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235字
  • 2022-03-18 12:33:37

“不好意思,我们这里的大象不卖给外地人。”老板板着脸说道。

“畜牲而已,又不是什么宝贝,凭什么不卖!”青年后面的随从凶巴巴地叫嚣道。

“就凭我是它们的主人。”老板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这时,戽石在轨生耳边小声解释道:“泰勒城里的人不卖大象给外地人是因为怕他们伤害大象。”

青年走近老板,拔出腰间长剑说道:“你可知道我们是从哪里来的吗?”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老板一点也不怕地说道。

青年一怒之下,划出长剑。老板胸口顿时一道血柱喷出,没坚持多久就倒在地上。

看到这里,轨生马上拿出一块昨天买来的布,迅速走到老板跟前蹲下,用布按住他的伤口,说道:“要大象而已,用不着杀人吧。”

“他还不是活得好好吗,要是再敢顶撞我,一定会死翘翘。”青年目露狠色,说道。

“你就不怕官兵和警察来抓你们?”戽石上前说道。

“我们公子还真没怕过谁。”后面的随从哈哈大笑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老板狠狠地盯着青年问道。

“王都李俊凯。”李俊凯毫不忌讳,说罢,选了一头帅气的大象爬上去,十分生疏地驾驶它离开,他的随从则骑马跟着。

轨生简单地为老板包扎后便和戽石离开,坐在大象上感觉很不一样,虽然慢,但很舒服。

慢慢地,一座城市出现在眼前。城墙全都是用石头堆砌而成。城市里有许多圆顶高塔。

泰勒城背靠着一条连绵的山脉,占地足有好几千亩,是轨生见过的最大城市。

城外有一条足有三米宽的护城河,城墙上每隔五米就有一个官兵站岗。泰勒城有两个入口,入口处各有一条吊桥。

虽然那个叫李俊凯的狂傲青年先走,但还是被轨生他们追过,他的操作技术实在是太差了。

离城外两百多米的地方,有个回收人员。轨生和戽石自觉下来归还大象。

这时,轨生没有急着走,因为他知道,一会会有事情发生。

果然,李俊凯骑到这里,马上被几十个泰勒城的人围住。他们都是老板叫来的帮手。

“你们是什么人?”李俊凯说话的时候完全没有刚才的气焰。

“伤了人还敢来泰勒城,你不是傻瓜就是弱智。”双手握着斧头的大汉说道。

“那又怎样?”李俊凯翻身下去,动作有点狼狈,说道。

“没什么,只是想在你胸口划上几刀,看看人会不会死。”大汉调侃道。

李俊凯的随从感觉不对劲,立即下马,拔出长剑,大声喝道:“他是王都李疾的儿子李俊凯,要是你们敢动他一根汗毛,李大人不会放过你们!”

“把你们全杀了,还会有谁知道!”说罢,大汉举起斧头冲向李俊凯,其他人纷纷拿着武器跟着。

这时,城里有人吹响号角,一支武装队伍迅速冲了出来,为首之人大喊道:“你们都住手!”

轨生转头一看,那人身上有密密麻麻的纹身,胸口是白虎,双臂是青龙,背部是凤凰。他的下巴很大,上唇穿了个圆环。

那些围攻李俊凯的人统统停下了手,等待武装队伍前来。

“原来是十二部落之一的兽霸,为什么要阻止我们?”握斧头的大汉问道。

“他是我的故友之子,你们不得伤他。”兽霸指着李俊凯说道。

“他……伤了我们的人。”大汉为难地说道。

“这中间肯定有什么误会,到时我会亲自跟魏蜂解释。”兽霸用一种不可抗拒的语气说道。

“这……”

“我的话也信不过吗?”兽霸睁大眼睛说道。

“小人不敢。”大汉于是带着众人离开。

兽霸展开笑脸走到李俊凯面前说道:“贤侄,十几年不见,你已经长大成人了。”

