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612字
  • 2022-03-16 18:59:43

轨生把马长青藏在一个无人的地方,用布塞住他的口,并绑住了他的手脚。

做完一切后,轨生到外面打探了一下戽石的消息,结果还是一样,戽石仿佛突然消失在泰勒城里。

轨生在原来的旅店里留下字条,希望戽石回来的时候能够看得到。之后,轨生回到魏蜂府内,等待明天的拜祭。

在暴瞎府里,枯姬正在房里做着刺绣。房内除了枯姬,还有她一个朋友。枯姬的朋友也是十二人众中的妻子。

“姐姐做的刺绣真漂亮。”枯姬的朋友靠近说道。

“平时闲着,练多了自然手熟。”枯姬说道。

“暴瞎没有陪你吗?”枯姬的朋友问道。

“他最近可忙得很。”枯姬说道。

“对啊,明天就是忌日,还有兽霸这个眼中钉整天闹事。”枯姬的朋友说道。

“就算他有空,他也很少找我。”枯姬黯然道。

“他该不会去青楼也不碰你吧?”枯姬的朋友惊讶地说道。

“无论是应酬,还是消遣,他平常肯定有去青楼。他兴致来了,才会碰我。”枯姬有点害羞地说道。

“你得小心了。”枯姬的朋友提醒道。

“为什么呢?”枯姬一顿,问道。

“结婚这么久,你还没为他生下任何孩子。要是哪天他腻了,说不定就会抛弃你。”枯姬的朋友说道。

“那该怎么办?”枯姬有点担心地问道。

“赶快怀孕呗。”枯姬的朋友说道。

“平常他就很少碰我,感觉不容易啊。”枯姬尴尬道。

“怀孕不一定要他的种嘛。”枯姬的朋友满有深意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枯姬有点惊讶地说不出口。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现在的儿子和女儿,没有一个是我老公亲生的。如果需要,我可以为你介绍一二。”枯姬的朋友抓住枯姬的手悄悄地说道。

没一会,暴瞎从外面回来,自从和兽霸吵过一架,气还没有消。他很快走到枯姬的房间,用力推开房门,把里面两人吓得半死。

“你怎么这么早回来?”枯姬问道。

枯姬的朋友站了起来说道:“时候也不早了,我也应该回去。”

在枯姬朋友走后,暴瞎坐下来,倒了杯水说道:“外面怎么那么少人?”

“被调去准备明天的忌日了。”枯姬回答道。

“明天你还是别跟来了。”暴瞎沉默了一会说道。

“我不出席的话恐怕有点不妥。”枯姬说道。

“明天说不定会干起架来。”暴瞎担心道。

“明天可是泰勒的忌日啊。”枯姬一脸讶异。

“刚才我们在会议室差点打起来,明天会发生什么,我也说不准。”暴瞎抓紧右手的拳头。

枯姬站了起来,走到暴瞎身后为其按摩肩膀,说道:“你也累了,让我服侍你休息吧。”

“我一会还要出去,你不要等我门了。”暴瞎说罢换件衣服便走出房间。

暴瞎踏出府邸大门,八哥正等着他。

“今天都有什么货色?”暴瞎边走边问道。

“听老鸨说,这几天外地来了好几个身材火辣的小姐,应该会合你的味口。”八哥露出猥琐的表情。

“那就好,正好让她们为我消消气。”暴瞎笑道。

“你这样出去玩,嫂子没意见吗?”八哥问道。

“这可是我到现在还喜欢她的主要原因。”暴瞎说道。

两人走入小巷,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很昏暗。没走到小巷的一半,他们被前面两个黑影拦住去路。

“你们是什么人?”八哥喝道。

黑影越来越近,两个农民拿着镰刀气势汹汹地走来。八哥和暴瞎同时拔出腰间大刀,“再靠近一步,别怪我不客气。”暴瞎狠狠道。

身后传来脚步声,暴瞎马上回头看,只见一男一女正向自已跑过来,男的同样是农民装扮,手上拿着镰刀。女的年纪很小,右手握着一柄匕首。

暴瞎知道他们是来寻仇的,于是不跟他们多说,拿着大刀冲过去一顿乱劈,硬硬将面前一个农民砍死。

八哥能做到这个位置,除了运气外,还是有点本事的。他操起大刀,舞起来行云流水,斩断另一个农民的右手,再补上致命一刀。

女孩旁边的农民想趁机偷袭暴瞎,却不料被暴瞎反身一刺,肚子马上开了一个大洞,没一会倒在地上死去。

八哥快速上前将女孩扑倒,问道:“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偷袭我们?”

