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959字
  • 2022-03-16 19:13:26

又过去一天,离第十天已经不远了。戽石那个小队只探索了宅子不到五分之一的地方。期间他们有过不少争执,不过两人最后还是听马长青的。

现在他们正坐着一辆矿车上,沿着铁轨快速移动。四周很黑暗,大家都看不清周围的环境,只知道自己还在宅子深处。

“不知道这辆矿车能不能带我们出去。”绑着双马尾的女生不安道。

“现在就只有希望能了。”戽石叹了口气说道。

“相信我,很快就会到出口。”马长青拍了一下胸口说道。

“我们就是相信你才会掉进这里的。”戽石有点生气地瞪了马长青一眼。

“难道你有更好的主意?怎么刚才又不说出来?”马长青不屑道。

“废物,你想找架打吗?”戽石揪起马长青的衣领骂道。

“好了,你们都别吵了。再这样下去,我们都不可能完成试炼!”绑着双马尾的女生大声说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团结,只有大家齐心合力才能解决问题。”

戽石用力推开马长青,说道:“以后别想我再听你的。”

矿车沿着铁轨滑行,三人在黑暗中待了整整十五钟才看到远处有光。

那光越来越近,戽石知道,他们很快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

离出口不到三十米的时候,铁轨已经到了尽头,矿车沿着上翘的铁轨滑飞出去,越来越接近出口。

矿车闯进一个房间里,直到撞到墙上才停下来。在矿车里的三人感到头晕目眩,花了五分钟才恢复过来。

一行人中,戽石的身体素质最好,他最先从矿车里走出来,好奇地看了一遍房间。

周围都是玩具,有积木做成的小屋,有大象形状的滑梯,有两米长的翘翘板。墙壁上有许多小孩的涂鸦,虽然很多已经看不清了。

房间里有两个门口,门口前各有一块牌子,左边的牌子写着不可回转的路,右边的牌子则写着守候之网。

“我们应该走哪一边?”这时绑着双马尾的女生走过来问道。

“左边的路看起来危险,但感觉不会花太多时间。”戽石分析道。

“那走左边?”绑着双马尾的女生问道。

戽石正想回答的时候,马长青走过来说道:“现在离第十天还有不少时间,我们不应该冒险。”

戽石眉头一皱,心里暗骂道,到底是谁让我们之前冒险的?

“我们已经走了不少地方,相信比很多人都有优势。而且我们越深入,危险就越大。”马长青分析道:“穆槐会出现在哪里谁也不知道,要是还没开始找之前,我们就把自己弄伤,那就得不偿失了。所以,我建议还是保守一点好。”

“对啊,要是我们去过的地方穆槐不会出现,那我们岂不是白去。”绑着双马尾的女生附和道。

“我不同意,既然我们之前已经选择冒险,现在就不应该退缩,不然之前的努力还有什么意义。”戽石提高嗓子说道。

“你第一次参加试炼可能会不清楚,所有关卡的难度都是递进的。我们如果觉得前方的路不好走,那么就应该停下来缓一缓,不然死的不仅是你一个人。”马长青慎重道。

“这就是你参加那么多次试炼的原因?”戽石不屑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马长青生气地走近戽石一步。

“要不是你这个怂货,我们当初会被其他小队超过?”戽石冷冷道:“在和碎骨子比赛的时候,你穿了防火鞋也斗不过人家,这说明了什么。”

“别忘了,你也输给轨生!”马长青怒道。

“至少我尽力过。”戽石说道。

“你想开打吗?”马长青拔出武器说道。

这时,绑着双马尾的女生冲到两人之间,说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只是浪费时间而已,不如我们投票决定吧。”

“你一定会选保守的路,投票还有什么意义。”戽石马上看出她的想法。

“这样的话,我们干脆弃权好了,反正其中一个失败,大家也无法通过试炼。”绑着双马尾的女生无奈道。

三人足足沉默了五分钟,最后戽石终于妥协,他长长地叹了口气说道:“好吧,这次听你们的。”

