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728字
  • 2022-03-18 15:56:53

“王族之人怎么会死在这里?”王劫申问道。

“这条路很可能就是当时王室的逃生通道。”轨生猜道。

咏祈再仔细看向腿骨,发现明显的折痕右边,说道:“这人行动不便,估计来不及逃出这里。”

“他身上一定有什么好东西。”说罢,轨生正想去搜刮一番,可克雾马上抢先一步,他的样子跟轨生之前搜死人尸体的时候一模一样。

王劫申也想去找一下,但碍于面子,一直站在原地不动。

三分钟过去,克雾找到两件保命的埒垨防具,一个是护心镜,另一个是圆形小盾。

除了埒垨防具之外,克雾还搜出一件古玉。古玉的花纹形状十分特殊,通体剔透,明显价值连城。

克雾将护心镜收起,把圆形小盾直接给咏祈,完全不征求别人意见。

王劫申看向轨生,觉得他一定会说些什么。但轨生出乎意料地安静,脸上一点不满的情绪也没有。

咏祈接过小盾后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想了想把小盾递给轨生,说道:“你不是信众,拿着它会安全一点。”

“表妹,他在你的增益之下,跑得贼快,你根本不用担心他的安全。你说是吧?轨生。”克雾的语气有点强硬,态度与之前形成很大的对比。

轨生无奈地点了点头,心疼之前为了救大家而甩出去的埒垨武器——绿芒,那可是扔一根少一根。

咏祈最后还是收下小盾,并在克雾的请求下鉴别古玉。又过去五分钟,咏祈将古玉交还给克雾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那可是王室分支一脉的身份象征。尽管没什么用处,但现在卖出去的话,这块玉应该能值六万个铂金币。”

听到这里,轨生双眼发出精光。要是能得到这块玉,他就能完成这次试炼。

克雾满意地点了点头,在众人面前将古玉收入怀里。轨生竟然一点好处都捞不到,令王劫申大感诧异。

在克雾的提议下,众人继续前进,很快来到一间巨大的墓室。

墓室里的墙和地上都是用冰晶铺砌而成,里面的温度最高不到五度,四人入内后感到异常寒冷,身体不禁颤抖.

两旁整齐排列着用玉石做成的棺材,轨生粗略数了一下,这里只少有四十副棺材。

棺材虽然大小相同,但外表的花纹和雕饰各不一样。棺材显眼的地方还刻着死者的名字。

墓室其中一面墙上,谱写了整个王室的族谱。从什么时候出生到什么时候死去,上面都有记载。

正中央的地方有个一米高的石柱,石柱上放着一个盒子。轨生快步走近一看,盒子上写着一行字,“历代帝王掌权之秘密。”

忽然一只手将盒子抢过去,轨生转头看去,原来又是克雾。

盒子上的锁已经打开,轨生不觉得里面还会有什么东西。果然,克雾打开盒子,里面空空如也。

轨生想了想,说道:“棺材里躺的一定是王室之人,陪葬的东西肯定价值不菲。”

克雾一听马上冲到一具棺材前,拔出背后长枪,毫不犹豫地撬起来。王劫申也有所动作,毕竟这里棺材多得很,谁在意一个半个。

轨生却偏偏不动,因为他觉得棺材里一定有保护尸体的机关,冒然动手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毕竟那可是王室之人长睡的地方。轨生这点常识还是有的,绝不可能被利欲冲昏头脑。

克雾和王劫申不愧是信众,一会儿功夫,同时打开棺材盖。

一股绿色的气体从棺材迅速冒出,两人不约而同地退后两步,可还是躲闪不及。

克雾右臂被绿气缠住。短短几秒内,右臂像枯枝一样,皮包着骨头。

王劫申的状况与克雾差不多。不过,他稍微好一点,只是左手废了。

咏祈见此马上上前问道:“表哥,你没事吧?”

