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333字
  • 2022-03-20 16:06:05

轨生本来想上前说几句恭贺的话,但看到戽石的猫头鹰一直盯着他,便打消心里的念头。

穆槐见到精灵稍微错愕一会,很快恢复过来。他让戽石赶紧离开,叫轨生马上进去。

看着身后的大门关闭,轨生沿着楼梯走到祭坛中央,那里有预备的纸和笔。

轨生没有打算使用它们,在怀里另外掏出一卷纸和一支崭新的笔。

将纸摊开放在地上铺平,拿着笔深呼吸了几下,轨生闭上眼在脑海里回想两个星期一直在画的图案。

睁开眼,轨生面无表情地看向前方,仿佛用余光可以感觉到躲在房间里的文修。

轨生尽力平复心情,长长呼出一口气,整个人伏在地上,拿起笔开始画阵。

轨生画阵仅凭本能,每一笔都是一气呵成,从不拖泥带水,回过神后,已经把阵画好。

藏在房间里的文修从轨生进来后就一直加倍留意,看到轨生所画的阵,吃了一惊,那并不是他想像中的六芒星,如此一来,文修更加确定轨生得到陈吟的帮助。

轨生把祭品拿出来,将其放在阵的中间静静等待,没多久,阵的逐个部分开始亮起来,先是外圈,然后再到里面的图案。

光蔓延到祭品上,祭品随之飘浮起来。轨生伸出右手摸向祭品,面前出现与雕像一模一样的小丑老鼠。

四周忽然刮起强风,不断绕着轨生转,轨生就像处在风眼之中。

“是谁召唤我?”面前的小丑老鼠用一种又尖又诡异的声调问道,接着强风不再吹袭。

轨生这时才有机会看清楚面前所谓的神,它全身都是黑灰杂乱在一起的毛发,头上戴着一顶红帽,脸上化着很白的小丑妆,鼻子装着一个圆圆的红球。身上的装束很紧,手上拿着匕首和一块跟祭品一模一样的怀表。

四周的墙和地面变成黑白格仔,空中弥漫着淡淡灰烟,闻起来有点刺鼻。

“我是您系下信众轨生,请赐予我能力,向世人传播来自诡诈系的福音。”轨生按照背熟了的程序恭敬道。

小丑老鼠睁大双眼,用匕首指着轨生,以傲视一切的语气说道:“向我宣誓吧,你将获得我一部分能力!”

此时正是第三步的关键,轨生想到一直在偷看的文修,不禁抓紧拳头,毅然决定道:“我志愿成为诡诈系的一员,永不背叛,并承诺今生不再吃禁果,如违誓言,自断左手尾指!”

