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8437字
  • 2022-03-16 19:02:51

临近圣母节还有三天的时间,村里的人都忙得不可开交。媚娘的活也多了,收入是平常的五倍以上。不仅大人要负责布置节日场地,连小孩也要去帮忙。

今天早上,书斋的第九组成员接到任务,负责将村里的凳子搬到村外临时搭建的广场上。

凳子存放在村里的储藏仓库里,距离村外约有一里路。一来一回对于小孩来说还是很有负担的。

接到任务后,第九组成员孟冽、高锐、冷嫣、黯湮和汤婉娴很早就在储藏仓库前集中,除了老是失踪的轨生外。

本来他们想等轨生来到后才开始动手的,不过,有些大人见他们闲得很,便催他们赶紧去搬。

作为队长的孟冽马上答应下来,毕竟他没有正当的理由拒绝,总不能搬出轨生来作说辞。

孟冽向管仓库的老妇要了钥匙,开了仓库后,安排组员开始搬运。

一张长凳子足有三分之一个小孩的重量,男生搬的话还算凑合,女生搬就有点勉强。

孟冽不好意思为难两位美女,只好吩咐她们两人搬一张。当看到堆满整个仓库的凳子,他对轨生的恨意又浓了几分。

刚开始,孟冽说了几句轨生不好听的话,本想会得到附和,可其他人都显得十分淡然。

高锐就算了,黯湮和冷嫣都默不作声,连汤婉娴也好像不怎么介意,令他这个搞屎棍没有任何发挥的余地。

孟冽不愧是书斋的优秀学生,先生眼中的积极分子,他不仅学习好,连身体都十分强壮。

他一个人抬两张凳子,左手拿一张,右边肩膀扛一张,大人看到都为之汗颜。

有个妇人开口赞了孟冽几句。他听后更加勇猛,走路的步伐也快了几分,只恨没生出第三只手来抬凳子。

一个早上过了一半,仓库里的凳子没了一半,第九组成员除了轨生外全都坐在储存仓库门前休息。

孟冽脸色有点苍白,额头不停地冒着汗,身上的衣服早就湿透,又被烈日晒干了不少。他嘴上不说,但身体已经快抗不住,体力明显透支。一个人干两人的活,孟冽可以在村里吹一年了。

“轨生呢,怎么还不来?”孟冽大口喝水,有点发泄地问道。

“我早上到过他家,他母亲说他没在家。”高锐说道。

“真是……”孟冽本想骂轨生一句,但想到没啥作用,便把刚到嘴边的话吞回去,免得形象受到影响。

“哈哈,不好意思,我来迟了。”轨生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一道身影逐渐靠近大家。

“轨生,你可知道,因为你我们干多了多少活?”孟冽也不客气,直接责问迟到的轨生,显出作为组长应有的气势。

“嗯,辛苦大家了。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有组长领导。”轨生一来就给孟冽戴高帽,不管他接不接受,反正好话不嫌多,“我从村口走到这里,村民都夸组长厉害,连何婶都想要把闺女嫁给你,真是令人佩服。”

孟冽虽知轨生有点夸大其词,但心里听后还是飘飘然的,从早上想到现在的骂词都忘了说出口。

“仓库里的凳子都搬了一半……”孟冽还是嘀咕了一句,尽管声音很小。

轨生见说词有效,便不管孟冽,毕竟自己理亏在先。他走到汤婉娴身边,靠近其耳朵说道:“我妈说有活干,你今晚来么?”

汤婉娴听后用力推开轨生,“别靠我太近,你脏死了。”她埋怨地盯了轨生一眼,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又是你叫我说这事时不能太大声,怕别人知道……我才……”轨生嘀咕了一句。

汤婉娴家里情况和轨生的差不了多少,两家都是单亲家庭,家庭收入处于村里的低下水平。她很勤劳,常跟媚娘做针子活,赚到的钱全花在衣物首饰上,所以看上去比较光鲜亮丽。

汤婉娴的外貌算是全村数一数二,有很多人为她着迷。书斋里的男同学常常借机亲近她,都以失败告终。

高锐向轨生走过来,右手揽着轨生的脖子问道:“你又去哪里了?早上家里也不见人。”

