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286字
  • 2022-03-16 19:26:42

“表哥,别伤害他。”咏祈拉住克雾的衣摆急道。

轨生不禁愣了一会,见克雾的架势仿佛要杀了朱公子,以后还是不要太接近咏祈为上。

朱公子的双腿不停抖动,差点连站立都成问题。

“你想干什么,我只是送个礼物而已。”朱公子双眼直直地盯着克雾说道。

“送礼物要动手动脚的吗?”克雾冷冷问道。

朱公子也不是个笨蛋,知道克雾对咏祈有意思,再纠缠下去可能会丢掉性命,于是赶紧道歉,急着脚离开。

克雾收起身上的气势,神色一缓,转过头温柔地对咏祈问道:“他没弄伤你吧?”

“我什么事也没有。表哥你也太夸张了,对方只是一个普通人,你竟然用信源对付他。”咏祈有点埋怨地说道。

“我的确有些冲动,不过我也是担心表妹你啊。”克雾委屈道。

“各位,时间也不早了,如果不去的话,小弟就告辞了。”轨生在一旁提醒道。

“去!当然去。”咏祈一听马上急着说道。

“我们走吧,那间店离这并不远。”克雾指着前方一个方向说道。

二十分钟不到,三人来到一间用竹子做成的店铺。店铺不大,最多只有两百多平方米,两层楼高,外面有一个小庭院,那里养着四只颜色和花纹都各不相同的小猫。

门口前面有一块长长的宣传板,上面有许多文人雅士留下的墨宝。有表现游玩的诗句,有对里面食物的评价,甚至有王都来的名人在上面题字。

“这写的到底是什么?”轨生虽然知道板上写的都是什么字,但完全读不懂句子的意思。

咏祈捂着嘴噗嗤一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板上有许多都是古体诗句,如果没有研究的话,普通人是很难读懂的。”

克雾走近板子,拿起笔题字。轨生惊讶地看向克雾,之前已经知道他学富五车,可没想到他还会诗句。

咏祈也很好奇,一直盯着克雾的手,想看清楚他到底想写什么。

不到三秒,轨生大为失望,因为克雾只是在板子上签下自己的名字,而且字也不怎么漂亮。你该不会还想写到此一游吧,轨生心里暗道。

克雾写完自己的名字后看了好一会,心满意足地放下笔说道:“表妹,你要不要也题几个字?”

“我们还是进去用膳吧。”咏祈说道。

克雾没有问轨生,领着大家走进店内。店里的摆设都是用竹子做的,四周绿油油一片。正中心有一座蛮大的假山。假山周围被一条剖开一半的竹子围绕着,最终落到不远处的桌子上。

三人面对剖开的竹子而坐。轨生这时才发现竹子上不断有水流过。

服务员把餐牌拿来,轨生接过一看,上面写了十几个菜名。可除了米饭,轨生一个也看不懂,如金丝拔丰羽,凉切福满江,来似红川高。

“我来点菜吧。”克雾提议道。

“表哥拿主意就好。”咏祈点头道。

这样一来,轨生不用猜测菜名的含义了,顺手把餐牌放到一边。

克雾驾轻就熟地点了好几个菜,还叫服务员开了一瓶看起来十分昂贵的白酒。

“表哥,大白天喝酒不大好吧。”咏祈小声说道。

“没关系,难得今天能和表妹吃饭。”克雾十分豪爽地说道。

没多久,服务员端来好几盘菜。有金枪鱼刺身,有水煮牛肉,有清淡的海鲜汤……还有用竹盘装的白色面条,周围放着五颜六色的酱料。

“大家别客气,起筷吃吧。”克雾说道。

轨生夹了一箸面条到碗里,勺了一点酱在上面吃了几口,皱起眉头说道:“这面也太干了吧。”

克雾转头一看,哈哈大笑起来:“这面可不是直接吃的。”

