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394字
  • 2022-03-16 19:25:00

“不可能。”额头有疤的壮汉不可置信地说道。

“自从孩子没有后,她就性格大变,不停地到处买奢侈品,这也算是一种报复手段。”诛算说道。

“你是说她之所以变成那样,完全是因为我?”额头有疤的壮汉有点崩溃地说道。

“很简单,你拿以前和现在的她对比一下,不就一清二楚了?”诛算说道。

听到这里额头有疤的壮汉双眼开始湿润,哽咽地说不出话来。诛算见时机已到,于是继续说道:“你可是间接杀死了自己的亲生骨肉,现在又不顾妻子,你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吗?”

额头有疤的壮汉忽然大喊起来,眼泪不停地滑落。半分钟不到,他全身不停抽搐,皮肤出现一条条淡黑色的丝线,七孔开始流血,他害怕地看着诛算问道:“为什么会这样?”

“你以为我一点防备都没有吗?我早就在你身上做了手脚,只要你情绪失控,你身体里的毒药就会触发。”诛算解释道。

“所以你才告诉我娘子的实情?”额头有疤的壮汉不甘地说道。

“实情?根本就没有什么实情,你娘子的确不是一个好东西,我给她一笔钱,她就把你出轨一事告诉我。其实,你娘子也到外面勾搭汉子,而且她也没有怀到你的骨肉。我之所以这么说,只是想让你情绪失控。”诛算笑道。

额头有疤的壮汉到死的那一刻都在狠狠瞪着诛算,仿佛想凭眼神把他杀死。

看到这里,被诛算招募来的人全都心寒万分,对诛算再也没有一丝反抗的情绪,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在自己身上做了手脚。

魏立决宣布诛算对决胜利,要求他马上离开这里。广场清理干净后,对决才继续开始。

轮到吴郝慑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小时。吴郝慑的对手来自一个普通小镇,他世代以打铁为生,从小练就了一副结实的身材。后来家到中落,他便来到泰勒城谋生,最后因为生意失败欠下巨款,迫于无奈,只好把妻子卖到青楼。

吴郝慑对他还是有点好感的,之前跟他聊过几句,觉得他挺客气,就是不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

不过,当他叫诛算按排对手的时候,吴郝慑对他就再也没有好感。别人之所以选你,完全是因为觉得你比他弱。吴郝慑也不怕他,所以才答应这场对决。

吴郝慑外表虽然看起来玩世不恭,整天画画调酒,但打起架来,完全变成另一个样子。

在文通镇的时候,吴郝慑白天画画,晚上就到酒馆与镇里的人喝到达旦,期间不免与人发生冲突,打架对他来说平常得很。吴郝慑打不过真正的高手,但对付普通人,胜负还不好说。

那个铁匠干起架来一点都不心软,手中的大刀就没停过,攻击的地方都是吴郝慑的要害所在。好几次大刀落空,地上出现一道五厘米的裂痕。

吴郝慑知道自己的体力比不过对方,便欲速战速决,拿着踏云棍一顿猛攻。几个来回后,吴郝慑成功击中铁匠手臂,将他的大刀打落在地,踏云棍伸出枪头指着其脑袋。

“我认输。”铁匠无奈道。

吴郝慑收回踏云棒,正准备离开。那个铁匠对吴郝慑说道:“如果我死了,请你告诉十三子,一定要把钱送到我家里。”

吴郝慑转身点了头,就往蓝门走去。铁匠也不用别人叫,绝望地走进红门里。

没一会,铁匠出现在广场上方,正以为会没事的时候,几条恶鲨迅速游来,铁匠活活被咬死,上面的水染成了红色。

吴郝慑进去蓝色的门内,里面同样是一条海底隧道,一直走,很快来到一个房间。房间内只有四张沙发,周围还是能看到海底景色。

诛算和戽石坐在沙发上,还有几个人站在周围聊天。吴郝慑走到诛算旁边坐下,说道:“想不到你还留有这一手。”