一行三人打开了右边的房门,里面有一股白色的浓烟,完全看不清前方有什么东西。

为免吸入过多的浓烟,三人都弯着身子前进,前方的能见度不到十米。

戽石越走越感到奇怪,因为脚下的路变得软起来。每踏一步,脚就会陷进去。到后面,戽石都看不到自己的膝盖了,地上全是如同浆糊的东西。

三人的速度很慢,每分钟走不到三十米,而且走起来十分吃力。

当众人走出浆糊地带时,戽石发现上方有一个巨大的网,网在浓烟中若隐若现。忽然,那个网下降到三人头上不到十厘米的地方。

一阵寒气吹来,周围的浓烟遇冷后缓缓下沉,最后变成如同浆糊的东西。

为了避免白烟粘到身上,戽石用力一跳捉住大网,整个人悬挂大网之下。

其他人有样学样,只是绑着双马尾的女生动作不够利索,跳了好几次才成功。

上空的白烟很快消失,地上全是浆糊。戽石正准备跳下去的时候,浆糊忽然沸腾起来,而且不断释放着高温。戽石马上打消下去的念头,静静观看下面的变化。

浆糊开始蒸发,又再次变回浓烟。浓烟在三人身上飘过,戽石身上全部湿透,身体热得受不了。

戽石看着粘在身上的浓烟,心里暗道不妙。要是寒风再来,浓烟就会变成浆糊附着身上。如此反复,三人身上的浆糊会越来越多,活动能力也就逐渐丧失。

戽石看了四周一下,马上朝一个方向爬去,同时对其他两人命令道:“想要活命就赶快跟来!”

一分钟后,寒风果然吹来,三人身上都附着着薄薄一层浆糊,大大影响他们的爬行速度。戽石怎么弄也弄不掉身上的浆糊,只好不顾一切地向前爬。

终于,三人在完全丧失活动能力之前离开了大网的范围,周围的浓烟也逐渐消失。

三人踏进一条走廊。墙壁上不停释放一股黄色的气体,将三人身上的浆糊完全溶化。

来到走廊尽头,戽石在前方找到一个牌子,走近仔细一看,上面写了好几句话,大概的意思是,刚才黄色气体有毒,来到这里的人要想活命就得到前方房间里找到红色药丸吃下,不过那是有代价的。

三人马上走到房间里去,这里有三副竖着的棺材,棺材里各有一个显眼的盒子,红色的药丸就放在盒子内。

戽石走到棺材跟前,没有急着拿走盒子里的红色药丸,看向棺材板上的一行字,“药丸离开盒子后,房间会马上封闭,并且会释放另一种有毒气体。要想阻止气体释放,必须站在棺材里按住空的盒子,直到有其它小队来。期间稍微松开手脚,都会被认定为失败。要是三人都失败,房间也会释放有毒气体。”

“看来只能拿起药丸服下了。”绑着双马尾的女生说道。

“大家尽量坚持,千万不要太早放弃,一定要等到其他小队到来。”马长青提醒道。

于是三人分别走进一副棺材里。戽石踏进去感觉脚下有个开关,只要松开脚,开关就会弹上来。

三人互望一下,接着同时将盒子里的药丸取出,并将手按在盒子上面。盒子下面有一个弹簧,手按下去,盒子会沉下去一点。

戽石直接把红色药丸吞下,因为他感觉到体内的毒已经开始发作。

“你猜多久会有人来?”绑着双马尾的女生问道。

“算算我们来到这里的时间就知道。”戽石一脸愁容地回答道。

“希望一天之内有人来,我怕坚持不了多久。”绑着双马尾的女生如实说道。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走,戽石他们已经开始觉得累了,盒子令他们的手产生深深地红印。戽石感觉手臂有点麻,但他不敢将手移开半分。

终于,绑着双马尾的女生还是坚持不住,她松开盒子的同时,棺材的盖迅速合上。她试着推开棺材,可无论怎么用力,盖子还是一动不动。

半个小时后,马长青也忍受不了,被关在棺材里面。现在只剩下戽石苦苦坚持,他要是放弃,那么三人都会被毒死。

“千万不要放弃啊!”马长青大声喊道。

“你松手之前怎么不给自己说一声。”戽石冷冷道。

“我也不想啊,双手已经流血了。”马长青不好意思地说道。

“难道我的手流的不是血?”戽石反问道:“而且,失败的话人都死了,还在乎流血?”

