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640字
  • 2022-03-16 20:52:08

队长的攻击频率和速度都不错,轨生闪避的难度很大,有几次差点被队长砍中。

“怎么不还手?”队长一边说一边挥动大刀。

“我说了,我没有害你的意思。”轨生不慌不忙地说道:“不过,要是你再这样下去,我就不客气了。”

“你又是什么人?既然是洛平带你进来的,为什么不把一切告诉他?”队长停下手中的大刀问道。

“我不能告诉你。”轨生说道:“你只要知道我跟他其实也不是很熟就行了。”

队长疑惑地看了几眼轨生,把大刀放回腰间,说道:“好吧,我跟你回去。”

“那样就最好不过。”轨生满意道。

“恐怕我这次回去凶多吉少。”队长担心道。

“放心,我要杀你,刚才你已经死了好几次。”轨生淡然道。

回到光正教的时候黄昏已至,轨生稍微吃了点东西就躺在床上休息。

队长回来后一直很谨慎,时不时看向轨生,确定他没有任何动作,再敢稍微放松一下。

第二天早上,轨生来到洛平的办公室,见他还没来,于是坐在自己的座位等着。

这时,莱悦娜从外面走进来,看见轨生,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是洛平新请回来的助手。”轨生站起来恭敬地说道。

“我怎么没听他说过。”莱悦娜疑惑看着轨生。

“也就是这几天的事。”轨生说道。

“洛平人呢?”莱悦娜问道。

“还没来。”轨生说道。

莱悦娜多瞧轨生一眼,往洛平办公桌走去,从身上掏出钥匙打桌子下的抽屉,把里面放着的账本拿出来看,几分钟后生气地自言自语道:“这个月的钱也太少了吧。”

洛平从外面走进来,看到莱悦娜在,施礼道:“有事找我吗?”

“只是来看看教里有多少钱。”莱悦娜说道。

“有几笔账还没收,因此会少一点。”洛平解释道。

莱悦娜放下账本说道:“难怪。有信心在一个星期收回来吗?”

“不用一个星期,只要你有需要,三天就可以。”洛平承诺道。

“那就三天吧。”莱悦娜视线移到轨生那里说道:“这小子是你招回来的吗?”

“是的。”洛平有点害怕地说道。

“这里可是光正教的金库,他可信得过?”莱悦娜当着轨生面前,毫不忌讳地问道。

“放心,没有钥匙,他是不可能进去金库的。”洛平拍着心口说道。

“我问的可不是这个。”莱悦娜叹了口气说道:“算了,你今天有空吗?,没事的话跟我出去走一趟,是时候让你熟悉教里的运作。”

洛平听后大喜,连忙感谢一番,说道:“随时都可以。”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轨生静静地思考着。莱悦娜来检查金库,最近光正教一定会用钱。只要查清钱的用处,轨生相信那一定是条具有价值的情报。

见办公室没人,轨生悄悄将房门合上,朝洛平的办公桌走去,刚才被莱悦娜打开抽屉又上了锁。要打开它可不容易,但轨生没有放弃。

轨生找了一根细细的铁针,试着撬开抽屉的锁。三分钟后,轨生成功开锁,拿出账本翻开。上面的数字令轨生大吃一惊,光正教不仅钱来的快,去得更快。单单一个月的花费就是好几个大型城镇的半年收入。

轨生仔细观察支出部分。光正教的日常开销也不少,但也不足总支出的十分之一。这时轨生十分好奇钱到底用在哪里,可惜账本上没有详细说明。

轨生看了看日期,正如莱悦娜所说,三天后金库会再次被掏空。

正想查清除了莱悦娜外还有谁取出金库的钱,轨生发现外面有人要进来,于是把账本放回去,匆匆合上抽屉,直接施展寸步回到自己的坐位。

这时,莱悦娜和洛平一起进入办公室,“你还真讲究,又不是参加什么宴会,还换啥衣服?”莱悦娜有点不满道。

“我可不想在他们面前失礼。”洛平解释道。

“放心吧,你穿什么他们都不会在乎的。”莱悦娜说道。

“我这身衣服还沾有昨天的酒气,还是换一套好,至少不会让人留下不好的印象。”洛平走到侧面的衣柜。

莱悦娜无聊地四处观看,见洛平桌子上的公仔很有趣,想走过去把玩一下。

这时,轨生的心都快要跳出来。只要莱悦娜看到抽屉没有上锁,一定会发现有人打开过抽屉。到时,轨生只有死路一条。

“喂,你怎么还在这里?”洛平说道。

莱悦娜停下脚步,转过身笑道:“你还害羞不成。”

