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10027字
  • 2022-03-16 19:48:22

“祭品数目有限,就算你爹以前替我打过工,我也不能带你通过试炼。”诛算老实道。

“这我知道,我只是想认识一下传闻中的十三子,就算不能交好,起码不要惹你生气。”厄朵瓦说话十分得体。

“如果你有用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帮你一二。”诛算想了想说道。

“我可是参加过一次,对他们的试炼还算熟悉。”厄朵瓦直言道。

说到这里,周围的人都竖起耳朵,希望能听到一些有用的情报。

“你可以说说有什么样的试炼吗?”诛算问道。

“当然可以。记得我是在第三关失败的。第一关是耐力赛,主要考验参赛者的基本素质,很多平常没有锻炼身体的人都栽倒在第一关。第二关是寻物比赛,需要点智商才能通过。”厄朵瓦毫无保留地说道。

“第三关呢?”诛算问道。

“我还没参加就被刷下来,第三关到底考些什么,我也不知道。”厄朵瓦有点失望地说道:“由于在第二关受了重伤,短时间没办法痊愈,我只好在地下道的人劝告下退出试炼。”

“除了你,这里还有来过一次的人吗?”轨生上前问道。

厄朵瓦见轨生与诛算站在一起,没有提防他,直接说道:“这里还有一个经验老道的参赛者,他已经参加过四次。名字好像叫做马长青。”

轨生听后一愣,马上去看了马长青一眼,发现他正到处搜集参赛者的信息。

“参加四次也不成功,他强不到哪里去。”戽石不屑道。

“获得五次资格可是不容易,你千万不要小看他。”诛算提醒道。

“他说的没有错,我听说,马长青虽然有一次冲到最后两关,但还是能力不济被刷下来了。至于他为什么每次都能找到硬币,那是因为地下道的一个信众欠了他家一个巨大人情,所以每次试炼之前,那个信众都会把硬币亲自送到他手上。他看起来年轻,但年纪已经不少了。”厄朵瓦说道。

又过了十几分钟,地道里再也没有人出来。轨生在广场里溜达,四处看墙上的壁画。

壁画上的内容挺有意思,主要介绍十二人众是如何与王都军人顽抗战斗的。

当看到泰勒快要为十二部落牺牲的时候,轨生发现上面没有描述泰勒如何死去。

轨生忽然察觉到一件奇怪的事情,上面棺材是报名的入口,那么泰勒的真正骸骨到底在哪里呢?

“很古怪是吧。”站在一旁的游乐子看出轨生疑惑所在,说道。

“莫非你知道其中缘由?”轨生问道。

“当然。其实泰勒当年并没有死,而是躲起来了,他的后代完全不知道。”游乐子说道。

“你为什么会知道。”轨生不解道。

“那是因为泰勒在成为十二人众之前就已经加入地下道,他是地下道专门派来控制这里流寇的棋子。当快要完成任务的时候,王都派出重兵前来整顿。泰勒在组织的建议下选择撤离,为了不让其他人起疑心,于是便心生一计。”游乐子详细介绍道:“泰勒决定在战役的时候假装战死,然后偷偷通过地道离开。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其实他还活得好好的。”

“他后来怎么了?”轨生问道。

“如你所知道的一样,双方停战,泰勒城建立,衣冠冢完成。泰勒命人在城下挖掘地道,并在组织的允许下设立地下道分基地,一直以来都没有人发现。直到泰勒死后,地下道才将分基地撤出。”游乐子回答道。

“他们岂不是拜了好几百年假英雄?”轨生笑道。

“泰勒的确为这里贡献过一份力量,他们拜他,他可是受得起有余。”游乐子说道。

十分钟过后,进来的地道缓缓关上石门。所有人静静地围了起来,因为在场地的中央有亮光出现。

亮光越来越耀眼,把整个地下广场照得如白昼一般。轨生无法直视强光,只好暂时闭上双眼。

当眼睛睁开的时候,广场中央飘着无数光尘。光尘消散后,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站在那里。

他有一头瀑布般的红发,脸庞很尖瘦,鼻子又大又高,身上穿着紫色皮衣,右手拄着一根虎形的拐杖。

他看了四周一眼,大声说道:“恭喜大家成功来到报名点,我叫穆槐,是试炼的主考官。在试炼开始之前,持有硬币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报名,没有硬币的人必须关在这里等第一关试炼结束后才能离开。”

