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509字
  • 2022-03-22 15:36:47

从礼堂回去社团的路上,轨生又看了一遍小册子,上面写的规矩没有什么大不了,只要行为检点,不太可能违反校规。

关键是学费,学院规定每个学期都要学生上缴一大笔费用,普通人根本无法承受得起,包括轨生在内。尽管第一学期免学费,但轨生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学院想得真的周到,担心学生交不起学费,小册子后面还提供多家银行的低息贷款,看到这里轨生又骂了一遍。

回到社团,新的校服已经送来,轨生打开一看,里面一共有四套,两套夏装,两套冬装。

根据小册子上面的话,学生只需要在出席重要活动的时候穿校服,平日没有硬性要求。

轨生将校服直接塞到床垫下面,不打算穿着它到处溜达。那几件校服除了好看,根本一点用也没有。

夜深,外面还是吵吵闹闹的,轨生在杂物室里一直听到沈鲔歆跟她们讨论。

离团战还有好几个月时间,用不着现在商量战术吧,轨生心里暗骂的同时将枕头盖住双耳。

第二天早上,轨生起来的时候藏鳞已经不在,走出房间,还是没看见一个人,摸了摸肚子,到厨房东翻西找。好吃的早被吃光,只剩下几块很硬的隔夜面包。

轨生倒了一杯牛奶,一边沾着面包吃,一边拿出昨天送过来的课程表。

每天课程只有半天时间,有的是上午,有的是下午,其它时间由个人支配。

“你怎么会在这里?”雷家大小姐雷丽丽穿着校服走过来问道,她的腿很粗,把丝袜撑得很不自然。

“我是这里的新团员。”轨生放下课程表说道。

“这就巧了,我也是这里的团员。昨天因为有事,所以没有出现在社团。”雷丽丽说道:“要是孟冽也来学院学习就好了。”

“为什么不行呢,只要你出声。”轨生不解道。

“父亲不答应。他不怎么喜欢孟冽,而且也不想让我跟他走得太近,说什么有失身份。”雷丽丽有点伤心道。

一个是千金小姐,另一个是穷酸小子,当然不容易走在一起,轨生心里暗道。

“不过,我在这里学到什么,我都会教给孟冽。”雷丽丽说道。

“这不适合吧,每个人的天赋不一样,而且所属的系也不尽相同。”轨生说道。

雷丽丽轻咬下唇,低头红着脸。这时,轨生已经猜出,雷丽丽为了孟冽学习适合他的技术。

轨生把最后的面包塞进嘴里,说道:“时间不早,我该去上课,第一天迟到不好。”