咏祈也忍不住笑,但没有说什么。

克雾也夹了一箸面,可他没有把面放在碗里,而是将其投进不远处的竹子上。竹子里的水不断冲刷面条,几十秒后,面条逐渐变得松软。这时,克雾才将面条夹到自己的碗里蘸酱吃。“现在懂了吧。”

“店家就不能直接弄好吗。”轨生不解道。

“面条容易在水里泡烂,这样做可以让自己掌握面条的软硬。”克雾解释道。

轨生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有样学样地跟着克雾把面条泡在竹水里,看差不多时候便捞起来,不蘸酱直接放进口里。

大家吃得差不多,克雾放下筷子向轨生说道:“看你不像是本地人啊。”

“是的,我刚来这里做生意。”轨生如实说道。

“家乡在哪里?”克雾问道。

“卦符村。”轨生回答道。

“卦符村?寡妇村我就听过,以前小时候随父亲到边境附近旅游,听说那里整条村都是女人,而且个个年轻美丽。”克雾回忆道。

“你说的正是敝村。”轨生尴尬道。

“我们就是在那里认识的。”咏祈开口道。

克雾有点讶异地看向咏祈,说道:“原来你前几年跟姨丈去的就是卦符村,当时要不是我刚使用祭品成为信众,我也会跟你们去见识一番的。”

“乡下地方有什么好去的。”轨生说道。

“不是啊,我觉得还蛮有趣,尤其是当时的舞会。”咏祈有点害羞地说道。

轨生一听,马上看向克雾,果然克雾也在看着他。轨生可不想让克雾知道他曾经和咏祈跳过舞,不然能不能安全走出这间店也是未知之数。于是,轨生立即转移话题:“刚才在读书会上,咏祈你也有排队解开谜题,难道想参加考古队伍?”

“当然,这可是百年难得一次的机会,要是错过,将来就永远不可能进遗迹了。”咏祈回答道。

“表妹完全没有战斗能力,就算加入考古队,我觉得还是很危险,毕竟别人不可能时刻照顾着你。”克雾担心道。

咏祈把右边的短发拨到耳后,说道:“明天或者后天,我就会成为表哥那样的信众。到时我便有自保的能力。”

“什么!?姨丈为你弄来祭品了吗?”克雾讶异道。

“父亲半年前从王都一个熟人那里买来一件合适我的祭品。”咏祈说道:“其实我并不想成为信众,但父亲的话又不敢不听,他还要我去王都的预备军官学院学习。”

“令尊不正是信众吗?为什么他不亲自教你,非要你跑到老远的王都去。”轨生不解地问道。

“实不相瞒,我父亲也没有去过那间预备军官学院,因此他不怎么会使用信源技术。”咏祈说道:“不懂得信源技术的信众与无牙的老虎差不多,不然,他也不会到处帮有钱人打工,早在王都谋求一官半职了。”

“为什么他不去那间学校学习呢?”轨生又问道。

“就是面子问题。父亲成为信众的时候已经三十多岁。尽管预备军官学院没有年龄限制,可里面的学生都是十几二十岁。他不想被其他学生嘲笑,于是一直没有去。”咏祈解释道。

克雾挺起胸膛,十分自豪地说道:“预备军官学院里不仅可以学到信源技术,而且能够见识许多新鲜的事物。最重要的是,从学院出来的学生更容易当大官。”

轨生看克雾得意的样子,估计他十有八九就是那间学校的学生。

“就算成为信众,我劝表妹还是打消进去遗迹的念头。在读书会上,有多少成为信众的老家伙都希望组队进去,里面的危险性可想而知。”克雾又说道。

“表哥就没有进去的想法吗,凭表哥的本事,即便在里面抢不过别人,保命也是轻而易举的。”咏祈说道。

“这……”克雾欲言又止。

轨生眼睛一眯,克雾如此着紧咏祈,居然对她有所隐瞒,其心里的秘密一定十分重要,而且秘密应该与遗迹有关。

“如果咏祈你不嫌弃的话,到时遗迹开启,我和你一起进去看一看吧。”轨生想了想,设计说道。

咏祈脸色一喜,急着问道:“真的?你不怕里面吗?”

