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023字
  • 2022-03-21 15:37:23

经过连日来的赶路,轨生一行人终于来到帝国的政治权力中心——王都。

王都的面积很大,比京城还要大上两三倍。远远望去,能见到高耸的大楼。城外的道路四通八达,路上有许多往来的马车和人流。

王都进出自由,根本不怕犯罪分子在城里搞事。那里高手云集,没人敢打王都的主意。

到了王都之后,一行人马上分开。吴郝慑之前来过此地,所以带戽石游览一番。陈吟在王都有旧识,他让紫岚到了之后带上礼物去拜会。只有碎骨子跟在轨生后面。

地下道没有命令众人一起行动,所以在预备军官学院的时候,轨生无法要求他们跟在旁边,更没有权力命令他们做事。可以说,在学院里,一切只能靠自己。

离预备军官学院开学报名还有几天,轨生打算利用这段时间好好了解王都的环境。

轨生进城后带着碎骨子找到一间看起来比较便宜的旅馆,看了价格表后,大吃一惊,这里比外面的五星级酒店还要贵上数倍。最后,轨生还是付了几天的钱,要了两间单人房。

要了解王都的环境,一个人到处乱走效果不好,最好还是有个熟人带着。

轨生虽然从来没来过王都,但他在这里认识两个人,董福和董宝儿。

董福在王都做餐饮业,比较有名气。轨生不用花多少功夫就能找到他们,只是不知道他们还能不能认出他,毕竟当时戴着面具。

无论如何,轨生决定去找他们一趟,就算不能利用他们的关系在王都站稳阵脚,至少从他们口中了解一下王都情况也好。

轨生让碎骨子留在旅馆,一个人走到外面。不愧是王都,这里每条街每条巷都充满着现代的繁荣气息,既干净又美观。城里的人穿戴讲究,与轨生形成很大的对比。

轨生随便找了个人问路,不到二十分钟,就来到董福在王都的其中一间分店。

那间店专门卖大包,门外排着长长的队伍。门外的招牌上,有董宝儿的画像,手上捧着刚出炉的大包。

轨生没有排队,直接走进去,让外面的人有不少微言。

店里的服务员见到轨生,马上叫他到外面排队。轨生于是把来意告诉服务员,服务员说要向上级请示,让他过几天再来询问结果。

轨生没有就此离开,那只是服务员敷衍他的借口,提高音量说道:“我跟你们老板是旧识,要是他知道你怠慢了我,你觉得还有机会留在这里工作吗?”

“可是这事我拿不定主意。”服务员面露难色道。

“那就叫能话事的出来!”轨生用强硬的语气命令道。

没多久,经理要轨生跟他进里面的房间。“就是他要找你。”

董宝儿放下账本,抬起头看了轨生一眼,脸色一沉道:“我可不认识你。”

“那你应该认识巴德吧。”轨生说道。

董宝儿认出轨生的声音,有点惊讶地说道:“你就是巴德?”

“没错,我当时戴了面具,现在才是真正的容貌。”轨生说道。

“有什么证据?”董宝儿谨慎地问道,并没有完全相信轨生。

于是轨生把他们相遇的一切全部说出来。

“你来找我所为何事?要钱的话,你直接到外面领一千个铂金币吧。”董宝儿语气十分冷淡。

“你们两父女的命就值这么点钱?”轨生问道。

董宝儿皱起眉头,说道:“一千个铂金币已经不是小数目,虽然在王都不算什么,但你拿这钱到其他地方花,还是很好用的。”

轨生沉默不语,他来此不是为了钱,听到董宝儿这番话,现在有点后悔救他们出来。

董宝儿见轨生不出声,想了想,说道:“两千个铂金币,你要就到外面去拿,不要就拉倒。”

“要不这样,我给你五千个铂金币,你跟我回去螯多城,再关进光正教,就当我从没救过你们。”轨生冷冷道。

董宝儿一听,脸色非常难看,说道:“从螯多城回来后,父亲怕我再出事,于是花费大半积蓄买了一件祭品回来。可惜我与祭品不适合,到现在都没能成为信众。还有,前阵子父亲投资失败,亏了不少钱,我们店里资金周转不过来,所以,根本没法给你太多钱。”

“我来王都不是为了钱,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只是想找个人带带路,而我在王都就认识你们两父女。”轨生说出来此的目的。

董宝儿神色一松,说道:“要是这样就好办,我马上派个下人带你到城中转一圈。”

“不行,我要你亲自带我去。”轨生执着地说道。

“这有什么分别,没准我认识的地方还比不过一个下人。”董宝儿讶异道。

轨生摇了摇头:“但下人跟你看事物的眼光不一样,我需要你对这里的见解。这要求并不过分,你还要拒绝我?”