“老槐,几年不见,比以前严肃多了。”游乐子走近穆槐说道。

“你不是到外面找祭品吗?这么久不回来,大家都以为你失败了。”穆槐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出手哪有失败的可能。”游乐子自信道。

“你不把祭品拿回基地到这里干嘛?”穆槐问道。

于是游乐子在他耳边小声地说了几句,穆槐马上脸色大变,说道:“不行,这样对大家不公平,我也作不了主。”

“当年你也是这样,老大也没说什么。”游乐子说道。

“可是……”穆槐面露难色。

“就算他不来这,凭他身上的‘祭品’,他依然能够加入组织。我要他参加试炼,只不过是想让他锻炼一下而已。”游乐子说出心中所想。

“陪他试炼是哪门子的锻炼?”穆槐反问道。

“总之你答不答应?”游乐子问道。

“好吧,但你们尽量不要骚扰到其他人。”穆槐叹了口气说道。

这时,来参加试炼的人已经排成长长的一列,等待报名的开始。

排在最前面的是李俊凯,穆槐从身上拿出一本册子,说道:“你上来。”

李俊凯走前几步,从身上拿出硬币给穆槐。穆槐接过后仔细检查一遍,确定没有问题,说道:“你叫什么名字?来自哪里?”

“李俊凯,王都人。”李俊凯十分自信地说道。

“硬币是谁给你的?”穆槐问道。

“这……”李俊凯低下头一时说不出话来。

“那就是抢的?”穆槐一眼就看出李俊凯想的是什么。

李俊凯无奈地点了点头。

“你为什么来这里?”穆槐又问道。

“当然是获得祭品。”李俊凯回答道。

“好,报名成功,你到一旁等着吧。”穆槐在册子上写了几笔后说道。

第二个人走上前,他身材很魁梧,比在场的人还要高上不少,额头又尖又小,走起路来一摆一摆的,“我叫象柱,来自巨人之城——秤负城。”

“秤负城?离这可远了。”穆槐一边记录一边说道:“硬币哪来的?”

“硬币是我的哥们从一个陌生人手上得到的。知道硬币的用途后,我便趁其睡觉的时候偷走。”象柱一点也不掩饰地说道。

“你又是为什么来这?

”穆槐问道。

“成为强者。”象柱拍了一下胸膛说道。

“好了,你站到一边吧。”说罢,穆槐招手示意下一人上前。

报名花了十五分钟才进行到一半,下一个轮到戽石。戽石把硬币交给穆槐,静静等待。

穆槐接过硬币一看,发现硬币上的数字竟然是“2”,马上大吃一惊,不可置信地看向戽石,问道:“这是谁给你的?”

“我叫戽石……”戽石本以为他会问自己姓名和来自哪里,但开口没多久就发现不对劲,对方可是直接问他硬币的出处,于是戽石改口道:“一个叫李伯的人给我的。”

“李伯?他的名字可不是叫李伯。”穆槐喃喃自语道。

“有什么问题吗?”戽石有点讶异地问道。

“他长什么样子的?”穆槐说道。

于是戽石把李伯的特征说了一遍。

“的确是他。你应该是在……”穆槐在戽石的耳边轻轻说道,旁人根本听不清楚。

“你说得没错,我是来自那里。”戽石说道。

“他现在过得好吗?”穆槐突然问道。

“除了活得像个乞丐一样,其它没什么不好的。”戽石如实说道。

“好吧,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穆槐问道。

“成为人上人,当然还有报仇。”戽石说道。

“这……”穆槐一时说不出话来,好一会后,把戽石拉近身边,小声说道:“试炼之中要是觉得不行的话,你可以找站在那边的游乐子。只要你把硬币拿给他看,他就一定会帮你。”

戽石一听马上高兴地说道:“谢谢。”

报名继续进行。当轮到轨生的时候,队伍已经没有多少人了。

穆槐看了轨生一眼,说道:“把硬币拿出来吧。”

轨生便把硬币递给他说道:“我叫轨生,来自帝国偏远的小村庄——卦符村。”

穆槐看了一眼硬币上的数字,又是大吃一惊,只是没有之前那么夸张。“这是谁给你的?”

