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242字
  • 2022-05-09 16:19:01

次日,两军对峙,轨生只带万人。首相莱岳霖驾车而出,笑道:“就这点人?”

“其他人都在埋伏。”轨生面无表情地说道。

“是么?”首相莱岳霖心里暗喜。

“女儿的葬礼办妥了吗?”轨生问道。

首相莱岳霖听后大怒,毫不犹豫地挥军直进。轨生消极作战,假装不敌,向南方退去。

罗漫参谋见状不对,提醒首相莱岳霖,“大军应缓,恐敌方有诈。”

“帝国军明显都毒死,何诈之有?”说罢,首相莱岳霖不顾自军阵势,让士兵急进。

十五分钟后,轨生已经离开麓戎大平原,藏在南方的小道旁。

首相莱岳霖率军随后赶到,在小道走了几里,完全看不着帝国军的影子。

突然,号角响起,伏兵齐出,箭支如雨下。罗漫军瞬间死去三万人。

四角护卫感到不安,向首相莱岳霖提醒道:“我们必须撤离,要是被包围,无法保护你。”

首相莱岳霖恢复理智,下达撤退命令。轨生带兵乘势追击,又灭七万罗漫军。

首相莱岳霖回到麓戎大平原,回头看小道上满地同胞尸体,大为后悔。

一个星期后,罗漫大军没有任何动静。轨生估计,敌方粮食不多,要么进攻,要么退兵,不然会全军覆没。

下午,罗漫大军再次进攻。轨生远远看去,敌军机甲部队在前,精兵在后,暗道,为啥不见千足炮飞改型呢?

机甲部队的种类很多,兽形机甲有如动物园,虎、狼、豹占大部分,少量几层楼高的大象、犀牛。连vt0894也有精简轻便型和重装型。

轨生回头看自军,拿埒垨武器的士兵对付机甲还是很勉强。

“奇怪。机甲部队应该由轨列道指挥啊。”断月说道。

轨生也发现他不在,心里有点不安。

双方开战。轨生让一支高机动小队跟随自己,其他人暂时按兵不动。

兽形机甲冲在前,轨生完全不管它们,带小队绕过去使用册界,一大片vt0894瞬间消失不见。

首相莱岳霖骇然,心生退兵,不想机甲部队全数覆灭。

参谋阻拦道:“且慢,那界术应该对兽形机甲无效。”

首相莱岳霖面露犹豫之色。四角护卫也说道:“参谋所言非虚。”

轨生把vt0894全清掉后迅速撤离,根本不管兽形机甲。

罗漫中校指挥大象机甲拦路,狼形机甲追击。

轨生所带的小队使用化土,建起一面高墙挡住狼形机甲,从大象机甲下方穿过。

高墙很快被犀牛机甲冲开。轨生实在不想跟带魂机甲打,可虎豹机甲的速度太快,只能硬着头皮抵挡。

孟冽率军支援。几乎三百个士兵才能干掉一架兽形机甲,非常吃力。

断月建议道:“我们应该绕到后方杀掉远程控制机甲的罗漫兵。”

轨生觉得可行,让孟冽指挥大军,跟断月潜入敌阵。

没多久,后方响起惨叫声。首相莱岳霖回头看去,大惊,轨生和断月干倒一堆罗漫兵。前方兽形机甲顿时停住。

黑豆三兄弟带手下专门破坏不动的机甲,短短时间毁掉两万多架。

“使用千足炮!”首相莱岳霖喝道。

“可攻击范围内敌军不多。”参谋说道。

“不管!”首相莱岳霖怒道。

参谋右手一挥,藏在地下的千足炮二改军用型爬出来,一共一百四十架,同时射出光束。

轨生额头冒冷汗,带断月使用镜闪离开,地上的尸体瞬间化为飞灰。

首相莱岳霖命令再击。千足炮二改军用型调整位置,对准轨生、孟冽和近万名帝国兵。

轨生暗叫不妙。突然,东面传来号角声,高锐、崇亚男带着义勇军前来。

千足炮二改军用型发动攻击前,崇亚男使用副技卷风,把它们的头吹高,光束全部射到空中击穿云层。

高锐策马接近,将所有千足炮二改军用型全部焊接起来,受了些轻伤。

轨生与高锐汇合,感谢义勇军支援。

“快撤退!”高锐说道。

轨生马上命人鸣金收兵。

路上,高锐回头,使用天赋焊接的二段技术,将所有粘在一起的千足炮二改军用型揉成一团废铁。

没多久,废铁发生大爆炸,炸伤大量罗漫士兵。参谋受到波及,左臂被碎片擦伤。

回到营中,轨生对高锐感激道:“没想到你会来。”