“慢着,今天晚上社团商量对浪漫迷狐的团战,你也来参加吧。”雷丽丽建议道。

“恐怕不好,团长现在恨我入骨,相信短时间内,她不会想见到我。”轨生摇头道。

“没关系,有我在,我跟她说几句就行。在社团里,最好和团长相处融洽,不然学点可不好混。”雷丽丽说道。

“那就有劳了。”轨生感谢道。

“没关系,你是孟冽的朋友,我一定会帮你的。”雷丽丽说道。

走出社团外,轨生朝东边的学术区走去。上必修课的地方是一幢标准教学楼,几乎新生所有课程都在那里。

教学楼很容易找到,外形好像一只大型禽鸟,头部是入口,身体和翅膀部分都是课室。

一个上午有两节课,轨生现在要上艾特卡迪帝国史,走进教学楼,来到右边三楼转角的教室。导师已经来了,轨生随便找了个空位置坐下。

瞧四周一眼,轨生只发现藏鳞一个熟人,其他人一个都不认识。

教帝国史的导师是一位四五十岁的男人,他戴着一副老花镜,穿着一件白衬衫,西裤束得高高的。导师看起来像个文弱书生,轨生无从他身上感到一丝信源。

上课铃响起,轨生翻开桌子上早就准备好的教科书,由于公用的关系,上面很多地方都被之前使用的学生乱画。

轨生揭开第二页,看到上任皇帝的画像,忍不住笑起来。虽然没见过本人,但轨生不觉得一国之君会喜欢穿女性内衣。

导师所教的内容很沉闷,当讲到帝国是如何产生的时候,一半学生心不在焉,三成学生趴在桌子上睡觉。

导师说,帝国内所有东西,无论山河,还是太阳月亮,只要凡人能看得到的,都是由初代皇帝创建出来。

轨生感觉那个初代皇帝比圣堂所有神加起来还厉害,十分不可思议。

导师还说,历任皇帝是上天派来的使者,没有他们,大家就会万劫不复。他举出好几个例子,当中的主人公都死得很惨,结论就是无论如何,大家都得要拥护现任的帝王。

接下来是自由谈论时间,导师让所有人分成数个小组,大家开始聊了起来,内容当然不会与帝国史有关。他们才不管帝国是怎么诞生,又是如何发展的,唯一想的只有将自己变强。

轨生和藏鳞分到一组,坐在他的旁边,闻到一点汗味,侧过头往下看,藏鳞口袋里装着一只小小的麻雀。

“你干什么来了?”轨生好奇地问道。

“我习惯早上去锻炼,你有兴趣吗?”藏鳞回答道。

“什么时候?”轨生问道。

“大概五点吧,天没亮的时候锻炼最舒服。”藏鳞回答道。

这时,导师走了过来,大家装着样子讨论。

“你有什么看法吗?”导师见轨生和藏鳞不说话,指着藏鳞问道。

藏鳞尴尬地站起来,说道:“没有。”

“怎么会没有呢,人对任何事物都有看法,只是正确与否罢了。”导师说道:“大胆地说出来,不用怕。”

藏鳞只好硬着头皮说道:“要是世界是皇帝造出来的,那其它国家呢,都是他的手笔?”

“当然,原本大陆就只有一个国家——艾特卡迪帝国,现在那些所谓的国家都是从帝国分裂出去的。”导师说道。

“据我所知,落日王国历史悠久,所记载的文献比帝国建立的时间还要早。”藏鳞说道。

“他们编造而已,根本不能相信。”导师说话有点不自信了。

“前几年,落日王国挖掘出一堆文物,文物所在的时间比现今记载的历史早数千年。除了文物外,现场还有一具古尸。古尸怀里藏着一封信,上面描述世界发生过大灾难,所有物种几乎灭绝。为了躲过一劫,许多人藏了起来,但还是死得七七八八。自此之后,埒垨矿就开始出现了。”藏鳞回忆道。

轨生觉得藏鳞有道理,于是说道:“在京城的遗迹里,曾经有一个更远古的文明,只不过灭绝了,我猜一定跟流星坠地有关。当时的考古队也知道帝国之前的文明,老师你不可能不知道吧。”

导师顿了顿,有点生气地说道:“你们只要记住书里的内容就行,别想那些多余又没有根据的传说。”

看着导师离开,藏鳞跟轨生小声说道:“许多国家为了巩固政权,他们都会删改历史,但我没想到帝国改得如此彻底,这才会出现那么多漏洞。”

课很快就上完了,轨生正要走出课室的时候,被导师拦了下来。

“有什么事吗?”轨生不解道。

“在帝国内,有些事可不能乱讲,事实上,你最好也不要知道。不然扣上什么罪名,你的前途就完了。”导师提醒道。

自从知道陛下强行夺取吕家独有的信源技术,轨生就觉得陛下不是什么好东西,当然不会自找苦吃,于是向导师说了声谢谢后走出课室。

第二节课在楼下的操场上,轨生远远看到导师凉凉。她依然穿着火辣,有不少人围着她看,她却不怎么在意,甚至还有种享受的感觉。

轨生站在操场上左右看了一眼,发现两个熟人,一个是克雾,另一个则是咏祈。

咏祈见到轨生后高兴地冲过来,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当然是来上课。”轨生耸了耸肩道。

“你一直都是信众吗?”咏祈鼓着腮帮问道。

“没有,离开京城后才使用祭品的。”轨生如实说道。

这时,克雾也走了过来,他的手臂已经完全接好,跟受伤前一模一样,问道:“开学典礼怎么不见你?”

