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653字
  • 2022-03-16 19:53:05

“别啊,针有毒!你杀了我,试炼就无法通过。”象柱挣脱出来说道:“你也打了我一顿,气也应该消了吧。”

“我问你几个问题,如果你不老实回答,我就算不及格,也要杀了你。”轨生冷冷道。

“你尽管问吧。”象柱十分配合地说道。

“这套埒垨武器你从哪里得到的?”轨生问道。

“别人送的。”象柱犹豫一会说道。

轨生马上施展寸步,同时拿出猝取,绕到象柱身后将猝取放在其喉咙上说道:“再问你一遍,埒垨武器怎么得到的?”

象柱这时额头全是冷汗。见轨生不像开玩笑,他只好老实说道:“我从一个女子手中买回来的。”

“埒垨武器可不便宜。”轨生手上的猝取更加贴近象柱喉咙。

“是真的,我的确付了钱,不过……”象柱说话有点吞吞吐吐。

“不过什么!”轨生喝道。

“不过没花多少钱。事情是这样的,前不久我刚从家里出来,看到一个女子蹲在门口旁边。她身上很脏,要不是长得还算漂亮,我还以为她是个要饭的。”象柱说道。

“你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吗?”轨生问道。

“她不肯告诉我,尽管我好心收留她。原来她是从跃马城过来的,来到这里后被人骗光了钱,已经有好几天没吃过东西。”象柱回答道。

“她是怎么被骗的?”轨生问道。

“她不肯告诉我。不过秤负城是我的地盘,哪有我不知道的事。之后我就调查了一番,原来骗他的人是城里有名的混混。我问了他几句,他就把一切告诉我了。”象柱说道:“那个女子给了混混不少钱,想招几个能打的去劫狱。混混拿钱就走人,哪里还会管那个女子。”

“有说劫谁的狱吗?”轨生问道。

“没有。我听了之后哪敢再收留她,于是把她赶出家里。她身上一点钱也没有,只好卖出身上的埒垨武器,我便勉为其难买了。”象柱越说越小声。

“你给了她多少钱?”轨生问道。

“五十个金币吧。”象柱说道。

“你当她是傻子啊,埒垨武器值五十个金币?”轨生喝道。

“起初她当然不肯。不过,想去劫狱的人肯定是犯了什么事,所以,我以报官威胁她,她也只能就范。”象柱乖乖说道。

“她拿了钱后有说去哪里吗?”轨生问道。

“你觉得她会告诉我这个坑她埒垨武器的人?”象柱反问道。

“把你身上属于她的埒垨武器全部拿出来!”轨生命令道。

象柱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从衣服里拿出一个盒子,交到轨生手里,说道:“你这是明目张胆地抢啊。”

轨生拿过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果然就是孙淼淼的绿芒,收起盒子后,从身上拿出五十个金币扔到地上,说道:“我这是买。”

第十天终于到了,还留在宅子里的小队不足十队。他们在宅子仔细寻找,希望在限定时间内找到穆槐。

穆槐就藏在宅子里的会客室里。小队如果曾经探索过,那么很容易找到这里。

第一支到的队伍是诛算、吴郝慑和厄朵瓦。他们比第二支队伍整整快了两个小时。

第二支到的队伍虽然没有探索过很多地方,但是他们运气好,一找就找到了穆槐,因此这些日子他们身上一点伤也没有。

第三支队伍和第四支队伍同时到达,他们从一开始就联手探索。一直到结束,他们合作得还算顺利。

第五支队伍则是戽石、马长青和绑着双马尾的女生。他们身上的伤不少,女生都差点毁容。最惨的是马长青,自从不再怂之后,他就频频受伤,但总算有惊无险。

随着不断有小队找到穆槐,会客室越来越多人。终于,在第八支小队进入后,轨生他们也来到了会客室。这时,已经没有任何小队在宅子内探索了。

“恭喜大家成功找到我,不过你们也不要高兴得太早,因为第二场试炼还没有正式结束。”穆槐对大家说道。

“这是什么意思?”人群中一个头戴鸭舌帽的女生问道。

“因为成功来到这里的人太多了,所以我还要问你们几个问题,以此来筛掉一些人。”穆槐说道:“我问的问题很简单,都是关于宅子里面的情况。如果你们曾经探索过宅子,应该一点问题也没有。在会客室的中央,有两个不同颜色的圆圈。我问完问题后,你们就得在两个圆圈中选择,答错的话就得淘汰,直到剩下二十人为止。”