“当然怕。不过,在遗迹入口附近转一圈,我想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还有,到时你已经成为信众。即便遇到那些人所说的鬼降,你也有与之一战的资本。我们实在不行便拔腿就跑,总好过遗憾一生。”轨生边说,边看着克雾。

“好!一言为定。”咏祈满怀期待地说道。

听到这里,克雾脸色变得异常铁青,对轨生的眼神有点不太友好。

轨生为了缓和克雾的情绪,试探地问道:“克雾兄,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

克雾沉默良久,然后看了一眼咏祈,仿佛做了很大的决定,说道:“其实,我从王都来这里,就是为了进入遗迹。”

“如果这样,为什么表哥之前如此冷淡。”咏祈脸色一沉说道。

“因为我不想其他人知道。”克雾面露难色,说道:“离开王都前,我答应过父亲一定要保守秘密。”

“连我也不行吗?”咏祈低下头,黯然道。

克雾一听,心都快碎成一地,长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在王都的时候,父亲花大价钱买了一份古时候京城的地图。地图不仅详细描绘了京城所有街道,而且还有一些鲜为人知的秘道记录。连上古留存下来的遗迹,它也有不少描述。”

“有了它,在遗迹里岂不是安全得多!”咏祈兴奋道。

“父亲原本打算和我一起进进遗迹探索,可他突然有事,只好让我一个人来。”克雾说道。

“有地图也不见得安全。这么多年过去,那些怪物说不定在秘道里建窝了。”轨生随口说道。

“不可能,秘道位置隐密,普通人根本无法发现。”克雾十分肯定地说道。

“表哥可不可以让我们一起?”咏祈请求道。

克雾有点不情愿地说道:“表妹的话当然可以,可他……”

“我已经答应他了,表哥该不会要我食言吧。”咏祈委屈道。

“那好吧,到时我们一起进去。”克雾无奈地点了点头说道:“表妹回去后尽快找姨丈使用祭品成为信众,最好在一两天内熟练使用天赋和‘射’。”

“没问题。”咏祈展开笑脸说道。

克雾看向轨生,“至于你,有钱的话就弄一两件埒垨武器,实在不行就到武器店买几把最贵的兵刃,那可是用来自保的,千万不要舍不得。”

“放心,到时我会保护他的。”咏祈十分神气地说道。

“你先顾好自己再说吧……”克雾露出一副无奈的样子。

三人从店里出来。克雾说要跟咏祈一起回去,顺便指导她一些成为信众后的事。轨生跟他们约好时间和地点,便与他们分别。

轨生回到男性健康之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白天香艳的景象早已不再,但大厅还是有一股难闻的气味存在。

老梁不知道去哪里了,大厅现在就只有法闽英。她正在做数据分析,脸上一副得意的样子。

轨生走到法闽英旁边,正想找张椅子坐下,可看到椅子上有早上残留的痕迹,索性站着说道:“你叫我做的事已经办妥。”

“那样的话,这两天便可以批量生产药了。”法闽英抬起头说道。

“对了,明天你派人把药的配方送到方家。”轨生说道。

“不是独家经营,这药赚少很多钱。”法闽英提醒道。

“不能在京城卖药,藏着配方也没用。”轨生无奈道:“再说,他们只是拿配方来研究,根本不会直接用其制药。我们还是能先赚一笔,至于以后的事,以后再算。”

听到这里,法闽英也不好意思强求下去,毕竟轨生才是主要投资者。

“对了,碎骨子人呢?”轨生看了眼四周说道。

法闽英噗嗤一笑,说道:“他恐怕累得连床也下不了。”

