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539字
  • 2022-03-16 18:54:20

野狼迅速靠近,扑咬轨生。轨生灵巧地侧身躲过,同时将猝取刺入它体内。

野狼虽然没死,但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发红的眼睛一直盯着拔出猝取的轨生。

轨生没有多想,快速了结它的生命,朝四方看了一眼。津八久附近已经有好几具狼尸,狼尸身上全部都有一个大小一样的圆洞。

高级管事被数只野狼围住,身上已经有好几处伤口。好在祟泽及时赶到,蓝光一挥,周围的野狼瞬间失去了脑袋。

整整过了十五分钟,野狼才全部消灭干净。一共有十多个下人受到轻伤。高级管事经过抢救,能活下来的几率还是不到十分之一。

满地的狼尸染红地面,令四周充斥着难闻的血腥味。祟泽和津八久检查过尸体后,得到统一的结论,附近曾经有邪恶系信众出没。

孙淼淼走下马车,立刻用手帕捂住鼻子,绕过地下的狼尸,走到祟泽跟前说道:“收拾是不可能了,我们还是继续上路吧。”

“摸黑上路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更何况附近有可能出现邪恶系的信众。”祟泽皱起眉头说道。

“别忘了你自己也是一个信众。”津八久走过来说道。

“要是打起来,你能保证全部人的安全吗?”祟泽狠狠地瞪了津八久一眼。

“全部人当然不行,至于小姐嘛,我还是会尽力保护她的。”津八久想了想说道。

“要是你打不过对方呢?我相信你逃得比任何人都快。”祟泽嘲讽道。

“这你就说对了,打不过还不跑,那不是傻子吗。”津八久毫不忌讳地说道。

“这么不负责任的信众,爹爹是怎么会聘用的。”孙淼淼失望地看着津八久说道。

“便宜呗,我一个人的价钱还不到他的五分之一。”津八久说罢,指了指祟泽。

“我可不相信你是为了钱而来。”祟泽说出心中一直存在的疑虑。

“我也不信,不过,我还真是很缺钱。”说罢,津八久笑着走开了。

祟泽叹了口气,转头向孙淼淼说道:“要是真的决定继续上路,我就吩咐下人开始准备。”

“至少得换个干净的地方。”孙淼淼说话的时候比之前更加沉重了。

差不多天亮,轨生从碎石堆上坐起来,他伸了一下懒腰,全身传来阵阵酸痛。

整个晚上,轨生只睡了不到三个小时,漏夜赶了好几里路,实在疲累得很。幸好轨生之前在城外做过苦力,不然一定会像其他下人那样没精打采。

大家简单吃了一点东西后继续上路,虽然都想休息,可是为了不耽误行程,只好咬紧牙关。

高级管事从昨晚开始一直躺在车上,露出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

许多人都觉得他下一刻随时会离开人世,可他就是死不了。

津八久建议给他补上一刀,免除他的痛苦。可是孙淼淼不同意,津八久只好作罢。

婚嫁队伍在官道上又走了好几公里,直到前方有好一些人围着一起,队伍才停下来。

轨生看了对面的人一眼,他们穿着轻便,胳膊处有明显的家印。身边的货车装满木箱,外面用一大块防水布盖住。他们应该是来往城市之间的商旅。

祟泽骑马经过孙淼淼的车厢说道:“我去看看发生什么。”

孙淼淼同意地点了点头,祟泽快速策马来到人群外面,下马后钻进人群,看见地上躺着好几具尸体。

尸体被撕裂成好几块,伤口参差不齐,地上全是干涸的血迹。在不显眼地方有好几根灰色的毛发。

这时,轨生也好奇地钻进来,蹲下身子察看,说道:“虽然衣服破了,但他们一定是沿路的官兵。”

“他们可能被昨天的野狼袭击了。”祟泽猜道。

“没有信众在的话,普通人根本无法对抗成群疯了的野狼。”轨生点头道。

这时一个身穿华服的肥壮男子说道:“这不可能啊,我走这条官道都好几十年了,没听过有成群的野狼,不然出门也不会带这么少人。”

