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703字
  • 2022-03-19 16:01:48

另一面,文修正被两只鬼降缠着。两只鬼降都是信众,文修对付他们有点吃力。并不是文修打不过他们,而是他们生命力实在顽强。

只要心脏没事,他们转眼间就能复原正常。还有,文修想多了解他们所使用的信源技术“束”,所以一直没有下狠手。

“不外如是,比我们弱多了。”男鬼降一边说着,肩上的伤迅速愈合。

“你们来这里有何目的?”文修问道。

“死人没有必要知道!”女鬼降从侧面冲过来,抛出一条光链。

文修没有躲开,任由光链缠住身体。身上出现小程度的勒伤。文修用力将光链扯过来,把女鬼降整个拉飞。

女鬼降大吃一惊,她完全没有想到会这样,根本来不及取消光链。

离文修不到半米,女鬼降被一条细针刺入脖颈,身体顷刻不受控制。

男鬼降深深吸了一口气,用力吐出,一道强烈的罡风吹向文修。

文修控制女鬼降站在前面,把所有罡风尽数挡下。罡风将女鬼降撕裂。要不是身体强健,女鬼降此时已经成为碎片。

“去!”女鬼降冲在前面,文修跟在其后。

男鬼降开始有点慌了,说道:“你为什么要倒戈?”

女鬼降扑过去,用力紧紧抱住他。后面的文修在其心口补上一刀,男鬼降就这么死去了。

这时,文修才有机会问女鬼降:“你们来这到底有何目的?”

女鬼降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尽管身体被控,但还是不愿意回答文修的问题。

看来是问不出个所以然了,文修心里暗道,于是把刀刺入她的胸口。

文修在拔刀的同时,将之前刺入其脖颈的控神针收回。

文修看了看手表,暗道不好,没想到时间已经过了快四十分钟,马上掉头跑回去。

回到铁皮屋的时候,文修发现大门被毁,里面哪里看得到轨生的身影,只有一地被割断的绳索。

“你动作也太慢了吧。”游乐子从后面走近说道。

“那边有两只鬼降。他们什么都不厉害,就他娘的耐打。”文修生气道。

“十几分钟前,有人将轨生救走。”游乐子说道。

“你不做点什么?”文修问道。

“我出手的话,审问还有何意义?”游乐子反问道。

文修完全没有反驳的地方,沉默好一会儿,说道:“谁将他救走的?”

“这人你也认识,他就是差点被招进地下道的紫岚。”游乐子回答道。

“是他?”文修有点意外,说道:“他怎么会知道轨生在这里?”

“我不知道,你得亲自问一下他们。”游乐子说道。

“我早就觉得紫岚有问题,不然当初也会答应老头收他进来。”文修脸色一沉,说道。

“现在怎么办?要再抓住轨生可不容易。”游乐子说道。

想起魏立决的话,文修不禁皱起眉头,最后决定道:“轨生就算了,我现在去审问诛算。”

“那我去带轨生进组织。”游乐子点头道。

“慢着。”文修说道:“你不能带他进去,他得自己找到地下道所在。不然,他就不能加入地下道。”

“老大,你不是真的生气了吧?”游乐子小声说道:“虽然地下道就在紫沼城下面,但一点都不好找。没必要为难一个人才啊。”

“规矩不能破,不然会对其他人不公平。如果他真的能找到组织,我便为他破例一次,其他人也无法说什么。你千万别忘了,其他人可是要承受断臂之痛。”文修解释道。

游乐子想了想,觉得有点道理,于是说道:“那我在组织入口等他。”

“随便你。”说罢,文修收回人偶,朝沼泽深处走去。

紫沼城内,轨生在紫岚家里待着。紫岚泡了一壶茶走到轨生旁边坐下,为其倒了一杯。

“试一试吧。”紫岚说道。

轨生拿起茶杯,见茶色还是有点古怪,实在不想喝下去,但紫岚毕竟救了他,不喝实在是太没礼貌。于是轨生闭着眼睛吞进去,完全没有品尝味道。

“你为什么会被人抓到铁皮屋里?”紫岚问道。

“我也不知道,可能在城里得罪了人。”轨生回答道。

“你还是别住旅馆了,就在这里待着吧。”紫岚好心建议道。

轨生心里一热,说道:“那就打搅了。”

