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753字
  • 2022-03-16 19:48:55

轨生就站在大石上,并没有下去的意思,很好奇游乐子是怎样训练碎骨子的。

绿色的血在蜘蛛伤口处喷出,碎骨子又是一身血。但他一点也不在乎,转头冲向另外一个目标。

没走几步,碎骨子的行动变得异常缓慢,蜘蛛的速度却没有任何影响。它们爬到碎骨子附近,不断喷出灰色的蛛网,把他牢牢网住。

“快使用埒垨武器啊!”游乐子急道。

这时,碎骨子口中发出强光,一个老虎形状的光团套在碎骨子头上。

碎骨子只要张开口,那个光团就随之张开,把周围的蛛网全部毁掉。

“这是?”轨生讶异得合不拢嘴。

“碎骨子喜欢用口杀人,于是我便找人在他牙齿上装上埒垨武器,那武器集防御和攻击于一身,花了我不少钱。”游乐子自豪道。

“为什么他一开始不发动?”轨生不解地问道。

“他总是会忘记,一直当自己是老虎。”游乐子叹了口气说道:“这些年花在他身上的钱,都比得上一个城镇的几年收入,我也把他当儿子养了。”

“你现在还缺儿子吗?”轨生开玩笑地说道。

碎骨子使用埒垨武器后,蛛网对他再没有任何威胁,可是,他也不能对蜘蛛怎么样。因为他拼命向前跑,身体依然停留在原地。

“这种情况我在许多动物身上都看得到。”轨生对游乐子说道。

“原来你发现了。”游乐子有点赞赏地说道。

“只是这里的作用是限制别人速度,之前我看到的却是增加自身的速度。”轨生说道。

“碎骨子跟那些畜牲打了好几场,依然懵然不知。”游乐子失望道。

“只要有绝对的力量,发不发现都无所谓了。”轨生说罢指了指碎骨子。

碎骨子终于挣开束缚,如同一只猛兽,在地上划动手脚,扑向一只蜘蛛,那个虎形光团将蜘蛛咬成粉碎。

蜘蛛一只接一只死去,一地都是绿色的鲜血。碎骨子收回虎形光团到口中,看起来十分疲惫,像是一晚没睡的样子。

游乐子拿出手帕为碎骨子擦拭干净脸庞,说道:“战斗的时候不仅要分析对手,而且还要留意周围。”

“可是……它们……都……被我杀了。”碎骨子指着一地尸体,委曲道。

游乐子觉得一时半刻要他领悟是不可能的,于是便带着他到另外一个地方锻炼。轨生从大石上跳下来,继续跟在他们后面。

沿着山脉走,三人绕过许多动物。轨生看了看前方,与指定地点的方向完全一致。

“你觉得刚才怎么对付那些蜘蛛最好。”游乐子忽然好奇地对着轨生说道。

“为什么问我?”轨生不解道。

“只是很好奇罢了,你大可以不回答我。不过如果你回答的话,我也会回答你的问题。”游乐子想了想说道。

“最好的方法当然是躲在你后面。”轨生想也不想地说道。

游乐子听后一愣,他竟然无言以对,因为轨生说得可是大实话。“除了这个呢……”

“其次就是躲在碎骨子后面。”轨生又说道。

游乐子差一点吐出一口老血,说道:“你就不能正面对付那些蜘蛛吗?”

“如果只有一个人,我会先破坏一块组成图案的大石,再逐个击破。”轨生寻思一会说道。

“你果然知道阵的存在。”游乐子满意地点了点头。

“阵?是指动物留下的图案吗?”轨生大感兴趣地问道。

“没错,这里的动物之所以厉害,就是因为它们懂得利用天然的阵。”游乐子说道。

“要是能一早发现出来,那些阵其实很好破。”轨生说道。

“这里还属于外围,动物所使用的阵当然容易被破,如果到了内部,你就不好看出来了。”游乐子说道。

“我看碎骨子的身手已经很不错,与动物对战提升不了多少实力,你是想让他认识阵吧。”轨生猜测道。

“没错,对阵了解一二,不仅可以增加对战经历,而且将来使用阵的时候会更加得心应手。”游乐子满意地点了点头。

“我们也可以使用阵?”轨生讶异地问道。

“只有信众才能使用,人工造成的阵,必须得有信源支持。说白了,阵就是信源技术的一种。”游乐子介绍道。

三人很快来到一块沙地前,沙地的面积只有一亩左右,刚好位于山脉与树林之间。

轨生踩在沙地上,感觉沙地还算结实,不用花太多力气在上面行走。

“奇怪,应该就在这里才对。”游乐子四处张望道。

轨生左右一看,附近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可碎骨子露出一脸谨慎的样子,仿佛有其它动物侵入他的领地。