“津八久。”轨生说道。

“果然是他。他已经有十几年没回去了。”穆槐说道:“他给你硬币之后有说去哪里吗?”

轨生摇了摇头说道:“他不肯告诉我。”

“好吧,你为什么来这?”穆槐问道。

“寻找机会。”轨生想了想,回答道。

穆槐登记完后说道:“你可知道硬币上的数字代表的是什么?”

轨生沉默一会,回想起穆槐一看硬币就猜到硬币属于津八久,于是说道:“莫非是组织成员的身份代号?”

“你说对了一半,数字除了是身份代号,也是在组织里地位象征。数字越靠前,对组织的贡献越大。”穆槐解释道。

“津八久看起来可不像是一个靠谱的人。”轨生说道。

“人不能貌相。”穆槐笑道:“虽然他的确看起来不怎么样。”

很快,地下广场内所有人都完成报名。穆槐把册子放回怀内,对大家说道:“这次参加试炼的人一共有八十八人。成功通过所有试炼的人会获得一件祭品,接受祭品即同意加入我们的组织——地下道。”

穆槐拄着拐杖左右来回走动,见在场的人没有任何疑问,于是又说道:“接下来就是第一关的试炼。很简单,你们只要把报名的硬币带到指定地点,就能能过试炼。当然这是有时间限制的,如果你们在三天内没有完成,那么就会遭到淘汰。我会到指定地点等你们,一个星期过后再没有人来的话,我就开始第二关的试炼。”

“那还不简单,赶快开始吧。”象柱大声说道。

“你们先别急。”说罢穆槐凝聚信源在右掌上用力一推,一道掌印射到广场一端的墙壁上,墙壁顿时泛起一道涟漪并且透明起来,里面露出一条昏暗的地道。

穆槐收回右手继续说道:“那里就是起点,路上会有指路牌,你们根据牌上的说明,自然能够到达指定地点。”

正当有人想靠近起点的时候,穆槐又说道:“在开始之前,你们得在这里休息一晚,毕竟有人从很远赶到这里,这样对他们会公平些。”

听到这里,厄朵瓦双眼发出精光,他一直看着那面透明的墙,显然对此有些想法。

穆槐往侧面慢慢走去,来到墙壁跟前,触动上面的机关,墙壁打开一道大门。

“你们跟我来。”穆槐说罢走了进去。

其他人纷纷跟着入内,只有一小部分还留在广场里,轨生想了想还是走了进去。

里面简直是另外一片天地,跟一座小城市没什么两样。路的两旁都是几十平方米的单间小房。远处有好几幢形状各异的大建筑,边际的墙上和天花镶满会发光的荧石,这里就算没有阳光依然明亮。

“你们可以在这些房间休息,两人一间,明天在外面的广场集合,我会打开起点的墙壁让你们出发。对了,出发之前你们可以把身上没用的行李交给我保管,到达指定地点再向我取回。”穆槐指着远处一幢大建筑说道:“我就在那里等着,如果有不明白的话可以来找我。还有,你们最好不要乱走,这里有许多东西连我也不太清楚,毕竟分基地荒废太久了。虽然有危险我会出手相救,但我没有保证你们绝对安全的义务。”

看着穆槐离开,这里的人纷纷选房间休息。房间很奇怪,只有一间房间住满两人,另外一间房间才会打开,因此很多人放弃独占一间的想法。

诛算带来的人很识趣地选了相邻的房子,戽石和吴郝慑住在同一间。

等其他人都选得七七八八,轨生便走进靠尾的房间,里面一共有两张床,墙上也镶了一些荧石,屋内不至于太暗。长时间没人住,不仅满地都是灰尘,而且墙角还长满青苔。

轨生稍微清理一下右边的床坐下。一道纤瘦的人影走了进来。

“看来我们要一起睡一晚了。”一道爽朗的女声传进轨生耳内。

轨生抬头一看,那人身高只有一米六,茶色头发下,眼睛小而灵动,上身穿着露肩紧身衣服,下身穿着刚好盖到大腿的短裙,黑色的凉鞋露出细长的脚趾。

“这里还有其他女的。”轨生皱起眉头说道。

“我不喜欢跟女的住在一起,那样会让我睡得不安稳。”她坐在轨生对面,根本不管床上脏不脏。

“跟男一起就安全了?”轨生反问道。

“他们的自尊会让他们下不了手,当然好色之徒除外。”她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我不好色?”轨生说道。