“我们知道罗漫大军压境,就想前来支援,可是遭到戽石的游击队阻挠。”高锐说道:“他们不打正面,只想拖延时间。我便索性绕路来,估计戽石很快就会与罗漫大军汇合。”

崇亚男啧一声,扭过头。

“这次罗漫侵略帝国,亚男没法再拒绝帮你了。”高锐笑道。

崇亚男生气地扭高锐的左耳。

孟冽笑了笑,说道:“经此一役,虽然兵力还是劣势,但我们已经有一战之力。”

“别轻敌,对方还有王牌未出。”轨生担心道。

众人齐点头。

义勇军正式加入帝国军,轨生重新编队。崇亚男尽管不高兴,但没有反对。轨生要大家保持警惕,绝对不能大意。

晚上,首相莱岳霖率军夜袭军营。轨生早就让士兵准备就绪。

对方仅有一支万人骑兵和千架虎形机甲。轨生毅然弃营,令孟冽和断月大为不解。

帝国军离开不到一里,天空出现一只巨型蝴蝶。轨生马上认出来,那正是罗漫仿造空螺的衍蝶。

衍蝶尾部打开,放出数十架千足炮飞改型,空投三千信众。

千足炮飞改型大肆灭杀后方部队。轨生让普通士兵继续撤走,用橡皮盾来到半空,跳上其中一架千足炮飞改型,用螺丝刀从头划到尾。

千足炮飞改型掉落在地,断月和高锐同时出手,把其头部打爆。

首相莱岳霖命人烧掉军营,将粮食搬回去。火光冒起,照亮夜空。

轨生故伎重施,十五分钟打掉十三架千足炮飞改型。部队的信众也能击落十架。

衍蝶转移走。轨生大惊,要是它再送一堆千足炮飞改型过来,帝国军必定覆灭。

轨生落地后,螺丝刀插进一架虎形机甲头部发生爆炸。

“好久不见。”戽石出现,说道。

“来送死么?”轨生说道。

“投降吧。有衍蝶在,你们没有任何胜算。”戽石笑道。

“投降?等下辈子吧!”轨生说道。

戽石伸手一指,轨生胸口突然出现一道闪电印记。

轨生马上激活水甲拦下长剑。水甲开了一个小洞,很快恢复过来。

轨生用螺丝刀戳穿戽石的心武长剑。戽石吐出数口鲜血,召回心武,拿出雌雄双剑,使用双重寸步快速接近。

轨生避开攻击,速度甚至比戽石还快。戽石待在轨生刚才所站的地方,大惊,“不可能……”

轨生长期强化双腿,即使不用寸步,军中比他快的人也没多少。

戽石再攻。轨生看准时机,使用册界,将雌雄双剑毁掉。戽石连退数步,心疼不已。

轨生发现罗漫勋章上有镜子,用寸步逼戽石走位,在落地的一瞬使用镜闪近身,螺丝刀刺进其胸口。

戽石双手抓住螺丝刀,痛苦无比,“我可是你的朋友。”

“我没有背叛祖国的朋友!”轨生怒道,螺丝刀又深入半分。

戽石拼命推开轨生,迅速往胸口刺针恢复伤势。

轨生想再攻,可几架机甲过来阻挠,被戽石逃掉。

天亮,轨生率残兵到南面的小山上。一晚死了一半人,士兵十分低落。

“希望那只巨型蝴蝶别再来。”孟冽叹气道。

“衍蝶没有出现,应该有次数限制。”轨生说道。

“那玩意再来几遍,谁也受不了。”孟冽说道。

“无论任何代价,我们都要击落衍蝶。”轨生说道。

“什么时候行动?”孟冽问道。

“今天。越迟越对我们不利。”轨生看向北方,说道。

罗漫营中,首相莱岳霖生气道:“动用衍蝶奇袭,还是拿不下他们!”

