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325字
  • 2022-03-16 19:48:51

“一定是那个黑衣人所为!”戴着贝雷帽的女生说道。

轨生正想站起来的时候,绑着双马尾的女生走过来,不断翻找死尸的身体。

“你这是?”轨生疑惑地看着她。

绑着双马尾的女生仿佛轨生不在身边一样继续搜着,过了好几分钟才说道:“不见了,他身上的埒垨武器不见了。”

“是什么样的埒垨武器?”吴郝慑问道。

“外形像一只笛子,实质是一柄匕首。”绑着双马尾的女生说道:“那可是他从宫殿外围找到的。”

“什么?!这里居然真的有宝物?”轨生十分诧异地说道。

“当初我们见到他的时候,他跟我们说在外面找到一把埒垨武器,给我们看了一眼,然后邀请我们一起去找剩下的宝物。不然我们两个女生绝不会深入到这里。”绑着双马尾的女生说道。

“除了那柄埒垨武器,你们还找到哪些宝物?”吴郝慑问道。

“什么也没有找到。”戴着贝雷帽的女生摇了摇头。

轨生沉默一会,说道:“我们还是继续走吧。”

“这尸体怎么处理?”绑着双马尾的女生问道。

“总不能把他带在身边吧。”吴郝慑耸了耸肩说道。

于是一行人继续向前走去,越走就感到越热。轨生差点受不了,很想脱衣服。那两个女生更不好受,她们的衣服都快要湿透了。

吴郝慑最干脆,他把衣服的钮扣全部打开,露出洁白的胸膛和腹部。

路旁的墙不再是灰黑色,变得有点暗红。沿路走过来,轨生发现路上鲜有破碎的骸骨。时不时,会有几只红得如火的螃蟹走过,在地上留下一道烧痕。

没多久,一行人来到一个房间,房间中央有一个小池子,里面都是沸腾的熔浆,热量就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

大家正想绕过去,戴着贝雷帽的女生就尖叫起来,“你们看!”

轨生沿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熔浆里偶尔会冒出一条还没溶化的手骨。

“那人一定是刚死不久。”吴郝慑猜道。

“他也是来参加试炼的人?”绑着双马尾的女生问道。

轨生在附近仔细搜索了一番,在地上找到一枚戒指。戒指轨生认得,那是泰勒城月初才发售的新品,要价快上百个金币。

全是熔浆的小池里忽然变得有点不正常,中央地方所冒出来的泡越来越多。轨生见此暗道不好,大声喊道:“我们快走!”

轨生最先绕过去冲进另一个洞口,其他人没有多想紧跟后面。没多久,后面传来爆炸声,熔浆不断涌出来。

所有人都不敢停下脚步,拼了命往前跑。足足跑了五分钟,身后的熔浆才停止逼近。

这时,大家已经喘不过气来,只能站在原地稍微休息一会。

轨生呼吸一直很急促,感觉这里的空气极为稀薄。要是再不离开这里,大家恐怕都要窒息而死。

在轨生的建议下,众人又勉强跑起来。沿路尽管小心,但还是触动了不少机关,还好大家都有惊无险。

跑着跑着,轨生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有人在吗?快来救我!”

“一定是戽石。”吴郝慑说道。

轨生点了点头并没有停下脚步,很快来到一块空地。空地的中央,戽石站着一动不动。

戽石看到轨生他们,马上叫道:“你们不要过来,周围都是细线,碰到一条,四周就会有乱箭射出。”

“你怎么知道会有箭?”吴郝慑大声问道。

“之前我遇到过同一种陷阱,还好及时躲开,不然我早就死了。”戽石心有余悸地说道。

轨生稍微走近几步,果然发现戽石口中所说的细线。细线之间根本容不下一个人,因此戽石不可能绕过细线出来。

“你是怎么进去的?”轨生不解地问道。

“你们看看上面,那里有一个洞,我就是从其掉下来的。”戽石回答道。

轨生沉默了好一会,终于想到了办法,说道:“试一下八言镜吧,不然你一辈子都要躲在里面。”

