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449字
  • 2022-03-22 15:34:46

雷家到处都能见到操练的士兵,他们边动边喊,十分有精神。

脚下的路用铁砖铺成,走上去有点滑滑的感觉,路边的雕像也是铁做的。

没有走多远,管家让众人在一块很大的空地等着。空地上有很多兵刃留下来的痕迹,四周放着武器架,上面有各式各样的武器。

几个下人给所有参加面试的人发登记表。表格要求填写来历、学历和优缺点。

轨生接过后直接揉成一团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他可不是来参加禁军的。

大家填完后排成一条长长的队伍,在递交登记表的同时,管家对他们逐一面试。

轨生没有急着走,很好奇到底他们是如何面试的。

第一个面试的人是一个身体强壮的大汉,他穿着一身廉价的盔甲,头盔缺了一角。

管家问了一连串私人的问题后,叫他表演一下才能。大汉拿出一个锤子,在空地上拼命舞动,一点章法也没有。最后,管家叫他回去等通知。

第二个是长得有点娘们的男生,他走路内八,回答管家的问题很害羞。他的长处是针子绣花。哥们,你来错地方了吧,轨生心里暗道。

轨生又看了几个之后,终于轮到赤脚青年。他露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走起路来十分自信。他不仅能流利回答管家的问题,而且耍起剑来有模有样。

看到这里,轨生趁没人注意的时候转身溜进旁边的走廊。

在庞大的庭院到处游走,同时避开打扫卫生的下人,轨生差点迷路。

二十分钟过去,轨生找到普通下人所住的地方,现在那里一个人也没有。他们不是到外面操练,就是在府内工作。

看来不找个下人问路,到天黑都未必找得到孟冽,轨生心里暗道的同时穿过休息的地方,来到一个小药园。

药园有着浓浓的味道,里面种满各种珍贵的药材。一个丫鬟蹲在地上,为一株草药驱虫。

丫鬟长得实在不怎么样,身材微胖,眼小脸圆,鼻孔有一点大,脖子到侧脸的胎痣明显。

轨生走到丫鬟身后,她还懵然不知,问道:“长虫的话,直接喷驱虫水不是更好吗?”

“驱虫水对药有害,要是处理不慎,甚至会毁了药草。”丫鬟头也不回地说道。

丫鬟清理好害虫,忽然感觉不对,马上站起来,回头一看,惊讶道:“你是谁,这里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

轨生正要说清来意,丫鬟马上又说道:“你是来参加禁军吧,雷家很大,千万不要乱走,不然很容易会迷路。好在你见到我,要是遇到其他人,肯定会被骂一顿,将来就不好进雷家了。”

“实不相瞒,我进来是为了探望一个人。”轨生搔着脑袋说道。

“你找谁啊?”丫鬟一愣,问道。

“孟冽,应该在雷家混得不错。”轨生如实道。

丫鬟一听孟冽两字,整个人变了,兴奋道:“你是孟冽什么人?兄弟吗,但看起来又不像。”

“我们只是同乡。”轨生尴尬道。

“你一定知道很多他的事。”丫鬟睁大眼睛说道。

“一点点吧。”轨生看着她热切的眼神,大感意外。

丫鬟拉着轨生离开药园,边走边说道:“他现在没这么快回来,你跟我到房间等他吧。”

在路上,轨生好奇地说道:“你带我去,药园不用管了吗,被人发现可不好。”

“没事,那些药草一时半刻死不了。”丫鬟露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对了,孟冽如此聪明,他小时候成绩一定很好。”

“没错,在村子里,他一般都是第一第二。”轨生说道。

“喜欢他的人肯定很多。”丫鬟说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轨生有点为难地说道。

“他跟我说过,他从没喜欢一个人,直到……”丫鬟还没说完,马上害羞起来。

轨生只是淡然一笑,没有追问下去。

走廊上,一个下人走过来,对丫鬟施了一个礼。“你马上去找孟冽回来。”丫鬟吩咐后,下人急着脚离开。

这丫鬟看起来不是职位很高,就是那人欠她很多钱,轨生心里暗道。

“这就是孟冽的房间。”两人来到一幢别致的小房外,丫鬟为轨生介绍道。

推开房门,丫鬟直接坐在椅子上。轨生跟着进来,坐在她旁边。

“对了,说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丫鬟说道。

轨生十分有礼貌地回道:“在下轨生。”