“总之,你能坚持多久?”马长青问道。

“最多半天,要是没人来,我们就只有死在这里,连棺材也不用买了。”戽石自嘲道。

又是三个小时过去,戽石的手已经毫无知觉,现在全凭意志在支撑。

戽石死死地看着前方,如果大门现在还开着,他有五成把握施展寸步离开这里。可是房间是密封的,戽石完全没有用武之地。现在要是松手,不仅试炼会失败,戽石还得要跟两个废物死在一起。

忽然,面前的盖子合上,戽石第一时间的想法是自己松手了。戽石往下看了一眼,双手根本没有移动过半分,即便麻痹得完全没有知觉。

棺材开始移动,带着三人离开房间。半分钟后,棺材终于停下来,还有,棺材盖也随之打开。

“我们死了吗?”绑着双马尾的女生问道。

“傻瓜,死的话自己会没感觉?”马长青白了她一眼道。

戽石从棺材里走出来,他的双手伤得能看到里面的白骨。另外两人看在眼里,惊讶地出不了声。

绑着双马尾的女生从怀里拿出一瓶疗伤药给戽石喝。戽石也没有客气,接过后一饮而尽。半分钟,戽石手上的血才开始止住。这时,戽石才有心情看向四周。

“我们逃出去了,证明又有倒霉的小队进来。”马长青笑道。

戽石根本没有听马长青的话,心中,早把马长青当成死人一个。

棺材开始移回去,最后消失在三人的视线里。戽石开始寻找离开这里的路,整个房间除棺材出去的路外还有两个房门。一左一右,门前依然是两个牌子。

左边写着欲望之渊,右边写着天国之梯。单凭几个字根本无法了解哪条路比较好,戽石渐渐进入沉思当中。

“不如我们选右边吧,那名字听起来不会很危险。”绑着双马尾的女生建议道。

“这可不能作判断标准。”戽石摇了摇说道。

“我们还是放弃吧,经验告诉我,接下来无论是哪道门都会有危险。”马长青仿佛被之前的遭遇吓怕了。

“你那全是失败的经验几乎让我们死了几次。”戽石冷冷地看着马长青说道。

“试炼以后还会有,人死了就真的死了。”马长青尴尬道。

“失败了下次再来,然后再失败,你能失败几次?有些事明知道危险都得要去做,不然就会一辈子错过。”戽石用满是鲜血的手抓在马长青的肩膀说道。

马长青听后愣了好久,他脑海里不断浮现前几次参加试炼的场景。他当时是有机会通过的,就是不肯冒生命危险,心里总觉得下次来一定会通过,但结果都是失败收场。

“好吧,从现在开始,一切都听你的。”马长青下定决心说道。

另一方面,在地下洞穴的轨生一个人小心翼翼地探索着。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尽快与队友汇合。但能不能成功回去,轨生一点头绪也没有。

轨生已经走了十几分钟,他感觉离碎骨子和象柱他们越来越来,可还是得继续走下去,因为眼前就只有这么一条路。

一路上,轨生发现路边有不少白骨,令这里变得更加阴森。从白骨身上破烂的衣服来看,轨生猜测他们分别是吕家的人和来此抓捕吕家的官兵。

前方有一道被撞破的门,轨生探头看了一眼,直接从门上的大孔穿过去。里面的白骨至少有好几百具,四周就像一个废弃的坟场。

地上有不少散落的武器,虽然比不上埒垨武器,但价格也不便宜,没有好千金币根本买不下来。

轨生在地上捡起一块手帕。手帕的材质很好,一看就知道是上品丝棉,到现在还能保持完整。

手帕的背面有一个图案,轨生马上认出那是出现过多次的方形螺旋。如无意外,轨生眼前一黑,又回到了过去。

轨生再次恢复视野的时候,面前的大门还没有被撞破,后面藏有不少穿着吕家服饰的人。其中有一个小孩不安地躲在一角,时不时朝身后的路看去。那小孩正是吕旭,他身边还有五郎。

“五郎哥哥,妈妈什么时候会来?”吕旭仰头问道。

“夫人办完重要的事后就会往这里赶来,请少爷放心,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五郎担保道。

“这里又是哪里?”吕旭又问道。

“吕家专门用来逃生的通道,官兵是不会找到这里的。”五郎十分肯定地说道。

可没过多久,外面就有人开始撞门,令里面的人人心惶惶。

“糟糕,难道我进来的时候被人发现了?”五郎惊讶地自言自语道。

吕旭害怕地抓紧五郎的衣角,说道:“他们要是冲进来的话怎么办?”