戽石听后一喜,差点忘了李伯给他的埒垨防具。于是戽石从胸口拿出八言镜,按下开关,八言镜马上出现一个紫色的光罩。

戽石深深吸了一口气,往前走了一步,触碰数根细线。数不清的箭支从不同方向射来。

箭支打在光罩上马上断成两半,几分钟后,光罩外面的断箭堆了几尺高。四周再也没有箭射出,这里的细线都被弄断。

八言镜放出的紫色光罩消失,戽石想再试一试它,可无论怎么按开关,八言镜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估计要过一段时间再能用了。”轨生走过来说道。

“你们怎么也来了。”戽石小心收回八言镜说道。

“还不是因为你。”吴郝慑埋怨道。

“我可不信。都是为了宝物来的吧?”戽石笑道。

“你找到宝物?”吴郝慑问道。

“毛都没有,差点连命都丢了。”戽石生气道。

“可能被人先找到了吧。”绑着双马尾的女生从旁插了一句。

“不可能,我是最先来到这里的人。”戽石十分肯定地说道:“我来之前,外面宫殿的入口还封住,其他人根本进不来。”

“你是怎么进去的?”轨生不解地问道。

“有个女生说这里面藏有很多宝物,说完她就把入口炸了。我听到宝物两个字就失去理性,想也不想就冲进来,结果出不去了。”戽石尴尬道。

“你在这里有遇到黑衣人吗?”轨生问道。

“当然有,就是他把我推入上面洞口的。”戽石说话的时候显得很生气。

“那么,说这里有宝物的女生又是谁?”轨生继续问道。

“她好像叫李飞蝶。”戽石想了想说道。

“对,就是李飞蝶告诉我们这里有宝物的。”绑着双马尾的女生和戴着贝雷帽的女生异口同声地说道。

“这么说来,李飞蝶不是把这里的宝物全找到,就是骗了大家。”吴郝慑说道。

“总之,我们先出去再说吧。”轨生皱起眉头说道。

一行人继续向前走,绕了不少路,对机关多少有点心得,走起路来安全许多。

两个小时后,一行人来到路的尽头,这里有一个广场,与外面的地下广场大小相同。不过这里的广场有许多石像,石像全都是老鼠外形。

在广场的最中央,有一个十几米高的巨型老鼠石像,不过这只老鼠的脸画成小丑的妆容,头上戴着小丑的帽子,鼻子装着一个红色的圆球。老鼠的手与人手一样,左手持匕首,右手拿怀表。

其他人对这里的老鼠石像感到奇怪,唯独轨生默默不语。他对眼前的巨型石像很熟悉,小的时候常常发恶梦,梦里所出现的怪物就是眼前小丑模样的老鼠。

“我们要不往回走吧。”戽石说道。

“恐怕只能这样,这里没有其它路了。”吴郝慑附和道。

轨生收拾情绪,在这个广场仔细看了一番,最后在巨型石像的脚跟发现一行字,“欲想逃出地下道,必须破而后立。”

“这是什么意思?”戽石走过来问道。

轨生想了一下,字里的意思让他回想起卦符村里的洵老和筠老,很快有了主意。

在四周的墙壁检查一遍,边走边敲,终于,轨生找到一面空心的墙壁。

轨生从腰间拿出新买来的刃爆,折断尾部扔到空心的墙壁,刃爆把墙壁炸开一个大洞。

轨生第一个走进去,其他人跟在其后,沿着黑暗的道路前进,没多久,眼前出现一道门。

轨生打开门上的锁,将门推开。众人终于走出宫殿。

一行人绕到前面的入口,那里已经有不少人出来,他们身上都有伤。穆槐站在门口,丝毫没有进去的意思。

当天晚上,宫殿的入口再次被封住,死在里面的人至少有十个。

很多人曾经求穆槐进去救人,但马上遭到拒绝,理由是里面已经没有任何活人了。

事后很多人来找李飞蝶的麻烦,她在众人面前大哭起来,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她说自己也是被人叫进去的,至于叫她去的人早就死在宫殿里面,再也无从对证。