“好吧,我最多只能陪你一天。”董宝儿叹了一口气道:“之后,你的恩情就算是还了。”

“没问题。”轨生点头道。

董宝儿带着轨生出到店面。临离开的时候,轨生要了几个比较畅销的大包,准备在路上吃,当然,他是不会付钱的,而董宝儿也没有跟他算账的意思。

沿着大街上走,轨生一边吃着大包,一边说道:“这玩意味道还不错。”

“那是当然,外面看起来跟普通大包一样,但里面的陷料都是珍贵的材料。一个大包就得要一百个金币成本。”董宝儿得意道。

轨生一听差点把口中的大包喷出来,心里骂道,金子做的吗?

“王都的居民不缺钱,他们追求高品质的生活。你在这里生活久了就会发现,王都所有的东西都会比其它地方贵上好十几倍。就算成本不高,商品也不能定价太低,不然会让人觉得货物不好,反而更加不好卖。”董宝儿解释道。

董宝儿把轨生带到一个非常漂亮的广场,广场足有两个足球场大,中央有个长方形的喷水池,四周都是修剪过的植物,形状都是帝国常见的动物。在广场显眼的地方,有一个巨大的白鸽展翅石像。

“这里是和平广场。”董宝儿介绍道。

“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轨生好奇地问道。

“这是王都第一个广场。为了纪念死去的人,提醒大家战争的危害,和平广场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举行公益活动。不仅高官贵族会参加,预备军官学院也会定期派人来。每当国内出现严重灾害,陛下还会在这里出现,说些勉励的话,募集捐款,为灾区重建。那个白鸽石像上还有陛下的提字。”董宝儿详细说道。

这时,一大队穿着军装的士兵整齐踏步走进广场,他们头上的帽子绣有一个黄色的雷字。带头的人很是醒目,身体壮硕,目光凌厉,把整支队伍带出气势。

轨生仔细一看,马上认出他就是卦符村的同乡——孟冽。

“他们是?”轨生指着那支队伍问道。

“雷家军,是负责王都安全的禁军,他们听从雷家家主雷正浩指挥。除了在雷家自己的地方外,他们有时也会到公共场合操练,不仅让普通民众感到安心,还能震慑心怀不轨的歹徒。”董宝儿解释道。

“带头的人是?”轨生又问道。

“他叫孟冽,在雷家少有名气,加入雷家没几年,就混到如今这个位置。外间传闻他与雷正浩的独女有一腿。”董宝儿回答道。

“你倒知道得很清楚。”轨生说道。

“生活在王都,怎么也要跟雷家的人混熟,不然有起事来,他们可不会上心。”董宝儿说道。

轨生没有打算上去相认,他本来就跟孟冽关系不好,现在还是先熟悉王都的环境要紧,毕竟董宝儿只答应陪他一天。

看着那支队伍离开,轨生问道:“雷家的位置在哪里?”

“在城南,一有事情发生,他们可以快速赶到东边的王城,或者西边的预备军官学院。”董宝儿回答道。

“北面不用管吗?”轨生好奇地问道。

“王都只有两个城门出入,一是城南,二是城西,北面是高山峻岭,很少发生事情。”董宝儿解释道。

“之前进城的时候,我看到一个很大的宅院,那里竖着许多旌旗,该不会就是雷家吧?”轨生猜道。

“是的。”董宝儿点头道。

两人离开和平广场,董宝儿带着轨生沿城中心走去。没多久,轨生看到一面长长的围墙,仿佛身在城外。

围墙只有一个出入口,守卫森然,跟外面不是一个级别。

“那是?”轨生指着问道。

“王都的中心市区,也可以叫城中城。里面有着全国最好的物资,还有最先进的技术。”董宝儿说道。

“岂不是里面什么都有?”轨生好奇道。

“这样说没错,但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是天价。你知道中心市区一套房要多少钱吗?简直可以买下一座边境小城。”董宝儿说道。

“要是在里面做生意,岂不是很容易赚钱?”轨生说道。

“首先你要付得起租金。”董宝儿笑道。

轨生想想也是,跟着董宝儿进去中心市区见识一番。里面跟外面完全是不同的世界,所有建筑都是由顶尖设计师设计而成,风格不仅时尚,而且还特别漂亮。住在这里的居民显得高人一等,他们头抬得高高的,看到轨生的时候都会露出厌恶的神色。