“那个轨生果然利害,第一时间弃掉军营,将伤亡降到最低,不仅能打,而且脑子很灵光。”参谋说道:“他们没有粮食,优势还在我们这边。”

“对付轨生,你有什么好的办法?”首相莱岳霖问道。

“戽石不仅是帝国人,而且是轨生的朋友,没准可以劝降他。”参谋说道。

“莱悦娜的死跟他脱不了关系。”首相莱岳霖抓紧拳头说道。

“战场无对错。首相不要感情用事。”参谋说道。

首相莱岳霖沉默良久,招戽石进来。礼毕,参谋问道:“你能招降轨生?”

“昨晚差点被他杀了……”戽石摇头道。

“你该不会对帝国还有旧情吧?”参谋怀疑道。

“我杀的帝国人还少?”戽石反问道。

“既然这样,你去把轨生杀了。”首相莱岳霖说道。

“他……不好杀,搞不好死的人会是我。”戽石为难道。

“混账!招不了,又杀不了,我要你何用!人来,拉他出去斩了!”首相莱岳霖怒道。

戽石马上跪下来说道:“我愿意一试。”

突然,营外号角响起。士兵匆忙进来通报,轨生率大军进攻。

首相莱岳霖出营迎战。轨生不见衍蝶,心里额外小心。

戽石硬着头皮上前,说道:“投降可保不死,在罗漫不仅能当大官,还有挥之不尽的金币。”

“钱再多,官位再高,你依然是罗漫的二等公民!”轨生亮出螺丝刀,喝道。

“可敢一战?”戽石无奈道。

“今天便是你的死期!”

两人同时下马,用寸步接近。戽石对不了数招,从军中拿来的埒垨武器马上报废,只好使用双重寸步拉开距离。

轨生看准时机,右手一勾,高压界把戽石双腿定住,血管瞬间爆裂。

戽石想用临时手术对双腿插两针。轨生趁他低头的时候,伸出螺丝刀刺穿其额头。“再见了,伙计。”

帝国军士气大涨,双方开战。轨生、高锐、断月和孟冽四人一小队,专门破坏机甲,配合无间。罗漫军战力瞬间下降三成。

首相莱岳霖见此,急道:“衍蝶咋还不来?”

“衍蝶一日只能远距离传送两次,最快也要两个小时才到。”参谋说道。

“现在怎么办?”首相莱岳霖问道。

“只能暂时撤退。”参谋说道。

“可是……”

“不能迟疑,否则伤亡更重。”参谋赶紧说道。

首相莱岳霖只好答应,罗漫大军弃营退兵数里。轨生从后追一段距离,又杀掉数万精兵。

两个小时后,天空暗下来。轨生抬头看去,衍蝶正在半空,放出大量千足炮飞改型和数千信众。罗漫大军回头反打。

轨生扬起嘴角,用橡皮盾踏上空中,对准衍蝶使用册界。

衍蝶一半身体消失不见,还在里面的操纵员尽数掉落地上死去。

首相莱岳霖见此面如土色。参谋说道:“此子不除,我军必败。”

