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114字
  • 2022-03-16 19:34:48

“大哥此话何解?”轨生问道。

“平常的话,什么人都能进去。但今天不同,书店找了不少考古专家、著书人和信众来讨论遗迹的解封。没有文化和实力,不可能进得去。”大汉解释道。

这不是转个弯说我没文化和实力吗,轨生心里暗骂一句。

“虽然遗迹解封很吸引人,但大多数人是冲着京城四大美人之一的咏祈而来的。”大汉露出一副看穿轨生的样子,说道。

听大汉这么一说,轨生还真的发现周围都是公子哥。

这时,一大队人马从远处驶进来,人群纷纷让开一条路。好几个穿着讲究的学者从马车下来,他们每人都戴着一副厚厚的眼镜。

学者们从怀里拿出请柬给门卫,十分顺利地走进东镜书店,让外面等着的人很是羡慕。

“他们就是所谓的考古专家吗?”轨生又向旁边的大汉问道。

“没错。他们可是王都有名的学者,对考古很有研究,我听说东镜书店的老板花了一大笔钱才请得动他们。”大汉说道。

又有好几个拿着请柬的人进入书店,他们都是京城有名的信众。王家的大公子王劫申一出现,四周的人群快散了一半。

“为什么大家如此怕他?”轨生小声问道。

“只要王大公子出现的地方,就准没好事,你说能不跑吗?”大汉说罢也紧着脚离开,生怕会惹事上身一样。

轨生无奈地摇了摇头,继续看着一个又一个人进去书店。很快,京城四大美女之一的咏祈也来了。她坐在一辆很朴素的马车里,车上的窗盖着白色的薄纱。

站在一旁的好色之徒终于按捺不住,当众吹起口哨来,令车上的咏祈十分害羞和尴尬。

马车的门打开,仆人撑起伞为咏祈遮挡阳光。咏祈从车上缓缓下来,她穿着一身米黄色的连衣裙,高雅又大方。

几年不见,她的样子没有多大的变化。尤其那一头短发,轨生一眼就认了出来。

轨生下意识地躲在人群后面。当初在浪欲湾的时候,轨生骗她跳舞来偷取钥匙,要是被她发现,估计会有麻烦上身。

咏祈进去书店后,外面的登徒子一阵感叹。“虽说咏祈不是四大美女中最漂亮的,但是京城没有一个人比得上她的气质。”

“兄台此话不错。京城的人不太懂得欣赏咏祈的美丽。但一到王都,咏祈就成了年轻才俊眼中的香饽饽。”朱公子也来到书店门前,手中拿着一幅画卷,花了他不少钱。

半分钟不到,店外又引起一阵骚动。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留着长长胡子的中年男子缓缓走来,他一身文人气息,手上捧着一本厚厚的书。

“是刘东迁作家!他的作品可好看呢!”一个怀里抱着小孩的少妇兴奋喊道。

轨生旁边一个绑着马尾的女生拿着笔和书迅速走到刘东迁旁边,恳求他为其签名。

刘东迁一点架子也没有,十分爽快地接过笔,翻开递过来的书写下自己的名字。

这时,许多人纷纷仿效,街道再次被人群堵塞。

轨生从书店旁边的店铺买了一顶帽子戴上。帽子压得低低的,外人很难看清轨生的容貌。

趁书店门卫有点放松,轨生尝试能不能偷摸进去,结果还是被人拦了下来。

“请出示请柬。”门卫用十分不友好的语气说道。

“没有请柬的话要怎样才能进去?”轨生只好问道。

“你可是信众?”门卫问道。

轨生摇了摇头。

“专家还是著书人?”门卫又问道。

“都不是。”轨生尴尬道。

“里面有认识的人吗?”门卫有点不耐烦地问道。

有是有,但轨生可不敢说出来。“也没有。”