“没关系。反正这里有空房。”紫岚笑道。

轨生从怀里掏出十几个铂金币放在紫岚面前,说道:“这就当作房租吧。”

紫岚看到如此多钱,惊讶地说道:“你当我这里是五星级酒店啊。”

轨生一愣,可能身上有钱的关系,最近出手变得大方起来,十几个铂金币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可不是小数目。

“你就收下吧。”轨生还是坚持道。

“难怪你会被人抓走。”紫岚笑着把铂金币放进怀里。

轨生也笑起来。

“对了,你之前是怎么通知我的?”紫岚好奇地问道。

向他解释一切有点麻烦,轨生便干脆说道:“那是一种埒垨武器。”

“连埒垨武器也有,你可真不是一般的有钱,难不成是富商之子?”紫岚说道。

轨生搔了搔脑袋,说道:“只不过最近发了一笔横财。”

“你打算留在紫沼城多久?”紫岚问道。

“这层我也不知道。”轨生回答道。

“过段时间,王都的预备军官学院就要开学,到时我会去报名,所以……”紫岚有点为难地说道。

“没关系,到时我另找地方就是。”轨生说道。

就这样,轨生在紫岚家里住下。白天紫岚到沼泽打猎,晚上才会回来。

已经超过地下道约定的时间,还是没人找上他。轨生开始怀疑那个黑衣人就是地下道派来的人。

轨生身上除了钱之外,还真没什么让人觊觎的地方。而黑衣人抓走他后,也没有将钱拿走。

再加上对方会以地下道信息为饵引人上勾,轨生心里有七成把握黑衣人就是地下道的人。

可是在铁皮屋里,轨生听黑衣人的语气不像是开玩笑,其身上散发着浓厚的杀气,不然也不会拼命想方设法逃出来。

地下道的人可没有理由杀他,这时,轨生心里又不禁推翻之前的假设。

两天后,轨生从紫岚家里出来,决定亲自去找地下道,好把一切询问清楚。

在城里,与地下道最有可能存在联系的就是雅阁,号老头和丫头就在那里,于是轨生朝着雅阁走去。

雅阁外面依然聚集了很多人。有可能前些日子闹事的人被抓走,现在求技术的信众变得安分一些。

轨生直接走向雅阁,但还没踏进去,身体就被一堵无形的墙挡着,整张脸撞上去,疼痛感马上传来。

丫头从雅阁里走出来,解开机关让轨生进来,天真无邪地问道:“轨生哥哥,你都通过试炼了,为什么还不去地下道,来这里干什么?”

“我也想去,只是不知道地点。”轨生尴尬道。

“怎么可能。地下道会派人带通过试炼的人进组织,根本不用自己去找。”丫头理所当然地说道。

“丫头!不可多话。”号老头走出来说道。

“是的,爷爷。”丫头吐了吐舌头说道。

号老头招呼轨生坐下,轨生才有机会看一眼店铺。店面不大,但看起来很宽敞。

四面墙都放着柜子,样子与药店的百子柜很像。里面的家私摆设统一用红木做成,令店铺有种古色古香的感觉。

“你是津八久介绍来的,我们应该尽力帮你才对。可是我们不能干预试炼。因此地下道的所在,恕我无能告诉你。”号老头不好意思道。

“我该不会被淘汰吧?”轨生问道。

“我也不知道。”号老头摇头道。

“看来只有找上门才知道答案。”轨生叹了口气道。

“是什么人进入店铺啊?我不是说过,这段时间任何人不得入内吗。”一个老者慢慢走出来。

轨生认出老者,他曾经在镇长家里出现,镇长对他惟命是从。

号老头向他解释道:“这是试炼者。”

“试炼者也一样,没有我允许,不得进来。”说罢,老者上下打量轨生一遍,目光落在左耳和纹身上,说道:“这耳环有点意思,小伙子出让吗,价钱绝对不是问题。”