“你穿得太寒酸了。”董宝儿跟轨生走在一起,感觉十分丢脸。

“我这衣服不是为了好看,那可是用刀也砍不破的材料做成的。”轨生说道。

最终,轨生还是接受董宝儿的建议,在一家服装店买了一件外套,足足花了好几百个铂金币,真正了解到这里的物价水平。

轨生得出结论,绝不能在这里生活超过一个月,不然一定会破产。

走出服装店,轨生直接把外套穿上,显得更加不伦不类。董宝儿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把话吞回去。

“在这里打工的话,工资一定很不错。”轨生边走边说道。

“外地人不能在中心市区打工,市区外面的居民也不行,只有居住在这里的人才有资格。”董宝儿说道。

沿着大街走着,两人来到市区里的学术街,那里建了许多学校。

每间学校种类都不同,有饮食、有时尚设计、有工程、有商业等等,轨生看得目瞪口呆。

“只要在这里学到一点本领,就能在小城市混得风生水起,当然这里的学费不是普通人能承受得起的。”董宝儿介绍道。

快到中午的时候,在轨生的要求下,两人进入一间看起来还不错的餐厅。

餐厅装修得像一个热带森林,服务员穿着野性。轨生坐在木桩般的椅子上,拿起餐牌一看,一杯清水也要十个铂金币。

轨生硬着头皮点了好几个菜,试试这里与外面有什么不同。

十几分钟后,菜陆续上桌。菜式看起来很精致,与平常吃的很不一样。一盘普通的青菜,他们居然有办法弄得像个盆栽一样。轨生不知道这是拿来看的,还是吃的。还有,他们将不同种类的肉拼成一幅地图,让轨生舍不得将其弄散。

轨生尝试一遍,心里马上产生一个感觉,以前吃的东西都是垃圾。

“你可不要上瘾,每天在市区内消费,富豪都会破产。”董宝儿提醒道。

“食材还是普通的食材,为什么他们会做得不一样呢?”轨生一边吃一边问道。

“在这里开店的人,十有八九都是从我们之前经过的餐饮学校毕业,你说能不好吃吗。”董宝儿笑道。

忽然,外面有好几个穿着军装的壮汉气势汹汹地走进来,抓住最近的服务员,带头的人说道:“听说你们这里有非法劳工,我们是来突击检查的。”

“这里的员工都是市区内的居民。”服务员有点慌张地说道。

“是不是真的,等我们搜过再说。”带头的人冷冷道。

接着,后面几个穿军装的壮汉各自四处寻找。

轨生不想惹上麻烦,赶紧将菜塞进嘴里,从身上掏出一大笔钱放在桌上,离开餐厅。

轨生和董宝儿在街上没走几步,店里有一个妙龄女子匆匆跑出来,穿着一身白色工作服,经过轨生身边的时候,把他撞倒在地上。

女子很快站起来,连道歉也不说,朝旁边的小巷跑去,迅速躲在巷里的木箱后面。

轨生无奈地站起来,身上刚买的衣服穿了一个大洞,还黑了不少。

店里那几个穿军装的壮汉追出来,带头的人走到轨生跟前,问道:“喂,你见到一个穿白衣服的女人跑出来吗?”

轨生想了想,指着身后的大街说道:“跑那边去了。”

“谢谢。”那几个人沿着轨生所指方向越跑越远。

董宝儿有点懵了,问道:“你认识她?”

