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851字
  • 2022-03-21 15:35:30

“听说你去了档案室一趟。”文修两眼死死盯着轨生说道。

“组织没有规定不准去吧。”轨生随口道。

“那你上三楼干什么?”文修脸色一变,问道。

“我说去试试自己的阅读权限,你信吗?”轨生笑道。

“难不成你以为一个新人能有最高权限?”文修反问道。

“所以我以后都不会去三楼了,放心吧。”轨生承诺道。

“你可是真的神秘,我花了大量人力物力去调查你,只能查出你养母的来历,至于生你的父母,就仿佛从未在世上出现过。”文修话锋一转,说道。

“前段时间消失,就是为了查我?”轨生好奇地问道。

“你毕竟没有经过审问,我还是查清楚好一点。”文修说道。

“那结果呢?”轨生问道。

“你的来历虽然神秘,但应该没什么问题。你的养母沈蓝可是一个厉害角色,怎么会一直跟你生活在卦符村呢?”文修说出心中所虑。

“这问题我也想问你。”轨生无奈道。

“那你知道沈家多少事情?”文修问道。

“只知道沈家的人把母亲抓走,其它的我什么也不知道。”轨生如实回答道。

“我查出沈家找她几十年,目的为什么,应该与家族秘密有关。”文修神色一缓,说道。

“沈家到底是个怎样的家族?具体位置在哪里?”轨生急切地问道。

“我花不少功夫在上面,你就想坐享其成?”文修问道。

“我把身上的信用值全部给你。”轨生拿出硬币说道。

“这可不行,你那点信用值都不及我花去的万分之一。”文修摇头道。

“你想要什么就直说。”轨生有点烦躁道。

“我有一件事一直想不明白,如果你可以为我解开疑惑,我就把沈家的事全告诉你。”文修摆出吃定轨生的样子,说道。

“什么事?”轨生一眼看穿文修想要问啥,不过还是平静说道。

“你的信源强度很低,是不是在第三步消极选择?”文修问道。

“没错。”轨生点头道。

“为什么?”文修不解道:“你现在不正是需要力量要回沈蓝吗?”

“我这人比较胆小,无论再小心,以后难免会踩到钉子,丧失使用信源能力事小,丢掉性命事大。与其这样,我就索性消极选择。反正信众再弱小还是信众,沈家也不会因为一个信众而被扳倒,不是吗。”轨生将早就准备好的答案搬出来。

文修显然有点不信,但也奈何不了轨生,于是说道:“沈家是帝国有名的家族,家主世代在朝当官,专门处理帝国外交事务。你养母沈蓝是现任家主沈泊海的堂妹,多年前失踪,最近才回到沈家。沈家历代家主都是特殊系信众,其天赋致盲十分厉害,只要在攻击范围内,所有人都会永久失去视力。不过现任家主不是特殊系信众,因此沈家的地位在这些年下降得很厉害。要不是上任家主沈岩还健在,沈家早就不能主导外交事务。沈蓝回到家族后,整个沈家设宴庆祝,据说一日花销就等于中等城市一个月的收入,一连十日如此,沈蓝在家族十分重要。现任家主有一女一子,女孩跟你差不多年纪,是预备军官学院的学生。男孩今年刚好十岁,十分受爷爷沈岩喜爱,是下任家主的人选。”

“沈家没对我母亲怎么样吧?”轨生急切问道。

“沈家对她好着呢,跟沈岩一个规格。”文修说道:“不过,沈蓝不准外出,每天都有人看守着她。”

“有什么方法可以救她出来?”轨生问道。

“救?为什么要救,她在沈家好得很,只是没啥自由而已。”文修不解道。

“如果我一定要救呢?”轨生急道。

“单凭你个人之力根本没办法做到,无论从正面还是暗地里。”文修想了想说道。

“地下道要是帮助呢?”轨生问道。

“那得花巨额的信用值,组织除了我之外,谁也付不起。”文修笑道:“如果真的开战,组织成员一定死伤惨重,我是绝对不会让此事发生的。不过,要是沈岩死了,那又是另外一个说法。”