“去找活干了,帮补一下家计。”轨生如实告诉高锐。

“你没听曹先生说吗,这个节日很受重视。再这样下去,你在村里就更没有地位了。”高锐小声说道:“还有,孟冽对你很有意见。”

“帮忙准备圣母节,一分钱也得不到,我可没有动力跟他们瞎耗。至于村里的地位,不要也罢。我都趴在地下了,还在乎多挖一个洞吗。”轨生笑道。

旁边的汤婉娴听后笑了起来,而孟冽一脸怒色,可又不好意思说出口。要不是碍于面子,汤婉娴现在多半会和轨生一样,多做几份散工。

轨生越过孟冽,走进仓库看了一眼。仓库约摸几百平方米,里面除了堆满凳子外,还有桶、旗子、绳和扫把等等的杂物。

“怎么样,这里凳子我们搬了一半。”孟冽右手搭在轨生肩膀道。

轨生本能地甩开孟冽的右手,再看看手表,时间已经快到中午。

“还有这么多啊。”轨生随意说道。

“如果早上你在,说不定现在只剩下三分之一了。”孟冽虽然知道不可能,但还是说了出口。

“你也太小看我了。有我在,你们现在都可以去吃饭了。”轨生十分认真地说道,一点也不像在吹牛。

轨生这么一说,把其他人都吸引过来。

“莫非你有好的办法?”冷嫣凑过来问道,尽管不太相信,说话时还是十分客气。

没等轨生回答,孟冽抢先说道:“别以为我没有想过,村里的人急着用手推车搬货,所有库存都借光了,你这想法行不通。”

“这我当然知道。别说手推车,村里能用得上的都没几样。不然,村民还会指望我们这些小鬼吗。”轨生有点不满道。

“别卖关子,快点说吧。”黯湮淡淡地说了一句,一眼也没看轨生。

“嗯……时间也不早了,临近中午,太阳太猛,我们还是先去吃饭吧。”轨生指着手表,卖着关子说道。

“村里有大锅饭,你连早饭也没吃吧。”高锐笑道。

“这不是故意的,纯属是没有时间。”轨生尴尬地笑了笑。

孟冽见轨生嬉皮笑脸,心里暗怒,忍不住提高声量说道:“活还没开始干,你就想着吃。要是下午我们不能按时完成工作,我看你如何向村长和曹先生解释!”

“大哥,你看头上的太阳,我看都快要日火了,我记得你在书斋的时候倒是清楚得很啊。”轨生笑道。

“是‘炅’,而且这个字也不是这么用的。”孟冽辩解道。

“我看这么用也挺合适,不然真不知道这个字能用在哪里,要不然你举个例看看。”说罢,轨生朝着村外临时搭建的饭堂走去。

“你等等我!”高锐一边喊着一边快步跟上去。

冷嫣和汤婉娴想了想,也相继离开。

黯湮正想走的时候,被孟冽叫住了:“你不能走!”

黯湮用一种极为寒冷的目光盯着孟冽道:“你想出用法再说吧,组长。”

黯湮逐渐消失在眼前,孟冽无法反驳一句,他实在是词穷了,只好狠狠地蹬了一下脚,生气地往他们离开的方向走去,总不能当光棍司令,一个人把仓库的凳子搬完。

村外临时搭建的饭堂摆放着好十几张长长的饭桌,足够几百人同时用膳。

饭桌的一边全是为了准备节日而搭成的炉灶,好几个妇人正不停地炒菜。

一个猎户正在不远处扒开一头几百斤重的野猪,把它架在火上烧烤,附近传来一阵阵焦香味。

饭堂外设立了专门给村里领导用餐的地方,几张铺了粉色台布的大圆桌特别醒目。

轨生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拿起饭碗啃起来。并不是轨生没有礼貌,不等人齐就开始吃,而是村里的规矩就是这样,先到的人先吃,不然饭堂根本装不完全村人。

随后,第九组成员全都坐在同一桌。这时只有他们在吃饭,其他小组正忙东忙西。

给普通村民的饭菜还算可以,几盘肉菜里还能看到数条肉丝。鱼和烧猪就别指望了,那可不是他们这些小鬼享用的。

炒的菜还算新鲜,火候拿捏得恰到好处,轨生吃起来津津有味。

快到正午,阳光开始猛烈,饭堂没有遮挡的地方,轨生开始流起大汗来。

一个大汉从村外走进来,身上扛着一头刚死的野猪,看到轨生就走过来问道:“小子,准备节日辛苦了吧,满头大汗什么的。”

