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677字
  • 2022-03-20 16:06:29

“天赋是唯一具有百分之百信源强度加成的技能。如果天赋是伤害性技能,那么它的伤害值会在额定伤害的基础上加上百分之百的信源强度加成。信源技术只有百分之五十信源强度加成,缺点是加成低,但习得的条件很宽松。至于副技的话,它分两种情况,一种是传授得到的副技,这种副技有百分之四十的信源强度加成。另一种则是天赋共享得到的副技,这种副技有百分之八十的信源强度加成。两种副技都是从别人的天赋中得来。一个人最多只能将天赋共享给三人,传授副技则可以无数次。一般人绝不会学习传授得到的副技,毕竟一个人只能习得三种副技。当然也有例外的情况,那就是传授副技的人具有十分厉害的天赋。”文修介绍道。

“要是信源技术只有百分之五十的加成,它怎么弥补你之前所说的祭品差距?”诛算问道。

“信源技术分好几种等级,等级高的信源技术,其额定伤害值也高,尽管信源强度加成打折了,还是强过许多人的天赋伤害。副技也是同样道理,只不过没有信源技术灵活。”文修解释道。

“要是别人也习得高等级的信源技术呢?”吴郝慑问道。

“那可不是件易事,高级信源技术没有长时间练习很难使得出来。因此这是后天增加自身实力的途径之一。如果习得多种厉害的信源技术,就能针对敌方的弱点,胜利会变得易如反掌。当然,信源强度和容量还是占有先天的优势。”文修回答道:“说到这里,大家应该都很清楚了吧。”

.吴郝慑举起手,说道:“我对伤害计算还有一点不是很明白!”

“这个不用急,将来成为信众,使用技能多了,自然会明白,你们现在只要熟悉四个步骤就好。”文修笑道。

使用祭品的讲解终于结束,所有新人都回去着手准备。轨生没有急着离开,向文修请示获得外出批准,打算找上津八久去一趟雅阁。

轨生已经很熟悉地下道结构,不用地图就找到津八久的房间。津八久看起来很闲,在悠哉地品着茶。

“跟我一起去找九六三零吧。”轨生说道。

“我才不去。”津八久想也不想,说道。

“为什么?”轨生讶异道。

“看到老头的嘴脸就心烦。”津八久回答道。

“你不在的话,他可能不会答应教我。”轨生为难道。

“正好相反。有我在,他才不肯教你。还有,雅阁毕竟是地下道的一部分,作为管理者的他,怎么也会关照一下后辈的。”津八久解释道。

看来不能指望他了,轨生心里骂道。

“对了,见到他后礼貌一点。就算他不肯教你,将来成为信众后,你还得到他那里学习高级信源技术。”津八久提醒道。

“我听说在雅阁学信源技术不容易。”轨生说道。

“那是对外人而言。所有地下道的成员,只要付得起信用值,就能从雅阁学习信源技术。”津八久说道。

与津八久告别后,轨生朝着地下道的出口走去。作为地下道的成员,轨生可以从秘密通道直接来到紫沼城中央,不用再走无人区域那条路。

到了外面,轨生发现自己身处在一间面包铺的厕所里,通道的出口竟然是一个马桶,令轨生汗颜不止。

走在街上,轨生很快找到雅阁的方向。沿路还是有很多信众,他们把雅阁附近的路口完全堵住。

再次来到雅阁,轨生在众人的目光下走进去,店里除了九六三零外,号老头也在这里。他们两人正围着桌子下棋。

“有客人,要暂停吗?”号老头发现轨生来了,于是问道。

“停个卵。他连信众都不是,不可能来这买信源技术。”九六三零头也不抬地说道。

轨生听后稍有不悦,并没有表露出来,毕竟有求于人,只好静静等着。

两人下棋下得很慢,每一步都要想很久。到了中午,他们一边吃着丫头带来的午餐,一边下棋。

轨生对下棋一窍不通,可从棋盘上来看,号老头的棋子明显比九六三零多,估计胜出只是迟早之事。

可令轨生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号老头的脸慢慢焦虑起来,不时流着冷汗。

两个小时后,号老头放下手中的棋子说道:“我认输。”