“要是一次有很多人答错,甚至没人答对,那筛掉的人会不会太多?”诛算上前一步说道。

“答错的人虽然被筛下来,但假如淘汰的人实在太多,我还是会给他们一次机会。到时全部淘汰的人再进行回答问题,答对的人也有机会通过试炼。”穆槐说道:“如果对问题不肯定,你们有一次不回答的权利。累计两次没有回答,同样会被淘汰。最后,现在已经不存在任何小队,曾经的队友回答错误不会影响到个人。”

大家听后窃窃私语,轨生不禁沉思起来。问题是选择题形式,不是左边就是右边。就算不知道答案,也可以随心蒙一个。还有,这里有不少人探索过宅子里大部分地方,只要跟着他们选择,正确率还是会很高的。实在不行的话,每个人还有一次不作答的权利,想淘汰出去还是没那么容易的。

虽然穆槐说小队已经不复存在,但经过连日来的相处,许多小队都习惯站在一起,包括诛算他们。

诛算招募了不少人前来参加试炼,到现在为止还坚持着的已经不多。他们都自觉地走到诛算身边,听从他的安排。

象柱因为之前与轨生有过嫌隙,而且很心痛那一整套埒垨武器绿芒,所以直接走到一边,离轨生远远的。

碎骨子一直听从轨生的话,到现在依然没有改变。轨生估计,除了游乐子外,他恐怕就是碎骨子最信任的人了。

轨生知道他稍微有点优势,毕竟探索了宅子大半的地方。但一个人的力量有限,要是穆槐问的问题出在没探索过的地方,那轨生就只好认栽了。

诛算有极大的优势,他不仅探索过许多地方,而且身边还有不少支持他的人。他们在开始答题之前肯定会进行交流,最后集众人的经验作答。当然,如果有许多人故意跟诛算的团队选同一个答案,穆槐还是不容易淘汰人。

“准备好了吗?好的话就现在开始。”穆槐从背后拿出一本笔记本说道。

众人没有反应,于是穆槐打开笔记本念道:“第一个问题,温室内有没有种植花?有的话就站在左边的红色圆圈内,没有就到右边的绿色圆圈里。”

问题问完后没有人急着选择,静静地观察其他人的反应。终于有人忍不住了。

两个看起来傻头傻脑的人走到红色的圆圈上。接着其他人全都选择绿色圆圈。

这时,那两个人暗骂不好,想向绿色圆圈走过去,可是被穆槐阻止,“一旦进入圆圈内,你们就不可以再出来。”

那两个人在第一个问题就被淘汰了。接着穆槐在问第二个问题之前先让其他人走出圆圈。

“第二个问题,画室里有八幅没完成的画,觉得正确的选红色,错误的选绿色。”穆槐说道。

轨生听后马上回忆起来,他记得他曾经去过画室,里面的确有不少画,可是他没有注意有多少幅画没有完成。于是,轨生马上看了一眼其他人的神色,他们之中就数诛算最淡定。

三分钟过去,还是没有一个人作答。穆槐便说道:“再过两分钟,要是还没有人回答问题,那么,全部人失去一次不作答的权利。”