一旁正在吃饭的孟冽差点把刚咽下去的饭喷出来。

“不辛苦,一切为村里服务!”轨生站起来恭敬道。

这时第九组其他成员纷纷笑了起来,并没有要揭穿轨生的意思。

“当然,这里最辛苦是我们的组长,孟冽。他是书斋里的模范,干起活来,一人顶我们三人。”轨生见孟冽气得快要爆炸,于是说了一句好听话。

“我在村外就有听说,孟冽真的很不错。”大汉说罢放下野猪,找个角落坐下休息。

孟冽此时的心情才好了些,狠狠盯着轨生的双眼也移开了。

一阵马蹄声传来,远处有一辆华丽的马车往村里方向赶来,一路上扬起阵阵沙尘。

“他来了!”专门负责在村口站岗的妇人喊道。声音之大,整条村子都能听得到。

随后,一个年约五十岁的妇人从村里赶着出来,她头戴自制发饰,两眼炯炯有神,穿着深蓝花色旗袍,高跟鞋踏在地面发出咔咔的声音,她正是卦符村的现任村长。

村长年轻的时候开始守寡,即便膝下没有子女,她也没有要改嫁的意思。因此,她受到村里的人喜爱,被推举做村长。失败两次后,她正式上任,算是村里最年轻的村长。

此时,村长站在村口看着远处的马车,叫人到厨房准备好上等酒菜。

马车临近村口时开始慢了下来。驾驶马车的是一个年过六十的老仆人,他穿着一身灰色素衣,头戴圆顶小帽,刚好挡住前额稀疏的头发。

老仆人把马车停在村口不远处,利落地跳下马车。“主人,到目的地了。”

老仆人掀开马车上的门帘,里面走出一个英气勃勃的中年人。

他穿着一尘不染的白袍,长长的头发被扎着一条辫子垂落在前胸,右眼角落处有一颗显眼的泪痣。腰间挂着一把三尺的长剑,右手捧着一个木造盒子。

“马晟,没想到你这就到了,不是说节日当天才来吗?”村长走近几步,一脸恭敬地道。

“有点事,便早点来。”马晟解释道。

“不知道你今天要来,所以没什么准备,不如先吃个午饭?”村长见马晟点头,便把他带到村里领导专门用膳的地方。“乡村僻壤,一切都很简陋,千万不要介意。”

“村长,这是什么话。难道村长忘了我是从哪里出生的吗?”马晟挑了个座位坐下,把手中的木盒小心翼翼地放下。

“人来,上酒菜!”村长向厨房那边喊道。

“村长,村里现在有多少个小孩呢?”马晟忽然问道。

“大概有五六十个吧。你问这是……”村长坐到马晟旁边,疑惑地看向马晟。

“实不相瞒,我提前来这,就是为了它。”说罢,马晟缓缓打开木盒,里面放着一只彩色的蝴蝶。

“蝴蝶?这是什么名堂?”村长眉头皱了起来问道。

“村长知道信众吗?”马晟又把木盒盖上,生怕里面的东西会不见似的。

“信众,那可是超乎常人的存在。马晟你就是一个信众。”村长想了想说道。

“要想成为信众,必须拥有一件合适的祭品。这个木盒内的蝴蝶就是祭品。”马晟说道。

“这……莫非……马晟你是想……”村长惊讶得连话都说不好。

“没错,我就是想为这件祭品找上适合的主人。”马晟看着村长的表情,不由地笑了笑。

“这祭品太贵重了,用在我们村里的山野孩童合适吗?”村长问道。

“村长又忘了,我可是从这村子长大的,给自己的村子捞点好处,这根本没什么。祭品不是每个人都适合,能不能成我也说不准。”马晟说道。“明天你找个时候,把村里的小孩集中起来吧。”

