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574字
  • 2022-03-17 14:19:59

队长走到火炉跟前,拔出烧得通红的烙铁,一步步靠近曹泳。

“不要……不要!”曹泳见到烙铁害怕地叫道。

“想我住手很简单,告诉我分布图。”队长拿着烙铁在曹泳面前晃动。

“休想。”曹泳鼓起勇气,闭上眼睛说道。

“那你就别怪我了。”队长将曹泳的上衣扯开,露出雪白的胸膛。烙铁按下,一股焦味马上充斥着整个拷问房。

曹泳并没有大喊大叫,因为他已经晕倒过去。轨生看着烙铁从曹泳身上离开,胸膛上留下光正教的教徽。

“拿水弄醒他吧。”队长再次把烙铁放回火炉里说道。

轨生走到角落里的水缸前打了一勺水,直接远远泼向曹泳。曹泳没多久就醒过来,身体不停地抽搐着。

队长又拿起烙铁走近曹泳,看着曹泳倔强的眼神,烙铁再次按在其胸膛上另外的地方。十几分钟过去,曹泳胸膛已经没有一块好肉,可他还是只字不说。

“看来铁矿分布图真的是十分重要。”轨生在一旁说道。

“能让他们富好几代,你说能不重要吗?”队长说道。

“你这样下去只会把他弄死。”轨生又说道。

队长想了一下,把烙铁放回火炉里,在刑具台上拿起一个钳子,走到曹泳跟前,抓住其食指,用钳子夹住指甲,问道:“说不说?”

“不说。”曹泳坚决道。

队长用力一扯,一整块指甲被生生剥开,痛得曹泳不断地乱动身体。

轨生看到这里心里十分不安,视线已经不敢移向曹泳的伤口。

队长放开食指,转而抓向中指,钳子又夹住指甲,问道:“还是不说吗?”

“杀了我吧。”曹泳此时双眼充满血丝。

队长用力一扯,又一整块指甲离开手指。就这样,队长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把曹泳的所有指甲全部剥下。

“看来要逼我出杀手锏了。”队长冷冷道。

轨生一听,马上回忆起昨晚队长的话,于是问道:“你真不会想喂他吃屎吧。”

队长笑而不语,转身走出拷问房,回来的时候带了一个十分强壮的男人。男人身上只穿着一个三角裤衩,露出全身结实的肌肉。

“他是?”轨生看向肌肉男问道。

“你一会就知道。”队长说罢向肌肉男使了一个眼色。

肌肉男很配合地将身上唯一的裤衩脱下。

轨生尴尬地转过头,脑海中有一个不详的预感,因此他死也不会再朝曹泳那边看了。

“你脱我裤子干什么?”曹泳惊惶失措地说道。

队长朝着曹泳再次问道:“这是最后的机会,再不说的话,他可会好好的爱护你。”

“我不……说。”曹泳开始有点犹豫起来。

肌肉男在队长的指示下,双手抓住曹泳的腰,正准备行动的时候,曹泳马上喊道:“我说了,叫他停下来。”

“这方法真是万试万灵。”队长高兴地对轨生说道。

半个小时后,队长得到他所要的一切,带轨生离开拷问房,边走边说道:“怎么样?学到什么了吗?”

“你们都是用同一套方法拷问的吗?”轨生问道。

“大多数相同,不过还是会有自己的特色,刚才那个肌肉男就是我的杀手锏。每次一出这招,就没有人能受得了。”队长骄傲道。

“这样过后,他不是更加痛恨我们吗,将来怎么会心甘情愿地加入光正教。”轨生不解道。

“当然没那么简单,这只不过是第二步。”队长大有深意地说道:“先关着他们一段时间,乱其心智,然后严刑拷问,攻溃防线,接着……你跟我来。”

轨生跟着队长,没多久便出了地牢,沿着楼梯走去,很快来到二楼。

两人踏进最左边的房间,里面空空如也,只有一面大大的玻璃和一条铜管。

透过玻璃轨生可以看到另外一个房间,那里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光正教的教徒,另外一个则是被抓进来的倒霉鬼。