女孩吐了一口口水在八哥脸上说道:“你们这群人渣,迟早会得到报应的。”

“我认得她,她可是张五的女儿。”暴瞎走近一看说道。

“那个自杀死的张五?好吧,我送你去见你爸爸好了。”说罢,八哥将大刀举起,正准备用力砍下去的时候,一道蓝光从上空射出,大刀被蓝光断开两半。

“是谁!”八哥惊恐地问道。

一道白影略过,八哥被击晕倒地,断月出现在小巷里。

“你是信众?”暴瞎有点不安地问道。

断月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冷冷说道:“现在我问你问题,你得老实回答我。”

“只要不杀我,我什么都愿意。”暴瞎举起双手说道。

“你可认识组织的人?”断月问道。

“什么组织?”暴瞎不解地问道。

断月眉头一皱继续问道:“绑架十三子的人你了解多少?”

“一切都是兽霸联系的,我们只是点头答应和坐享其成罢了。”暴瞎回答道。

“你可以走了。”断月说道。

“谢谢不杀之恩。”暴瞎马上扭头就跑,根本不管还躺在地上的八哥。

暴瞎走后,张燕站起来问道:“你为什么不杀他?”

“我为什么要杀他?”断月反问道。

“他可是坏人。”张燕理所当然地说道。

“这世上坏人多得很,难道你要把他们全杀光?”断月说道。

“可是他们……”张燕哽咽地说不出话来。

断月蹲下身子,摸了一下张燕的脸庞说道:“想要报仇的话自己得先要有实力。”

“怎么才可以获得实力?”张燕一边哭一边说道。

“你跟我见一个人吧,他可能会给你想要的。”断月说道。

第二天早上,在魏蜂府内,魏蜂把所有下人集中在庭院里,交待众人的工作任务后匆匆离开。

轨生假扮马长青很成功,到现在为止没有人识破他。轨生接到任务,要和老管家到城外取一头大象的全部鲜血。

“马长青,你的病怎么现在还没好?”老管家一边走一边问道。

轨生压着嗓子说道:“我也不知道。”

“看来你病得不轻啊,声音都变了。”老管家说道。

“大象的血有什么用?”轨生问道。

“这只不过是个传统,并没有任何作用。每年忌日都要杀一头大象,将其血涂抹在身上,表示对先人的尊重……对了,你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老管家说道。

轨生一愣,知道自己说漏嘴,心里正想着解决方法,那个老管家又说道:“你今年才升到这个位置的吧。”

轨生只好点了点头。

“难怪会不知道。大象的血可不好闻,你要有心里准备。”老管家又说道。

两人走出城外,到了象园。在魏蜂专门畜养大象的地方,老管家选了一头最壮的大象,足有一层楼高。

“我们把大象杀了,将血取出,之后就会有人来把血运到墓里去。”老管家说道。

“我可没有杀大象的经验。”轨生说道。

“大象是泰勒城重要的伙伴,不可以用阴险的手段杀死。要杀它,我们得要从正面来。”老管家提醒道。

“那可不是两个人能解决得了啊。”轨生看着比自己块头大好几倍的大象说道。

“想当年我第一次干这活的时候也跟你有一样的想法。”老管家拔出腰间长剑说道:“这次你好好看着,下次就由你来了。”

轨生知道自己不用动手,于是便站在一旁,看着眼前的老管家开始表演。

老管家先用左手打了大象鼻子一拳,作出挑衅的动作。大象马上发了疯似的撞向老管家。老管家虽然年纪有点大,但行动还算迅速,他一个翻身躲开大象。

大象并没有因此而停住脚步,一直沿着轨生方向奔来。轨生心里不禁大骂,拔腿就跑。

大象慢慢地停住脚步,转过身来继续向老管家冲撞。老管家得意地挥动长剑,两者相距不到半米时,老管家用力将剑刺入大象的鼻子。大象好像没有任何知觉一样,将老管家撞飞。

老管家被抛到十几米外才掉下来,长剑还插在大象鼻子里。轨生看到这里,不禁担心起老管家安全。

老管家按着胸口,缓缓地站起来,对轨生大喊道:“我失手了,你赶快叫人来帮忙!”