千足炮飞改型加入战局,局势瞬间扭转。帝国军节节败退。轨生跟断月、孟冽好不容易才弄坏五架。

高锐想在空中将千足炮飞改型焊接起来。可参谋早有准备,吩咐信众,绝对不能让他接近机甲。高锐差点从半空摔断双腿。

于衍蝶出来的信众会很多远程信源技术,牢牢掌握住制空权。

轨生深知自军对千足炮飞改型威胁不大,必须得借助外力才能消灭它们,现在只能撤退。

轨生打开地图,西南的废弃石场和东北的森林都是不错的选择。

要是王都击退刑,缓兵从西边来的机率最大。所以轨生率军朝西南废弃石场退去。罗漫大军紧追不舍。

半个小时后,轨生来到废弃石场。不仅千足炮飞改型的活动范围受限,罗漫军也不能全部进来。

无法远程攻击的士兵躲起来,黑豆三兄弟和孟冽对付地面部队,轨生、断月和高锐合力解决千足炮飞改型。

两个小时过去。帝国军伤亡不大,但始终无法击退罗漫军。

轨生本一夜没睡,现在已经累到不行,中了千足炮飞改型一下攻击,身上的水甲瞬间打没。

“阵法已经布置好。”上校过来说道。

“很好。马上激活。”轨生命令道。

不一会。一个半球形的光罩护住废弃石场。罗漫大军继续攻击,轨生让部队稍作休息。

“我有一招,牺牲性命,可以与莱岳霖同归于尽。”断月说道。

“有四角护卫在,你无法对他造成任何伤害。”轨生摇头道。

“只要搞定天上的大型飞虫,胜利迟早是我们的。”孟冽说道。

“怎么解决它们?”高锐问道。

众人纷纷沉默。

阵法坚持不了半个小时便崩溃,轨生只好又到外面应战。罗漫军打破石场高墙开路入内。

轨生一个人挡住大军,身体终于受伤,绝望感油然而生。

忽然,天空传来熟悉的声音。轨生抬头一看,原来是金家姐妹,她们坐着翼龙形状的木偶飞翔。

金家姐妹大发神威,靠近千足炮飞改型,使用金家秘技,将里面的魂强行抽走。

没有魂,千足炮飞改型根本不会飞,纷纷掉落在地,砸死不少罗漫军。

西面,金家族人带着上万奇形怪状的木偶赶到。轨生大喜,让部队尽出,与他们形成夹击之势。

没有制空权,罗漫军如同无牙老虎。参谋建议马上撤走,得到首相莱岳霖的同意。

噬豚赶到,站在上面的轨列道说道:“首相别怕,有我在。”

罗漫大军又停了下来。

轨生认出那是罗漫研究室里的河豚。

噬豚张开大口,将七成木偶吞下,不吐一块木头。随后,轨列道指着轨生,噬豚张开大口,强光聚集。

轨生马上指挥己军闪到右侧。噬豚发出光炮,把石场和后方的大石山击穿,截面光滑。

轨生在附近的屋顶出现,吞了一下口水,那玩意的威力实在可怕,幸好噬豚不能连续攻击。

轨生正想重整军队攻击,空中又来一物,正是轨哲的空螺。“儿子,我会把那条小鱼干掉!”

空螺派出大量七星瓢虫,径向噬豚。噬豚咬掉一部份,背后浮出上百条小河豚。

小河豚是小型炸弹,对七星瓢虫发动自杀式攻击。

剩下的七星瓢虫发出高温射线,噬豚里的魂冒出挡下所有攻击。

轨列道大声喊道:“大哥,我的杰作不错吧。”

“没有魂,那条小胖鱼跟豆腐一样。”轨哲说道。

“轨哲你身为罗漫人,居然帮助帝国对付同胞!”首相莱岳霖骂道。

“你有当我是罗漫人?一直把我关在地下。”轨哲说道:“还有,罗漫无理入侵帝国,怎么也是你们不对。”

此时,轨生已经偷偷来到噬豚下方,使用副技幻刺,踏上橡皮盾,硬吃几个小河豚炸弹,整个人跟螺丝刀穿过噬豚鱼肚,从鱼背出来。

噬豚发生大爆炸,刚才还耀武扬威的轨列道活活摔死,讽刺之极。

“这就是我国的王牌?”罗漫参谋整张脸沉下来。

“轨生居然知道噬豚的弱点。”首相莱岳霖咬牙切齿,抓紧拳头说道。

罗漫大军撤退,轨生命人紧追。两军再次回到麓戎大平原。

那里有大量詹园动物、十万军队和无数机甲。凌戟野站在巨形蝙蝠上。

“他怎么可能控制这么多动物?”孟冽惊讶道。

“不是控制,而是激怒。”轨生看着动物绕过罗漫军向已方冲来,说道:“估计那货用我们的军服刺激动物。”

“中小型动物还能勉强对付,山一样的大象,在陆地行走的发电水母和空中密密麻麻的赤肤毒龙怎么解决?”孟冽问道。

金家姐妹从空中飞下来,建议道:“我们还是撤退吧。”

“放任失控动物,会让普通百姓有生命危险。”轨生无奈道:“他们果然还是留有后手。”

轨生重新编排军队,让金家解决机甲,普通兵对付普通兵,信众合力杀光詹园动物。

凌戟野利用秘技,迫使詹园动物燃烧生命发挥十几倍威力。

半个小时不到,败局已定。帝国军死去大半士兵,信众受到重伤。

高锐指向西北,喊道:“又有人来!”