诛算叹了口气走到了红色圆圈上,接着其他人纷纷跟过去,当然轨生也不例外。

穆槐公布答案,果然不出轨生所料,全部人都答对了问题。

“第三道问题,主人房中的桌子上除了书,还有什么?红色的是花瓶,绿色的是杯子。请选择。”穆槐说道。

轨生很清楚放的就是杯子,于是直接走到绿色的圆圈上,跟在他后面的就只有碎骨子。从这里轨生就能看出,其他人对他并不怎么信任。

这时,轨生再看向诛算,诛算尽管还是面无表情,但实际心里慌得很。轨生不是第一天跟诛算打交道,马上看出诛算不知道正确答案。连诛算都不知道,其他人知道的概率就更低了。

象柱曾经跟轨生去过主人房,可没有留意桌子上放的是什么,同时他又不怎么相信轨生,所以一直躲在人群后面一动不动。

终于,在穆槐的催促下,诛算走到了轨生身边,小声说道:“没想到你探索得如此深入。”

“你跟过来的话其他人也会跟来,接下来又不知道要回答多少个问题了。”轨生无奈道。

“放心,这种事不会发生太多次。”诛算嘴角微微扬起。

第三道问题还是没有人淘汰,穆槐继续说道:“第四道问题,在巨网后面等待大家的是什么,红色是棺材,绿色是坟墓。请大家作答。”

轨生知道那个巨网在哪里,可当时他没有选那条路,所以不知道里面具体有什么。

于是轨生还是看向诛算,从其神色可以猜出,诛算依然不知道问题答案,只是他表现得很轻松。

两分钟过去,最先选择的是戽石,接着就是马长青和绑着双马尾的女生。他们是唯一走过巨网那条路的人。至于在他们走后被困住的小队,没坚持多久就丧命了。

已经有三人作出选择,可是其他人还是无动于衷,他们说什么也要跟定诛算了。

出乎他们意料的事发生了。诛算久久不出来选择,显然是放弃作答。他们顿时不知所措起来。

轨生没有多想,向戽石那边走去。跟戽石相处这么久,轨生不觉得他会拿自己的利益开玩笑。

这时剩下的人就分成三派,一派跟着诛算放弃作答。其数量之多,令人咋舌。第二派跟轨生一样,他们对戽石有所了解,不想用掉不作答的权利,所以把赌注压在戽石身上。第三派则是误以为自己知道答案的人。他们也找到有网的地方,并且在网后发现坟墓。可是穆槐问的是巨网,因此他们如无意外地被淘汰。

穆槐翻开笔记本的第二页,说道:“下一个问题,书房里只有一张椅子,觉得对的选红色,错的选绿色。”

诛算在他的人旁边轻轻说了几句,然后静静不语。轨生知道他心里一定打着什么算盘,至于是什么,轨生就猜不出来了。不过,反正知道正确答案,轨生也不怕诛算耍什么花样。

一分钟不到,诛算自信地走到红色的圆圈上,轨生一看马上发现其心思。

没多久,大部分人跟在诛算后面,包括象柱在内。此时,在轨生眼中,象柱除了会耍点心机之外,基本上就是一个笨蛋。

不出意外,戽石、吴郝慑和那些跟着诛算混的人,全都走到绿色圆圈上。

轨生看了看两边圆圈内的人数,将近是三比一。答对的人数少过二十人,轨生十分确定,他已经通过第二关的试炼了。

“正确答案是绿色。所有选绿色的人都能参加下一场试炼。”穆槐大声说道。

这时,许多人的目光纷纷转向诛算,并有人开始质问道:“你是故意的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诛算不急不慢地说道。

“明知道我们跟着你,你就故意选错的答案,我说的难道不是?”刚才那个人继续问道。

“不要忘记,我也选错了。还有,我可没叫你跟着我。”诛算面不改容地说道。

“哼,别以为你一定能通过试炼,只要我们接下来依然跟着你选,你还是一样没辙。”那人威胁道。

诛算没有再说下去,其实他一早就预测到这种情况。他目的很简单,就是让自己的人尽量通过试炼,这样诛算才有机会获得最后的胜利。还有,诛算不觉得穆槐会无限制地问问题,到时一定会出现解决的方案。