能发现耳环不是凡品,老者绝对不简单。轨生一愣,说道:“卖给你,你也用不着。”

“活到我这个年纪,没什么好,就是还有点见识。”老者坐在轨生对面说道:“你进入过京城的遗迹吧。”

轨生吃惊地看向老者,一时说不出话来。

“放心。我也知道自己用不着,只是好奇想研究一下。还有,能知道此物不凡的人,整个帝国不出五人。”老者说道。

“你连用途也知道?”轨生问道。

“知道用途的恐怕只有你和落日王国的刘家了。”老者如实说道:“我想你也不会告诉我。”

“告诉你也没有问题,只不过你得要解开我的疑问。”轨生说道。

“说来听听。”老者感兴趣地说道。

“地下道在哪里?为什么超过约定时间,地下道的人还不来找我?”轨生问道。

“你啥时候到紫沼城的?”老者摸着下巴问道。

“来这快一个多星期了。”轨生回答道。

“不可能没找上你啊,那小子一直在城里。”老者自言自语道。

轨生想了想,说道:“之前我被人下药抓走,幸好能逃出来。抓我的人是不是来自地下道?”

“什么?!你居然能在他的眼皮下逃出来?”老者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轨生。

看到如此神情,轨生已经有十足把握黑衣人就是地下道的人。

如此一来,黑衣人的目的显而易见,那就是问出试炼者的底细。

只是黑衣人问了人偶后还没来得及问轨生,就被轨生逃了出来。

“当然是有人帮忙。”轨生说道。

“谁帮你?”老者问道。

“这人你们应该也认识,他叫紫岚。”轨生回答道。

“不可能。紫岚的能力救不了你。”老者十分肯定道。

“信不信由你。”轨生说道:“能否告诉我地下道的所在。”

老者沉默了一会,说道:“这事我要等那小子回来问一下才能决定,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不过,到时你有可能会错过加入组织的最佳时机,地下道的祭品可不会等着你去选。”

轨生感觉没戏,得抓紧时间找到地下道才行,于是向他们告辞。

“喂,小子,你叫什么名字?”老者有点感兴趣地问道。

“问人名字之前,不是应该先自报身份吗?”轨生说道。

“我可是老人家啊,你懂得什么叫尊老吗?”老者有点不悦地说道。

“我还是小人家呢,难道你懂得怜幼?”轨生反问道,正欲离开。

老者不禁笑了笑,说道:“我可没什么名字,不过,有的人会叫我六十九号,因为这间店铺的号码就是六十九。也有人叫我三十,大概我看起来只有三十岁吧。”

两个数字对调还有一丝可能,轨生心里暗道。

“组织的人通常会叫我九六三零。至于你爱叫什么,就叫什么吧。”九六三零说道。

“我叫轨生。”说罢,轨生头也不回地走出雅阁。

到最后,九六三零还是没有从轨生口中得知耳环的用途,当然,他也没有在意。

接下来的几天,轨生锁定地下道就在紫沼城之下,将所有时间都用在寻找入口,并且把飞蛾放进一条下水沟里,希望能增加找到组织的几率。

在地下道的医疗室里,灯光很暗,周围都是黄绿色的石墙。室内只放了几张病床,和一个专门放药的柜子。

其中一张病床上躺着一个青年,正是被文修砍断手臂的吴郝慑。

吴郝慑双臂已经接上,伤口完全恢复,一点痕迹也看不出来。

吴郝慑虚弱地睁开眼睛,天花板上有一张很大的蜘蛛网,网上面趴着一只足有拳头大小的蜘蛛。

“你醒来了。”一个穿着白色医疗服的美女走过来说道。她留着一头齐肩短发,右脸庞有一个花形纹身,左手食指戴着一颗很大的钻戒。

“这里是什么地方?”吴郝慑转过头问道。

“地下道。”美女说道:“对了,我叫林美兰。”

吴郝慑再看一下自己的断臂,惊喜道:“怎么会复原了,我在发梦吗?”