轨生抬头一看,大喜,藏鳞带着卫队和猎手前来支援,周日正就在他的旁边。

天地兽大发神威,詹园动物瞬间老实下来。

王兽郦丝金光大作,罗漫的信众无法正常使用信源,士兵软手软脚。

周日正直接冲进罗漫大军,如同战神,大杀四方。獠狐经过的地方都会产生迷雾,留下一地尸体。

罗漫军大乱。轨生率军冲进敌阵,果断让孟冽施展狂暴,帝国军势如破竹。

罗漫军只能死战,一个小时过去,只剩下两万人不到。首相莱岳霖胆战心惊,带残兵狼狈逃跑。

轨生和藏鳞追至十里,北方又来一支军队。带头的正是弘基杰锐,旁边站着廖悟恒和冼岑儿。

“莱岳霖你跑不掉的!”弘基杰锐大声喊道。

“就凭你们?”首相莱岳霖不屑道。

“罗漫已经被歇伞控制。”廖悟恒笑道。

首相莱岳霖听后心里一阵绝望,不能回国,只能撤向东方。凌戟野知道跑不掉,独自飞往西面,冼岑儿紧跟其后。

没多久,首相莱岳霖的部队又死去一万人。弘基杰锐把轨生拦下,说道:“莱岳霖是罗漫人,我们会处理他。事后我国会跟帝国签订互不侵犯条约并赔偿百万铂金币。”

轨生信得过弘基杰锐和廖悟恒,部队也累了,向藏鳞道谢一番,领兵回营。

冼岑儿在西面稻田跟凌戟野大战两小时,胜利后还是无法狠心杀死他,取下其右臂祭父。

休整一晚后,轨生还是没收到王都的信息,决定和断月、高锐、孟冽乘空螺回去,留黑豆三兄弟和周日正在东北。

轨生身上的衣服破烂,换掉孟冽递来的衣服和轻甲,穿上褐色披风,感觉很熟悉。

王城城墙上,大彬看了一眼外面,刑已经攻进来。

“陛下,赶快逃吧。”大彬快步回到大殿,对影琉说道。

“身为帝国的女皇,怎能弃臣民不顾?”影琉说道。

“帝国不能没有女皇啊。”大彬劝说道:“王都百姓固然重要,陛下也要顾及帝国其他地方的人啊。”

“好吧。”影琉点头跟大彬离开。

路上一片废墟,尸体遍地,影琉不禁流下眼泪。

突然,偻阑出现在面前,“终于找到你了。”

影琉跟他对上数招,渐渐力竭。曹元泰挡下偻阑的攻击,说道:“这里有我,你们到王都南面三里的木屋躲起来!”

“但是……”影琉说道。

“别犹豫,身为一国之君要能分清轻重!”曹元泰说道。

影琉又看了曹元泰一眼,带着大彬离开。

偻阑想追。曹元泰拦住他,笑道:“你的目标不是我么?”

“老头子,真不要命了?”偻阑说道。

“大概是活久了,我不能让你毁掉帝国的希望。”曹元泰说道。

“既然这样,去死吧!”偻阑拔剑怒道。

两人对招数十回合,曹元泰不敌偻阑,身中界术,奄奄一息。

路上,影琉遇到岔翼蝠,交手后中毒,大彬受轻伤。

岔翼蝠正要夺取影琉性命,一个黑衣女子出现并击退他。

“你是?”影琉看向黑衣女子。

“艾特利亚。你也可以叫我姑姑。”说话的正是原断头台十二死士的浮莲。

三人来到木屋。大彬发现心灵感应印记恢复正常,不管伤势,直接与轨生联系。“王都已经沦陷。”

“不是还有护国大阵么?”轨生惊道。

“王城有叛徒,大阵被破坏了。”大彬回答道。

轨生了解大致情况后,转头问轨哲,“还没修好吗?”