克雾用另外一只没事的手点在右肩上,喝道:“射!”光束将手臂整条割下,鲜血喷到一地都是。

王劫申也知道自己的手保不住,于是也学着克雾断掌。

“表妹你去看看里面有些什么?”克雾强忍痛苦说道。

咏祈哪里肯听克雾的话,把身上的医疗用品取出,为他包扎伤口。

轨生确定里面不再有绿气喷出后,才敢慢慢走近棺材。

里面躺着一具五十来岁的男性尸体。尸体到现在一点腐化都没有,跟刚死去的时候没差多少。

尸体被一种绿色透明的液体包裹着,轨生估计那些绿气正是液体所生。

就算看到液体里有不少宝物,轨生丝毫不敢伸手去拿。

王劫申贪心作祟,自断手掌后,居然用身上的剑捞出液体里的宝物。

可是剑一伸进去就化为乌有,液体里又冒出一股浓浓的绿气。就这样,王劫申又废了另外一只手掌。

咏祈为克雾包扎好后马上处理王劫申的伤口。王劫申没有办法自己断掌,只好请求咏祈下手。

咏祈使用信源还不怎么熟练,弄了好几次才成功,让王劫申痛得生不如死。

“难道你对棺材里的宝物没有兴趣?”克雾看到轨生如此冷静,于是问道。

“我只是一个生意人,在外面捡到一些金币就已经很满足。”轨生说完连自己也觉得心虚,什么时候自己成为生意人了。

克雾把他那条像柴一样的断臂挂在背后,与长枪形成很大的对比。

轨生见此好奇问道:“手臂伤成这样还有得救?”

“当然。回去学院后,求一下那些神圣系的同学就好了。当然代价肯定要付出。”克雾回答道。

咏祈那边也处理好了,现在王劫申两只手掌都没有,战斗力顿时跌至一成不到。

克雾远远看着棺材,无法得到里面的宝物,心里有点难受,但他不会再以身犯险了。

轨生在四周转了一圈,发现棺材上的姓名都是男性,便好奇地再去族谱那里看一下。

族谱有一个规律很明显,每代帝王只生一男一女,男的必定会成为下一任帝王。

既然每代都生有一女,棺材应该是五五之数才对,轨生心里觉得很是奇怪。

轨生再仔细检查每代女的死亡时间,她们都不过三十岁,而且都比她的兄弟早死。为什么这里没有一副棺材是装女尸的呢?轨生心里暗道。

轨生又去数了一遍墓室里的棺材,数目正好是族谱上死去的男性人数。

这时,轨生想到柱子上的盒子,里面一定有他想要找到的答案,只可惜里面的东西早被人取走。

“既然棺材里的宝物拿不出来,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克雾有点不甘心地说道。

王劫申连忙同意,他现在一刻都不想留在这里,心里只是想早点回去驳回自己的手掌。

咏祈和轨生都点了点头。于是,四人朝墓室的另外一个通道走去。

通道里每隔一段路就有一个石碑,上面记载着某个帝王的生平事迹。

咏祈对此很好奇,想多看一下。不过,克雾不想在此多作停留,尽管会惹表妹不高兴,还是拉着咏祈离开。

通道的尽头是一座地下花园。花园里所种的植物都很特别,不仅自身会发光,而且不需要水和泥土的供给。

花园里还生存着一种昆虫。它们附着在植物上一动不动,样子就像一块小石头。

中央有一个圆形大坑。咏祈走近一看,大为失色:“你们快看!”