“在上面的人来之前,我劝你还是不要走这条路。”祟泽说道。

“上面的人是指王都的官兵吗?”肥壮男子问道。

祟泽点了点头,没有作多余的解释。

“可官兵都死了,谁去汇报呢。”肥壮男子皱起眉头说道。

没多久,人群开始疏散,只剩下祟泽和轨生二人。

“想要保命的话,尽量走在孙淼淼附近。”祟泽瞧了轨生一眼,建议道。

“莫非邪恶系信众就在附近?”轨生问道。

“而且可能不只一个。”祟泽担心道。

“我们得要加快脚步才行。”轨生说道。

“如果他们的目标是我们,我们不可能逃出他们的掌控。”祟泽摇头道。

“至少现在官兵死了,我们不用浪费时间检查。”轨生乐观道。

整个白天,除了中午停下来吃了点东西外,队伍一直前进。途中遇到的官兵全部都是尸体。

刚开始的尸体,轨生可以确定是野狼所为,可之后看到被碾成肉酱的尸体,轨生就拿不定主意了,脑海里始终浮现一群庞然巨物。

到了黄昏,大家依然在赶路,希望能在天黑之前找到一间旅馆,不用再露宿野外。

高级管事在一个小时前没有再出声,要不是有人看他还有呼吸,早就被埋了。

一直赶路,大家除了累之外,还感到很饿,之前只匆匆吃了点东西,根本没有吃饱。拉车的马尽显疲态,速度在不知不觉中慢了不少。

轨生感觉十分诧异,他的坐骑是所有马中最精神的,大概是因为受伤的时候休息太久,精力终于有地方发泄。

当天边只剩一小片红的时候,轨生心里确定,他们无论如何,都无法在天黑之前找到旅馆了。

轨生往四周一看,发现不远处有好几间破屋,于是骑马往回走,来到孙淼淼的车厢旁,询问道:“要不就在前面的破屋住一晚?”

孙淼淼探头一看,说道:“好吧,大家都累了,再走也走不了多远。”

轨生来到破屋附近检查,确认没有人在里面后翻身下马。

那些破屋的墙都是用黄泥和大石堆砌而成,大量蕉叶铺在屋顶。

屋子破损不少,避雨是不可能了,但勉强可以挡挡风。

一共有五间破屋,破屋前面有一个很大的灶台。附近有一地坏了的猎具。

祟泽走到破屋之间,看了一眼说道:“这里最近应该还有人住,猎户为什么搬走呢?”

“附近没有猎物呗。”津八久跟过来说道。

“杀死士兵的又是什么?”祟泽向津八久白了一眼。

“打不过跟没有一样,本质没有任何区别。”津八久耸了耸肩道。

在祟泽的安排下,一半人开始打扫破屋,另一半人生火做饭。

孙淼淼吩咐,轨生得照看那个快死的高级管事。轨生安静地坐在旁边,忽然,他用手抓住轨生,用尽全身力气说道:“看好……矿石……”

轨生立即猜到他说的就是嫁妆,马车上的神秘箱子十有八九装有埒垨矿。

轨生震惊之余,对这次旅程担忧起来。护送婚嫁队伍,实则偷运埒垨矿。轨生算是坐上贼船,很难脱离关系。

“放心,有我在,没人敢动。”轨生不忍心拒绝临死之人,只好假装说道。

高级管事了结心愿,终于没有再吐气。轨生完成一件任务后又有一件新的任务,那就是挖个大坑把他埋了。

轨生在附近找到一处空地,周围有少量的桦树。轨生拿起生锈的铲子一下一下把泥土挖开,地面逐渐出现一个大洞。

当洞深达半米的时候,轨生不敢再往下挖,因为他发现大量尸体。

有些尸体外表已经开始腐烂,蛆虫在烂肉中蠕动。他们该不会就是这里的猎户吧,轨生心里暗道。

总不能把高级管事和他们堆在一起,于是轨生把坑埋了之后再挖一个,花了近一个小时才将高级管事埋好。

回去以后轨生正想把消息告诉大家,只见一个下人在搬运嫁妆时摔倒,手上的密封黑箱掉在地上开出一个小小的缝隙,里面露出明显的荧光。

附近的津八久看到后马上跑过来,弯身捡黑箱的时候,祟泽全身发出强烈的蓝光大喊道:“别动!”

