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8975字
  • 2022-03-16 19:07:47

在峡谷底,众人开始一个接一个上去。当然,还是吴郝慑打头阵,他把割断的绳子带在身上,爬到中途接驳李俊凯刚才所用的绳索。这样一来,还在谷底的人就可以直接利用绳索爬上去。

在攀爬的途中,虽然还是有强风,但小心一点并不碍事。令人讨厌的秃鹫再也没有出动,吴郝慑也省了不少力气。

到达顶点后,吴郝慑并没有急着离开,他再次把棍子拿出来,一直守在附近,不让任何心怀歹毒的人接近割断绳索。

期间,不少试炼者从其它地方冒出来,还有李俊凯时不时往这边看来,吴郝慑心里压力不禁越来越大。爬上来的人逐渐变多,吴郝慑才敢松一口气。

在峡谷底,有一个不显眼的洞穴。在诛算他们爬上去的时候,那个洞穴里走出不少人。他们都是参加试炼的人,和李飞蝶选的路一样。

众人都爬上去之后,又过了一个多小时。穆槐正在不远的石桌旁等待。厄朵瓦、李飞蝶和李俊凯在他旁边站着。

诛算带着大家走向穆槐,说道:“我们是否通过第一关试炼?”

“是的,现在你们可以在我这里登记。”穆槐亲切道。

“那人把绳索斩断,差点我们就过不去了。”吴郝慑指着李俊凯说道。

“规则可没有说不能这样。”李俊凯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他说的的确没错。”穆槐淡然道:“阻止其他人继续前进,也是策略的一种。”

戽石早就怒火上心,见李俊凯那副欠揍的样子,马上施展寸步接近,右手用力抽他右脸。

李俊凯虽然一直看着戽石他们,但戽石的速度实在太快,完全反应不过来,右脸感觉剧痛的同时,牙齿被打掉好几颗。

戽石把李俊凯按倒在地上,左右手抡拳,一点都没有留手。

李俊凯平时娇生惯养,哪里能受得了,整张脸快变成猪头。

穆槐来到李俊凯和戽石之间。戽石马上停下手,看着穆槐默默不语。

“大人,他乱打人!”李俊凯说话有点口齿不清。

“我可不是来劝架的。”穆槐冷冷地小声道:“别说他打你,他要是杀了你,我也不会过问。”

李俊凯听到这里想死的心都有,眼前这个地下道的人一定认识戽石。

穆槐在附近,戽石不好再下手,站起来朝李俊凯吐口水,往旁边站着。

穆槐看也不看李俊凯,继续为其他人做登记。诛算走了过来,蹲在李俊凯身旁,问道:“脸痛不痛?”

“这不是废话吗?”李俊凯生气地坐起来说道。

“我有一个方法可以让你的脸不那么痛。”诛算装作诚恳道。

“什么方法?”李俊凯双眼一亮,问道。

诛算笑了笑,从怀里拿出一把匕首,直接插在李俊凯的大腿上,说道:“现在脸是不是不痛了?”

李俊凯用尽力气推开诛算,拔出大腿上的匕首,一个大男人竟然哇哇大哭起来。

很多人看到这一幕,但没有一个人来帮助李俊凯,原因无它,连穆槐都不过问,他们又哪敢惹事上身,毕竟诛算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吴郝慑和戽石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眼前的峡谷。

“时间快差不多,能来的人都应该来了。”吴郝慑瞧了一眼手表说道。

“看来轨生赶不上了。”戽石脸上难掩失望之色。

“我数了一下,这里的人数不到出发前的一半。”吴郝慑说道。

“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戽石问道。

“各占一半。竞争对手减少固然是件好事,但这也反映出试炼的危险程度。”吴郝慑有点后怕道。

这时,穆槐那边又吵起来了。吴郝慑转过头一看,一高一矮对着穆槐哭诉。

“我的硬币一直都藏在怀里,不可能不见。”高个子说道。

“对啊,我的硬币也是,从海底出来的时候明明还在。”矮子附和道。

“总之,没有硬币你们就无法通过试炼。当然,你们在试炼结束之前找到硬币的话,依然可以在我这里进行登记。”穆槐正色道。

“天大地大哪里找啊,更何况硬币藏在怀里,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地不见呢?”高个子有点绝望地说道。

“有可能自己掉了,也有可能被人偷了。要是前者,那说明你粗心大意,要是后者,则证明你是个笨蛋。两种都不适合加入我们的组织。”穆槐无情道。

这时,矮子对高个子说道:“下水之前,那个女人曾经靠得我们很近,还提醒我们把重要的物品包起来不要弄湿。”