“你是?”李俊凯一脸疑惑地问道。

“我跟你父亲李疾曾经是沙场上的战友,你没来之前,你父亲已经写信告诉我。还好我及时赶到,不然以后怎么面对你父亲。”兽霸解释道。

“怎么没听我爹说过。”李俊凯半信半疑地说道。

“这还有假的不成?”兽霸大笑起来,说道:“贤侄长途跋涉应该累了,我已经在府中设宴,现在我就带你去。”

李俊凯跟着大队人马进城,城外又恢复了平静。轨生和戽石也悄悄地穿过城门。

两人在大街上走着,这里的人还真不少,他们穿着极为大胆。看到性感漂亮的女人,戽石又流了一地的鼻血。

泰勒城实在有太多刺青店,几乎每隔三十米就有一间。许多人看出轨生和戽石脸上的刺青是假的,于是试着向他们招揽生意,不过全都被轨生拒绝。

轨生不知道哪里是报名的地方,而泰勒城又太大,决定先找个地方下榻,再好好调查这个城市。

在靠近城中央的一间二层旅店里,轨生用清水洗了一下脸。戽石躺在床上说道:“你说报名会在城中什么地方?”

“不知道。”轨生拿起手帕擦干脸庞说道。

“要不明天我们分头去找?”戽石建议道。

“可以,不过你得要小心。”轨生说道。

“有什么好小心的?”戽石不解地问道。

“这城市里的人都不好惹。”轨生回想起城外一幕,说道。

“我又不是那个李俊凯,没钱又没爹,怎么敢得罪人。”戽石坐了起来。

“之前那个叫兽霸的人你认识吗?”轨生问道。

“我只知道这里有十二人众,至于里面有什么人,我也不太清楚。”戽石摇头道。

“趁天还没黑,我想到这里的武器店走一趟,看看有什么就手的武器,没准过几天用得上。”轨生在卦符村打造的小刀已经少了大半,再不补充的话会影响到战斗力。

“等等,我也去。”戽石站起来跟了轨生出去。

两人问了一下路人,城里最好的武器店就在附近,径直走了过去。

武器店很大,一共有四层楼高。门口挂着两米长的斧头和锤子。

轨生走了进去,里面的兵器摆放整齐,刀枪剑戟样样都有,可是就没有轨生想要的小刀。

戽石从柜台拿出一把华丽长剑,剑柄是黄金做的,镶有红宝石。剑身一米多长,刻有精美的花纹。

“这要多少钱?”戽石问道。

“客官真是识货,这把剑是本店最好的,价钱不贵,只需要五百个金币。”店员竖起手掌说道。

“什么?这玩意要五百个金币,你别以为我是外地人就想坑我。”戽石怀疑道。

“放心,本店对任何人都是一视同仁。这剑所用的材料十分昂贵,还有造这剑的铁匠在这一带很出名,你可以在剑身上看到他的名字。”店员拍心口说道。

“除了好看,这剑还有什么用?”戽石半信半疑地问道。

“剑无非就图个轻巧和锋利,你握在手中应该已经感觉得到,它虽然很大,但比起其他剑轻多了。”店员从地上拿起一块试剑石放在戽石面前继续说道:“至于锋利程度,你砍一下就知道。”

戽石犹豫地举起长剑,用力一劈,顿时,试剑石一分为二。

“客官我说得没错吧。”店员笑道。

“试剑石是破开了没错,但我怎么知道试剑石是不是做了手脚。”因为太过昂贵,戽石不得不小心谨慎。

“天啊,我在这里做生意已经有好长一段日子,信誉良好。还有我的老板也是外地人,你根本不用担心被骗。”店员解释道。

“你的老板是谁?”轨生好奇问道。

“你们不知道?这么看来,你们应该第一次来泰勒城。”店员一愣,说道。

“没错。”轨生说道。

“我们的老板可出名了,他原本是乡下农户家的儿子,一岁的时候便会说话,三岁已经认识所有的字,六岁一个人到泰勒城做小生意,八岁就拥有泰勒城十间连锁店。”店员越说越自豪,仿佛自己就是口中的他。