“我坐在你们后面,当然看不到我。”轨生笑道。

“对啊,我们是排名第二的正光火炬,坐在第一排,没注意到后面很正常。”克雾得意道。

轨生只是淡然一笑,并没有说什么。

“你有什么事可以多问表哥,他在学院生活了半年,对这里很熟悉。”咏祈说道。

“为什么你会参加新生的开学典礼?”轨生不解道。

“之前我利用关系插班学习,现在才正式报名成为学生。”克雾解释道。

上课铃响了,所有学生开始聚集在导师凉凉面前,排好队伍。

轨生正准备走上去的时候,忽然有一道声音传来,“这货真是臭美,你能忍?”

“是谁?”轨生四处寻找,可周围哪里有人。

“笨蛋,我在你脖子上。”那声音再次传来。

这时,轨生才醒悟到自己的精灵在说话,之前,跟戽石交流过,了解到主人跟精灵可以通过心灵说话,于是不张嘴说道:“你什么时候醒的?”

“你在圣堂获得恩赐后。”精灵说道。

“为何到现在才跟我说?”轨生不满道。

“你管我,大爷我喜欢什么时候说就什么时候说。”精灵生气道。

“你除了变形之外,还能做些什么?”轨生问道。

“什么都不能。”精灵直言道。

“那你还是睡吧,一点用都没有。”轨生说话一点也不客气。

“我没用还不是因为你,当初你要是在第三步的时候苛刻选择,我都强到飞天了。”精灵说道。

轨生可不信猫会飞天,不过还是问道:“除了变围巾,究竟还能变些什么?”

“暂时只能变围巾,不过,我不用强制沉睡了。等你实力变强,星愿图多亮几颗,我就可以变一个篮球场出来。”精灵说道。

“别的精灵都像你这么多话的吗?”轨生问道。

“当然不是。有的精灵不会说话,就只有我这种帅猫才能把话说得这么溜。”精灵说道:“对了,我叫白亵,你叫什么来着?”

“轨生。”

“赶快把副技学一学,不然没十几年时间,我完全发挥不了作用。”白亵说罢又沉睡过去。

轨生马上走到队伍后面,排在一个蒙脸女生旁边。那女生给人的感觉有点熟悉,轨生怎么也想不起来。

导师凉凉点好人数后开始上课,她向大家介绍信源技术的等级,从低到高,一共有五个等级,三级以上的信源技术近七成掌握在预备军官学院里。信源技术又分许多不同的体系,射和盾最常见,几乎每一个信众都会使用。轨生有点特别,他现在还搞不清楚盾是如何使的。

“射是一级信源技术,伤害没有多少,但非常实用,现在我要说的是射的扩展技。因为每个人的使用习惯不同,射所表现出来的形态会不尽相同,有的伤害会强一两成,有的会变得更难捉摸,有的会附加一些效果。所以说,一般人使用的射只是一个基本模型,它比不上扩展技,但容易学,容易掌握。”说罢,导师凉凉随便甩出一道红色光束,跟懔冬青的一模一样。

光束落在操场上一个专门用来训练的假人上,假人胸口立即穿了一个大洞,假人的头部显示出数字一点三,大洞没多久就恢复如初。

“一般的射,最多只能达到一,但我是勇猛系,扩展技有伤害加成,因此就能达到一点三。”导师凉凉补充道:“大部分一级信源技术,无论如何变异,都无法超过二。”

咏祈好奇地问道:“这假人到底是什么?”

“那是专门给学生测试伤害用的低级假人,只能承受三级以下的信源技术,要是高过三级,它会受不了,最终无法修复而不得不报废。”凉凉解释道。

克雾举手问道:“是不是每个系的扩展技都不大相同?”