忽然,轨生感到巨大的危险气息,马上侧身滚在沙地上,一道黄色的闪电落在轨生刚才的位置。

轨生回头看去,一只梅花鹿正朝他跑来。梅花鹿头上的角很特别,棱角分明,就像闪电一般。

“原来它们在这里。”游乐子见到梅花鹿后高兴起来。

怎么它只攻击我不攻击其他人?轨生眉头一皱,心里骂道,迅速拿出猝取,再次避开梅花鹿。

正当轨生给它插上一刀的时候,梅花鹿的身体突然变长,如同一条弹簧。

“想击中它可不是一件易事哦。”游乐子笑道。

碎骨子不像游乐子那样光顾着说,他如同一头猛兽扑向梅花鹿。可是梅花鹿将身体拉紧,弹簧收了回来,碎骨子只能扑了个空。

轨生正考虑用什么方法对付它的时候,外面又来了五六只梅花鹿。闪电从它们的角射出,目标都锁定轨生。

轨生幸好事前已经看到,一早做好准备,躲开大多数闪电,只中了其中一道。

闪电入体后,轨生身体马上麻痹起来,手脚瞬间不听使唤。

好在碎骨子不停地对梅花鹿骚扰,不然轨生肯定被梅花鹿电死好几回了。

碎骨子非常勇猛,他见到闪电不躲不闪,非要与它们正面硬刚。

中了几道闪电后,碎骨子行动明显变缓,但不影响他继续接近梅花鹿。

碎骨子离梅花鹿不到一米的时候,梅花鹿就把自己变成弹簧,然后弹得远远的。

拉开距离进行闪电攻击,梅花鹿快把碎骨子电成黑炭。

碎骨子逼于无奈之下使用埒垨武器,虎形光团再次出现,闪电打在上面不起任何作用。终于,碎骨子把其中一只梅花鹿扑倒,生生地将其咬碎。

梅花鹿明显具有高智商,它们见到同伴被杀,并没有急着冲前报仇,继续拉远距离对碎骨子发动闪电攻击。

虽然碎骨子的埒垨武器防御性能不错,但遭到长时间攻击还是吃不消的。

碎骨子正想如法炮制,可是沙子忽然有了黏性,双脚被死死粘住,别说杀死梅花鹿,连接近它们也成问题。

轨生终于恢复过来,他的脚下也是同样情况。双脚越挣扎,越会陷入沙子里面,人就更不好走出来。

还好有碎骨子吸引火力,轨生才有机会想办法。要解决梅花鹿,必须得先恢复沙地原本的状态。轨生最先想到的是阵,可仔细看了周围,怎么也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在轨生他们来之后,沙地一直很正常。出现问题时,唯一的变动只有梅花鹿自身。

轨生再看了一眼所有梅花鹿,它们所站的相对位置从刚才起就一直没变过!

于是,轨生心中有了想法,他拿出一把刃爆,把出发之前在桌子上拿走的绳索系上去,看准时机,射向离自己最近的梅花鹿。

刃爆绕过梅花鹿,将绳索绑在其身上。轨生眼见差不多,马上使劲拉绳索,梅花鹿失去重心倒在地上,这时,阵的作用瞬间消失。

碎骨子一恢复自由,马上冲到其中一只梅花鹿身上咬断其脖子。

梅花鹿它们一点也不慌,马上调整阵形,阵的作用又恢复了。

轨生本来想用同样的方法破坏阵,可是它们这次离轨生远远的,绳索的长度根本够不到它们。

碎骨子在闪电的猛攻下,全身都焦了,再这样下去,不死也会半熟。

轨生看了一眼游乐子,他一点也没有要出手的意思,难道碎骨子还有压箱底的手段?