“不是。”她摇了摇头说道:“只是他们看起来比你好色。”

“好吧,我叫轨生,姑娘怎么称呼?”轨生问道。

“李飞蝶。”说罢,李飞蝶就躺在床上休息。

轨生不想待在房里,于是便走了出来,发现门外放了一个很大的行李箱,估计那是李飞蝶带来的行李。

担心别人对她下手,却完全不关心自己的行李,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轨生心里暗道。

轨生在这里走了一圈,感觉房间的数目有点古怪,来参加试炼的人一共有八十八人,怎么房间才开了三十六间,那剩下的十六人呢?带着疑问,轨生再次来到外面的地下广场。

地下广场一个人都没有,而且轨生不觉得这里能藏人,不用想,那失踪的十六人一定偷偷进入起点了。

穆槐的原话是参加试炼的人得要在这里休息一晚。这只是硬性要求,并不是强制命令,穆槐也没有明确说明违反要求的处罚。

要是能提早进入那面透明的墙,那么就可以比其他人先走一步,他们正是有此想法才冒险进去的。

轨生走近那面透明的墙伸出右手,距离不到几毫米的时候,一股阻力禁止轨生再前进半分。他们是怎么进去的?轨生不禁心里想道。

轨生沉默了好一会,身上唯一与这里有联系的东西就只有硬币,于是他把硬币拿出来,同时走向那面透明的墙壁。

轨生在没有任何阻碍的情况下穿过墙壁来到另一端,但轨生并没有继续前进,而是再次回到地下广场。

轨生不打算先出发,因为他不太确定这设定是不是官方有意为之,如是不是,消失的十六个人就有可能因此被取消试炼资格。

即便眼前的透明墙是试炼的其中一环,轨生也不太愿意现在出发。一是时间不早,身体确实有点累了,耐力有可能经不起消耗。二是怕违反穆槐的要求会遭到惩罚,如果试炼的难度系数变大,那就得不偿失了。

轨生被李伯改造过双腿,而且习得利害的寸步,在普通难度下可以打败许多人。但在高难度下,轨生有可能跟其他人一样失败,这样的话,轨生就没有任何优势可言。所以轨生最终还是选择离开地下广场,回到大家休息的地方。

轨生发现门外的行李箱不见了,马上冲进去告诉李飞蝶,可房间里没有任何人。

轨生才省起李飞蝶有可能到穆槐那里寄放行李,毕竟她的行李箱可不是一般的大。

轨生来到自己的床上躺下来,静静看着天花上的荧石,开始思考第一关的试炼。

在穆槐宣布第一关试炼的规则时,轨生便察觉到有点不对劲。当时没有即时提问出来,是因为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轨生觉得如果能利用好它,那绝对是一个很大的优势。

穆槐曾经说过在三天之内把硬币带到指定地点,但没有指定由谁带到。也就是说,不仅本人,其他参加试炼的人也可以代劳。当然没有一个笨蛋会帮其他竞争者,除了诛算招募的人之外。

接着,穆槐说出的两个期限令轨生很在意。一个是三天之内不能把硬币带到指定地点的人会淘汰,另一个则是一个星期后才开始第二关试炼。

三天后参赛者完全可以进行第二关的试炼,就算中途休息或者准备,也不须四天时间,穆槐要等一个星期才开始第二关试炼,这很不符合逻辑。

想到这里,轨生终于猜出其中奥妙。其实穆槐所说的话一点也不矛盾,只是婉转了一些,让人不好发现。

轨生看了看时间,已经躺了快半个小时,站起来走出房外,沿着穆槐休息的地方前去。

走了十分钟,轨生来到一幢外形如月牙的大楼。轨生在没有任何阻拦下进入其内,见到穆槐在大厅里看书。

轨生一边走一边往四周看了一下,这里也是住人的地方,只不过比外面高档许多。

轨生坐到穆槐对面试探道:“你不去看一下参加试炼的人吗?没准会少几个。”

穆槐头也不抬地说道:“你来这不只是想说这个吧。”

听到他的语气,轨生十分确定透明墙是试炼的一部分,只是不知道难度有没有增加。

“当然不是,我是来寄存行李的。”轨生说出来意。

穆槐合上书,看了轨生一眼说道:“你身上也没带多少东西啊?”