“那现在呢?”轨生问道。

“他今年刚好十六岁,年头的时候,他已经占有泰勒城一半的资产,比十二人众的名头还大。泰勒城很多人因此称呼他为十三子。”店员说道:“不过前一段时间他被人抓住了,最后几乎放弃所有产业才保得住性命。”

“这分明是抢啊,就没人管?”轨生问道。

“有钱分谁会管你,之前本属于老板的产业现在都被十二人众分别接管,你说这里谁有能力跟十二人众抗衡。”店员看了看四周小声说道。

“他现在人呢?应该离开泰勒城了吧。”轨生说道。

“他说从哪里倒下就得从哪里站起来。”店员说道。

“难不成他想弄垮十二人众?”轨生惊讶地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也好久没见他出现。”店员回答道。

“那好吧。这把剑我要了。”戽石从怀里拿出五百个金币给店员。

这时,轨生从腰间掏出一把小刀给店员看,问道:“你们有没有类似的武器。”

店员接过小刀仔细一看,说道:“这小刀用的材质属于下等,但制造技术还可以。本店也有很多小刀,就不知道合不合你意。”

店员从里面找了很久,最后把三套小刀放在轨生面前,说道:“先跟你说明,这三套小刀的价钱都不便宜哦。”

轨生点了点头,打开最左面的盒子。里面放了八把小刀,小刀的大小跟自己的差不多,全部呈墨绿色,几乎没有刀柄。

“这套小刀很锋利,就算是骨头,只要被它轻轻刺中,也会留下一个小洞,缺点就是有点重。”店员介绍道。

轨生拿起来掂量一下,果然如店员所说的一样,一把小刀就足有半柄长剑的重量,这完全不符合轨生的要求。

轨生再打开第二个盒子,里面放着六柄小刀,用精钢做成,通体闪亮。造型很特别,刀刃上有一个勾子。小刀整体来说略大,不适合用来偷袭。

最后,轨生打开第三个盒子,里面一共有十六把小刀,刀身如同细针,呈灰白色,比轨生原本的小刀还要细一半。小刀没有刀柄,但刀身的尾部有一小部分用来握住的地方。

“这套应该是本店最好的小刀,不仅锋利轻巧,而且暗藏一个小机关。”店员说道。

“什么机关?”轨生好奇地问道。

“尾部的握手处可以折断,折断后三秒内小刀会爆炸。爆炸的威力不大,但可以把石头炸碎。打造这套小刀的铁匠将其命名为刃爆。”店员回答道。

“这要多少钱?”轨生感兴趣地问道。

“一千个金币。”店员竖起食指说道。

轨生身上的金币不够,只好向戽石借钱,走出武器店的时候,欠了他好几百个金币,才不至于一贫如洗。

戽石本来不肯借钱给轨生,担心轨生没能力还钱。轨生只好告诉他小刀在试炼的时候会用到,将来也有可能帮到他,戽石才十分不情愿地掏出金币。

当天晚上,枯姬从泰勒城外骑着马回来,她进城后马上往家里奔去。

枯姬家在城里的东面,一个老仆人在家门口迎接她。

“怎么只有夫人一个回来,他们呢?”老仆人替枯姬牵着马道。

“回来的时候遭到暗算,其他人都死光了。”枯姬面无表情地说道。

“庆幸夫人没事。”老仆人说道。

“暴瞎呢?”枯姬问道。

老仆人犹豫了一下说道:“不如夫人先吃点东西?”