轨生摇了摇头。

“为什么要帮她?”董宝儿又问道。

“他们要是把她抓走,谁付我外套钱。”轨生指着衣服上的洞说道。

朝着小巷的木箱走去,轨生哪里还看得到女子的身影,俯身捡起地上的名牌,上面写着“素真”二字。

“看来你这钱要不回了。”董宝儿笑道。

“非法劳工会有什么处罚?”轨生掂量着名牌说道。

“一是罚款,二是坐牢,总之都不是好事。我看她穷得发疯,不然没有人敢做非法劳工。”董宝儿摆出一副身不关己的样子说道。

要不是在试炼中赚了点钱,我也会冒险在这里打工,轨生心里暗道。

街口有一个时装表演秀,吸引了很多人。轨生跟着董宝儿钻进人群,看了一眼展台,上面的模特穿得很少,有的身上只有内衣。

董宝儿大感兴趣,很想看完。轨生只好拉着她离开,不想把剩下的时间浪费在这。

“这可是王都著名设计师的作品,他做的衣服只有王城的人穿得起。”董宝儿一边走一边股着脸说道。

“那么暴露,穿在身上能出街?”轨生问道。

“这叫时尚和性感,你这乡巴佬是永远不懂的。”董宝儿撅嘴说道。

难怪孙淼淼穿着如此大胆,原来真的受这里的风气影响,轨生心里暗道。

又在市区转了几个地方后,轨生实在受不了那些人的目光,跟着董宝儿离开,朝北边走去。

王都靠北的地方比较僻静,附近有一间很大的圣堂。近半数王都居民一有时间就会到那里朝拜。

圣堂由王室成员提议建造,为了让当地居民有个精神寄托。

根据居民不同的需求,圣堂里供奉着各种各样的神,只要你能念得出名字,里面就会有其雕像。

轨生远远看着高耸入云的圣堂,整幢建筑给人一种神圣而雄伟的感觉。

圣堂与中心市区有一条大路连接着,整条路宽十几米,用拳头大小的红砖铺砌而成,不准让马车出入。

轨生走在路上,来朝拜的人有很多,他们穿着朴素,头上戴着白色头巾。

一个大妈背着不满一岁的婴儿,五步一站,十步一跪地朝圣堂走去,十分虔诚。

路旁每隔一段距离会有一根柱子,柱子上放着一个盒子,盒子里装有颜料。有的人经过的时候会用手沾上颜料涂在脸上。

一群人拿着各种乐器站在路两旁演奏,音乐低沉,节奏不明显,但让人听着很舒服安稳。

站在圣堂门前,轨生不禁抬头仰望,顿时感觉自己十分渺小。眼前两根石柱十个人拉着手也抱不住,大门差不多三十米高。

门前两个僧人将轨生拦下,一声不吭地用手沾了一些清水洒在他身上。

董宝儿马上靠近轨生耳边解释,那是圣堂的传统,为了洗净人的业障。

大门下有两个小门,平常圣堂只会打开小门,要是有重要节日事件,大门才会开启。

轨生跟着董宝儿走进圣堂,马上闻到一股浓浓的檀香味。里面正在布道,座位上有不少听众。

接待员是一位上了年纪的妇人,她非常有礼貌地向轨生问道:“您所信仰的是什么神?”

轨生不知道如何回答她的问题,转过头看向董宝儿。

“我们只是随便来看看。”董宝儿说道。

“二楼是帝国的七主神,三楼以上是各方小神,一百楼之后禁止进入。”妇人介绍道。

两人走开后,轨生问董宝儿:“什么是七主神?”

“信众知道吗?他们所信仰的神就是主神。七个系刚好对应七个神。”董宝儿解释道。

两人来到二楼,轨生发现这里比一楼少了很多人,而且来这里的大都是信众,他们身上隐约有信源波动。

轨生在入口买了一些香,朝着放神像的地方走去。

七个神像按照相等的距离围成一圈放着。每个神像都有五六米高,用的材料各不一样,看起来质感完全不同。

左边第一个是蛮荒战牛,它像人一样身穿铁盔,手持双斧,左眼有一道竖疤,露出锋利的獠牙。牛角崩了一边,鼻孔间有一个金色圆环。

第二个是熔岩巨人,一身坚硬又粗糙的岩石,岩石之间有火红的纹路,仿佛熔浆一般。头上光秃秃的,没有眉毛,双眼是一对蓝灿灿的宝石,下巴很宽,几乎没有脖子。左手拿着一面巨大的盾牌挡在前面。

第三个是飞天螳螂,全身覆盖着深绿色外壳,前臂如两把锋利的镰刀,背后长着四对薄薄的翅膀。头上有两根又长又细的触角,两只眼睛呈暗黄色网格状。

第四个是蒙着眼的女人,她有一头淡金色的长发,穿着一身白衣,手上拿着一根白杖,身后还有一对白色羽翼。皮肤很白,额头饱满,中央有一个红色印记。嘴唇一点血色也没有,与周围的肤色融为一体。

第五个是戴着墨镜,背后长着蝙蝠翅膀的男人,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嘴上叼着雪茄,右手拿着两颗圆球,身后长着一条红色带刺尾巴。