看着号老头收拾棋子,九六三零喝了一口清茶,说道:“年轻人还蛮有耐性的。”

“多谢前辈夸奖。”轨生恭敬道。

“前辈?我可不敢当。”九六三零自嘲道:“我和号老头一样,都是普通人,以后还要你们这些新人信众关照。”

“津八久叫我向你请教如何成为一个信众。”轨生老实道。

“那小子怎么不来?”九六三零生气地放下茶杯说道。

轨生总不能告诉他津八久不想来吧,于是只好默默不语。

“消失这么多年,回来也不看看我这副老骨头。”九六三零骂道:“再过几年,他想看也看不着了,准备到我的坟前上香吧。”

“能力退化严重,他不好意思见你吧。”号老头猜道。

九六三零冷哼一声说道:“当初我叫他不要掺和那趟混水,为了现在的组织根本不值得。”

号老头见轨生一脸懵然,于是解释道:“其实津八久是九六三零的徒弟,与刑大战中频繁使用天赋导致能力迅速下降,虽然组织赢得胜利,但他再也无法恢复到战前实力。”

“他的天赋的确对逆风战局有奇效,但副作用极大,我之前已经提醒过他很多次了,他就是不听。即便他获得组织排名第三的地位,那又有何用。”九六三零心疼道。

“他要不是这样,我们两爷孙早就没命,我也不能在这里和你下棋。”号老头说道。

听到这里,轨生心里暗道,津八久虽然不怎么强,但对付一般的信众绰绰有余。要是能力没有退化,他到底有多厉害?

“你咋还杵在这里?”九六三零盯着轨生问道。

这时,号老头抢先道:“他是津八久引荐来的,在试炼中表现十分出众,你就教教他吧。”

九六三零沉默一会,说道:“把你的祭品拿出来看一看。”

轨生拿出一个透着亮光的黑色布袋,伸手掏出怀表递给九六三零。

九六三零并没有接住,惊讶地说道:“没想到你是怀表的适配者。”

“怎么样?可以教我吗?”轨生问道。

“我可没什么资格教你,不过,大家研究一下还是可以的。”九六三零盯着怀表的眼睛一直没有移开过。

轨生一听,喜道:“多谢前辈成全。”

“你先回去把组织给你的小册子看熟,有时间找一下资料,两天后再来找我。”九六三零吩咐道。

轨生恭敬地施了一礼,走出雅阁。

看着轨生离开的背影,号老头说道:“津八久说过不会收徒,现在他让轨生来,可见轨生资质之高。”

“资质不高,怀表也不会选中他。还有,能够从文修这个老狐狸眼皮下溜走,那小子机灵得很。他让我想起以前的津八久。”九六三零笑道。

“津八久对其他人很冷漠,其实心底十分火热,平常总是避重就轻,但在组织危难的时候都会挺身而出。虽然很多新人不认识他,但津八久在老成员心里占有很重的地位。作为他的师父,你也可以感到自豪了。”号老头为他添茶,说道。

轨生回去后并没有马上去查阅资料,先在房间熟悉流程,把所有步骤都记在脑海后,开始思考第三个步骤。

之所以从这个步骤着手,是因为不用人帮忙,轨生就可以独立完成。

在文修介绍之时,轨生早就决定苛刻选择,他可没什么时间浪费,想尽快得到实力,马上确定惩罚条件为脑或者心。

关键是行为,轨生毫无头绪。他不断想着自身不需要的行为,脑海里出现的反而是经常去做的事情。

为了更好地思考,轨生把一天可能会做的事全部列在一张纸上。

从早到晚,轨生甚至连睡觉都考虑进去。整整一张纸写得满满的,他还是不满意。

直到再想不到任何东西出来,轨生才停下笔检查,此时,他已经写了两页半。

轨生开始分类统计,涉及手的动作占据最多,足足有百分之三十。其次是脚,也有百分之二十。有关身体的动作一共占了九成。

首先轨生排除颈部以下的动作,因为其单一又重复,容易让人不知不觉中中招。

当然轨生可以设置细一点,如手部动作变成投球,这样就可以避开很多行为。但是投球不是日常频繁的动作,对生活也不怎么重要,宣誓的效果一定会大打折扣,所以轨生才会排除掉。

