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867字
  • 2022-03-19 16:01:36

吴郝慑一见戽石,整张脸马上沉下来。诛算则面无表情,但轨生可以看出,他心里其实慌得很。

戽石突然使用寸步绕到诛算背后,对着他拳打脚踢,根本没有一丝留手。

诛算本来就有伤在身,再加上从小没有锻炼身体,根本无法抗得住,连吐三口鲜血后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吴郝慑马上将戽石拉住说道:“不要打了!你再打下去,他可是会死。”

“那好,你去陪葬吧!”戽石转身推开吴郝慑,拔出长剑迅速刺过去。

一道人影闪过。文修出现在戽石跟前,用力踢倒他的同时将其制伏在地上,说道:“你再敢动手,就算李严谨在这里,我也会灭了你!”

津八久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小孩子打打骂骂很正常,你又何必较真呢。”

文修侧脸瞪了津八久一眼,冷哼一声,松手放开戽石。

这时,穆槐拄着拐杖来了,见诛算被打,忍不住酸道:“输不起就别来。要不是李严谨教会你寸步,你连第一关也过不了。”

“好了,都别吵。”文修站在最前面对大家说道。

吴郝慑扶起诛算为他擦拭鲜血。

“既然人来齐了,我就先说明一下规矩。”文修大声说道:“我叫文修,是地下道领导人。加入我们组织的人都不能伤害同伴,违者逐出组织。戽石!念在你初犯,这次我就不计较。如果再看见此类事情发生,我可不会轻饶!”

戽石虽然还在生气,但没有说出话来。

“第二条规矩,不能向外人透露组织的一切。泄密者轻则受处分,重则被剥夺人身自由。”文修继续说道:“第三,不能作伤天害理,作奸犯科之事。这三条是地下道存在的根本,你们千万不要以身试法,后果是十分严重的。组织还有几十条守则,你们自己找时间阅读。”

“现在,你们可以在组织找一名成员拜师,将来他会负责你们的指导工作。你们以后每完成一件任务,都要上缴师父百分之三十信用值。”文修介绍道:“虽然没有明确规定,但你们最好不要拜同一人为师。当然,你们也可以不拜师,不过将来要是走上弯路,我可不负责。现在你们可以自行选择。”

在场的五个新人都没有立即行动,静静观察周围的老鸟。除了津八久、穆槐、魏立决和游乐子外,轨生不认识其他任何人。

轨生对四个熟人进行排名。第一肯定是穆槐,尽管身有残疾,但信源技术出神入化,是当师父的不二人选。第二是魏立决,他虽然不爱表现,但实力十分强悍。第三则是游乐子。轨生跟他接触最多。他平常玩世不恭,可基本功还是有的。其攻击手段以音律为主,让人防不胜防。至于津八久,轨生觉得他是所有人中最弱的,实在想不明白他为何能在组织排行第三。

新人还没决定,穆槐就走到诛算跟前问道:“你可愿意拜我为师?”

对于穆槐的举动,在场所有人都不同程度地呆住了。事关面子问题,老成员几乎不会主动收徒。

现在穆槐不管旁人的目光提出邀请,诛算在他心里的份量绝对不轻。

穆槐见诛算没反应,又说道:“我知道你经商厉害。我旗下物业无数,正需要你来帮我管理。当然我也不会亏待你,那百分之三十的贡献我不要。另外,我会给你五十万铂金币作见面礼。”

听到此条件,轨生也有点心动。

最终诛算答应了穆槐的邀请,正式成为他的徒弟,其他人在旁羡慕不已。

第二个收徒的人是游乐子,他的徒弟肯定是碎骨子。要不是游乐子事先提醒碎骨子不要太快做决定,碎骨子早就站在他身后了。

吴郝慑也没有花多少时间。在场就只有林美兰一位美女,尽管真实年纪很大,吴郝慑还是选择了她。

这时,还没拜师的就只有戽石和轨生。

“魏立决,你不是看好那个轨生吗,为什么不主动找他。”穆槐问道。

“听说轨生是津八久引荐的,我可不敢抢他的徒弟。”魏立决尴尬道。

“我看津八久没有收徒的意思。”穆槐眯着眼说道。

魏立决听后只是摇了摇头,并没有踏出一步。

令人意外的一幕出现了,戽石走到文修跟前,说道:“请收我为徒。”

文修一愣,问道:“你不生我的气?”