“要不是这样,死的人就是我了。”诛算淡然说道。

“你有在我们身上做手脚吗?”吴郝慑谨慎地问道。

诛算摇了摇头,小声说道:“就只有他而已,我之所以选他,就是看中他一定会反我,到时,我就可以拿他来开刀。这样,其他人就会怕我,自然不会再对我怎么样。”

吴郝慑沉默不语,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怎么?不信我吗。”诛算一眼看出吴郝慑心中所虑,于是问道。

“我很少与你这样的人打交道,实在不知道你心中想的是什么。”吴郝慑坦白说道。

“只要你不害我,我自然不对你怎么样,你知道这一点就行了。”诛算说道。

吴郝慑装作同意,心里却有了离诛算远一点的打算。

另一边,在漫长的石梯里,轨生已经走了快十多个小时,加上休息的时间,轨生在这石梯里已经耗了将近一天。

轨生身上的水早已经喝完,现在渴的时候只能用酒沾湿一下喉咙。

途中,轨生又遇到一个倒在楼梯上的人。那人已经昏迷了快两个小时,他从一开始就拼命奔跑,只用了几个小时来到现在的位置。

轨生经过的时候不小心把他吵醒,他睁开眼睛疯狂攻击轨生。

原来他在昏迷中产生幻觉,而幻觉中的人碰巧是他的仇人。见轨生靠得如此之近,他便本能地对轨生发动攻击。

轨生避开后没有跟他纠缠下去,继续匆匆上路。终于,用了整整一天时间,轨生走到这条石梯的尽头。

出了石梯,轨生看到分叉口,与之前的有点相同。

“恭喜你走完石梯。”可可在轨生身后说道。

轨生一惊,马上转过头来一看,说道:“你是谁,我可不记得参加试炼的人中有你。”

“我不是参加试炼的人。”可可说道。

“那你是……?”轨生疑惑地看着可可。

“前面的路凶险异常,我是来劝你退出试炼的。”可可说道。

“退出试炼有什么好处?”轨生没有着急,问道。

“能保住性命。”可可笑道:“以你的速度,无论走哪条路,你都无法在三天内到达指定地点。”

“这点不用你操心,我自有打算。”轨生淡然说道。

“你选择继续下去吗?”可可问道。

轨生点头确认。

“左边的路安全一点,但费时间,右边我不建议你去,那里实在过于凶险。”可可说道。

“那我就选左边的吧。”轨生想也不想就说道。

“你现在可以进去了。”可可打开分叉口左边的门,说道。

“我可以问你一件事情吗?”轨生说道。

“得看你问的是什么?”可可说道。

“通过之前右边的路大概要花多少时间?”轨生问道。

“最快的人只用了大半天时间。”可可如实回答道。

“谢谢。”说罢,轨生缓缓向左边走去。

里面依然是一条石梯,不过是螺旋形的。轨生沿着石梯往上走,大约走了五六层楼高,面前出现一道有点生锈的铁门。

铁门上面没有锁,轨生很顺利将其打开。一道清风吹来,轨生闻到一股淡淡的青草味。

轨生抬头看向天空,太阳刚从东边升起没多久,眼前的一切都被染成淡黄色。远处是连绵不断的山脉,近处则是茂密的竹林。

在出口附近有一个干净的小水池,上面不断有活水流下来。轨生拿出水壶走到水池旁边蹲下,用手舀了一点放进口里,清甜的感觉油然而生。

轨生装满水壶,站起来的时候发现一只半米多高的小猴子看着他。

小猴子的外形有点奇怪,头部足有身体的两倍,额头上有一个莲花般的红印。手指的指甲锋利异常,尾巴卷了好几圈。那只猴子一直盯着轨生,眼神极不友善。

轨生小心从腰后拔出刃爆,如果那只猴子有什么异样,他会毫不犹豫地给它几刀。

几分钟过去,猴子不再看轨生,跳进水池里玩起水来。这时,轨生才敢松一口气。

轨生环顾四周,在不远处找到指示牌,指示牌除了指明方向外,上面还有一小段字。大概的意思是这里的动物凶猛异常,要人小心谨慎。

进入竹林,轨生慢慢地走在草地上,看到许多稀奇古怪的动物。有长得像狗的小鸟,飞不起来,只能在低空滑翔。有喜欢挖地洞的地鼠,身上有四只手,每只手上有三只手指。还有会唱歌的小驴,它们群居而活,在空旷的草地一边吃草,一边哼着愉快的小调。