“我是不怎么在意,如果你爱看的话。”洛平边说边脱下自己的衣服。

莱悦娜虽然这么说,但还是乖乖地走出办公室。轨生才将悬起的心放下。

“今天我应该不会回来,你可以到处走一走,熟悉一下光正教的事务。”洛平穿好衣服后对轨生吩咐道。

轨生站起来说道:“是的。”

洛平把沾有酒气的衣服丢给轨生说道:“顺便把这个洗了吧。”

看着洛平离开,轨生迅速锁好抽屉。稍微检查一下,确认没留下蛛丝马迹后,轨生关上办公室的门走了出去。

到了庭院,轨生发现就算教官不在,那些新丁还在辛苦地训练着。

正想出去外面,一道很低沉的声音把轨生叫住,“小伙子,最近才来的吗?”

轨生回头一看,那是一个四五十岁,个头比他还矮的男人。男人很瘦,脸上没有一点肉,双眼有点凹进眼窝里。

“阁下如何称呼?”轨生恭敬地问道。

“我叫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级数比你高。”男人一点也不客气地说道。

轨生仔细看了一眼他身上的教徽,果然如他所说,他的确是光正教的高层。

“有什么事吗?”轨生问道。

“其他人都忙着,我想请你帮个忙。”男人说道。

“前辈尽管说,能做到的我一定帮忙。”轨生说道。

“很好,跟我来。”说罢,男人拉着轨生回到教内,沿着楼梯往上走。

当来到第五层楼的时候,轨生多多少少猜出男人的身份。轨生曾经听队长说过,只有最高级的教徒才有资格到这。那么眼前的男人肯定就是负责监督莱悦娜的裂牙。

“看你的样子一点也不惊奇,莫非已经来过?”裂牙好奇地问道。

“没有。”轨生摇了摇头道。

“也对,教里可是没人敢上来。连洛平也不可以,你就更不用说了。”裂牙笑道。

“前辈知道我是洛平带进来的?”轨生惊讶地看向裂牙。

裂牙点了点头,说道:“而且我还知道你打伤了负责教导新丁的教官。”

他不会也知道我的真正身份吧,轨生心里暗道。

“不用担心,我只是碰巧在附近,没有特意调查你的意思。”裂牙淡淡说道:“新人中,就你有点看头,我才多留意几眼。”

裂牙打开第五层楼唯一大门,里面马上冒出一股难闻的气味。“你最好把这个戴上,不然很容易产生幻觉。”说罢,裂牙把一个口罩扔到轨生手上。

轨生将其戴上后跟着裂牙踏入房内。里面很大,摆放着许多轨生从没见过的机器,还有不少瓶瓶罐罐堆在周围。

裂牙也戴了口罩,找到一对手套穿上,说道:“我到现在为止还没停止对洛平的怀疑。”

“为什么?”轨生问道。

“我查过他的身世。跃马城最近一年可是没有祭品出土。洛平的祭品从哪里来,他一直没有如实回答。”裂牙走到一个大桶前面,将上面的盖子打开说道。

“只要对光正教尽心尽力,出处根本不重要吧。”轨生镇定道。

“没错。这也是我让他管理的金库的原因。金库里的钱连信众都会动心,洛平能一直安分守己也是不容易。”裂牙满意地说道:“把那边柜子上的橙色瓶子拿过来。”

轨生走过去拿下瓶子说道:“该不会为了调查洛平,你才找我来帮忙吧?”