因为通过试炼的人不到二十人,所以,穆槐继续在淘汰的人中问问题,只有少数人不再盲目跟风,可大多数人还是选择诛算一样的答案。

连续好几个问题都是这样的情况,只要诛算一日没有回答错误,那么就不会有人淘汰出去。

终于,穆槐开始改变问题规则,说道:“接下来,我会问一个问题,你们得从那边拿起一个板子,并且写上你认为最佳的答案,离正确答案最近的两个人可以通过试炼。”

听到这里,那些跟风的人连死的心都有,他们万万想不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我的问题是,这个宅子一共有多少平方米?”穆槐问道。

诛算拿起了一块板子,想了一下,写上一个大概答案,并且迅速把答案遮盖住,不让任何人看到。

其他人无奈之下只好乱写一个数字,接着只好静静地等待穆槐公布答案。

结果,诛算不出意外地出线,还有一个运气比较好的人也通过了试炼。那个运气好的人写的答案与正确答案相差数倍,可想而知,其他人错得有多么离谱。

这样一来,成功通过第二场试炼的人有且只有二十个人。淘汰的人离开后,穆槐把众人带到另外一个地下道分基地。

分基地与之前的相差无几,同样有卖装备和补给品的房间。

穆槐把众人带到这里后告诉他们可以自由活动,明天一早开始第三场试炼。

通过第二场试炼的人又会得到一袋金币,不同的是,金币一共有两千枚,整整是之前的四倍。

眼看着穆槐向休息的地方走去,轨生正想去买点补给品,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没想到碎骨子能通过第二场试炼。”

轨生回头一看,原来是游乐子,在他旁边还站着碎骨子。“以失败为前提让他去参加第二场试炼,那不是摆明要坑其他人吗?”轨生有点生气地问道。

“你不是好好地站在这里吗?”游乐子反问道。

“你来这,不会只是为了跟我说这些吧。”轨生疑惑道。

“现在碎骨子变得比以前话多了,我相信这一定是你的功劳。”游乐子说道:“不枉我在第一场试炼里教你静扰。”

“静扰没有多大作用,最多只能用来破破阵。”轨生说道。

“第二场试炼的阵可不少。”游乐子呵呵道。

“在第三场试炼开始之前,你有没有能教我的东西?”轨生试着问道。

“第三场可以说很简单,也可以说很难,得看你们的领悟能力。我只能说这些了,说得太多会对其他人不公平。”游乐子想了一下,说道。

轨生听后心里暗骂一番,游乐子这样说根本没有透露任何有用的线索。“你说多一点吧,假如我再和碎骨子组队,他也会受益。”轨生并没有放弃从游乐子口中套取情报。

“这层你不用担心,第三场试炼碎骨子并不参加。”游乐子大有深意地说道。

轨生马上领悟到游乐子话中的意思。碎骨子来试炼的原因是锻炼自己,输赢对他来说一点影响也没有。现在游乐子说碎骨子不会参加试炼,不是碎骨子不可以参加试炼,而是碎骨子不适合参加试炼。至于为什么不适合,大概是因为接下来的一场试炼对碎骨子十分不利,甚至还会威胁到他的安全。碎骨子的弱项很明显,那就是人与人的交流和对社会的了解。这时,轨生已经多少能猜出第三场试炼的方向。

“那第四场呢,他还会参加吗?”轨生又问道。

“做人可不要太贪心。”游乐子看出轨生心中所想,说道。

“接下来你们会去哪里?”轨生说道。

“还是会跟着你们,即便不参加试炼,在旁边看看也是很不错。”游乐子说道。

与游乐子他们道别后,轨生来到补给品的房间。里面的商品还是放在木架上,价格由低到高排列。

轨生选了好几瓶疗伤药后走出房间,接着到旁边卖装备的地方。

进去里面,轨生再次见到号老头和丫头。他们在第二场试炼开始之前就向这里出发,今天才到达的。

“不愧是津八久看中的人,想必第二场试炼很简单吧。”号老头拍了拍轨生肩膀说道。

轨生实在是有苦难言,在第二场试炼里,有好几次差点莫名死去,最终还是运气救了自己。

“这套衣服很不错,它救了我一命。”轨生说道。

“那是当然,普通兵刃根本切割不开衣服,所以你不用怕刀剑等利器。”号老头自豪道,仿佛衣服是他制造一样。

“有没有辅助飞针的装备?”轨生来这里主要是为孙淼淼的埒垨武器绿芒找一件装备,毕竟总不能拿着绿芒扔敌人。

号老头沉默一会,把轨生带到一个木架前,取出一根铜管,说道:“你看这个行不行?”