刚才的自信是谁给你的,轨生心里不禁暗骂一番。轨生并没有去找人救援,因为他知道,只要一离开,老管家就凶多吉少了。

于是,轨生快速跑到大象后面,翻身一跃,坐在大象的背上。

大象感觉到轨生的存在,顿时不停地摆动身体,好把轨生甩下来。

轨生马上拿出猝取,朝它身上狠狠刺了一下,大象立即停下了所有动作。

轨生一个前翻,落在了大象面前,拔出老管家的长剑,朝大象的耳孔将长剑刺入,大象就这样站着死去。

“没想到你身手还不错。”老管家走过来说道。

轨生拔出长剑还给他说道:“幸好有我在,不然明年今日也是你的忌日。”

老管家接过长剑后笑道:“以前每次都能刺中大象的眼睛,没想到这次刺偏了。”

“眼睛可不好刺,除了眼睛,你还有什么办法解决大象?”轨生皱起眉头说道。

“没有了。”老管家耸了耸肩说道。

“你能活到现在也是一个奇迹。”轨生忍不住说道。

接着,在老管家的教导下,轨生帮忙放血,把好几个大桶都装满,大象的血依然还流出来。

二十分钟后,大象缩了一小圈。老管家背起一桶象血说道:“我一桶,你一桶,现在先到墓里去吧,其它的自然有人来搬。”

于是轨生背起一桶象血跟在老管家后面。快入城的时候,轨生感觉有点不对劲,抬头一看,察觉到一道身影闪烁。

“怎么了?”老管家回过头问道。

“没什么。”轨生再看了一眼,继续向前走去。

在城墙上面,断月见轨生走后才站了起来。

“你怎么忽然躲起来了?”奈红问道。

“以为见到熟人了。”断月说道。

“你说那个蒙着面的魏蜂下人?”奈红问道。

“是的,他刚才使用的小刀跟我村里朋友所用的一模一样。”断月回答道:“不过,他不可能在这里。”

“小刀的样子都是大同小异,没什么特别的。”奈红说道。

“我也觉得是。他现在估计还留在村子里面打工。”断月有点失神地说道。

“说起他,你整个人都变了,难不成他是你的旧情人?”奈红笑道。

“他只是村里的熟人罢了。”断月红着脸说道。

“你刚才可是说他是你的朋友哦。”奈红露出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这可不是说我的时候。”断月脸色一沉道。

正事要紧,奈红便不再取笑断月,说道:“昨天我到兽霸那里调查过,和你一样,都没有任何收获。我估计,组织已经离开泰勒城了。”

“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启程回去?”断月问道。

“在回去之前,我要问你一件事。”奈红严肃道。

“你想说那个女孩?”断月问道。

奈红点了点头。

“我觉得师父会喜欢她,她可是有潜质成为权盾里数一数二的高手。”断月说道。

“这始终不合规矩。”奈红皱起眉头道。

“当初我也是被权盾中的一个师兄带回去的。”断月说道。

“你不同,你来之前身上就有祭品。”奈红说道。

“总之试一试,不行的话,赶她离开总可以了吧。”断月无奈道。

泰勒的墓建在城市中央,占了近十亩地,比城内任何一个公园都要大。

墓内环境清幽,风景迷人,如果不知道,外地人肯定以为这里是一个名盛景点。

墓的一切维护基本由魏蜂一家承担,其他十二人众分担费用。

墓里靠北有一幢大理石堆砌而成的屋子,里面就是泰勒长睡的地方。屋子前面有一个祭台,往年十二人众都是在这里拜祭的。

轨生来到墓内后被安排到门口迎接客人,只要有客人来,就得用手沾上大象血,往客人的脸涂上一个特殊的图案。当然,在此之前,轨生也得给自己画一个。

暴瞎带着一队人马进来,轨生正想为他们脸上画上几笔,暴瞎就生气地对旁边的枯姬说道:“你趁什么热闹,要不是碍于面子,我说什么也不会来。”