“我就算死,也会保证少爷安全的。”五郎拔出腰间的武器说道。

大门被破的声音传来,一队十几个官兵手握武器气势汹汹地冲进来,他们见人就杀,一分钟不到就把二十多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杀死。

吕家护卫的实力明显比不上官兵,他们拼死相搏,也只能弄伤几个官兵。

眼看吕家的人逐个倒下,吕旭害怕得动也不敢动。要是再年轻几岁,吕旭恐怕已经尿裤子了。

一个身材矮小但强壮的官兵冲向吕旭。五郎眉头一皱,挡在前面拿起武器与他过招。武器碰撞时发出些许火花,两人一时间分不出胜负。

正当五郎专心对付眼前的官兵时,侧面突然伸出一支长枪。长枪穿过五郎的腰,五郎顿时丧失活动能力,手中的武器掉在地上。接着,头颅被眼前的官兵割下,五郎已经死得不能再死。

吕旭看着官兵一步一步地接近,身体却无法动弹半分。忽然,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灭界!”几个灰色光球凭空出现在两个官兵的双腿上,接着,光球内大腿开始扭曲,官兵痛苦地大叫起来。

吕旭回头一看,母亲就在后面,他冲到母亲身边将其紧紧抱住,眼泪在脸上不停滑落。

“不用害怕,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吕旭母亲温柔地抚摸着儿子的头部。

吕旭母亲将儿子松开,开始对付入侵这里的官兵,没一会,十几个官兵全身扭曲得不成人型。

“夫人,看来密道已经不安全了。”吕旭的小叔走过来说道。

“你说的没错,现在从密道出去极其危险。”吕旭母亲说话的时候脸色很不好。

“我们该怎么办?”吕旭小叔问道。

“只能留在宅子内。运气好的话应该有救兵会赶来。”吕旭母亲说道。

“救兵?什么人敢跟陛下作对?”吕旭小叔十分绝望地问道。

“刑。”吕旭母亲说道。

“你是说那个邪恶组织吗,他们怎么会出手帮我们。”吕旭小叔不可置信地说道。

“他们只要知道,一定会帮的,因为建立刑的人就是我们吕家的祖先。”说罢,吕旭母亲从身上拿出一个黑色小球,说道:“这个是信号弹,打开后,如果方圆一百里内有刑的人在,那么他们就会通知组织派人过来。到时我们可以内外夹击,运气好的话大家都可以保住性命。”

“那赶快打开信……”吕旭小叔还没说完,一道光窜进其体内,接着吕旭小叔七孔流血而死。

一道又一道光飞来,逐个落到吕家族人身上,像吕旭小叔那样死去。

吕旭母亲双眼不由自主地流出泪水,虽然族人死去很让人伤心,但最令她痛心疾首的是,远在王都的丈夫已经被陛下处死。

吕旭母亲看着一个又一个与丈夫有血脉关系的人死去,她马上冲到儿子身前,从怀里拿出一张画有方形螺旋的纸出来,将其放在儿子手中,喊道:“隐界!”

吕旭额头发出亮光,然后一个大大的黑色隐字刻在上面。一层薄薄的光膜附着在吕旭身上。

“妈妈这是什么?”吕旭好奇问道。

“这是隐界,它能让你隐形,阻挡外界一切联系。”吕旭母亲解释道。

“这张纸呢?”吕旭又问道。

“这纸是隐界的载体,没有它我就无法施展隐界,而且它可以储存大量信源,就算十几年没有充能,它依然可以唯持隐界。这纸除了是载体外,它还记录了吕家最重要的技术。我已经把家里秘密资料全部毁掉,这纸可以说是我们吕家最后的遗产。”吕旭母亲详细介绍道。