看、闻和听很容易受外界影响,轨生也不将此列入考虑。最后轨生定在口上,也就是吃,因为别人不会无缘无故塞东西进他嘴里,轨生吃每样食物都可以自行选择,而且人每天都要吃,这很符合日常会出现的行为。

完全禁止吃是不可能的,轨生还要细分一点。从生活重要程度的角度来看,轨生选择不能吃牛肉。

当然,轨生要是选择不吃肉的话会更好,但是担心以后在外面吃饭的时候会不小心沾到荤,只好再次细分。

决定好后,轨生发现时间已经很晚。碎骨子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应该还在游乐子那里学习。

准备去休息的时候,轨生被津八久拉了出来,来到紫沼城一间没什么人进出的酒吧。

酒吧的老板娘看起来很像一个汉子,脸上有明显的胡渣,身体很壮硕,快把身上的裙子绷烂。

老板娘认识津八久,领二人到一个小小的包间,放了两杯不知名的酒在桌子上才出去。

“试一试吧,这酒很出名。”津八久说道。

“你找我出来所为何事?”轨生问道。

“今天你去雅阁了,是吧?”津八久问道。

轨生点了点头。

“他……有没有说些什么?”津八久问道。

“你想知道些什么?”轨生反问道。

“罢了,不讲就算。”津八久喝了一口酒。

“总之,他答应教我了。”轨生笑了笑,说道。

“他身体还好吗?”津八久问道。

“行动有一点不方便,其它还不错。”轨生想了想说道。

“你要好好跟他学,他可是很厉害的。”津八久说道:“要不是出了意外,他差一点就成为这一任的领导人。”

“什么意外?莫非跟他丧失信众能力有关?”轨生好奇地问道。

“上一任领导人推举他为候选人,而且组织肯投他票的人数超过七成。可是上一任领导人忽然离奇失踪,而他又违反约束行为导致身体残疾,丧失使用信源的能力,最后文修才有机会上台。”津八久回答道。

九六三零看上去精明得很,怎么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轨生心里暗道。

“我一直怀疑组织有人下毒手,于是暗中调查。”津八久压低声音说道。

“调查出来了吗?”轨生问道。

“被九六三零制止了。”津八久摇了摇头。

“莫非他知道什么?”轨生猜道。

“我也不知道,后来听他的话没再调查。文修正式上任没多久,地下道就和刑开始大战,我便忙不过来了。”津八久说道:“大战结束,我的天赋使用过度,能力下滑得很厉害。在组织里再也发挥不了作用,我就干脆重新开始调查。听说在跃马城附近有人看到上一任领导人的踪迹,我才会在孙家待着。”

“当时,他在哪里使用祭品的?”轨生问道。

“就在地下道里。所有组织成员都一样,地下道是不会收现成信众为成员的。”津八久回答道。

“那嫌疑人估计就只有那么十几个了。”轨生想也不想就说道。

“老一辈的人有不少已经隐居,要找他们出来谈何容易,现在只有文修能做得到。不瞒你说,我觉得文修也是嫌疑人之一,当年,他只不过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辈,居然能在众多前辈中脱颖而出,简直不可思议。”津八久说道。