“拜祭先人,为我们的孩子祝福不是很好吗?”枯姬按着肚子说道。

“你怀孕了就更应该留在家里!”暴瞎生气道。

“来都来了,难不成现在回去?”枯姬委曲道。

“罢了,一有意外,你就跟着小八离开这里。”暴瞎叹了口气说道。

“放心好了,一会发生什么,我都会保证夫人的安全。”八哥上前恭敬地说道。

暴瞎点了点头,直接走了进去。他身后的人紧跟其后,完全当轨生不存在。

轨生不可能将他们拦下,强制在他们脸上画上几笔,那跟作死没有什么两样。反正有人问起,轨生早已不在这里。

暴瞎走后没多久,魏蜂也来了。跟在他身后只有几个人,魏蜂走到轨生身前问道:“人来了多少?”

“还有四个十二人众没来。”轨生恭敬地回答道。

“不用说暴瞎和兽霸肯定还没来。”魏蜂十分笃定地说道。

“暴瞎刚到,估计还没走远。”轨生说道。

“我们的人都在哪里?”魏蜂轻咦一声,问道。

“有的在祭台那里准备,有的还在墓外搬东西。”轨生回答道。

“这次拜祭恐怕不会太平。”魏蜂叹了口气说道。

“主人为什么有此想法?”轨生问道。

“这里附近藏了至少好几千人,你看到那边的马车吗,里面全都是刀剑。”魏蜂右手一指道。

“那是谁的人?”轨生问道。

“能动用这么多人,估计也就只有兽霸能办得到。”魏蜂十分肯定地说道。

“他的目标岂不是很明显。”轨生讶异道。

“你说得没错,要不是我常派人监视这里,我也不会知道附近藏了人。暴瞎这次真的难逃一劫了。”魏蜂低下头说道。

“如果主人现在提前告知,暴瞎还有一线生机。”轨生说道。

“告诉暴瞎就等于公开跟兽霸宣战,这事万万不可。今后泰勒城的格局肯定会翻天覆地。”魏蜂说道。

“墓里还有许多自家的兄弟,要是发生什么意外的话……”轨生越说越小声。

“墓内西边的密道大家都知道,兽霸肯定在出口派人埋伏。这样吧,东面一棵柳树旁有一块石碑,挪动石碑会出现一个洞口,有危险的话可以往那里逃走。只要见到我们家的人,你便统统告诉他们。”魏蜂吩咐道。

轨生用象血为魏蜂画上图案后看着他走进墓内。说实话,轨生认识魏蜂家的人不多,能收到通知的估计没几人。要是出什么事,只能怪他们运气不好。

半个小时过去,最后一个十二人众终于登场,兽霸带着大批人马过来,见到轨生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当然,轨生也没有拦下的想法。

轨生关上门跟着他们走进墓内。之后,一行人将门外守卫击倒,并破坏大门偷偷潜入墓内。

祭台前面,站满十二人众。魏蜂站在最中央,兽霸和暴瞎分别在其左右。魏蜂走到前面,转过身说道:“吉时已到,燃爆竹。”

两个下人从一旁拿了一串爆竹出来,分别点着引线,炮声接连不断。

几分钟后,再也没有声响。魏蜂继续说道:“请上香。”