“暴瞎现在在哪里?”枯姬冷冷看了老仆人一眼。

“他就在书房……他吩咐任何人都不要接近。”老仆人低下头说道。

枯姬急匆匆地走入家里,穿过小径,径直来到书房前的庭院里。

枯姬听到女的叫声,推开房门,看到暴瞎和躺在书桌上的中年妇人。

枯姬没花多少时间就认出中年妇人的身份,她正是被卖到青楼的张五老婆。

暴瞎从椅子上拿起一条黄色长布裹住下身,问道:“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我打扰你们了吗,那我先回房间去。”枯姬试探着说道。

暴瞎对张五老婆说道:“你回去吧。”

张五老婆捡起地上的衣服,害怕地看了枯姬一眼,急忙离开书房。

“该不会看上张五的老婆才借钱给他的吧。”枯姬摆出一副看穿丈夫的样子,说道。

“这哪里的话,只要是有需要的人,我都会借钱给他。”暴瞎拿起桌子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浓茶,说道。

“明知道对方没钱还也借给他?”枯姬一点也不相信暴瞎。

“你来这不是为了要问这个吧?”暴瞎露出不满的神色。

枯姬叹了口气说道:“只有我一个活着回来。”

“铁头楞死了?”暴瞎很惊讶,但更多的是气愤。

“我逃走的时候,他不仅中了毒,还受了重伤,应该是回不来了。”枯姬看到暴瞎的样子,感到一丝害怕,说道。

“到底是谁,居然敢动我的人!”暴瞎生气地把手中的杯子抓裂。

“他们是为了张五报仇的农民。”枯姬说道。

“你怎么会活着?”暴瞎疑惑地看向枯姬。

枯姬沉默了一会说道:“我那天胃口不好,没喝有毒的汤,因此侥幸逃了出来。”

“都是我不好,累夫人受惊了。”暴瞎神色一缓,走近枯姬,搂着她的腰说道。

“你以后出门得要小心,他们下一个目标可能就是你,青楼尽量少去吧。”枯姬伏在暴瞎胸口说道。

“在泰勒城内谁敢在我面前放肆?要是被我看到,他们别想活着离开!”暴瞎狠狠道。

枯姬松开暴瞎,拿起掉在地上的地契。

“最近我发了一笔横财,收了十三子好几处物业。”暴瞎高兴道。

“你这样强夺恐怕不好。”枯姬担心道。

“没什么,十二人众全都有份,不仅只有我一个。”暴瞎说道。

“十三子岂不是破产了。”枯姬放下地契,说道。

“还没有,不过也差不多了。”暴瞎笑道。

“你们就不担心十二人众在泰勒城声誉受损?”枯姬问道。

“我们当然不会亲自出手,背后自然有人替我们完成任务。”暴瞎不为意地说道。

“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你们所为,毕竟你们分占了他的产业。”枯姬说道。

“那又怎样,他们也奈何不了我们。”暴瞎耍流氓道。

“我累了,先回房休息。”枯姬见此,不禁对暴瞎产生一丝厌恶,脑海里忽然浮现吴郝慑的样子。

泰勒城西面的兽霸府邸内,李俊凯在亭子下一边搂着穿着暴露的女子一边喝着小酒。

兽霸从外面进来,一见面就满脸笑容地说道:“贤侄,下人们没有怠慢你吧。”

“兽霸叔叔客气了。”李俊凯松开怀中的女子说道。

“还合味口吗?”兽霸问道。

“她可真热情,我很喜欢。”李俊凯摸着女子下巴说道。

“鹃儿,你先到贤侄房间等着。”兽霸对女子命令道。

女子走后,这里只剩兽霸和李俊凯二人。这时,兽霸亲自为李俊凯倒酒,问道:“你爹爹这些年过得还好吗?”

“有心了,他虽然没以前强壮,但身体还很健康。”李俊凯说道。

“以前在沙场上,你爹可神勇,有一次我被人偷袭,幸好你爹把我救了,不然已经死翘翘。”兽霸回忆道:“我还记得当时你爹拿着两把长剑,连杀二十个敌军,身上一点血也没沾上。”

“我从来没见过他对人动手,完全不知道他这么能打。”李俊凯不可置信地说道。

“他现在位高权重,根本不用亲自动手,你当然没机会看得到。”兽霸笑道。

“不知道泰勒城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李俊凯问道。

“泰勒城最新奇的地方就是我家。”兽霸自豪道。

“这话什么意思?”李俊凯不解地问道。

“贤侄跟我来吧。”说罢,兽霸站起来往小院深处走去。

两人来到一间大屋前面,守卫见到兽霸纷纷弯腰行礼。

李俊凯抬头看向横匾,上面大大地写着藏宝阁三个字。“兽霸叔叔,这是?”

