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354字
  • 2022-03-16 19:57:56

夜深,戏院里的人陆续出来,他们边走边议论双胞胎,决定明天一早去买几个鼻烟壶回来。

诛算离开之前去了老板的办公室一趟。一见面,老板就眉开眼笑,仿佛捡到百万金币。

“没想到双胞胎如此受欢迎,相信不久,她们便会成为这里的台柱。”老板笑道。

“她们只会在这几天露面,之后,你想见她们就得要掏钱买鼻烟壶。”诛算说道。

“你别想忽悠我,她们是什么货色我会不知?”老板摆出一副看清诛算的样子。

“她们以前是怎样我无权过问,但她们现在由我管,没有我的同意,谁也别想沾染她们。”诛算冷冷说道。

“好吧。她们虽然不错,但还没到我想强要的地步。还有,给我一点时间,三胞胎我也能弄来。”老板深深吸了一口手中的烟说道:“不过,这鼻烟壶到底是什么名堂?”

“我说什么也没有用,你自个儿试一试吧,它比你手中的烟强多了。”诛算把鼻烟壶扔到老板手中。

老板接过放到鼻子附近,轻吸一口,缓了十几秒后才说道:“这玩意挺来劲的,多少钱一个?”

“十万个金币。”诛算说道。

老板一听,差点把手中的鼻烟壶掉在地上,“我这戏院半个月的收入都没有十万个金币,你这玩意用什么做的,卖这么贵。”

诛算要回鼻烟壶,说道:“现在是十万个金币,以后可能会不止。”

看着诛算离开的背影,老板想叫停他要一个鼻烟壶,但仔细想想,还是打消这个念头。

诛算见戽石和吴郝慑在在面等他,于是走过去说道:“怎么样?”

“不愧泰勒城的十三子,这赚钱的手法真是太狠了。”戽石十分佩服地说道:“先用假的外国双胞胎吸引公子哥们,然后以见面的机会销售鼻烟壶。到时他们上瘾了,我们再也不怕货卖不出去。”

“不仅如此,到时京城里,上流社会人手一只鼻烟壶,说不定会引起潮流。我们现在就得开始赶造下一批货。”吴郝慑兴奋道。

“这事不急,等明天的销售额一出再说。大家也累了,我们一起回去吧。”诛算说道。

三人带着双胞胎从后门离开,没走两步路,就有一个高大的男人拦住去路。他手上拿着一叠厚厚的宣传单,正是早上诛算面试的第一人——余小芳。

“老板,我按照你的要求,把全城的宣传单捡回来了。”余小芳喘着气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诛算好奇道。

“我捡传单的时候见到你们进入戏院,怕你到明天会忘记,所以捡完后就堵在戏院附近。”余小芳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好,明天你到店面上班,一切听吴梁的吩咐。”诛算答应道。

“谢谢老板,我一定会用心去做的。”说罢,余小芳就像一个小女孩那样高兴地跳着回去。

一晚过去,京城的鼻烟壶专卖店终于开张。店里只有两个人,一个吴梁,另外一个则是余小芳。

开店没多久,店铺就卖出近十个鼻烟壶,这么昂贵的奢侈品有如此的销售额已经相当不错。

到了下午,诛算收到销售情况的汇报,一个早上卖出四十多个鼻烟壶,比预期好上几分。

诛算并没有让吴梁他们在下午开店,打算每天只卖几个小时,让鼻烟壶的热度有增无减。

傍晚,诛算、戽石和吴郝慑在家里庆功,叫附近一家有名的酒楼送来十几样菜,开了两瓶酒吃起来。

喝到一半,大家有些微醺。吴郝慑在三人中酒量最好,他喝到现在脸还是一点没红。

“按这个势头,我们很快就能赚取目标金额。”吴郝慑说道。

“只可惜做鼻烟壶的材料无法在短时间内采购到。不然,进度还会更快。”诛算说道。

戽石觉得试炼已经手到擒来,高兴说道:“庆好你们找上我,我一个人绝对没办法赚到那么多钱。”