津八久感到强大的压力,只好停下来,回头说道:“我帮个忙而已,你不用这么紧张吧。”

“闲的话就到那边收拾。”祟泽冷冷说道。

“我走开还不行吗,别动不动就用信源。”津八久摇了摇头,逐渐消失在祟泽的视野中。

“你去把箱子捡起来吧。”祟泽指着轨生说道。

“我?”轨生很是吃惊,暗道,那不是等于将秘密告诉我吗。

轨生没理由反抗祟泽,于是乖乖走到箱子旁蹲下,合上箱子时果然看到里面的埒垨矿。

轨生将黑色箱子重新封装好,将其摆回原来的地方。

“你跟我来。”祟泽用不可抗拒的语气说道。

“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轨生虽然害怕,但还是尽量保持冷静。

“不用怕,我要是想杀你,就算有十条命,你也不够用。”祟泽冷笑道。

轨生无奈地点了点头,一直跟在祟泽后面。两人离开破屋将近半里。祟泽停下来,看了看四周,确认附近就只有桦树后,说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我不知道大人想说些什么。”轨生说道。

“不用装了,在狩猎场时,你的眼神就有点古怪。回来后你又向老翁调查我借战马一事。”祟泽盯着轨生说道:“你的马就是出事的战马吧。”

“你想怎么样?”轨生退后一步说道。

“要是你敢出卖孙家,我早就动手了。但你没有这么做,可见你懂得事情的轻重。”祟泽神色一缓说道。

“我调查你只不过是为了保险,总不能上了贼船,到死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吧。”轨生坦白道。

“难怪三小姐如此看重你。”祟泽转过身说道:“希望你能坚守秘密,不然脑袋很容易跟身体分家。”

“那津八久呢,他知道你们之事吗?”轨生问道。

“我想他已经猜出来。只是没有真凭实据,他也拿我们没有办法。”祟泽回答道。

真凭实据,这玩意不就在嫁妆里么?轨生心里一阵无语。

“我觉得他是专门来调查孙家的卧底。”祟泽又说道。

“原来如此,那么就可以解释他为什么藏在树上了。”说罢,轨生抬起头看向几米外的桦树上。

祟泽一惊,随轨生的目光看去,果然树上有一道黑色的人影。“津八久,想知道什么就直接来问,用不着躲在树上。”

津八久沿着树干滑下来,好奇地看向轨生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从一开始。”轨生想了想说道,他不介意多一个人知道秘密,要是祟泽动起手来,没准津八久会帮助一二。

“津八久,认识你那么久,说实话,我一点也不了解你。”祟泽说道:“你说你是从奇迹之城螯多来的,可是我去了那里好几回,从没听过你这号人物。”

“我长得又不帅,没人知道很正常。”津八久搔了搔脑袋说道。

“我也没看过你使用天赋。”祟泽又说道。

“你不也是一样?对付小角色用得着自己的底牌?”津八久回答道。

“不知今天有没有这个荣幸看一看?”祟泽推开轨生,作出战斗姿势。

津八久眉头一紧,说道:“用不着这样,我对你们的勾当没有任何恶意,纯粹只是好奇。”