轨生遇到的动物大多数都很温和,但还是有少数会起敌意。如满脸胡子的柴狗,它们一群五只围着轨生绕,仿佛当轨生是一顿美味的午餐。

轨生只好拿出刃爆掷向它们,六把刃爆中了三只,剩下的轨生用猝取夺取它们性命。

柴狗死后身体会溶化,散发一股令人作呕的气味。轨生不知道这有没有毒,把刃爆收回来后马上远离此地。

没多久,一条黑黄相间的小蛇从尸水上爬过,如柴狗那样溶化掉了。

小蛇身上有剧毒,身体所化成的尸水将附近一米左右的青草染成黑色,青草以可见的速度枯萎,再没任何生机。

轨生继续上路,找到一个从地上露出来的小洞,轨生往洞口一看,里面十分宽敞,是一个休息的好地方。

轨生已经一夜没睡,身心都极为疲劳,于是决定爬进洞里睡上两三个小时。

洞里有许多天然的石柱,从进来后,轨生闻到一股骚味。这个洞肯定还有其它的动物生活着。

轨生不敢深入,在洞口十几米处生了一个小火,背靠石壁休息。

轨生睡了快两个小时,耳边不断传来翅膀拍动的声音。轨生睁开眼睛,成千上万只蝙蝠在半空不断飞来飞去。

它们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普通的蝙蝠,暗红色的翅膀,荧光蓝的獠牙,还有琥珀色的双瞳。

它们一边飞一边从口中喷出一道道音波,音波虽然无形,但能够看出颜色,和獠牙一样都是荧光蓝。

只要被音波击中两次,那里就会碎成粉末。轨生不敢乱动,仔细观察蝙蝠。

蝙蝠的动作虽然杂乱,但还是有一定的规律,它们从不会飞低过地面一米。它们发出的音波短时间内不会在同一个地方出现两次。蝙蝠好像怕火,这也是它们不敢接近轨生的原因。

令轨生尴尬的情况出现了,蝙蝠不敢接近,轨生害怕出来,两方一直僵持着,轨生没有任何好的办法。

眼前的火快要熄灭,轨生再不想出办法的话,今天就要死在这个没人知道的洞穴里面。

轨生只好拿起一条烧了四分之三的竹子不断用力挥动,赶走蝙蝠。

可是蝙蝠变得更加发狂,频频发出蓝色音波,轨生根本无法迈出一步。

轨生以为逃生无望的时候,发觉音波变多可是一件好事,更能从音波的轨迹中找到规律。

轨生心里很快勾勒出一条安全的路线,只是风险异常之高,一不小心,小命就会交待在这里。

轨生确认无误后,在脑海里又想了一遍路线,深深呼吸一下,利用双腿的爆发力,连续施展寸步,不到两秒钟,从洞穴中逃了出来。

那些蝙蝠留在洞口中盘旋,好像惧怕阳光,几分钟后,成群结队地回到洞穴深处。

轨生无力地坐在草地上,连续施展寸步对双腿负荷过大,一时半刻恐怕站不起来。

就算在洞穴里没有被音波击中过,但长时间在音波附近待着,轨生现在感到一阵晕眩。

同时,轨生庆幸自己在白天进入洞穴,要是在晚上,估计必死无疑。

当轨生再次能站起来的时候,时间又过了一个多小时。轨生继续沿着指示方向前进。每逢遇到动物,轨生都会离它们远远的。原因无它,那些动物的杀伤能力太大,轨生没有把握完全战胜它们。

走着走着,轨生听到有人在喊救命。一般人都会马上离开,只有作死的人才会走过去看。轨生明显是前者,正准备绕过去的时候,听到那人在喊他的名字。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出名了,轨生暗道。