“问几句而已,怎么,你还不愿意?”裂牙眉毛一挑,说道。

“尽管问吧,反正我知道的不一定比你多。”轨生把瓶子递过去说道。

“你知道他的祭品从哪来的吗?”裂牙将瓶子打开,将里面的液体全部倒进大桶内。

“不知道。”轨生摇了摇头。

“他家里有什么人?”裂牙又问道。

“好像还有一个母亲。”轨生说道。

“你从小就开始撒谎的吗?”裂牙紧紧地盯着轨生看。

“为何如此说我。”轨生冷静地说道。

“因为我听不出你话里的真假。不过,我至少知道你有事瞒着我。”裂牙弯下身子拿起一大篮黄色鲜花倒进大桶里。

“好吧,这样也被你发现。其实我喜欢男的,洛平是我的梦中情人。”轨生一点也不慌,装作苦恼道。

裂牙惊讶地差点让手中的篮子掉下,不可置信地看向轨生,“洛平知道吗?”

“知道的话,我就不能跟在他的身边。”轨生说道。

“也对。”裂牙将一根长长的木棍递给轨生说道:“一直搅拌着。”

轨生接过木棍将其插进大桶里,里面的东西有些稠,轨生要很用力才能搅得动。

“你究竟要做什么?”轨生好奇地问道。

“一日仙。”裂牙爽快地回答道。

“什么?”轨生十分讶异地朝大桶里看去。

“别惊讶,光正教对一日仙需求很大。经常偷运制成品不是办法,所以我们只好亲自制作。相对来说,原材料还是比较好弄的。”裂牙解释道:“不过,制作一日仙很不容易,不仅步骤繁复,而且容易出错,十份材料大概只可以做出五份成品。还有,制作方法也是花了光正教大量金币才买到的。”

“可是我看颜色与一日仙很不同。”轨生指着大桶里的液体说道。

“把原料调配好后还要发酵,接着就是蒸煮,前前后后至少得花半个月。”裂牙介绍道。

“我要搅到什么时候?”轨生问道。

“原料都放完后,桶内的液体会慢慢开始发泡,到时你就可以停下。”裂牙说道。

两个小时过去,轨生双手已经磨出水泡了,可桶内的液体还没有发泡的迹象。轨生可不敢叫裂牙换人,于是只好强忍痛苦继续搅下去。

“能吃苦的年轻人可不多见。”裂牙十分满意地说道。

轨生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心里只希望眼前那玩意快点起泡。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裂牙终于让轨生停下。他向桶内洒下一包白色粉末,将盖子合上,说道:“这里没你的事了,出去吧。”

轨生施了一礼往门外走去,刚踏出大门,裂牙又说道:“你最好不要被我发现什么,不然,你会死的很惨的。”

轨生装作没听见,到了楼梯加快脚步下去。一楼聚满了人,洛平就站在众人面前。

轨生走到人群后面随便找了一个好说话的人问了几句,得知洛平想拷问刚关在地牢里没多久的人。

“不是两个星期后才用刑的吗?”轨生不解地问道。

“大概是光正教等钱用吧,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旁边的人说道:“多打几顿,人总会服软的。”

轨生暗道不好,要是真的这样,董宝儿他们肯定受不了。于是轨生找到洛平,要求参加拷问行列。

“这事可不是什么好活,你不用去也可以。”洛平说道。

“没关系,我也正好用这个机会熟悉一下教内运作。”轨生说道。

“随便你吧,只要不把他们弄死就好,他们可是很值钱的,而我们现在正缺钱用。”洛平提醒道。

轨生谢了几句后跟着大队往地牢方向走去,守卫已经开始分配人,轨生赶紧向他要了董宝儿、董福和五叶。

轨生命人将他们押到其中一间拷问房,故意支开其他人。虽然大部分教徒离开了,但还是留下一个小队长。

“你第一次拷问,我还是留在这里看着吧。”那个小队长说道。

“不用了。”轨生拒绝道。

小队长见轨生脸色坚决,也不好说不,转身走出拷问房,离开前提醒了几句。

轨生把铁门关上,董宝儿问道:“你究竟什么时候才带我们出去?”