藏在房间里的文修听到这,惊讶地合不拢嘴。轨生所做的宣誓简直是儿戏。

禁果已经消失好几百年,现在想找一个难比登天。至于以左手尾指作为惩罚条件,更是对生命无关紧要。

文修几乎看遍组织成员成为信众的过程,从来没有一个人像轨生那样消极选择。

“成为我系下一员,必须遵守我的行为准则。若违背誓言,必将遭到信源反噬。”说罢,小丑老鼠口中吐出一股灰烟,令房内能见度严重下降。

轨生被灰烟覆盖,身体感觉热热的,力量从心口不断涌出来。

闭上眼睛,轨生能看到身体每一块肉,每一条骨。分布全身的血管和微细毛孔显得清晰无比。

祭品飘到轨生上方,身体周围出现无数颗灰色光粒。

轨生深呼吸一下,光粒聚集在心脏附近旋转,缓下来的时候,形成六十四颗光珠。

光珠并没有完全停止,它们慢慢地无规则移动。感觉差不多,轨生马上睁开眼睛。头上的祭品瞬间射出六个光球,整齐排成一列,让轨生挑选。

轨生马上排除其中三个光球,剩下光球的内容分别是影响、容忍和发梦。

轨生伸出右手指向影响,影响所在的光球迅速钻进体内。

几秒钟不到,祭品又射出六个光球。这次,轨生只能排除两个光球,剩下光球的内容分别是变色、暗藏、刺探和观察。最终轨生选择暗藏,光球又钻进体内。

过了一会,祭品继续射出六个光球。轨生立即排除四个光球,剩下两个光球是语言和意象。

虽然二选一,但轨生在这里耗的时间比之前都多,快超时前,伸手指向语言所在的光球。

祭品变得暗淡起来,但还是射出六个光球来。这次,轨生没有选择任何光球,直接等待时间过去,让躲在房间里的文修又吃一惊。

最后一轮射出光球,祭品完全失去光芒。看着面前六个光球,轨生立即排除其中之二,剩下光球的内容分别是幻象、默化、控制和催眠。轨生稍微犹豫了一会,决定选择光球控制。

光球进入体内,立即到心脏汇聚。此时一共六十四颗光珠快速移动,组成一幅图案后慢慢停止。

图案的样子跟轨生所画的阵十分相似,是一只看起来懒洋洋的猫。轨生脑海里浮现出两个字——暗示,正是刚成形的天赋。

祭品掉下来,轨生马上将其接住,以为一切都要结束的时候,祭品发出最后一丝光芒。

光芒落在地上慢慢揉成一团,幻化成黑猫,脸上正中央有一个显眼的白色十字纹路。

面前的小丑老鼠逐渐消失,周围又恢复了原状,可轨生手上的祭品没有不见。

“喂,小子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快找个舒适的地方让我休息。”一道男人声音传到轨生耳边。

轨生马上四处看了一眼,周围一个人也没有。

“我的天,看哪里啊,在你下面!笨蛋。”原来声音出自那只黑猫。

“你能说话?”轨生好奇地问道。

“不仅会说话,还会骂人呢,你这天煞的,怎么会这么怂呢,宣誓这么消极,我的能力根本发挥不出来。”黑猫的嘴一动不动,却能把话说出来。

“你想怎么样?”轨生无奈地问道。

“你是失忆了不成?刚叫你找一个舒服的地方,现在又来问我,让我吃猫粮撑死算了。”黑猫用前脚按在头上说道。

见轨生没有出声,黑猫双脚一蹬,跳到轨生肩上,在脖子附近绕了一圈,化成黑色围巾,尾端有一个明显的白色十字。

“今天起,我就在这里睡了,没事不要叫醒我!”黑猫用一种不容反抗的语气命令道。

轨生一脸懵样,现在还搞不清楚发生什么事。脖子上的围巾看起来很普通,轨生完全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围巾既没有重量,也不能保暖,如空气一般。

“你先不要睡,我还有事要问你。”轨生急道,可是再也听不到黑猫说出半句话来。

轨生将怀表放入口袋,推开大门走出去。穆槐早就不在,津八久站在门外等着。

“你怎么在这里?”轨生问道。

“见穆槐辛苦,我就顶替他一会儿,怎么样,你还顺利吗?”津八久问道。

“我成为信众后祭品还在,这正常吗?”轨生问道。

“你如果第三步选择消极的话,祭品极有可能留下来,不过不能二次使用。”津八久回答道。

“那岂不是变成了饰品。”轨生拿出怀表说道。

津八久一看,马上大惊道:“你这样做可是会落后别人几十年时间!”