倒霉鬼正拼命地吃着东西。桌子上的食物都是名贵的食材,轨生只看过大部分,没机会尝过一口。

“他们在里面干什么?”轨生问道。

“经过拷问后,人会变得很脆弱,这时就得向他灌输光正教的理念,也就是所谓的洗脑。”队长解释道。

“光正教到底有什么理念?”轨生好奇地问道。

“扶贫救弱,给年轻人发展的机会。”队长很熟练地说道。

“我看是相反的意思吧。”轨生笑道。

“总之,我们得告诉他们,只要加入光正教,他们就有大把的机会,不愁没有地位和财富。”队长说道。

“如果他们不听呢?”轨生问道。

“很简单,只要重复第一和第二步,总有一天能够成功。”队长回答道。

“要是他们装作答应,出来后可是一个后患。”轨生想了想,说道。

“因此就有第四步,也是加入光正教的最后一步。跟我来吧。”队长走出房间,沿着楼梯继续往上一层楼走去。

三楼没有多少窗,光线很暗,墙上有大量桃色灯笼,令周围显得十分情欲。

这一层楼只有两个房间,房间都上了锁。队长打开左边的房门,两人走了进去。

轨生看了一眼四周,里面全是用木架装着的小瓶,至少有上万瓶。

“这是什么?”轨生问道。

“喝一口就知道。”队长从架子上拿了一瓶递给轨生。

轨生接过打开瓶盖,没有直接喝进去,靠近瓶子闻了一下。味道十分熟悉,很像违禁品一日仙。

“一日仙么?”轨生问道。

“没错,你以前喝过吗?”队长说道。

“是的。”轨生说话的时候想起和自己睡过一晚的影琉。

“经过第三步后,我们就会让他们把一日仙当水喝。”队长说道。

“那可是会上瘾的。”轨生说道。

“就是要他们上瘾。”队长神秘地笑了笑:“之后便可以让他们尝尝甜头。”

“什么甜头?”轨生一脸疑惑地问道。

队长走出外面,向轨生招了招手。轨生把手中的一日仙放回原处,跟了过去。

队长沿着走廊来到另一扇房门前,打开上面的锁,让轨生进去。

轨生马上闻到一股很大的味道,里面比外面更暗,依然到处是桃色灯笼。

轨生听到许多男女欢爱的声音,仔细看了一下四周,吓了一跳。

侧面有一整排单间,单间没有门,里面的男女全身赤裸,相互缠绵,眼睛被布蒙着。

“这是?”轨生有点讶异地看向队长。

“喝了一日仙后,人自然情欲旺盛,到了这里,他们就会尽情发泄。”队长笑道:“清醒过后,就算停饮一日仙,他们依然会到这里寻一夜风流。我们赶他们走,他们也不肯走。”

“最重要的还是一日仙吧,不然,美色就算再怎么诱惑,人还是能把持得住。”轨生说道。

“只要经过这四个步骤,根本没有人能受得了。”队长自信道。

“我就不相信没有意志坚定的人。”轨生说道。

“当然还是有漏网之鱼,不过,教里所有人都在监控之中,他们一有不轨的举动,就会被当场杀死。这样,谁还敢反抗,不如乖乖留在这里好好享受。”队长解释道。

“我看教里都是男教徒居多,哪里来这么多美女?”轨生问道。

“她们是专门抓来侍候教徒的,因此不会参加教里的活动。你有兴趣吗,不用害羞,直接上去干就行。”队长坏坏地向轨生打了一个眼色。

轨生摇了摇头,他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

两人回到一楼,队长对轨生说道:“洛平叫你一早去报道,今后你不用来第七小队了。”

“是的,队长。”轨生恭敬地施了一礼说道。

轨生回去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九点钟,于是直接往洛平的办公室走去。

轨生敲了敲洛平的房门,走进去问道:“你有事找我吗?”

洛平放下手中的茶杯,问道:“这两天还习惯吗?”