“我也没想到最后的试炼居然是赚钱,早知道这样,上一场试炼我就不会对你下手。”诛算坦白道。

戽石一顿,脸上不经意地扭曲一下,但很快又恢复过来。

“过去的事不要提了,最重要的是我们很快能通过试炼。祭品到手后,成为信众就不再是幻想了。”吴郝慑双手分别按在诛算和戽石肩膀上说道。

“吴郝慑说得没错,过去的事就忘了吧。之前得罪你的地方,我就以这酒向你道歉。”诛算对着戽石说罢,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戽石也不是一个小气之人,也拿起酒杯喝了一口,说道:“只要你不在我身上打鬼主意,我们之间根本没有嫌隙。”

诛算放下酒杯,对戽石说道:“我见你对那双胞胎有点兴趣,要不叫她们晚上到你的房间?”

戽石脸上顿时红透了,一时没有话说。

忽然,门外有人敲门。吴梁和余小芳搬了一个箱子进来,向诛算、戽石和吴郝慑各施了一礼。“这是今天早上收到的钱,请老板点算一下。”吴梁说道。

诛算走过去翻开箱盖,里面满满一箱铂金币,至少有三四万。

“你们做得不错,明天一早继续到店里工作。”诛算随手从箱子里抓了一把铂金币放在吴梁和余小芳手中说道:“这是赏你们的。”

吴梁和余小芳道谢后走出宅子。诛算回到座位,吴郝慑对他说道:“钱放在这里不好,要不就由你来保管吧。”

戽石一听,不禁停下手中的筷子。

诛算把一切看在眼里,心里明白戽石担心什么,于是开口道:“钱单独放在任何一个人那里都不妥。”

“你有什么好的主意?”吴郝慑问道。

“其实,在买下这幢房子后,我就命人修改其中一个房间,专门用来放钱。”诛算说道:“你们跟我来吧。”

诛算带着戽石和吴郝慑穿过走廊,来到最靠边的房间,那里的房门已经改装成厚厚的铁门。

站在铁门前,诛算从怀里拿出三把钥匙,分别插在门中的三个小孔里,铁门的锁自动打开。

诛算推开铁门,走进里面。里面除了靠墙的保险箱外空无一物。保险箱很大,占了半个房子。

诛算把其中两把钥匙分别给戽石和吴郝慑,说道:“同时有三把钥匙才能打开铁门。我们把每天赚到的钱都放进这里。这样的话,大家应该没意见了吧。”

接过钥匙,吴郝慑说道:“还是诛算想到周到。”

“不仅如此。”诛算笑了笑,走到保险箱跟前,说道:“保险箱要密码打开,我们每人各设一个数字,再将钱放入里面,就能多一重保险。”

戽石从头到尾没有说话,并不是觉得诛算的方案不可行,而是感到诛算想得太过周到,心里反而有点不舒服。

诛算首先背着大家输入一个数字,然后轮到吴郝慑。戽石杵在原地,并没有上前的意思。

“戽石难道觉得这方法不行?”诛算问道。

戽石想不到任何拒绝的理由,只好也去输入一个数字。

保险箱设置好,三人将那箱铂金币搬进去上锁。众人走出房间后,诛算背着大家把铁门锁上,脸上不经意间露出诡诈的眼神。

“今天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再找一处栖身地方。”诛算恢复神色,转过身说道。

“为什么,这里住得还不错。”戽石不解道。

“自从在泰勒城跌了一跤后,我就明白一个道理。人怕出名猪怕肥。要是被有心人看中,我们可是完全没有抵抗能力,只能乖乖将钱奉上。”诛算解释道。

“诛算说得有道理,京城人员混杂,而且厉害的人多得是。”吴郝慑附和道。

“还有,之后没有必要就不要在城里露头,尽量低调就是。”诛算最后提醒道。

几天后,京城王家宅院内,一个气宇轩昂的中年男子正在休闲品茶,站在旁边的丫鬟替他揉着背。

一个年轻人从外面急着脚进来,脸上有很大的黑眼圈,正是王家长子王劫申。

“父亲找我有事吗?”王劫申坐到中年男子对面问道。

王劫申父亲看了他一眼,严肃地问道:“昨天又熬夜去赌钱了吗?”