“那么,你现在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祟泽全身泛着蓝光问道。

“纯正的螯多本地人。”津八久耸了耸肩道。

“不说是吧,那只好逼你开口了。”说罢,祟泽右手一指,“射!”一道蓝光沿着手指射出,快速逼向津八久。

津八久侧身闪避的同时,双手同时指向祟泽,两道灰光射出,速度比祟泽还要快上几分。

“盾!”祟泽右手一挥,面前出现一块棱形的蓝色光盾,把两道灰光挡下来。

“没必要动刀动枪,我们还是坐下来聊一聊吧。”津八久边退,边劝说道。

“反正你说什么我都不会信。”祟泽说话的同时又射出好几道蓝光,但都被津八久一一躲过。

“我不想伤你,毕竟相识一场。”津八久无奈道。

“伤我?”祟泽冷笑一下,随后蓝光凝聚在右手上,没一会形成一个巨大的光球。

“散!”一声令下,蓝色的光球脱出右手分散开来,足有上百道光线沿不同的方向射向津八久。

津八久见不可能躲避,于是咬紧牙关,全身散发出强烈的灰光,四周都被照亮。

津八久右脚用力一跺地,“牢!”四道灰色的光墙拔地而起,然后完全封闭,如同一个立方体,挡住大部分攻击。

“牢?这种高级信源技术不可能从螯多学习得到。”祟泽停下手说道。

“猜到我来自哪里了吗?”津八久笑道。

“据我所知,只有两个地方可以学习到牢,一是王都,二是宙盾城。”祟泽想了想说道。

“很可惜,这两个地方我都没有去过。”津八久摇了摇头说道。

“那只好再逼你一下了。”祟泽全身蓝光大盛,胸口处显示出十几颗蓝色光珠,形成一幅麻雀的图案。

“万雀归途!”空中不断出现一只只麻雀,它们拍动着翅膀,离它们最近的桦树开始扭曲起来。

“你这不是试我,而是想杀我!”津八久抹了一下额头的冷汗,右手连指,数十道灰光前后射出,可还没到麻雀的范围内就消灭殆尽。

津八久只好咬破左手拇指,将拇指流出的血往心口一抹,“雨!”

天空忽然下起雨来,细细的雨水落到麻雀身上。麻雀没过几秒就炸开,而地面依然保持干燥。

祟泽为了躲开雨水只好停止施法,这时,信源已经用了大半。

“你不用天赋就可以将我打败……”祟泽无奈道。

“不用过于自责,实在是我的天赋不怎么实用。”津八久笑道。

“但我已经猜到你是哪里人。”祟泽充满自信地说道:“瘟疫之源,紫沼城。”

“有趣的想法。”津八久面目表情地说道。

“紫沼城里的雅阁收藏了世界各地的信源技术,刚才你使用的‘雨’就是其中之一。”祟泽分析道。

“精彩。但可惜的是,你所说的雅阁收费可不便宜,先不说我能不能负担得起,它卖技术给人就有很多条件。”津八久辩解道。

“那就更能说明,你正是雅阁的人。”祟泽说道:“不过我不明白,雅阁的人为什么要潜伏在跃马城里。”

“我无论是不是雅阁的人,都没有害孙家吧。”津八久说道。

“你说得倒是没错。”祟泽想了想说道。

“难道你还要赶我离开不成?”津八久问道。

祟泽摇了摇头:“单凭我一人很难保证三小姐的安全。”

津八久笑着转身离开这里,祟泽见他消失在视野后马上无力地坐在地上,不停地喘着气。

轨生马上上前问道:“没事吧?”

“信源用得有点多,如果不是这样,我无法逼出他使用厉害的手段。”祟泽无奈道。

轨生扶起祟泽说道:“我在附近埋高级管事的时候发现一堆尸体。”

“大半就是这里的猎户吧。”祟泽猜道。

轨生点了点头,说道:“我们走到哪里,哪里就有邪恶系信众,该不会我们就是他们的目标吧。”