“我只有一样东西想放在你那里。”说罢,轨生把硬币抛给穆槐。

穆槐接过后一看,马上满意地说道:“你可是第一个发现的人。你是怎么发现的?”

“你虽然没有明说,但可以这么理解,三天内把硬币带到指定地点,不须本人执行。参加试炼的人必须在一个星期内到达指定地点。所以,让你把硬币带过去是最好的办法,我就有一个星期时间到达指定地点。”轨生说道。

“你说的没错。如果其他人没有发现,他们就只有三天的时间。这就是你比他们占有优势的地方。”穆槐点头说道:“不过,我要告诉你,只要把硬币交给我,你便不能把这个发现告诉任何人。”

“一个都不行?”轨生有点讶异地问道。

“一个传一个,然后所有人都知道,试炼难度就会大大降低,不容易淘汰人。要是你将秘密公开,我便不能帮你保管硬币。”穆槐说道。

轨生看了穆槐周围一眼,问道:“没人来寄放行李吗?”

“没有,原本来参加试炼的人就不会带太多东西。我之所以这么说,只是给你们作个提示罢了。”穆槐回答道。

轨生脑海里浮现出带着巨大行李箱的李飞蝶。箱里到底放了些什么?此时轨生心里十分好奇。

出到外面,轨生沿着回去的路走着,见其他人有点古怪,便叫停一个绑着双马尾的女生,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你不知道?”绑着双马尾的女生反问道。

轨生摇了摇头。

“听说这里藏了宝物,许多人都去试着找了。”绑着双马尾的女生说道。

“宝物?什么样的宝物呢?”轨生好奇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听说是金币也买不了的宝物,不然他们也不会发了疯地去找。”绑着双马尾的女生说道。

“你也要去找吗?”轨生说道。

“我刚从那边回来,的确发现有宝物的光芒,就是不知道怎么才能进得去。”绑着双马尾的女生说道。

轨生一听,马上皱起眉头,地下道的人怎么会把宝物丢在这里离开呢?先不说这里有没有宝物,眼前的女生这么轻易把宝物的信息说出来,轨生就觉得有点奇怪。

“你放弃了吗?”轨生问道。

“当然不是,我准备再找几个人去看一看,说不定能想到进去的方法。”绑着双马尾的女生说道。

“穆槐曾经说过,这里有些地方很危险,我建议你还是不要乱走为好。”轨生说道。

“如果里面的是祭品呢?要是我找到一件,就不用参加什么鬼试炼了。”绑着双马尾的女生充满希望地说道。

轨生本来想说些什么,但想了想还是不管她好了,总不能禁止她离开房间半步。他们只是萍水相逢,关系还没好到那种程度。

轨生回到房间的时候李飞蝶依然还没有回来,正准备休息的时候,吴郝慑从外面走了进来。“我还以为你也跟去趁热闹了。”

“你说在这里寻宝一事?”轨生问道。

“是的。戽石听到信息后就急着腿往外跑,生怕迟了一步宝物会瓜分干净。”吴郝慑笑道。

“诛算怎么可能让他去?”轨生有点讶异地说道。

“他进房后就呼呼大睡,哪里管得着其它事?”吴郝慑解释道:“来之前,诛算对他所招募的人逐个谈话,每人花费至少两个小时,他这两天基本没怎么睡过。”

“面对祭品的诱惑,很多人都会容易反水,谨慎一点也属正常。”轨生点头道。

“戽石已经离开半个小时,我有点担心他出事,所以来找你商量一下。”吴郝慑说道。

“一般人可伤不了他,这点你大可以放心。”轨生不慌不忙地说道。

“你觉得这里会有宝物出现吗?”吴郝慑问道。

“这可说不准。不过,地下道撤离时肯定会把重要的东西带走,所以我认为在这里找到宝物的机会不大。当然,不排除会有漏网之鱼。”轨生分析道。

“要不我们也去看一看?”吴郝慑建议道。

轨生沉默了好一会,试炼还没开始,他可不想把自己弄伤,现在休息方为上策,但毕竟和戽石相识一场,明知道他可能有危险而不去的话,还是做不到,于是点头说道:“那我们走吧。”