“真的什么事都瞒不了父亲。”王劫申笑了笑。

“小赌可以,但千万不要沉迷下去,王家将来可是要你来继承的。”王劫申父亲叹了口气说道。

“放心,儿子已经懂事,再也不会欠下巨额赌债。”王劫申不好意思地搔了搔脑袋说道。

“这个月王家的收入怎么样?”王劫申父亲问道。

“又有好几家富商在京城撤资,对我们有不少影响。”王劫申说道。

“遗迹开启后,情况可能更严重。但只要稳定下来,京城还是一个投资的好地方。可是这几个月上缴的钱出入很大,上面一定会有意见。”王劫申父亲沉默一会说道。

“父亲一直忠心耿耿,齐大人不会难为你的。”王劫申喝了一口丫鬟倒的茶,从怀里拿出鼻烟壶,打开壶盖放近鼻子闻了一下。

“你这玩意是什么?”王劫申父亲好奇地看了一眼,问道。

“这叫鼻烟壶,听说是从罗漫共和国进口的,但我猜它一定是本地货。”说罢,王劫申把鼻烟壶拿给父亲看。

王劫申父亲接过后仔细看了一眼说道:“手工和材料的确出自帝国。”

“父亲,说起来你可能不信,这玩意一个要十万个金币。”王劫申说道。

“你不会告诉我,你花了十万金币买这回来吧。”王劫申父亲严肃地看向王劫申。

“当然不是。在京城谁不给我王劫申面子。我进去那间店铺拿了好几个出来,他们也不敢向我要钱。”王劫申自豪道。

“卖十万金币?恐怕京城没几个人会买。”王劫申父亲抚了一下胡子说道。

“恰恰相反,现在上流社会的公子哥基本人手一个。每天店铺只卖三四十个,弄得那些公子哥每天大清早排队买。听说今天早上卖断货,店铺要停业一天。”王劫申说道。

王劫申父亲打开壶盖闻了一口,不到三秒钟,狠狠将鼻烟壶摔在地上,碎片四散开来。

“父亲,发生什么事了?”王劫申一征,问道。

“那里面掺了一日仙!难怪京城里的人会上瘾。”王劫申父亲生气地解释道。

“混账,居然为了销量用上违禁品。”王劫申怒目道。

“你闻了这么多次,就没有一次闻得出来?”王劫申父亲失望道。

“又是你不让我沾一日仙的,我哪里知道它的味道是什么。”王劫申委屈道。

“那间铺是怎么开始卖的。鼻烟壶能如此火,一定不是偶然。”王劫申父亲不解道。

王劫申便从招人到戏院之事一五一十地告诉父亲。

王劫申父亲沉思好一会,说道:“卖鼻烟壶的老板简直是生意奇才。”

“要不要我派人到他那里‘抄家’?顺便将其带回来,好让他为我们王家效力。”王劫申问道。

“首先这人一定不能让齐百腾知道,不然他有可能会在京城占有一席之地。”王劫申父亲沉默良久后说道。

“父亲你也太高估他了吧。”王劫申讶异道。

“想当年,你父亲身无分文,有的只是一个不错的生意头脑。幸好被齐百腾看中,我们在京城才有如今的地位。我可不想除了方家外,又多一家跟我们相争。”王劫申父亲说道。

“要是这样,我偷偷去把他灭了。”王劫申露出阴森的表情。

“有此生意头脑,他一定不会让人轻易找着。此事不急,你只要准备好进入遗迹,剩下的就由我亲自处理吧。”王劫申父亲毅然道。

“父亲不跟我一起去遗迹?”王劫申问道。

“就算我进去,在里面我们也无法争得过从王都来的专家。要不是齐百腾下的命令,我说什么也不会让你去冒险,毕竟谁也不知道里面是何情况。”王劫申父亲回答道。

“放心,我之前已经打听过遗迹的情报。即便进去里面,我也只会在外围转一圈,绝对不会深入的。运气好的话,没准还能捡到漏网之鱼。”王劫申笑道。

这时,一个下人从外面进来禀告:“老爷,你要的马车已经准备好,随时可以出发。”