“对啊,那时我还把硬币拿出来看了一下,接着就用布包起来,现在布依然留在怀里,硬币却不见了。”高个子醒悟道。

“一定是那时出的问题,我们赶快去找那个女人。”矮子建议道。

没多久,两人找到了李飞蝶,矮子指着她骂道:“快点把硬币还给我们。”

李飞蝶看也不看他们,静静地坐着。

“不给点眼色她看,她以为我们好欺负!”高个子拿出一条长满利刺的木棒。

“我警告你们不要骚扰我。”李飞蝶冷冷说道:“我可不像那个躺在地上的废物。”

“只要你乖乖把我们的硬币还回来,我们不会为难你。”矮子说道。

“滚开!”李飞蝶拔出长剑说道。

高个子生气地操起木棒,冲向李飞蝶一顿乱挥。

李飞蝶身手还算敏捷,木棒连一根头发也碰不到。李飞蝶挥动长剑,以一个刁钻的角度攻击,把高个子的胸口切开,鲜血马上喷了出来。

矮子趁机绕到李飞蝶后面,伸出双手紧紧抱住她。

李飞蝶脸色一红,顿时手脚无措起来。

高个子不顾伤势,伸手摸向她的衣袋,终于找回硬币。“婆娘,现在还有什么话好说。”

李飞蝶挣脱开来,快速挥动长剑,斩下高个子的手臂,两个硬币在断手中脱出。李飞蝶捡起硬币用力朝峡谷扔去。

矮子生气地拔出腰间的大锤子,正想从背后敲击李飞蝶,不料她突然转身,白光一闪,双手连同大锤子掉在地上。

李飞蝶收起长剑,往其它地方走去。一高一矮痛苦地在地上打滚,大声呼叫救命。

这次总算有人过来帮忙。包扎过后,两人生命没有危险,只是从此变成废人。

当天晚上,离限定时间还剩下一个小时,在此之前,只有五个人赶到这里登记。火把将附近照得一片通红,穆槐还是静静地坐在石桌旁。

李俊凯找工作人员要了一些水,清理完口中的淤血和断牙后看向镜子,牙齿已经没有几颗完整。

李俊凯虽然对戽石恨之入骨,但自问没有实力报仇,只能远远朝他怒视。

李俊凯紧紧握住好几颗断牙,暗自对天发誓,等试炼结束后,一定回去找人好好教训戽石,让戽石知道得罪他的下场。

“今天有点不像平常的你。”吴郝慑一边吃着烤肉,一边说道。

“出手教训李俊凯么?”戽石问道。

吴郝慑点了点头。

“有什么好奇怪的。”戽石也拿了一份烤肉。

“我奇怪的是,你打完他之后没有向他要钱。”吴郝慑笑道。

“他身上不可能带很多钱。还有,我只要得到祭品,到时还会缺钱?”戽石说道。

“不担心他报复?他可不像是宽宏大量之人。”吴郝慑又问道。

“我如果成为信众,根本就不用怕他。要是失败,我最多找个地方藏起来,永远躲着他好了。”戽石说道。

忽然,远处发出很大的爆炸声,一道火光冒出,把天边照得异常明亮。

巨大的木马从天空飞过来,落下的时候滚了好几圈。里面走出一个高大强壮的男人,正是来自秤负城的象柱。

“我应该没有迟到吧。”象柱出来的时候有点晕,但还能坚持得住。

“快过来登记。”穆槐向他招了招手。

做好登记后,象柱像饿狗一样拿了好几盘烤肉吃,没咀嚼几下就吞进肚子。

“你到达指定地点的方式真是酷炫。”吴郝慑坐到他旁边说道。

“我也不想,本以为一定会超过时间,幸好发现这个木马。”象柱用衣袖擦了擦嘴说道:“木马里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着‘要想迅速到达指定地点,请点燃木马上的引线。’于是我想都不想就把火石拿出来。”

“你就不怕其中有诈。”吴郝慑有点讶异道。

“不到一个小时就超过期限,哪有时间考虑。”象柱尴尬道:“一个爆炸就可以把我送到这里,尽管过程不怎么舒服。”