看来这事还是得靠自己,轨生心里暗道。

“我还有一个有关沈家的情报,不过在告诉你之前,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文修说道。

“什么条件?”轨生问道。

“你得看好戽石,千万不要让他乱来。相信去过三楼的你应该明白我话中的意思。”文修暗示道。

“我只能控制我的嘴,至于他有什么行动,我可管不了,也没这个能力。”轨生坦白道。

“也罢,你发现他有什么不对劲,得第一时间汇报,记得出发到王都之前,到收发中心多拿几张纸。”文修说道。

“现在可以说了吧。”轨生急切道。

“仿佛诅咒一样,沈家每代最多只能生出两个小孩,有时一个也生不出来,生育率低得可怜。沈泊海年纪很小就成家,可到了三十多岁才有第一个孩子。沈蓝年纪也不小,到现在还没有出嫁。沈家正在物色一头好人家,沈蓝短则一两年,长则三四年就可能成婚。”文修说道。

与文修又聊了几句,轨生便离开大厅回到房间,发现他们都在练习信源技术,本来想加入他们,但一想到母亲,就什么心情也没有。

轨生算了算时间,离出发到王都的日子还有一个多星期,准备弄一个谢师宴,虽然陈吟不认他为徒弟,但礼数还是得要做足。

有了计划,轨生找到津八久商量,问他陈吟的爱好。陈吟喜欢的食物和酒水,津八久一早就准备好。轨生邀他一起参加,津八久马上当面拒绝。

津八久说几天后会离开,继续调查上一任领导人的下落。轨生没有强求。

轨生去雅阁找到号老头,打算叫上他和丫头一起来。雅阁外面已经没有人守着,轨生很顺利进去里面。

轨生把一切告诉号老头,号老头连忙答应帮忙。旁边的丫头听到有得吃,兴奋地手舞足蹈。

这时雅阁来了好几个人,他们都是紫沼城的有名商家。

号老头认识他们,收下礼物后直接送他们出去,连招呼都不打。

“他们是什么人?”号老头回来后,轨生问道。

“都是些想巴结陈吟的人。”号老头爽快地说道。

“他们也是为了信源技术?”轨生又问道。

“怎么可能,他们连信众都不是。”号老头笑道:“他们之所以送礼,只是想在这里安稳做生意。”

“这又关陈吟什么事?”轨生不解道。

“这我也不太清楚。不过,镇长无论大小事务都会询问陈吟,过年过节还会送上大礼,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号老头想了想,说道。

“莫非他们知道陈吟的真正身份?”轨生猜道。

“不可能,不然地下道早就被刑盯上了。”号老头很快说道。

陈吟现在已经不是信众,而且身患残疾,到底是什么令他有如此影响力呢?轨生心里暗道。

跟号老头定好一切事宜后,轨生开始打点晚上的谢师宴。陈吟不喜欢在外面吃,所以轨生到紫沼城的有名餐馆,花大钱请他们的厨师做菜,安排时间让餐馆派人送菜到陈府。

到了晚上,陈吟对轨生的安排并不惊讶,好像早就知道一切。

还没开始之前,他把轨生抓到一边谈话,让号老头将送来的酒菜准备好。

“他今天来不来?”陈吟小声问道。

轨生一听,马上知道陈吟口中说的是谁,于是回答道:“津八久有事,很快就会离开这里。”

“他还不放弃吗?”陈吟低下头道。

“究竟津八久为什么这么怕看到你?”轨生问道。

陈吟沉默良久,说道:“当初与刑大战的时候,我叫他不要多事,现在的地下道根本不值得我们牺牲。但他不听,为了扭转局势,频繁使用天赋。你可知道,他的天赋有百分之二十的几率会令能力下降。大战结束后,他连一个新人都不如,名声有了,但又有什么用呢。至于他为什么不肯见我,是因为我曾经下达禁令,要是他参战的话,以后就不要来见我。”

轨生在陈吟的话中听到一个重要的信息,问道:“为什么地下道现在不值得我们牺牲呢?”