“申儿,我们也是时候出发了。”王劫申父亲站起来说道。

“去哪里?”王劫申边跟着父亲走,问道。

“齐百腾吩咐过,今天会有贵客来,要我们好好准备。”王劫申父亲说道。

“到底是什么人要如此隆重欢迎?”王劫申又问道。

“不知道,到时候你也不要问,千万别得罪人。”王劫申父亲提醒道。

两人走出府外坐上马车,马车沿着海边驶去。不到二十分钟,王劫申两父子便来到码头。

王家在码头有十几艘商务船和两艘豪华游船。但他们很低调,只用一条小船出海。

小船离开京城的海域,一艘中型货船逐渐出现在眼前。王劫申两父子沿着绳梯爬上货船的甲板。上面的人马上恭敬地说道:“王老爷,之前你吩咐的一切已经办好,现在就等贵客来临。”

“不错,你们去忙其它的吧。”王劫申父亲满意地点头道。

王劫申忍不住问道:“究竟是什么客人如此神秘?”

“能让我出王府的,你说会是谁?”王劫申父亲反问道。

“齐百腾么?在京城能请得动父亲的就只有他了。”王劫申猜道。

“他过一会也会到。但今天还有两位重要客人来,他们的身份连我也不晓得。”王劫申父亲说道。

十五分钟过去,齐百腾坐着小船靠近。他蒙着脸,要不是身上的衣服好认,王劫申也看不出来人是谁。

齐百腾上船后扯下脸上的花布,直接往船上的会客室走去。

王劫申父亲命人看好齐百腾的船后,和王劫申跟在齐百腾后面。

在会客室里,齐百腾坐在主席上,喝着下人奉上的好茶。王劫申两父子不敢坐,在旁边战战兢兢地等候着。

“这几个月上缴的数不对,你能解释吗?”齐百腾放下茶杯,冷冷地问道。

“大人,你有所不知,遗迹即将开封,里面的怪物跑出来后到处伤人,有好几个长期缴费的富商撤资了,我也没有办法。”王劫申父亲低下头回答道。

“别让我知道你玩什么花样,我能提携你,同样可以将你踩到一文不值。”齐百腾哼了一声道。

“小人能有今天,全靠大人看得起,小人一定会尽心为大人办事。”王劫申父亲恭敬地施了一礼。

外面的下人进来通传。两位客人正在门外等候。

“让他们进来吧。”齐百腾说道。

两个男人一前一后进来,一个是来自刑的摩尔,另一个则是光正教的裂牙。

摩尔一踏进房间,身上的邪恶气息马上传开来。顿时,王劫申两父子本能地拔出腰间长剑。

“齐百腾,你们两个手下好像不怎么欢迎我。”摩尔十分淡定地走到靠近齐百腾的座位坐下,说道。

“收起武器!”齐百腾命令道。

王劫申两父子马上收回长剑,站到一边去。

跟在摩尔后面的裂牙坐到摩尔对面,一点也没有客气。

“交易出问题了吗?”齐百腾看向摩尔问道。

“没有。只是来这跟你商量一些事。”摩尔不急不慢地说道。

“难不成是来追款的?”齐百腾问道。

摩尔从身上拿出一个本子翻了几页,说道:“你的确有两笔账没清,数量还不少。”

“你放心,过一段时间你就会收到钱。”齐百腾说道:“对了,你们只要找到祭品和埒垨矿,就统统给我送来,我们多少都要。”