戽石回去后诛算也休息好了,于是把一切告诉他。诛算就淡淡说了两个字,“笨蛋。”让吴郝慑笑了好久。

轨生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李飞蝶就在里面休息。轨生看了一眼屋内外,再也找不到那个行李箱。

“我睡觉的时候你不要过来哦。”李飞蝶躺在床上用薄薄被子盖着自己。

“你也一样。”轨生坐下说道。

“我身上可没穿衣服。”李飞蝶又说道。

“你这么说是要我也不穿吗?”轨生笑道。

“总之你别走近我!”李飞蝶睁大眼睛说道。

轨生想了一想说道:“来参加试炼的人中有人立心不良。”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李飞蝶小心地问道。

“在宫殿里,有黑衣人试图杀害参加试炼的人,而黑衣人就藏在我们之中。”轨生说道。

“你知道他是谁吗?”李飞蝶眨了眨眼睛。

“我只知道我不是。”轨生说道。

“但谁也证明不了你不是。”李飞蝶说道。

“你说的没错,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个事实,这世上就只有两个人知道我不是。”轨生笑道。

“哪两人?”李飞蝶好奇地问道。

“我和真正的黑衣人。”轨生说道:“那你觉得我是不是?”

李飞蝶沉默了好一会,没有回答轨生的问题。

“我不知道黑衣人有什么目的,不过,我对他已经起了戒备之心,日后要是他敢在我面前作出越轨的举动,我会毫不犹豫地结束他的性命。”轨生冷冷说道。

“就凭你?”李飞蝶不屑道。

轨生笑了一下,趁其不备施展寸步,一个闪身来到李飞蝶床前,迅速将盖着的被子扯开。

李飞蝶只穿着红色蕾丝内裤,上身赤裸着。腹部和肩膀有灼伤和箭伤,她显然深入过宫殿内部。

李飞蝶惊讶地合不上口,当她反映过来的时候,马上把被子盖回去,红着脸对轨生说:“畜牲!”

“我不给你点颜色看,你可能以为我连畜牲都不如呢。”轨生慢慢坐回自己的床上。

“早知道不和你一间房间。”李飞蝶说道。

“这样就没人发现你是黑衣人了,是吧?”轨生死死地盯着李飞蝶。

“我可不是黑衣人。”李飞蝶马上否认道。

“你弄破的黑衣扔在哪里?”轨生问道。

“在……我不是黑衣人!”李飞蝶说罢扭过头装着睡觉。

轨生也躺在床上,看着天花说道:“总之,别再把短剑指向我。”

李飞蝶没有回应轨生,房间内又恢复了安静。轨生朝她看了一眼,又说道:“对了,你上身还蛮漂亮的。”