“我们这次运的埒垨矿实在太多,他们没有理由不眼馋,这也是我不跟津八久彻底闹翻的原因之一。”祟泽回答道。

回去后,轨生匆匆吃了点东西,就蹲在嫁妆附近,算是接替了高级管事的工作。那可是祟泽亲自下达的,轨生不好拒绝。

为了防止野兽半夜来袭,祟泽安排了好几人站岗,三个小时换一轮,轨生也被安排进去。

一晚过去,天边升起太阳,祟泽很早起来,吩咐大家准备启程。

轨生在帮忙收拾餐具的时候发现,孙淼淼吃的东西有点少,盘子剩了一大半菜。

把火全都弄熄后,队伍又开始前进。沿路的商旅越来越少,轨生感觉有点奇怪。

又走了一公里,轨生终于明白为什么人少了,原来官道旁的大山出现滑坡,泥石堵住整个官道。前面的人过不来,这里的人出不去。

津八久走近检查,见阻碍物并不是很厚,完全有可能用蛮力打通,正准备使用信源的时候,山上又开始滑坡。

整个过程足足持续半个小时,面前的墙已经堆到五六米高,厚度至少有几十米。津八久只好作罢。

“这样根本无法通过。”祟泽坐在马上说道。

“你感觉到了吗?”津八久问道。

“你的意思是?”祟泽说道。

“在刚才滑坡的一刹那,虽然很微弱,但我的确感觉到邪恶系的气息。”津八久皱起眉头说道。

“无论怎么样,我们还是得要前进。”祟泽肯定道。

“那就只能绕路了。”津八久指着旁边一座大山,说道:“我们从那边过去,车和马都不好走。”

祟泽去找孙淼淼商量后指挥大家上山,一个人走到最前面,津八久和轨生跟在孙淼淼附近。

山路很不好走,拉车的马已经有好几只掉下山去,好在及时弄断马和车之间的绳索,不然车上的嫁妆也会一同被拉到山下。

这时,孙淼淼的巨大车厢显得很是累赘,碰撞到路边的大树后损坏了不少。最后,孙淼淼放弃车厢,要了一匹马来骑。

山上来了好几波发疯的野兽,都被祟泽和津八久轻易歼灭,不过,还是有几个下人受伤。

尽管到了中午,大家依然没有想停下来的意思,原因无它,这里实在太过危险,又没有足够的地方扎营。

一直赶路,孙淼淼脸色变得很不好看,毕竟没有多少食物下肚。

快到黄昏的时候,众人还没有找到下山的路,不过,他们发现一个小山庄。祟泽准备向那里的主人借宿一晚。

小山庄周围都是高高的木栅栏,大门前面养了两只一米多高的黑色大狗。一有人靠近,那两只黑色大狗就露出獠牙狂吠。

下人不敢接近,祟泽只好亲自走过去,稍微使用信源,黑色大狗就乖巧起来。

祟泽按了一下门铃,没多久,大门打开,里面走出一个年轻的丫鬟。

“你们是什么人?”丫鬟问道。

“我们来自跃马城孙家,因为官道被阻,只好绕路上山。希望这里的主人能让我们借宿一晚。”祟泽礼貌地说道。

“我得先问过主人才行。”丫鬟说道。

“那就有劳了。”祟泽施了一礼道。

没多久,丫鬟又回来,说道:“请大家跟我来。”

在丫鬟的引领下,祟泽、孙淼淼、津八久和轨生都来到大厅,其他人则留在外面。

一个中年妇人坐在正中央,脸方唇薄,黑发中夹杂着银丝,手中拄着一根龙头拐杖。

妇人旁边站着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虽然穿着朴素,但人长得很好看,一点也不像是住在山上的人。

在丫鬟的按排下,众人都坐了下来。“我是这里的主人,亡夫姓黄,这是犬子黄杉。”说罢,黄夫人指了指旁边的年轻小伙。

“我们是跃马城孙家的人,这位是孙家的三小姐,孙淼淼。”祟泽介绍道。

“跃马城孙家我听说过,年轻的时候跟亡夫去过,那里的龙车很是惊人,第一次看的时候把我吓着了。”黄夫人笑道:“不怕危险上山,你们到底为了何事急着赶路?”

“不瞒夫人,我家小姐正要赶去波比城出嫁,错过时间的话不太吉利。”祟泽想了想说道:“对了,夫人怎么知道上山会有危险?”

“你也看到门前的大狗吧,那是我刚买回来看家。最近,每当晚上就有野兽嘶吼,现在连白天都会这样。”黄夫人解释道。

“夫人近期最好不要下山,那些不是普通野兽,它们疯起来,多少人也抵挡不住。”祟泽建议道。

“对了,杉儿为大家上茶,还有吩咐厨房做些好菜。”黄夫人命令道。

“是的,母亲。”黄杉说罢往门外走去,经过轨生旁边的时候,一阵熟悉的香味传到轨生鼻子里。

轨生马上抬头仔细一看,虽然黄杉跟影琉长得有点不一样,但轨生可以肯定,他们是同一个人。

“夫人实在是太客气了。”祟泽站起来施了一礼说道。

“没什么,你们不要嫌弃山里的粗茶淡饭就好。”黄夫人拄起拐杖站起来说道:“你们也累了,先到客房休息吧,准备好的话丫鬟会通知你们。”