暴瞎和兽霸同时上前,两人互不相让。下人给两人一人一柱香。

正当暴瞎上香的时候,兽霸用力将其推开,暴瞎失去重心倒在地上,而兽霸顺利上了头柱香。

“兽霸你这是什么意思?”暴瞎站起来恶狠狠地说道。

“这头柱香我上定了,而泰勒城的话事权也是我的。”兽霸仰着头说道。

“你可以去死了。”暴瞎拔出腰间大刀,迅速砍向兽霸。兽霸拿出背后的铁棍,挡住暴瞎的攻击。

这时,大家都动起手脚来,场面极其混乱。魏蜂第一时间冲向东面,而枯姬在八哥的掩护下往墓门口跑去。

轨生就藏在不远处的草丛里,静静等待着机会。现在冒然出去的话,很可能会被乱刀砍死。

从人数上来说,暴瞎那边尽显劣势,但暴瞎的人勇猛非常,许多人都能以一敌三,所以战局一时半刻无法结束。

没一会,附近就有几十具尸体躺在地上,其中还有两个是十二人众。

暴瞎大刀砍向兽霸,兽霸躲闪不及,左臂被划出一道血痕。

“怎么样,现在还有信心赢我吗?”暴瞎笑道。

“几分钟后你就笑不出声了。”兽霸怒道。

“死到临头还嘴硬,那先把你的舌头割了。”暴瞎操起大刀就是一顿暴砍。

兽霸知道自己不是暴瞎对手,于是尽量用铁棍格挡,好等到援兵赶来。

轨生见人死了一半,便绕到石屋后,趁没人注意的时候偷偷潜了进去。这时,藏在墓外的人已经赶到,清理着暴瞎的余党。

轨生进去石屋,四周空荡荡,只有中间一副石棺材。该不会是弄错吧,轨生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现在出去外面跟找死没什么两样,轨生说什么也不会再出去。

轨生仔细检查了一下石屋,并没有发现任何机关,心里想道,难道报名地点不在石屋内,而在石屋外?又或者报名地点根本与泰勒死忌无关。

轨生看着眼前唯一的棺材,忽然脑中灵光一闪,毅然把棺材盖推开,里面哪有什么骨头,而是一条又长又暗的地道。

轨生走进地道没多久,棺材上的盖子立即移回原位,将入口紧紧封住。

十五分钟过后,墓里一片死尸。在此期间,进入石室的人不下数十个。

十二人众中,除了兽霸和魏蜂,其他人都死在这里。兽霸站在祭台前默默不语,他的人正打扫战场。

一道身影悄悄从兽霸身后走近,“恭喜你成为泰勒城的主人。”

兽霸回头一看,见其身上穿着“7”字刺绣的长袍,说道:“很少见大人在白天出没,你不怕被人发现吗?”

“找我的人今天早上离开泰勒城了。”十六号说道。

“虽然现在泰勒城没人能反抗我,但收拾残局还是不容易。”兽霸叹了口气说道。

“有组织的支持,这点你根本不用担心。”十六号说道。

“多谢大人。”兽霸恭敬道。

“今晚会有人送两个盒子到你的府上,你好好利用吧。”十六号说道。

“大人所说的莫非是祭品?”兽霸高兴地问道。

十六号点了点头,说道:“我看了一下,十二人众还有一位没死。”

“是的,魏蜂早就趁乱逃走。不过不用担心,他根本构不成隐患。”兽霸拍心口说道。

“毕竟他是泰勒的后代,在城中极具威望。要是得到其它力量帮助,他还是具有与你一争的机会,所以你最好还是尽早解决他。”十六号说道。

“大人所言极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够加入组织?”兽霸问道。

“这事还远着呢。当你能为组织提供巨额的金币,那就是你成为我们一员的时候。”十六号说道。

“大人会留在这里多久?”兽霸问道。

“组织在王都附近的基地遭到围剿,我要过去支援,所以现在就得离开泰勒城。”十六号说罢就消失在兽霸眼前。

墓里的最南边,八哥和枯姬躲在一座两米高的假山后面。出口已经没有人守着,八哥对枯姬小声说道:“恐怕暴瞎已经没命了。”

“那我们要赶快离开这里。”说罢,枯姬头也不回地冲向出口。

八哥跟在她后面,同时手里拿着大刀。

一路上,八哥见枯姬默默不语,说道:“夫人,你不要太伤心。”

“伤心?我高兴都来不及。”枯姬面无表情地说道。

八哥一愣,不敢多说什么,只好问道:“夫人今后有什么打算?”