“那么重要的东西我保护不了!”吕旭把纸递还给母亲说道。

“傻瓜,是它保护你,如果没有它,你已经被陛下的力量杀死了。”吕旭母亲说道。

忽然,一个倒在地上的官兵趁机爬起来,拿起一支长枪刺向吕旭母亲,吕旭母亲的胸口马上染红一片。

“灭界!”吕旭母亲连点数下,那个官兵身上马上出现数个圆球,只要在圆球内的躯体就会扭曲变形。没多久,官兵便死去。

“妈妈你没事吧?”吕旭问道。

“我是不行了。”说话的时候吕旭母亲口中吐出一口鲜血:“你沿着路回去,只要路上出现方形螺旋,你就用手掌按在上面,到时会出现一条通道,里面是一个储存了大量食物和水的密室,你在密室里至少可以躲半年。等时间一过,你就偷偷出来,然后在外面努力找机会成会信众。不然纸的信源耗光后,你就会立即死去。”

“妈妈跟我一起去吧。”吕旭害怕道。

吕旭母亲双眼无神,明显已经死去。到死的那一刻,她也没有释放出信号弹,显然对儿子交待一切比向一个会不会在附近的组织求救重要。

吕旭擦干眼角的泪水,看到又有许多官兵冲进来,他们不断把吕家族人杀死。

有好几个官兵在吕旭身边经过,完全没有发现他的存在。吕旭转过身子,按照母亲的话沿路回去。

吕旭没离开多久,就有一个穿着很威严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周围的官兵都称呼他为百人斩,因为他每次在战场上都会斩下至少一百个敌人头颅。

“报告长官,吕家大部分人已经被我们杀死。”一个官兵走到百人斩跟前低下头说道。

“很好,有找到吕家的资料吗?”百人斩问道。

“只找到一小部分,大部分都被人故意烧毁了。不过,有很多地方还没搜,相信宅子还会藏着吕家技术。”官兵说道。

“要搜完吕家谈何容易,宅子里全是机关和阵,没有几年时间根本无法全部破解。”百人斩皱起眉头说道。

“要回去禀告陛下吗?”官兵问道。

“你们留在这里清理吕家剩下的人,我先拿找到的资料回去复命吧。”百人斩说罢转身匆匆离开。

轨生看到这里,眼前再次一黑,能看到东西的时候,周围又是一堆散乱的白骨。

轨生没有停留很久,继续沿着路走,很快,找到回忆中吕旭母亲所说的方形螺旋。

轨生深思一会,毅然将手放在方形螺旋上,面前出现一条通道。

轨生走了进去,几百米后,面前有一道门挡住去路。轨生将门推开,里面传出一股很浓的酸臭味。

面前一个穿着破衣服的男人坐着,他的脸被又长又脏乱的头发挡住。

“至今多少年啦,你们终于找到这里了吗?”那人的声音很沧桑。

“你是谁?”轨生不敢靠得太近,依然站在门边。

“你又是谁?”那人十分警惕地问道。

“我是来参加试炼的人。”轨生老实回答道。

“参加试炼?你来人家的宅子参加试炼?”那人忽然大笑起来,说道:“你应该不是王都派来的人吧。”

“没错。”轨生点了点头。

“前几个月来这里破解机关和阵的人也不是?”那人问道。

“他们是地下道的人,专门来这里布置试炼的地方。”轨生回答道。

“地下道?没听说过。他们来了之后,这里的机关和阵变了很多,我能去的地方就更少了。”那人伤心道。

轨生已经猜出那人的身份,不是地下道和参加试炼的人,那么他一定就是吕家的遗孤——吕旭。

“难道你就是吕旭吗?”轨生小心问道。

那人拨开脸前的头发,惊讶地说道:“你怎么会知道我?”