两人出到外面,吴郝慑指了一个方向,两人便往那走过去。这时,留在房里的人已经不到三成。

“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轨生边走边看到有人四处乱找。

“希望穆槐不会知道。”吴郝慑说道。

“他知道他也不会管,反正他已经告诉我们不要乱走,出事了,他也没有任何责任。”轨生说道。

“你放心,要是遇到危险,我会保护你的。”吴郝慑从背后拿出一条看起来满贵的棍子说道。

“这就有劳了。”轨生谢道:“想必这棍子是诛算买给你的吧。”

“没错,他知道我在文通镇的时候跟人学过几年棍法,于是就在泰勒城高级武器店为我买了这条踏云棍。这可不便宜,一共花了三个铂金币,它两端藏着会伸缩的枪头,对敌时不会意想不到的效果。”吴郝慑说道。

“看起来很靠谱,难怪枯姬能平安无事回到泰勒城。”轨生点头道。

吴郝慑听到枯姬两字,脸色有点变化,尴尬地说道:“那天我和她逃出去的时候很幸运,没有遇到追来的人。”

“我还以为你会一直跟着她呢。”轨生笑道。

“虽然我也想,但她不愿意。我是不会强迫自己喜欢的人做任何事的。”吴郝慑一脸正经道。

“现在还喜欢吗?”轨生随口问道。

“当然。”吴郝慑想也不想就说道。

“现在暴瞎已死,只要枯姬还活着,你还有机会。”轨生说道。

“等出去后再说吧,没准又有一个更漂亮的人出现,我到时极有可能会改变心意。”吴郝慑认真道。

“你还真是没有一点原则。”轨生说道。

“从另一角度来看,我也是一个极有原则的人,因为我始终忠于自己的感觉。”吴郝慑笑道。

十几分钟后,两人来到一幢足有几亩的宫殿前。宫殿呈鹅蛋形,只有一个拱门入口。

宫殿外表看起来像禽类的羽毛,材质却是岩石。宫殿的入口已经打开,地下还残留着碎片。

“戽石就是进了这里。”吴郝慑说道。

“这明显有人恶意破坏,入口才会打开。”轨生皱起眉头说道。

“我们也进去看一看吧。”吴郝慑建议道。

轨生在入口旁边的墙上看到一张被人撕了一大半的纸,剩下的纸上只留有一个字“警”,不用想,它旁边的字一定是“告”。轨生实在没有任何欲望进去。

忽然,宫殿里传出尖叫声,然后惨叫连续不断,足足过了几十秒才安静下来。

“一发现什么不对劲,我们得马上出来。”轨生提醒后先走一步进入宫殿内。

宫殿就像一个迷宫,到处都是墙和分叉口。轨生和吴郝慑在里面走了几圈,已经忘了回去的路。

墙和地都是灰黑色的岩石,路边到处散落着零碎的动物骸骨。骸骨表面散发出淡淡的绿光,令通道没有完全黑暗。

轨生和吴郝慑各拿着一支放在入口里的火把,在曲折的通道里慢慢行走。

“这到底是什么动物?”吴郝慑指了指靠在墙角一副还算完整的骸骨问道。

轨生看了一眼,那骸骨头颅很大,身体却很小,有四条手臂,没有腿骨。

“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千万不要有活的蹦出现。”轨生说道。

吴郝慑在走动的时候不慎触动地面的机关,侧面的墙壁打开一个大口,大量蝙蝠冲了出来。

吴郝慑想也不想,拿起踏云棍一顿乱挥,可蝙蝠还是咬到他。

轨生见此,马上将火把放在前面,将腰间装有烈酒的水壶拿出来,拔开盖子含了一大口,用力喷向火把上的火苗,一团大火立即涌向蝙蝠,蝙蝠瞬间烧死大半,剩下的匆忙逃了回去。

“谢谢你。”吴郝慑颤抖地身体说道。

“还好带了一些酒在身上。”轨生把水壶放回腰间说道。

“你不像是一个嗜酒之人。”吴郝慑说道。

“那是高浓度的雄黄酒。要是露宿野外,我都会准备一些,那玩意对野生毒蛇特别有效。”轨生解释道。

两人继续向前走,当拐向右边的时候,轨生察觉远方有黑影闪过。

轨生不知道那是动物还是人,但藏头露尾的估计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小心前进的同时将猝取拿了出来。