“你千万别给他药吃。”轨生严肃道。

“放心,我哪敢。”法闽英说道。

隔天上午,在京城商业街中,一间不起眼的店铺打开了门。诛算和戽石先后走进去。里面虽然不大,只有一百多平方米,但装修十分不错。

店铺是诛算下主意买的,为了在京城销售货物。戽石和吴郝慑没有任何反对,尽管诛算又花了将近六十万金币。

只用了一天多的时间,店面在装修工人的熬夜工作下焕然一新。扔掉上一手留下的桌椅,购置一批新的,诛算又花了近三万金币。

“还没赚钱,我们就花了大半的钱,你到底有多少胜算?”戽石有点不安地问道。

诛算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淡定道:“风险一定会有,就看我们敢不敢。要是畏手畏脚,就算脑子多有想法,最终还是一事无成。”

“这间铺是很不错,可附近人流不怎么多啊。”戽石坐到诛算旁边说道。

“旺的地方可是要花不少钱,大概比这里贵三倍。剩下的钱我另有打算,因此只好买下这里。再说,我相信这间铺不用过多久,就会成为全城热点。”诛算充满信心地说道。

“剩下的钱你打算用在哪里?”戽石好奇地问道。

诛算摆了摆手,十分神秘地说道:“到时你就会知道。”

半个小时过后,店外排满了人。他们可不是到店里买东西的,毕竟现在店里一件货也没有。

“外面真的是多人,要是我们开张的时候也是这样,那该多好。”戽石透过窗户看着外面说道。

“两万金币一个月的工资,当然会吸引不少人来。”诛算笑道。

“要不是正在参加试炼,我也动心。”戽石说道。

“这也是我有始以来开出的最高工资。”诛算想了想说道。

“还是那句话,钱没赚到,你到是会花钱。”戽石有点无奈地说道。

“我这样做不仅可以寻觅到优秀人才,而且还能替我们的店铺做宣传。只要我们还不开门,再过半个小时,外面的队伍便会排到街口。”诛算胸有成竹地说道:“到时,城里的人便会议论,一传十,十传百,不用多久,城里大部分人便会知道这里开了一间店。”

“原来是这样,不愧是泰勒城的十三子。”戽石佩服道。

又过了半个小时,外面的人开始走进来。戽石负责维持秩序,诛算专门面试应职者。

诛算坐在柜台后面,看着第一位应职者。他长得十分高大,满身肌肉,手臂比普通人的大腿还粗。

诛算拿起空杯子,杯子在手中不断晃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余小芳。”肌肉男用很娇柔的声音回答道。

诛算稍微一愣,说道:“你觉得自己哪个方面值两万金币?”

“我比其他人都大力。”余小芳指着自己手臂上的肌肉说道:“一只手将近五百斤的力量。”

“一万个金币请十个苦力,你有自信拼得过十个人加起来的力量吗?”诛算质问道。

余小芳无言以对,最后只好哀求道:“我只要一千个金币一个月就可以,希望你能请我。”

“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你还真不值一千个金币。”诛算直接说道。

“怎么样才算有资格?”余小芳毫不放弃地问道。

诛算沉默了一会,说道:“这样吧,我们之前为了招人,在京城派了不少传单,如果你能在一天之内全部收回来,那我就请你。”

“好!一言为定。”余小芳说罢急冲冲跑到外面。

不到十分钟,诛算就打发了十多个人。他们虽然心里不忿,但拿诛算没有任何办法,只好低着头走出店铺。

接着,有一个人被诛算问到发脾气,一言不合从腰间拔出武器,想好好教训诛算,可惜还没有动手,就被戽石制伏在地。

戽石把那个搞事的人打了一顿,放他出去的时候,他整张脸又红又紫。此后,来面试的人再也不敢闹事。

面试继续进行,可接下来的人统统都被诛算淘汰掉,直到一个穿着整套黑色西装的中年人出现。他又高又瘦,脸上有很明显的皱纹,绑着一条短而银白的马尾,给人的感觉十分成熟稳重。

“你叫什么名字?”诛算问道。

“吴梁。”

“你觉得自己哪里值两万金币一个月?”诛算又问道。

吴梁并没有回答诛算的问题,走到一旁的茶水间泡起咖啡来,令还在排队的人十分诧异,可诛算没有制止他。

泡好咖啡后已经过了十分钟,吴梁把咖啡壶拿过来,将咖啡倒入诛算的空杯子里,说道:“试一试合不合你口味?”

