白纸变成一份校园报,只需要三十秒。每期的校园报按计划要印五千份,必须在两天之内完成,因此你们今天得要加班工作。”总编有点幸灾乐祸地说道。

“为什么上三楼的楼梯有门锁着?”钟澄好奇地问道。

“三楼是学院的播报中心,平常不会开启。如果有重要的事情要发布,我才会开门让广播员播报。通过三楼的广播器,声音可以传遍整个学院每个角落。”总编解释道。

总编转身带二人下楼,朝地下楼层走去。没多久,轨生来到杂记报社的资料库。

那里如同一间巨大图书馆,一排又一排的书架上放着满满的文件。

资料库一共分好几个区域,放置名人录的地方最为显眼。卷轴金银相间,上面的名牌用碧玉雕琢而成。卷轴下方有本人油画,栩栩如生。

任务简报占资料库大半地方,学院每年发布的任务繁多,而且有的任务周期很长,汇报的资料相对较多。

摆在角落的杂记都是报社从外面花钱买回来的,如果这个月学院没有重要事情发生,总编就会从趣闻上找些内容填补校园报的空缺。

资料库中还有一部分历史资料,虽然不怎么齐全,但还是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近期我要对资料库重新划分区域,到时需要大量人手搬资料,你们得要做好心理准备。”总编一边走一边说道。

“资料库任何人都能来查阅吗?”轨生问道。

“当然不是。只有学院的重要人物能直接来这里,如导师、学生会成员和排位靠前的团长。一般人必须向学生会申请,经由我同意,他们才能来此查阅资料。”总编将烟斗拿下来,继续说道:“嗯……你们既然已经成为这里的一员,从现在开始,也可以看这里的资料,算是替我们打杂的福利之一。不过,你们千万要记住,不要损坏弄脏资料。”

轨生进来至今,这里的工作人员显得十分冷淡。轨生几次主动上去打招呼,他们都假装听不见。

总编拍了几下轨生的后背,说道:“不要在意,他们对来此接受惩罚的人都是这样,毕竟过几天你们就可能受不了而自愿退学。”

“我们看上去有那么脆弱吗?”轨生脸色一沉。

“来这里打杂的都做不长,有人临走前还想一把火烧了报社。幸好我当时在资料库查阅资料,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总编后怕道。

钟澄有点讶异地说道:“你们怎么处置他?”

“退学是不可避免的,他还要接受十年的牢狱之苦。”总编回答道。

一个头发凌乱,满身油墨的学生走了过来,他手上拿着一份报纸。“总编,最新一期校园报出来了,请你过目。”

总编翻开报纸,快速浏览一遍,让那个学生回去工作,将报纸递给轨生说道:“你们也看一看吧。”

轨生接过看了一眼,上面的内容大部分与学生有关。开学典礼上的闹剧也写在上面,对沈鲔歆挑战獠狐作了一个十分详细的分析评价。唯一的校外事件是近期举行的妇联活动。

总编又说了几句注意事项后让钟澄到二楼帮忙印刷,轨生则在地下的资料库整理资料。

负责指挥和监察轨生的是早他一年入学的师兄。轨生主要负责搬运任务汇报。新运进来的资料一共有好几十箱,每箱超过三百斤。

幸好轨生不是第一次干这些粗活,没花多少时间,就把箱搬好,师兄稍微对他有所改观。

休息的时候,轨生会去阅读资料库的杂记,上面的内容稀奇古怪,非常有意思。

把资料库弄好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一点。整个杂记报社里的人没有一个先走,包括总编在内。

轨生被叫上二楼帮忙印刷,稍微了解部分工序后,便和钟澄一起马不停蹄地工作。

到了五点钟左右,所有校园报终于赶制出来,整间报社的人都累得快站不起来。

总编见轨生和钟澄还算用心,让他们先回去休息。轨生没跟他客气,扭头就走。

朝社团方向走去,天色还没全亮,轨生双眼累的有点眼花。

经过公共区的练习场,轨生听到有人的声音,心里不禁感叹,谁这么早在这里练习。

忽然,信源波动剧烈,轨生忍不住停下脚步,揉了揉眼睛,回头看去。

藏鳞全身释放着强光,不断施展射到假人胸口,假人头上的数字令轨生大吃一惊。

接着,藏鳞连续施展盾。施法速度稍微慢导师凉凉一点,但弄出的来盾十分结实。

一次施展十几个盾后,藏鳞瞬间将它们收起,然后在面前释放一个与地面平行的盾。

藏鳞一跃而起,居然站在盾的上面,这是轨生从没想过的用法。

藏鳞并没有就此停住,继续施展平行光盾,一条简易的楼梯直向天空。

不到一分钟,藏鳞站在离地五十米的高空,吹了一声口哨。一只小小的麻雀从不远处飞来,落在他的手上。

藏鳞向麻雀打出一道信源,麻雀身体忽然涨大,身上的羽毛变得坚硬,双目异常凌厉,双翅挥动有力。

在藏鳞的指挥下,麻雀攻击地面一排假人,假人全部被拦腰切断,没有一个能恢复原状。

麻雀回到藏鳞身边,直接跳到它身上,又是一道信源打出,麻雀发出惊人的气势。

藏鳞和麻雀如同成为一体,朝一块大石冲去,一声爆炸,碎石横飞,其中几颗还弹到轨生所在的地方。

麻雀恢复原状落在藏鳞肩上,藏鳞轻轻爱抚它几下,正准备要离开的时候发现一直在旁观看的轨生,脸色马上沉了下来。

“你看很久了吗?”藏鳞慢慢走过来问道。

“控制动物如此熟练,你一定跟落日王国有关。”轨生朝他投向怀疑的目光。

“我已经解释过,这只不过是我的天赋而已。”藏鳞冷静道。

“现在这里没人,我就直说吧,你使用的就是落日王国的独有信源技术——驯。你不用抵赖,我可是亲眼看过别人施展,你的手法跟那人一模一样。”轨生说道。

藏鳞神情一松,说道:“你说的没错,我在落日王国生活过一段时间,家里发生一些事情才会沦落他国。如果你现在告发我,我不仅要坐牢,分分钟还会丢掉性命。”

轨生可没有举报的打算,这对他一点好处也没有。藏鳞看起来不像是间谍,不然不会大摇大摆地在练习场施展驯,即便现在没什么人。

轨生知道藏鳞的秘密,藏鳞一定程度上受他控制。轨生在校园内可以动用的力量就多一分。

“放心,你是什么人我一点都不在乎,不过,你能否教我一下驯的使用方法。”轨生笑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