轨生坐到洛平对面说道:“还行。”

“听说你把这里的教官砍伤了。”洛平说道。

“他大意而已。”轨生谦虚道。

“他也是这么对我说的,但我不这么认为。”洛平怀疑地看着轨生:“就算再怎么幸运,能击败他,至少得要有一点实力。”

“谢谢夸奖。”轨生说道。

“你以后就跟着我吧。不用多久,你一定能混出成绩来的。”洛平十分肯定地说道。

“我要干些什么?”轨生问道。

“到时你就知道。”洛平摆了摆手道:“对了,你吃过东西了吗?”

“没有。”轨生摇了摇头。

“正好,我知道附近开了一家不错的店,我们去尝一尝吧。”洛平说罢,带着轨生走出办公室。

洛平来到停放马车的地方,叫几个教徒把私人座驾开出来,然后让轨生一起上车,两人往餐馆出发。

到餐馆只须十多分钟,洛平首先下了马车,轨生紧跟其后。餐馆外面的小厮不用吩咐,识趣地把马车泊好,令洛平十分满意。

餐馆里面的装潢十分讲究,一桌一椅都是用上等的红木做成,墙壁挂满不少价值连城的字画,中央摆了一个巨大的青铜香炉,飘出淡淡青烟。

餐馆的老板仿佛早就认识洛平,十分积极地招呼洛平,把两人带到一个精致的雅房里。

洛平还没点菜,老板就开了一瓶值上千个金币的白酒,亲自为两人倒酒,说道:“要吃点什么吗?”

“随便弄七八个招牌菜出来。”洛平说道。

“是的,马上就来。”老板说罢笑嘻嘻地走出雅房。

轨生看了一眼洛平说道:“叫这么多,我们恐怕吃不完。”

“没关系,吃不完就倒掉呗。”洛平显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这……”轨生正想说点什么,但最后还是把话吞回去。

“在跃马城里,我侍候过的主子哪一个不是这样。”洛平又说道。

轨生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自从被孙家三小姐侮辱,我就发过誓,将来一定要过得比她奢华。”洛平喝了一整杯白酒说道。

“孙家已经不复存在。”轨生为洛平倒酒。

“我也听到这个信息,还派人过去调查一番,果然孙家的人都被王都来的官兵抓走了。”洛平得意道。

听到孙家被抓,轨生心情有点不好受,拿起杯子,也喝了一口白酒,喉咙一阵辛辣。

“我母亲也不用躲来躲去了。”洛平又说道。

“你不接洛嫂过来吗?”轨生问道。

“这里毕竟不是我说了算,等过多几年,我再站稳阵脚再算吧。”洛平感叹道。

“你已经是一个信众了,还会怕别人?”轨生问道。

“没想到轨生连这个也告诉你,那你也一定知道我从孙家偷走祭品。”洛平盯着轨生说道。

轨生点了点头,说道:“你拿着祭品到这里,为什么会加入光正教,据我所知,光正教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在没加入光正教之前,我打死也不会跟他们有任何关系。因为她,我才会答应加入。”洛平又喝了一口白酒。

“你说的她是?”轨生好奇地问道。

“莱悦娜,光正教螯多分支的话事人。”洛平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道:“当初我身无分文来到这里,拿着祭品到处问人如何使用,结果被一些歹徒看上了。”

“黑手党吗?”轨生问道。

“不是,螯多城人事复杂,本地人只占不到四分之一。打我身上祭品主意的是城西一间武馆的主人,他也不是信众,抢走祭品后狠狠打了我一顿,再把我扔到后巷的垃圾箱里。”洛平回忆道。

“你是如何要回来的?”轨生问道。

“我醒来后马上到他的武馆,结果十分钟不到,又被扔到垃圾箱里。”洛平生气地拍了一下桌子说道:“当时,我受了重伤,肚子又饿,差点死在街头。幸好莱悦娜出手救我。”