“胃口这么大,你们吃得下吗?”摩尔问道。

“全国各地都有我的人,这段时间只是钱周转不过来罢了。”齐百腾回答道。

摩尔沉默了一会,说道:“其实这两笔货款,你不用还也没关系。”

“你想要我做什么?”齐百腾一眼看出摩尔的意思。

“最近几个月,王都派了好几队人清扫我们的据点。我们虽然损失很少,但长期搬来搬去也是麻烦。你应该可以让他们消停一阵子。成功的话,货款就不用还了。”摩尔坦白道。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我所经营的断头台可是革命组织,王都的人恨不得将我所有窝点端掉。”齐百腾讶异道。

“全国各地都有你的人,又如何解释。”摩尔说道:“我也不拐弯抹角。你们断头台近几年飞速发展,从一个名气不大的组织变成令政府恐惧的存在,单凭你是完全做不到的。我没猜错的话,断头台背后一定有政府的高层撑腰,而且那个高层的职位绝对不低。”

“没想到你已经调查得如此深入。不过,我提醒你一句,小心引火自焚。”齐百腾冷冷道。

“这层我当然知道。怎么样,我的提议你答应吗?”摩尔问道。

“一年内,帝国不会扫荡你们的基地。”齐百腾竖起食指保证道。

“那就多谢你了。”摩尔拱手道。

“这人有点生面口,是刑的新人吗?”齐百腾转过脸看向裂牙问道。

“他可不是刑的人。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光正教?”摩尔展开笑脸说道。

“他是光正教的人?”齐百腾警惕道:“来这里所为何事。”

“不用紧张。他跟我来只是想和你谈一笔生意。”摩尔说道。

“什么生意,居然要让你去搭桥。”齐百腾看向摩尔说道。

“你还记得鬼叔权这个人吗?”摩尔说道。

“他失踪已经有好些年头。据说他身上有一张藏宝图,图上所标记的地方拥有大量的埒垨矿。”齐百腾回忆道。

“鬼叔权他早已被我们的人杀死,至于他身上的藏宝图也落在我们手里。”摩尔说道。

“出个价吧,这图我买了!”齐百腾毫不犹豫地说道。

“我们受光正教之命去夺藏宝图,事成后,就立即将图交到他们手上。”摩尔说道。

“据我所知,光正教收购埒垨矿的数量不比我们少。图在他们手里,他们还不第一时间把矿挖干净。”齐百腾失望道。

“本来光正教的确有此打算。不过,藏宝图被鬼叔权用幻术封印,他们到现在依然破解不了。”裂牙开口道。

“暴力解也解不开吗?”齐百腾好奇道。

“图本身就很脆弱,可经不起折腾。必须要会使用幻术的高手才能破解。”裂牙回答道。

“按你所说,那图现在跟一件垃圾没有什么区别。”齐百腾顿时丧失兴趣。

“断头台人才济济,还担心破解不了?”裂牙反问道。

“激将法对我没有用。鬼叔权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吗?他的幻术在全世界数一数二,能破解此图的估计就只有他死去的师父了。”齐百腾冷哼一声道。

“话可不能说死,要是找到具有破解幻术天赋的信众,藏宝图还是很有机会重现天日的。再说,图上所标记的埒垨矿,完全够组建一支与帝国抗衡的军队。我可不信你一点也不心动。”摩尔在一旁帮口道。

“说吧,这图你要价多少?”齐百腾叹了口气道。

裂牙轻声说出一个价来,让在场的众人都为之一震。

“你这是在开玩笑吧。”齐百腾皱起眉头道。

“我们当初投入的钱是要价的三倍,你不信可以问问摩尔。”裂牙说道。

“这事我现在做不了主,要回去跟人商量一下才行。”齐百腾沉默了一会说道。

“没问题。我会留在京城一段时间再走。”裂牙一听有戏,马上高兴地说道。

这时,外面忽然吵起来。一个下人急匆匆地冲进来,说道:“不好了,外面有好几艘官船接近。几十个武装官兵准备上船,其中有两个还是信众。”

摩尔一听,以很快的速度冲到王劫申两父子跟前,用围绕着黑气的双手抓住他们的脖子。

“是你们叫官兵来的吧!?”摩尔狠狠说道。

“小人完全不知道此事。”王劫申父亲辛苦地说道。

“放开他们吧。他们是我的人,我们出事了,他们也不会好过。”齐百腾大声说道。

摩尔想了一会后松开手,向齐百腾说道:“你有什么办法离开这里吗?”