在丫鬟的带领下,轨生被安排到一间大约五十平方米的客房,里面只有一张单人床。

轨生尽管很累,但丝毫没有想去休息的意思,在山庄内溜达起来。

在庭院,轨生看到一个只有七八岁的小孩练习写字。小孩方脸薄唇,与这个山庄的主人长得极为相像。

“哥哥,你也是从山外来的吗?”小孩抬起头问道。

轨生点了点头,走近小孩,问道:“这里的主人一共有多少个儿子?”

“一个。”小孩脱口而出,不过很快就觉得不对劲,改口道:“两个。”

轨生笑了笑,说道:“最近经常有凶猛的野兽出没,你不怕吗?”

“哥哥没来之前就怕,现在就不怕了。”小孩天真地说道。

“为什么呢?”轨生问道。

小孩没有回答轨生的话,而是带着他离开庭院,穿过走廊,来到后花园。

后花园种了不少花,轨生能念出名字的就只有两三种。

小孩走到后花园中的一个大木箱旁,试着用力将其打开,可是无论怎么使劲,始终无法将其移动半分。

“哥哥,你来帮我吧。”小孩请求道。

轨生走到小孩旁边,用力将盖子推开,一股恶臭立即传了出来。小孩仿佛一早就知道,盖子没打开前就捂住鼻子。

轨生往里面一看,箱子实质是大洞的入口,洞内装满无数野兽尸体。

“妈妈说这不能吃,只可以让它们做肥料。”小孩解释道。

“这些都是那位‘哥哥’杀的吗?”轨生讶异地问道。

小孩点了点头说道:“哥哥可利害了,挥一挥手,一阵绿风就把袭击这里的野兽全杀了。”

轨生听后沉默了好一会,心里暗道,祟泽和津八久绝对无法同时对付这么多发疯野兽的,那个黄杉的实力肯定在祟泽和津八久之上,如果双方打起来,输赢还不好说。。

当天晚上,黄夫人设宴款待大家,可轨生并没有去参加。他待在嫁妆附近,以防有人来搜查。

轨生知道黄杉就在附近,因为每当清风吹来,都会夹杂着那股特殊的气味。

凌晨,几乎所有人都去睡觉后,黄杉终于忍不住,从角落中冒出来,走到轨生面前说道:“这么晚还不睡?”

“你不也是一样?”轨生说道。

“为了守着嫁妆不让人接近吗?”黄杉又问道。

“只是单纯地防着你。”轨生直接说道。

“我?你这样也太不礼貌了,先不说家母款待你们,我也没对你们做什么吧。”黄杉露出一副委屈的样子说道。

“那我就明说了,你的名字可真多,一会是影琉,一会又变成黄杉,究竟什么是你的真名。”轨生说道。

“原来被你发现了。”影琉眨了眨眼睛说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告诉你的话,我的方法就不会灵光了。”轨生说道。

“单凭你就能阻止我?”影琉不屑道。

“先是用违禁品给我下药,现在又摸黑搜孙家的私人物品,什么时候执法人员都尽干些违法行为呢?”轨生想了想说道。

“不搜我也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影琉冷冷说道:“我劝你最好不要插手,孙家这次在劫难逃。”

“我做什么还用不着你管吧。”轨生说道。

“我只是建议而已,对了,你们可能不知道,孙家的大公子孙正扬已经背叛孙牧,他把孙家的牧场尽数变卖,一个人逃往王都。连他都知道孙家要完了,你现在还觉得孙家有救吗?”影琉问道。

“你为什么不现在派人来抓我们?”轨生装作冷静地问道。

“只是想把接货之人一网打尽罢了。”影琉回答道。

“你告诉我就不怕我告诉别人吗?”轨生问道。

“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掌控之中,要是你们弃货了,我的人就会马上行动,只是没法抓到接货人有的点可惜。”影琉说道。