“她为什么救你?”轨生一顿,说道。

“事后我问过她,她说看我顺眼,而且当时闲得慌。”洛平回答道。

“所以,莱悦娜出手将祭品抢回来了?”轨生说道。

“不是,她说自己的东西要自己抢回来。于是我隔天晚上拿着一把磨得很锋利的菜刀偷偷潜入武馆,把熟睡中的馆主杀掉。”洛平狠狠说道。

“后来,莱悦娜就招你进光正教?”轨生说道。

“没错,我需要人教我如何使用祭品。她是我在螯多唯一信任的人,我便答应了她。”洛平又把面前的白酒一口干尽。

这时,老板从外面端来好几盘的特色小菜,有红烧熊掌,辣炒鸭舌,贝子竹笋等等。

洛平拿起筷子吃了一口,说道:“味道还行,你也吃一点吧。”

轨生夹了一块鸭舌放进口里,没嚼几下就化了。之后,两人又吃又喝。

看差不多时机,轨生试着打探一下光正教的情况,问道:“光正教的创教人是谁?”

“我也不知道,可能连莱悦娜也不清楚。”洛平摇了摇头说道。

“光正教赚这么多钱,他们把钱都花在什么地方?”轨生问道。

“别说你,我也不清楚。我好几次问莱悦娜,她都借故不告诉我,说什么时机没成熟。”洛平有点失望地说道。

“螯多城就只有莱悦娜知道吗?”轨生问道。

“当然不是,还有几个人,不过他们都蒙着面,我根本不知道他们是谁。”洛平说道:“我试图跟他们聊上几句。可他们像个哑巴,一声不响。”

轨生沉默良久。洛平只负责赚钱,其他核心业务一点也没沾上。尽管他也想混进高层,但奈何资历尚浅,无法获得组织的完全信任。

目前为止,轨生只了解到光正教运营的部分情况,他不觉得这个情报有什么价值,于是便有了继续深查的打算。

饭后结账的时候,桌子上果然还留了不少食物。洛平随手扔了一袋金币在桌子上,带着轨生走出饭馆。

“要回教里吗?”轨生问道。

“不,你跟我去做件事。”洛平一边上马车一边说道。

轨生在车上看着路边不停退后的景色,确定马车正朝城东方向驶去。

差不多到黑手党地盘的时候,轨生十分担心洛平会在那里找麻烦。

当马车驶出黑手党的地盘后,轨生才敢松一口气。洛平把缰绳递给轨生说道:“你来驾驶吧,我要休息一会,一会没准会干架。”

“你还喝酒?”轨生接过缰绳后讶异道。

“没关系,我可是一个信众。”洛平摆了摆手道。

管你是不是信众,给你一刀还不是要死翘翘,轨生心里骂道。

马车出了城门一里外停下,在那里有个候客亭。轨生先下马车,回头看去。洛平脚步非常不稳,差点在马车上摔下去。

“你没事吧,我看你醉得很厉害。”轨生担心道。

“放心,我没醉。”洛平摇摇晃晃地说道。

轨生心里大叫不妙,于是马上把水壶递给洛平说道:“先喝点水吧。”

“一肚子酒,喝什么水。”洛平坐在候客亭里说道。

“到底是为了何事干架?”轨生问道。

“收数。”洛平说道。

轨生眉头一皱,问道:“要我回去多带几个人吗?”

“这活不能带太多人,两个人足够了。”洛平十分懒散地说道。

这时,轨生唯一的希望就是对方迟一点来,好让洛平有恢复的时间。

可是偏偏天公不作美,十分钟不到,一大队人马往这里赶来。轨生大约点算了一下,他们至少有四五百人,每人都穿着重盔甲,手执一把银色长枪。

在队伍中间有辆豪华的马车,里面坐着一个又肥又圆的秃子。

护卫将整个候客亭包围起来,坐在车里的秃子慢慢走下车,朝轨生走来。

“你们就是光正教的人?”秃子的声音又尖又细。

“没错。”轨生装作镇定地说道。

“好大的胆子啊!把我儿子关起来,现在还敢向我要赎金?!”秃子生气地喝道。

轨生朝洛平看了一眼,发现他已经睡着了,心里不禁大骂一番。轨生试着推醒洛平,可他就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赎金带来的话就留在这里,然后滚出螯多城的范围。”轨生装作强硬道。

秃子一顿,说话稍微客气一点:“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京城吴三多。”

“管你是谁,不想死就把钱拿出来!”轨生大声喊道。

吴三多犹豫地看了轨生和洛平几眼,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对四周的人命令道:“把他们拿下!”