“你说得没错,勇猛系主要是加强伤害,迅捷系则施法更加快速,坚守系作用范围会变大,诡诈系容易变通,神圣系有驱除的效果。每个系都有独特的使用方法,因此,在这个世界上,射的扩展技超过上千种。”导师凉凉说道。

“要如何才能使用扩展技?”轨生旁边的蒙脸女生问道。

“那得先熟悉标准的射,然后根据自己的使用习惯自我调整,过程既烦躁又浪费体力,所以扩展技不容易修出来。”导师凉凉说道。

我标准的射不会,倒是扩展技练成了,这又是怎么解释,轨生心里暗道。

“学习更高级的技术不是更好吗?”蒙脸女生又问道。

导师凉凉摇了摇头,说道:“更高级的技术比扩展技难上数倍,而且掌握了扩展技的话,对之后的信源技术研究会大有帮助。”

“老师,你再示范一次给我们看看。”克雾要求道。

“要不,我叫个学生出来演示吧。见识一下其它扩展技会对自身更有帮助。”导师凉凉想了想,说道。

这时,大家起哄起来,导师这么说,证明学生中已经有人掌握扩展技。

导师凉凉的视线落在轨生身上,指着他说道:“你给我出来。”

轨生无奈地摇了摇头,硬着头皮走上去。

“虽然你的扩展技没有什么伤害,还是示范一下吧。”导师凉凉按着轨生肩膀说道。

轨生只好向假人随手甩出一道光束,光束又灰又淡,沿着弧形正好击中假人的胸口。

假人的胸口只留下淡淡的痕迹,头部显示出零点三的数字。在场的人不禁哄堂大笑起来。

“看吧,你这是鼓励大家不要学扩展技。”轨生在旁小声道。

导师凉凉白了一眼,叫轨生回到自己的位置。

接下来,导师凉凉开始讲解盾的使用方法,正好是轨生现在需要学习的技术。

有很多人反应已经学会盾,要求导师教他们盾的扩展技。不过,导师凉凉没有答应他们,说道:“盾有着保护、阻挡、定格的作用,它的形式十分稳定,是所有体系中最难使用扩展技的。即便能够使用盾的扩展技,但往往会起到反效果。例如,迅捷系的扩展技能将一个盾分裂成数个盾,防御性能大大减弱,比一个盾还不如。勇猛系的扩展技大多是增加伤害,即便可以让盾拥有伤害,但伤害不足,防御不够,在实战中只会成为累赘。在七大系中,也就只有坚守系的盾容易使出扩展技,所以,其他系的学生还是不要花时间在这上面。”

“我们已经会用盾了,现在又不用学其扩展技,那我们有啥好炼呢?”克雾问道。

导师凉凉没有说话,双手一挥,同时招出十几个盾。每个盾大小一样,厚度相同,围绕着她。

接着导师凉凉将所有盾消失,然后又在面前同时弄出十几个盾。那些盾整齐地排成一列,要想打穿它们得花很大功夫。

“虽然不能使用盾的扩展技,但我们可以更加熟练地使用盾。盾是信众最基础的防御手段,连这个都用不熟的话,自身的安全谁来保证。”导师凉凉解释道:“现在你们各自练习,一定要达到快、好、多这三个目标。”