轨生第一时间冲过去,大坑内全是骸骨,骸骨附近有无数条像蚯蚓的虫子。

“他们难不成也是王室成员?”克雾走近说道。

轨生心里马上否定克雾的想法。大坑内有大量男性骸骨。男性王室成员的遗体应该都躺在之前的棺材里,怎么可能随便丢弃在大坑内,任由里面的虫子蚕食。

“我听京城老一辈说过,以前位高权重的官员要是犯事,又或者惹怒陛下,他们就会被施以虫刑。这里的骸骨想必就是那些人。”王劫申介绍道。

忽然,大坑内一条体形较大的虫子爬了出来,众人纷纷退后几步。虫子没走多远就化为一株细小的植物,然后发出亮光。

众人没有花多少时间在这里,找到藏在假山后面的暗门后,继续上路。

沿着弯弯曲曲的路走,一行人来到尽头,尽头处有一条长长的梯子直通上方。

克雾和王劫申都行动不便,轨生自然当仁不让地第一个爬上去。

咏祈紧跟其后。克雾也能勉强上去,但要花不少时间。王劫申不用想,只能等人将其拉上去。

轨生用力推开圆盖爬上来,来到王宫的议政厅。尽管有些凌乱和破烂,但议政厅还能保持住昔日的奢华。

地面铺的是黑白相间的瓷砖,中央有一条长长的红地毯直通入口。

两边摆着一根又一根金色灯柱,灯柱上用水晶罩着。墙壁挂着帝国的国旗,还有宝剑和斧头。

正前方的王座用黄金造成,高两米,宽一米,坐的地方和背垫用红色的毛皮做成。

咏祈第二个出来,她一看到这里,双眼就发出精光,马上四处查看,完全忘了后面还有两个人需要帮忙。

趁克雾还没有上来,轨生又把地图拿出来看了一眼,图上的路还没有走完,前方有一条密道可以通往另外一个地方。只是那个地方有什么,轨生完全不知道。

收起地图,轨生走到那个密道所藏的地方,搬开旁边没有植物的盆栽,墙上马上打开一道暗门。

这时,克雾也爬上来了,样子很辛苦。咏祈才发现自己失礼,马上扯下一条窗帘,将其做成绳子扔到通道下面,好将王劫申拉上来。

“轨生,来帮忙一下。”咏祈向轨生请求道。

三分钟后,王劫申也来到议政厅。

咏祈继续研究议政厅里的每一件物品,而克雾就试着找一下王室留下来的宝物。

“你不去找一下吗?”轨生看着一动不动的王劫申问道。

王劫申摇了摇头,苦笑道:“现在我只想尽早离开这里,就算找到宝物,我也没有手拿。”

克雾将议政厅翻了一遍花了半个小时,除了正前方那个王座,没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即便知道王座价值连城,但谁有功夫将其搬出去。

议政厅除了刚才被轨生打开的暗道外,其他通道都被巨大的石块堵住,这也是议政厅能保持完整的原因。

克雾好奇地走到王座坐下,令众人大吃一惊,毕竟他这种行为是对当今陛下一种藐视。

“表哥,这样做不好吧。”咏祈提醒道。

“有什么关系,反正陛下远在王都,哪里会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克雾完全不当一回事。

当克雾把手放在垫手的地方时,不小心触动机关,天花上忽然打开数个通道,十多只鬼降从半空掉下来。

轨生见此大叫不妙,马上拿出猝取,叫咏祈施加增益效果。王劫申现在犹如一只无牙老虎,害怕地躲在墙角,紧张异常。

克雾站起来用仅余的手拔出长枪,附魔后,来到咏祈跟前保护她。

轨生回头一看,三个信众实则只有一个半信众的战斗力。如果不立即解决眼前的麻烦,轨生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鬼降掉下地上后一脸茫然,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轨生利用此优势,迅速冲到两只鬼降背后,右手将猝取刺入其中一只的心脏。左手发动戒指上的细针,扎进另外一只鬼降的身上。

数道光束飞来,一红一白同时击中一只鬼降,尽管没有射穿心脏,但还是能延缓他们的动作。

轨生拔出猝取,朝另外一只落单的鬼降冲去,用同样的方法击毙他。

这时,四周的鬼降才发觉不对,纷纷站起来杀向轨生和克雾他们。

找轨生麻烦的鬼降一共有四只,轨生迅速触动拳套上的机关。数根绿芒同时射出,击中三只鬼降。

那三只鬼降顿时丧失了行动能力,轨生冲到最近的鬼降跟前,将猝取送进其心脏。

轨生的压力暂缓,不过他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打算,拔出猝取后在其他鬼降身上各补一刀,收回射出的绿芒。