可碎骨子一直被打,一点没有要还手的迹象,于是轨生只好放弃指望他了。

轨生虽然不能随意移动,但在原地躲避梅花鹿的闪电还是勉强能做到的。

在躲避中,轨生开始思索另一个破坏阵的方法。想到方法后,轨生还得要一举歼灭它们,不然又会被阵所困。

轨生身上能用得着的东西就只有刃爆,于是把一柄刃爆的尾端折断,朝所站位置比较离群的梅花鹿射去。

刃爆正中梅花鹿的身体,发生爆炸,把它炸开一半。

一瞬间,轨生恢复了自由,连续施展寸步,同时拿出猝取,给所有梅花鹿的头颅刺上一刀。

确认梅花鹿都死翘翘后,轨生才敢坐在沙地上大口喘气,双腿不自觉地抽动着。

这时,游乐子走了过来,说道:“看来你还是有点本事的。”

“碎骨子都快死了,你都不出手,这是什么意思?”轨生不悦道。

“他骨头硬得很,没那么容易死。至于你嘛,普通人根本杀不了你,更何况那些畜牲。”游乐子笑道。

“你该不会是想试我的实力吧。”轨生眉头一皱,猜测道。

“你能放弃试炼跟着我,证明你的眼光还不错。我总不能什么也不教你吧,这也显得我太小气了。”游乐子说道。

“可你到现在也没教我什么啊,还有,谁说我放弃试炼了。”轨生无奈地摇了摇头,勉强地站起来。连续施展寸步,身体实在是吃不消。

“在教你之前,我得知道你的实力,当然还有人品。”游乐子刚说完,马上醒悟道:“没有放弃试炼?看来我还是低估你了。”

“现在我想跟着你也不行,没有一两个小时恢复,恐怕动也动不了。”轨生尴尬道。

“等你一个小时又何妨,况且碎骨子还是需要时间休息的。不过,在此之前,你得告诉我,你是从哪里学到寸步的。”游乐子严肃道。

轨生沉默了一会,游乐子也是地下道的人,他肯定知道李伯,而且双腿一样经过李伯改造。轨生实在没有隐瞒的必要,于是全部说了出来。

“李伯?他可不叫李伯。不过他叫什么并不重要。他已经很久没有回去组织了,最近新加入的成员都没有被他改造双腿,实力大打折扣。”游乐子脸色一缓,说道:“你可知道,寸步比迅捷系信众的速度差不了多少,只是极耗体力罢了。对了,他过得还好吗?”

“不怎么样,生活得像个要饭似的。”轨生如实说道。

“这也难怪,毕竟出了那种事。”游乐子叹了口气说道:“你知道硬币后面的数字代表的是什么吗?”

“好像是身份地位和贡献度。”轨生说道。

“你所说的李伯之所以在组织排行第二,是因为他让大部分组织成员使用上寸步,和执行过许多危险任务。”游乐子点了点头,说道:“你说那个人叫戽石吧,他长什么样子,有机会的话我会帮上一二。”

轨生说了说戽石的特征,此时对他的身世感到十分好奇。

快到正午的时候,三人来到山脉中一个老秃鹫的巢穴附近。轨生远远看到大石的夹缝上有不少用干草筑成的窝。

在还没开始锻炼之前,游乐子一人给了一只手掌大小的竹笛子。笛子有四个孔,刚好对应四只手指。

“这有什么用?”轨生问道。

“现在我教你们一首曲子,你们要细心看好,尤其留意我手指的动作。”说罢,游乐子从身上又拿出一支竹笛子,将一端放进口内,左手拇指托着笛子,其它四只手指分别按在四个孔上。

悠扬的笛声开始传出来。游乐子手上的动作缓慢,就算不懂音律的人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笛声让人听得很舒服,但轨生始终觉得有点不对劲,总是会感到有人对自己不利,于是把猝取拿出来,一直往四周看。