“地下道建立的宗旨是让无家可归的人能有个归宿。但随着组织发展,地下道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所管理的产业让人垂涎。凭着情报网和人脉关系,地下道的发展势头有增无减。没多久,组织终于与刑杠上,和刑时常有利益冲突。引起矛盾的是一块埒垨矿地。我们根本没必要跟刑争,但文修不肯,而且组织里很多成员附和,最终大战一触即发。之后大战尽管结束,可是组织死了不少人,那块地双方也得不到,被王都派来的人占据。自从文修领导地下道后,组织一切都以利字当头。大家为了眼前更多的利益拼命,你说到底值不值?”陈吟详细说道。

酒菜已经准备好,宴会随时都可以开始。号老头过来说了两句,陈吟便带轨生来到饭桌,让他坐在身边。

还没吃饭之前,轨生倒了三杯酒敬陈吟,陈吟点了点头,很干脆地喝下。

丫头忍不住吃了几口菜,被号老头骂了几句,眼睛红了起来,显得楚楚可怜。

陈吟按住号老头,让丫头尽管吃。丫头向号老头吐了一下舌头,大吃起来。

大家正吃到一半的时候,外面有人进来,陈吟脸色不悦,但没有直接开口。

来人是王都的贵族,他来紫沼城是为了发展那片无人区域,想将其改建为旅游休闲之地。

城外的沼泽虽然危险,但也是一个具有商业潜力的景点。贵族知道问镇长不管用,于是直接来征求陈吟的意见。

他带来的礼物很多,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让丫头看得双眼发光。

“你们回去吧,我现在不想谈这个。”陈吟冷冷道。

贵族旁边的侍卫上前一步,喝道:“臭老头你知道跟谁在说话吗?”

“我管你是谁,快点滚出我家!”陈吟大声喊道。

贵族抱拳道:“是我手下无礼,这些东西就当赔罪。”

陈吟脸色稍微好转一点,说道:“要是真想谈的话,你明天到雅阁找我。”

“多谢前辈成全,明天我会带比这里多一倍的见面礼来。”说罢,贵族带着人离开陈府。

看到这里,轨生对陈吟更加佩服,想不到他是如何做到的,王都贵族都要给他面子。

“无人区域要是被改建,你不怕有人发现组织所在吗?”轨生问道。

“这事没几十年完成不了,到时,地下道说不定早就搬迁了。”陈吟喝了一口酒说道。

没过多久,外面又有一个人进来,正是救了轨生两次的紫岚。

紫岚向陈吟施了一个礼,坐在轨生旁边。

“他是我的徒弟紫岚。”陈吟正式为轨生介绍道。

轨生向紫岚点了一下头。

“你们俩早就认识,之后一起去王都就方便得多了。”陈吟继续说道。

“他要跟我们一起去?”轨生诧异道。

“紫岚没出过紫沼城,我怕他阅历不足,被人骗了也不知道,你好好照顾他一下吧。”陈吟吩咐道。

紫岚不是组织成员,跟在一起肯定不方便,但轨生很爽快地答应下来。

陈吟开玩笑道:“虽然津八久没有正式收徒,但我已经把你当成徒孙了,以后,紫岚就是你的师叔。”

轨生一听,无奈地笑了笑,一口把杯中的酒灌下。

酒宴过后,紫岚先行离开,丫头伏在桌上睡着,号老头收拾餐桌。

陈吟把轨生拉进内厅,吩咐道:“到了王都,不管发生任何事,你都要尽力保护紫岚的安全。”

“我可没这个能力。”说罢,轨生向胸口一拍,显示他的心愿图,六十四颗光珠就只有十多颗是亮的。

“你能有如此选择,证明不是一个笨蛋。当初津八久有你一半机智,就不会变成这样。”陈吟叹了口气说道:“还有,一个人的实力不仅仅是能打。”

莫非陈吟也知道文修在组织暗中偷看新人献祭过程?轨生听后,心里暗道。

“为什么不一早提醒我?”轨生犹豫一会,说道。

“跟你不告诉其他新人一个理由。”陈吟说道。

“我有一个请求。”轨生沉默一会,说道。

“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满足你。”陈吟爽快道。

“我想知道你是如何获得如今在紫沼城的影响力。”轨生说道。

陈吟一愣,欣赏道:“其实这也没什么,在社会混久了,你自然会明白。”

陈吟走到桌子跟前,将桌上盒子里的棋拿出来一一摆好,指着最前面的棋子说道:“想这小兵不被推倒,你说要什么方法?”