虽然明知道有危险,轨生还是冒险走近一看,原来他是生长在泰勒城的厄朵瓦。

他曾经给过轨生情报,现在去救他,也算是还他个人情,于是轨生仔细观察到底是什么令厄朵瓦陷入险境。

厄朵瓦身上的盔甲在无数的黑影攻击下不断凹陷,庆幸还没有彻底击穿。

轨生聚精会神地看,还是没办法确定攻击厄朵瓦的黑影是哪一种动物。

在厄朵瓦附近的地上,轨生能看见一个小鸟图案,构成图案的液体发出淡淡的黄光。

轨生伏在地上,慢慢爬近图案,不到半米的时候,伸手摸了一下发光的液体。

液体有点黏黏的,一股骚味,像是尿液。轨生动了图案之后,图案不再发光。

天上不停攻击厄朵瓦的黑影慢了下来,逐渐露出原来的样子。

轨生定睛一看,那不就是燕子吗?只不过那些燕子尾巴有点奇怪,一共开了两个口子。

厄朵瓦得以喘息,拔出腰间的斧头一顿乱砍,把好几只燕子当场劈死。盘在厄朵瓦身上的蛇也出来帮手,一共咬死了四五只燕子。

燕子除了速度快外,攻击不痛不痒,轨生索性站起来加入战局。十多分钟后,附近草地全是燕子的尸体。

“多谢轨生兄救命之恩。”厄朵瓦恭敬地施了一礼。

“你怎么知道我在附近。”轨生好奇道。

“猜的。从见到你一刻开始,我就觉得你是一个不会拿自己生命冒险的人。而且能跟十三子走在一起,你一定有过人之处。因此,选择来这里,又能跟上我速度的人,就只有你了。”厄朵瓦说道。

“你是怎么被这群燕子困住的?”轨生问道。

“我的干粮被水池附近的猴子偷走,追不回来。肚子有点饿,见这里有棵果树,我便想爬上去摘一些果子下来,怎么也没料到那根本不是果树,树枝上其实全部都是燕子。”厄朵瓦尴尬道。

“你可以跑啊。”轨生说道。

“跑不掉。原本燕子飞行的速度并不快,但它们一边飞一边在地上留下黄色的液体,接着它们就快得像影子一样。”厄朵瓦说道:“要是身上的盔甲撑不住,我大概会被这些畜牲磨死。”

轨生听后把一些干粮分给厄朵瓦,反正一路上从弃权的人身上拿走不少干粮,身上的储备还多着。

“轨生兄真是在下的恩人啊。”厄朵瓦感叹道。

“你身上的动物也不少,应该很快能适应这里的环境。”轨生看着厄朵瓦肩上的蛇说道。

厄朵瓦摇了摇头,说道:“这里的动物我闻所未闻,对它们的行为习惯完全不知道,比你好不了多少。”

“你之前选的是什么路?”轨生好奇地问道。

“右边的路,不然也不会比你快。”厄朵瓦说道。

“为什么不继续选右边的路?”轨生又问道。

“实在太凶险。我之所以还有命在这里,完全是因为运气好。当时,我掉进一个火坑里,眼看快被烧死,突然前面的路不断有水涌出,把周围的火浇灭,我才保住小命。接着,我踩中一个机关,数不清的箭向我射来,我想都不想直接跳进旁边的洞里。当我掉到地上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差点落入有毒的荆棘里。”厄朵瓦回忆起来的时候还心有余悸。

“听说另一边的路会比之前的更加危险。”轨生说道。

“所以我才选现在这条路,虽然明知道时间会不够,但说不定会有奇迹出现。”厄朵瓦如实说道。

“你之后有什么打算?