碎骨子比轨生更糟,他暴躁地在附近来回走动,好像要生吞一头大象似的。

半分钟过去,轨生开始清醒过来,这里除了老秃鹫之外,哪有什么危险。想通后,轨生开始研究这笛声的作用。

果然,轨生发现笛声虽然缓和舒服,但曲子在关键的地方会有一些不寻常的跳动。轨生越留意,心情就越烦躁。最后,轨生索性把双耳捂住,只盯着游乐子的手看。

游乐子所吹奏的曲子很简单,在几次循环过后,轨生已经记住了左手的运动规律。

游乐子把竹笛拿下来,说道:“这曲子叫做静扰。能让敌人在不知不觉中丧失理智,当然我是指智商低下的人。如果有人发现其中奥妙,那么这首曲子只有令人烦躁的作用。不过,这用来对付畜牲很有效。”

轨生听后,马上朝老秃鹫那里看,只见它们已经开始自相残杀,原本存在的阵瞬间消失,周围顿时刮起强烈的大风。

“其它东西教给你,你也用不上,这首曲子勉强凑合。如果用在合适的地方,它可能会有奇效。”游乐子看着轨生说道。

碎骨子拿起竹笛就是一顿猛吹,根本不在乎曲子是什么,如同一个五六岁的小孩。

轨生拿起竹笛,在脑海里回忆起游乐子手上的动作,确定没有问题后,开始试着吹奏一遍。

刚开始,轨生还是有模有样的,但到了关键的地方,总是拿不准吹奏的力度,曲子的效果大打折扣。一首曲子吹完,已经过了五分钟。

“这比想象中难啊。”轨生放下竹笛,说道。

“你已经做得很不错,调子基本正确,就是节奏和力度掌握得不好,以后多练练就会熟。”游乐子满意道。

“还有其它作用的曲子吗?”轨生贪心地问道。

“当然有,只是你用不着,得需要信源支撑。”游乐子直言道。

这时,碎骨子还在乱吹,他弄出来的噪音反而令老秃鹫清醒过来。

不过已经晚了,老秃鹫几乎把巢里的蛋全部弄破,还有几只老秃鹫死在同伴手里。

“寸步对身体的负荷很大,这也是它最大的缺点。要想在短时间内多次应用,你还得经常突破自己的极限。”游乐子突然说道。

“你的意思是我要锻炼双腿的肌肉?”轨生问道。

“没错,这可是全世界都知道的常识,身体强壮了,人自然跑得快和跑得久。”游乐子说道:“还有,你还得要了解寸步的使用间隔,合理使用寸步,能使对战起到关键作用。例如,你连续使用两次寸步,然后停一下,再连续使用两次寸步,这样效果比你连续使用四次寸步好得多。你总不能老是施展寸步到丧失活动能力为止吧。”

“看起来你对寸步了解得很深。”轨生说道。

“那是因为它救了我多次。不仅是我,其他组织成员都对那人十分敬重。”游乐子说道:“接下来,你和碎骨子把这里的老秃鹫全部消灭干净吧。”