“你是他们的老大,肯定是地下道里最利害的,我不找你找谁。”戽石理所当然地说道。

“很可惜。我是不会收徒的,你还是另找他人吧。”文修拒绝道。

戽石只好走到魏立决面前,请求收徒。魏立决其实不怎么愿意,但想到戽石跟李严谨的关系,最后还是答应下来。

现在,众人的目光都落在轨生身上。轨生忽然感到压力大增。认识的人中就只剩下津八久了,轨生实在不想选他。

津八久一脸漠然,并向轨生打了一个厌弃的眼色。正所谓强扭的瓜不甜,轨生再笨也知道不能拜他为师,不然吃亏的只会是自已。

轨生也不想盲目选一个人,那跟买彩票没什么两样。要是遇到一个不负责任的人,不仅会浪费时间,而且还要无缘无故将任务获得的信用值贡献百分之三十出来,想到这里,轨生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我不需要拜师。”轨生毅然道。

这时,在场的人一片哗然。“你真的决定这样?”文修确认道。

轨生严肃地点了点头。

“时间差不多,你们跟我来选祭品吧。”说罢,文修带众人离开大厅,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轨生走在最后面。津八久就站在前面的通道口,没有急着离开。

“恭喜你啊。”津八久笑道。

“怎么我就高兴不起来呢?”轨生瞧了他一眼道。

“我不适合收徒弟,你也不想拜我为师,这有什么好气的?”津八久说道。

“那你还在这里干什么?”轨生白了他一眼道。

“我和你总算相识一场。”津八久右手搭在轨生肩膀上说道:“怎么也得指一条明路给你走啊。”