李飞蝶狠狠把枕头扔了过来,正中轨生的脸。

第二天早上,轨生几乎一整晚没有深睡,原因无它,旁边可是睡着一个杀人嫌疑犯,要是不提防的话,脑袋分分钟会跟身体说再见。

李飞蝶很早就出门,轨生才有机会真正睡了会。当外面吹起哨声的时候,已经过了两个小时。轨生揉了揉眼睛,疲惫地走出房外。

穆槐在外面将大家集中,轨生站在队伍的后面。李飞蝶换了一身衣服,腰间系着一把短剑。那把短剑轨生记得很清楚,就是昨天黑衣人握着的武器。

轨生又看了看其他人,他们的着装都与昨天有所不同,大多数穿了护甲。

最明显的是诛算一行人,他们统一穿了诛算购置的软皮甲。

诛算的想法很明显,就是让其他人知道有一群人在保护他,你们千万不要有坏注意。

来自秤负城的象柱本来就比一般人高大,他穿的一身板甲更是惊人,至少有几百斤重。

厄朵瓦依然保持着泰勒城的着装风格,只在下身裹了一块布。

来自王都的李俊凯换上一整套盔甲。盔甲亮闪闪的,一看就知道不便宜,没有几千个金币恐怕买不下来。

“在出发之前,请大家跟我来。”穆槐说罢往地下广场走去。

轨生跟过去一看,广场摆了三个桌子,桌子上分别是武器,应急用品和食物。

武器都是普通货色,基本能从大街上的铁匠那里买得到。武器虽然一般,但种类繁多,刀枪剑戟应有尽有。

应急用品有点复杂,最有用的要数绷带、止血药和简单的解毒药。绳索、指南针、泳镜……甚至帐篷也有。

食物都是干粮,形状有方有圆,看起来所用的材料相同,味道感觉不怎么样。

“你们出发之前,可以在三张桌子上各挑选一件物品,当然,如果你觉得不需要,也可以不用拿。”穆槐转过身对大家说道。

大家一听马上迅速上前挑选,毕竟桌上的东西有限,选快点对自己更有利。

轨生先看了一圈应急用品,深思一会,拿走一条绳索。然后再到食物的桌子选了一份干粮。干粮叠在一起,足够一个人吃一个星期左右。

最后,轨生在放武器的地方瞧了一眼,武器实在不咋样,有的还生锈了。

轨生还是拿走一条棍子,再不济,还是能当拐杖用。

穆槐见大家都准备的差不多,带着大家来到广场里起点的前面。“当我开启这面墙的同时,第一关的试炼就正式开始,我在这里先跟你们说清楚,里面可是有一定的危险程度,你们要是不注意的话,有可能会受伤,甚至会死去。如果有人想退出的话,现在就可以回去了。”

众人虽然听后有一点不安,但没人挪动半步。穆槐等了一分钟左右,见没人想要退出,转身开启入口,那面透明的墙瞬间消失不见。

“第一关试炼正式开始!”穆槐大声喊道。

十几个人最先反应过来,争先恐后地冲进里面。李飞蝶就在这他们之中。

其他人纷纷动了起来,诛算带领的队伍则不慌不忙地走进去。

轨生也不焦急,他计划先看清楚里面的情况,再根据实际的危险程度加快速度。轨生可不想刚开始就踩中陷阱。

轨生进去入口的同时往回看。穆槐全身闪烁,然后消失不见。那道透明的墙又出现在入口,慢慢变回普通的墙。

轨生在入口附近拿了一个火把,握着火把慢慢向前走。现在所有参赛者之中,轨生排在了末尾。

这里的通道只容下四个人并行,上下左右都是天然岩石,完全没有通风的地方。

轨生在通道上走了将近半个小时,终于来到尽头。尽头有一个分叉口,右边的通道已经封死,附近留有一些字。

轨生仔细浏览一遍,上面写着先偷进去的人必须走这条路,不然后果自负。

另一条通道没走多久就是尽头。前面没有路,只有一个深不见底的滑梯。见附近没人,轨生猜其他人已经滑下去,于是想了一下,爬进去。

滑梯很陡,轨生滑下去的时候速度太快,根本看不清周围的一切。足足滑了十几分钟,轨生还没来到底部。

又过了二十分钟,轨生终于看到前方有光,眼睛有点不适应。轨生慢慢站起来,走进一个房间里面。

房间里有两条通道,通道前面有指示牌,上面有简单的介绍。左边写着“前方道路为长梯”。右边则写着“前方是捷径,但危险重重。”

留在这里考虑的人还有几个,他们对此很犹豫。轨生并没有多想,马上走入左边的通道。

轨生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求稳,他现在只要在一个星期内到指定地点就行,根本不用像其他人那样急着前进。