“什么!?你就是那个轨生。”丫鬟惊讶地张开嘴巴。

“你认识我?”轨生也觉得有点意外。

“当然。孟冽说过,他的祭品就是你让给他的。他当初拒绝了好几次,你依然坚持不要祭品,他才答应收下。”丫鬟解释道。

怎么我完全不知道有这件事,轨生心里暗骂一句。

“能抵抗祭品的诱惑,让祭品发挥最大的作用,不用说,你一定是个好人。”丫鬟说道。

被人一赞,轨生马上觉得不好意思。

“要不是你当初的决定,孟冽也不会到这里,我也无法认识他,我真的很感激你。”丫鬟继续说道。

这时,轨生不禁猜测他们俩到底什么关系,还没想出个所以然,孟冽就从门外走进来。

多年不见,孟冽除了高了许多,样子倒是没有多大变化。

轨生一眼就把孟冽认出来,只是孟冽肯不肯认他,轨生没有把握。

“轨生?”孟冽呆在原地吐出二字。

丫鬟站起来说道:“我走了,不妨碍你们两人叙旧。”

看着丫鬟离开,轨生开口道:“好久不见,过得还好吗。”

孟冽坐在丫鬟之前的位置,回过神说道:“我现在在雷家做事,混得还可以。你来王都多久了?”

“才两天。”轨生说道。

“前些日子,我回去卦符村看过。听说你已经离开村子,没想到你会来王都。”孟冽拿起茶杯,为轨生倒了一杯清茶。

“总不能一直待在村子里吧。”轨生说道。

“黯湮被人抓走,冷嫣跟着出村,我应该是第三个离开村子。”孟冽回忆道。

“是这样没错。你走之后,曹先生难过得很。”轨生喝了一口茶说道。

“我走后没几年,村里就征兵,高锐去当兵,你有伤在身,避开了兵役,之后就没在村子出现过。你走之前,有见过汤婉娴吗?”孟冽犹豫一会,问道。

“没有。她是继你之后走的,走的时候,全村没什么人知道。”轨生回答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带她一起走吗?”孟冽想了想,忽然说道。

轨生沉默不语。

“因为我从她眼中看出一丝对你的感情,虽然不明显,但确实存在。不然,我以前也不会老跟你作对。我获得祭品后,她的表现更加明显,因此才有如此决定。”孟冽坦白道。

“以前的事不提也罢。”轨生摆了摆手。

“对了,你是怎么进来的,又是如何认识她?”孟冽眼睛一转,说道。

“你指那个丫鬟?我跟着招禁军的队伍进来,走着走着就遇到她了。把整个药园丢在一边,她不会有事吧。”轨生想了想,说道。

“她可是雷家家主雷正浩的独生女雷丽丽,平常不喜欢惹人注意,总是穿下人的衣服。”孟冽介绍道。

接着,孟冽带轨生参观雷家,两人走在一条长满榕树的小径上,轨生开口问道:“你当初为什么会进雷家?”

“本来我想入预备军官学院,但刚好错过入学时间。整天拿着祭品可不安全,于是在曹先生的介绍下,我开始在雷家打工。跟里面的人混熟后,我才敢将祭品一事告知,最后成功获得信源之力,变成雷家的人。”孟冽缓缓说道。