“那也没法解释你为何告诉我实情。”轨生皱起眉头说道。

“这算是之前‘灌醉’你的一点补偿。你现在抽身还来得及,不然被我们抓住的话,虽然性命没有危险,但处罚在所难免。”影琉说罢转身离开。

轨生看着夜空一直思考,脑海中浮现无数方法,可就是没有一个管用。唯一的出路就是如影琉所说的那样,弃孙家离开。

一晚过去,轨生不知不觉地在嫁妆旁边睡着,早上一只小鸟在他附近叫个不停,把他吵醒。

“没想到你这么尽责。”祟泽慢慢走过来说道。

轨生揉了揉眼睛,站起来说道:“只是不放心罢了。”

“这么说,我和三小姐都没有看错人。”祟泽满意地说道:“对了,晚上没出现状况吧?”

轨生利索地摇了摇头,说道:“一个人也没接近过这里。”

“那就好,我们得要早点启程,你快去准备,不然天黑之前也下不了山。”祟泽拍了拍轨生肩膀后转身离开。

经过一晚的考虑,轨生已经决定离开孙家,但现在不是行动的时候,贸然离队只会引起祟泽的注意。

轨生可不想跟祟泽打起来,结果只会死得很惨,所以只好瞒着大家,等待合适的时机。

婚嫁队伍再次启程前,黄夫人亲自出门相送,为大家准备了不少粮食。

轨生是不可能吃的,谁知道粮食里面会不会放了其它东西。

假扮黄夫人儿子的影琉没有出现,真的儿子却站在黄夫人旁边。

孙淼淼骑上马后大家开始往山下走。祟泽拿着黄夫人送的地图,众人少走了很多弯路。

由于没有发疯的野兽来袭,队伍行进速度很快,大概花了大半天就能看到山下的官道。

回到官道上,孙淼淼开始怀念起之前那个硕大的车厢,因为长时间骑马不是一件舒服的事。

最后,孙淼淼索性跟车夫坐在一起,让自己的坐骑跟在后面。

祟泽在出发前告诉过孙淼淼,离这里十里开外有一间还算不错的旅店。如果没有任何意外,他们天黑之前就能到达。

祟泽万万想不到,在官道走了快七八里后,官道又被山上的滑坡堵住。

离黄昏还有一两个小时,津八久建议就在官道上扎营,而祟泽主张继续绕路。

连日来发生多次滑坡,轨生并不觉得这是自然现象,很明显有人故意为之。之前山上有影琉在,对方可能还有些顾忌。现在轨生不清楚影琉有没有在附近,冒然绕路的话,大家很可能会遭到袭击。

轨生本来想劝说一下祟泽,可孙淼淼也同意绕路,这样的话说什么也没有用。

幸好这次的路比较好走,沿路都是碎石群,虽然有点颠簸,但还是勉强能够接受。

轨生发现津八久和他一样,自从走入碎石群后便倍加小心,几乎每十秒就往四周看一次。

马车只适合走平路,在碎石群中,好几辆马车的车轮被迫报废。

祟泽与孙淼淼商量过后,只好将无关紧要的嫁妆丢掉。

天色已经慢慢暗下来,一股肃杀之气蔓延开来。天上的乌鸦不安地鸣叫,周围不时传来石头碰撞的声音。

“大家停下!”祟泽举起右手命令道。

孙淼淼快速走到祟泽旁边,害怕地问道:“不会有事吧?”

“小姐千万不要离我太远,不然我没法保护你的安全。”祟泽右手挡在孙淼淼身前,谨慎地说道。

“这次恐怕要死很多人了。”津八久首次露出焦虑的神色。

“连你们也打不过?”孙淼淼问道。

“对方信众数量实在太多,凭我们两人根本无法应付。”祟泽回答道,额头冒出冷汗。

“要不是前天跟你干上一架,信源也不会消耗过多,这时逃命还有可能,现在就……我真是倒霉啊。”津八久无奈道。

“实在不行就只能把货让出去。”祟泽看了孙淼淼一眼说道。

“他们抢了货还会留下活口?你真是太天真了。”津八久露出一副苦恼的样子。

惨叫声响起,一个下人倒地身亡。四周逐渐出现一道道黑色人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