“不是还有副技能弥补吗,我可不想成为别人的扯线木偶。”轨生坦言道。

津八久听出轨生话里另有意思,看了一眼四周,确认没有人之后,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跟我来吧。”

两人走后,文修盯着空无一人的祭坛发呆,实在不明白轨生为何如此选择,可他又不能当面去问。

在津八久的房间内,津八久让轨生坐在仅有的椅子上,他则坐在床上。

“刚才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津八久小声问道。

轨生先是犹豫一会,但还是说道:“有人监视祭坛。”

“谁?”津八久急着问道。

“虽然不能确定是谁,但我猜他是文修。”轨生回答道。

“没有证据的话,你可不要乱说。”津八久谨慎道。

“放心,就算有证据,我也不会说出来的,还有,你也得要保守秘密,不然组织成员都有生命危险。”轨生说道。

“你是怎么发现的?”津八久问道。

“祭坛外面的通道有个暗门,你趁没人的时候去看一看就明白了。”轨生说道。

“难怪这么多年,文修都规定新人必须在祭坛使用祭品,原来是为了这样。”津八久醒悟道。

“就算让他看完,他也奈何不了我。”轨生得意道。

“你是如何宣誓的?”津八久问道。

轨生便如实告诉他,反正已经有人知道,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你真是太乱来了,现在的你根本发挥不了两成实力,跟人对拼的时候完全处于劣势。”津八久可惜道。

“所以我得优先考虑副技。”轨生尴尬道。

“我的天赋还没共享过,你要不要……”

津八久还没有说完,轨生就拒绝道:“你的就算了,天赋哪怕再强大,有缺陷始终不好。”

“可是除了我之外,恐怕没多少人肯将天赋共享给你,毕竟共享的名额有限。”津八久劝说道:“还有,天赋共享所得到的副技不完全跟我的天赋一样,大多数情况都会略有改变,只是变好还是变坏不好说。”

“这个以后再说吧。”轨生始终没有答应。

“文修以前就十分看重权力,他现在连监视新人的事都做得出,应该想永远占着最高领导人的位置。”津八久说道。

“希望他的目的只有这一个。”轨生叹了口气道。

“天还没凉,你咋戴围巾呢?”津八久看着轨生脖子问道。

“这叫时尚。”轨生笑道。

“我记得你进去的时候没戴围巾。”津八久投向怀疑的目光。

轨生听后愣住,津八久在他开始使用祭品之前已经在附近,只是没出现罢了。

轨生心里感到一暖,说道:“那是精灵变的。”

“对啊,我怎么会想不起来呢,它到底有什么能力?”津八久问道。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羞辱人吧。”轨生回想起那只黑猫,说道。

“它没跟你说吗?”津八久不解道。

“没有,它说没几句就爬上我的脖子,之后就变成这样了。”轨生摇了摇头道。

“看来它的能力就是变化,只是不知道能变些什么,如果只能成为围巾,那它就没什么用了。”津八久分析道。

“反正大多数精灵都是鸡肋般的存在,我也没期望些什么。但我觉得戽石的精灵有些古怪,应该有不错的能力。”轨生说道。

“戽石所用的祭品本来就是一流的,那可是李严谨花了很长时间找回来,就算王都贵族都未必有机会用到这种品质的祭品。”津八久说道。

“我的祭品也很厉害,能生出六十四颗光珠,怎么我的精灵看起来这么不靠谱。”说罢,轨生亮出心愿图。

津八久看后一惊,说道:“你是我看过光珠最多的人,可惜你现在最多只能发挥二成实力……祭品品质好坏的确能影响精灵产生的几率,但没法保证精灵的优劣,这完全得靠运气。还有,你精灵的能力跟你自身的实力成正比,现在你只能发挥二成的实力,精灵再强也没有用。”

跟津八久聊了几句后,轨生向他告辞,感觉实在有点累,得早点回去休息,再找时间熟悉一下自己的天赋。

回到房间的时候,轨生看到碎骨子正在用刀割自己的手臂练习天赋。

轨生实在看不下去,于是劝说一二,还好碎骨子听得进去,不然房间里有人不断拿刀自残,轨生如何在里面休息。

轨生整整在房间睡了一天,到了第二天早上,还是觉得很疲累,估计是前段时间长坐的后遗症。

起来的时候,轨生见碎骨子异常兴奋,他说要到游乐子那里学习信源技术。

看着碎骨子离开,轨生开始尝试自己的天赋,拿起一个重约三十斤的箱子放在面前,深呼吸一下,对着箱子明示道:“向前移动。”