咏祈那边情况并不怎么好。克雾利用强悍的能力杀死两只鬼降。可是他的手臂不怎么灵活。本应该能击毙鬼降的攻击,都被鬼降成功躲去。

其中一只鬼降绕到王劫申身前,双臂展开扑向王劫申。王劫申此时背后全是冷汗,他侧身一滚,狼狈地躲开鬼降的攻击。

王劫申还没来得及爬起来,那只鬼降又扑过来。这次王劫申避无可避,于是他咬了一下右臂上的护臂。

一团气体冒出,将王劫申包裹住。鬼降无论怎么攻击,都被棉花一样的气体抵挡住。

原来王劫申手上的护臂是其父亲特意从外面高价收购回来的埒垨防具。要不是有这件埒垨防具,王劫申已经死在鬼降手里。

克雾用力将长枪刺入鬼降体内,还没来得及拔出长枪,身边两只鬼降突然转向目标。

咏祈一看马上慌起来,右手食指连点,可就是射不出一丝光束。

“快使用小盾!”轨生在远处喊道。

咏祈才省起来,从怀里一摸,一个小盾挡在身前。两只鬼降还没碰到咏祈,就被小盾释放出来的黄雾拦下,根本无法动弹半分。

这时,轨生已经从后面赶到,分别给那两只鬼降各补一刀,了结他们的性命。

轨生转头向上看去,那边通道陆续跳下鬼降。继续打下去不是办法,于是轨生一手抓住咏祈的手臂,喊道:“快进去那边的密道!”

克雾最先跟过来,王劫申一脚踢飞面前的鬼降后也狼狈地跟上。

在密道里,轨生找到关门的装置,等王劫申进来后,迅速按下按钮。密道再次关闭,众人才敢松一口气。

缓了一会,轨生谨慎地看向四周,密道在关门后变得异常黑暗,只能看见前方一丝亮光。

一行人小心翼翼地沿着密道走去,几百米过后,面前出现一道铁门。

经过几次鬼降袭击过后,克雾整个人变得畏首畏尾。王劫申就更不用说,一直躲在众人的后面。轨生只好上前推开铁门,最先踏进里面。

里面灰尘很大,轨生捂住口鼻瞧四周一眼,周围都是整齐的铁架。

铁架上放置着各式各样的武器,虽然不是埒垨武器,但品质都属上品。

轨生走近旁边一个衣柜,小心打开柜门。其内全是统一的紧身衣,样式有点老旧,外表发霉变质,根本没法再穿,连轨生都看不上。

紧身衣上有一个明显的图案,拳头和盾牌交织在一起。咏祈走过来说道:“这应该是陛下直属机构权盾的服饰。”

“这么说,此地就是权盾的装备室。”克雾说道。

室内另外一扇门紧锁着。如果不将其破开,众人无法离开此地。

克雾用附魔的长枪一划,门就像豆腐一样一分为二。

一如既往,轨生再次走在前面,带着大家来到一个宽敞的大厅。

大厅很暗,四周都是由碧绿色方石组成的墙壁。两侧摆满各式拷问刑具,左边的十字架上挂着一具发出异臭的骸骨。

前方放了一张床。床的风格与四周格格不入,不仅大而且十分豪华,方形的细纱蚊账里的紫色丝绸床单极为显眼,上面有个人影若隐若现。

轨生靠近几步仔细一看,床上果然睡着一个人。他穿着破烂的衣服,头上长着两个角,皮肤十分粗糙。他是鬼降!轨生心里马上暗道不好。

轨生快速朝四周查看,这里有三条路可走,正前方一条,左边有一条,右边也有一条。轨生正犹豫走哪条路的时候,那只鬼降已经醒了。

鬼降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令轨生差点透不过气来。轨生知道,对方和之前遇到的鬼降绝对不是一个级别!

王劫申感应到鬼降身上有信源波动,于是害怕地说道:“对方……也是……信众!?”

“到底是谁,竟敢打扰我睡觉!”鬼降生气地坐起来说道。

王劫申此时想也不想,朝右边的路跑去,还没走到路口。一道黑色光束转瞬而至,将他头部击穿。王劫申倒地后,整个尸体被一股黑气环绕着。

轨生见此,也有逃走的冲动,可是他不是信众,在强大的威压之下,双腿根本不能移动半分。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咏祈身上,她连站也站不直。双腿成内八,不停颤抖。

在这里,克雾情况最好,毕竟成为信众的时间不短,犹豫地看了咏祈一眼,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朝右边的路扭头跑去。

“奇怪,这里怎么会有活人?”鬼降定睛看向轨生他们,想了想后说道。

眼看克雾就快逃出去,鬼降随手一挥,又射出一道黑色光束,同时说道:“既然来了,就别想离开!”