第六个是小丑老鼠,它的样子轨生再熟悉不过,在地下道的时候连续对着它好几天。

最后一个则是十分诡异的雕像。它有着人的形状,但没有头发、眼睛、鼻子、耳朵、双手和双脚,就像衣服店里的假人,一身光溜溜的。

从左到右,七个神像分别代表勇猛、坚守、迅捷、神圣、邪恶、诡诈和特殊。

所有神像中,神圣的香火最盛,勇猛和坚守次之。最少的是邪恶,根本没几个人来朝拜。

轨生每经过一樽神像,都会感觉面前的神像活过来,仿佛只要跟它们说话,它们就会开口回应。

轨生没有在其它神像跟前停留很久,毕竟成为信众的时候宣誓过。

站在小丑老鼠跟前,轨生点着手上的香插进香炉里,闭上眼睛向神像拜了三下。

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神像散出一股淡淡的灰气将轨生包围住,让董宝儿大吃一惊。

轨生感觉有股力量进入自己体内,沿着胸口游走,心愿图显示出来,光珠比以前多亮两颗。

十多分钟后,轨生睁开眼睛,感觉实力提高了一点,赶紧又上几柱香,但之前的状况一直不出现。

“你是信众?”董宝儿讶异道。

轨生点了点头道:“刚成为没多久。”

“刚才发生什么事了?”董宝儿问道。

轨生盯着神像说道:“我也不知道。”

这时,旁边一个老者走过来说道:“这是神给的恩赐,能提升信众一点实力,不过一生只有一次。”

“要是拜了其它系的神,什么样?”轨生转过头问道。

“那便是亵渎,轻则丧失获得恩赐的机会,重则会影响实力的提升。”老者介绍道。

“幸好抵住其它神像的诱惑。”轨生松了口气说道。

“只有被神看中的人,获得恩赐才会明显。你有五六十颗光珠,潜力不少,为什么只有十几颗亮呢?”老者好奇地问道。

“担心触犯约束行为。”轨生如实回答道。

“原来如此,不过,这不是很大的问题,你只要尽快学些副技就能弥补过来。”老者说道:“虽然随着信源技术的发展,心愿图光珠的数量不再特别重要,但我选人还是喜欢潜力比较大的。”

“选人?”轨生疑惑地看向老者。

“我是王都一个组织的老大,你有没有兴趣加入?”老者突然问道。

轨生摇了摇头。

“我可以让你尽快学到强力的副技。”老者没有放弃,说道。

轨生再次摇头。

“加入我的组织不仅能享受荣华富贵,而且还有你想像不到的权力。”老者又说道。

“多谢好意,我已经有了决定。”轨生说道。

“到预备军官学院吗?”老者想了想,问道。

轨生点了点头。

“也罢,只是刚开始会很辛苦。”老者有点失望地说道。

“为什么这么坚持要我加入?”轨生好奇地问道。

老者将目光移到轨生腰间,说道:“你那怀表可不是普通货色,跟神像手中拿的几乎一模一样。如果我没猜错,那应该就是祭品。”

轨生一愣,没想到老者眼光如此厉害。

“还有,你脖子上的围巾也有点不正常。”老者继续说道。

这时,轨生感觉老者不是一般人,他的组织应该很有名。

“你的组织是?”轨生问道。

“怎么样,改变注意了吗?”老者笑道。

“只是好奇而已。”轨生说道。

“那我就没必要告诉你了。”老者说道:“不过,将来你我一定有再见的机会。”