轨生接过后仔细察看一番。铜管不到三十厘米长,里面是空心的,飞针放进里面刚好合适。

轨生觉得铜管很不方便。首先,飞针的替换很麻烦。再者,铜管必须放近嘴边,容易被敌人发现。最后,轨生可没有自信吹出有威胁的力度。

“还有没有其它的?”轨生把铜管交还给号老头。

“能不能看一看你身上的飞针?”号老头问道。

轨生很爽快地拿出一根绿芒,递在号老头手上。号老头检查一番,说道:“这可是埒垨武器,而且看样子好像有毒。”

“是的。我想要的装备希望可以增加射出飞针的力度,并且出招能够出其不意,看上去有一定的隐藏性更好。”轨生说出心中的想法。

号老头听后马上有了答案,快速朝旁边几个木架走去,拿下一个暗紫色的拳套,说道:“你看这个行不行。”

轨生走近将拳套拿过来一看,材质很特别,有点像皮革,但摸起来感觉比皮革要坚硬数倍。

拳套戴在手上会露出手指头。最特别的地方是手背处有四个小孔,飞针能装在那里。

轨生戴上拳套,大小刚好合适,完全没有闷热的感觉。接着,轨生将一根绿芒插进拳套上的小孔里,感到尽头有弹簧的阻力,于是稍微用力将绿芒继续推进,绿芒被拳套死死卡住。轨生无论怎么甩手,绿芒都不会掉出来。

“手心处有机关,你只要按下去,飞针就会弹出来。”号老头介绍道。

“我可以试一试吗?”轨生听后一喜,问道。

“当然。”号老头说罢从不远处拿了一个靶子来。靶子只有半米大小,其中心处有一个明显的圆点。

在号老头走到一旁后,轨生将拳套对准靶心,深呼吸一下,触动手心的机关。

绿芒迅速从小孔内射出,不到一秒,已经插进十几米开外的靶子上。

轨生走近靶子检查,绿芒离红心不到十五厘米。不仅速度可以,而且命中率不低,轨生对此十分满意。

“怎么样,还不错吧,实用而且又不贵。”号老头走过来说道。

“这拳套怎么卖?”轨生问道。

“两个铂金币。”号老头竖起两只手指说道。

“这不是埒垨武器吧,用得着两个铂币么?”轨生把钱递给号老头。

“这不贵了啊,拳套可是王都的名匠打造,用的材料虽然不是很稀有,但也不便宜。我已经打折了,其他人来买可不是这个价钱。还有,两个铂金币哪能买到埒垨武器。”号老头解释道。

反正感觉不到任何不适,轨生索性戴着拳套,装配好绿芒,遇到敌人也不怕手忙脚乱。

跟号老头他们道别后,轨生朝休息的地方走去。轨生花了五百个金币要了一个普通房间,锁上门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这十多天来,轨生实在是太累了。

在穆槐的房间里,游乐子正坐在他对面,手中把玩着一个核桃形状的小型乐器。

“我们走后,刑的人有没有找上门来?”穆槐问道。

“不到一天就到了。要不是我在分基地守着,恐怕他们会把一切抢走。”游乐子说道。

“有多少人?”穆槐又问道。

“不多,就三个。”游乐子十分淡定地说道。

“看来刑的人越来越不像话了。”穆槐笑道。

“你怎么不说我变利害了?”游乐子不满道。

“你还是受了点伤吧。”穆槐指了指游乐子胸口下的肋骨说道:“血都渗出来了,你还死要面子。”