”轨生问道。

“只能日夜赶路,看能不能在限定时间内到达指定地点,所以在下不能跟轨生兄多聊,先告辞了。”厄朵瓦说罢又向轨生施了一礼。

看着厄朵瓦消失在视线内,轨生又继续上路。不过在上路之前,轨生稍微研究了一下燕子留下的图案,而且试着画了一只相似的小鸟,但图案完全没有能让人加快速度的作用。

接下来,轨生沿路走的同时会多加留意,果然动物聚集的地方都会发现类似的图案,只是不知道图案有什么用。

轨生心里很想走近细看图案,可是一接近动物的领地范围,它们便会群起攻击轨生。轨生在这一带吃了不少亏,最后还是李伯所教的寸步救了他。

快到黄昏的时候,轨生估计自己已经走了快十几公里,双脚都快要起泡。

轨生到一个树桩上坐着,拿出干粮吃了一点,准备休息一会马上又赶路,因为这里实在太过危险。

快吃饱的时候,轨生感觉周围有点不太对劲,附近的草丛里时不时传来微弱的声响。

轨生马上提高警惕,仔细一看,这里的树桩有些奇怪,把树桩连在一起,居然是一个狼头的图案!

轨生知道自己已经身处狼群的范围,不用想,外面的动静一定是狼群所造成的。

轨生拿出猝取,慢慢站起来,不断环视四周。草丛里走出一条白净如雪的狼,个头足有一米多高,双眼通红,额头上有一根锥形小角。

越来越多狼出现,轨生暗道不妙,这里的狼比平常见到的狼大好几倍,估计普通的狮子老虎也不是它们的对手。轨生现在的唯一想法就是马上逃离此地。

轨生正欲踏出一步,侧面一条狼马上扑过来。轨生一个寸步成功躲避开来,后面的大树被狼咬断两截。

轨生再施寸步,来到一棵大树旁,趁它们还没有发现,迅速跳到大树上,沿着树枝跳到另外一棵大树上。失去目标,下面的狼开始慢慢四散开来。

轨生并没有下来的打算,沿着树枝继续走,越过一棵又一棵的大树。

忽然,轨生听到刚才的地方有狼叫声,不禁停下脚步往回看,狼群又重新聚集在一起。

轨生想了想,还是决定回去看一看。忽然,狼群中发出耀眼的灰光,惨叫声随之而至。

信众?轨生脑海里马上出现这两个字。随后,轨生只看到地上一大片尸体,却未见其人。

轨生沿着树枝又往回走一段路,在树下不远的地方,一个少年正与三只狼搏斗,他行动迅速,如同猛兽横冲直撞,把其中一只狼撞飞到树上。

那个少年轨生之前见过一面,当时他就站在信众游乐子身边,名字叫做碎骨子。

轨生并没有立即下去帮手,一直在树上观察,要是形势不好,他可不会把自己的性命搭上去的。

碎骨子把其中一只狼撞飞后马上跑到其旁边,双手按住狼身,一口咬断狼的脖子,行为动作如同一只野兽。

另外两只狼并没有闲着,它们一左一右朝碎骨子奔去。碎骨子一点也没有注意,他把狼身上的肉一口一口咬掉,场面极为血腥,轨生差点看不下去。

两只狼同时扑向碎骨子,碎骨子扭头一看,左右手同时抓住左边的狼,用力把狼的头骨按碎,脑浆四溢。

右边的狼成功扑倒碎骨子,眼看快咬破其喉咙。轨生匆匆从树上跳下,顺手给狼的脑袋送上一刀。

碎骨子将狼推开,将尸体咬烂。他的眼神冷酷锐利,完全没有人的灵性。

轨生本欲阻止,可是碎骨子现在杀得红眼,被他咬上一口怎么办?于是站远一点,静静欣赏他的暴力表演。

足足十分钟,三条狼全部只剩骨头,而且骨头没有一根是完整的。

“你没事真的太好了。处理完最后一批狼群我就马上赶回来了。”游乐子从远方快步走来,身上沾有不少狼血。

碎骨子见到游乐子稍微恢复冷静,眼神不再那么空洞。可他始终一声不吭,静静地看着白骨。

“前辈你好。”轨生上前打了个招呼。

“是你?”游乐子打量了一下轨生,马上认出他,说道。

“他刚才……救……了我一命。”碎骨子说话有点结巴,像是一个刚学说话的小孩。

“原来是这样,那就多谢小哥了。要不是你,我这些年就白费力气了。”游乐子走近说道。

“只是顺手罢了。”轨生谦虚道。

“这里反正狼肉多,我们不如就地扎营,一起吃个晚餐如何?”游乐子建议道。

轨生想了想,天色快黑,跟在一个信众旁边比任何地方都要安全,于是答应道:“谢谢前辈。”