“遗迹快要开封,那些官兵才会在这段日子加紧巡逻。他们估计不知道你们在船上,让那两父子出去应付就是。”齐百腾冷静道。

两天后,京城的遗迹终于开启,吸引大量冒险者进去。遗迹的入口只有三个。第一个位于遗迹的正门。那里处于外围地带,是危险最小的地方。大多数人都是从正门进去,那支考古队也不例外。

第二个入口位于京城靠山的位置。地势较高,进去前必须得攀过一座高山。从此入口进去,能直接到达遗迹深处。由于接近原王宫所在,那里的凶险程度可想而知。遗迹开启至今,骇人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第三个入口则是遗迹侧翼的庞大庭院,之前好几只鬼降就是那逃出来的。附近地面还残留着大量遇害者的血迹,令人悚然。

在第一个入口外面,刘东迁带着他组建的队伍气势高昂地进去。

他的队伍有三个信众,十多个武装人员,他们专门来保护刘东迁的。

据说刘东迁为此花了他大半生的积蓄,只是为了一睹被封多年的遗迹。

“这不是方家二少吗?”王劫申带着王家几个心腹来到入口前,发现方家二少杵在路边。

“看来你也收到那位大人的指示。”方家二少不急不慢地说道。

“只有你一人吗?”王劫申看了看周围问道。

“其内危险异常。如果不是信众的话,进去里面十死九生。我可不想方家的人白白去送死。”方家二少解释道。

听到二少的话,跟着王劫申后面的心腹个个面面相觑。

“你们不用慌,只要不深入遗迹,我还是能保你们安全的。”王劫申看了身后几人一眼,安抚道。

“要不我们结队而行吧。”方家二少提议道。

“还是算了吧。要是在里面发现什么宝物,那可不好分配。”王劫申拒绝道。

“随便你吧。别因为贪心丢了性命。”方家二少说话也不生气。

“你也是。”说罢王劫申带着他的人踏入遗迹。

王劫申的身影消失后,旁边走来一个人,正是方家的管家。他向方家二少施了一礼,说道:“二少,他也太不识抬举了吧。”

“无所谓。反正我也不是很想跟他们在一起,刚才也不过是场面话。”方家二少说道。

“遗迹一开启,我们就派了十几个人进去,可是现在一个人都没有出来,他们恐怕全都死在里面了。”方家管家说道。

“他们就算不是信众,但也是我从众多家将中挑选出来的精英,普通人根本奈何不了他们,可见遗迹比想象中还要凶险。”方家二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二少还是不要进去好了。”方家管家提议道。

“要是被那位大人知道,我们方家就不用在京城立足了。所以,我说什么也要进去看一看。”方家二少无奈道。

“既然这样,那我们过一段时间再进去,没准能等到出来的探索者。”方家管家说道。

方家二少点了点头,在没人的地方坐下,静静等待。

位于遗迹第三个入口附近,一男一女在一旁站着。男的一身军装,外面套了一件薄薄的皮甲,背上挂着一柄锋利的长枪。女的留着一头充满灵气的短发,身穿淡蓝色女装盔甲,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他们正是与轨生约好的克雾和咏祈。

“他到底搞什么鬼。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没到。”克雾有点烦躁地看着手表说道。

“毕竟遗迹里面危险重重,多准备一下也是好的。”咏祈说道。

“他再不来,我们就进去了,反正他作用也不大。”克雾干脆说道。

“不行,我们之前答应过他。”咏祈急着说道。

克雾看着咏祈一脸认真,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只好乖乖等着。

半个小时过去,轨生姗姗来迟。一见面,克雾就没有好脸色,轨生马上圆场道:“实在不好意思,来之前遇到一些麻烦事。”