所有学生散开,轨生找了一个人少的位置开始练习。

轨生试着招出一个盾,但信源还没集中,盾就马上散开,化成一颗颗光粒。

轨生在脑海里不断浮现盾的样子,然后将信源聚集在手中再次尝试,结果还是一样。

几次下来,轨生发现自己的信源很不稳定,很难塑造一个又方又平的结构。

轨生有个感觉,他的信源会随着风动,风吹哪里,信源就会跟到哪里。

轨生无意中使用盾,虽然成功了,但面前出现的不是又平又坚固的盾,而是一块又灰又皱的丝巾。

那条一平方米的方形丝巾在空中随风摆动,如同海上的波浪。

轨生马上想到导师凉凉之前所说的无用扩展技,于是,拿出一支笔轻轻扔过去,眼睁睁地看着丝巾穿了一个小洞,脸色马上沉下去。

轨生将那条丝巾消失,再次尝试,结果还是一样。这时,轨生已经彻底明白,他算是掌握了盾的扩展技,可惜完全没有什么卵用。

轨生努力将自己的信源稳定输出,本以为面前的盾可以完成,可坚持不到一秒,看起来平坦的盾马上皱折起来恢复成丝巾模样。

轨生十分确定施展的手法和方向没有错,出现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是信源的问题。

身上的信源一直到处乱窜,永远无法安定下来。轨生唯一能做的只有顺应它们。

想到这里,轨生不再强求盾的基础外形,就像当初学习射的时候那样,按着最顺手的方法去做。

轨生很快施展出一张张丝巾般的盾,依然毫无防御功能,只能勉强遮风挡雨。

轨生看几眼其他同学,他们都能成功施展完整的盾,只是招出的时间各不相同。有的只需要一秒钟,有的弄六七秒才出来。

所有学生中,蒙脸女生施法最快,眨眼之间能招出五个盾,而且盾的质量非常好。

导师凉凉对大家拍了拍手,让他们停下来,继续讲其它内容。大家很自觉地围住她,表情十分认真。

“今天主要内容是形和强化。两者都是信源技术的基础体系,跟射和盾一样实用,而且,它们是加强我们自身实力的重要手段。我们成为信众后,信源强度和容量短时间内不会改变,平常除了学习新的信源技术外就没事可干了吗?答案是否定的。信源技术中的强化,可以作用于身体任何一部分,并不断叠加。例如,不停地强化双手,那么双手便会越来越大力,不容易受伤。”说罢,导师凉凉拉起衣袖,一拳打在假人身上,头部显示出一点六的数字。

“要做到老师这样,需要多少时间?”轨生惊讶之余不忘问道。

“我成为信众后每天花至少两个小时强化双手,算起来应该快有二十年了。”导师凉凉回答道。

“那就是说不能同时强化全身,不然没什么效果。”克雾说道。

导师凉凉点了点头,说道:“大家要根据自己的具体情况强化,如果速度占优势,你们可以考虑强化双腿。要是防御很强,也可以同时强化多个重要器官。有的人怕受到幻术影响,避免遭到精神攻击,他们就会强化大脑。像我这样喜欢拿武器砍人的,可以和我一样强化双手。”

“那形呢?又是什么样的信源技术?”咏祈好奇地问道。

“很简单,将信源抽出体外,然后按照脑海里的构图,把信源塑造成想要的形状,就叫做形。”说罢,凉凉举起食指,信源从指尖脱出,红色的光慢慢形成一个数字五,然后变成四,三,二,一。

“这有什么用?”克雾问道。

“形可以锻炼信源的使用能力,也就是说,形练得越多,信源的使用会越流畅。虽然强化也有同样的效果,但没形好。还有,形不仅是锻炼手段,而且还可以塑造一把专属自己的武器。”导师凉凉双手凭空一握,两把鲜红的双刃战斧马上出现。

导师凉凉抡起右手的双刃战斧,砍向假人的腰身。假人一分为二,再也恢复不过来。

“这就是形做出来的武器?”克雾惊讶地说道。

导师凉凉点了点头,双手一甩,战斧消失不见,说道:“造成武器的基本形状后,就可以不断用形打磨武器。跟强化一个道理,形打磨时间越久,武器越强硬和锋利。刚开始,用形造出来的武器会比不上埒垨武器,但几年之后两者就会持平。最重要的是,用形造出来的武器可以随时隐形,没有负重,十分方便携带。将来你们学会形的高级技术,还可以为你们打造的武器添加其它功能。我们信众对形造出来的武器叫作心武。”

“形也是一种很费时间的技术,强化和形,两者恐怕不可兼得。”轨生想了想说道。

“没错。很多人只修其中之一,或者主修一样,副修另一样,我就是后者。在这里,我不建议大家选择强化,因为强化再厉害,也会怕菜刀。同一时间内,用强化过的手臂对阵形造出来的武器,胜利的一定是后者。当然身上有厉害的埒垨武器,而且天赋适合强化身体,那么专攻强化也没什么问题。最后,我还是推荐大家选修形,这样,初期就有一把就手的武器。”导师凉凉详细说道。