“看来你选择左边的路。”吴郝慑猜测道。

“实不相瞒,其实我在试炼开始之前就已经出发,虽然不用一天就来到最后的分叉口,但过程十分危险,跟我走在一起的人没有一个活着,我也是运气好才不用丢掉性命。可可说我们之前走的路跟你们完全不一样,危险程度是你们的好几倍,我着实被吓怕了,所以只好选左边的路。”象柱毫不保留地说道:“不过左边的路也不好走,那里的动物异常凶猛,而且极度狡猾。一只猴子趁我打水的时候偷走我剩余的干粮,害我足足饿了两天。”

“再怎么厉害也不过是畜牲而已。”吴郝慑觉得象柱说得有点夸张。

“你这话就不对了。在那里,没有一种动物是你平常能够看得到的。之前我遇到一种会喷火的蜈蚣,它们在一个会发光的图案上攻击我,我身上的盔甲不到一秒就被烧熔了。”说罢,象柱指了指熔成一块的盔甲。

“蜈蚣怎么会喷火,我看你是睡觉的时候作梦吧。”吴郝慑不禁笑了起来。

“别说蜈蚣会喷火,梅花鹿还能发电呢,幸好之前有人杀过一遍梅花鹿,不然我早就被电死。”象柱心有余悸地说道。

“选左边的路只有你一人吗?”吴郝慑问道。

“当然不是。我遇到过三个人。”象柱说道:“说起来也巧,其中一人之前跟你们站在一起。”

“你说的是轨生?”吴郝慑惊讶地说道。

“对,他就叫轨生。他跟着一老一幼走着,看起来一点也不着急。我被动物围攻,也是他们把我救下来的。”象柱说道。

“你觉得他能及时赶到吗?”吴郝慑问道。

“如果没有我的奇遇,我猜他是没法通过试炼了。我和他们分别的时候,他们还朝着相反方向走,愣愣地把我看傻了。”象柱说道。

终于,时间已到。穆槐站起来,走到众人中央大声说道:“相信各位应该也累了,这里的营地有足够的地方提供大家休息,当然,如果觉得营里太闷的话,你们也可以到外面自由行动,不过,我可不保证大家安全。”

许多人都往营里走去,想找个好位置休息。诛算体力最弱,躺在床上没两分钟就睡着。

现在戽石有点后悔打了李俊凯一顿,不确定他会不会在夜里偷袭。

最后戽石只好在诛算旁边找个位置休息。诛算也对李俊凯动过手,因此他的身边一直有人看守。李俊凯有什么歹意,戽石至少能第一时间知道。

其实李俊凯也很害怕,他得罪的人又岂止是一两人,身边又没人帮他,他可真不敢睡。

有些人真的是精力充沛,居然在夜里四处溜达。一个黑影手执短剑在夜色下把他们统统刺伤,要不是人多,性命难保。

他们回去后跟大家聊起这件事,接着晚上就再也没有人敢出去瞎走了。

很快又过了三天,大家都在外面等着。几个壮汉因为超过限定时间而遭到淘汰。

穆槐从早上坐到下午,太阳快落到西边,还是不见一个人影。

正当所有人都觉得不会再有人来的时候,三个人从不远处的洞穴中陆续爬出来。

带头的是游乐子,他显得有点疲态。接着是碎骨子,身上的衣服又脏又破,周围还有不少苍蝇围着。最后则是轨生,他的样子也很狼狈,光着上身,下身只围着一条布,手臂的伤口已经结痂。

他们走遍大部分地方,与碰到的每一种动物交手,所以现在才到。

游乐子教了碎骨子许多对战技巧,可是他根本没有用心听,每次战斗还是像只老虎一样扑过去。最后,游乐子只好放弃。

受益最多的肯定是轨生。他站在旁边一声不吭,留心游乐子教授的战斗技巧,尽管不一定全部适用。

轨生认识了许多动物的自然阵法,如果再遇到的话,能知道它们的一一作用。

但不是每一个阵都那么好破解。轨生有时与动物打了几个小时,还是无法找到破解之法,最后使用游乐子所教的曲子静扰才得以逃脱出来。

轨生的身体素质变得更好了,他按照游乐子所说的方法,经常极限使用寸步,现在能连续使用寸步至少二十次。

碎骨子也不是没有任何收获,他的战斗方式更加凶残,能够熟练使用埒垨武器。轨生估计,这里已经没人能打得过他了。

“就算你们特殊,也要看看时间啊,要是过了这一天,我也不会等你们。”穆槐站起来对着游乐子说道。

“这小子太笨了,怎么教都教不会,只能将勤补拙,利用那些动物让他练练手。”游乐子不好意思地说道。

“那里的确是历练的好地方,这也是组织挑选这里为第一关试炼的原因。”穆槐点头道。

“通过试炼的人多吗?”游乐子问道。

“还不错,比上次多不少。”穆槐看向轨生说道:“这小子怎么会跟着你。”