“什么麻烦事?”咏祈关心道。

“没什么,不值一提。”轨生摆了摆手道。

“既然人齐了,我们进去吧。”克雾头也不回地向入口走去,咏祈紧紧跟在后面。

轨生想了想也走了过去。

其实轨生早就在天没亮的时候走遍三个入口,并在各入口待了不短时间。轨生发现遗迹有入无出,令他产生放弃这次冒险的想法。

终于,一个身上盔甲破烂的少妇出来,轨生马上走过去询问里面情况。

一开始,少妇根本不想回答轨生的问题。见轨生拿出一大袋金币,她才说出遗迹里面发生的一切。

原来,少妇是京城有名武馆的老板娘,一早和丈夫带了好几个弟子进去,目的就是想找几件祭品。可没想到进去不久,他们就被一大群鬼降包围。鬼降虽然打不过他们,但胜在数量多,大力又耐打。没几分钟,丈夫就被其中一只鬼降活活撕裂至死。

少妇马上萌生撤退的念头,可鬼降哪里容她离开。于是,少妇牺牲弟子,为自己争取半分钟时间,利用高价买回来的埒垨武器开出一条生路,最终出现在轨生眼前。

连少妇都能逃出来,会寸步的轨生就更不用说了。一发现有什么问题,轨生大不了逃之夭夭,所以,最后还是决定参加这次冒险,把钱给了少妇后,朝着约定地点出发。

在第三个入口处,轨生随着克雾和咏祈来到一个蓝色光阵跟前。前面没有路,光阵正是遗迹入口。旁边有一块年代久远的石碑,上面刻着皇家庭院四字。

封印没有彻底消除,轨生还是无法从附近破损的围墙看到里面。

有个年轻的外地人想徒手翻过围墙,结果被一道灰光击中,只剩下半个身体。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进去后有什么生命危险,我可不负责。”克雾转过头对轨生说。

“表哥,不用说得那么可怕。我们都是信众,还会怕那些怪物么。”咏祈天真道。

“要是有意外发生,你们不用管我。我会离得远远的,绝不会扯你们后腿。”轨生面无表情地说道。

克雾想了想,然后一个人踏入光阵中央,没多久,就消失不见了。

咏祈感到十分惊讶。轨生却觉得没什么,估计之前被穆槐传送惯了。

咏祈正想踏进光阵,却被轨生拉住右手,顿时,双颊泛起红晕。

“你那位表哥有没有说清楚为什么选这里为入口?”轨生开口问道。

“他说手上的地图描绘了从庭院进入深处的捷径,我们从这个入口进去最好。”咏祈想也不想就回答道。

“所谓的深处,又是指哪里?”轨生又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没有跟我说清楚,不过我看他的样子,那里估计有不少好东西。”咏祈如实说道。

“有捷径到深处当然是好,最怕那里会有更可怕的怪物。”轨生担心道。

“有什么意外就马上逃出来,没事的。”咏祈笑了笑说道。

轨生只好点了点头,两人同时踏上蓝色光阵,不一会,入口处又恢复宁静。

轨生眼前一阵模糊,只能看到五光十色的光霞,身子不停地被一股巨力拉扯着。三分钟后,轨生出现在一个庞大的庭院里。

由于重心不稳,轨生失衡摔在地上,脸上沾满湿润的草泥。

“你没事吧?”咏祈走过来问道。

轨生站起来,头还有一点晕。从左往右看了一遍前方,轨生发现这里除了一大片草地外,还有不少破碎的石料。

“这就是遗迹里面?”轨生问道。

“这里曾经是全国最大的庭院,合上万人之力耗时五年才建造而成。别小看地上的石料,那原本是名人雕刻的石像,一樽至少也得要上万个金币。”克雾站在一旁介绍道。

“表哥小心!”咏祈指着克雾身后一只鬼降喊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