“成为信众后,你在雷家的地位应该水涨船高吧。”轨生说道。

“那是自然,当时我连升了好几个位置。而且天赋对雷家有利,现在我已经是右先锋。”孟冽有点得意地说道。

“能有这样的成就,你父母一定会很高兴。”轨生说道。

“上次回去,我跟他们说了很久,打算接他们到这里。可他们就是不肯,说什么还是村子好,在王都反而不习惯。”孟冽无奈道。

“村子现在发展得很不错,他们留在那里其实不是一件坏事。”轨生说道。

孟冽停下来点了点头,说道:“你说得没错。我现在看起来风光,但每天都要跟雷家的人勾心斗角,无论我怎么努力,他们还是看我不顺眼,毕竟我始终姓孟。比右先锋更高的职位,从没有外姓人担任过。”

轨生也停住脚步,没想到孟冽对权力如此执作,于是说道:“你可以离开雷家,再到预备军官学院学习,毕业后至少是个军官。”

“雷家不会轻易让我走。还有,你知道多少从学院毕业的人想到雷家就职?我手下就有好几个应届生。”孟冽干笑一声。

看来他的问题只有他自己能够解决了,轨生心里暗道。

孟冽指着不远处的榕树,继续说道:“每个雷家族人都会在这片榕树上刻上自己的名字,榕树越大,代表在雷家的位置越高。”

轨生看了一眼榕树,发现其中一棵的名字叫陈作,说道:“那棵没有姓雷。”

“那人为雷家牺牲性命,雷家才将他的名字刻在上面。不过,人都死了,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呢。”孟冽解释道。

两人走出榕树小径,来到操练场附近。

“你有没有兴趣来雷家做事,只要你点头,我马上去安排,根本不用面试。”孟冽问道。

轨生摇了摇头。

“我在雷家多少有点话事权,你在这里混几年后,我就能提拔你。”孟冽又说道。

“谢谢,不用了。”轨生拒绝道。

“还在生我的气吗?”孟冽沉下脸问道。

“什么意思?”轨生反问道。

“当初要不是我……得到祭品的应该是你才对。”孟冽有点吞吐地说道。

轨生只是淡然一笑,没有说什么。

“说实话,祭品虽然很适合我,但品质不怎么行,不然我有信心混得比现在更好。”孟冽从怀里掏出一个袋子,递给轨生说道:“这里有好几千个铂金币,就当是我对你的补偿吧。”

轨生没有接下,并不是看不上袋子里的钱,而是觉得孟冽心有愧疚,说不定将来可以利用这个人情,于是说道:“过去的事,我没记在心上,今天来只不过是为了叙旧。”

孟冽只好收回布袋,说道:“王都不适合你,还是回卦符村生活吧,不然很容易迷失在这里。在村里,你可以有空钓钓鱼,喝点小茶,生活悠哉游哉,这不是你以前一直所追求的吗?”

“那样的确很不错,但人总得有些作为,而且现在我有不得不上进的理由。”说罢,轨生散发出信源,尽管十分微弱,“为了这个理由,我拼了命成为信众。”

孟冽看后愣了很久,说道:“没想到你运气这么好。这么一来,你来王都是为了到预备军官学院学习。”

轨生收回信源,问道:“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据我所知,学院虽然对外平等招收学员,但里面还是不好混。你从边境小村里出来,就更不用说了。”孟冽说道:“我还是建议你加入雷家。”

这时,有一群穿着军装的士兵向这里走来,对着孟冽敬礼。

“难得有机会,你就看看我操练士兵吧。”说罢,孟冽走到士兵跟前。

在孟冽的命令下,众士兵由高到矮整齐排着四列,响亮报数。首先,孟冽要他们作一些基本动作,踏步、转身和前进。接着,他叫士兵装戴武器,前两列拿长枪,后两列挽弓箭。最后,孟冽喝道:“攻击!”

前两列士兵突进,长枪发出淡淡白光,长大数倍。后两列的士兵整齐射出箭支,箭支在落地之前,由一支分散成五支,成功击穿操练场上的假人。

当拿长枪士兵快到假人的时候,孟冽身上红光闪烁,喝道:“狂暴!”