另一面,诛算一行人已经离开海底隧道,来到寸草不生的大峡谷。

这时,跟在诛算身边的人已经不到原本的一半。不过,剩下来的人都是身体素质比较好的。

自从认识诛算的可怕之处后,吴郝慑很少与诛算走近,因为他自认比不上诛算,也没戽石那个本事,只好自己小心一点。

招募来的人见识到诛算的可怕之处后,再没有任何别的想法,一心辅助他通过试炼,好拿钱回家。

来到大峡谷之前,大家还得通关一些难关,在海底隧道等人齐,跟着魏立决走出房间。

接着,他们被要求进入海里游一大段路,而且期间不能浮到海面上。幸好来到这里的人都懂水性,不然现在就得弃权回去。

按照海底的指示方向,众人闭着气一直往前游。水里虽然没有凶猛的恶鲨,但还是有不少会攻击人的鱼类。

诛算在众人的保护下没有任何受伤。而戽石和吴郝慑因为水性不佳,躲不及一群箭鱼的攻击,他们的手和脚都穿了好几个小洞。

为了防止鲜血吸引更多肉食性的鱼过来,戽石和吴郝慑只好撕烂自己的衣服做简单的包扎,看起来十分狼狈。

离开海水的时候,众人已经闭气快八分钟。大家都显得十分虚弱,甚至有人在途中昏迷过去,喝了不少海水。幸好有人将他救下,在岸上抢救一番后,他才脱离生命危险。

前方是一道参天山壁,还有一条连接顶部的楼梯。众人花了半个多小时才爬上来,眼前是一个分隔两地的大峡谷。

诛算向前眺望,峡谷的对面有一个营地,营地里坐着一个人。

诛算虽然看不清对方是谁,但凭着那人右手拄着的拐杖,穆槐的身份很容易猜得出来。

那么过去对面就是最后的一个难关。连接峡谷之间只有三条粗麻绳,它们的位置呈倒三角形。

“我们要从那些绳子上过去。”戽石看了一眼说道。

“谁敢在上面走,除了在马戏团耍杂技的人。”吴郝慑往峡谷下面瞧了一下说道。

“这里到谷底至少有一两千米,要是从绳子上掉下去,我们肯定会粉身碎骨,。”诛算分析道。

“如果你们怕,那就让我先走吧。”一个头戴牛仔帽的青年说道。

“别啊!先想好再去。”诛算阻止道。

可是那个头戴牛仔帽的青年仿佛没有听见诛算的话,一个人走到绳子前,拿出一条棍子架在两条绳子上,双手扶着棍子,右脚踏在剩下的绳子上,一步步向前走。他的步伐十分稳健,对绳子没造成多大影响。

大家一直看着他,心里十分紧张的同时希望他能顺利走到对面。

那个头戴牛仔帽的青年走不到五分之一的路程,峡谷之间开始刮起强风,把三条绳子吹得摇摇晃晃。他在绳子上受到牵连,有好几次差点掉下去,幸好手上的棍子救了他。

棍子卡在绳子上,而他就悬挂在棍子下。等风停下来的时候,他用双脚夹住绳子,再次回到绳子上。

好运的事情一定不会经常发生,头戴牛仔帽的青年在第二次强风来袭的时候终于从绳子上掉下来,惨叫声不断在峡谷间回响。

“强风好像有点规律。”二十分钟后,吴郝慑摸着下巴说道。

诛算点了点头:“每隔五分钟会吹一次,一次持续一分钟。”

这里的人已经不敢上去尝试,谁也不想当测试人员。戽石在附近找到一块烂了一半的牌子,上面写着前方危险,有……出没。

关键的几个字丢失了,不过大家可以肯定,前方除了大风,一定还有其它危险元素。

离三天的期限还有大半天,大家也不用着急。于是在诛算的指挥下,众人开始留意峡谷的一举一动。

半个小时过去,一群秃鹫从空中飞过,它们一只又一只穿越绳子,要是这时有人在绳子上行走,那么他一定会被秃鹫弄下去。

看到这里,大家已经知道牌子上的缺字是什么了。吴郝慑走到边缘再往下仔细看了一眼,发现墙壁上有不少干草筑成的窝,秃鹫估计就住在那里。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秃鹫在此期间一共来回两次,任何人都看不出其中规律,但可以肯定没有人能在绳子上躲得过秃鹫。

“这里还有没有人想试一试?”诛算站在众人面前问道。

可是没有人敢回答,他们都低下头,尽量不与诛算有眼神接触。

诛算虽然有些许信心通过这三条绳索构成的桥,但因为存在不确定因素,还是不敢带这个头。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众人开始等得有点不耐烦。这段时间,秃鹫只飞过一次,诛算心里十分肯定,这些畜牲是想飞就飞,完全没有任何计划。

“你们有没有觉得奇怪。”吴郝慑走过来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戽石不解地问道。

“我们来这好久,竟然一个人都没有跟上来。”吴郝慑说出心中所虑。

戽石回头一看,背后一个人影也没有,说道:“难不成都去左边的路?”

诛算听到他们的对话后沉默不语,他早就觉得奇怪,就算有许多人选择左边的路,但不可能只有他们一行人选右边的路。

这时,诛算走到悬崖边来回一看,在对岸的峭壁上,发现一道人影正在攀爬。那人已经爬了五分之三,不用多久,就会到达对面。

“你们看!”诛算指着那人说道。

戽石第一个走过来,沿着诛算所指方向看去,马上认出攀爬者的头发和衣着,说道:“她是李飞蝶。”