轨生走在石梯上。石梯一直往上,根本看不到尽头。每个石阶大概有一尺高,一步差不多能跨两个石阶。

现在就是考验耐力的时候,轨生一步一步向上走,刚开始没什么,但半个小时后,开始有点吃不消。这里空气稀薄,更加容易让人疲倦。

轨生满头大汗,可他没有要停下来休息的打算。事实证明,轨生的体力并不是参赛者之中最差的,在走石梯的时候,轨生已经超过三个人。那三人虽然看起来比轨生还要强壮,但他们只能坐在旁边喘着休息。

轨生越走越感觉不对劲,石阶的跨度好像变大了,再也无法一次走两级。而且石梯变得更加陡峭,轨生每走一级都感到很吃力。

二十分钟后,体力开始透支。眼睛变得有点花,轨生不禁有了停下来休息的想法。

可是看着无边无尽的石梯,轨生莫名地好胜起来,想一口气爬上去。

当轨生差点脚步不稳而倒下的时候,他就觉得之前的想法有多么的危险。要是一个不留神从这里滚下去,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事。现在石梯的坡度已经到了六七十度,摔下去的话,不死也会一身伤。

轨生放慢脚步,从腰间拿出水壶喝了一口水,稍微冷静一下,最后决定停下来休息十分钟。

轨生在休息的时候不禁对前面的人佩服万分,自认为经过之前打工的锻炼,身体素质已经很不错了,但实际上,还是比不上其他人。

轨生十分好奇之前右侧的通道,选那条路的人一定大有人在,只是不知道那条路究竟有多危险。但轨生可以肯定那条路一定不用走得这么辛苦。

休息得差不多,轨生便站起来继续上路。轨生一边扶着旁边的扶手,一边往上走。

在另一条路上,诛算、戽石、吴郝慑和其他招募的人身上都有一点小伤。

他们之前有人踩中机关,墙上乱箭射出,幸好其中有人身手不错,拿起盾牌把大部分箭支挡下来,不然大家可不是轻伤那么简单。

“诛算,我们应该选左边那条路的。”吴郝慑边走边说道。

“不行,那里虽然好走,但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这一关的难点就是时间的掌握,要是我们没在三天之内到达指定地点,一切都是白搭。”诛算说话的时候有点烦躁。

“是啊,你不见大部分人都选这条路吗?可见我们的选择是正确的。”戽石理所当然地说道。

“你这是什么逻辑?”吴郝慑无奈道。

“这里虽然危险重重,但还是多少能看出机关所在,我们只要小心点,根本不用担心有生命危险。”诛算试图安慰道。

吴郝慑听完眉头一皱,走到戽石旁边,紧紧地靠着他。

“你干什么?”戽石侧过脸问道。

“跟你走一起会安全一点,你那埒垨武器看起来还是很靠谱的。”吴郝慑老实道。

“你就这么怕死?”戽石问道。

“当然,这世界上还有很多美女和美食,我可不想就这么死去。”吴郝慑笑道。

一行人继续前进,诛算命两个人走在最前面,他跟在后面。

在诛算的事前提醒下,众人避过许多危险,同时他们发现路上有好几个受伤不轻的人。

那些受伤的人恐怕无法继续下去,他们流血太多,十分虚弱,要是再强行下去,这条路就显得更加危险。

又走了几分钟,戽石在路边发现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如果有人想要放弃试炼,那么留在原地,一天过后会有人带你们出去。”

“想得还满周到的。”吴郝慑也看到牌上的字。

“都到这个地步,谁会轻易放弃,除非是真的受伤了。”戽石说道。

诛算也看了一下牌子,发现有点奇怪,牌子上面的字好像没有写完。

于是诛算走近把牌子翻了一下,果然后面还有字。“前面道路危险重重,是之前的数倍以上,大家可以往回走选择另外一条路”。

“现在该怎么办?”戽石犹豫起来。

“现在往回走的话,不太实际。我们已经在这里走了快半天,以我的估计,现在走另外一条路根本无法在三天之内到达指定地点。”诛算分析道。

这时,一个额头有疤的壮汉说道:“要不我们分成两队走,一队继续上前,另一队往回走?”