“你这是什么意思?”轨生疑惑地问道。

“我介绍你一个人。”津八久回答道。

“你肯定见面后,他一定会收我为徒?”轨生问道。

“现在我就可以明确告诉你,他一定不会收你为徒。”津八久说道。

“你说的究竟是什么人?”轨生问道。

“他可是整个组织最有资格成为导师之人,但偏偏整天窝在雅阁里。”津八久想了想说道。

“你说的莫非是九六三零?”轨生猜道。

“没错。我一身本领就是跟他学的。”津八久点头道。

“你这话可没什么说服力。”轨生无奈道。

“人家还未必教你,你就先嫌弃起来?”津八久用手乱摸轨生的头发,让他看起来更加脏乱。

“好吧,我有空去找他谈谈看。”轨生挣脱开津八久说道。

“实在不行的话,你就拜我为师吧。你的资质勉勉强强达到我的要求。当然,我们熟归熟,那百分之三十我是收定的。”津八久露出邪恶的笑容。

“我还是将那百分之三十给那老头,就算学不到东西,拿去敬老也好。”轨生鄙视道。

“见到他后,你千万不要叫他的真名。”津八久提醒道。

“放心,我也不知道他的真名。”轨生说道。

“还有,也不要问他为什么会丧失信众的能力。”津八久补充道。

“他不是信众了?为什么?”轨生惊讶地看向津八久。

“我也不知道。总之你不要问,他会不喜欢。”津八久严肃道。

在文修的带领下,众人进入一个很大的房间。里面正是放置祭品的祭坛。

四周墙壁挂着蜡烛,室内光线充足。正前方有一樽很大的雕像,足足十几米高,外形样貌与一只老鼠无异。

老鼠雕像一身小丑装扮,左手拿匕首,右手执怀表。轨生曾经在试炼的时候见过与之相似的雕像。

祭坛的中央放着三个锦盒,里面正是祭品。祭坛四面各有一条楼梯,楼梯的扶手每隔一段距离会有一只小老鼠雕像。

“我以前见过这样的雕像。”轨生向旁边的津八久说道。

“那可是诡诈系的神。”津八久说道。

“神?”轨生轻咦一声。

“诡诈系的人使用祭品后都会看到这只小丑老鼠,接着就跟它换取使用信源的能力,它不是神那是什么?”津八久说道。

文修走上楼梯将三个锦盒取下来,回到众人面前。

在众人的期待下,文修打开第一个锦盒,里面是一把三角尺。尺子通体黝黑,表面除了刻度之外,还有十分漂亮的百合花纹。

文修继续打开第二个锦盒,其内是一面小小的盾牌。盾牌呈方形,材质像陶瓷,通体发白。

第三个锦盒还没打开,缝隙就透着蓝光。这件祭品的适应者肯定在附近,而且契合度非常之高。

文修慢慢翻开第三个锦盒的盒盖,一朵令人透彻心凉的玫瑰出现在众人面前。

玫瑰由淡蓝色晶体组成,不停地散发寒气。短短几秒钟时间,一层薄薄的冰霜将锦盒完全覆盖。

“把玫瑰拿下!”穆槐向诛算命令道。

诛算也知道玫瑰是最好的,尽管身体还有点勉强,还是拼了命向前冲去。

一直在旁默不作声的林美兰忽然闪身来到诛算面前,挡住他,说道:“这件祭品除了戽石,谁也碰不得。”

此话一出,在场许多人敢怒而不敢言,唯独穆槐站了出来。

“祭品可是李严谨专门带来的。”林美兰看着穆槐说道。

“戽石还没测试,祭品未必适合他。”穆槐说道。

“既然测试还没开始,那你为什么叫诛算冲上来?”林美兰问道。

“诛算一定是诡诈系,几乎所有祭品他都适合。”穆槐肯定道。

“总之。这件祭品一定归戽石所有。你想硬抢的话,事后准备跟李严谨解释吧。”林美兰冷哼一声,走到一旁。

穆槐想起那个老疯子,不禁犹豫起来,最后还是带着诛算走了回去。

这时,文修大声说道:“你们逐个上来测试吧。”