村长点头答应,亲自为马晟上酒,为他介绍村里的拿手好菜,并叫人切几块刚烧好的野猪肉以供马晟享用。

在村长招呼马晟的时候,轨生一直往他们方向瞧去,觉得这个马晟非富则贵。不是因为他的马车如何豪华,村长态度如何热情,而是他腰间挂着一把宝剑。别人可能不知道,但轨生对此还是有一点了解的,此剑的材质和埒垨矿十分类似。埒垨武器的价格非常人能承受的起,轨生一边吃饭一边猜这个外地人的身份。

饭后,第九组一行人离开饭堂。此时饭堂已经挤满人,所有桌椅没有一个空位,不少人在外面挨饿排队。第九组成员都觉得早点来饭堂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回到储存仓库,第九组成员不约而同地看向轨生,等待他的答案。孟冽没有哼出半点声音,脸上露出一种看戏的表情。

“正午的阳光还没过,还是热得很。我们先到仓库里做些手工活吧。”轨生抬头看了下天空,不在意地说道。

“我们的任务是搬凳子,做手工活是什么回事?”冷嫣提出质疑,不过声音小得像蚊子一样,生怕轨生因此不开心。

“正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相信我就照我的做,不相信就拉倒,继续去搬凳子便是。”轨生说话的时候盯着孟冽看,让孟冽刚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高锐和黯湮到何姑那里,借她的浴盆一用。”

“何姑,是全村最胖那个吗?”高锐问道。

“对的。她可能不会借给你,到时你说出我的名字便可。”轨生点头道。

他们走后,轨生带着余下成员进入仓库,将找到的所有绳子连接起来。

过了十几分钟,高锐和黯湮抬着一个足有两米长的浴盆,让众人吓了一跳。之后,两人加入接绳子的行列。

正午已过,太阳已到西边。天气还是很热,但已经不碍事。在轨生的指导下,第九组弄了一条能够横跨全村的绳子。

“时间已经不多,轨生,如果你没办法按时完成任务,等着向村长解释吧。”孟冽幸灾乐祸道。

“放心,要是不能完成任务,我把全村人的洗脚水当茶喝。”说罢,轨生带着众人走出仓库,向着十几米外的高墙走去。

站在高墙前,轨生用手摸了摸墙壁,试图在上面找出什么似的。过了几分钟,轨生露出高兴的神情,他弯下身子,从裤脚里掏出一把小刀,将其插进墙上的缝隙,然后使劲撬开,一块木板被拿了下来,里面传来阵阵流水声。

“这可是村子十几年前建造的水道,专门用来运送食水的。”汤婉娴猜出轨生的想法,向他投入讶异的目光,“莫非,你想……”

轨生点了点头,把刚才做好的绳子系在何姑的浴盘上,之后将浴盘扔到水道上,说道:“这里处于高坡,凳子放进浴盘里,会随浴盘飘到村外,我们不费一分力气就可以把凳子全搬过去。这个浴盘没法装进所有凳子,所以我们只要用绳子把浴盘拉回来。十几个来回,仓库里的凳子不会剩下多少。”

“这也被你想到,厉害!”高锐拍着轨生的肩膀说道。

“他把精力用在书斋上,早就能成为第一名了。”汤婉娴捂着嘴笑道。

孟冽的脸色有多难看就多难看,他作为书斋常年第一名,是所有同学眼中羡慕的对象,可一直得不到汤婉娴的青睐。现在汤婉娴说出这样的话,孟冽心里哪能好受。

“黯湮和冷嫣负责把凳子放进浴盆里,我和高锐到村外卸下凳子。而力气大的孟冽就把凳子从仓库里搬出来吧。”轨生有条不紊地吩咐道。

“我呢?”汤婉娴问道。

“你去帮孟冽吧。”轨生说道。

“我一个女孩子搬不动。”汤婉娴面露难色道。

轨生在她耳边轻声道:“你长得这么美,孟冽会不好意思让你搬的。”

汤婉娴听后笑了起来,没有说破轨生的诡计,毕竟受益者是自己。

众人按着轨生的安排,开始工作起来。孟冽发挥巨大的作用,左手拿一张凳子,右手又拿一张,叫汤婉娴站一边,说什么男人不应该让女人流汗。

大概花了半个小时,大家顺利完成这项任务。除了孟冽外,其他成员都轻松得很。

轨生把浴盘还回去,并将木板重新装回到墙上,拍拍双手往家里走去。

第二天早上,村长派管事召集全村小孩到村里的广场集中。管事并没有解释清楚原由,只是简单地交待一句,“不要迟到,不然你会后悔。”