“我之前找到你母亲留下的方形螺旋,因此知道你们一些事。”轨生坦白道。

“难怪你能发现这里。”吕旭醒悟道。

“你母亲不是叫你等一段时间后偷偷走出吕家吗,怎么现在还留在这里?”轨生问道。

“不能也不敢。这宅子里有许多机关和阵我都不太清楚,冒然闯阵会很危险。还有,宅子里的官兵就算撤走,他们还是有可能会在外面埋伏,发现隐身的我。”吕旭说道。

“冒一点险总好过永远留在这里吧。”轨生没想到吕旭胆子如此小,说道。

“母亲死去的时候我还是个小孩,你还想我怎样?”吕旭说道:“刚开始几年,宅子里全是官兵,他们日以继夜地搜索,我根本不敢出去。七八个月后密室的食物终于吃光,为了生存我只好冒险到外面找吃的,结果掉进一个机关里。幸好我在附近找到一个水潭,那里一年四季都有充足的鱼,不然我早就饿死了。”

“之后你除了这里就没有到过外面?现在年纪也不小了吧?”轨生问道。

“说到这里我还得多谢那些官兵,他们破解了宅子里近四分之一的机关和阵。在他们走后,我便可以在安全的地方走动,不过还是不敢踏出宅门一步,年纪大了更是如此。”吕旭说道:“即便我出去了又能如何,别说成为信众,我连基本的生存技能都不会。而且,我身上有吕家的遗产,要是被人抢去,我怎么面对吕家几百条死去的性命,这个风险我实在冒不起。”

“现在你不用怕了,外面的人都不会对你怎么样。”轨生说道。

“不过留给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吕旭绝望道。

“莫非你指的是隐界的载体?”轨生问道。

“没错,纸上的信源快要枯竭,这也是你能看到我的主要原因。一旦隐界消失,我就会马上死去。”吕旭黯然道。

“这里有两个信众,只是我连出去的路都不知道,实在没办法短时间找到他们……”轨生无奈道。

“看来我是要死在这里了,也好,至少我可以永远陪在母亲身边。”吕旭红着眼说道。

“还剩多少时间?”轨生问道。

“可能是半天,半个小时,抑或是下一刻,我也说不准,总之我额头上的隐字已经消失得七七八八,还有,身上的一层薄膜早就不见了。”吕旭说道。

“要不你跟我一起出去,没准运气好会碰到那两个信众。”轨生建议道。

“你说你是来参加试炼的,那通过试炼后会怎么样?”吕旭忽然问道。

“获得一件祭品,那可是成为信众的前提。”轨生有点讶异,不过还是回答道。

“就是说你有机会成为信众?”吕旭双眼听后发出精光。

“可以这么说。”轨生点了点头。

吕旭沉默了好一会,最后仿佛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说道:“你想不想要我吕家的遗产?”

“不想。”轨生脱口而出。

“为什么?吕家世代相传的信源技术可是非常出名。”吕旭不解道。

“我不觉得你会白白送给我。”轨生说道。

“没错,我想你帮我办一件事。”吕旭说道。

“我虽然对那技术没啥兴趣,但可以听听是什么事吗?”轨生问道。

“当年狗皇帝因为听从权盾的建议,才会想夺取我家的信源技术。我想让你做的事很简单,那就是杀了主使之人。”吕旭咬紧牙关说道。

“我可办不到,就算办得到,其中风险之大,我死十次也不够。再说,我也未必能成为信众,那技术对我来说可有可无。”轨生坦白道。

“罢了,那你帮我做另一件事。”吕旭无奈道:“我死了之后,你将我的尸身葬在母亲旁边,技术我也会给你。”

“就这么简单?那可是几乎用了整个吕家的性命才保下来的。”轨生诧异地看着吕旭。

“吕家已经没有后继之人,我与其将技术长埋这里,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更何况我死了之后,你大可以在尸体上搜出那张纸来。”吕旭说道:“希望你念在赠予技术的份上,千万不要让狗皇帝和权盾的混蛋获得吕家的遗传。最后,假如将来你有所成就,就杀了那个主使之人吧。当然这只是请求,不去做也没关系,你用不着冒生命危险。”

“好,我答应你。”轨生思量一会后说道。

“你过来。”吕旭向轨生招了招手,从怀里掏出那张印有方形螺旋的纸,交到轨生手中。

轨生接过纸后,一道光从外面飞进来,迅速落在吕旭身上,没多久,吕旭死在轨生眼前。

轨生把吕旭流着血的双眼合上,到附近找到吕旭母亲的坟,将尸体葬在旁边,顺便用一块板子立了一个简单的碑。

轨生在离开之前检查一下那张印有方形螺旋的纸,无论轨生怎么动,它都没有任何反应。最后轨生得出的结论,只有成为信众才能有办法激活它。轨生只好将纸藏在怀里,沿着出路走去。