诛算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你是如何知道我想喝咖啡?”

“从面试开始到现在,你就拿着空杯子一直晃,不是想喝东西难不成在练臂力?”吴梁反问道。

“茶水间可是有很多种饮料,为什么你要选咖啡?”诛算问道。

“你的杯子是标准的咖啡杯,而且用来盛杯的杯碟有褐色的痕迹,还有,早上喝咖啡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吴梁解释道。

“好,最后一个问题,你要如何替我赚钱?”诛算问道。

“一切遵照你的吩咐,钱自然会来。”吴梁低下头恭敬说道。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第一个正式员工。”诛算站起来伸出右手说道。

吴梁加入诛算他们的团队后,诛算就没有再招人的打算,但他还是继续面试其他人。原因很简单,诛算想要招人的热度持续下去。

整整用了一个上午,诛算见了好几千人。每个人都是兴奋地进来,失望地出去。有不少人打退堂鼓,但店外还是站了很多人。

诛算吩咐戽石把已经招人的告示贴在外面,人群才开始消散,只留下一地的传单。

正午,诛算和戽石简单吃了一点东西后马上赶去小顺那里,到了之后,吴郝慑出来为他们开门。

“货赶出来了吗?”诛算向吴郝慑问道。

“都已经好了,就是不知道合不合你意。”吴郝慑说道。

随着吴郝慑进去里面,诛算看到原本空旷的地方放了好几箱货物,小顺就在一旁待着。

“辛苦你了。”诛算来到小顺跟前说道。

“收了你钱,当然得把事办好。”小顺说道。

“这些都是我的货?”诛算指了指地上问道。

“一共三大箱,每箱有五十个。”小顺回答道。

诛算从箱子里面拿出一个精致的锦盒打开,一个只有半个掌心大小的鼻烟壶出现在眼前。

鼻烟壶除了外表的山水画外,其它地方都是陶瓷白。壶身做工精细,跟之前的货板没什么差别。

“应该累了吧?”诛算向吴郝慑问道。

“已经按你的吩咐在每个鼻烟壶上画不同的画,这段时间我睡不到三个小时。”吴郝慑点了点头说道:“怎么样,还可以吧。”

“虽然比不上名师之作,但勉强还算上品。”诛算掂量着鼻烟壶说道。

“另外我画了五对相同图案的鼻烟壶,放在最左边的箱子里。”吴郝慑说道:“有一点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要我画不一样的图案,却偏偏留十个成对。”

“这可是我销售鼻烟壶的秘密,到了晚上你自然会明白。”诛算卖着关子说道。

小顺上前一小步,压低声音说道:“鼻烟壶里面已经掺了少量一日仙,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效果。”

诛算又从箱子里拿出两个鼻烟壶来,分别递给戽石和吴郝慑,说道:“你们都试一试。”

“什么?这里面可是有违禁品,我不敢。”戽石马上说道。

诛算把手中的鼻烟壶打开,放到鼻子旁边闻了一下,说道:“要想卖货,就要得先了解货。更何况,这点量的一日仙根本不会对身体造成影响。”

吴郝慑听后十分爽快地打开瓶盖吸了一口。然后,戽石也跟着尝试。

鼻烟壶的味道又刺激又特别,吴郝慑正想吸第二口的时候,诛算马上制止住他,说道:“再吸下去就会上瘾了。”

“这货估计要大卖。”小顺十分期待地说道。

“货已经弄出来,剩下的就只剩宣传。”诛算点头道。

“一个鼻烟壶的成本差不多三千个金币,你准备卖多少钱?”小顺好奇地问道。

诛算竖起两个手掌说道:“十万个金币。”

吴郝慑和戽石同时看向诛算,异口同声地说道:“什么?!”