“想进去的话,那就只有最后的办法了。”说罢,门卫转身指了指后面一块大板子,上面有一条关于文学的谜题。“只要你猜到答案,我也可以让你进去。”

轨生视线越过门卫,在板子上快速看了两眼,心里马上有了答案,那就是这辈子都不可能回答出来。

“这简单得很。”一道声音从轨生身后传来。

“原来是克雾公子,读书会快开始了,请进去吧。”门卫看清来人,说道。

轨生回头一看,对方头发中分,唇红齿白,身穿一套看似军装的衣服,手上拿着一把黄色竹扇。

“不急,我想试答谜题。”克雾一手打开竹扇,说道。

门卫觉得对方有点多此一举,但不敢当面说不,于是把纸和笔递过去。

克雾收起竹扇,接过笔和纸,没一会就把答案写上。“你看看对不对?”

门卫展开笑容检查一番,说道:“不愧是克雾公子,一字不差,完全正确。”

克雾有点不可一世地笑了两声,若无其事地看了一眼轨生,对门卫说道:“咏祈她来了吗?”

“早就来了,她正在里面等着。”门卫说道。

看着克雾大摇大摆地进去,轨生一脸无奈,他到底想证明什么?

“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快滚开!别挡住门口。”门卫一改脸色,对轨生狠狠骂道。

轨生只好走到一旁,试着找找有没有其它入口进去。来到书店后面巷道,轨生发现三楼的窗户没关,可以借助旁边的民房屋顶跳过去。

轨生几下动作十分顺利翻身到屋顶上,屋顶离三楼窗户足有两米多远。轨生毅然用力跨出一大步,整个人窜进窗口里。

在地上翻了几圈,轨生才停下来,差点撞到没多远的书架。站起来后,轨生仔细看了几眼四周,房间放的都是历史书集,此时根本没有人在这里。

听到大门打开的声音,轨生马上缩着身子躲在书架后面。穿着蓝色锦衣的年轻人捧着一大叠书走了进来。

轨生眉头一皱,看来只能让他暂时睡个半天了。于是,轨生快速闪到年轻人身后,手刀一落,准确击在其后颈上。

把晕倒的年轻人拖到不显眼的角落处,轨生顺便换上他的衣服。口袋里有属于一张请柬,他是王都来的学者,专门来书店做研究。

出到外面,轨生把头上的帽子压得更低,生怕有人发现他是个冒牌货。

结果轨生还是想多了。这里的人来自不同的地方,根本不可能有人认得他出来。

书店三楼以上都是藏书,二楼则是会客用的,那里有茶座,客人可以一边休息一边看书,还能欣赏一楼的节目。

一楼此时堆满了人,场面有点混乱。中央临时摆了好几列座位。即便如此,还是有不少人站着。二楼虽然还有空位,但不是什么人都能在那里坐的。

轨生溜到一楼,靠在一条柱子上静静等待他们开始。

咏祈坐在二楼靠栏杆的位置。旁边是刚才答题的克雾,他一边品茶,一边和咏祈谈笑风生,引起不少人注意。

“王兄,二楼还有位置,为什么要挤在这里。”一个梳着油头的富家子弟向王劫申说道。

王劫申摆了摆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楼上说话不方便,一会开始后,我有很多问题要问专家。”

“莫非外界的传言是真的,王兄要进去遗迹?”富家子弟有点惊讶地问道。

“我也不想去,但家父已经下了命令,我不敢不从。”王劫申有点无奈地说道。

“王兄身为信众,就算遗迹再危险,也一定能够安全脱身。”富家子弟十分肯定地说道。

“我才刚成为信众没几年,心里还是很慌的,要不然也不会来这里凑热闹了。”王劫申苦笑一声。

“究竟遗迹里有什么,居然引起这么多人的兴趣?”富家子弟又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这么多年过去,里面十有八九会有祭品出土。”王劫申猜道。