“不行!”诛算斩钉截铁地说道。

“虽然前方危险,但我觉得分开走不好。”吴郝慑开口道。

“要是我们都死光了,还参加什么鬼试炼?”额头有疤的壮汉质问道。

“分开力量会使这支队伍变弱,前面要是有什么危险的话就更不好对付了。”诛算解释道。

最后,诛算力排众议,命令一行人继续前进。路上有许多人开始对诛算不满,但没有一个人出声。

一阵巨大的声响传来,戽石往回一看,马上想死的心都有,后面连续掉了两个球形巨石下来。

巨石不仅封住后路,而且不停向前滚。要是众人不赶快离开,一定会碾成肉酱。

“快走!”戽石大声喊道。

一行人拔腿就跑,一路上没有诛算的仔细分析,大家踩中不少机关,受伤的人数呈直线上升。

后面的大石越来越近,戽石暗道,要是找不到地方躲避,那么,今天就是大家的死忌。

“前面侧边好像有几个坑位!”吴郝慑说道。

众人一看马上加快速度。坑位的地方有限,根本无法容纳全部人。戽石眼见及此毅然施展寸步,第一个躲进坑位里。

当所有坑位都站满人的时候,还有几个人站在外面。他们不停地向坑位挤,可里面就是没有多余的地方。

“你们快继续走!”吴郝慑喊道。

可那些挤在外面的人仿佛没有听见一样,他们甚至想把里面的人拉出来。

里面的人为了活下去,用力将挤在外面的人踢开。大石滚过来,好几团血肉炸开,把通道染成一片红色。

大家在感到幸运的同时开始对死去的人产生一点愧疚。诛算最先走出来,对大家说道:“我们赶快走吧,不知道接着还会发生什么事。”

忽然,额头有疤的壮汉冲了出来,用力将诛算推在墙上,抡起拳头骂道:“要是你刚才听我说,他们就不用死了。”

“你能确保接下来的路一定安全?人手不够,到时死的可能就是你。”诛算完全不慌地说道。

“他们可是为了家里过得好一些才跟你来的,可是现在……”额头有疤的壮汉伤心道。

“这我当然知道,在出发之前,我已经跟你们说得很清楚了,就算你们不幸遇难,我也会给你们家里一笔可观的抚恤金。”诛算冷酷道。

“但……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额头有疤的壮汉无力道。

“我可没强迫你们跟我来。”诛算侧过头,说道。

额头有疤的壮汉放下拳头,淡淡说道:“下次你有危险,我可不一定出手。”

众人继续上路,路上都没有人说话,心里对诛算产生了一丝不满。

吴郝慑走到诛算旁边,压低声音说道:“你就不怕他们反水?”

“他们想退出的话,我阻止不了,但他们想获得祭品又不按照我的意思去做的话,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诛算冷冷道。

众人来到一个分叉口。那里同样有个牌子。牌子上写着,“前方道路十分凶险,请大家谨慎选择。右边的路机关重重,危险程度足以致命。左边则是一间空房,想要放弃闯关的人可以在那里待上一天,然后便可跳过右边的路直接到下一个分叉口。”

“到了这个地步,如果选左边的话,我们之前的冒险就没有意义了。”吴郝慑分析道。

“你说得没错,我们必须选右边的路,只是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跟过来。”诛算担心道。

“大家听我说,我们之所以来只不过想多赚点钱,根本对祭品毫无想法。现在这里的试炼已经超过我们的想象,我们不应该再冒险下去。”额头有疤的壮汉站出来说道。

招募的人纷纷附和,甚至已经有人想放弃试炼回去。戽石一见场面有点失控,走到诛算身边问道:“现在该怎么收场?”