“我一生的收藏品,这可是花了我大半生的时间。”兽霸从怀里拿出钥匙,走近大门打开,说道:“进来吧,贤侄。”

李俊凯跟着入内,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奇怪东西。有一米大的蝙蝠标本,有拳头大小的红宝石,有捆绑着绷带的尸体,有用药水浸泡的蓝色眼球……

“怎么样?还不错吧。”兽霸问道。

“很特别……”比起这里的藏品,李俊凯还是喜欢跟美女待着。

兽霸拿起一个盒子打开,里面放着一个透明的立方体。

“这又是什么?”李俊凯问道。

“这玩意一碰到活物就会变成薄膜,吸干活物的血才恢复原状。”兽霸叫人拿了一只花猫进来,将立方体放在花猫身上,没多久,花猫的身体变得干瘪,活活死去。

“我从没见过这样的东西,它也是活物吗?”李俊凯突然来了兴趣。

“我也不知道,这是我当时在沙场上搜刮敌人找到的。”兽霸说道。

“那又是什么?”李俊凯指着一条足有十几米长的盒子问道。

兽霸笑了笑,将盒子打开,里面放着一整排指骨,没有上万也有好几千。“这是我从敌人手上割下来的。”

李俊凯一听差点吐了出来,问道:“收藏这些有什么意思?”

“这就要怪你父亲了,当时我还没有这个兴趣。当我看到你父亲把敌人杀了割下他的拇指,便开始上瘾了。”兽霸回忆道:“他喜欢收集拇指,而我则喜欢收集尾指。”

“我怎么没看过爹爹的藏品。”李俊凯说道。

“可能怕你不喜欢呗。”兽霸顿了一下说道。

“爹爹信上除了写我会到泰勒城外,还有什么?”李俊凯问道。

兽霸关上盒子,直接说道:“他要我协助你获得祭品。”

李俊凯一听,马上确信兽霸就是父亲的好友。

“信里写得不够详细,我也得要问清几件事才好帮助你。”兽霸严肃道。

“尽管问吧。”李俊凯说道。

“怎样才能得到祭品?”兽霸问道。

“参加这里举办的试炼。在此之前还得要找到报名地点。”李俊凯回答道。

“消息从何而来,信不信得过?”兽霸又问道。

“一个月前,有一个书生得罪了我,被我差点打到残废,最后为求活命,给了我一个硬币,说只要拿着硬币就能参加这里的试炼,通过试炼便可得到一件祭品。”说罢,李俊凯从怀里拿出一个正面为数字四十七,背面是老鼠图案的硬币。

“我在这里没有听说过什么试炼,而且城里的情况一直有我的人监察着。”兽霸皱起眉头说道。

“你觉得消息是假的?”李俊凯讶异地说道。

“我也说不准。那人有说哪个组织举办的试炼吗?”兽霸问道。

“书生临死之前还是说不知道,应该是真话。”李俊凯回答道。

“有确定的时间吗?”兽霸问道。

“就在这个星期内。具体日期他也不清楚。”李俊凯说道。

“好吧,我明天派人到城里调查一下,找到报名的地点后马上告诉你,不过,你不要期望太高。”兽霸右手搭在李俊凯的肩膀说道。

“那就有劳兽霸叔叔了。”李俊凯高兴道。

“对了,这段时间你可以去城里逛逛,你的房间有一箱金币,尽管拿去花,钱不够再问我要。”说罢,兽霸便命下人带李俊凯回房间。

兽霸出来后沿着小径走,几分钟后来到自己房间门前,那里早就有一个仆人等着。“饭菜已经准备好了。”