很快,轨生终于走出地底。出来的地方轨生曾经探索过。只要沿着旧路走,轨生大概能找到碎骨子和象柱。

又是一天过去,轨生正想继续上路,可是宅子内不停响起穆槐的声音,“各位,距离第十天还有两天时间。在这两天里,有一个神秘活动。你们只要能够到达指定地点,就能得到一个提示。提示的内容就是我第十天的大概位置。至于指定地点,则是懒惰的小狗。”

轨生停下脚步沉思一会,要是碎骨子和象柱他们还困在原地,那轨生就有必要再跳进主人房的陷阱里重走一遍。

如果两人成功逃出来,他们一定会到指定地点,总不会等待掉落深渊的轨生。

至于穆槐口中的指定地点,轨生曾经去过。那不是什么小狗,而是一条饥饿的巨狼。机关触发后,小狗就会摇身一变成为吓人的巨狼。巨狼只吃离它一米的食物,超过一米范围,它正眼都不瞧多一下。

那里的出口正好处在巨狼的觅食范围内。要想通过,就必须解决巨狼这个棘手的问题。轨生曾经尝试过用刃爆引开巨狼的注意,很可惜巨狼就算受伤也不会动,白白浪费了一把刃爆。

轨生当时花了半天时间才找到解决方法。只要触动的机关反过来,那条巨狼就会消失不见。

现在,轨生正朝着指定地点走去,沿路看见好几拔人,他们很多都没有人齐,成员估计不是受伤就是死去了。

轨生终于来到指定地点。在那里,已经有两支队伍。其中一支小队轨生从来没交流过,实在喊不出他们的名字。另外一支则是诛算所掌控的小队。

原本触动机关的地方换成了一幅巨大的地图。地图就是这个宅子的平面图,上面画了一个很大的红色圆圈,占了地图近三分之一的地方,穆槐估计两天后就会出现在那个范围内。

“怎么只有你,他们该不会出事了吧?”吴郝慑走过来问道。

“出事的只有我。”轨生无奈道。

“你能走到这里,情况估计也不会太糟吧。”吴郝慑上下打量一遍轨生,没在他身上找到伤口,说道。

“你们走完地图上所有地方没?”轨生问道。

“没有,不过也差不了多少。”吴郝慑说道:“有了这个提示,这两天我们小队不会再到处乱闯了,得好好找个地方休息。”

“你来这里的时候就只有他们吗?”轨生指了指另外一个小队。

“是啊。”吴郝慑点头道。

轨生与吴郝慑聊了几句后,吴郝慑便跟着诛算去找休息的地方。轨生则静静地坐在这里,等待碎骨子和象柱他们。

半天过去,能来这里的小队屈指可数,他们身上不多不少都带着伤,甚至有人因为这次试炼丢掉自己的胳膊。

“轨生……他……不在……的话……我……一定……不放过你。”碎骨子从外面走进来,对着象柱威胁道。

“放心吧。他如果死不去,一定会出现在这里。”象柱一点也不担心地说道。

两人到了提示地点,可是找不到轨生的身影。忽然,轨生从背后袭来,右腿用力一扫,象柱整个人摔倒在地上。

轨生马上骑在象柱身上,右手不停地朝象柱的脸抡拳,快把他打成猪头。

“住手啊!”象柱大喊道:“发生那样的事我也不想。”

“那么说我是自愿掉下绳子的?”轨生停下右手问道。

“我也没办法啊,绳子只够一人,而且你那身板肯定承受不了我的体重。我可没有胆量跳进那个深渊。”象柱说道:“你要我做什么才能原谅我?”

轨生从身上掏出一根细针,正是孙淼淼的埒垨武器绿芒,骂道:“这玩意可是会要人命的,你分明是想我死!”

象柱沉默了一会说道:“你不是好好地活着吗?”

“那我刺你一针试试吧。”说罢,轨生将绿芒迅速移近象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