轨生想了想说道:“用手按着,或者用胶水沾住?”

“你说的方法都是得靠自己的力量,不是说不行,只是做起来会很辛苦。”陈吟把剩下的棋子逐个放在小兵后面,说道:“如果小兵后面的棋都是重要角色,他倒了的话,你也会没命,那么,这小兵你还敢动吗?”

轨生一听马上领悟过来,小兵一点也没有变,但它后面站满重要棋子,任何人动小兵之前得先考虑其背后的关系。

“可是建立关系并不容易啊。”轨生说道。

“这得一点一点积累,我能有现在的地位,是靠几十年打滚换来的。”陈吟说道:“只要与有影响力的人建立关系,你就能快速拥有相应的地位,接着就是滚雪球,越滚越大。”

“镇长对你惟命是从,单靠影响力很难办到吧。”轨生想了想,说道。

“要完全控制住一个人,还需要两个条件,一是给予对方优厚的利益,二是抓住其把柄。镇长是外地人,当年为了富贵入赘到这里。他近几年瞒着妻子偷吃,要是被妻子发现,就会失去一切。还有,镇长每年因我的关系收到大量名贵礼物,你说他能不对我忠诚吗。”陈吟说道:“最后提醒你一点,做任何事之前,都要完全掌握所有情报,不然出起事来,你可没办法快速应对。”

跟陈吟又聊了半个小时,轨生才离开陈府,回去组织的路上,开始对今后的事计划。

现在,轨生的能力十分不足,以后路上极需要戽石、吴郝慑和碎骨子帮忙,很有必要了解他们的能力。

第二天上午,轨生将所有新人叫到房间外的空地,美其名交流,实质是为了搞清楚他们的天赋。

诛算之后不会跟大伙一起去王都,轨生没必要叫他来,但不叫他又感觉怪怪的,所以索性把大家都叫来。

“轨生,我已经能熟练地使用射了。”碎骨子兴奋道。

轨生看了一眼其他人,见他们都没有异样表情。

“诛算连盾也会使了,现在正练习散。”吴郝慑说道。

“信众还是得以天赋为主,毕竟只有天赋能获得信源强度的百分之百加成。”戽石说话酸酸的,还不时看向诛算。

“天赋本来伤害高的话就有用,要是伤害低,即便加成再高也没有用。”吴郝慑反驳道。

“不服的话,大家可以比试一下。”戽石挑衅道。

吴郝慑正想答应,就被诛算制止,“现在我们,没有一个是戽石的对手。”

轨生见诛算说话的时候有信源波动,他一定在使用天赋,跟刚成为信众的时候一模一样。

“其实,我叫大家来最主要是为了相互了解对方的天赋。”轨生说道。

吴郝慑听后一愣,说道:“天赋怎么可以随便让人知道,要是泄露出去的话,我们很容易被人针对。”

“反正这里都是自己人,大家熟悉彼此能力,之后上路也好照应。”轨生解释道。

“我跟你们不是同一路的。”诛算盯着轨生,仿佛能将一切看穿。

“我只是建议,你们要不要说出来仅凭个人意愿。”轨生耸了耸肩说道:“要不这样,我先告诉大家我的天赋,之后你们想说就说,不想说就拉倒。”

轨生从地上捡起一块小石头,控制它四周乱飞,说道:“这就是我的天赋,能自由控制重量比较轻的物体移动。”

轨生没有将天赋全部和盘托出,因为别人要是知道一切,他的天赋将会失效。

“这没有杀伤力,而且移速也不快,我很轻易就能躲得掉。”戽石直言道。

“不会啊,配个毒针什么的,还是能偷袭一下敌人的。”轨生辩驳道。

戽石觉得有点道理,就没有多说下去。

碎骨子最先忍不住,兴奋地对着轨生说道:“我的天赋比你强多了。”

轨生装作严肃地说道:“不可能,你能躺在床上,拿桌子上的零食吃吗?”