箱子稍微颤动了一下,就没有任何反应,这时,轨生整张脸都绿了,开始有点后悔当初的决定。

接着轨生试了试暗示:“如果能向前移动就好了。”箱子开始剧烈抖动,缓慢向前移动,比亲自用手拿还不如。

轨生皱起眉头沉默良久,更隐晦地暗示道:“停留原地会爆炸,你自己看着办吧。”箱子忽然向前冲,撞到墙上碎成一地。

看来越隐晦的暗示,威力越厉害。明示虽然也有作用,但十分不明显,轨生心里暗道。

最后,轨生什么话都不说,把房间大大小小的东西试了一遍,只能挪动不重于一斤的物体,而且速度奇慢无比,根本没有实战的价值。

死物已经测试完,轨生出去外面找些生物试验,在菜市场,买了几十只小鸡,拿着两个大鸡笼跑到城外。

在没人的地方放下小鸡,从笼子拿出一只,轨生对着它说道:“围着我转圈。”

小鸡愣了一下,还是照着轨生去做。只用明示就成功,轨生十分满意。显然天赋对生物比死物更有效果。

轨生试着让小鸡做些它不可能做到的事,说道:“翻筋斗。”

小鸡傻呼呼地呆在原地,跟轨生大眼瞪小眼。轨生不禁笑了一下。

“你能翻筋斗的话,我会很开心。”轨生又说道。小鸡还是没有反应,小脑袋不断转动,好像对轨生说不会。

轨生并没有放弃,带点威胁地暗示道:“你不翻筋斗的话,今晚我可是会喝鸡汤。”

小鸡双眼闪过灰光,接着试图翻筋斗,可是头都撞破了,还是没有成功。

轨生虽然能让小鸡听指挥,但不能令它做超越自己能力的行为。

轨生没有死心,伸出右手在小鸡面前晃动,令它慢慢失去警戒,接着让小鸡看着他的双眼,缓缓说道:“你跟人类有一样的能力,没有什么动作是你不会的。”

小鸡双眼这次不仅闪过灰光,而且变得十分空洞。双脚一蹦,小鸡连续翻起数个筋斗。有人看到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

这时,轨生满意地点了点头,接下来,开始尝试要小鸡做些危及生命的动作,无论用什么方法,语言多么含蓄,小鸡都不为所动,它甚至用小嘴啄轨生。

轨生马上叫它翻筋斗,可它什么也不听,都快把轨生的脚啄出血了。

此刻,轨生才意识到,如果触犯对象的底线,那么暗示就会失效。于是,轨生只好将小鸡放回笼子里。

轨生拿出另外三只小鸡,同时对它们使用天赋,发现作用目标越多,效果越不好。

轨生再拿出三只小鸡,同时对六只小鸡暗示,结果一点效果也没有。

如此反复尝试,轨生确定目标每多一个,效果就会减少一半。可作用的目标数量没有限制。但不能起效果的话,六个目标跟一万个目标没什么两样。

轨生又拿出一只小鸡,把它放得远远的,测试天赋的使用距离。

几分钟后,轨生得出天赋的有效使用范围差不多有一百米。只要在有效使用范围内,目标无论远近,对天赋没有任何影响。

经过各种各样的测试,轨生还得出一个结论,要是曾经对目标使用暗示成功,之后随便使一个眼色,目标就会按照暗示内容行动,这大大提高天赋的可利用性。

因为轨生测试生物的对象只有小鸡,所以不知道天赋对智商更高的生物会不会有效,于是到沼泽深处另外找些动物尝试。

轨生将避毒草含在口中,朝沼泽走去,没多久,在一块大石后面找到一条野生狼狗。

狼狗见到轨生马上飞奔过来,轨生轻易避过的同时,伸手抓住狼狗,对它施展暗示,效果比小鸡差很多。

接着轨生又向几种不同的动物使用暗示,得出结论,动物智商越高,暗示越不起作用。

轨生想起碎骨子的话,在进入组织之前,文修曾经折磨过他,以便控制他说出真话。

于是轨生找到之前的狼狗,多番折磨后,对其下达自杀暗示。

结果出乎轨生意料,狼狗竟然用头拼命撞击旁边的大石,没几下,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