拿长枪的士兵全身泛着红光,疯狂冲向假人,眨眼之间,一堆假人变成碎片。

孟冽让他们停下来到一边休息,对轨生说道:“怎么样,还不错吧。”

“他们手上拿的都是埒垨武器?”轨生有点讶异地问道。

“当然,王都的禁军都得配置埒垨武器,不然怎么对付得了信众。”孟冽十分满意地看着士兵说道。

“那狂暴是?”轨生又问道。

“我的天赋,能够瞬间让人提升近八倍的暴发力。”孟冽自豪道。

“随便使用天赋,不怕被人针对么。”轨生提醒道。

“反正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几乎整个雷家都知道。正因为这个天赋,我才在雷家上升得如此迅速。”孟冽解释道。

一队人正朝这里走来,为首的是个年纪跟轨生差不多的女生。她有着一头利索的长发,眉毛细长,双眼凌厉,嘴唇涂着杏色口红,身上穿着大方得体的便装。

“不愧是王都的禁军。”女生的声音豪爽直率。

“沈大小姐,有什么贵干呢?”孟冽礼貌地施了一礼。

“你怎么如此见外,叫我鲔歆就好。”沈鲔歆把头发撩到耳后说道。

“小人不敢。”孟冽低下头说道。

“你跟丽丽的关系要好,雷家迟早都是你的,到时,我还得称呼你一声将军呢。”沈鲔歆笑道。

孟冽没有抬起头,沉默不语。

沈鲔歆眼睛一转,说道:“你应该听说过妇联近期会到王都附近搞一个大型活动。”

“是的。你上次递交的申请已经批下来,到时雷家会派出两百个禁军给妇联当护卫。”孟冽抬起头说道。

“看来你们动作还蛮快的。”沈鲔歆满意道。

“现任外交事务官沈泊海的大女儿亲自吩咐,老爷当然不敢怠慢。”孟冽说道。

一旁的轨生惊讶地盯着沈鲔歆,果然从她的脸上看到某些地方跟母亲相似。

“我是妇联的成员,为他们办事很正常,这与父亲无关。”沈鲔歆脸色一变道。

“小人失言了,请大小姐千万不要在意。”孟冽看出沈鲔歆不悦,马上说道。

“雷正浩呢?他人在哪里。”沈鲔歆问道。

“家主有事外出,近期不可能回来。”孟冽回答道。

“找你也是一样,我准备多要两百个禁军作守卫。”沈鲔歆说道。

孟冽眉头一皱,说道:“这事我可拿不定主意。两百个禁军完全足够保护活动现场,而且会场有信众在,你根本不用担心活动会发生意外。”

“我不管,这是我在妇联的第一件工作,我可不想留下任何话柄。还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个右先锋可是拥有临时调配禁军的能力。”沈鲔歆大有深意地看向孟冽。

孟冽一顿,说道:“王城出现危险,右先锋才能调配禁军,不然就是违抗军令。况且现在人手不足,我根本无法多调两百人出来。”

“别忘了我的身份,就算丽丽再喜欢你,我也有办法拉你下来。”沈鲔歆仿佛变了一个人,威胁道。

“即便我愿意,但人手问题……”孟冽为难道。

“你们不是新招禁军吗,这种简单的事情还要我教?”沈鲔歆说道。

孟冽深呼吸一口气,说道:“那么,就按你的意思多加两百人吧。不过,你还是要补交书面申请。”

“放心,你这次帮了我,我绝不对亏待你的。”说罢,沈鲔歆带着人转身离开。

看着沈鲔歆消失的背影,孟冽整个人变得十分憔悴。

“妇联到底是什么?”轨生靠近一步,问道。

“是一个慈善组织,由一位快死去的老妇人拨款建造而成,以帮助弱小,扶贫济困闻名。后来,妇联越做越大,接受全国捐款的同时,得到王城的融资,现在已经是最大的救济组织。做的是公益事业,而且里面的人都很有份量,所以那个沈鲔歆才会如此重视。”孟冽详细回答道。