太阳已经从西边落下来,在轨生的帮助下,这里终于生起了一个火。

游乐子把狼肉切成碎块,轨生用树枝串起碎块架在火上。碎骨子还呆呆地看着狼尸,仿佛还没杀过瘾似的。

在等着狼肉熟的时候,轨生问道:“凭前辈的经验和身手,应该很容易能躲开这群狼才对啊,你们为什么会跟它们打起来呢?”

“还不是因为他。”游乐子指了指碎骨子说道:“他啊,只要一见到狼就会失控。之前,他看到一只狼在附近,马上不顾一切冲过去,结果被一大群狼围住。我只好引开大部分的狼,分批杀死。剩下的就只能交给他自己处理。”

“能告诉我他恨狼的原因吗?实不相瞒,我觉得他好像有点古怪。”轨生坦白道。

“你要是跟一只野兽长大,你也会变成他那样子。”游乐子翻了翻火上的狼肉说道:“我在组织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了,是时候为组织找到一件祭品,不然得接一些乱七八糟的任务。听说有一条村子附近曾经出现祭品宝光,尽管机会渺茫,我还是决定去一趟。”

“你到的时候恐怕早就被人取走了。”轨生笑道。

“你对了一半。我到了村子后调查一番,村里的人都说看到宝光,就是没人找到祭品。我在村子留了三天,就失望回去。”游乐子说道:“回去的路上,我感觉有祭品的波动,马上朝村外的禁地走去,那里有许多嗜血的野兽。为了防止有人进去,村里的人在外面建起了围墙。我轻易翻过围墙,在禁地走了半天,发现一个只有四五岁的小孩。他全身赤裸,爬在一只白老虎后面。因为好奇,我跟在他附近看了好一会儿。”

“那个小孩莫非就是现在的碎骨子?”轨生问道。

“没错。那时,他饿了就会吸吮白老虎的母乳,累了和白老虎一起睡。至于他现在为什么恨狼,那是因为有一群野狼围住白老虎和他,白老虎为了保护他,拼命与狼群搏斗。白老虎虽然勇猛,但还是寡不敌众,最后死在群狼的獠牙之下。”游乐子笑道:“他啊,为白老虎报仇,拼了命冲向其中一只野狼,生生把野狼的脖子咬断,马上遭到狼群围攻。我只好出手相助,没花多少功夫,便将那群野狼消灭干净。”

“他为什么跟着你?”轨生问道。

“因为祭品就在他身上。”游乐子回答道。

“什么?”轨生惊讶地张开大口。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穆槐身上也有祭品,不然,他现在也不会行走不便。”游乐子解释道。

“是不是用了祭品,他身上就会缺一块?”轨生看向碎骨子,问道。

“那还得看他如何选择,但多数如你说的一样。知道碎骨子的祭品就在他的左臂,我便把他带回村子一问,马上找到他的父亲,终于知道他为何跟着白老虎生活。原来宝光出现的那天,碎骨子的母亲离他最近,爆炸将她炸死,父亲则受了轻伤。本来他的父亲想亲手杀了眼前这个不详之人,但想到他毕竟是亲生骨肉,于是便把他放到禁地里,由他自生自灭。”游乐子拿起一串狼肉吃了起来。

“为了把祭品带回组织,你一直带着他在身边?”轨生说道。

“我足足养了他好几年,起初他连话也不会说,我那可是真的辛苦。最后在我不断地努力下,他总算能简单沟通。毕竟祭品在他身上,总不能让他成为别人的祭品吧,这多残酷,于是我便有了带他进组织的打算。”游乐子说道。