“泰勒城肯定待不下去,兽霸的人估计没多久就会搜刮其他十二人众的所有财产。”枯姬说道:“不过我是不会空手逃出去的。”

“小人今后一定会保护夫人的安全。”八哥信誓旦旦地说道。

枯姬哪里不知道八哥心里想的是什么,所以说道:“我知道暴瞎把钱藏在哪里,只要你发誓永远效忠我,你以后的生活将过得比现在还滋润。”

“多谢夫人提携。”八哥说道:“钱到底藏在哪里?”

“当然不在泰勒城里。”枯姬说道。

“我们现在可是在回家路上。”八哥有点讶异地说道。

“虽然钱不是藏在府内,但我们总得带一点重要的物品离开吧。”枯姬说道。

“我们之后要去哪里?”八哥说道。

枯姬停下脚沉默了一会,下定决心道:“文通镇。”

轨生大概走了十多分钟,终于走出黑暗的地道,来到一个宽敞的地下广场。

轨生正四处察看的时候,忽然有人从侧面一拳击来,轨生躲避不及,只能用手臂挡下来。

“马长青?!你怎么会在这里?”轨生看清楚袭击者的容貌后说道。

“和你的目的一样。”马长青说道。

“你是怎么逃出去的?”轨生问道。

“你以为单凭一条绳索就能永远困住我?。”马长青反问道。

“你为什么不揭发我?”轨生好奇地问道。

“我以为你是兽霸的人,揭发你的话,难免会卷入十二人众的纷争中。”马长青回答道。

“可是你怎么会比我更早到?”轨生问道。

“魏蜂以为只有他知道另一条密道,可我不是白白跟他这么久的。”马长青冷哼一声。

“原来如此,我为之前的行为道歉。”轨生躬身道。

“你也吃了我一拳,就当扯平吧。”马长青说罢往别的地方走去。

除了马长青,这里还有一老一幼。老的估计有四十来岁,中等身材,头上戴着黄色的头巾,眉毛很淡,双耳各有一个金耳环,上唇很厚,下巴很尖。穿着一身丝绸做成的衣服,背后挂着一把葫芦形状的乐器。

年纪小的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他的头发又黑又短,脸上有几道淡淡的伤疤,鼻子塌得有点不自然,像被人打断一样,长得不高,只有一米四左右,但身材很结实,麻布做成的背心下面全都是黝黑肌肉。

轨生走近他们,礼貌地施了一礼说道:“在下轨生,你们是?”

年轻的狠狠地瞪着轨生,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声音。年纪大的说道:“你千万不要见怪,他从小就是这样,这习惯恐怕很难改掉。”

“原来如此。”轨生说道。

“他叫碎骨子。而我则是游乐子。”游乐子介绍道。

“碎骨子?这名字真特别。”轨生说道。

“这可是他自己起的名字,意思是能把全天下野**杀的人。”游乐子解释道。

轨生再仔细看了游乐子一眼,说道:“请恕在下无礼,大哥的年纪……”

游乐子大笑起来,说道:“今年四十多了,但我可不是来参加试炼的。”

“你莫非是地下道的人?”轨生猜道。

“没错。”游乐子点了点头。

“在你这里报名吗?”轨生问道。

“不是,我只是陪他来参加。”游乐子指了指碎骨子说道。

还有这种操作?怎么津八久不跟着我呢?轨生心里暗骂道。

这时,又有一行人走了进来,他们脸上都蒙着白布。为首的脱下白布后其他人纷纷仿效。

来者正是泰勒城的十三子——诛算。身后有两个轨生熟悉的身影,戽石和吴郝慑。一行一共有十八个人。

诛算带着众人走向轨生,说道:“轨生兄,我们又见面了。”

“你说的帮手就是后面十七人?”轨生有点诧异地问道

“没错。”诛算笑道。

“你骗的硬币还真不少。”轨生说道。

“这你就不对了,他原本就有硬币,而我也没有骗他。”诛算指了指身后的戽石,说道。

“这些天你到底去哪里了?”轨生向戽石问道。

“说来话长,那天我和你分别后到城东调查。我拿出硬币问人的时候被一些起了贪念的人看到。”戽石越说越尴尬:“当我走到无人的巷口时,被一群人拦下。”