“几个鼻烟壶的钱都够买一套京城的房子,你会不会把钱定得太高?”小顺问道。

“要短时间之内套出一大笔钱来,我们只能如此定价。”诛算解释道。

“京城的人可不都是冤大头。”小顺有点汗颜道。

“要他们掏腰包当然不容易,还是得另想办法。”诛算笑道。

小顺忽然想到另外一件事,于是说道:“你叫我在城外找的女人到了,不知道符不符合你的要求。”

“如此正好。事情顺利的话,我们明天就可以开始卖货。”诛算满意道。

“现在要看看她们吗?她们就在另外一间房间里。”小顺问道。

“带我们去看吧。”诛算说道。

小顺点了点头,引着诛算他们走到另外一间房间。房间不大,里面坐着两位容貌一模一样的美女。她们一个留着如瀑布的乌黑长发,另一个则是金色卷发。她们穿着性感,薄薄的外衣下能清楚看到里面的蕾丝内衣。双腿裹着刚好过膝的丝袜,与脚上的高跟鞋十分相衬。

“怎么样?还满意吗。”小顺看向诛算问道。

“长得还可以。她们是哪里来的人?”诛算仔细看了一眼说道。

“她们是波比城出生的一对双胞胎,原本是卖到王都去的。我知道后,就用高价将她们拦下。这种货色,在京城都不多见。”小顺自豪道。

“你用了多少钱?”诛算问道。

“一个四十万。”小顺说道。

诛算转过脸对吴郝慑问道:“你平常就爱看美女,觉得她们怎么样?”

“她们是很漂亮没有错,不过,我认为美丽的女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吴郝慑皱起眉头说道:“现在成双出现,心里反而觉得缺点什么。”

小顺马上说道:“这你就不懂了。比起那些绝世美女,她们的确稍逊一点。但物以稀为贵,一般人可没什么机会尝到双胞胎的滋味。你口中所说的缺点,正好拿来当卖点。”

“小顺说得没错,双胞胎有新鲜感,京城的人估计很快就会为此疯狂。”诛算点头道。

“满意的话,那就把钱付了,不然我可不敢保证她们什么时候反悔。”小顺摊开手掌说道。

“这事先不用急。”诛算说罢走到两位美女附近,问道:“你们叫什么名字?”

黑头发的美女先站起来说道:“我叫林芝。”

接着另外的金色卷发跟着站起来说道:“我叫林金。”

她们的声音娇滴滴的,令人听到骨头酥麻。

诛算命令道:“把衣服都脱了吧。”

此话一出,戽石和吴郝慑同时一惊,倒是小顺觉得十分正常。

林芝和林金没有矫情,缓缓脱下衣服。过程十分挑逗,让人看到血脉喷张。

不到一分钟,她们身上只剩下一双丝袜。戽石连续吞了好几次口水。

诛算绕着她们着转了一圈,满意道:“好,就你们了。”

小顺接过戽石的银行卡后,说道:“我就知道她们一定合你的胃口。”

“我之前叫你准备的衣服呢?”诛算问道。

“外面一整个衣柜都是罗漫共和国的衣服,你自己随便挑。”小顺高兴道。

诛算又对林芝和林金两姐妹说道:“从今天开始,你们除了我之外,不可以对任何人说话。”