“祭品!?岂不是会有很多不要命的人去冒险。”富家子弟说道。

“不单止是祭品,里面还有不少历史留下来的宝物。至于宝物是什么,我想那些所谓的专家一定会知道。”王劫申说道。

“听说最近有几只怪物趁封印松动时逃了出来,不少居民因此死伤。”富家子弟担心道。

“那些怪物生命极为顽强,杀几次也未必杀得死。”王劫申说道:“就前天,有一只怪物窜进王家,十几个重装护卫一起对付它,还是全军覆没。最后还是得靠我和父亲制服它。我亲手把它的头割下,还能重新长出一个来。”

“这也太恐怖了吧。”富家子弟一脸骇然。

“一共割了它三次头才死。”王劫申竖起手指说道:“所以啊,我实在不想进遗迹里面。”

半个小时后,客人基本都来齐了。那个叫刘东迁的著书人最后一个进来,他在外面足足签了好几百个名字。

门卫把大门关上,一楼的人开始安静下来。刘东迁站在一旁,马上有人识趣地让出座位。刘东迁也没有客气,大摇大摆地坐下。

东镜书院的老板走上临时建好的讲台上,拿出一份长长的演讲稿,开始念起来。内容完全与遗迹无关,介绍的是书店里面的产品和新书。

台上的听众虽然有点坐不住,但还是能忍下来。毕竟老板搞这次活动,还是得赚钱的。

二十分钟过去,老板喝了口水后走下讲台,让一个头发发白的考古专家上去。

“大家好,我叫白鹤,来自王都的考古专家。遗迹开封的时间估计就在这一个星期之内,到时我会带一队人马进去里面,希望在场有兴趣的人能参与。”白鹤大声说道。

“我听说遗迹里面危险重重,遗迹究竟有什么值得我们冒险?”一个京城本地信众问道。

“遗迹封印至今,里面肯定会有祭品,这个不用多说。当时迁都的时候,大部分价值连城的宝物来不及运走,多数还保留在里面。”白鹤仔细介绍道:“帝国建都之前,有一小部分遗迹已经存在,那里封存了不少上古技术,其价值比祭品还要高,我们就是为此而来。还有,封印在里面的敌国士兵身上留有不少值钱的东西,你们进去里面不可能空手而归。”

听到这里,在场的人双眼都发出精光,轨生也有一点心动。

这时,王劫申站起来,大声问道:“遗迹里面的怪物到底是什么?”

“那可不是怪物,他们都是人或者饲养的家畜。”白鹤回答道。

“不可能。头被砍下来,人怎么还没死,他们绝对是怪物。”王劫申不可置信地说道。

“说到这个,我就得要说清楚信众主要的七个系,勇猛系、迅捷系、诡诈系、神圣系、邪恶系、坚守系还有特殊系。而遗迹里的鬼物正是特殊系的人造成的。当时落日王国和罗漫共和国侵略到此地后,落日王国一个信众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使用了一生只能用一次的天赋。那人死后,大地开始崩裂。无数黑色鬼影附在普通人身上,将其变成你们所说的怪物。我们称其为鬼降。”白鹤说道:“鬼降长生不死,而且嗜血成性,拥有健硕的身体和强大的力量,普通人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有没有专门对付他们的招数?”王劫申问道。

“心脏是他们的弱点,只要击穿心脏,鬼影就会从鬼降身上消失。”白鹤回答道:“一旦见到他们,请务必将其杀死。不然,他们会到处找人播种繁殖。”

“与正常人交合后,生下来的也是鬼降吗?”叼着烟斗的男人问道。

“是的,女的生下鬼降后会当场死亡,而新生的鬼降就变成无敌的存在,因为心脏再也不是他们的弱点。到时,恐怕要杀他们十几次才能将其杀死。前几天逃出去的鬼降就成功让一个妇人怀孕,不到一天的时间,妇人就生下鬼降。他们的繁殖能力强到令人害怕。”白鹤说道。