看着老者离开的身影,轨生把手上剩余的香全插进香炉,跟着董宝儿向楼上走去。

轨生就这样错失加入权盾的机会,而那个老者正是权盾的话事人曹元泰。

自从知道轨生是信众后,董宝儿的态度改变了不少,她对轨生的事十分感兴趣,但轨生没有回答关于地下道的一切,所以董宝儿还是对轨生一无所知。

原本董宝儿打算带轨生走完一圈后,就不准备跟他有任何联系。但现在不同,董宝儿积极地向轨生示好,试图建立友好的关系。

正如董宝儿需要轨生一样,轨生也需要董宝儿这种地头蛇,所以轨生并没有拒绝董宝儿的好意。

圣堂越往上走,人就越少。轨生看了许多稀奇古怪的神像后,来到八十层的阳台,不打算再往上走了。

站在阳台上,轨生远眺前方,把整个王都看在眼里。宏伟美丽的王城,繁华时尚的中心市区,庄严神圣的学府,让轨生感到在这里一切都有可能发生。

“怎么样,还不错吧。”董宝儿在轨生旁边,侧过脸说道。

“这是我看过的最美景色。”轨生俯瞰着王都说道。

“过一会,还有更神奇的事。”董宝儿神秘地说道。

太阳西下,整个王都染上一层金黄。轨生感觉脚下震动,双手马上扶住栏杆。

“要来了!”董宝儿兴奋道。

四面城墙逐渐升起,直到与圣堂同高。上空忽然出现巨大天花,将整个王都笼罩着。现在王都如同鸟笼,所有人都被关在里面。

“这是?”轨生惊讶地问道。

“王都的防御状态。一到晚上,附近就会有野兽来袭,防御状态能保障城内居民的绝对安全。”董宝儿解释道。

“晚上下雨不用带伞了。”轨生笑道。

“要是王都遇到危险,整座城还会自己移动呢。”董宝儿得意道。

“什么?!”轨生瞪大了眼睛。

“王都可是全世界唯一能动的城市,当初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利用全国最先进的技术,耗时十几年才完成。不过,王都建好后就再也没有敌人入侵,移动只为了调整日照。”董宝儿说道。

与董宝儿道别后,轨生回到下榻的旅馆。在房间外面,碎骨子正与其他房客争执。

轨生向老板问清事情来由,原来碎骨子对年轻妇女毛手毛脚,还把她的老公揍了一顿。要不是旅馆里的人及时阻止,碎骨子可能会犯下弥天大罪。

轨生检查男人的伤势,身上多处咬伤,肋骨断了大半,整张脸都是瘀血。

两夫妻说一定要报官,还好尚未行动。轨生上前说出解决方案。

起初两夫妻一听,马上生气地骂轨生,但看到轨生手上一整袋铂金币后,就再也没有出声了。

轨生把妻子拉到一边,强行解释一番碎骨子的大胆行为,说碎骨子神智有问题,告官只会有损她的名声。

妻子思前想后,还是收下轨生的钱,扶着丈夫离开旅馆。围观的人才慢慢散去。

轨生在休息之前,抓住碎骨子到房间问话,终于知道他为什么会干出这种行为。

虽然碎骨子现在说话溜起来,但阅历还是不够,认为只要有钱,什么都可以干,就像京城试药的时候。

于是,轨生解释的同时,与他约法三章,要他不能随便伤害别人。

第二天早上,轨生起来后叫碎骨子别到处乱跑,实在太闷就练习信源技术。说完一切,轨生离开旅馆,朝城南走去。

轨生今天要去的地方正是拥有王都禁军控制权的雷家。轨生虽然知道自己与孟冽关系不好,但毕竟大家同乡一场,孟冽总不至于赶他出雷家。

雷家很好找,不仅地方大,而且附近都是操练的士兵。雷府的大门和围墙都是用钢铁做成。庭院插满旌旗。

雷家招收禁军,外面现在水泄不通,年龄十六到二十岁的男性都可以排队参加。

站在路边,轨生看了周围的人一眼,他们无论穿着,还是样貌,都不像是本地人。

有的人看起来比轨生还要寒酸数倍。站在最靠前的年轻人穿着破洞的汗衣,身后背着一个装过鱼的箩筐。

现在还没到面试时候,管家堵在门口,不让任何人接近。

轨生想直接进去找孟冽,可管家没听轨生解释,让他到一旁等着,神情极为不耐烦。轨生也不着急,于是乖乖等着。

“兄弟,你也是第一次来王都?”一个赤脚青年走过来问道。

轨生点了点头。

“禁军招收可不容易,不仅要求体力好,而且脑子不能太笨。最好身手不错,这样进去的机会就大得多。”赤脚青年介绍道。

“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当兵?在乡下,很多人都会逃兵役。”轨生不解道。

“禁军跟当兵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一个是打杂,一个是保护市民的英雄。还有,禁军的福利优厚,比王都一般职业的薪金都多,只是平常没有什么自由。”赤脚青年解释道。

“薪金多的话,估计不是什么安全的工作。”轨生说道。

“穷逼还会怕死?”赤脚青年问道。

“当然,死了什么也没有,身上有钱都花不着。”轨生想了想说道。

“进去后,我们要是能混个小职位,日子就会舒坦很多,让手下冲锋陷阵就好。”赤脚青年眼睛一转,笑道。

“这点你倒是说得不错。”轨生也笑了笑。

有人走到管家旁边说了几句,管家拿出一个本子,对面前的人群大声说道:“现在正式面试,有意加入禁军的人可以跟我进来。”

管家进去后,其他人纷纷跟着,轨生也随着大队踏进雷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