不单止威吓,利诱同样可以。轨生回去找小鸡测试,给小鸡喂食,并爱抚它。

感觉差不多,轨生对其施展暗示,小鸡像狼狗一样撞击石头。

到此为止,轨生已经完全了解自己的天赋。最后一步就是实战问题。

轨生十分肯定,他的天赋绝对不是上佳的实战技能。

在对战中,敌人警戒心很高,天赋暗示对敌人无法起到很大的作用。

轨生一惯的作战手段都是以偷袭为主。可是要想天赋发挥最大的作用,轨生就得发出声音,那样对偷袭影响极大。

如果不出声,轨生可以控制像匕首比较轻的武器移动,但速度很慢,连一般人都能轻易躲过。

不过,轨生还是想出了解决方法,他准备利用身上的埒垨武器绿芒配合天赋一起攻击。

绿芒又轻又小,轨生能控制它快速移动,再加上绿芒本身就有剧毒,这样,轨生的天赋便初具实战能力。

剩下来的时间,轨生全部用来训练控制绿芒移动,起初还不怎么习惯,但练习多了,越来越得心应手。

利用拳套瞬发绿芒,即便不能击中目标,轨生也可以远程操控绿芒从后面偷袭敌人。

在天黑之前,轨生回到地下道,他并没有到房间休息,而是绕到地下道的档案室。

自从发现文修有古怪后,轨生很想知道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将来文修要是真能找到禁果,轨生还是有很大的麻烦,及早提防一下总不会是坏事。

档案室里记录着组织成员的所有信息,里面设有阅读权限,轨生这种新加入的成员,往往只能看些没用的资料。

尽管如此,轨生还是打算进去转一圈,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进去档案室需要硬币,轨生将硬币投进大门中的插口,门自动打开。

档案室分三层,第一层放的资料全属于近几年加入组织的新人。第二层则是老成员的资料,第三层除了放历代最高领导人的资料外,还放了骨干成员和退隐成员的资料。

楼层之间没有门,任何人都可以进出,只是不能将资料拿出来。

轨生在一楼找到了他的资料,上面写着,“轨生,卦符村人士,其父不详。母亲叫媚娘,与沈家有关。善用小刀作武器,战斗方式以偷袭、强杀为主。成年后为了躲避兵役,自断双腿。一年后伤好出村,在跃马城孙家打了一段时间工,因孙家出事而到处流浪,最后在津八久的推荐下参加试炼成为组织一员。”看到这里,轨生惊讶地合不拢嘴,想不到组织已经把他调查得如此详细。

轨生好奇地看了一下诛算的资料,那资料比书还要厚,上面主要记载了诛算在泰勒城的成功事迹。

放下诛算的资料,轨生正想拿戽石的一看,可是柜子无法拉出来。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轨生的权限不够。