经过二十分钟的检测,结果已经出来。吴郝慑只适合那面小盾。

诛算则与三角尺有着很高的契合度。那朵玫瑰也有反应,但不明显。小盾连一点光也没有。

玫瑰果然是李严谨为了戽石挑的。戽石还没站近,玫瑰就发出强烈的光芒。

碎骨子并没有去选,因为他身上就藏有祭品,这也是他能进入地下道的原因。

轨生跟在戽石后面测试。三件祭品都有反应。三角尺最适合,玫瑰次之,最差则是小盾。

这么一来,小盾非吴郝慑莫属。戽石也顺利得到玫瑰。剩下的就是三角尺之争。

从契合度上看,轨生比诛算更适合。但穆槐有偏袒之心,为诛算处处说好话,搞得轨生都不好意思跟诛算争。

“老大,你还有一件祭品没拿出来。”这时,津八久上前提醒道。

文修一愣,还真差点忘了之前讨论过的祭品,于是再次走上楼梯,朝老鼠雕像用力蹦去,整个人跳到其肩上,在老鼠的耳朵里拿出一个铺满灰尘的盒子。

“几十年来,这玩意对任何人都没反应,你不会对它存有希望吧。”林美兰看向津八久说道。

“反正少了一件祭品,试一试没坏。”津八久耸肩道。

林美兰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再说话。

文修回到众人面前,吹了一下盒子上的灰尘,慢慢将其打开。

里面放着一只古铜色的怀表,怀表有三分之二手掌大,形状呈不规则圆形,外表有点锈迹。

“诛算、轨生,你们两个来试一试吧。”文修吩咐道。

诛算走上去拿起怀表,怀表竟然有反应,发出淡淡光芒。在场的老成员都大吃一惊,林美兰更是惊讶地合不拢嘴。

“只可惜契合度太低了。”穆槐摇了摇头道。

诛算把怀表放下,走到一旁等待。

“轨生,你上来吧。”文修招了招手道。

轨生还没走几步,怀表就发出淡淡的光芒。越靠近,反应就越发强烈。

当轨生与怀表不到半米时,怀表竟然在盒子里剧烈地抖动着。

轨生伸手将怀表拿起,怀表发出惊人的灰光。表面的锈迹开始剥落,露出黑白格仔花纹。形状也恢复正常,变回标准的圆形。

轨生打开怀表一看,表面的时针是黑色的,分针则是白色的,底盘一片灰色。

表盖上有一幅懒洋洋的黑猫图,黑猫的脸上有一个白色十字纹路。

怀表已经变得跟新的一样,令周围的空气扭曲起来。轨生把怀表再次合上放回盒子里,异象才慢慢消失。

“这么一来,每人都有一件祭品了。”文修呆呆地说道。

当天晚上,所有新人被安排到房间休息。根据地下道的规矩,每间房间必须得住两个人。

吴郝慑和诛算住一间,轨生和碎骨子一间。为了防止新人再次闹矛盾,他们故意让戽石住一间。

房间里有两张单人床,床旁边各有一盏床头灯。房门边一左一右有一个带锁的柜子,专门提供组织成员安放私人物品。

轨生躺在床上看着手中的盒子,里面透着亮光,到现在,还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门外有人敲门,“进来吧,门没锁。”轨生懒洋洋地说道。

戽石走进来,说道:“能谈两句吗?”

轨生放下盒子,脸色沉重起来,“好吧。”

在住宿区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戽石对着轨生认真地问道:“你知不知道李伯究竟是什么人?”

“我只知道他也是组织成员。其它的,估计你比我知道的还要多。”轨生如实说道。

“要不是他,我肯定进不了地下道。”戽石说出心中的疑惑。

“反正你也没有吃亏,他是什么人根本不重要。你日后有的是机会问他。”轨生说道。

“诛算当初也对我很好,到最后还不是把我卖了。”戽石的脸不经意地扭曲一下。

“你要是害怕,那就放弃祭品,离开这里吧。”轨生只好说道。

“换作是你,你肯吗?”戽石问道。

“你既然不知道李伯有何目的,那不如先成为信众,将来能力强了,自然什么也不用怕。”轨生又说道:“李伯可不像是什么坏人,他要害你早就下手了,这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总之,这里所有人中,我就只信得过你,希望你一发现问题就马上告诉我。”戽石请求道。

轨生想了想,答应道:“可以。但你也要注意分寸。诛算很受穆槐重视,他有什么意外的话,穆槐可不会放过你。”

这时,林美兰从远处走过来。戽石看了看就跟轨生道别,回房间去了。

“有什么事吗?”轨生转过头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想跟你谈谈。”林美兰露出友善的笑容。

两人走出住宿区,来到一个地下花园,那里是组织成员平常交流的地方。

轨生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林美兰在旁边一个机器跟前弯下身子,将自己的硬币投入,按了两下按钮,两瓶饮料从里面掉了出来。

林美兰收回硬币后,拿起两瓶饮料,走到轨生对面坐下,把其中一瓶递给他说道:“尝一尝吧,味道还不错。”

轨生接过看了一眼,饮料用玻璃瓶装,里面红彤彤的,扭开瓶盖喝了一口,味道很古怪,像番茄和胡萝卜混在一起的感觉。

“你知道你手上的祭品从何而来的吗?”林美兰问道。

轨生放下饮料,说道:“听津八久说过。那是很久之前,组织一个成员带回来的。”

“他带回来的时候,那件祭品的样子跟现在完全一样。”林美兰说道。

“又是什么原因令它变样?”轨生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死去之后,祭品就逐渐变得黯然无光,甚至生起锈来,最后形状也变了。”林美兰回忆道。

“他估计跟我一样,是祭品的适应者。”轨生猜测道。

“他跟你不同,在获得祭品之前,早已成为信众。祭品对他来说,只是一件饰品,没有任何作用。因此他才会将祭品上缴给组织。”林美兰说道。

轨生从林美兰的表情可以看出,那人一定跟她关系匪浅。

“他是为什么死去的?”轨生好奇地问道。

“很多年前,我们组织跟刑发生过大战。他险些死在敌人手中,好在李严谨救了他。不过运气不是时时都有,他在一次任务中被敌人所擒。组织里没几个人愿意挺身而出,最后只有两人肯陪我去救他。”林美兰黯然道。