“拿进来吧。”兽霸推开房门,走到桌子旁坐下,看着仆人离开,忽然有道人影从角落里冒出来。

“你就不能走正门?”兽霸问道。

“我不想让任何人看见。”那人穿着一套带有兜帽的长袍,长袍上绣有一个很大的7字。

“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兽霸拿起酒壶为自己倒了一杯酒。

“我没有名字,也不允许有名字。不过倒是有个号码,你可以叫我十六号。”十六号说道。

“我已经按你的吩咐与其他十二人众瓜分十三子的产业。”兽霸说道。

“你现在应该就是泰勒城最有钱的人。”十六号说道。

“这也是多亏组织的帮助。”兽霸说道。

“下一步,你要控制其他十二人众,要是不行,那就找机会干掉他们,总之,在半年内你得成为泰勒城一城之主。”十六号用一种命令的语气说道。

“这恐怕会有难度。”兽霸面露难色。

“放心,我会从旁帮助你的。”十六号说道。

“那就有劳大人了。”兽霸说道:“对了,不知道我加入组织一事……”

“等你掌控泰勒城后再说吧。”十六号说道。

“组织里究竟有什么人?”兽霸问道。

“有些事你还是不要知道为好,要是我们合作不愉快,你可能会因此而丢掉性命。”十六号冷冷说道。

“不知道也没关系,只要组织能给我带来无尽的财富就行。”兽霸淡然道。

“这点你不用担心,好好帮我们做事,钱自然会到你的口袋里。还有,当你除掉一半十二人众后,我会送你两件祭品。”十六号承诺道。

兽霸听后一喜,站起来低下头施了一礼道:“谢谢大人提携。”

当兽霸抬起头的时候,十六号已经不见踪影。

第二天早上,轨生和戽石走出旅店后分头去城里找线索。按约定,戽石去东面找,而轨生负责西面。

轨生对报名的地点毫无头绪,唯一知道试炼在此城内进行。

现在轨生可以说无从下手,于是他便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行走。

走着走着,轨生发现前方有两队人马在争执,向旁边围观的人问了几句,原来十二人众起内讧。

站在左边的是兽霸的人,站在右边的是暴瞎的人,他们手上都握着武器,只要有什么动静,他们分分钟钟会干起架来。

左边带头的是兽霸其中一个得力手下,他常戴口罩,所以得到罩男的诨号。

右边带头的是暴瞎的堂弟暴聋,他从小就力大无穷,相传十八岁的时候,能用双手举起一头成年大象,但没有人真正见过。

“罩男,这里说好分给暴瞎,你们现在占着不放是什么意思?”暴聋生气道。

“兽霸决定还是要这个地盘,你们到城南漳化街去吧。”罩男说道。

“漳化街?那里什么油水都没有,你当我们是乞丐啊!”暴聋喝道。

“要不要随便你们,反正这里我们要定了。”罩男理直气壮地说道。

“你就不怕暴瞎生气?”暴聋说道。

“兽霸的人没怕过谁。”罩男说道。

暴聋听到这里已经火冒三丈,举起大棒锤向罩男冲去,他后面的人纷纷跟上来。

罩男同样从腰间拔出大刀,指挥手下跟他们火拼,顿时场面一度失控。围观的人纷纷离开,唯独轨生还站在原地。

在刀光剑影下,一个又一个人倒下,但对比之下,暴聋那边略显优势。

暴聋用大棒锤敲爆罩男的头颅后,兽霸的人才害怕地离开。

没多久,警察终于过来,不过暴聋和他的人早已经离开这里了。

轨生看到十二人众内讧的时候,脑海中出现一个想法,谁最了解这个城市?当然是十二人众。只要控制十二人众的人,就能获得大量情报,总好过在街上到处溜达。

在一条无人的窄巷里,暴聋边跑边往后看,十分担心警察追上来。他虽然平时穷凶极恶,但其实这是他第一次杀人,因此心里极为慌张。

暴聋快走到窄巷的尽头时,轨生堵住了出口。暴聋拿起大棒锤,问道:“你是谁,为什么拦住我?”