“当然是看上我的丰富经验和战斗技巧。”游乐子自豪道。

“跟在你后面比任何地方都要安全吧。”穆槐眯着眼说道。

“这小子学了我不少知识,现在那里对他来说一点危险也没有。”游乐子按着轨生肩膀说道。

穆槐从怀里掏出一枚硬币,抛给轨生,说道:“我已经帮你登记好了,至于他们,登不登记也一样。”

轨生接过硬币检查一番,还是那个津八久给他的硬币。

“我还以为他真的放弃试炼,原来准备好后路了。”游乐子一看轨生手中的硬币,马上知道怎么回事。

穆槐把众人召集在一起,说道:“我们不用等下去,能来的人已经到了,不能来的早就被淘汰。我在此宣布,通过第一关试炼的人一共四十一人。”

“慢着,我们这里明明只有三十九人,哪来的四十一人?”蒙着半边脸的汉子问道。

这时大家纷纷讨论起来。

“除了游乐子外,这里一共就有四十一人,你大可以数一数。”穆槐淡然说道。

“他们两个可是没有在三天内到达这里,凭什么能通过试炼?”蒙脸汉子问道。

“碎骨子不是真正参加试炼的人,他只不过来锻炼一下。至于他嘛。”穆槐指了轨生一下,说道:“他早就把硬币交到我手里,也算在三天之内把硬币带到这里。”

听到这里,大家一片哗然,连一向冷静的诛算也大吃一惊。

“你帮他带硬币,岂不是对大家不公平?”蒙脸汉子质问道。

“我当时说,把硬币带到指定地点,可没指定由谁带。所以任何人都可以帮人带硬币,当然包括我在内。之前我已经给大家提示过,你们可以把不需要的行李寄托在我这里,只是我等了一天,也没有第二个人把硬币交到我手中。”穆槐解释道。

这时,大家都感到十分可惜,他们在这关试炼中不仅冒了很大风险,而且不少人丧失了重要伙伴。如果能像轨生那样,他们这一关应该能过得很轻松。

“难怪要在这里过完一个星期,原来是因为这样。”诛算醒悟道。

“好了,如果没有疑问的话,大家跟我来吧。”说罢,穆槐拄着拐杖慢慢朝营地走去。

大家紧跟其后。戽石和吴郝慑走到轨生旁边。

“我还以为你过不了这一关。”吴郝慑说道。

“不好意思,我不能把秘密告诉你们,这是穆槐规定的。”轨生马上解释道。

“你跟那碎骨子熟吗?”戽石问道。

“还不错。他不怎么喜欢跟人交往。”轨生有点愕然说道。

“他不是竞争对手,有他相助,试炼应该能简单不少。”戽石大有深意地说道。

“碎骨子很厉害没错,但他不会主动出手相助。”轨生说道。

戽石听后有点失望,不过很快恢复正常。

穆槐把众人带到营地中央,转过身说道:“开始第二关试炼之前,你们有一天休整的时间,我现在带你们到地下道的其中一个分基地,那里有不少武器装备,还有各类补给品,当然都是要钱的,不过,通过第一关试炼的人,都可以获得五百个金币。”

穆槐说罢再次转身,聚集全身信源,顿时灰光大盛,右手一挥,面前立刻升起一面银色镜子。镜子里逐渐模糊,变成另外一个景色。

“镜像互换!”穆槐大喊一声,眼前马上暗下来,视线再次恢复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在分基地。