“接下来你还会调查吗?”轨生问道。

“等你成为信众后再说吧。”津八久叹了口气说道。

走出酒吧的时候,津八久已经喝醉,轨生只好将其搬回组织。

第二天早上,轨生起床发现碎骨子已经出去,于是洗漱一下朝着藏书中心走去。

藏书中心一共有好几个大洞连接而成,只有一个出入口。进入里面必须得使用硬币,还要花五百点信用值。

轨生成功进入藏书中心,其内没有任何人管理,想找什么资料得要慢慢看。

今天来的目的一共有两个,第一,参考别人的阵,第二,了解天赋的形成。轨生根据小册子的提示,很快找到画阵的资料。

那里整整有两排书架的书。轨生一本又一本地快速浏览,阵确实是有,但没有归纳在一起。近八成以个人心得记载,轨生看起来很不方便。

有的整本书全是文字描述,轨生看到结尾才发现那是勇猛系的经验。

勇猛系的经验对轨生的价值不大,因为他得到的祭品属于诡诈系。

每当看到图文并茂,上面又是诡诈系的时候,轨生都会将其记录下来。整本都是文字的,轨生只能随便揭过,用不到一分钟时间。

如此这样,轨生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看完一个书架的书。手中的笔记本已经记录了四分之一的资料,轨生觉得用它们来参考已经足够了。

下午的时间,轨生去找天赋形成的资料。它的范围之广令轨生吓了一大跳。整整覆盖几十个书架,没有几年时间根本无法看得完。

书架上的资料大部分草草带过,根本没有详细说明,轨生无法从上面找到有用的东西。

两个小时过去,轨生只找到几本日记,里面有几段描绘第四步骤的过程,但没有一本是属于诡诈系的。

无奈之下,轨生快速翻查书籍,只有看到诡诈二字才停下仔细阅读。

终于在下午结束之前,轨生顺利找到一些资料,把重点记录完就离开藏书中心。

在外面吃了一点东西后,轨生回到房间整理笔记。阵一共有三十多个,其中成功的经验不到十个。

轨生先从失败的阵中寻找经验,果然真的如文修所说的一样,那些失败的阵每一个都含有太多直线,曲线太少了。

还有,千万不能画方的,不然,天赋会变得毫无作用,哪怕信源强度再高。

轨生试图归纳成功例子的共同点,结果发现,它们都是从标准模型演变出来的,虽然最终能够成功,但得出来的天赋并不厉害。

看着一个又一个六芒星的变形,轨生不停地在下方打上交叉,直到剩下最后一个。

那是一个女人画像,画像就在圈内,都是由曲线组成。画看起来很漂亮,轨生自认没法画得出来,犹豫一会,将整页揉着一团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

轨生跳过画阵,去分析天赋形成的资料。资料不多,轨生仔细阅读一遍,才花几十分钟。

其中有几个部分值得参考。第一,选择光球的时候,千万不要选勇猛系和坚守系相关的内容,不然会严重拉低天赋的最后结果。第二,提早想好多个天赋方向,并将其排好顺序,到时选择的时候就不用花太多的时间。第三,用最快的速度选择光球,速度越快得到的天赋越好。

把笔记本和小册子放好,轨生躺在床上,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没想到画阵的资料虽然多,但有用的东西一点也没有。现在惟有指望九六三零了。

又是一天过去,轨生打算去雅阁一趟,还没走出房门,戽石就走了进来。

“有什么事吗?”轨生问道。

“你准备得怎么样?”戽石坐在碎骨子的床上问道。

“不怎么行。”轨生尴尬道。

“那你当初为什么不找个师父?”戽石问道。

“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轨生回答道。

戽石拿出一张纸,递给轨生,说道:“你帮我看一看。”

轨生接过瞧了一眼,那是一个完好的阵。

“阵是魏立决帮我画的,要我使用祭品的时候用上。”戽石又说道。

轨生把纸还给戽石,说道:“我也看不懂。我虽然昨天去过藏书中心查过资料,但找的都是与诡诈系有关的书籍,我实在无法分辨其好坏。”

“他的画跟标准的六芒星很不同,不然我也不会如此担心。”戽石老实道。

轨生一愣,戽石被诛算骗过两次后,对人的疑心大了不少,建议道:“如果不放心的话,你可以去藏书中心看看,现在离一个月还有很长时间,绝对能找到满意的答案。”