就这么,全村从五岁到十五岁的小孩天刚亮就起床,陆续从家里出发,朝村里的广场走去。

现在离圣母节已经没几天了,轨生索性推掉洵老介绍的工作。接下来,他可以按时参加第九小组的任务,不用担心其他人说三道四。

知道广场有好处捞,轨生比平时更加积极,不用媚娘叫醒,他早早下床梳洗。

广场已经聚集不少人,除了那些被叫来的小孩外,还有一些陪同他们的父母。

广场一旁临时布置了几张桌椅,有几个人已经坐在上面。其中最为熟悉的就是本村的村长,另外一位则是常跟在村长左右的管事,剩下那位就是昨天刚到的马晟。

轨生才来没多久,被高锐抓住,“你知道发生啥事了吗?”高锐问道。

“不知道。不过,十有八九跟那个外地人有关。”轨生不冷不热地说道。

看一眼手表,村长站了起来。周围一直存在的吵闹声忽然消失,所有人都看向村长。

“大家好。今天可能是你们人生中的转折点,你们得要好好把握机会。坐在我旁边的人叫马晟,他曾经在村里生活过,年纪稍长的人都应该认识他。至于是什么机会,马晟会详细告诉你们。”村长大声说道:“接下来,你们要听从马晟的吩咐,不然吃亏的可是你们自己。”

在村长的示意下,马晟从座位上离开,一步步走到人群中央,对着大家说道:“我这次来,除了要参加本村的圣母节,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为一件祭品寻找适合的主人。”

语音刚落,顿时,周围开始议论起来。“大家有没有听说过‘信众’呢?”马晟问道。

听到信众一词,轨生双眼瞳孔一缩,心中乱了起来。别的小孩可能不知道,但他可是亲身接触过。当时矿洞中领班表现出的力量,到现在轨生还清楚记得。

村里的小孩一脸懵然,根本无法回答马晟的问题。一个陪同小孩来的大人曾经到村外闯荡过,稍微有点见识,马上喊道:“信众就是能上天下海的人!”

马晟听后笑了笑,说道:“信众虽然能够使用信源,做出许多常人无法办到的事情,但你说得有点夸张了,至少,我到现在还没有亲眼见过能飞天的信众。”

到了现在,大人们哪里还不明白村长召集大家的原因,都纷纷乐了起来。

“可能有些人还不清楚,那我就表演一下好了。”马晟叫人拿了把普通长剑,右手掂量几下长剑,全身散发出柔和白光,令人有一种易于亲近的感觉。

马晟身上的白光传到长剑上,使长剑亮起来。接着马晟长喝一声,长剑劈向广场中央的石像,那足有一个人高的石像顿时被一道白色斩击破开一半,切口光滑如镜。

广场上的人发出一阵阵惊叹声,对马晟佩服得五体投地。就算村里几个壮汉合力用锯子锯开石像,恐怕也要花上好几个小时。

刚才,马晟只是轻轻一劈,剑还没碰触到石像,石像就毁了,普通人根本没法做得到。

令村民惊讶的事没有结束,马晟身上白光继续凝聚,双眉微皱,剑指分为一半的石像,用一种平静的语调说道:“恢复如初。”

剑上的白光传到石像上,石像用一种可见的速度不断合拢,最终恢复到当初一样,外表没有任何缝隙。

围观的人双手不由地拍起来,有的人甚至大声叫好,仿佛在看大戏似的。

马晟全身白光消失,把长剑交还回去,对着众人说道:“这就是我作为信众的能力。要想成为信众,就必须拥有祭品。”

马晟从桌子上拿起木盒,将其打开,里面露出一只彩色蝴蝶。“这只蝴蝶就是我所说的祭品,接下来,我会对来到这里的小孩检测。如果小孩适合祭品,那么他就可以和我一样成为一个信众。”