“手臂断了而已,又不是整条碎了,接回去就是,这对我来说轻而易举。”林美兰笑道。

“砍断我手臂的人呢?”吴郝慑问道。

“他可是地下道的老大,现在去砍另一人的手臂了。”林美兰笑着回答道。

“他为何要这么做?”吴郝慑不解道。

“所有新人进入组织之前,都必须经过严格审问,他的做法最直接有效。不管你们是断手还是断脚,反正最后我也能接上。”林美兰介绍道。

“有啥好审问的,你们要想知道什么,我啥也不会隐瞒。我还会是奸细不成?”吴郝慑苦言道。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你也就痛那么一次而已。”林美兰从一个瓶子里拿出两颗药丸,塞进吴郝慑口里,说道:“吃了它吧。”

“这是什么?”吴郝慑吞下后问道。

“帮助恢复伤口,减轻痛楚。”林美兰说道。

“怎么这里只有我一人,其他人呢?”吴郝慑看了看左右,问道。

“在你之前,碎骨子已经来过。他可是硬骨头,身体都快削成人棍了,还是一声不出。”林美兰佩服道。

“岂不是审问失败?”吴郝慑问道。

“当然不是,老大直接控神,他最后还是什么都得说。”林美兰回答道。

“直接控神不就行了吗,为什么还要砍我手臂?”吴郝慑问道。

“对付碎骨子那种只有一根筋的人当然可以。而狡诈的人抗性很高,不容易直接控神。为了保证万无一失,老大在审问之前都会做些‘准备功夫’。”林美兰回答道。

“为什么……”

吴郝慑还没问完,林美兰就不耐烦地说道:“你咋这么多问题。”

“最后一个问题。”吴郝慑竖起食指,说道。

“说吧。”林美兰叹了一口气道。

“能跟我出去约会吗?”吴郝慑深情地看着林美兰问道。

林美兰一愣,大笑起来,说道:“你可知道我多少岁?”

“只要有爱,年龄不是问题。”吴郝慑说道。

“不怕告诉你,我今年已经六十七岁了。”林美兰说道。

“这是你拒绝人的伎俩吗?没关系,我会用行动证明我的诚意。”吴郝慑自信道。

林美兰右手一抹,脸上的纹身马上消失。接着林美兰以惊人的速度老化,不仅脸上出现大量皱纹,而且个子也变小了一点。一头短发瞬间变白,后背也挺不直了。

“怎么样,还想跟我这个老太太约会吗?”林美兰用苍老的声音问道。

“当然想,不过要等四十年后。”吴郝慑无耻道。

“我可等不了这么久。”林美兰右手再次一抹,又恢复了年轻容貌。

在紫沼城的行政厅内,只有零星几个人在办事。轨生问了门卫几句,直接走到一个柜台跟前,说道:“我想借阅紫沼城的规划蓝图。”

工作人员拿出一份表格出来,说道:“填上它,你就可以到二楼查阅。”