“要是遗迹里的鬼降出来后到处播种,谁还能控制得住?”王劫申吃惊地说道。

“虽然新生的鬼降很难对付,但只要我们杀死其生父,那么他的子女也会一同死去。还有,鬼降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只有男有繁殖能力,所以男性鬼降是优先处理对象。”白鹤说道。

“知道遗迹内有多少只鬼降吗?”王劫申又问道。

“据史书记载,至少有五百多只,其中包括原京城的居民,野兽家禽和敌国将领士兵。”白鹤回答道。

听到这里,王劫申对鬼降已经有初步的了解,现在他对进入遗迹的信心又减少了三成。

“遗迹开启后,我们有两个星期时间探索。两个星期后,王都派来的信众会对遗迹进行清扫或者重新封印。因此,到时如果有兴趣入内的朋友要记得提早出来。”白鹤提醒道。

两个工作人员从后面把一个很大的黑色圆球抬到讲台上。台下的人纷纷议论起来。

白鹤走近黑色圆球,说道:“作为王都的考古专家,我们凭借带出来的历史遗物参透出许多实用的技术。这个圆球就是当时从京城运到王都的上古文物。”

“那玩意究竟有什么用?”坐在前排的妇人问道。

白鹤微微一笑,把手按在黑色圆球的某一点,圆球马上发生惊人的变化。体质不断缩小,瞬间刺出无数又长又细的针。

站在一旁的工作人员,将一块木板扔过去,木板被针插出大量细孔,台下的人啧啧称奇。

“相信有一部分信众已经猜出这是什么一回事。信源技术射估计大家也不会陌生,这就是射的进阶技术——散的来源。”白鹤说道:“上古留下来的许多东西都值得我们考究,是我们开发信源技术的重要助力。”

“谁也知道遗迹里面好处多,可一个人进去跟找死没什么两样。”一个看起来十分稳重的男人说道。

“在开始之前我已经跟大家说过,我们会组一支队伍入内,有能力的人可以加入我们的队伍。就算加入不了,你们也可以自行组织,自保绝对没有问题。”白鹤说道。

听到这里,轨生总算了解大概情况。以轨生现在的实力,他说什么也不会一个人进去冒险,可放弃又十分可惜,要是在里面找到一件祭品,就没必要继续参加试炼,毕竟赚钱对他来说可不是件易事。

就算找不到祭品,如果能捡到值钱的东西,说不定还能卖个好的价钱,总好过脚踏实地地经商,轨生实在很想进去遗迹里面探索。

轨生觉得最有可能成功的方法就是加入考古专家的队伍。那些考古专家一看就不怎么能打,到时一定会有大量信众在旁保护他们。只要能加入他们的队伍,轨生相信安全一定能够得到保障。

可加入他们的队伍谈何容易,轨生猜,只少也得是信众,他们才会考虑。

讲台上的黑色圆球恢复原状,白鹤命人将其抬下去,对大家说道:“现在,想加入我们考古队的信众站出来。”

说罢,十几个高矮不一的人从座位上走到讲台前。白鹤眯着眼睛扫了一遍,说道:“没有在预备军官学院待过,而且成为信众不到五年的人可以退下了。”

十几个人中走了一半左右,剩下的人顺利成章地加入考古队伍。

“现在招对上古文物有研究,并发表过相关文章的学者,有兴趣和我们一起探索遗迹的就站出来吧。”白鹤又说道。

台下只走出三个人,其中两个都是白发苍苍的老人,另外一个则是戴着厚厚眼镜的中年人。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曾经在王都的历史学院进修过,也有参加过类似活动的经验。他们顺利加入到考古队伍。