“如果全村有几个小孩符合祭品的要求呢?”观围的大人中有人问道。

“如果那么容易,我就不会把价值连城的祭品带来了。这个祭品属于神圣系,在我所属的组织里没有一个候选人合适,我才把它带到这里试试运气。如果几个小孩同时符合要求,那么最适合的人获得祭品。不过这种情况很少,你们根本不用担心。”马晟解释道:“祭品拿到外面去卖,估计可以卖到好几十万个金币,那可是普通人家一生的收入。而且祭品有价无市,即便家财万贯的富商也未必能获得一件祭品。因此,祭品对测试的小孩有强烈反应,我才会把祭品交给他。”

“除了神圣系,莫非还有其它系的祭品?”轨生好奇地问道,完全不顾其他人的目光。

马晟转过头,看向轨生,点头道:“没错,祭品一共有七个系,而神圣系只是其中之一。还有,神圣系的祭品比其它系少,与之匹配的人也不多。”

“这么说,只能由祭品选人了?”汤婉娴从人群中站出来问道。

“当然不是,有些人可能会适合好几个系。因此,他们可以从适合的系中挑选其一。现在情况比较特殊,我手上只有这么一件神圣系的祭品,你的说法也不完全是错。”马晟耐心地解释道。

“好了,大家排成一列,按顺序让马晟检查。”村长清了清嗓子说道。

听到村长这么一说,平时在书斋里成绩较好的小孩都马上冲到前面,自觉排成一列。

接着,反应比较慢的也跟过去。轨生站了一会,缓步来到队伍后面。第九组的成员中,除了冷嫣外,其他人都排在轨生前面。

马晟的检查正式开始,他要求小孩站在他身前,把彩色蝴蝶放到离小孩不到两个拳头的位置。彩色蝴蝶没有一点反应,马晟摇了摇头,叫下一个小孩上来。

几分钟过后,许多小孩面露失望之色,尽管年纪还小,但他们还是能知道自己失去成为信众的机会。陪同的大人虽然告诉他们没有关系,但心里多多少少有点失落。

很快,队伍轮了一半。下一个是高锐,他紧张得不行,站在马晟前面,双脚一直在抖。得知祭品不适合自己,高锐整个人才镇静下来。

黯湮、孟冽和汤婉娴相继去检测,结果都是不适合。黯湮神情冷酷,看了几眼祭品后,朝着教堂淡然离开。孟冽不甘心地踹了一下地面,鼓着腮帮留在广场,想看看谁是村里的幸运儿。汤婉娴走的时候虽然没有表情,但轨生心里清楚,她比孟冽更加不服气。

终于轮到轨生。马晟发现他是之前曾经发问过的人,因此对他产生一丝好感。

“上来吧。”马晟向轨生招了招手道。

轨生向前几步,离马晟足有一步远时停下,安静地看着面前的蝴蝶。

蝴蝶一动不动,正当马晟想要放弃的时候,蝴蝶有了动静,它的翅膀扇动两下,之后又静止不动,躯干时不时会闪出黯淡的光辉。

周围看热闹的村民不禁惊讶起来,因为这是之前没有发生过的情况。

马晟轻轻摇了摇头,叹声道:“真是可惜,虽然祭品有一丝反应,但这远达不到要求。”

看着彩色蝴蝶逐渐恢复原状,轨生不解地问道:“也就是说,祭品用在我的身上毫无作用?”

“祭品用在你身上当然没有问题,但会大打折扣。我们组织就有好几人是这种情况,要是我把祭品给你,组织里的领导是不会同意的。”马晟说出心里的苦衷。

轨生没有执着下去,反正能行固然为之好,不行也无所谓,自己没有半分影响。于是轨生转身离开,在广场旁站着,打算看完冷嫣测试后回家。

又过了几个人,终于轮到冷嫣。冷嫣还没靠近祭品,祭品就有反应,跟轨生之前的状况一模一样。马晟脸上不由地笑了笑,他心里知道,这次一定有戏。

冷嫣站在祭品前不足一步,彩色蝴蝶忽然展开翅膀,围着冷嫣不停旋转,发出耀眼的白光。

“你很不错,与祭品契合度很高。先站到一旁吧。如果没人超过你,那么,祭品就属于你了。”

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冷嫣安静地站在马晟旁边。祭品的检测还在继续。

十几分钟后,剩下的人全都不适合祭品,冷嫣顺理成章成为祭品的拥有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