无奈之下,轨生只好放弃,朝着楼上走去,没有在二楼停留,直奔三楼入口。

来到三楼,轨生看到许多陌生的名字,柜子接近九成是拉不出来的。

轨生很快找到文修的柜子,果然不出所料,他柜子的权限是所有人中最高的。换句话说,只有文修他自己和下一任领导人能打开此柜。

在不远的地方,轨生找到津八久的柜子,不费任何功夫,就将其打开。

并不是津八久柜子的权限等级太低,而是他的柜子早就被人强行破开,上面还有明显的痕迹。

轨生打开里面查看,柜子里面一点资料也没有。

同样情况的柜子一共好几个,其中就有陈吟。轨生猜资料是他们自己拿走的,不然谁会打资料主意。

正准备下楼的时候,轨生看到一个半掩的柜子,上面的名字写着李严谨。

轨生转身走向柜子,打开一看,里面的资料还放着。轨生花了将近二十分钟的时间将所有文档看完。

李严谨在组织内有一个老婆,他们俩都是骨干成员。李严谨利用天赋变异手术,让组织里的人得到寸步的能力,赢得组织上下的尊敬。为了获得更强实力,他甚至将自己全身器官改变,据说身上有两个心脏,而且每个心脏的位置各不一样。

李严谨在组织建树良多,与刑大战的时候发挥着重要作用,他的老婆在交战中不幸身亡。

大战结束后,李严谨伤心过度,每天以一日仙度日,有一段时间丧失理智,到一条村子里对大部分妇女施暴。

多年后,李严谨恢复理智,对当年的事大感后悔,回去村子一看,村子已经物是人非。他发现其中一位妇女怀上他的孩子,两母子相依为命,日子过得很苦。

李严谨没脸与儿子相认,一直在村子附近居住,暗地里接济那两母子。

轨生心里暗道,李伯就是地下道的李严谨。戽石十有八九是他的儿子。戽石试炼失败还能加入组织就能解释清楚了。

李严谨当年犯下的罪虽然情有可原,但还是对戽石的村子造成不可磨灭的伤害。轨生犹豫着要不要把真相告诉戽石。

过了好一会儿,轨生还是决定不要讲。既然戽石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么一定是李严谨不想告诉他。

李严谨对轨生有大恩,没有他教的寸步,轨生可能已经死了好几次。

还有,别人的家事,作为外人还是不要管好一点,所以轨生才有此决定。

忽然,轨生感觉楼下有人上来,于是马上将李严谨的资料放回去。

“你在这里干什么?”魏立决有点讶异地看向轨生。

轨生一时找不到好的借口,于是沉默不语,总不能说来这里散步吧。

“你看过了?”魏立决瞧了一眼李严谨的柜子,问道。

轨生无奈地点了点头。

“你可不能告诉戽石。”魏立决脸色一沉,说道。

“为什么?”轨生问道。

“第一,这是机密内容,你没有权限查阅里面的资料。第二,要是你把一切告诉戽石,他不仅会报复李严谨,甚至还会对组织造成伤害。”魏立决解释道。

“知道此事的人有多少?”轨生问道。

“老一辈都知道李严谨当年犯下的错事,只是不知道戽石是他的儿子。”魏立决回答道:“要不是戽石来参加试炼,我也不知道他的身世。现在我成为戽石的师父,文修就按排我整理李严谨的资料,没想到出去一会,你就看到柜子里的一切。”

“戽石一直在组织的话,他迟早会知道这个秘密,只是时间的问题。”轨生说道。

“这也是当初文修不想戽石进入组织的原因。试炼结束后,要不是李严谨态度强烈,文修说什么也不会答应。”魏立决说道:“说实话,现在李严谨活着比死了更难受,为了折磨自己赎罪,他吃得连狗都不如,整天与乞丐为伍。不是为了死去的妻子报仇,他早就一死而谢罪了。”

“当初是刑的人杀了他妻子,难不成李严谨想毁了刑?那可能会再次触发大战。”轨生担心道。

“他已经向文修承诺过,不会找刑麻烦。但刑里面的一个人,他说什么也不会放过。”魏立决说道。

“那人是谁?”轨生问道。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叫做摩尔,在刑的位置还蛮高的。”魏立决回答道。

离开档案室后,轨生回到房间休息。碎骨子看起来很累,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轨生发现床上留有字条,文修要所有新人明天一早到大厅集合,把字条撕碎后,躺在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轨生起来后跟着碎骨子一起来到大厅。他们俩是最后才到的,其他人早就在那里等着。