轨生接过一看,只须填写个人资料,不用三分钟,把表格还给工作人员,朝着二楼走去。

到了二楼,轨生看到一间专门放资料的房间。房间很大,用来摆放资料的架子至少有五十个。

轨生在第三个架子上找到规划蓝图,但上面并不全,很明显有人动过手脚。

轨生并没有放弃,把相关资料翻阅一遍,锁定城门口左边那片无人居住的区域。

无人区域之前是一个巨大的淡水湖,因湖水受到污染,镇长征求居民同意后决定填湖造地,防止毒水冒出来的紫烟污染大气。

现在那里已经没人居住,最适宜地下道建设基地,组织的活动也不会引起当地居民的注意。

无人区域很大,占了近四分之一城镇面积。轨生要从那里找到入口,不是件易事。没人居住,也就不可能问人,轨生又陷入沉思当中。

最终轨生还是想不出任何快捷的方法,于是放下资料,抓紧时间到无人区域逐处排查。

轨生用了三天时间在无人区域寻找,几乎走了四遍,最终记下五处可疑的地方。

其中一个可疑的地方藏在一间教堂里。教堂废置多年,入口没有封住,里面有常年被人打扫的痕迹。

轨生在教堂里找入口,翻开一张椅子的时候,整间教堂开始崩塌。

要不是轨生会用寸步,早就死在里面。轨生估计这是地下道专门用来迷惑人的,接下来去别的地方,就更加小心了。

另外两处可疑地点都有藏得很深的陷阱。其中水库倒毁,里面流出全是腐蚀性的液体,在地面瞬间弄出一个一米多深的水池,让轨生惊恐万分。

另一个则是封闭的密室。只要人一进去,门就会立即自动关上,接着密室发生大爆炸,最后还是寸步救了轨生一命。

在检查第四处地方的时候,轨生终于找到真正的入口,一个废弃的水井。

水井底部有摇曳不定的烛光。通道很窄,脚下又无借力的地方,寸步无法在通道内发挥作用。

轨生谨慎地沿着绳子下去,爬了三十米还没到达底部,但是能够听到来自下面的微弱声音。

小心起见,轨生派出飞蛾探路。十秒不到,飞蛾传来熟悉的声音。游乐子和碎骨子正在交谈。

轨生快速爬到底部,果然看到他们俩等着。

“你运气也太背了吧,四个陷阱中三个。”游乐子看到轨生后说道。

“你们那些陷阱普通人可是躲不了。”轨生拍拍衣袖说道。

“那是当然。不然设置它们干什么。”游乐子说道。

“你一直观察我的行动,也不出来提醒一下?”轨生略带不满地问道。

“那可是老大的主意。”游乐子说道:“谁叫你逃了出来。”

“前些日子抓住我的就是地下道的老大?”轨生不敢置信地说道。

“正是。你可是这些年来第一个不用审问的新人。为了对其他人公平,老大才让你自己找上门来,算是多加一道考验。”游乐子解释道。

“这么说来,他只是抓我审问而已。”轨生沉默一会,说道。

“你可不要到处跟人说,老大可是要面子的。”游乐子提醒道。

“要是知道他只是审问,我就会放弃挣扎,也不用试探无人区那几个陷阱了。你可知道,我差点就死在陷阱里。”轨生后怕道。

游乐子想起那断臂之痛,只是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

轨生见游乐子不说话,于是又问道:“我逃了出来,他可以再抓我啊。”

“第一次没抓住你,第二次让你逃了,老大可没有那么多时间花在你身上。而且你已经有所警觉,控神的作用就没那么大了。最重要的是,你的双腿改造过,懂得使用寸步。抓住你要费很大力气,而且很容易惊动城里的人,所以老大才会有如此决定。”游乐子解释道。

沿着昏暗潮湿的通道走,游乐子问道:“你们在上一场试炼中到底干了些什么?碎骨子回来后整个人都变了。”

轨生想起试药的情境,说道:“是好还是坏。”

“那小子话变多了,也没以前结巴。最重要的是,他老是想回去京城。”游乐子回头看了碎骨子一眼,说道。

轨生只是淡淡一笑,不打算回答他的疑问。

“之前你逃走,老大就不怎么高兴。诛算又耽误他的时间,因此原本他打算带新人熟悉环境的计划取消了。”游乐子说道。

“诛算也逃走了吗?”轨生问道。

“没有。但他就是不上当,机警得很。最后,老大只能用强的,才将他抓住。”游乐子回答道。

游乐子把轨生和碎骨子带到地下道的杂务处,那里放了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最显眼的地方摆了一架两米高的机器。机器中间有一个硬币大小的插口,下面放了一个大篮子。

“他们就是这次的新人吗?”一个头发很乱,满脸污迹的男人从角落里的箩筐中走出来问道。

“没错。给他一人造一个硬币吧,伪钞。”游乐子说道。

听到伪钞这个名字,碎骨子在后面噗嗤一笑。轨生也觉得有点奇怪,但尽量忍住,不作任何表情。

游乐子回头解释道:“这里的人都不喜欢叫真名。”

“那你叫什么?”碎骨子问道。

“他们都叫我吹喇叭。”游乐子无奈道:“奶奶的,我跟他们都说过多少遍,那是笛子!”