“你要是全程在他身边,试炼对他来说跟玩似的。”轨生说道。

“你身上有祭品的话也能和他一样。”游乐子笑道:“再说,我让他参加试炼只不过是让他锻炼一下。你也看过他的攻击手段,无论我怎么教他,他还是喜欢模仿白老虎的杀人方式,这是我最烦恼的地方。”

轨生也拿起一串狼肉,吃了一口,没有调味料,烤肉有一点骚味。

“他之后有没有再去看过他的亲生父亲?”轨生问道。

“没有,可能他只把那只白老虎当作亲人,所以他见到狼才会突然失控。”游乐子说道。

“为什么你们会选这一条路,另外的路不好锻炼吗?”轨生试图套取另外一条路的情报。

“反正你选了这里就再也回不去了,我告诉你也无妨。”游乐子大方说道:“凡是右边之路,都是捷径,危险程度连我也有点害怕,还谈什么锻炼。至于为什么要设置右边的路,不要以为我们单纯地想取你们的性命,这只不过是为了考量胆大心细之人。还有,不是有个叫可可的人劝你们别要冒险吗?”

“那左边的路呢,穆槐在试炼开始前说过,期限只有三天。他们要是都选左边的路,一定没法到达指定地点。到时,通过试炼的人会少得可怜。”轨生装作不解地问道。

“无可奉告,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设置的任何关卡都会留一丝机会,只是很难找得到罢了。”游乐子大有深意地说道。

“你们准备什么时候上路?”轨生又问道。

“你该不会想跟着我们吧,我们可是会留在这里生活好几天。”游乐子看出轨生心中所想,大笑起来。

“留在这里锻炼?”轨生一点也不生气地说道。

“没错,这里的动物都是很好的练手对象。”游乐子说道。

“这里的动物很奇怪,不像是正常物种。”轨生说道。

“那些动物外面一只也没有。当时,泰勒城还没建成,附近生长着各种各样的动物。但除了大象,其它动物都不好驯养,而且杀伤力极大。于是十二部落中的泰勒建议将除了大象以外的动物全部迁走,得到了大部分人的同意。慢慢地,原本生活在泰勒城里的动物统统来到这里。”游乐子说道:“之前分基地还没撤离之前,组织里的人常会在这里与动物练手。你千万不要小看它们,它们的强大远远超出你的想象。”

轨生苦笑了一下,说道:“这我当然知道,今天我就差点死在它们手里。”

当天晚上,轨生就在他们附近休息,没有任何地方比这里更安全了。

游乐子也不在意,睡之前,在方圆半里内覆盖一层薄薄光膜。

到了第二天早上,轨生起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准备好出发,迅速用水拍了一下脸跟在他们后面。

游乐子的目标很明确,一直偏离着指定地点的方向。轨生并不在意,觉得时间还很充裕。

穿过竹林,三人来到连绵不断的山脉。从这里开始,路变得不太好走,地上全是凹凸不平的碎石。

“这可是期限的最后一天,你确定跟着我们是件好事?”游乐子疑惑地问道。

“你这是关心我,还是不想我跟着?”轨生问道。

“当然两者都是。不过你硬是跟上来,我也拿你没办法。”游乐子笑道。

“那就请前辈再忍耐一下吧。”轨生说道。

在游乐子的带领下,三人踏入其他动物的势力范围。轨生虽然没看到动物的踪影,但还是能感觉到庞然大物在附近。

“碎骨子,一会你要对付一种叫十六足的蜘蛛。它们非常能缠人,你千万要小心。”游乐子介绍道。

一共六只蜘蛛慢慢从远处出现,它们每只都有一个人那么大,身体是透明的,十六条腿长满利刺。

轨生瞧了一眼四周,觉得有点不对劲,于是迅速跑到旁边的大石头,翻身上去一看,周围的大石组成一个类似蜘蛛的图案。

“碎骨子,你……”游乐子还没有说完,碎骨子想也不想直冲过去,把其中一只蜘蛛按在地上,一口咬断蜘蛛的头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