“是不能没错,但我可以快速治疗身体的伤势,连失去的器官也能恢复。”碎骨子得意道。

“心和脑这些重要器官都可以吗?”轨生问道。

“除了这些之外……”碎骨子尴尬道。

“虽然有弱点,但已经是很强的天赋了。”轨生说道。

吴郝慑在旁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我的天赋可以为任何人套甲,人越多,甲的防御力就越弱,还有一定的作用范围。甲的防御能力会随穿的人有所变化。”

吴郝慑说完试了一下,把甲套在轨生身上,轨生衣服外面多了一层白色的甲,样子跟外面卖的盔甲差不多。

接着甲发生些许变化,由白色转为灰色,许多棱角变得柔和起来,看上去轻了不少,尽管轨生还是没啥感觉。

“我还可以控制甲的防御程度,但不能超过一件甲的最高强度。”吴郝慑补充道。

轨生感觉吴郝慑的天赋很实用,甲没有重量,不会影响速度,而且能作用多个目标,是非常不错的团体辅助技能。

吴郝慑收回甲后,再也没有人说出自己的天赋。场面一度有点尴尬。

“诛算不先说的话,我是不会说出来的。”戽石直接开口道。

“即便你不说,我也能精确推算出你的天赋。”诛算冷笑道。

戽石冷哼一声,不作回复。

“你是迅捷系信众,天赋多半与速度有关。你身上的佩剑虽然不显眼,但暗藏玄机。剑柄的地方有个闪电图案,那可不是一般人做得出来,我能从闪电图案感应到一丝信源波动。你之前几把剑都是我买给你的,我对你的使剑习惯了如指掌,你所用的剑多为一米三左右,现在你身上的佩剑不到一米,应该是为了更好使用天赋而订制的。”诛算有条不紊地推算道。

轨生大感佩服,虽然他也感觉到戽石的剑与平常有点不一样,但不可能想到如此详细。

诛算见戽石一脸铁青,继续说道:“剑变短,能加快出鞘速度。而且放的位置也不对,整把剑直接对着人,不容易拔出来。我猜你的天赋应该与轨生有点类似,不过速度应该快很多倍。要不然,你刚才也不会嫌弃轨生控制石头慢。剑柄上有标记,证明天赋可以作用任何物品,但必须事先标记。我猜你使用天赋移动剑之前,还得对目标标记,我说得没错吗,戽石。”

戽石被诛算说中,一时说不出话来。

诛算笑了笑,说道:“我想,标记的目标一定得在肉眼范围内,也就是说双眼和目标之间不能隔着任何东西,能见度为零也不可以。”

“就算是又怎么样,你还是躲不开。”戽石怒道。

“根本不用躲开,只要事先在你标记的地方挡一挡就可以。除非你弄到一把可以穿透万物的利器,不然,你的天赋还是有致命的缺陷。”诛算不急不慢地说道。

“既然你已经说得如此清楚,我就不再隐瞒了。”戽石无奈道:“我的天赋是瞬至,只要被我标记的物品,都可以瞬间移到另外标记的地方。包括剑在内,现在我最多可以标记四个地方。虽然看不见的地方无法精确标记,但模糊标记还是可以的,再加上我有另一杀手锏,就算目标在隔壁房间,我也能标记得到。”

“你说的杀手锏指的是精灵的能力么?”诛算马上推测出来:“扫描和锁定?”

戽石震惊之余,心里对诛算又恨又佩服,任何秘密都无法瞒得过他,最终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

接下来,所有人都看向诛算,在场的新人中就只有他没说出自己的天赋。

“你们看我也没有用,我可没答应将天赋告诉你们。”诛算说道。

众人听了诛算这番话,脸上都露出不悦的神情。

“既然这样,大家都散吧,回去好好练习信源技术,上路的时候没准用得到。”轨生于是说道。

正当众人离开的时候,诛算忽然说道:“要是轨生将隐瞒的秘密说出来,我就把天赋告诉大家。”

这时,众人的目光都落在轨生身上。轨生眉头一皱,但一点也不慌,试探道:“你想要知道什么?”