“谢谢你轨生,这里信得过的就只有你了。”戽石又说道。

“你也可以多相信你的师父,魏立决不像是会害你的人,何况他害你也得不到任何好处。如果你选择他为师父,又不相信他,那还不如像我不拜师,还能省下一笔信用值。”轨生劝说道。

“好吧。”戽石站起来说道。

与戽石告别后,轨生出了房门,朝雅阁出发,路上碰到吴郝慑聊了几句。

诛算这两天都在穆槐那里,晚上也不回来休息。吴郝慑现在有很多灵感,正赶回房间画下来。

从秘密通道出来,轨生发现文修坐在面包店里等人,当作没看到从他身边经过。

“你出去得也太过频繁了吧,做好献祭的准备了?”文修转过身,说道。

“我可是请求过你的批准。”轨生停下来说道。

“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很好奇你为什么常去雅阁。”文修盯着轨生说道。

“我有个爱好,就是看人家下棋。”轨生随便说道。

“为什么我一点也不信。”文修眯着眼道。

“时间还有一个月,总得找些事情消磨。不然你来指导我如何准备?”轨生问道。

“只要你老实回答我的问题,我收你为徒也不是不可以。”文修右手摸了摸下巴说道。

“你想问什么?”轨生谨慎道。

“在沼泽里,你是如何叫来两只鬼降救你的?”文修问道。

轨生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我可没那个本事,只是碰巧知道附近藏着两只鬼降。鬼降可不管你是谁,一靠近就会攻击人。”

文修眉头一皱,冷冷道:“他们可是朝铁皮屋方向奔去的!”

“我被绑在铁皮屋里,怎么知道两只鬼降会跑哪里。只能说运气好而已。”轨生冷静道。

“我觉得你有事隐瞒着我。”文修说道。

“这是不收我为徒的理由吗?”轨生问道。

“别小看地下道的情报网,不用一个月,你的一切就会调查清楚。”文修的眼神十分锐利。

“调查后记得跟我说一下,我也想知道自己的身世,说不定我还会支付信用值,尽管不多。”轨生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文修站起来,冷哼一声,朝地下道走去。

轨生来到雅阁的时候,见九六三零站在门口等他,感到有点惊讶。

九六三零没有多话,把轨生抓进路旁的马车,朝着一个方向驶去。

二十分钟不到,马车停在一个宅院门前。九六三零走下马车,打开大门,说道:“进来吧。”

轨生看了一眼大门,门上写着陈府,恭敬道:“原来是陈前辈。”

“谁说这是我家了?”九六三零回头说道。

轨生尴尬地笑了笑,跟着他走进去。

整间府邸很朴素,但不失风雅。院子都是绿油油的草地,小池塘养着许多黑金鱼,角落处有一架用竹子做的风车,有风吹过的时候,风车会发出有规律的声音。靠近房子有一个小亭,亭下有张石桌,桌上摆着一整套茶具。

一共有三房两厅,大厅正对着庭院。九六三零沿着石径带着轨生走进大厅。

大厅里一个人也没有,有一个主座,四个客座。主座后面挂着一幅很大的山水画,侧面通往内厅的路有一块两米高的屏风。

九六三零坐在主座上,说道:“你说得没错,我的确姓陈。”

轨生也坐了下来,说道:“这间屋?”

“我家。”九六三零笑道。

“这里看起来不便宜。”轨生看了四周一眼,说道。

“到了我这个年纪,如果还买不起,那才是大问题。”九六三零说道。

“只有你一个人住吗?”轨生问道。

“号老头和丫头有时也会住在这里。”九六三零说道:“在雅阁不方便讲解,我只能把你带到这。对了,你现在对献祭有多少了解?”