“她是怎么爬过去的,这里也没有下去的地方啊?”吴郝慑讶异地说道。

“看来这里还有许多地方是我们没有发现的。”诛算醒悟道。

“天啊,有人已经到达指定地点了。”一个皮肤黝黑的男子惊呼道。

大家立即往上看,果然,有一个人正从地面慢慢钻出来,他正是在泰勒城长大的厄朵瓦。

厄朵瓦选择左边的路后原本以为一定会超过期限,可万万没想到自己能发现一条捷径,只用大半天就到达终点,成为第一个通过第一关试炼的人。

这时,有人建议分头找其它出路。诛算不是死板的人,马上将人分成两队搜索附近一带,戽石、吴郝慑和他就留在这里继续观察。

又过了半个小时,在悬崖上攀爬的李飞蝶已经到达顶端,继厄朵瓦之后第二个通过试炼。

“有可能是海底那里出的问题。”吴郝慑沉思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

”诛算问道。

“之前海底曾经出现三个指示方向,只是其中两个不怎么明显,一个藏在珊瑚里,一个刻在石头上。当时我没有多想,反正随便沿着一个方向,总是能找到指定地点。”吴郝慑回答道:“而且时间也不允许我考虑太多,那时我已经快憋不住起气了。”

“你说刻在石头上的指示方向我也看到,但我不确定那是不是对的路,所以我才不敢贸然带大家去那里。”诛算说道。

“要不回去看看?”吴郝慑问道。

“忘记身上的小洞了?戽石和你都不善水性。”诛算摇了摇头,说道:“现在,我还不想失去你们。”

这时,后面有人走动的声音,三人回头看去,李俊凯正一步步走来。他看起来有点狼狈,跟出发之前形成很大的对比。

“你们怎么还待在这里?”李俊凯有点讶异地问道。

“前面的路不好走。”吴郝慑说道。

李俊凯露出一副不信的样子,走到悬崖边看了看,说道:“对面就是指定地点,利用绳索过去那里就行了啊。”

“这可不简单,途中会有强风和秃鹫,人走在绳索上很容易掉下去。”戽石解释道。

李俊凯听后沉默一会,看着绳索时嘴角露出轻微的邪笑,回头说道:“谢谢你们的提醒。”

“你该不是想走过去吧。”戽石说话的时候,李俊凯已经踏上绳索。

李俊凯从身上拿出另外一条绳子,然后将一端系在绳索上面,另一端绑在自己身上。

确定十分牢固后,李俊凯拿出一把长剑用力砍向绳索,绳索断开的同时,李俊凯随着绳索往对岸摆过去。

不到半分钟,李俊凯落在对面的峭壁上面。他一边拉着绳索一边用脚登上去。没多久,第三个通过试炼的人出现了。

“这臭小子割断了绳索,我们怎么过去!”戽石生气地骂道。

要是他们找不到其它的路,那么就只能冒险走绳索过去,可现在只剩两条绳索,比之前更不好走了。诛算眉头一皱,心里暗道。

“天啊,他想干什么!?”吴郝慑指着对岸的李俊凯惊讶道。

李俊凯正拿着长剑看了诛算他们一眼,然后向他们挥一挥手,十分利索地把剩下的绳索斩断。

绳索断开后朝诛算那边的峭壁摆去,这时,两地之间再无任何东西联系着。

戽石十分生气,他对着李俊凯喊出几十个字的脏话,他仿佛想用眼神把李俊凯砍成十八件。

吴郝慑虽然有点失望,但还能保持冷静,试图想出其它办法。

而诛算此时不怒反喜,他脑海里已经想出一个可行方法,现在只须等大队回来。

“早知这样,我们就应该利用绳索晃过去。”戽石十分后悔地坐在地上说道。

“可是这样的话,我们的人无法全部到达那里。”吴郝慑说道。

又是二十分钟过去,出去找其它路的人陆续回来,他们没有一个有收获。

“大家听我说,我已经找到方法了。”诛算走到人群中央说道。

“什么方法?”戽石高兴地站起来。

“我们可以利用绳索下去,然后再像李飞蝶那样爬到对面。”诛算说道:“不过,我们这一面的峭壁上有不少秃鹫的巢,我们得选两个厉害的人先下去清路。”

“对啊,秃鹫好像不怎么攻击爬在对面峭壁上的人。”戽石醒悟道。

“但经过它们的巢就不同说法了。”吴郝慑说道。

“现在最重要的是哪两人先下去?”诛算开口问道。

戽石马上沉默下来,在平地的话他还算略有优势,要是困在峭壁上,他可没有把握全身而退。

诛算看了戽石一眼,马上猜出他心中所想,也不想勉强他,于是转过脸对着吴郝慑说道:“你来怎么样?”