“零件没集齐,空螺只能勉强到这里了……”轨哲摇头道。

“此处离王都不到四里,我们下去吧。”轨生对断月他们说道。

半个小时不到,众人策马回到王都。到处残垣断壁,火光四起,烽烟弥漫。

断断续续的战鼓声不断传来,空气中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

地上尸体随处可见,没有几具是完整的。大部分血肉模糊,白骨外露。

轨生想起王日焱画中的预言,终于知道身上的穿着为何如此熟悉,现在大概能猜出那个被黑气笼罩的男人是谁。

轨生安排高锐、断月救生还者,让孟冽支援影琉。断月不肯,坚持要跟来,轨生没有阻止。

去王城的路上,轨生找到躺在地上快死的曹元泰。

“不用救我。”曹元泰缓缓睁开眼睛,虚弱道。

“我也救不了你。”轨生说道。

“当年王日焱预言界术会毁掉王都,所以我让先帝清除王吕二家。”曹元泰后悔道:“没想到……竟然是自己的儿子所为。现在被他杀死,也算是报应。”

断月蹲下想为曹元泰处理伤口。

“没有用。我就算身上没伤,也活不了几天。你现在去南面三里,把偻阑杀掉。”说完没多久,曹元泰便断气了。

王都西边,骡嘶辐正在布置绝境,附近有一堆被绑住手脚的师生。

“学生不好对付,你怎么一次搞定他们?”青柠问道。

“岔翼蝠偷偷下毒,我到学院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躺在地上。”骡嘶辐说道:“就是校长胡纪有点难对付,即便偷袭,我们也死了十几个兄弟。”

“这个坑有什么用?”青柠又问道。

“绝境需要活祭,才会生效。”骡嘶辐解释道。

“原来这样。”后面传来声音。骡嘶辐回头看去,高锐把他们俩一同推进坑里,顺便解救所有师生。

王都南面的木屋外,偻阑用界术破坏大门。浮莲和大彬同时出来攻击偻阑。

大彬不善打斗,很快受到重伤。浮莲应付偻阑越来越吃力。

几分钟后,孟冽赶到,帮助浮莲,双方勉强打成平手。

偻阑使用天赋增幅,用界术困住浮莲,打伤孟冽。

断月突然出现,使用素涩剑,刺中偻阑腰部。

偻阑不顾伤势,抓住断月,一口咬住她肩膀,剧毒正要从两边虎牙流出。

“权咒剑!”轨思从侧面冲来,手中长剑附着慑人的黑光。

偻阑脖子上的鬼头蛇身诅咒发作,动弹不得。轨思用力斩断偻阑手臂。

断月拔出长剑,挥剑摘下偻阑的脑袋。

休息一会后,断月向轨思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曹先生要我在附近藏着。”轨思回答道。

十分钟后,轨生来到预言的地点,果然看到那个被黑气笼罩的青年。

“黯湮?”轨生问道。

“轨生!”黯湮身上发出令人窒息的威压,胸前隐约间有几十颗珠子形成的蝎子图案。

轨生受不了,释放体内信源,胸前光珠组成猫的形状,整个人散发着淡淡灰光。

“收手吧,王都已经变成废墟,你还不心足吗?”轨生说道。

“只要王族血脉一日还在世上,帝国的官兵就永远杀不尽。”黯湮说道:“我是不会罢手的。”

“我不会让你伤害她。”轨生说道。

“轨生,我不想跟你打。”黯湮犹豫两秒,说道。

“杀的人还不够多吗?你不要一错再错了!”轨生喝道。

“已经不能回头了。”黯湮顿了一下,继续说道:“看来,我的双手还要沾上你的鲜血。”