这时,诛算站到众人跟前说道:“要是大家觉得危险,大可以放弃,根本不用选什么路,待在这里等人把你们带出去就行。不过,你们如果决意选择左边的话,我可以认为这是一种违反协议的行为。”

“是又怎么样?最多我们就不要你的钱。”这时有人开口说道。

“参加这个试炼的资格可不是免费的。”诛算冷冷道。

“你还能对我们怎么样?”一个脸颊有泪珠纹身的男人说道。

“你们不会以为我什么都没准备就用你们吧。在出发之前,我就派人把你们的情况调查得一清二楚,只要你们反水,你们家里的人一个都别想活下去。”诛算狠狠道。

“你太卑鄙了。”脸颊有泪珠纹身的男人绝望道。

“那只不过是一个保险,只要你们没有反水,你们根本不用担心。”诛算说道。

“把你干掉,那么谁还会知道这里发生的事。”站在最侧边的人说道。

“如果你不怕,大可以对我动手,我这十三子可不是白当的。”诛算威胁道。

大家心里虽然多多少少有些想法,但就是没有人敢动手。之前公开反抗的人都沉默不语,连额头有疤的壮汉也开始犹豫起来。

吴郝慑说道:“大家还是不要有其他想法为好,诛算可不像开玩笑。”

终于,有人战战兢兢地说道:“如果我现在还按你的吩咐行动,之后我可是要两倍的酬金。”

“没问题。”诛算爽快道。

在金钱的利诱下,众人稍微消除对诛算的不满。但还是有少许不友善的目光,毕竟之前有人因他死去。

众人商量一会后,决定跟诛算走右边的路。诛算总算松了一口气,如果他们不跟来,这次试炼不用再继续下去了。

“你早就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戽石边走边小声地问道。

“当然。这种结果也是在我预料之中。”诛算回答道。

“我呢?你可有对我调查过?”戽石担心地问道。

“不瞒你说,我的确派人去过你所住的村子。除了知道你母亲死去之外,就再找不到任何与你相关的人。”诛算坦白道。

“你要是能找到我亲生父亲,我还要感谢你。”戽石说道。

“放心,你和他们是不一样的,如果你刚才选左边的路,我不会阻止你。”诛算说道。

“因为我没有你可以威胁的人?”戽石问道。

“每个人都有弱点,你也不例外。再说,你手上的硬币原来就属于你,我只是帮了个小忙。你能辅助我自然最好,离我而去我也没有任何办法,毕竟我可不是什么穷凶极恶之人。”诛算老实道。

“我之所以跟来,只是认为你说的话是对的。浪费太多时间,第一关试炼一定无法通过。”戽石说道。

“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算是还了我人情。”诛算问道。

“说吧。”戽石说道。

“我知道你是这里战斗能力最高的人。”诛算说道。

“如何见得。”戽石淡然道。

“刚才你逃进坑位的身法一般人可做不到,用那种身法战斗,我们没有一人是你的对手。”诛算分析道。

“你还没要我帮你做什么?”戽石问道。

“很简单,保护我的安全。”诛算压低声音说道:“不要让招募来的人伤害我。”

“你刚才可是一点也不怂啊,我还以为你有后招。”戽石说道。

“不满你说,我那是在唬人,要是他们一起上来把我干掉,我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诛算有点后怕地说道。

“你就不怕我告诉别人?”戽石问道。

“我之前就告诉过你,每个人都有弱点。”诛算一点也不慌地说道。

“我的弱点又是什么?”戽石说道。

“告诉你的话,那个弱点就没有用了,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当然,要是你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出去后我会如实相告。”诛算拍了一下心口说道。

戽石沉默好一会,说道:“我终于开始了解十三子到底是怎么样的人。”

“和普通人根本没啥区别,有手有脚,有口有鼻,跟你们一样。”诛算笑道。

“就算明知道你说的是假话,也不敢不相信。”戽石无奈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