外围十几个武装护卫匆匆朝轨生接近。由于他们穿着笨拙,轨生觉得对付他们不难。只是他们身后还有一大批人,轨生可没自信以一杀百。

轨生用力在洛平身上拍了一下,洛平还是像死猪那样睡着。轨生只好把猝取拿了出来,迅速冲向人群,没一会儿,十几个护卫统统被刺了一刀。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他们一动也不能动。

“叫他们停下,不然,你们所有人都别想离开!”轨生大声威胁道。

“不用怕,他们只有两个人,抓住他们,我重重有赏!”吴三多转过身,大声说道。

轨生眉头一皱,迅速退回到洛平身边。要是洛平死了,轨生也别想独活。

洛平一日不醒,轨生便无法扭转现在的局面,于是将水壶的盖子打开,强行把水灌进洛平的口里,一整瓶水很快见底。洛平看起来很难受,接着开始吐起来。

轨生现在可管不了洛平,因为已经有几十个护卫靠近,只好从身后拿出所有刃爆,折断尾部,朝人多的地方掷去。

爆炸后,十多个人受了轻伤。轨生趁对方阵脚微乱,再次冲出去给他们来一刀。

敌人数量实在太多,轨生根本应接不暇。眼看四周各有一支长枪向这边刺来,轨生怎么也避开不了。

忽然数道蓝光射来,把周围的护卫瞬间杀死。轨生回头一看,洛平终于恢复几分清醒。

普通人根本不是信众的对手,而且他们手上也没有埒垨武器,洛平杀他们跟踩死蚂蚁没什么两样。

十分钟不到,周围就躺着一具具尸体,他们身上都有一个显明的圆孔。

吴三多见情况不妙,于是害怕道:“别打了,我给钱就是。马车旁边的箱子里都是金币,不够的话,我回去再拿过来。”

洛平指了指箱子对轨生说道:“你去看一下。”

轨生走到箱子旁边,打开上面的封条,翻开盖子,里面果然装满金币。

“下一月,再拿两箱过来,不然就等着收尸。”洛平威胁道。

“我儿子现在人呢?”吴三多问道。

“他现在过得很好,已经加入到光正教。”洛平说道。

“我给钱后,能不能把我儿子放了?”吴三多问道。

“可以。”洛平说道。

接着,吴三多带着剩于的人马狼狈回去。

“到时,就算放了他儿子,他儿子也未必回去。”轨生喃喃自语道。

“别管那么多,把钱运回教里吧。”洛平有点难受地走上马车躺下。

轨生应允后将箱子搬到马车上,策马离开。

回到光正教已经到了下午,轨生在洛平的指使下将金币搬到他的办公室。

这时,洛平已经完全酒醒,边拿出钥匙边骂道:“那白酒后劲实在太大,差点坏了大事,好在有你。”

“这箱子放在这里不合适吧。”轨生说道。

“别急。”说罢,洛平推开侧面的书柜,露出一道厚厚的铁门。

铁门打开后,轨生将金币搬进去,不禁大吃一惊,里面全是金币,角落还有一箱铂金币。“快没位置放了。”

“我第一次看的时候跟你一样,不过看多了就会习惯。”洛平笑道:“明天或者后天会将金币兑成铂金币,金库就能空出不少地方。”

“这里有多少钱?”轨生放下金币,好奇地问道。

“超乎你想像。”洛平笑道:“这里的钱虽然多,但没几天就会花完。”洛平说道。

两人出了金库,洛平锁上门,将书柜挪回原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说道:“你就坐那边的空位吧。”