导师凉凉详细演示一遍,让大家各自练习。轨生没有急着去尝试,先考虑哪个方案最适合自己。

现在轨生缺乏利害的攻击手段,形是很好的解决方法,造出来的心武将来可以完美替代猝取的位置。

轨生的双腿被李严谨改造过,如果再强化双腿,相信一定会变得更强,说不定将来能长时间使用寸步。

思前想后,轨生最终决定模仿导师凉凉的方法,主修形,副修强化,过一段时间看看效果再考虑要不要改变。

轨生最先尝试强化,他安静地盘坐地上,让信源顺其自然地流到双腿位置,刚开始没有什么感觉。几分钟后,双腿变得暖暖的,十分舒服。

按照导师凉凉的表述,轨生知道自己已经初步掌握强化的方法,只不过施法极其缓慢。

在场的学生中,就只有蒙面女生有点看头。她已经可以用信源造出一把弓,样子有点像鱼头。

轨生算了一下,近九成的学生都在练习形,所造的武器以剑居多。

轨生开始尝试使用形。由于习惯使用猝取战斗,所以早就决定以漆黑小刀为模型塑造心武。

有了强化的经验,轨生很容易将信源引出体外。轨生的信源很活跃,它们十分不喜欢在同一个地方待着,因此,轨生很久都无法将胚形弄好。

信源强行散开几次后,轨生心情变得有点烦躁,现在连信源都无法随心操控。

灰色的信源在体外到处乱窜,令轨生的消耗大了不少。

轨生不是第一次对付这种暴走状态,很快冷静下来,在稳定身体信源的同时,让体外的信源自由运动。

十几分钟后,体外信源的移动速度逐渐减慢,慢慢形成一团东西。

信源还是在动,但没有超出那团东西的范围。轨生没有强求它变成猝取的样子,尽量让信源沿着相同轨迹活动。

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轨生面前出现一把剑柄带刺的小刀。刀身透着令人刺骨的寒芒,并以极小的辐度震动着。整把武器从外面看没什么异样,但内部的信源正剧烈运动。

轨生知道这种情况很不正常,其他人的作品都不是这样。

轨生可以从导师凉凉的双刃战斧感觉出来,内部的结构一定很稳定。

可轨生面前的小刀完全背道而驰,随时都有崩溃的可能。

轨生的小刀虽然成型,但刀柄长着刺根本无法正常使用。

轨生仔细感觉刀柄的具体情况,里面完全乱成一团。信源像热油里的水到处乱跳,拼命挣脱出小刀的胚形。

轨生知道此事急不来,于是慢慢引导信源沿着刀柄的圆环一层层旋转。

刀柄开始发生变化,外刺逐渐收进去。现在外表还是有点粗糙,但不妨碍手握刀柄。内部的信源沿着顺时针方向疯狂转圈。

轨生没有急着处理小刀的其它位置,小刀在面前不停地颤动着。

轨生拿起小刀到假人身上测试伤害,结果很满意。伤害值居然达到零点八,只比其他人差那么一点点。

轨生无法像其他人一样发挥六七成实力,原本以为小刀会比其他人的心武差很多,能得到现在的结果,估计与刀内的信源运动有关。

于是,轨生开始研究整刀的状况。刀刃和刀背的信源比刀柄更加混乱,里面仿佛在打战,其中一小部分信源呈上下疯狂移动。

正是因为这部分信源,小刀才能塑造成型。二十分钟后,轨生把大部分信源引导到刀刃的位置上下震动。一小部分信源移到刀背上,并按刀柄的模式引导。就这样,整把小刀基本成形。

用形造出来的心武跟普通小刀没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是刀刃,不停地极速颤动着,发出嗡嗡的声音。