这里的环境与泰勒城的地下广场有点相近,上下左右都是密封的,轨生估计这里也是建在地底。

广场的天花画满各种各样的老鼠,老鼠身上都有一双翅膀,手执兵器保护正中央小丑打扮的老鼠。

侧面的墙有三道门,门上的图案各不相同,有装着液体的玻璃瓶,有叠在一起的剑和锤子,还有床铺的图案。

广场的一侧放了几十个布袋,里面装满五百个金币。

“你们拿了金币后可以自由行动,除了向我申请退出试炼之外,最好不要再打扰我,明天这个时间集中,正式出发到第二关试炼的地方。”穆槐说罢走向有床铺的门。

拿了一袋金币,轨生朝着剑和锤子的大门走去。里面已经有不少人在购置装备。

这里占地差不多有上千平方米,武器和盔甲应有尽有。所有商品都放在木架上,分成两列以供客人挑选。

店员一老一幼。老的额头微秃,胡子扎成小辫,身体有点驼背,咀嚼着槟榔。轨生听人称他为号老头。

女孩看起来不到十六岁,一头紫色短发,胸前平坦,和男生差不多。号老头总是喊她丫头。

号老头负责收钱,丫头为客人介绍商品。每件商品都有明确标价。即使有人拼命讲价,到最后还是得原价购买。

从门口到尽头,越走里面,东西越好,当然价格就越高。轨生看了看最便宜的武器,一把有缺口的匕首标价五个金币,比外面贵十多倍。

许多人都只买几十个金币左右的商品,那样的话就可以把整套装备补齐。

尽头都是埒垨武器,价格贵得吓人。看的人多,买的人一个也没有。

轨生不缺武器,但身上的衣服破得不能再穿了,在卦符村打造的皮甲都已经报废。

沿着放盔甲的木架走,轨生一边观看,一边思索哪一件适合自己。

“大哥英姿飒爽,这套铬金盔甲最适合你了。”丫头走过来亲切道。

轨生沿着她所指方向看去,整套骑士装,少说也有五六十斤,看起来闪闪发亮。

轨生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丫头快步跟来,在架子上拿出一套链子甲,说道:“这套材质虽然不怎么样,但普通刀剑一时半刻绝对砍不破它。”

轨生看了一眼,觉得它还是笨重,穿上去的话绝对会影响到自己的速度。还有这套链子甲也不适合穿在外面,别人一看就会提防,达不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我要的防具看起来像普通衣服,可以抵抗一般利器攻击。”轨生说出心中所想。

“这恐怕要埒垨防具才能符合你的要求,至于价格嘛,那可是天文数字。”丫头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轨生也知道自己的要求很高,不想为难丫头,继续向前走。

丫头依然跟着轨生,仿佛一定要做成他的生意。轨生开始觉得有点烦。

“客人,这一件怎么样?外表是王都流行的设计,内里却暗藏乾坤,它不仅防水,而且还防火。”丫头拿起一件高档衣服甩了两下。

轨生摇了摇头,越过丫头,在一件暗绿色衣服前停下脚步。

衣服外表粗糙,好像农民穿的。胸口处有一个明显破口,背部印着一只老鼠。上身没有衣袖,下身则是短裤。背后有暗格,可以放多件暗器。衣服还配有一个全黑手套,武器可以从口子进出,完美搭配轨生的自制护臂。

轨生看了一眼衣服价格,竟然要十个铂金币,问道:“这件衣服有什么特殊的作用吗?”

“它……可不卖的。”丫头说道。

“为什么?它还是破的。”轨生不忘指了指衣服胸口处的破洞。

“这是组织的人报废出来,也只有组织的人能使用。”丫头解释道。

“你就卖给他吧,他再买不到衣服的话,就得一直光着上身。”游乐子带着碎骨子走了过来。

“这恐怕不妥当吧,即使是大人的吩咐。”丫头不敢看游乐子,低着头说道。

“这件衣服的重要部件已经被取走,你根本不用担心什么,更何况他是津八久所推荐的人。”游乐子说道。

“什么?津叔叔推荐他的?!”丫头抬起头双眼发出精光,仿佛津八久在她心目中就是神。

“这件衣服有什么特别之处吗?”轨生问道。

“衣服上面有我们组织的标记,就是背后那只老鼠。不过,这是好多年前的标记,早就不用了。市场上有很多类似的衣服,不少人因此受到袭击,所以我们组织就再也没有统一着装了。”游乐子说道:“她不让你穿也是为了你好,还是有许多眼尖的人看出衣服出处,到时你就危险了。”

“津八久叔叔现在在哪里?”丫头兴奋地抓住轨生的手问道。

“我也不知道,大概在什么地方骗吃骗喝吧。”轨生有点尴尬地说道。

“不可能,津八久叔叔可是大英雄。”丫头松开手,鼓着脸说道。

大英雄?那是我认识的津八久吗?轨生暗道。

“津八久为了救他们俩,一个人夜里深入敌人巢穴,出来的时候,身上没有一块好肉。”游乐子回忆道:“丫头和号老头从此在我们这里住下来,虽然不是组织的成员,但专门负责我们组织的后勤工作。”

“那我可以买下这套衣服吗?”轨生问道。

丫头点了点头说道:“既然是津八久叔叔推荐的人,一定大有本事,我也不用担心你的生命安全。”