“其中肯定有李严谨。不然,今天你也不会跟穆槐杠上。”轨生说道。

“是的。另一个则是津八久。我们约好天黑的时候去营救他,还没走出组织范围,就被文修拦下。我一意孤行,甚至跟老大交起手来。结果当然是打不过,但我也没必要打下去了,因为,有人将他的尸体送回来。”说到这里,林美兰双眼湿润了。

“你跟我说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轨生问道。

“他生前很节俭,身边没几样东西。自从他死后,这件祭品就是他为数不多的遗物。”林美兰说道。

“你该不会想收回去吧。”轨生担心道。

“当然不是,我只是想你好好使用它。他若是知道祭品重见天日,一定会很安慰。”林美兰说道。

跟林美兰又聊了两句后便离开地下花园,轨生十分肯定,所谓的他绝对是林美兰的恋人。

回到房间后,轨生脸色一沉,除了碎骨子,房间还有两个人,他们正是诛算和吴郝慑。

“时间不早了,你们找我有事吗?”轨生坐在床上问道。

“我们知道你跟戽石关系不错,希望你能化解我们之间的矛盾。毕竟同属一个组织,我们以后会时常碰面。”吴郝慑请求道。

“这可不容易。”轨生摇了摇头道。

诛算站了起来,说道:“算了吧。我们没必要低下头求人家。就凭戽石那点智商,我还真不怕他。”

“我能问你一件事吗?”轨生看向诛算问道。

“说吧。”诛算点头道。

“你一开始就想骗戽石的吗?”轨生问道。

“当然不是,这点你可以问吴郝慑。要不是知道你快要成功,我也不会做出如此决定。”诛算坦白道。

“你们两个经常混在一起,他的话没什么说服力。”轨生指着吴郝慑说道。

“信不信由你,我也没必要向你解释。”说罢,诛算转身离开房间。

吴郝慑也跟了出去,临走前,还是对轨生说道:“希望你能说几句好话,谢谢。”

第二天早上,文修把所有新人召集在大厅里,准备介绍如何使用祭品。

轨生来得很早,因为他不想错过一切。戽石第二个来。他看起来没精打采,估计昨晚没有睡好。

穆槐也来了,文修把他抓到一边谈话。“看来你对这个诛算很重视。”

“我一直想收个有潜质的徒弟,要不然也不会答应做试炼的考官。”穆槐说道。

“听说你的生意做得很大,这几年赚的钱不少吧。”文修忽然说道。

“我每年都上缴一大笔钱,可没欠组织什么。”穆槐谨慎道。

“那笔钱不到你所赚的百之分一。”文修露出贪婪的目光,说道。

“你还想抄我家不成?”穆槐语气变得强硬起来:“我可没违反组织任何一条规定。”

“有时候钱够用就行,不然人很容易迷失,到时候连谁是老大也会忘了。”文修警告道。

“放心。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组织对我的栽培之恩,赚钱只是我的兴趣,我对任何人都不会有威胁。还有,地下道现在的宗旨不正是这个吗?”穆槐不悦道。

“这么说来,我任意调配诛算,你也应该没有意见。”文修露出邪恶的笑容。

“你到底想怎么样?”穆槐泄气道。

“最近组织资金有点短缺,我要你把王都和京城的物业尽数贡献给组织。”文修说道。

穆槐一顿,皱起眉头道:“你可知道那些值多少钱!”

“当然知道。”文修笑道:“我可没有强迫你,你自己选择吧。”

“好,我答应你,不过,你可不能打诛算主意。”穆槐冷哼一声。

十分钟后,诛算和吴郝慑一起走进大厅,碎骨子则是被游乐子揪着过来的。

文修见人齐了,于是走到所有新人跟前,说道:“我讲解后,你们有一个月时间使用祭品成为信众,你们要仔细听清楚我所讲的每一个细节。”

这时,游乐子和穆槐走到一边,聊起天来。

“要成为信众,必须要有祭品。相信大家都清楚这一点,我就不再多说。”文修说道:“使用祭品的过程一共分为四个步骤。”