听到这里,五叶抬起头,双眼发出精光。

“这事急不了,你也不想在逃跑过程中被抓回去吧。”轨生安抚道。

“但时间已经不多了。”董宝儿担心道。

“我也知道。所以我才把你们要下来,不然你们可得受很多苦。”轨生指了指外面那群教徒。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董宝儿问道。

“你们要乖乖配合我,不过还是得吃点苦。”轨生说道。

“好吧。”董宝儿说道。

轨生走到五叶跟前,靠近其耳边说道:“能认出我吗?”

“你是?”五叶仔细地看了一遍轨生,可还是想不出轨生是谁。

“和你坐船来的人。”轨生小声说道。

“原来是你!”五叶惊喜地说道:“你来救我的?”

“我可不能答应你什么,不过,如果有机会,我会把你一起带出去,因此你也得配合我一下。”轨生叮嘱道。

轨生在里面待了半个小时才出来,接着把他们三人领到二楼,告诉他们一定要答应对方所有要求。

不出轨生所料,他们很快就被放了出来,轨生又把他们带回地牢里。

“他给我们喝的是什么东西?”董宝儿在回去的路上问道。

“一日仙,到了牢房后记得扣喉吐出来,还要喝大量的水。”轨生提醒道。

“我怕我们受不了几天。”董宝儿非常担心,忍不住说道。

“快了。”轨生说话的时候双眼发出精光。

两天后,洛平一到办公室就清查账本和点算金库。轨生非常肯定,近期莱悦娜会动用金库,到时就可以查出他们到底买的是什么。

洛平故意支开轨生,不让他在办公室里待着。轨生只好在教里到处游走,在熟悉教内环境的同时,顺便思考一下逃生路线。

从地牢到外面看似只有一条路,实质在隐藏的地方还有其它路径。

轨生在地牢附近找到一条废弃的水道。虽然水道早就有水泥沙石封住,但只要用一点时间,轨生相信一定可以将其破开。

“你在这里干什么?”第九小队的队长经过,问道。

“没什么,刚去地牢找人问话。”轨生十分淡定地回答道。

“听说第七小队的人在找你。”第九小队的队长说道。

“他们找我什么事?”轨生好奇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第九小队的队长摇了摇头道。

轨生直接往第七小队的宿舍走去,一进去,就被喷了一身彩带。

原来第七小队的成员为了轨生升职而庆祝。他们不仅准备了许多好吃的,还买了不少酒回来。

“只是跟着洛平做事,没必要这样吧。”轨生将身上的彩带拨开说道。

“你这样说就不对了,许多人可是很羡慕你的岗位。”一个平时跟轨生还能聊上两句的教徒说道。

“队长呢?”轨生问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一切都是他的主意,钱也是他出的。”那个教徒继续说道。

半个小时过后,所有人都纷纷倒下,轨生感觉有点不太对劲。五箱酒只喝了六瓶,他们不可能这么容易醉倒,轨生猜酒里一定有人做了手脚。

于是,轨生也装作醉倒,躺在床上静静等待。没多久,外面走进一个人,他手上拿着一把匕首。

他来到轨生跟前正准备刺下的时候,轨生迅速抓住他的手,冷冷说道:“队长,不要命了吗?”

“你怎么醒了?”队长十分诧异地问道。

“那些酒和食物我一点也没碰。”轨生回答道。

“你一早就知道我会有此行动?”队长吃惊地问道。

“不是。只是运气好,刚好没有胃口。”轨生说道:“我已经放过你了,为什么你还要向我下毒手?”

“你一日不死,叫我如何安心待在这里。”队长面目狰狞道。

轨生将匕首抢过来,用绳子把他绑起来说道:“既然如此,那么你就别要怪我。”

又一天过去,轨生在半夜的时候察觉洛平他们有所行动,于是静静跟在后面。

莱悦娜身后跟着两个蒙面人,他们负责推着一整车铂金币。而洛平站在莱悦娜旁边。

“这是你第一次去交易,到时什么都不要说,在旁边听着就好。”莱悦娜向洛平提醒道:“对了,码头那边的人调开了吗?”