克雾早就知道有此一着,从身上拿出捡到的护心镜,马上把它扔出去。

黑光把护心镜击碎,威能减弱不少,但依然能射到克雾。

尽管克雾尽力避开,余光还是擦破他的衣裳,身上的钱包和一些私人物品掉落到地上。

“埒垨防具?”鬼降一顿,居然没有继续攻击。

克雾根本不敢捡地上的东西,趁此机会拔腿就跑。

鬼降并没有要追的意思,他站起来一步步走近咏祈,身上的邪恶气息越来越强烈。

“你的味道很讨厌,如果我没猜错,你一定是神圣系的信众。”鬼降的个头很高,站在咏祈跟前低头说道。

“你想对我们怎么样?”咏祈害怕道。

“当然是杀死你们。”鬼降微微一笑,露出锋利的獠牙:“不过,再杀死你们之前,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一问。”

反正都要死,有必要回答你的问题吗,轨生心里暗道。

“首先,有多少个像你这样的信众进来?”鬼降盯着咏祈问道。

咏祈情不自禁地说道:“至少有几十个。”

“外面的人什么时候再封印这里?”鬼降又问道。

“大约两个星期后。”咏祈回答道。

“最后一个问题,这里现在属于哪一个国家?”鬼降问道。

“当然是艾特卡迪帝国。”咏祈说道。

“好了,你可以去死了!”鬼降说罢,一柄黑色长刀凭空出现在右手上,从上到下用力一劈,势头锐不可挡。

咏祈本能将小盾释放,稍微延缓了刀势。清脆的声音响起,小盾粉碎,咏祈被余波击飞到十多米远。

“什么时候埒垨防具变成白菜了,竟然人手一个。”鬼降生气道。

咏祈从地上爬起来,同时吐出一口鲜血。

鬼降此时全身散发着强烈的威压,说道:“这次即使有埒垨防具,你也挡不下来!”

轨生承受不住威压,不由自主地跪在地上。鬼降全身黑气围绕,散发着浓厚的邪恶气息。轨生不禁回想起在卦符村的时候,黯湮被人抓走的情形。

一股不甘心的情绪在脑海充斥着,轨生顿时忘记了害怕,双腿终于能动起来。

此时,鬼降离他已经不到五米,轨生暗暗抓紧手中的猝取。

心中一热,轨生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施展寸步,绕到鬼降背后的同时,用力将猝取刺进他的心脏。

鬼降回过头的时候,双眼已经失去了清明。轨生怕一击没弄死对方,再次拔出猝取,又刺多一下。

鬼降往前倒去。轨生才不可置信地瘫坐在地上,同时不停地喘着大气。

几分钟后,轨生恢复冷静,回想刚才那一瞬间,还是心有余悸。

如果能再次选择,他会毫不犹豫地逃离这里,当然前提是双腿能动。

轨生心里暗道,之所以能轻易杀死具有信众能力的鬼降,最大原因是对方大意,其次是增益效果和寸步的叠加作用。

轨生爬到死去的鬼降身边,看看他身上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惜鬼降和他一样也是个穷鬼。

轨生缓缓站起来。双腿还是有点酥麻,但并不碍事。目光转向克雾掉下的东西,轨生走过去捡起来。不仅有大量铂金币,还有之前被克雾收进怀里的古玉。

轨生把古玉和铂金币统统放进口袋里,不管克雾有没有死,轨生是绝对不会还给他了。

这时,轨生才想起咏祈还倒在地上,于是走过去察看。咏祈还在失神当中,刚才发生的一切对她打击很大。

“你没事吧?”轨生伸出右手扶起她问道。

咏祈站起来后马上抱住轨生大哭起来:“呜呜,我以为刚才死定了。”

轨生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好愣在这里。

一分钟过后,咏祈大感尴尬,立即推开轨生说道:“不好意思。”