“他们一来就围攻我,我能这样已经很不错了。”游乐子辩解道:“对了,分基地我已经派人清理干净,我们以后再也不能到那里待了。”

“抓住刑派来的奸细后,附近再也没有邪恶气息出现。我们也能睡个安心觉。”穆槐点了点头,说道。

第二天,参加试炼的人早早在外面等穆槐,轨生也不例外。没有李飞蝶在捣乱,所有人昨天都能得到充分休息,看起来精神饱满。轨生已经把该准备的都准备好,接下来得看临场发挥了。

游乐子起得也很早,他一直站在碎骨子旁边,传授碎骨子经验,虽然碎骨子不怎么爱听。

轨生看了一眼诛算他们。他们占了三分之一左右的人数,而且个个都不像是弱者。

终于,穆槐从休息的地方出来,他走路的时候依然拄着拐杖,站在众人面前,大声说道:“我现在就带大家到第三场试炼的地方。”

穆槐使出自身的力量,这里出现了一面镜子,接着一行人瞬间被挪移到另一个地方。分基地只剩下号老头和丫头两人。

“我们也该出发了。”号老头背起大大的包袱说道。

“回总基地吗?”丫头问道。

“去那里没有用,总基地常年没什么人在。我们要去的是紫沼城。”号老头说道。

“紫沼城?那不就是在总基地上面吗。”丫头不解道。

“是这么说没错……”号老头无奈地笑了笑,领着丫头朝出口方向走去。

在一个偏僻的渔村里,穆槐一行人从一幢破陋的屋子走出来,说道:“第三场试炼的场地不属于地下道的地盘,所以我们不能直接传送过去,只好坐船到那里。”

坐船去第三场试炼的场地,也就是说试炼的地方有港口,而有港口的城市不多,轨生心里暗道。

沿着充满鱼腥味的街道走去,众人很快来到小渔村唯一的码头。在这里,除了有几条小渔船外,还有一条能容纳几百人的中型商旅船。

魏立决站在商旅船的甲板上,向穆槐他们招手。

魏立决把船上的梯子放到码头上,好让他们逐个上船。穆槐因为行动不方便,并没有从梯子爬上去。他一个闪身就出现在甲板上,让其他人感到不可思议。

轨生一眼就看出穆槐使用的是寸步,只不过穆槐的寸步比轨生和戽石加起来的距离都要远得多。而且他只用一条腿,爆发力十分惊人。

轨生也沿着梯子上去,到了甲板后,约摸估算一下,船头到船尾至少有五六十米。

所有人都上完船,船慢慢驶出码头。船是由风力推动的,桅杆上的帆完全张开后,船的速度渐渐加快。

穆槐把众人召集在一起,大声说道:“每个人拿一个袋子。”

轨生看了一下穆槐旁边,在那里放着十九个袋子。有的人很快反应过来,他们迅速跑过去选出一个自认为不错的袋子。其实袋子是密封的,迟去早去也是一样,只是心理会好受一点罢了。

轨生也拿起一个袋子,在手中掂量一下,感觉里面只有一个牌子。

“现在你们可以打开袋子。”穆槐继续说道。

绳索绑得很复杂,轨生花了几分钟才解开袋子。袋子里面果然放着一块手掌大小的牌子,上面写了几行字。“黄善,十八岁,富商之子。李勇,十七岁,在码头替货运公司打工。巴德,十六岁,在家待业。”

“第三场试炼很简单,你们必须使用牌子上的其中一个身份在目的地获取情报。试炼开始之后,除了参加试炼的人外,你们不能向任何人说起我们的组织,也不能告诉别人你们的真实身份,只要犯了其中之一,你们都会被淘汰出局。”穆槐详细地介绍道。

“我们究竟要取得什么样的情报?”李俊凯上前一步问道。

“不要急,在获取情报之前,你们还要接受一个小测试。从现在开始三天后,你们要去目的地中最高的建筑参加一个宴会。找到宴会上藏有线索的人,说出暗号,你就会得到线索。”穆槐说道。