“我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轨生不慌不忙地说道。

“快滚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暴聋骂道。

轨生施展寸步迅速绕到暴聋身后,猝取在护臂里掉落到手里,用力踢向暴聋的小腿,令他跪在地上。

轨生抓住暴聋的头发,将猝取抵在他的喉咙上,说道:“现在可以回答了吗?”

“你想问什么?”暴聋瞬间吓出一身冷汗,问道。

轨生想了想,不能直接问报名地点在哪里,于是问道:“最近泰勒城出了什么大事?”

“十三子破产,这里的人都知道。”暴聋回答道。

“还有呢?”轨生说道。

“十二人众不和,兽霸和我堂哥已经打了好几场了。”暴聋很配合地说道。

“没有其它的吗?”轨生显得有点耐烦,问道。

“没了,不然就是我不知道。”暴聋说道。

“最近有什么可疑的人进入泰勒城?”轨生又问道。

“你算一个。”暴聋小声说道。

轨生把猝取往喉咙移进半分说道:“我不是来听笑话的。”

“要说最可疑那就是绑架十三子的人。”暴聋说道:“他是兽霸不知道在哪里请来的人。”

“他长什么样?”轨生问道。

“不知道。他一直蒙着脸,除了一身带兜帽的长袍外,就数长袍上的7字刺绣最为醒目。”暴聋回忆道。

听到7字,轨生已经猜到那人所属组织,虽然问出的不是他想要的答案,但还是对“7”字这个组织很感兴趣。

“你们成功夺取十三子的财产后,那人还有什么行动吗?”轨生问道。

“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看到他的身影。你想想,谁绑架了人还敢在城里走来走去的。”暴聋说道。

轨生用力打晕暴聋,悄悄地走出窄巷。

轨生在街道上边走边想,“7”字组织已经开始渗透到这里,兽霸只是他们的傀儡,铲除其他十二人众,他们就会成为泰勒城真正的主人。

过了三十分钟后,暴聋从地上爬起来,用手摸了一下脖子,依然感到很疼痛,正想离开的时候,前方和后面各站了两个人。

“你们不像是兽霸的人。”暴聋冷静道。

“你说得没错,但你知道我们是谁吗?”站在暴聋前面的男人说道。

暴聋仔细看了一眼男人的衣着,猜测到:“你是麦田的农民吴子?”

“没错。”吴子说道。

“你们想怎么样?”暴聋正想捡起大棒锤,可周围哪里有它的踪影。

“你找它是吗?”站在吴子旁边的女孩从背后拿出大棒锤说道。

“要钱的话我多少都可以给你们。”暴聋有点慌张地说道。

“我们不要钱,只要两件东西。第一件是暴瞎的作息行程表。”吴子继续说道。

“哪有这种东西。”暴聋为难地说道。

“没有你就写下来,你常在他身边总不会不知道的吧。”吴子拿出纸和笔给他。

暴聋无奈之下只好妥协,花了几分钟,把暴瞎一个星期七天会做什么事都写在纸上。

“第二件你们要什么?”暴瞎把纸还回去问道。

女孩走近暴聋身边,从身上拿出匕首刺中他的心脏,说道:“第二件就是你的性命。”

吴子对女孩说道:“张燕,变了许多。”

“那是好事还是坏事。”张燕面无表情地拔出匕首,说道。

“我也不知道。现在你父亲死了,叔叔也死了,母亲又在青楼中苟活,变成这样也在所难免。”吴子悲哀道。

“下一步就是暴瞎了。”张燕狠狠道。

“暴瞎可不好对付,他的周围时刻有人,我们得从长计议。”吴子说道。

“找到母亲现在在哪里了吗?”张燕问道。

“她就在城里有名的青楼里。”吴子说道。

“杀暴瞎之前先得救出母亲。”张燕说道。

“就算你把她救出来,她恐怕也不会跟你走。听说她最近到过暴瞎的府邸。”吴子说道。

“如果她真的堕落了,她就不再是我的母亲,我不介意替父亲给她一刀。”张燕双眼闪过寒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