“不知道。但直觉告诉我,你心里藏了不少我们不知道的事。”诛算面无表情地说道。

旁边的吴郝慑向轨生问道:“诛算说的是不是真的?”

轨生并没有立即回答,心里暗骂诛算几句的同时大脑疯狂运转,要是直接老实承认,不仅会被他们逼问秘密,跟他们的关系也会破裂,这是轨生最不想看到的。

轨生想了想,心里有了整套计划,一定要诛算为问出这样的问题而付出代价。

“你不用说,我也猜到你的天赋是什么。”轨生冷静地看向诛算。

诛算脸上不经意地扭曲一下,说道:“说出来听听。”

“你成为信众后,直觉变得异常敏锐,能准确预测我们的行为。我们的一举一动都逃不出你的法眼,单凭直觉根本无法做得到,一定是天赋的作用!”轨生说出最后一句的时候,用右手指向诛算。

诛算被轨生说中,脸上的表情变得复杂,在场的人都能看得到。

“虽然你以前也是了事如神,但现在不同,你可以根据没什么联系的事物猜出戽石的天赋,没有天赋的帮助,你绝对不能办得到。”轨生语气更加强烈。

“是又怎么样,你到现在还没猜出我的具体天赋。”诛算笑了笑,心里其实慌得很,因为轨生已经说中大半了。

的确如诛算所说的一样,轨生对他的分析也仅到此步,再下去就只能胡乱猜测,但轨生有办法让诛算亲口说出自己的天赋。

“你说得没错,我的确隐瞒大家一件事。可见你的天赋厉害程度。”轨生说道:“那么大家可以想象,如此厉害的天赋究竟能不能推断出大家在宣誓的时候所定下的行为约束呢。”

大家听后一惊,纷纷看向诛算。

“别听轨生乱说,我的天赋没那么神通广大。”诛算开始慌起来。

为了加强众人对诛算的施压,轨生继续说道:“戽石的天赋可以说是众人中最好的,而且天赋的缺点很容易弥补。戽石要是在你看不见的地方下标记,如背后和脑门,你根本避无可避。你跟戽石关系有多‘好’,大家都有目共睹,但你看起来一点也不怕戽石报复,不正是已经掌握戽石软肋的最好说明吗。而戽石最大的软肋不是宣誓时定下的行为约束,又会是什么?”

戽石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诛算胸口马上出现一个蓝色闪电标记。

“你敢乱来,组织里的人不会放过你!”诛算低头一看,立马喝道。

轨生见时机差不多,而且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诛算身上,于是马上对诛算使用天赋暗示:“试炼失败了,戽石照样能加入组织,他还会怕组织里的人?你不把天赋的具体内容说出来,戽石怎么可能放过你。”

诛算一顿,双眼快速闪过灰光,完全控制不住自己,说道:“我的天赋是精算,不仅能迅速分析事物的所有详细内容,将一切数据化,而且还可以推测事物的行为走向。只要资料充分,我就可以判断出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将来会做什么。”

“你说这些有啥用,到底能不能推算出我们的行为约束?”戽石急道。

诛算双眼恢复清明,尽量保持冷静,说道:“当然不可以。”

轨生见诛算没有完全说实话,于是再次使用天赋暗示,说道:“要是我们其中一人,又或者组织里的某个成员无缘无故违反行为约束,你的嫌疑可是最大,不把实情说出来,真的好吗?”

诛算挣扎一下,双眼变得空洞,说道:“只要基础数据充足,任何事物都能精算出来,当然包括行为约束。不过,个人数据不好收集,我必须与你们长时间相处,才能猜出你们的行为约束。”

听到这里,吴郝慑都害怕了,违反宣誓定下的行为约束,不仅会丧失使用信源的能力,当初选择苛刻的话,性命也会因此丢掉。

连续施展两次暗示,轨生发现天赋对相同目标的作用竟然能够累加。

天赋暗示就像在对方脑中种下种子,只要稍加浇水施肥,总有一日会成为影响对方思想行为的参天大树。

轨生灵光一现,虽然天赋暗示对危害生命的指令不容易成功,但要是先在目标脑中灌输其它思想破坏防备之心,日积月累,到时轨生叫目标做什么都会答应。

现在诛算在众人的压力下变得异常脆弱,再加上戽石随时都可能取走他的性命,诛算已经无法像平常一样正常思考了,更不可能施展天赋精算。

轨生抓住机会,再次施展天赋暗示,说道:“这么说,你一定精算过我们的行为约束。”