“暗号又是什么?”李俊凯又问道。

“暗号就是你们牌子上的身份。”穆槐说道:“你们要在两个星期之内取得情报,然后回到这条船上。情报价值越高,下一场试炼就越有优势。还有,如果你们被人识破身份,那是有可能会死的哦。”

“现在可以告诉我们目的地了吧。”诛算说道。

“相信大家也听说过,奇迹之城——螯多,那里正是第三场试炼的场地。”穆槐说道:“现在开始可以自由活动,直到试炼结束。”

看着穆槐离开,轨生静静地待在原地,消化穆槐刚才的话。第三场试炼的内容已经相当清楚,从现在开始到试炼结束都是自由活动时间,轨生心里有种感觉,第三场试炼可能已经开始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这条船恐怕不会安宁。

轨生对牌子上的身份感到很疑惑。他不知道牌子上的身份是真的存在,还是他们虚构出来的。如果是前者,那么轨生就有必要去调查一番,不然行动的时候很容易露馅。后者的话,轨生就必须在空闲的时间内虚构出完整的背景,别人问起的时候,轨生也能对答如流。

轨生还有一个在意的地方,那就是宴会中藏有线索的人。宴会中不可能所有人都藏有线索,要是不知情的人发现端倪,整个宴会很容易被搞砸,其他参加试炼的人也会受到波及。因此,就算宴会中的人没有线索在身,他们也应该是地下道安排的人。这样轨生就能猜出宴会的考察重点,除了准确找到藏有线索的人外,能否成功扮演牌子上的角色是小测试的关键。

轨生沿着甲板上走,发现船上的水手统一穿着白色的服装,他们头上不仅戴着帽子,而且脸上还蒙了一层布。水手的身材高度一模一样,仿佛就像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轨生不小心碰到一个正在搬运的水手,感觉他的身体轻飘飘的,如同撞到一层棉花似的。轨生马上向其道歉,可他一点反应也没有,直接从轨生身边走过。

甲板上最前面的房间就是驾驶室,透过玻璃可以从外面看到里面的情况。掌舵的也是一个身穿白衣的水手,他的脸同样被一层布蒙着。驾驶室的门锁着,外人无法进去。

在驾驶室后面有一个入口,那是唯一进入船内的通道。有不少人在后面的甲板上休息,他们不想在有窄又暗的船舱里待着。

轨生打开入口的大门走了进去,里面是厨房和酒吧的混合体。只要在吧台点菜,很快就会有水手把菜端出来。这里吃喝都是免费的,许多人一下子点了一堆东西,不管自己能不能吃得完。

轨生看了一眼四周,找到三道门。其中一道门有一个标记休息的符号,另外两道门则什么也没有。轨生从其中一道门走进去。

不到五分钟,轨生来到船的底部,一排又一排的巨大木箱堆放在那里。

木箱密不透风,开口被钉子完全封死。除非轨生打破木箱,不然根本不可能看到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自从到了船底,轨生发现老是有水手跟在身边。虽然看不到他们的脸,但轨生知道他们在警告自己不要接近木箱。果然,轨生离开船底后,那些水手就没在跟上来了。

沿路回去,轨生朝另外一道门走去。一路上,轨生看到大大小小的房间,有装满健身设备的健身房,有放了几张桌球台的娱乐室,还有一个小型舞台,舞台下的座位能容纳一百多人。

最令轨生感到好奇的是一间放满救生衣的房间。轨生数了一下救生衣,数量刚好够参加试炼的人。墙壁上挂着几条橡皮艇,只要充满气,那么就可以用来在海上航行。

房间的侧面有一个明显的机关,轨生忍不住动了一下,房间开始发生轻微的抖动。

侧面开出一道出口,轨生往外一看,这里处在船身中央,出口离海面不到半米距离。

“船里的东西最好不要乱动,不然会发生什么,我也不敢保证。”魏立决在不知不觉中站在了轨生身后。

轨生慌乱地转头一看,说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