“那就来吧。”话音刚落,黯湮和轨生同时向对方迅速靠近。

刺出的螺丝刀被黑色能量卡住无法动弹。轨生让螺丝刀化为流体,挣脱开来。

这时,轨生才看清黯湮身上的披风,黑气就是从那散发出来的。

“那把螺丝刀果然是源器。心武再利害,在它面前就是废物。”黯湮说道。

“是么?”轨生绕着黯湮转,用寸步突击,螺丝刀还是被黑色能量卡住。几次下来,结果一模一样。黯湮的反应比轨生的速度还快。

“速度怎么练也比不上你,我只能增强反射神经。”黯湮笑道。

轨生沉下脸来,思量对策。但黯湮不给他喘息的时间,使用副技万象修罗,周围出现形状各异的鬼影,无声尖叫。

轨生体内的信源外泄,感觉难受,已经猜出披风有增幅的作用。

天兽地支从轨生口袋里跳出来,快速接近黯湮。

黯湮收招,从腰间拿出一个木盒打开,放出里面的木偶。

木偶展开成笼子困住天兽地支。天兽地支想反抗,被附在笼子里的魂镇压。

“为了对付天兽,我花了一个月做木偶,一个月抓野兽抽魂。”黯湮说道。

轨生暗道不妙,怕他再使万象修罗,在其周围施展复数球形界。

轨生正想用镜闪近身,黑色能量全部毁掉球形界。

轨生看准时机,用册界包围黑色能量。可是册界还没形成就被黑色能量化掉。

“界术不奏效了么?”黯湮笑道。

轨生一口气造出上百个球形界,黑色能量无法瞬间毁掉。

轨生用镜闪近身,让精灵白亵扑脸,划出螺丝刀。

暗体触发,黯湮身上没留一点伤痕,扯下精灵白亵,踢开轨生,说道:“就这点本事?”

“既然刀没效,就不用呗。”轨生右手绕到身后,暗施副技幻刺,螺丝刀变得透明。

“你想徒手跟我打不成?”黯湮哈哈大笑。

轨生嘴角微微扬起,再次施展大量球形界。黯湮尽力毁掉球形界,但还是漏下一个。

轨生使用镜闪来到黯湮跟前,伸出左手掐住他的脖子。

黯湮用布满黑色能量的手击穿轨生胸口。

轨生变成镜子碎裂,在黯湮身后出现,螺丝刀插入他的胸口。

披风和暗体均不起作用,黯湮拼命把轨生甩开,蹲下连吐鲜血,不可置信地说道:“没有界术,你怎么能位移!?”

“谁说我要界术才能位移?”轨生笑道。

黯湮看向地上碎裂的小镜子,说道:“这是你刚才故意掉下的?”

“没错。”轨生对准黯湮心脏,将螺丝刀戳进去。

黯湮倒下,奄奄一息。

“再见,朋友。”轨生侧过脸,伤心道。

突然,黯湮身上冒出一道黑色虚影,“这是唯一的苗子,不能死在这里。”黯湮的声音变得异常低沉。

四周暗下来,世界仿佛充满绝望。轨生退后一步,眯着眼睛,问道:“你是谁?”

“你不配知道。”虚影诡异地笑了两声,带着黯湮身体离开。

轨生想追上去,可双脚不听使唤,心里的恐惧前所未有。

一天后,黯湮在陌生的溪边醒来,身上的伤处理过,坐在石头上,对着空气说道:“是你救了我?”

伊伏出现在旁边,说道:“不用谢。”

“轨生……死了么?”黯湮问道。

“那小子的定力惊人,在我的威慑下,依然能够站稳。我不敢动他。”伊伏说道。

“我要怎么才能打败他……”黯湮垂头丧气道。

“你看看精灵。”伊伏说道。

黯湮右手一挥,精灵蝎子出现在面前,身体变成全银色,显示着一个地址。“这是什么?”

伊伏已经不在,黯湮只听到阴森的笑声越来越远。

下午,首相莱岳霖接近边境,根据探子回报,关卡都有歇伞的人看守。“怎么办?”

“只能绕路,从东面偷偷回罗漫。”参谋说道。

两个星期过去,首相莱岳霖带着残存的军队穿越森林,踏过雪山。

干粮已经不多,大家也累了。士兵受不了,想回头向弘基杰锐投降。

首相莱岳霖大怒,执剑杀人。士兵逃走,身边只剩几十个人。

又一个星期过去,一行人饿死大半,只有参谋和几个心腹还在。

首相莱岳霖看着夜空,问道:“回到罗漫,我们还有机会吗?”

参谋没有回答。

首相莱岳霖又问道:“你跟了我几年?”

“快三十个年头。”参谋想了想,说道。

“你鞠躬尽瘁,我没给你什么,现在送你最后一份礼物。”

“什么意思?”参谋脸色一沉。

“你把礼物带回去,至少能保住性命。”说罢,首相莱岳霖拔出腰间长剑抹颈,头颅掉在参谋面前。众人纷纷跪下大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