“哪有笛子的口那么大,吹喇叭。”伪钞笑道。

“你就别笑了,快弄两个硬币出来吧,不然他们在这里很不方便。”游乐子无语道。

伪钞从身上拿出两个硬币。硬币呈圆形,两面光滑,质地跟津八久给的硬币一模一样。

“你们是新人,刚开始几年无法参加组织的排名,因此硬币暂时不用弄上数字。”伪钞介绍道:“但后面最好做个老鼠图案。”

“为什么是老鼠图案?”轨生问道。

“那可是地下道的标志。你把硬币拿出来,组织里的人好认出你的身份。当然,你选择其它图案,或是维持原样,都可以。”伪钞回答道。

碎骨子在游乐子的强烈要求下,给硬币弄了个老鼠图案。

轨生没有马上决定。那老鼠图案可是一把双刃剑,要是被地下道的敌人发现,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轨生想了很久,做出决定,问道:“什么图案都可以吗?”

“当然,只要你说出口。”伪钞自信道。

猫捉老鼠,别人铁定会想不到,于是轨生说道:“那弄一只猫吧。”

伪钞顿了一下,不过很快恢复过来。他将轨生的硬币握在手中。

一道灰光环绕,硬币开始变化,一只看起来很懒散的猫浮现在表面。

“接住。”伪钞将硬币扔给轨生。

轨生接过仔细看了一眼,感觉还不错,将其藏在怀里。

游乐子拿出自己的硬币,说道:“硬币除了是组织身份的象征,也是使用这里设施的关键。”

走到那台显眼的机器跟前,游乐子将硬币投入插槽里,机器弹出十多个按钮,按钮上有字,刀、剑,戟……

游乐子在有着匕首两字的按钮上按了一下,下面的篮子出现一把看起来不错的匕首。

“这里有许多类似的设置,每次使用都会花费信用值。每个硬币里都有信用值,你们的也不例外。”游乐子介绍道:“新人硬币刚开始有五千点信用值,完全足够组织里的日常花销。”

“信用值用完了怎么办?”轨生问道。

“你可以完成组织下达的任务,也可以提供有价值的情报给组织,这两种途径都能获得信用值。”游乐子回答道。

游乐子带着两人来到吃饭的地方,现在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一排排桌椅。

在靠墙的地方,有好几台像杂务处的机器。为了让轨生和碎骨子熟悉使用硬币,于是游乐子让他们用一次那边的机器。

轨生走到机器跟前,将硬币投入机器里,按钮弹了出来。上面写着许多食物的名字,轨生在面包二字上按了一下,下面出现一个用袋密封的面包。

轨生拿起面包看了一眼,走到游乐子旁边问道:“这些机器到底是谁做的,竟然如此神奇。”

“就是刚才那个伪钞。他能把任何东西造成可以自动运转的机器。你们手上的硬币其实也是一件机器,只不过体积很小罢了。”游乐子回答道。

“食物呢,总不会吃不完吧。”轨生说道。

“会有人定期投放食物在里面。这些工作多数由你们这些新人来做。当然,隔一段时间会有信用值作为奖励。”游乐子拍了拍轨生肩膀道。

“这玩意看起来不怎么好吃。”轨生看着手上的面包说道。

“机器只不过方便我们不用出去找吃的。大多数组织成员都不会在这里吃饭。”游乐子说道。

接着,游乐子带二人来到一处很神秘的地方。面前有一道大门,门上有个小孔,不断有奇怪的老鼠进进出出,令轨生大感奇怪。

“这里是?”轨生问道。

“收发中心。”游乐子回答道。

“那是什么意思?”轨生又问道。

“你们知道为什么有人想加入地下道?”游乐子问道。

“不就是为了祭品吗?”轨生理所当然地说道。

“当然不是。地下道强大之处在于情报搜集效率和庞大的人际关系网。”游乐子说道。

“这里看起来没什么人。”轨生说道。

“组织成员长年都不在这里。他们搜集情报和动用人际网络的时候,仅仅只须要一张纸。”游乐子说罢在门前的箱子里拿出一张纸,说道:“将你想要的情报写在上面,然后在最下面签下你的名字,纸就会变形。”