“那她还不错啊,毕竟做的一切是为了公益。”轨生说道。

“据我所知,王都的人都说她十分好胜。在预备军官学院里,没什么人敢招惹她。”孟冽介绍道。

“一边学习,一边组织活动,她还挺忙的。”轨生说道。

“传闻沈家每一代都不会派人到学院学习,唯独沈鲔歆是个例外。她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一个人到学院求学,还建立全是女生的社团来跟执掌学生会的人斗,成功获得学委一职。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孟冽生怕别人听到,向轨生小声说道。

“你知道的很清楚啊。”轨生疑惑地看向孟冽。

“雷丽丽不仅是她社团的成员,而且还是她的好朋友,所以我也知道一些情况。”孟冽解释道。

“你还知道沈家其它事吗?”轨生问道。

孟冽摇了摇头,说道:“你为何如此关心沈家?一点也不像你。”

看来有必要接近沈鲔歆,这样才有可能获得更多沈家的情报,轨生心里暗道。

接下来,轨生跟着孟冽参观府内好几个地方,然后便跟他道别。

回到旅馆的时候已经是傍晚,轨生发现碎骨子在房间里面等他,坐下来说道:“你不会又到处闹事了吧?”

“没有,今天吴郝慑来过,他带我去王都买了几件衣服。”碎骨子说道。

“他们这两天干了些什么?”轨生问道。

“戽石整天都在练天赋,吴郝慑游了一遍王都,至于紫岚的话,我跟你一样都没见过。”碎骨子回答道:“对了,早上号老头来过。”

“他来这干什么?”轨生有点讶异地问道。

“地下道有安排,具体是什么,他不方便告诉我。”碎骨子说道。

“他们现在在哪里?”轨生问道。

“他们就在两个街口外的一间民宅住下,那里挂着两个大红灯笼,很好辨认。”碎骨子回答道。

轨生想了想,决定去找号老头一趟,不用五分钟,来到碎骨子所说的民宅。

民宅看起来不便宜,应该是组织的资产。轨生没有敲门直接走进去,号老头正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丫头在厨房烧菜,传出阵阵香味。

轨生坐到号老头对面,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到的?”

“一个星期之前。”号老头回答道。

“怎么你们比我们快那么多。”轨生眉头一皱,说道。

“穆槐带我们来,用他的能力,眨眼就到。”号老头理所当然地说道。

“看来他还在生我们的气。”轨生叹了口气道。

“今后我和丫头会负责你们的后勤工作,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当然,要求不能太过分。”号老头说道。

轨生沉默下来,在学院安全得很,根本不需要后勤人员,就算真的有困难,估计号老头也帮不了什么忙,问道:“是谁派你们来的?”

“这可不能告诉你。”号老头说道。

号老头不是来帮忙,而是监督我们的,而指使他来的人应该就是文修,轨生心里暗道。

“只要你们几个安分守己,根本不用担心什么。”号老头仿佛看出轨生的心思,盯着他说道。

“你这几天有什么工作?”轨生问道。

“没有,空闲得很,这算是加入地下道的福利吧。”号老头说道。

“正好,我有件事需要你帮忙。”轨生说道。

“可是……我……”

号老头还没说完,轨生就抢先道:“你们不是来支援我们的吗,刚才还说空闲得很。”