轨生看了一眼洛平所指方向。那里也有一张办公桌,只是比洛平的朴素不少。

坐在空位上,轨生见洛平从柜子里拿出一本账本记录,上面一定是赃款的账目。

轨生试着靠近洛平,想借机偷看账本,可还没到他两米远,洛平就抬起头说道:“你也累了,回去休息一下吧。”

“那我先走了。”轨生失望地从办公室走出去。

因为教里的地方有限,轨生还是住在第七小队的宿舍。宿舍里所有人都睡着了,唯独队长还在看书。

“还习惯吗?”队长看了轨生一眼问道。

“你指的是什么?”轨生说道。

“不愿说就算了。不过我提醒你,越接近金库,人就越危险,你自己考虑一下吧。”队长的视线又移回书上。

轨生明白队长要说的是什么,跟洛平干活的确得提心吊胆,不仅要在收数的时候应付敌人,而且还要负责金库的安全。

如果出了问题,洛平还好说,我肯定难免一死,轨生心里想道。

“能问你一个问题吗?”轨生问道。

“可以。”队长说道。

“除了莱悦娜,你见过其他高层吗?”轨生问道。

“这可是第二个问题。”队长面有难色地说道。

“是不想回答,还是不能回答。”轨生说道。

“一半一半。”队长说道:“知道的越少越好,人也能活久一点。”

这时,外面有个第七小队的成员匆匆走进来,对队长报告道:“不好了,昨天抓回来的人想要自杀。”

“人死了没。”队长十分冷静地说道。

“人是活下来,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去寻死。”

“你先休息吧,我去地牢看一看。”队长合上书说道。

轨生想了想,对队长说道:“我也去见识一下。”

队长点了点头,走出宿舍。轨生在出去前拿了一点吃的放在身上,准备到地牢给董宝儿他们。

来到地牢后,轨生远远听到有人大吵大闹,声音非常熟悉。

站在牢门前,轨生仔细打量一番,虽然他的容貌改变,但轨生还是认出他是参加试炼的人。轨生曾经见过他几面,他身上总带着一个龙形玉佩,人人都叫他龙公子。

“你为什么要自寻死路?”队长问道。

“我不这么做你们会来见我?”龙公子反问道。

“你见到了,可以安静待着了吗。”队长有点生气地说道。

“快把我放了,不然你们绝对不会好过。”龙公子得意道。

“他看起来身无分文,你们抓他干什么?”轨生问道。

“我怎么知道,昨晚我都在你身边。”队长白了轨生一眼说道。

“如果他没钱的话,就把他放了吧。”轨生试着帮他一把,于是说道。

“来了这里就不能出去。”队长说道:“再说,我们光正教还没怕过什么人。”

“连地下道都不怕吗?”龙公子问道。

队长听后脸上不经意地抽动了一下,把跟在后面的人全部支开,包括轨生在内。

轨生隔得太远,根本无法听清他们在说什么,于是走到董宝儿的牢房前,说道:“死了没有?”

“你现在来救我们吗?”董宝儿高兴走走近牢门问道。

“还没。”轨生摇了摇头说道。

“你不快点救我们出去,我怕我管不住自己的口。”董宝儿威胁道。

“放心,两个星期内他们不会对你怎么样,我会在这段时间找机会救你们。”轨生试着安抚道。

“我们已经好久没吃过东西了。”董宝儿嘟着嘴说道。

轨生从身上拿出吃的塞给董宝儿,说道:“小心一点,不要让人知道!”

董宝儿高兴接过食物说道:“总之你要尽快把我们救出去。”

轨生点了点头后马上走开,因为有人在向这里走过来。

忽然,队长那边发出一声惨叫,轨生马上冲了过去。龙公子已经死在里面,颈子上有一条清晰的伤口。

“你杀了他?”轨生问道。

“这人又没钱,又不能打,呆在这里也只是浪费我们的时间和粮食。”队长冷冷道。

看着队长逐渐离开的背影,轨生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轨生绝对不会相信队长口中那所谓的理由,队长之所以急于杀死龙公子,一定与龙公子所说的地下道有关。