一道寒光从侧面刺出。轨生迅速避开,退后一步,立即往旁边一看。那人全身穿着黑衣服,手上拿着一把短剑。

“你是什么人!”轨生问道。

那人没有回答轨生的话,拿着短剑对轨生疯狂刺出。他的手法很有规律,一定接受过专门的训练。

轨生虽然能避开,但一点也不容易,有几次身体差点被戳出几个孔来。

吴郝慑见轨生有危险,操起踏云棍给黑衣人来一棒。可惜没有打中,棍子落地击出一个小坑。

黑衣人见情势对他不利,快速往后退,一会儿消失在黑暗之中。

“你没事吧?”吴郝慑靠近问道。

“要我死还是没那么简单的。”轨生收起猝取说道。

“那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攻击我们?”吴郝慑不解地问道。

“十有八九是参加试炼的人。”轨生肯定道。

“什么?”吴郝慑不敢置信看着轨生。

“不是他们的话,难不成还有地下道的人留在这里?”轨生反问道。

“戽石岂不是很危险?”吴郝慑说道。

“现在唯有希望惨叫声不是他发出的。”轨生无奈道。

两人继续向前走,来到一个宽敞的空地。那里放着很多条特别的石柱,石柱上全是昆虫的浮雕。

旁边堆满已经发霉的箱子,墙壁上画了一只鹰头狮身的动物。上面的漆掉了不少,它的尾巴部分看得不是很清楚。

“地下道的人怎么会弄这个宫殿出来,完全没有任何意义啊。”吴郝慑往四周看了一眼说道。

“如果让进来的人害怕,那么他们的目的很成功。”轨生不安道。

“你是说,这里专门用来对付外人?”吴郝慑有点愕然。

“要不然一路上怎么会有那么多机关。”轨生说道:“入口处也贴了警告,只不过被人撕下来罢了。估计地下道在这里设分基地时考虑到会有人袭击,于是他们便弄了这个宫殿出来,让人觉得里面会藏着宝物,实质上只有重重陷阱。当地下道撤离后,这里就没有任何作用。于是他们留下警告,防止有人误入其内。”

“现在回头已经不可能了。”吴郝慑叹了一口气道。

忽然,木箱后面有动静。轨生马上警惕地问道:“谁在那里!”

两个女生从木箱后面走出来,左边绑着双马尾的女生轨生之前见过,另外一个女生戴着一顶大大的贝雷帽。

“你们鬼鬼祟祟干什么?”吴郝慑喝道。

“我们也不想,因为之前遇到一个想杀我们的黑衣人。”绑着双马尾的女生战战兢兢地回答道。

轨生不能确定她们是不是在说实话,因为她们的身高和那个黑衣人一模一样。

于是,轨生决定不管她们,带着吴郝慑继续前进。可那两个女生马上叫停他们,“能不能让我们跟着你们。”

轨生皱起眉头,他不想让她们跟着,但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总不能当面说她们就是黑衣人。最后轨生只好让她们跟着,并提醒吴郝慑加倍注意。

离开空地,一行人在曲折的道路上前进。路上,轨生遇到好几处要人性命的陷阱,好在能提前发现,不然,众人的命早就没了。

来到转角处,轨生发现地上躺着一具尸体。他也是参加的人,之前报名的时候,轨生看过他几眼。

两个女生见到尸体后马上哭了起来,明显认识死者,而且关系很不错。

“他是和我们一起进来的。之前不小心触动到机关而消失不见,现在竟然……”绑着双马尾的女生伤心道。

轨生蹲下检查尸体,只看到上身有血迹,于是脱掉他的T恤,胸口有好几个明显血洞。

轨生非常确定那是短剑造成的,杀死这人的凶手极有可能是刚才袭击他的黑衣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