游乐子拿出笔在纸上写下一句话,“地下道排名前三的成员。”署名后,纸马上变成一只老鼠,朝门上的小孔钻进去。

“每用一次,你都得花费信用值。”游乐子又说道。

没多久,一只老鼠从小孔里钻出来,直接爬到游乐子手上,变回一张纸。纸上除了数字一百外空空如也。

“你要是同意支付一百信用值,纸上就会出现你想要的答案。如果感觉太贵,你把纸撕毁,交易就会取消。”说罢,游乐子签下自己的名字。

纸上马上出现三个名字,分别是文修、李严谨和津八久。没多久,纸又变回老鼠窜进门内。

轨生感觉十分神奇,问道:“那到底由谁来搜集情报?”

“组织里的成员和属下工作人员。一般任务都会发在公布栏里。如果任务紧急,收发中心就有可能会派出老鼠到你手上,老鼠变成纸后显示任务详情,你想接下的话就在上面签名。当然,无论用什么方式接下任务,你都可以获得信用值作为奖励。”游乐子介绍道。

“门里面有什么人?”轨生问道。

“具体是什么人我也不知道。这个问题恐怕只有老大才清楚,因为这个部门是老大管理的。”游乐子说道:“但里面大都是违反组织禁令的人,他们得永远在收发中心为我们服务。”

“如果我需要人手帮忙,只要在纸上写下要求就行了?”轨生问道。

“没错。还要标明你肯花费的信用值。”游乐子说道:“你给得太低,可没什么人肯接。”

“要是都没人接任务呢?”轨生问道。

“这点你不用担心。要是老鸟不肯接,时间久了,收发中心会强制安排新人执行任务。不过费用得由收发中心来决定。你如果觉得费用过高,大可以取消任务。”游乐子回答道:“当然,危险太大的任务是轮不到新手的,就只能拖到有人肯接为止。”

“新人什么时候不用硬性接任务?”轨生问道。

“三年后,向组织提交一件祭品就可以了。”游乐子回答道:“你也不用太过担心,新人的任务都不会很难,而且奖励很不错。”

“要是我们三年内一直执行任务,岂不是无法赚钱维生?”轨生问道。

游乐子听后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完成任务得到的信用值可是很值钱的,你可以到通旺银行用信用值换钱,一点信用值换一百个金币,你硬币上的信用值可以换到五十万个金币。”

“莫非通旺银行是地下道的?”轨生惊讶道。

“没错。不仅通旺银行,还有很多商业机构都是组织的财产。”游乐子点头道。

“平常谁来运营那些机构?”轨生问道。

“还是以任务形式招集人手。那可是优差。组织里的人要是没事干,通常都会去接来做。”游乐子说道。

“能否用钱换信用值?”轨生问道。

“当然可以。不过,如果没什么人做任务,短时间内就不能用钱兑换信用值。”游乐子回答道。

之后,游乐子带轨生和碎骨子去了几个对新手有用的区域,轨生对地下道的运作稍微有点认识。

下午三点钟左右,所有新人按要求集中在大厅里。轨生跟着游乐子来到这的时候,只看到吴郝慑。他的旁边站着一个美女,林美兰。

“没想到戽石又被你们摆了一道。”轨生走近吴郝慑说道。

吴郝慑低下头,说道:“的确很对不起他。”

“来多久了?”轨生问道。

“应该有好几天了吧。前天我才从病床下来,到现在都没机会走一遍基地。”吴郝慑回答道。

这时,诛算在魏立决的掺扶下,慢慢走到这里,他神情萎靡,脸上一丝血色也没有。

轨生发现诛算的双臂还有愈合的痕迹,估计他还没完全恢复过来。

“应该人齐了吧。”轨生说道。

“这届的新人还有一位。”游乐子从旁说道。

轨生左右看了一眼,碎骨子、吴郝慑、诛算和他一共四人全在这里,到底还缺谁了?

大厅外的门打开,津八久带着戽石走了进来。“大家,好久不见啊。”戽石冷森森地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