龙公子透露出地下道的情况。队长本应该将其留下来严刑拷问,现在反而他就地处死。轨生唯一想到的理由就是队长与地下道有关系。队长为了地下道的情报不会外泄,只好让龙公子永远说不出一句话来。

轨生离开的时候经过五叶的牢房,把身上剩下的所有食物全扔进去,然后迅速离开,让五叶一脸诧异。

走出地牢,轨生看不见队长的身影,于是便问了一下站在旁边的教徒,得知队长已经离开光正教。

轨生只好拖着疲累的身躯找队长,因为他心中有很多疑问要问清楚他。

向一个这几天说过话的教徒借了一匹马,轨生迅速朝队长离开的方法疾去。

队长骑的是价值数千金币的良躯。轨生怎么鞭策马也无法追上他,只会离得越来越远。

轨生认准方向,寻了一条不好走的捷径驶去,沿路撞到不少摆卖的摊贩。摊贩虽然生气,但见到轨生的衣着后便生生把怨气吞回肚里。

出了巷口,轨生拦在路边,静静等待即将到来的队长。队长勒住马绳,强行展开笑脸,问道:“巴德,你找我有事吗?”

“只是想问你几件事。”轨生淡淡说道。

“我现在没空,等我回来后才谈吧。”队长说道。

“你不给个说法,我是不会让你离开的。”轨生冷冷说道。

“就凭你?”队长不屑道:“别以为伤到一个垃圾教官就可以奈何得我。”

“只要我拖一点时间,后面马上就会有人来。”轨生吓唬道。

“我回答你的问题后,你真的放我走吗?”队长有点犹豫地问道。

“就看你配不配合。”轨生说道。

“这里不是说话的时候,跟我来。”队长扭转马头往另一个方向驶去。

轨生没想多久,跟了过去。

二十分钟后,队长把轨生带到一个很久没人居住的烂瓦房。队长下了马走进去。轨生在门口看了一会,见没有问题才敢跟过去。

队长稍微擦了一下铺满尘的椅子坐下,说道:“有什么事快问。”

轨生就在门口附近站着,离队长有一段距离,说道:“你急着出去所为何事?”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能马上跟过来,一定发现了什么。”队长目光十分锐利。

“你跟地下道有什么关系?”轨生问道。

“我是他们的线人,专门负责给他们提供情报。”队长看起来十分老实,一点也不像说谎。

“你在教里混得不错,怎么还会缺钱,他们究竟用什么来收买你?”轨生问道。

“当然是钱。只怪我烂赌,欠下巨额债务。要不是地下道,我早就被人砍成十几块。”队长显得异常老实。

“为什么要杀了他?”轨生问道。

“好几天前,我收到地下道的指示,他们要求我杀死所有透露地下道的人。临走前他们还给了我一大笔钱。”队长说道。

“那么,带你加入光正教的人又是谁,他为什么不帮你还债。”轨生说道。

“我跟他不怎么熟,要不是当年父亲对他有恩,他也不会给我这个机会。我进入光正教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一面。我只知道他叫裂牙,专门负责监督莱悦娜。其它我什么都不知道。”队长说道。

“你在光正教期间给地下道提供了什么情报?”轨生问道。

“无非就是光正教的运作情况。你这几天也了解得七七八八。”队长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还有,光正教主要人物的工作行程。”

“你今后有什么打算?”轨生问道。

“当然是离开这里,我已经被你发现,再不走想等死吗?”队长说道。

“我没有告诉别人。”轨生笑道。

“刚才你说后面会来人。”队长不解道。

“吓你而已。”轨生说道。

“也就是说,只有你知道我的一切?”队长缓缓地站起来,从腰间拔出一把大刀说道。

“我劝你别干傻事。如是不是信众的话,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轨生触动护臂的机关,猝取落在手心。

“只要你消失在世上,我就可以回去光正教做我的队长了。”队长冷冷说道。

“跟我回去,我保证一切不会改变。”轨生可不想跟他动手,毕竟对方是地下道的线人。

“我可不相信你。”队长向前走近一步说道。

“你要怎么才相信?”轨生问道。

“你死了,我就相信。”队长举起大刀砍向轨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