吴郝慑从身上拿出本子记录,看起来十分认真。

“第一个步骤,画阵。阵是招唤神的前提,是一切的基础。每个系要求的阵各不相同,这点大家要留意清楚。但有一个共同点,所有阵都是从圆六芒星演变过来的。”文修走近一块板子前,拿起笔画了一个不怎么标准的圆形,接着在其内勾出一个六芒星,说道:“你们只要使用这个阵,基本都能激活祭品,只不过效果不怎么好。”

“该如何画才对?”轨生抓紧时间提问。

“根据组织多年的研究,坚守系的阵大多以方形为主,其内的图案越简单越好。迅捷系的阵要尽量多画直线,而且直线不能忽大忽小,下笔要用力均匀。勇猛系没有太多讲究,不过最好使用粗线条。神圣系喜欢以花草树木为中心,效果都很好。诡诈系尽量以曲线为主,那就没什么问题。至于邪恶系,我们也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最后,特殊系没有统一的说法,都是依靠各家族累积的经验而画的。”文修详细介绍道。

“能再画一个给我们看看吗?”轨生问道。

“之后我会发一本标准程序给你们,上面会有各系阵的模版。实在不会的话,你们一步步按上面画就行。”文修敷衍道。

轨生一听,心里暗道,果然还是得要一个师父才行。

“画阵十分重要,它将影响天赋的形成,你们决定画阵之前,最好跟师父商量一下,也可以自己查询资料。”文修提醒道。

轨生知道组织里有一个很大的藏书中心,那里的书比国家级图书馆差不了多少,里面一定有画阵的相关资料。现在只有一个月时间,轨生可没自信将资料翻查一遍。

“好了,画阵之后,第二步就是奉献祭品。这一步可以说很简单,也可以说很难。首先,祭品的好坏会直接影响信源的强度和信源的容量。信源强度越强,使用的攻击伤害越高。信源容量越大,使用攻击的次数就越多。也就是说,祭品越好,你就越厉害。”文修说道:“其次是祭品的契合度。你和祭品契合度越高,就越能发挥祭品的真正品质。这也是事前要你们测试祭品的原因,要是祭品对你们没有反应,就算祭品品质再好,也没有一点用。祭品不是市场所卖的菜,它的好坏和与自己的契合度很靠运气。所以说这一步又难又简单。”

“如何分辨祭品的好坏?”诛算上前一步问道。

“这可没有统一的标准。不过,有几个地方可供参考。一是祭品散发出的信源强度,只要有适合者在附近,祭品就会影响到周围的环境。二是各系神的喜好。勇猛系的神爱身体器官,神圣系的神钟情花草植物和一些小昆虫,坚守系的神偏好武器装备,迅捷系和诡诈系的神都喜欢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文修觉得有点口干,喝了一口水才继续说道:“三是祭品表现出的质感,好的祭品,样子不会差到哪里去。四是祭品出土时发生的现象,现象越壮观,祭品品质越好。虽然说了这么多,但还是有一些祭品并不起眼,激活后才能展现真正品质。”

“如果契合度相同,祭品好坏之间的差距有多少?”诛算问道。

“至少两倍,比较稀罕的祭品能发挥出正常的十倍威力。”文修回答道:“因此有钱有势的家族,通常都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太快成为信众,希望能找到品质好又契合的祭品。”

听到这里,诛算开始有点犹豫起来。

文修仿佛看出诛算心中所虑,说道:“祭品的品质的确很重要,不仅让你有一个好的开始,将来到达极致时还会比其他人高一截。不过,你们可以学习信源技术和副技弥补这个方面的不足。”

“第三步又是什么?”吴郝慑边记笔记边问道。

“第三步是宣誓。宣誓又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行为约束,第二部分宣誓效忠,第三部分惩罚选择。将各部分联结起来,请求神赐予力量,以放弃某一行为为代价,宣誓效忠于它,要是违背誓言,愿意接受惩罚。”文修又介绍道:“能否发挥出大部分实力,这一步至关重要。如果消极选择,实力很可能发挥不到百分之三十。”