轨生于是把这两天的收获全部告诉给九六三零听。

九六三零沉默良久,说道:“这远远不够。你已经有祭品在身,第二步就不用说了。至于第三步,文修说得已经够详细,我就没必要补充了。只要记住一点,决定后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关键是第一步和第四步。第四步你了解得很不错,能找到好几个重点,只是还欠缺一些细节。至于是什么细节,迟些日子我再向你解释。现在最重要的是第一步,画阵。”

“应该从哪里着手?”轨生问道。

“诡诈系的阵主要是曲线,这个很多人都知道。但仅凭曲线是无法达到最大效果的。一般人所画的阵基本都是从六芒星演变而来,尽管成功率高,可得出来的天赋既普通,威力又不强。王都的预备军官学院大概是全国最高级的学府,不过它那里所记载的诡诈系资料都没有地下道详细。”九六三零说道。

“我在藏书中心看了一小部分,为什么没找到实用的东西?”轨生问道。

“那是因为重要的资料都藏在我这里。”九六三零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

“现在组织成员包含各系信众。但以前地下道的信众九成属于诡诈系,因此组织所信仰的神也是诡诈系,你在组织祭坛上应该已经看过那只小丑老鼠了吧。”九六三零继续说道。

轨生点了点头。

“至于为什么重要的资料和高级信源技术由我掌控,那涉及很久之前的事,我就不在这里解释了。”九六三零说道:“虽说资料在我这里,但整理起来也不容易,花了我快十年的时间才得出完美的画阵方法。组织的受益者恐怕就只有津八久和你了。”

“那究竟如何画阵?”轨生有点耐不住性子问道。

“一共有六个注意的地方,第一,画阵的笔一定要选黑色的,而且必须画在纯白色的纸上。第二,所画的内容尽量不要线线相交,即使相交,也不能在一个支点上出现四条线条。第三,阵要从圈开始画起,再从圈内继续画。第四,圈内的内容必须是一个整体图案,当然,图案还是得由曲线组成。第五,画阵时要心神平静,作画一气呵成,不得有任何修改。第六,画好的阵要马上使用,不然会大打折扣。”九六三零详细介绍道。

轨生听后马上皱起眉头,说道:“同时达到你所说的要求并不容易。”

“要完美就得付出代价。很多组织收小孩进去,就是让他们从小开始锻炼。”九六三零说道。

“可是我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轨生说道。

“反正第四步骤随机性太大,没什么可练的地方,到时我会说些注意的地方给你听。从现在开始,你得在第一步骤上下苦功。”说罢,九六三零拿了一大叠纸和一支笔给轨生,继续说道:“你就在这里住下,直到你画的阵我满意为止。”

轨生拿着纸和笔,回想九六三零之前说的注意事项,现在应该先设计好图案,然后根据注意事项围绕图案修改就行了。

可是轨生从小就没画过几幅画,霎时间叫他在空白的纸上创作出一幅图来,实在太难。吴郝慑在这一关应该很好过吧,轨生心里不禁暗道。

轨生想到庭院的池塘里有很多黑金鱼,其身上的线条都是曲线,画它们的话应该问题不大,于是拿着笔和纸走到庭院,在池塘边找了一个干净的位置坐下,静静地开始写生。

九六三零并没有急着回雅阁,在庭院的亭子下悠闲地泡起茶来,优哉优哉地看着轨生。

半个小时过去,轨生终于完成第一幅作品,可画上的金鱼完全走样,轨生的积极性遭到严重的打击。

收拾好心情后,轨生再次执笔作画,他这次下笔更慢,十分认真地画下金鱼的细节。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轨生看着手上的成品,虽然比上一幅好上不少,但还是有点不像。