轨生再拿小刀到假人那里试伤害,假人的头部出现一点一的数字,非常满意。

轨生再拿出猝取,对比两者伤害,猝取只达到零点七。

猝取的麻痹效果对信众作用不大,轨生现在可以正式淘汰猝取了。

跟其他学生一样,轨生为刚造出来的小刀取了一个名字。由于它有着锋利的刀刃,以后常用于刺杀,所以轨生就叫它锋刺。

锋刺比猝取更容易收藏,它不仅能够消失不见,而且还可以藏于体内。

轨生没花多少功夫就将锋刺融入右前臂内,只要轻轻一甩,锋刺就会立即落在手心上,十分方便。

轨生看了看其他人,只有极小数人没能塑造武器。克雾做了一把三叉戟,个头有他那么高。咏祈拿着一对小匕首,通体散发着乳白色的光芒,看上去非常漂亮,只是不知道伤害如何。蒙面女生拿着鱼头弓测试伤害,轨生偷瞄一眼,居然达到二点一。

导师凉凉见时间差不多,让大家集合起来,说道:“今天要教的内容差不多了,你们现在两人一组练习射和盾。”

咏祈很快找上轨生组队,身后的克雾狠狠瞪了他一眼。

轨生没有拒绝的理由,在克雾极不友善的目光下,带着咏祈到一边练习。

首先由轨生来攻。咏祈释放出一面盾,轨生朝她连射几道灰色光束。光束打在盾上不痛不痒,完全在轨生意料之中。

接着换咏祈攻击,轨生来防守。她小心射出一道白色光束,轨生招出丝巾一样的盾,同时聚精会神地留意光束的方向,一有什么不对劲,马上躲开。

光束没有任何阻拦地射穿丝巾,从轨生身旁略过。

“你没事吧!?”咏祈有点讶异地问道。

轨生无奈地摇了摇头。

“要不我们不要练习好了。”咏祈建议道。

“没关系,你故意射不准就是。”轨生尴尬道。

于是咏祈专门挑丝巾的边角射去,轨生不再躲闪,任由光束击穿丝巾飞过身边。

数十次下来,轨生开始麻木,眼前的丝巾破坏,又慢慢恢复,就是无法挡下一丁点伤害。

没多久,咏祈也累了,便和轨生一起休息。

“你那种盾没什么用,还是乖乖听老师的话吧。”咏祈拿出水壶喝了一口,说道。

能做到的话,我早就做了,轨生心里苦恼道。

“要不我下课后陪你练习?”咏祈低下头小声问道。

轨生不觉得努力能解决信源不稳定的问题,拼命练习只会浪费时间,吃力不讨好。

轨生觉得盾也可以像塑造小刀那样另僻方向,只是现在没有想到罢了。

反正这事急不来,所以轨生婉拒道:“谢谢你的好意,我自己会想办法的。”

远处有三个人走过来,为首之人戴着银色假面,一头飘逸蓝发披在身后,正是浪漫迷狐的团长獠狐。

左边的女生是同一社团的懔冬青。至于另外一个人,轨生认不出来。

獠狐走到导师凉凉跟前打了一声招呼,聊了几句后朝轨生这边看来,让轨生有点毛骨悚然。

导师凉凉再次集合所有学生,对大家说道:“你们有福了,学生会会长獠狐将亲自示范射的扩展技,你们要好好看清楚,这很有参考价值。”

话音刚落,轨生再次看向獠狐,发现这货刚才看的不是他,而是他身边的咏祈!

这时,轨生终于明白獠狐来此的目的,暗叹克雾的强劲对手又多一个。

“你们有谁愿意出来跟獠狐过招?”导师凉凉问道。

大家一听,沉默不语,都不想上去丢脸。轨生心里也是千百个不愿意,尽量避开导师凉凉的视线。

“就他吧,他看起来很耐揍。”獠狐指着轨生说道。

你想泡妞就直接来,干嘛要找我麻烦,轨生心里暗骂一句。

“轨生出来接几招,这可是很好的机会。”导师凉凉向轨生招手道。

轨生只好硬着头皮走近獠狐,刚站在他旁边,獠狐便小声说道:“警告你,别跟我看中的东西站得太近,不然有什么意外,我可不敢担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