“好吧,到底是什么事?”号老头无奈地问道。

“过一段时间,妇联会在城外办一个活动,你去调查一下出席活动的名单。”轨生说道。

“这事倒不难,但为什么要调查呢?”号老头好奇地问道。

“这自有我的用处,你就不要过问了。”轨生说罢站起来。

“既然来到,一起吃个饭吧。”号老头说道。

轨生想了想,又坐了下来。

几天后,号老头送来一本名册,上面记载的都是出席妇联活动的达官贵人。除了人名之外,还有简单的介绍。

轨生浏览一遍,没发现什么,但有一个人名令他很在意,那就是马晟。

当初马晟在卦符村挑选祭品的适配者,结果冷嫣被选上,原来他所属的组织就是妇联。那不用说,冷嫣也在妇联里,只是没有参加这次的活动。

终于到了预备军官开学报名的日子,轨生和碎骨子早早出门。碎骨子换上一身新衣服,看起来十分有精神。轨生依然穿着从地下道买来的防割衣服。

轨生牵着自己的坐骑新生在大街上行走,引起不少人注意,但他一点也不在乎。

今天王都特别热闹,不少外地人带着一大群人马进城,他们都是来护送儿女上学的。

到了城西的预备军官学院,轨生停下脚步,从人群中看了一眼。

校门是一道半圆的拱门,足有五米高,二十米宽。拱门正中有一个戴着王冠的狮子图案。它像人一样站着,左手握着一个圆球。

门口站着两个穿着校服的学生,他们一左一右对进出学校的人盘查。

校服蛮好看的,男的是黄底绿纹外套,里面穿着白衬衫,裤子是米黄色的西裤,鞋子则是褐色的牛皮鞋。

女的则是黄底红纹外套,里面也是穿着白衬衫,下面穿的是裙子,白色的丝袜刚好到膝盖上一点。

校服的胸口上绣有校徽。守门学生的手臂上绑着一条写着执行字样的红带。

忽然,人群让出一条路,周围喧哗的声音霎时消失。漂亮的白马缓缓驶来,坐在上面的青年身穿华丽锦服,有着一头飘逸的蓝发。脸上戴着银色假面,刚好遮住半边脸。假面上隐约可以看到琥珀色的眼瞳。身后有几个仆人,拉着好几车行李。

“他就是现任学生会会长獠狐,他创建的浪漫迷狐社团一直排名第一,是所有新生最想进的社团。”轨生旁边一个娇滴滴的男生说道。

“什么是社团?”轨生好奇地问道。

“每个新生报名后都要加入一个社团。社团是预备军官学院的核心,不仅提供学生住宿的地方,而且与学习有着密切的关系。”男生回答道。

轨生上下打量一遍眼前的男生,穿的衣服很紧,眼睛大大的,眉毛有精心修剪过,唇上竟然涂了口红,个头比他还要高。

“我叫轨生,你也是来报名的吗?”

“是的,我叫藏鳞。”

獠狐不受任何阻拦,骑着马进入学院,这时人群才恢复正常。时候差不多,轨生牵着马朝校门走去。

“你站着!”守门的学生对轨生喝道。

“请问有什么事呢?”轨生礼貌道。

“不能把马带进去。”守门的学生冷冷道。

“为什么獠狐又可以?”轨生问道。

“他是学生会的会长,另外几个则是他的下人,他们当然可以把马带进来。”守门的学生理所当然地说道。

轨生想了想,扬起嘴角说道:“你觉得我是来干嘛的?”

守门的学生仔细看了轨生一眼,说道:“看你的样子不像是来报名……”