“是的。”诛算点头道。

等的就是这句话!轨生自知无法用天赋暗示在短时间内套出诛算身上危及生命的情报,但可以引诱诛算说出给他威胁的借口。

轨生马上冲到诛算身前,左手掐住其脖子,右手迅速拿出猝取,对准其右眼,距离不到两厘米。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成功精算出我们的行为约束。你今天不说出你的,我们怎么能安心!”轨生喝道。

大家对轨生突然的行动都感到十分愕然,但考虑到自身的安全,没有一人出手制止轨生。

诛算非常害怕,心扑通扑通地猛跳,背后的衣服已经被冷汗完全打湿,眼前只看到锋利的黑色小刀。

“我的行为约束是嫖。”诛算最后的防线被打破,无奈说道。

轨生松开左手,将猝取收回来。诛算马上连爬带滚地离开,没一会消失在众人眼里。

戽石皱起眉头说道:“你这就信他了?”

“放心,过些时间,如果穆槐来找我们谈话,那诛算所说的多半是真的。”轨生淡然道:“这里除了吴郝慑,我们都很少跟诛算相处。诛算应该没办法短时间内将我们的行为约束精算出来。刚才我之所以那么说,完全是吓吓他而已。”

“那我该怎么办,一天几乎有十多个小时跟他在一起。”吴郝慑害怕道。

“总之,以后别跟他走得太近就是。”轨生提醒道。

就这样,大家到最后都没问轨生隐瞒的秘密是什么,轨生也没有主动告诉他们的打算。不过,无关痛痒的说法,轨生早就准备好了。

当天晚上,吴郝慑申请调房间,结果他跟戽石住在一起,诛算一个人住一间。

诛算原本只想刁难轨生一番,没想到反被轨生出计孤立。

如轨生所料一般,穆槐真的找上众人狠狠责骂一顿,在离开之前,大家还得承诺守住秘密。

轨生正打算回房间,被穆槐拦下来,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有没有兴趣跟着我,只要你答应,我就跟文修说一声。”穆槐突然说道。

“为什么现在有如此决定?”轨生不解道。

“他们几个可没有办法将诛算逼成这个样子。”穆槐直言道:“起初我以为你之所以能通过试炼,寸步占主要原因,但现在我觉得不是这样。”

“我可不敢整天待在你们身边。”轨生拒绝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了些什么,我在诛算身上感应到其他人的信源。”穆槐用一种威胁的语气说道。

“你也别以为我刚成为信众就什么都不知道,单凭信源根本无法辨析出谁人的。戽石曾经在诛算身上留有标记,谁是最高嫌疑人,怎么也轮不到我。”轨生冷静道。

“罢了,你好自为之吧,别让小聪明害了自己。”穆槐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慢着。”轨生说道。

穆槐转过身,问道:“还有事吗?”

“你留诛算在身边,就不怕有天会被背叛?”轨生想了想说道。

“你想说什么?”穆槐微怒道。

“诛算的精算能力可以推测出你的行为约束,要是遭到背叛,后果不堪设想。”轨生若无其事地说道。

“托你的福,我现在也知道他的。”穆槐冷笑道。

“但你肯定他说的全是真话?有可能他一直都在演戏。而他的天赋精算却能准确推算出你的行为约束。”轨生说道。

“你要我亲自废了他不成?”穆槐脸色十分难看。

“别误会,我没这个意思。不过,他可是一把双刃剑,既可以用来对付别人,同样也可能会弄伤自己。”轨生说道。

穆槐沉默良久,脸色一松,说道:“你真的没兴趣跟我?我能提供十分优厚的条件,将来你要是想学高深的信源技术,我可以直接给你信用值到雅阁消费。”

轨生淡然一笑,摇了摇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