“已经按你的吩咐让他们不要出来。”洛平回答道。

看着他们的身影,轨生并没有急着出发,因为他感觉附近还有人在。

没多久,果然有一个人在后面跟着。虽然他也蒙着脸,但轨生可以认出他就是裂牙。

半分钟后,轨生才朝着码头走去。到了码头后,轨生找了一个隐秘的地点藏着,小心看着莱悦娜和洛平。

一条船从海上驶过来,划破海面的平静。船一靠岸,船上走出五个人,他们身上都穿着统一的黑衣。轨生看到这里心里十分惊讶,因为他之前遇到的刑也是穿这样的黑衣。

其中四个黑衣人从船上搬出一个很大的箱子,箱子缝隙里透着淡淡荧光。

带头的黑衣人走向莱悦娜,指着洛平问道:“他是谁?”

“不用担心,他是我的人,来了光正教几个月,也是时候见见你。”莱悦娜说道。

“我可不是什么人都见。”带头的黑衣人看也不看洛平,说道。

“我们要的货带来了吗?摩尔。”莱悦娜问道。

“他们不就在搬着吗。”摩尔指了指身后四个黑衣人说道。

莱悦娜示意那两个蒙面人将铂金币送到摩尔身前,说道:“你点算一下吧。”

摩尔随意看了一眼,说道:“刑跟光正教交易这么多次,我难道还信不过你么。”

四个黑衣人终于把箱子搬到岸上,在莱悦娜面前打开箱子,里面全是埒垨矿。

“这批货我们刚抢回来不久,为此死了好几个人。”摩尔说道。

“又是哪个倒霉的家族?”莱悦娜好奇地问道。

“跃马城的孙家。”摩尔说道。

“没怎么听过。他们有很多信众吗?”莱悦娜说道。

“运货的只有两个信众,一个被我们抓住,另一个逃走了。”摩尔说道。

莱悦娜靠近箱子点算一下,觉得没有多大出入后,说道:“下一次什么时候交易?”

“估计要一段时间。”摩尔说道:“现在人手有点不足。”

莱悦娜把箱子合上说道:“只要有货就马上通知我,钱不是问题。如果没事,那就告辞了。”

忽然,摩尔朝着轨生的方向看去,说道:“你也太不小心了吧,被人跟踪了还懵然不知。”

轨生顿时一惊,心里暗道,要是被他们抓住,肯定死路一条。

正想要不要调头跑的时候,轨生发现后面十几米外的屋子上跳下一个人。他落地后拔腿就跑,但速度并不快。

“疾!”洛平喊道,蓝光包裹着双腿,迅速追了过去。没花多少功夫,洛平把另一个潜伏者捉住,将其带回到码头上。

“看不出来你带的人还有两把刷子。”摩尔满意道。

洛平将潜伏着推倒在地,喝道:“你是什么人?”

“我……只是……路过而已。”潜伏者有点害怕道。

“再不说的话别怪我们不客气。”洛平从怀里拿出一把小刀在潜伏者面前晃动。

“慢者,他好像戴着面具。”摩尔仔细一看发现不对劲,于是说道。

莱悦娜蹲下身子,在其脸上摸了几下,食指轻轻一撬,面具顿时掉下来。

潜伏者露出真面目后,轨生再次吃惊,那人也是参加试炼的人。

“你怎么发现他戴面具的?”莱悦娜拿着面具检查一番问道。

“因为我们也经常使用这种面具。”摩尔毫不隐瞒地说道。

洛平将潜伏者按在地上,将小刀架在其脖颈,狠狠道:“说出身份,还有来此的目的,不然,死!”

潜伏者害怕地说道:“我来自泰勒城,是城里陈家的小儿子,来此是为了……”

还没说完,潜伏者被远处的一道灰光击中,头部开了一个圆洞。

“谁!?”洛平站起来喊道。

莱悦娜正想去追,但被摩尔拦下,“别白费力气,他早已经逃走了。”