看到这里,许多想进去遗迹的人都放弃了希望。白鹤并没有下台,让工作人员从后面拿出两件很大的物品。

左边是一个很大的金属盒子,长一米宽半米,外表有花鸟图案。盒子上面连着七条圆柱。

右边是一块牌匾,也是用金属做的。牌匾上刻着似字非字的纹路,看上去能够移动。

“这两件物品也是当时从遗迹里搬出来的,至今没有人能破解。我是想在进入遗迹之前,征集大家的想法。如果能破解它们,没准会对探索遗迹有用。因此,有人知道的话,就踊跃上来尝试。要是成功,我们会考虑让他加入我们的队伍。能力实在不过关也不要紧,我们会给破解者一大笔酬劳。”白鹤说道:“现在,大家可以排成两队,逐个上来尝试。”

一说完,不少人直接冲了上去,反正试了也不会吃亏,但要是迟了,机会也就没了。

轨生并没有急着上去,他分别看了一眼两件物品,没有一定的文化底蕴根本破解不了右边牌匾,因此,转身往左边盒子那边排队。

刚才提了很多问题的王劫申看起来很犹豫,想了想,最后还是带着他的人离开东镜书店。

另一边的队伍,轨生看到咏祈也在排队。而那个克雾居然没有排队。他不是喜欢喜欢解开谜题吗?轨生心里暗笑一番。

两边的队伍已经有人开始尝试,但是没有一个人看出门道。他们又摸又看,甚至还向白鹤发问。要是白鹤能回答出来,他还要你们来这干什么,轨生感到他们十分滑稽。

站在轨生前面的人背后挂着一把很大的斧头,他可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信众。要不是资历不够五年,他早就加入考古队去了。

终于轮到咏祈尝试。她走上去十分优雅,一点也不像其他人那样动手动脚。

咏祈站在牌匾前一动不动,仔细观察上面的细微之处。足足花了三分钟,咏祈还是没有任何动作,这令排在后面的人有一点鼓噪。不过看在美女的份上,他们也没有多说什么。

忽然,咏祈伸出右手,将牌匾上三分之一处的地方按去,上面的符文稍微陷下去一点。

咏祈将符文沿着凹处移动,一声细微的声音传出,牌匾裂开一半,一张羊皮做成的卷轴掉了下来。

看到这里,白鹤眉开眼笑,快速把羊皮卷轴捡起来,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幅破旧的地图。

“你叫什么名字?”白鹤收起卷轴问道。

“咏祈。”咏祈施礼道。

“这份地图虽然残缺,但对我们这次探索有很大的作用。你做得很不错,能说明怎么看出来的吗?”白鹤问道。

咏祈把头发撩到耳后说道:“我曾经在一篇古文中看过类似的文字,因此对牌匾上的字略懂一二。”

“原来是这样,不知道咏祈小姐有没有考古的经验?”白鹤十分满意地问道。

咏祈摇了摇头。

白鹤眉头一皱,说道:“在王都进修过相关课程么?”

咏祈有点尴尬地说道:“我只是单纯喜欢历史文物,也看过不少文章。至于考古需要的技术,我实在是一窍不通。”

“那就没办法了,我只能给你一笔酬劳,不能让你加入队伍。”白鹤十分可惜地说道。

咏祈有点失望,但没有强求,又向白鹤施了一礼后往二楼走去,经过轨生身边的时候,朝他多看了一眼。

轨生马上把帽子压低,把头转到另外一边,直到咏祈走上楼梯。

轮到轨生前面的信众,他把背后的斧头拿下来,用力将斧头砸下。白鹤根本来不及制止他,周围的人大吃一惊。

斧头落到盒子上并没有将其击烂。相反,斧头被反震力弹开,差点弄到后面的轨生。

“你干什么!”白鹤狠狠地喝道。

“当然是砸开它啊。”那位信众理所当然地说道。

周围的人纷纷笑起来。轨生则看向盒子,上面居然连一丝痕迹也没有。

“那可是价值连城的文物,要是毁坏了,即便你是信众,我怕你也赔不起。”白鹤冷冷说道。

“哼,这傻玩意不知道有什么宝的。”那个信众在众人的目光下灰溜溜地走开了。

轨生走到盒子跟前,蹲下来仔细观看。盒子上的图案没有什么特别,就算有,轨生恐怕也找不到其中的联系。

于是,轨生学着咏祈那样到处乱摸盒子,时不时小力挤压某些部位,可盒子始终没有反应。

轨生前前后后摸了好几遍,足足花了十多分钟。后面的人忍不住说道:“不懂就不懂,别浪费时间了。”