“没事的话就赶紧离开,这里看起来很不安全。”轨生搔了搔脑袋说道。

咏祈点了点头,就像一只受伤的小猫一样。

“现在我们该走哪条路,追上表哥吗?”咏祈问道。

轨生把地图拿出来,上面虽然显示三条路,但右边的路并没有明确说明,不太想追上克雾。

就算他们找到克雾,一旦有危险,克雾还是会只顾自己,离他们而去。

左边的路则是捷径的延续。尽管不知道去的是什么地方,轨生还是建议走左边的路。

咏祈此时很依赖轨生,他说什么,都会点头答应,一切以轨生为中心。

临走之前,轨生顺便把鬼降的尸体藏起来,说不定有能力相当的同伴在附近。

要是被其同伴发现,两人就不一定会像这次一样好运。

藏好尸体后,轨生在克雾逃走的路上留下明显的痕迹。咏祈把一切看在眼内,本想说些什么,可想了想又把话吞回去。

沿着左边的路走,轨生和咏祈都十分小心。在咏祈的加持下,两人身上都发着淡淡白光。

不到一百米路,两人来到一间放满书和档案的密室。轨生进来后小心翼翼地巡了一遍密室,没有任何发现才让咏祈进来。

密室的地板用红木铺成,踩上去会发出咔咔的声音。正中央明显的地方挂着一面旗子,旗子又黄又旧,但还能看得清权盾的标志。

周围有不少保险箱和书架。书架放的书有很多已经被蛀烂。保险箱除了几个还密封之外,剩下的都破开了大洞,露出里面的文档。

轨生随便从一个保险箱中拿出一份文件,翻开看了看,上面记录着权盾成员的事迹。

轨生脑海里浮现出王室族谱记载的女性名字,马上翻到最后一页。果然没到三十岁,她的事迹就不再叙述。

“发现什么重要的东西吗?”咏祈见轨生看得入神,好奇问道。

轨生摇了摇头,淡淡一笑说道:“没什么。”

轨生又抽出好几份文件。全部都是女性档案,虽然她们死得也早,但都不是王室成员。

不想在这里花太多时间,轨生决定继续上路,根据地图所示,找到密室中的暗门,无论怎么使劲,暗门还是不为所动。

“估计另外一边被堵住了。”轨生皱起眉头说道。

“怎么办?”咏祈问道。

“你试一试能不能打穿它。”轨生建议道。

咏祈点了点头,聚集信源到右手上。几道光束射出,打在暗门上完全没有反应。

“这不像是普通的门。”咏祈说道。

“看来只能另找出路了。”轨生说罢朝四周看去。

“实在不行就往回走吧。”咏祈说道。

轨生可不想走回去,谁知道之前布下的痕迹有没有奏效,于是在四周仔细检查一遍,推翻一个破旧的书架后,发现墙上有数条裂纹。

“这墙易破,你试一试吧。”轨生向咏祈说道。

咏祈再次射出两道光束,光束击在裂纹上,墙面瞬间崩溃,一条黑暗的道路出现在两人面前。

轨生最先走进去,咏祈紧跟其后。里面是一块广阔的空地,四周和地上都是坚硬的石头。

在空地最中央有一棵非常怪异的大树。它虽然有树的形状,但树干和树枝都是黑色透明的物质,轨生从没见过如此奇怪的大树。

树的根茎暴露在地上,而且伸得很远,刚才密室墙上的裂纹就是根茎所造成的。

“这究竟是什么啊?”咏祈看着大树好奇地问道。

轨生一直盯着大树看,树干好像有点古怪,于是大胆走过去。

不到一百米,大树忽然发生异变,光秃秃的树枝上冒起黑火。

黑火慢慢大起来,最后冲天而上。几分钟后,大树才恢复正常。

看到这里,轨生想起王劫申所说的黑火,难不成就是眼前这棵大树发出的?