见人齐了,文修站在众人面前说道:“估计你们已经熟悉自己的天赋了。但是只有天赋是不行的,你们还需要学习一些基础信源技术。今天,我教大家一级信源技术——射。”

文修右手食指指向大厅里早就准备好的大石,口中念道:“射。”一道灰光迅速射出,击在大石上留下一个大洞。

这招数,轨生见识过很多次,它能远程对敌,是一招很实用的技能。

“想要发出射,就必须将信源汇集在手指上,然后想象信源离体而出,口中念射。”文修介绍道。

“一定要念射吗?”轨生问道。

“你熟练的话,不念也可以,但会影响射的威力。”文修回答道。

接下来,所有新人在大厅练习。轨生虽然能很快聚集信源在手指上,可是信源一直不能脱体而出,好像便秘了好几天。

碎骨子脾气很不好,他才试了几分钟就失去耐性,开始骂起脏话来,让其他人不禁大笑一番。

半个小时后,诛算是第一个成功发出射的人,威力当然比不上文修,但也在大石上留下一个小洞。

轨生仿佛抓到诀窍,不可以将聚集到手指上的信源全部射出,只能释放一点出来。

接着,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轨生成功使出射,灰光离大石不到两米的时候,竟然拐弯射到不远处的椅子上,椅子顿时多了一道淡淡的痕迹。

在场的人除了文修之外,都认为轨生失败了。但实际上,轨生只是控制不好,光束击不中目标而已。

他使出的是射的扩展技,那是不容易掌握的技能。文修没有当场指出,所以没有人知道,轨生还以为哪里出错了。

“时间差不多,还使不出的人回去好好练习,我可不能等你们到晚上。”文修把众人叫停道:“射,是最低级的信源技术,伤害也是最差的。如果你们要学习更高级的信源技术,可以去找各自的师傅,也可以花信用值到雅阁买。”

“信源技术到底分多少个等级?”诛算上前一步问道。

“一般划分为五级,越高级威力越大。大多数信源技术都掌握在王都的预备军官学院,当然,雅阁也有不少。将来你们得要学习更多的信源技术来丰富自己的战斗体系,不然很容易被敌人针对。”文修说道:“今天除了教你们信源技术之外,最主要是为了发布你们的第一个任务。相信在场很多人都知道,新人必须执行组织安排的任务,不得有任何异议。三年后上缴祭品,你们才能自由选择任务。碎骨子、戽石、吴郝慑和轨生到王都的预备军官学院学习,为组织搜集一切关于王都的情报。而诛算就跟随穆槐,一切听从他的安排。”

“为什么我们跟他不同?”戽石指着诛算,向文修质问道。

“你们是新人,还没有相当实力之前,没多少任务适合你们。你们去预备军官学院学习,我们组织里的成员就不用费太多精力和时间教你们。至于诛算,他将负责管理穆槐的物业,而穆槐会亲自教导他。”文修解释道。

“为什么我们的师父不教我们?”戽石又问道。

“他们各自都有任务在身,只能指导你们关键部分,不能整天陪着你们。”文修非常有耐心地回答道:“你们可以放心,预备军官学院的资源比我们还要好,你们能习得较为全面的技术。但你们记住,千万不能从导师那里学得副技。”

“作为帝国顶尖的学院,导师的天赋一定很厉害,能学到他们的副技应该是好事啊。”轨生不解道。

“你说得没错。预备军官学院之所以出名,正是因为它的信源技术和副技。但习得副技的前提是终身效忠学院和陛下。到时,你们的一切都会记录在案,毕业后将永远在朝当官,没有特殊原因一般不能转业,以后出来为组织办事会很不方便。不仅如此,你们还不能擅自将天赋共享给他人,必须服从学院的安排。”文修说道。

接下来,所有新人都回去。轨生正想离开,却被文修拦了下来,“我有事跟你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