“凭你现在的身手,就算打不过,跑也应该跑得掉啊。”轨生说道。

“他们并没有要动武的意思,而是告诉我,他们知道报名的地点。”戽石说道:“我问他们地点的时候,他们要求我说出得到硬币的方法。硬币是李伯给的,我怎么知道,只好如实相告。最后,他们要看一眼硬币,我便把硬币拿出来。”

“他们该不会抢了吧。”轨生说道。

“是的。我虽然跑得掉,但抢不回硬币也没有用啊。于是我便和他们干了一架,结果他们伤了一半人,我也断了好几根骨头。”戽石说道:“最后还是让他们给跑掉了。在没找到他们之前,我不想回去,便到附近的餐馆吃点东西,谁知道会让我遇到吴郝慑。”

“吴郝慑可不像是能帮你找回硬币的人。”轨生说道。

“他当然不能,但诛算能。原来吴郝慑认识诛算,在他的引荐下,我与诛算见面,并把我的遭遇一一相告。诛算很快有了方法,并答应帮我找回硬币,不过得要代价。”

“什么代价?”轨生问道。

“在试炼的时候要尽量帮助他过关。”戽石说道:“我没多想就答应了。我们很快找到那群人,并一一将他们击倒,要回硬币的同时顺便抢光他们的财物,算是对他们一点惩戒。”

轨生转过头看向吴郝慑,说道:“那你呢,怎么跟在诛算后面。”

“枯姬不答应跟我走,我就打算到泰勒城散心。在城东一个公园画画的时候,诛算突然出现在我身后。他对我的风景画很感兴趣,想投资我作画。”吴郝慑如实说道。

“你的风景画岂不是春宫图。”轨生露出汗颜。

“你说的虽然没错,但你那不屑的目光是什么意思。”吴郝慑有点生气地说道。

“春宫图有什么好投资的,女的不会去看,小孩不能去看。”轨生说道。

这时,诛算上前一步说道:“轨生兄,太小看饥渴男人的消费能力了。”

“我答应跟诛算到一家酒馆商量细节。谈了没一会,我们一见如故。我就把枯姬一事告诉他,他答应给我一个改变人生的机会,但我得承诺辅助他。”吴郝慑说道。

“怎么样?你也想加入我们吗?”诛算向轨生问道。

“我可不觉得有这么多祭品平分。”轨生耸了耸肩道。

“就算他们获不了祭品,出去后我都会给他们一大笔酬劳。”诛算指了指后面说道。

“这就是你控制他们的手段?”轨生问道。

诛算淡然一笑,没有回答轨生的问题。

接着又有好几个人从地道里出来,他们的着装都不像是本地人,估计趁乱从外面偷摸进来的。

当李俊凯出现后,轨生马上大吃一惊,因为他记得李俊凯的硬币已经被诛算骗走,那么李俊凯现在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仿佛看出了轨生的疑惑,诛算便解释道:“他走到半路的时候觉得不对劲,拼命往回跑。结果我被他发现了,为了不让他在外面乱说话,我便把硬币还给他,并告诉他报名的真正地点。”

“他可是一个很会记仇的人。”轨生说道。

“我人多不怕。”诛算淡然道。

又有陌生面孔走进来,都是些轨生不认识的人。他们一来就跟其他人交流,想尽快获得最新信息。

一个下体只裹着布的泰勒城居民踏入地下广场。他大约十七八岁,一头凌乱的长发,右脸上有一个棱形纹身,两颗虎牙露了出来,身上有几条蛇围绕着,两臂各有只足有拳头大小的蜘蛛。

泰勒城居民一见到诛算就走过来说道:“阁下是不是十三子。”

“你是?”诛算疑惑地看了泰勒城居民一眼问道。

“我爹曾经替您打工过,不过后来辞工到外面开了一家宠物店。我叫厄朵瓦。”厄朵瓦回答道。

“你好像一早就知道我会在这一样。”诛算有点谨慎地说道。

“当我获得硬币后,我爹说你一定会有办法参加试炼。果不其然,让我在这里遇见你。”厄朵瓦坦白道。

诛算点了点头:“你爹的确没有猜错。”

“他还说,我只要跟着你,就会少走许多弯路。”厄朵瓦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