吴郝慑一顿,再看看其他人,说道:“好吧,要是我死了,把我的骨灰带回文通镇。”

“还有没有人志愿下去的?”诛算大声说道。

“如果现在给我十个铂金币,我愿意下去一探。”一个有着很深黑眼圈的男子说道。

“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且不符合我们之前的约定。”诛算说道。

“这里实在太过凶险,我的命虽然贫贱,但还是值几个钱的。”黑眼圈男说道。

诛算想了想,从怀里拿出五个铂金币扔给黑眼圈男说道:“你就值这个价钱。”

黑眼圈男收下后说道:“成交。”

“我是不是应该要点什么?”吴郝慑有点尴尬地说道。

“我还以为我们的友情是无价的。”诛算对着吴郝慑说道。

“这么一说,我的命是真不值钱了。”吴郝慑叹了口气说道。

这时,诛算走到吴郝慑身边,在他耳边轻声小声保证道:“如果有机会,我会让你跟我一样得到祭品的。”

吴郝慑只是淡然一笑,心里并不在意,和黑眼圈男沿着绳索爬下去。

吴郝慑把绳子绕了自己一圈,一手抓着绳索,一手拿着铁棒,一步步往下走。

黑眼圈男则双手都抓在绳子上,看起来有点紧张,双腿不自然地抖动着,行动起来比吴郝慑慢了稍微一点。

五分钟过去,两人已经爬了将近十分之一的路程。在此期间,峡谷之间又刮起了大风,让两条绳索不停地摆动。吴郝慑马上停止任何动作,左手紧紧地抓着绳索。

黑眼圈男忽然双腿松开峭壁,人随着绳索摆动起来,差一点撞到吴郝慑。黑眼圈男此时已经快吓尿了,双腿紧紧夹着绳索。

没多久,大风不再吹,两人继续下去。离秃鹫巢不到十步时,两人不约而同地停下来。

数只秃鹫从巢里飞起来,全部冲向吴郝慑。吴郝慑见此,马上挥动踏云棒,两只秃鹫被踏云棒击中坠落峡谷。其它秃鹫害怕地飞开。

黑眼圈男见秃鹫只攻击吴郝慑,便存有侥幸心理,不顾吴郝慑一个人继续下去。可是,秃鹫很快转移目标,转眼之间它们全部冲向黑眼圈男。

黑眼圈男暗骂一声,拔出背后大刀,还没来得及攻击,他的手就被秃鹫弄伤,大刀立即掉下峡谷。

秃鹫没有因此而停下,而是加快攻击频率。黑眼圈男双手被秃鹫弄断,坠落峡谷。

吴郝慑看在眼里一点也不慌,仿佛已经看透生死,不急不慢地继续往下爬,遇到秃鹫就把它们一一击落。之所以如此顺利,除了吴郝慑有点本事之外,棍子长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

三十多分钟后,吴郝慑成功到达谷底。这里除了有大量粪便外,还有不少动物的骸骨,当然黑眼圈男的尸体也在这里。

一路上,吴郝慑清掉了不少秃鹫的巢,相信其他人经过时不会再遇到他之前的情况。

还有,绳子到了尽头的时候,离地还剩下好一大段距离,吴郝慑只能收好棍子,徒手爬下去,耗费了不少时间。

接着,众人开始一个接一个下去,全部人都在谷底时,时间又过了一个多小时。

最后一个下来的人遵从诛算临走之前的指示,先砍断其中一条绳索,然后才沿着另外一条绳索下来,快到谷底的时候再把剩下的绳索烧了,防止后面赶来的人用同样的方法下谷底。

诛算见其他人都到齐,便准备开始攀爬峭壁。可是有一个人正走近黑眼圈男的尸体,想把诛算给他的铂金币拿走。

“这铂金币不能拿!”诛算冷冷道。

“为什么,反正他都死了。”那人有点尴尬道。

“他可是为了我们而死,这钱是他应得的。”诛算正色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