莱悦娜不解地看向摩尔。

“从杀人的手法来看,那人的实力不在你我之下。我们就算追得上,也未必能阻止他离开。”摩尔如实说道。

“我还是先把货运回教里。”说罢,莱悦娜带着洛平他们加快脚步回去。

摩尔紧紧地跟在后面,“你还有什么事吗?”莱悦娜回头问道。

“我得去一趟光正教。”摩尔说道。

“所为何事?”莱悦娜问道。

“裂牙没告诉你?”摩尔有点讶异,反问道。

十五分过去,码头恢复了平静,连靠在码头的船也早已离去。轨生还藏着不敢出去,担心附近还有人在,于是只好再等一段时间。

在此期间,轨生心里盘算,现在知道光正教与刑买卖大量埒垨矿,凭这一情报,通过这场试炼只是时间问题。如果现在要走,轨生根本不用管董宝儿他们。

不过,轨生还有一件事放不下,那就是光正教为什么需要大量埒垨矿。要是能够搞清楚,轨生相信接下来的一场试炼会相当轻松。

经过再三考虑,轨生还是决定回去光正教一趟,没准能偷听到摩尔的对话,解开心中的疑惑。

离开码头的时候,时间快过去了半个小时。轨生依然走得十分小心,确定附近没人后,才敢加快速度。

回到光正教,轨生见洛平从办公室走出来。

“这么晚了还不去休息?”洛平疑惑地问道。

“肚子饿了去吃点东西。”轨生随便编了个谎言。

“没事就不要乱走动。”说罢,洛平就离开了。

轨生没有急着去找摩尔,偷偷潜入办公室,看到地上的脚印,已经猜到埒垨矿就放在金库里。这时,脑海里有个大胆的想法出现。

把柜子推开,轨生试着用铁丝打开金库的锁,但无论如何尝试,金库的锁就是没法打开。

想要进去,必须偷到洛平身上的钥匙,轨生思前想后,终于想到一个方法。

轨生走到一楼专门放杂物的地方,打开靠墙的柜子,里面藏着被绑住手脚的第七小队队长。

轨生将队长口中的布拿出来,把教徒平日藏起来的一日仙全部灌进队长口中。不一会儿,队长开始发了疯地向轨生靠去。

轨生见差不多,便将队长带到洛平的房间,解开他身上的绳索,迅速离开。

队长兴奋地打开洛平的房门,脱下裤子,袭击快睡着的洛平。

洛平立即从床上坐起来,以极快的速度将队长制服。

队长就算被压在地上,舌头还是不断舔洛平的手。洛平生气地一拳打晕队长。

看着洛平拖队长出去,轨生马上潜入房间,顺利找到金库的钥匙。

拿着钥匙,轨生跑到办公室,打开金库。里面已经没有多少金币,只有一大箱埒垨矿。

钥匙没法打开箱子,轨生只好用小刀把锁强行撬开,小心将埒垨矿装进背包里。

轨生把金库的门关上,跑到地牢附近的废弃水道藏住背包,再沿路回去。

摩尔来光正教见谁轨生不知道,但轨生只认识两个光正教高层,一个是莱悦娜,另一个则是裂牙,所以轨生朝五楼跑去。

五楼只有裂牙的办公室适合谈话,而办公室就在制作一日仙的场地里面。轨生上次来的时候已经注意到,就是不敢多问。

来到五楼,轨生发现大门已经打开,微弱的谈话声从里面传来,摩尔果然在裂牙的办公室里面!

轨生潜进去,靠在裂牙办公室外面的墙上,仔细偷听里面的谈话。

“你可知道杀死潜伏者的人是谁?”摩尔问道。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裂牙装着糊涂说道。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就在码头。你身上的信源波动隐藏得再好,还是会显露一丝出来。”摩尔说道。

“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不过,我真不知道谁杀死潜伏者。”裂牙佩服道。

“除了你之外,附近还躲了一个人,因为他穿着你们教袍,我才不指出来。”摩尔随口说道。

轨生一听,原来他早就被人察觉。

“什么?”裂牙有点讶异地说道。

“他藏得很好,我差点发现不了。”摩尔说道:“看来,你们教里藏着细作,有时候就整顿一番吧,别把我们都连累了。”

“多谢提醒。”裂牙说道。

“每次交易你都藏在附近,不放心莱悦娜这个小丫头吗?”摩尔问道。

“当然,这可是教里的规矩。”裂牙老实说道。

“对了,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摩尔小心地说道。

“看什么内容。”裂牙说道。

“你们要这么多埒垨矿,到底是为了什么?”摩尔问道。

“无可奉告。”裂牙说道。

“你们从我们这里买下的埒垨矿,都足够组建一支小型军队了,莫非你们有谋反之心?”摩尔猜测道。

“别想从我这里打听情报。”裂牙冷冷说道。

“好吧,问问而已,千万不要生气。”摩尔笑道:“对了,你找我来所为何事?”