“行为约束中的行为包括哪一些?”轨生问道。

“什么行为都可以,例如,打哈欠,倒立,哭、笑、吃甜点等等。日常中越是频繁出现的生活不可替代行为,效果越好。你们制定行为时要慎重,不能仅凭效果考虑,还要顾及自己能否一直遵守。要是违反誓言,你们就得接受惩罚。”文修回答道。

“那惩罚内容呢?”轨生又问道。

“你们可以根据自己能承受的范围选择惩罚内容,但必须是身体上的某一器官。所选的器官越是对生命构成影响,效果越好。脑和心是最好的选择,其它五脏次之,眼、耳、口、鼻较差,四肢没什么效果。”文修回答道:“我建议你们选脑或者是心,只要能遵守约束行为,惩罚可有可无。还有最后一点,惩罚除了会损坏器官外,还会剥夺你们使用信源的能力。也就是说,一旦违背誓言,你就不再是信众了。”

“如果我们选择很宽松的约束行为和无关紧要的器官,能发挥出多少成实力?”诛算问道。

“不多于三成。正常选择至少有五成,选择很苛刻能达到六七成。差距是十分大的。”文修回答道。

“苛刻也只能达到六七成,那我们要怎么才能发挥出十成实力?”诛算问道。

“可以从三个方面着手。一是时间,二是常做符合自己所属系的行为,三是获得副技。”文修回答道。

“岂不是越早成为信众越好?”轨生问道。

“前两个方面的影响微乎其微。举个例子,十岁成为信众,只要不学副技,到了二十岁,最多提升一成实力。”文修回答道:“还有,太早成为信众不好。因为心智还没成熟,性格尚未定型,对天赋的选择有很大的影响。最佳使用祭品的年龄大概在十五到十八岁之间。有的组织虽然很早收小孩进去,但他们不会允许小孩立即使用祭品,会先让其训练和学习。”

“那副技呢?”轨生问道。

“副技的确能快速弥补差距。原本只能发挥三成实力的信众,只要学全三种副技,就可以瞬间发挥出六七成实力。有人可能会问,如果一开始选择苛刻,学会副技后是不是能发挥十成实力。答案是否定的,最多从六七成提升至八成。”文修回答道:“还有,人的一生最多只能学习三种副技,因此副技的选择要十分谨慎。自身的力量体系还没成型前,你们千万不要贸然学习副技,不然会让能力重叠,又或者副技发挥不了应有作用。你们应该先了解自己的天赋,以天赋为基础学习信源技术,在围绕着这两个方面习得副技,这样才能放大强项,弥补弱项。总之,在第三个步骤中,只要能遵守自己定下誓约,你们还是选择苛刻好。”

“如何知道自己发挥多少成实力?”吴郝慑好奇地问道。

文修往胸口一拍,心脏附近出现一个针形图案,图案一共用了四十九颗圆珠组成,其中有三十多颗亮了。

“这是心愿图。图案中的圆珠亮的越多,信众就越能发挥实力。”文修解释道。

“图案和圆珠数量有什么作用?”轨生问道。

“图案是成为信众后随机生成的,没有什么作用。至于数量,则可以反映第二个步骤所说的信源强度和容量。也就是说,数量越多,潜力越大。这幅图一般不能给人看,防止对方知道你的真正实力。但要是尽力使出最强招数,图案会自动浮现。”文修回答道。

“最后是第四个步骤,天赋的形成。到时,你的面前会同时出现数个光球,每个光球里的内容都各不相同,你必须在数秒内选中一个光球。选好后,面前会出现另外一批光球,你接着选。几轮过后,天赋会根据你所选的光球而形成。第一个步骤和第四个步骤密切相关,它们都会影响天赋的形成和能力的强弱。”文修继续说道。

“选择光球有什么诀窍吗?”吴郝慑问道。

“每个人遇到的问题都不同,因此这个步骤没什么诀窍可言。不过大多数人反映,选择同一属性的光球比较好。但是,也有人回馈,每轮光球之间的内容毫无联系。所以你们还是得靠运气和临场判断能力。”文修回答道:“在四个步骤中,最后一个步骤需要充分做好提前准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