轨生马上感到一丝后悔,总之,买回来后有时间得改一改后面的标记。

“你可别小看这件衣服,虽然装在胸口处的埒垨防具被取走,但还是非常不错。一般利器很难划破它,而且轻盈,不会影响到速度。”游乐子介绍道。

轨生点了点头,看了一眼碎骨子说道:“你们来这不只是为我解释吧。”

“碎骨子和你一样,衣服都破得不能穿了。按照他的战斗方式,我还得要为他买上好几套作后备呢。”游乐子按着额头说道。

“你还需要什么吗?”丫头看着轨生问道。

轨生摇了摇头。

“那你跟我来吧。”丫头拿着那套暗绿色衣服向柜台走去。

两人来到号老头跟前,“这件衣服不能卖给他们!我说过多少遍了。”号老头生气道。

“游乐子说可以,而且这人是津八久叔叔推荐来的,应该很有实力。”丫头装作委屈地说道。

“津八久?”号老头兴奋地抓住轨生问道:“他现在在哪里?我们已经有十年没见过他了。”

轨生想了想,说道:“他有其它重要的事要做,离开的时候,没有说去什么地方。”

“那就太可惜了。”号老头失望道。

“这衣服……”轨生不好意思地说道。

“看我这急性子。”号老头说道:“你是恩公推荐的人,那就只收七个铂金币吧。”

轨生正要掏钱的时候,号老头又说道:“这衣服胸口处原来有一件埒垨防具,现在没有了,衣服的缺陷就暴露出来,心脏可是重要部位。你再付三个铂金币,我给你装个护心镜吧。”

轨生直接塞了十个铂金币给号老头。号老头从柜子下拿出一个木盒打开,里面有一面圆形镜子。

“这护心镜虽然不能抵御信众攻击,但普通刀剑完全不能在上面留下痕迹。”号老头担保道。

轨生拿走衣服和护心镜后走出武器房,正好碰到李飞蝶,见她神色慌张,问道:“该不会又做坏事了吧?”

李飞蝶惊讶地回头看向轨生,说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你怀里藏的是什么?”轨生问道:“千万别告诉我是胸部。”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李飞蝶反问道。

“不告诉我也行,给我看吧。”轨生笑道。

“我看你是上瘾了吧。”李飞蝶说道。

“放心,我外表虽然不怎么样,但品味还不至于这么糟糕。”轨生上下打量一遍李飞蝶,说道。

“如果我不给你看,你就不让我走?”李飞蝶试探道。

“当然不是,只是……”轨生还没说完,李飞蝶就急匆匆地离开,往休息的地方跑去。

轨生叹了口气,心里已经打定主意,日后无论什么时候遇到这个女人,都得加倍小心。

推开补给品的房间大门,轨生走了进去。里面的构造与武器房大致相同,都是用长长两列木架装商品,唯一不同的是,这里只有一个戴着方框眼睛的中年男子收钱。

轨生大致看了一下,这里的瓶瓶罐罐没有一万也有八九千,里面装的液体大部分都不认识。

靠近出口处的疗伤药和解毒药最便宜,只须几十个铜板一瓶。大部分人都是冲着这两种药来的。

轨生沿着木架继续向前走,来到专门卖毒药的地方。毒药的颜色偏暗,价格贵得离谱,一瓶至少要数十个金币。

“轨生兄莫非对这有兴趣?”厄朵瓦拿着几瓶药走过来问道。

轨生看了一眼他手中的药,除了疗伤药和解毒药,还有三十多个金币一瓶的安眠药。

“只是看看而已。”轨生随便说道。

“实不相瞒,这里的毒药没有多大的作用,就算没有解药,一时半刻也毒不死人。”厄朵瓦说道:“我经常和毒物相处,对这些药可熟了。最厉害的就只有泻药。”

“岂不是用普通解毒药就能解决?”轨生问道。

“没错,所以别在这里浪费钱。”厄朵瓦说道。

轨生继续向前走,厄朵瓦跟在旁边。二人快来到木架尽头,那里存放了不少昂贵的药。

有长时间维持充沛体力的药,有透支生命短时间增强爆发力的药,也有恢复年轻容貌的药。

“你们站住!”那个眼镜男走过来,冷冷喝道。

轨生回头问道:“有什么事吗?”

“我们这里丢了好几瓶很重要的药,现在须要对大家搜身。”眼镜男用一种不容抗拒的语气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