“你知道吗?几十年前,光正教曾经委托你们办过一件事。”裂牙问道。

“你说的是那份地图?”摩尔眼睛一眯,说道。

“没错,当年我们花了大笔钱要你们从鬼叔权手中夺走地图,可是到现在还是找不出打开地图封印的方法。”裂牙说道。

“我们动用了全组织的力量,耗费好几个月时间才找到那份地图。为此,我们还损失了一名大将。”摩尔回忆道。

“用不着的地图,跟废物没什么两样。”裂牙说道。

“你该不会想退货吧,就算我肯,我们老大也绝对不会答应。”摩尔说道。

“我只是想问问你们有没有打开地图的方法。”裂牙说道:“地图已经在我教放了很久。如果能打开它,估计能得到丰厚的奖励,于是我就想试一试。”

“我听前辈说过,地图用强大的幻术封印。当时,我们组织里的人曾经试着破解它,可还是徒劳无功。最后得出结论,只有鬼叔权本人或者跟他差不多实力的幻术能力者,才能解开封印地图的幻术。”摩尔说道。

“那就是说你也没有办法。”裂牙失望道。

“虽然难找,但还是有机会找到的。”摩尔说道。

“光正教初期为此付出过沉重代价,他们绝对不会再继续投入资源。”裂牙摇了摇头。

“除了你们急需埒垨矿外,还有一个组织也在疯狂收集埒垨矿。”摩尔想了想说道。

“你说的可是断头台?”裂牙眼珠一转,问道。

“没错,他们可能会对地图感兴趣,你们卖给他们或者会能收回一些成本。”摩尔建议道。

“你知道断头台背后是谁?”裂牙问道。

“不知道,但它能在近年来迅速发展,王城中一定有人。”摩尔肯定道。

“没错。断头台虽然很早就建立,但行为处事一直很保守。也就这几年,作风才开始改变,发展势头已经超过我们了。”裂牙点了点头道。

“如果需要,我可以为你们搭桥。”摩尔说道。

“这事我不能决定,必须跟上级请求才行。”裂牙谨慎道。

外面用来发酵原料的大桶出现异动,盖子被里面冒出的气体推动。

还在外面潜伏的轨生暗道不妙。气体虽然无毒,但多多少少会影响人的精神状态。而且,裂牙很可能会出来查看大桶。

因此,轨生毫不犹豫朝外面跑去,不料踢翻地上一个瓶子,发出清亮的响声。

“谁在外面!”裂牙大声喝道。

轨生脸色一沉,只要被他们逮到,肯定死路一条。于是轨生立刻使用寸步离开,几道残影闪过,已经出现在地牢外面。

在经过一楼的时候,轨生看到裂牙就站在大门口,心里惊讶之余,感叹信众之强大。

裂牙所站的地面出现大范围的龟裂,一定是从五楼的窗户直接跳下来的。

轨生轻易击晕看守地牢的教徒,从其身上拿走钥匙,迅速将董宝儿他们解救出来。

一分钟不到,轨生带着董宝儿、董福和五叶跑出地牢,来到废弃的水道停住。

这时,上面已经传来脚步声。轨生马上拿出火柴点着背包,走开一段距离。

埒垨矿极其不稳定,没经过处理,遇火很容易发生爆炸。很快,堵住废弃水道的墙被炸开一个大洞,几乎惊动教内所有人。轨生冲进洞内,其他人纷纷跟着。

水道轨生第一次走,完全不知道通向哪里。稍微运气不好,轨生的性命极有可能交待在这里。

地面十分潮湿,多少会影响前进的步伐。轨生原本可以走得快点,但董宝儿他们实在太慢了。

“快追!他们一定就在水道里面。”后面传来教徒的声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