“是,公子。”两姐妹异口同声道。

当天晚上,位于京城中央的有名戏院刚开门,外面变得水泄不通。

戏院靠美女唱戏而出名,吸引不少京城的公子哥来玩乐,每天晚上一砸千金的情况屡见不鲜。

今天晚上,除了有平时常驻台的美女外,还来了一对美丽的双胞胎,引得附近的公子哥们心痒痒的。戏院还没开门,他们就在外面等着,身上的钱包都是鼓鼓的。

在戏院里,诛算正和这里的老板沟通。老板是一个头发稀疏,体胖脸圆的中年男人。见面至今,他手中的烟就没有停过。

“老实说,她们来自哪里?”老板盯着诛算问道。

“不是早告诉你了吗,她们可是真正的罗漫共和国人。”诛算十分淡定地说道。

“虽然我没去过那里,但凭我阅女无数的经验,我有七成把握她们就是本国人。”老板说话的时候双眼发出精光。

“她们来自哪里重要吗,只要她们在这里受欢迎。”诛算说道。

“你说得也对。要不看在她们是一对漂亮的双胞胎,我也不会让不懂唱戏的人上台。”老板说道。

“我让她们在台上表演,也没有要你一分利润分成,这种好事到哪里找。”诛算说道:“你看外面多热闹,就知道当初答应我是一件明智的事。”

“她们初次上台就放在压轴环节,我可对得起你。”老板吸了一口烟说道。

在戏院的观众席上,戽石和吴郝慑坐在较偏僻的地方,与附近的公子哥们形成很大的对比。

观众席已经坐满,但外面还站了许多人。为了多赚几个钱,守门在经过上级的同意之下,让那些付半价的人站在空地观看。顿时,整个戏院里快有上万个人。

戏院的第一场戏已经开始,一个化了浓妆的美女在精致的布景下用黄莺般的嗓音哼起歌来。台上的人马上鼓掌加油。

“你说诛算他到底有什么鬼主意?”戽石好奇地问道。

“我也不清楚,不过他叫我画了好几幅罗漫共和国的山水画,估计接下来会用得到。”吴郝慑想了想说道。

“我们剩下的钱不到四分之一,再不赚钱的话,时间就来不及了。”戽石担心道。

“到了这个地步,我们就只能靠诛算了,最好不要质疑他,不然只会把事情搞砸。”吴郝慑提醒道。

几场戏过去,台下的观众越来越热情。终于压轴的环节要来了。诛算走到台上,穿着一身罗漫共和国的衣服,用一种奇怪的口音说道:“接下来,是本戏院从外国聘请回来的双胞胎出场,请大家欢迎。”

在鼓掌声中,林芝和林金一左一右缓步出来,她们身上也穿着罗漫共和国的衣服。服饰稍微改过,变得更加性感和大胆,让人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台下的人忍不住吹起口哨来,一点也没有公子哥们应有的行为。

诛算见林芝和林金已经站在身旁,于是又说道:“她们虽然不会唱戏,可她们会多种才艺,现在就由她们向大家表演。”

在诛算的点头下,林芝首先站了出来,摆出一个勾人销魂的姿势。接着音乐响起,林芝跳起舞来。

每一个舞蹈动作,林芝都能展现出迷人的身材,让台下的人连连叫好。

舞蹈快结束的时候,林芝伏在地上,双腿弯曲向前,直到放在肩膀上。顿时,在场的人啧啧称奇。

林芝表演过后,就有人从外面搬了一张台上来。林金拿起台上的画笔,在音乐再次响起后,一边跳舞一边在台上画画。

林金的舞蹈没有林芝美艳,却有一种让人说不清的灵动。台下的人只知道林金跳舞的同时画画,但看不到她画的是什么。

十多分钟后,林金停止舞蹈。诛算偷偷把吴郝慑早就准备好的画抽出来,拿起让观众看。林金亲自画的画早就被工作人员连台带走。

台下的吴郝慑一眼看出面前的画是自己所作,听到台下的人不断欢呼喝彩,心里也有几分得意。

诛算目送双胞胎回去后台,对大家说道:“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我们的双胞胎?”

台下再一次欢呼起来。

诛算从怀里拿出早就准好的鼻烟壶,说道:“你们可以从我的店铺购买鼻烟壶。三天后,我会拿出五个鼻烟壶。到时你们手中的样式和我拿出来的一致,就可以单独与双胞胎见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