轨生冷笑一声,头也不回地说道:“又没有时间限定,我看到明年,你也得要等。”

轨生后面的人一听脸上马上铁青,要不是周围有人,他恐怕早出手教训轨生了。

白鹤虽然没有出声,可他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又过了十分钟后,白鹤才忍不住说了一句:“如果不懂,就不要勉强。”

轨生可不敢对白鹤回嘴,只好争取在几分钟内破解眼前这个盒子。

盒子上最特别的地方就是那七条圆柱。轨生试着用左手手指上的戒指轻轻敲打各条圆柱,传出清脆的声音。每道声音的音高都有所不同,越左边的越低。

难不成这是件乐器?轨生心里猜测道,于是随机敲打圆柱。传出的声音变成一段很怪的旋律,虽然有点生硬和不自然,但至少不是噪音。

围在旁边的人听到旋律后不再急躁,没准这就是开启盒子的方法。

站在二楼的咏祈听到声音,走到栏杆旁俯瞰,那个敲打盒子的青年勾起了她的回忆。

“是他?”咏祈不可置信地喃喃自语道。

克雾走过来,问道:“你认识这个傻小子?”

“我也不知道,得要亲自问他一下,毕竟我们好久没见过面。”咏祈摇了摇头道。

随着轨生胡乱敲打,传出来的旋律越来越成形。终于,盒子发生异变,上面的缝隙发出耀眼的光芒。盒盖翻开,一颗光灿灿的圆珠呈现在众人眼前。

“这究竟是什么?”白鹤最先蹲下身子察看。

既然盒子已经被打开。轨生索性站起来,等待白鹤的决定。

这时,好几个考古专家围过来,就是没有人认得出这颗圆珠的来历。最后白鹤让人把圆珠带回王都研究。

“没想到你误打误撞也能将盒子打开。”白鹤站起来看到轨生衣服胸口的名牌,脸色骤变。

“我能加入你们吗?”轨生问道。

“你的直觉不错,但它对我们探索遗迹没有多大作用。恕我直言,我猜你既不是信众,也没有文化。你那件衣服的主人我可认识。”白鹤指着轨生说道。

轨生一听,额头冒起冷汗,暗道,他该不会追究责任吧。

“那人没事吧?”白鹤问道。

轨生已经被好几个信众围着,叹了口气老实说道:“他在三楼睡着。”

“来人,去看看他有没有事。”白鹤吩咐道。

工作人员马上冲上三楼,没多久回来在白鹤耳边汇报。

白鹤想了一会儿,盯着轨生说道:“原本你成功打开盒子理应得到报酬,但你为了进来竟然打伤我请来的人。因此,报酬别想要了。”

轨生向白鹤施了一礼,便往门口方向走去。

书店又恢复了平静。白鹤命人整理一下讲台,对大家说道:“今天我来此的目的已经达到,你们可以留下来交流,我先走了。”

白鹤带着其他考古人员和好几个信众离开。留下的人有的跟着走出书店,有的则试图找人组队。

一直坐在位置上的刘东迁走到讲台上,清了清嗓子,说道:“大家好,不才刘东迁,虽然没什么能力,但也有兴趣在遗迹探索一翻。我的计划是把遗迹内的一切记录下来,再编纂成书。因此,我需要大量信众帮忙。有兴趣的人可以来我这里报名,事成之后,我会给大家一个不错的报酬。当然,你们在遗迹所得归个人所有。”

刘东迁一说完,许多人马上围过来,显然对他的计划很感兴趣。

在书店外的大街上,轨生失望地慢慢走着,他实在很想进入遗迹里面探索。要不是里面太过危险,轨生说什么也要冒险进去看一看。

正要在街口右拐,轨生听到后面一道女声。“轨生,慢着!”