把画扭成一团后扔到附近的垃圾桶,轨生再次埋头作画。就这样,轨生一天都在练画,只在丫头送饭来的时候休息一会。

到了黄昏,轨生拿着几幅画仔细观看,每一幅画都已经有七八分像,但总觉得缺点什么。

轨生盯着其中一幅画寻找哪里不对劲的地方,突然发现,金鱼身上大部分的线条虽然是曲线,但鱼鳍还是存在不少直线和方角。

最后轨生只好放弃画金鱼,在庭院寻找替代品,可到了晚上,还是没法找到比黑金鱼更好的对象。

在九六三零的安排下,轨生住在西边的客房。躺在床上,轨生思考着究竟画什么才好。

脑海里浮现各种各样的物品,有梳子、灯笼、门帘、竹子、大黄狗、蝴蝶……想来想去,还是觉得画动物靠谱。

轨生刚开始作画,一定需要实物,可紫沼城物资短缺,能选择的不多,实在不想对着那些脱毛的野猪作画。

轨生想得有点烦躁,于是拿出怀表把玩。怀表在手中闪着亮光,让轨生看得入神。

忽然,轨生惊觉怀表也是圆的,里面的黑猫不正是自己寻找的答案吗!

轨生马上翻开怀表,仔细观察黑猫。黑猫除了脸上那个十字纹路外,竟然没有一条直线!

黑猫没有胡子,四肢看起来有不少直线,可细看的话,那些直线都有轻微的弯曲,尾巴也是曲曲折折的。于是,轨生决定睡醒后试画一幅黑猫。

第二天早上,轨生与九六三零打了声招呼后直接走到庭院,拿出祭品放在一旁执笔作画,让九六三零好奇不已。

画黑猫比画金鱼简单许多,黑猫不是真正的实物,轨生相当于在临摹。

组成黑猫的线条本来就比较简单。不涂颜色,轨生画黑猫根本用不着几笔。

二十分钟不到,轨生画好没有十字纹路的黑猫,仔细检查一遍,再三确认没有违反注意事项,便决定激活祭品的时候用此画作阵。

接下来轨生有了更高的目标,试图将线条简化,更加突出黑猫的神韵。还有,作画一气呵成,不能有一丝修改。

就这样,轨生在九六三零家里住了两个多星期。庭院里铺满一幅幅黑猫图,每幅图一模一样,就像从一个印版里刷出来。

轨生现在就算蒙着眼,也能画出黑猫来,而且分毫不差。

在这两个星期里,轨生从早到晚都在作画,起初三天还需要照着怀表画,之后不看怀表,也能画得出来。

刚开始十五分钟一幅,到后来三分钟不用就画好。轨生已经用去好几箱白纸和十几支笔了。

为了不打扰轨生作画和休息,号老头和丫头这段日子没有回来住,对此轨生十分感激。

九六三零正想指导一下轨生,看着他所画的画越渐成熟,就翘着腿继续在庭院品茶。

九六三零回想起来,津八久当时的表现比轨生差上几分,估计正是这样,津八久的天赋才会有瑕疵。

一天晚上,轨生在九六三零的吩咐下停止作画,一直在屋里待着。

九六三零从房间拿出一个锦盒,走到轨生旁边坐下,说道:“第一步你算是过关了,接下来就是第四步的讲解。”

“莫非跟这个盒子有关?”轨生问道。

九六三零打开锦盒,从里面拿出一封又黄又旧的信,信上的标头写着致贤侄陈吟。

“第四步的随机性太大,很少人能总结出规律。你之前所了解的资料,实际上已经是当今世上对第四步的全部认知。就算是地下道,也没有更好的见解。”九六三零慢慢说道,把信递给轨生,“你自己看一看。”

轨生接过浏览一遍,信中的大概内容是一个长辈知道名叫陈吟的人快要使用祭品,叫他到府中一聚。

结尾的签名很潦草,轨生根本看不清写的是什么,只知道由两个字组成。

“你应该很好奇为什么我要你看信吧。”九六三零笑道:“重要的不是信的内容,而是写信之人。你年纪尚轻,应该不知道他是谁,但只要是老一辈的信众都会听过他的大名。他就是全帝国最强的诡诈系幻术师——鬼盐。鬼盐一共收了两个徒弟,一个是失踪很久的鬼叔权,一个是还在当官的鬼釉。本来我也有机会成为他的弟子,要不是当时家族出了意外,你现在就得叫我鬼吟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