“轨生,你还是不要接近它,我觉得有点不太对劲。”咏祈拉住轨生的衣摆劝说道。

既然来了,轨生就不想放弃眼前的机会,就算有什么危险,也有自信利用自己的速度逃离出去。

“没事,如果你害怕就留在这里吧。”轨生安慰咏祈一下,慢慢走近大树。

咏祈没有继续跟上,一边看着轨生,一边祈祷。离大树不到十米,轨生还是没有危险,咏祈才敢松一口气。

站在大树前面,轨生大吃一惊。树干里面居然藏着一个冒着黑火的男子。

男子的服饰具有浓厚的落日王国风格。他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要不是头上有两个角,轨生还以为他已经死去。

树干被一条黑线围绕着,黑线上挂着三张同样是黑色的纸符。上面的符号很特别,轨生看不出个所以然。

“小伙子,看够了没?”一道声音从前方传来。轨生马上定睛一看,原本合上眼睛的男子正在打量着他。

轨生马上退后两步,同时拿出猝取。

“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这么胆小的吗,我动也动不了,你怕啥啊。”男子不齿道。

轨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手上的猝取说什么也不会收回去,问道:“你为什么会困在里面?”

“回答你这个问题得花不少时间,你可不可以告诉我,现在这里属于哪个国家?”男子说道。

“艾特卡迪帝国。”轨生谨慎道。

“好,很好,他们的计划果然没有成功。”男子高兴道。

“现在可以告诉我一切了吧。”轨生说道。

“你知道这里为什么有这么多像我一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吗?”男子沉默一会,开口道。

“这一切都是由落日王国的信众造成的。”轨生回答道。

“你说的那个信众就是我——刘西屏。”刘西屏详细介绍道:“想当年,我还是家族里不显眼的角色,但我一点也不担心,因为我知道我一定能成为一名信众。我们这个家族在落日王国声明显赫,每代家主都在朝廷身居要职。能造成家族鼎盛的原因是家族成员体内都有一件祭品,这是每个家族成员一出生就知道的事。可令我奇怪的是,家族成员居然没有一个人使用体内的祭品。”

“使用祭品的话有可能会造成身体器官缺失。”轨生想了想说道。

“刚开始我也是这么认为,直到我来到这里。”刘西屏说话的时候很平静,表情没有一丝波动,“在落日王国和罗漫共和国一同入侵这里之前,家主把我叫到他的房间。我在家族一向没有什么地位,出生以来只见过家主两次。他一见到我就十分热情,令我大大吃了一惊。他告诉我,只要我答应他一件事,就让我成为下一任家主。当时我被权力冲昏了头,没想多久,就答应了他。至于要做什么事,我连问也没有问。”

“难不成跟你使用身体的祭品有关?”轨生猜道。

“你说对了。在信众体系中,一共有七大系。只要我使用体内的祭品,我就会成为特殊系的信众。这也是我们家族能被落日王国国王重用的关键原因。”刘西屏点头道:“当时,我跟着家主来到此地,战局正处于拉锯状态。时间一长,我国和罗漫共和国一定会因为补给问题而撤退。为了改变局势,家主要我当天使用祭品。在家主和好几个王国高手的护法下,我在城中一个隐秘的地方成功使用了祭品,正式成为一名信众。到了这一步,我终于知道他们要我做的是什么事。原来我的天赋能将大范围内的人或尸体变成嗜血成性的怪物。怪物不分敌我,见人就杀。要不是有高人封印此地,艾特卡迪帝国覆亡是迟早的事。”

“那也无法解释你会变成这个样子。”轨生说道。

“要使用天赋,就必须得牺牲自己。尽管死后还能复活,但谁会愿意变成这个鬼样子。成为信众后,我曾经拒绝过家主。可在家主和几个高手的威胁之下,我无法不使用天赋。还有,我死后不会像其它尸体一样马上复活,得花很长的时间。在此期间,我会困在一棵小树里。直到小树长大并发出黑焰的时候,我才会醒过来。”刘西屏解释道。

虽然听起来很合理,但轨生总感觉得怪怪的。刘西屏说话的时候怎么可能会如此平静,没有一点生气,他跟普通鬼降很不一样。

“我看你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只要你帮我撕开外面的纸符,我就带你去找祭品。这遗迹封印至今,出土了不少祭品,但统统都被那几个人收藏起来。没有我带路,你是无法找到的。别告诉我你是来考察古迹的,我可一点都不信。”刘西屏露出一副看穿轨生的样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