“那就对了,我可是獠狐的下人。”轨生镇定道。

就这样,轨生成功将自己的坐骑带进学院,让后面的藏鳞看得目瞪口呆。

轨生在入口附近找到学院的地图,仔细看了一遍,大概了解整个学院的分布。

学院按职能分为五大区域,中心区是各社团的所在,北边是行政区,西边是社会管理区,东边是学术区,南边则是公共区。轨生现在所在的大门正位于南边的公共区附近。

许多乱七八糟的设施都在公共区,任何学生都能使用那里的设施,当然还是有一定的条件在。

公共区有一条大路直通中心区。轨生和碎骨子沿着大路走,能看到一幢又一幢崭新的大楼。不一会,两人便来到中心区。

那里有一个临时设置的报名点,已经有不少人排队。轨生将马停在附近的马棚,站在队伍最后面静静等着。

报名的手续很简单,只须填写一份个人简历,接受信众鉴定,毕竟预备军官学院不会招收普通人。

要是手上拿着祭品,也能通过鉴定,报名者可在学院的帮助下成为信众,然后正式在里面就读。

轨生接过表格看了一眼,上面要求填写的资料很简单,没花多少时间就将个人简历交上去。

鉴定轨生的女导师穿着豹纹外套,下身是黑色紧身热裤。一头火红的长发下,双眼媚光流转。胸口的名牌写着凉凉二字。

“把衣服脱了。”导师凉凉对轨生说道。

“为什么要脱衣服?”轨生不解道。

“不脱的话就回去,别浪费我的时间。”凉凉不耐烦地说道。

轨生迫于无奈之下,将上身脱光。至于脖子上的围巾,他怎么也拿不下来,因此看起来怪怪的。

“你那围巾果然不简单,如果我没猜错,那一定是会变形的精灵。”导师凉凉摆出一副看穿轨生的样子。

“怎么样,我通过了吗?”轨生试探地问道。

“随便施展一种信源技术。”导师凉凉说道。

看出围巾是精灵,还要我施展技术?轨生心里暗骂一句,右手甩出一道光束,指挥它绕了一圈后回到手心消失不见。

“不错,很少新生能使用射的扩展技,不过,威力不怎么行。”导师凉凉满意道。

轨生一听马上尴尬起来,威力何止不怎么样,简直是没有任何威力。

导师凉凉将一分简介递到轨生手中,说道:“上面除了学院的介绍外,最后还有几个推荐社团。要是没有社团肯收你,你可以加入那几个社团。如果你有兴趣,可以进去黑金刚,那里有几个学生是我的徒弟。”

轨生道谢几句后拿着简介离开,边走边看。

预备军官学院是王都最重要的人才培训中心,拥有全国最先进的技术。现任校长叫陆座,推行学生自治。

那几个社团分别是鼻涕虫、死河和烂袜子。光看名字就知道社团不怎么样,轨生一定不会考虑它们。

中心区有一把巨剑,长百米,宽二十米,剑尖指向校门。巨剑通体黝黑,上面有很多看不懂的金色纹路。剑的两侧是一幢幢风格各异的建筑,正是社团所在。

“那就是学院著名的埒垨武器神武。”藏鳞从后面走过来,指着巨剑说道。

他怎么又跟过来了,轨生心里暗道。

“陛下花费巨资,收集民间大量埒垨矿建造,这把巨剑可以瞬间毁灭一座大城市。”藏鳞继续说道。

“王都很多地方在射程范围内。”轨生脸色一沉,说道。

“你别忘了王都可是会动的,不仅可以调整巨剑的射击方向,而且射程范围内的民宅和设施都会统统沉到地下。所以有人说王都就是一个活动的巨大炮台。”藏鳞解释道。

“巨剑的开关在哪里,要是被不法分子利用,那可是十分危险。”轨生想了想,说道。

“只有校长一人能驱动巨剑,任何人都无法激活它,因此你根本不用担心。”藏鳞笑道。

轨生从最左边的社团开始参观,每个社团前面摆着一张桌子,后面坐着三个人,他们都是社团成员,专门向新人介绍社团情况。

任何人都可以进去社团里参观,但轨生并没有一一进去,他稍微看了一下社团前面的简介,就去下一个社团。

“原本社团只是兴趣爱好的场所,但自从与权力和学习挂钩,社团选人就变得格外谨慎。”藏鳞在旁边说道。

“也就是说,我想进也未必进得了?”轨生问道。

“没错。社团选人基本遵从三个原则,第一,天赋实力,第二,信源技术掌握和应用,第三,家世背景,当官的子女在这里比较吃香。至于兴趣爱好,那只是锦上添花,没多少作用。”藏鳞回答道。

轨生听完这三个选项,竟然没有一项能拿得出来见人,顿时心里凉了一半。

“你说社团跟权力和学习挂勾是什么意思?”轨生问道。

“预备军官学院一共分为三个年级,只要在三年内使用完额定学点和发表一篇原创论文,你就能毕业。学生要是超过三年没有用够学点,就会被逐出学校。学点用来选读课程,而学点的获得途径只有两个,第一是社团的定位,社团排位越前,社团获得的学点就越多,团长可以自由给团员分配学点,但不得少过社团的最低额度。”藏鳞回答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