轨生停下脚步回头一看,原来咏祈从书店里追来,估计开盒子的时候动作太太,引起了她的注意。

咏祈的父亲不在她的身边。轨生也没有必要怕她,于是留下来听听她有什么想说的。

“你真的是轨生吗?”咏祈喘着气说道。

轨生点了点头。

咏祈兴奋地指着自己说道:“我是咏祈啊,几年前你约过我跳舞。”

“找我有事吗?”轨生警惕地问道。

“没什么,只是想不到会在这里碰到熟人。”咏祈低下头害羞道。

难不成她不知道我偷走钥匙?轨生心里暗道。

咏祈见轨生不语,继续说道:“卦符村离这可远呢,你来京城所为何事?”

“做点小生意而已。”轨生脸色一松,说道。

“什么生意?”咏祈十分感兴趣地问道。

“男人的东西,实在不方便告诉你。”轨生尴尬道。

“当时父亲突然有事。我又找不到你,不然也不会不辞而别。”咏祈抱歉道。

“难怪我之后怎么也找不到你。”轨生避开咏祈的视线说道:“我还以为惹你生气呢。”

克雾从后面走过来,笑道:“原来你们认识啊。”

“让我来介绍一下,他是我几年前在卦符村认识的一个朋友,叫做轨生。”咏祈向克雾说道。

克雾很有礼貌地向轨生伸出右手,说道:“我叫克雾,是咏祈的表哥。”

轨生同样伸出右手,说道:“我早知道你的大名。之前阁下在门口解题的英姿,到现在我还没忘呢。”

克雾被轨生一赞,心情大好,于是开口说道:“现在正是用膳时间,不如我们一起吃一顿。我知道附近有一间很不错的餐馆,那里专门招待文人墨客的。”

轨生脸色一沉,不想招惹眼前这个男人,因此并没有马上答应下来。

“对啊,轨生,来一起吃吧。”咏祈充满期待地说道。

咏祈不仅是京城四大美女之一,而且又是信众的女儿,她在京城的人脉应该不错。我刚来京城,正是需要这种朋友,轨生心里暗道。

“好吧,不过我没什么文化,怕会失礼你们。”轨生自嘲道。

“吃个饭而已,要什么文化。”咏祈不解道。

“刚才克雾兄所说的餐馆专门招待文人墨客。我肚子里没有一点墨水,完全是粗人一个,进去里面恐怕……”轨生坦白道。

克雾忽然哈哈大笑,觉得轨生这个从乡下来的小子十分有趣,说道:“不用担心,只要有钱,他们总不会把你赶出来。”

“那就有劳克雾兄带路。”轨生装作尴尬地说道。

这时,朱公子忽然从旁边走过来,抓住咏祈的手说道:“咏祈,你还记不记得我,我以前可是你的同窗。”

克雾看到表妹被人抓住玉手,马上垮下脸来,上前用力扯开朱公子,冷冷说道:“哪来的狗崽子。”

咏祈害怕地缩到克雾后面,不敢接近朱公子半分。

“是我啊,十年前隔壁班的小朱啊。”朱公子想靠近咏祈一点,可被克雾拦了下来。

“我不知道你是谁,请你离开好吗?”咏祈说道。

“我知道你喜欢字画,这可是我花了全部积蓄买来的,你看一看喜不喜欢。”朱公子死缠烂打地拿出画卷说道。

克雾一手抢过画卷撕成碎片,释放信源,让朱公子透不过气来,狠狠道:“快滚!,别让我再见到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