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870字
  • 2022-05-03 16:25:25

天亮,东南的路上,寒风刺骨。吴郝慑拿起新买的外套披上,身体才暖起来。

“还有多久到韩骨城?”吴郝慑问道。

“不出意外,明天就到。”车夫回答道:“韩骨城现在由钟豪控制,十分排外。我只能送你到两里外的长亭。”

“有劳了。”吴郝慑说道。

接下来两天,下起大雪。吴郝慑在第三天早上才来到韩骨城。

韩骨城完全是一个冰雪世界,城里的所有建筑都是用冰造成,气温长年不会高于零下五度。

城里的交通工具只有雪橇,用当地有名的雪地巨犬拉,速度比普通马车还要快上三分。

城墙上还挂着艾特卡迪帝国的旗帜,外围摆着一排两个人高的弩车。

吴郝慑来到城中一家露天咖啡厅,拿出枯姬的画像问老板:“见过画中女子吗?”

“没有。”老板倒了一杯咖啡给吴郝慑,上面浮着一大块黄油。

吴郝慑短叹一声,收起画像,喝了一口咖啡。

忽然一声巨响传来,一道火光从远处冒起,浓烟滚滚。吴郝慑惊讶道:“怎么回事?”

“钟豪少将引发附近的死火山,利用地热融雪,解决东南饮水问题。”旁边的少妇说道。

“地热?点子不错。”吴郝慑点头道。

“听说是桂伶的建议。她是钟豪少将的得力助手。”少妇又说道。

吴郝慑花了整整三天时间在城中到处问人,没有人认出画中的枯姬。

外地人在城中住宿要花费十倍的金币,吴郝慑的钱包见底,只能到城外的废弃小庙过夜。

吴郝慑十分确定韩骨城就是预言之地,白天卖画为生,晚上到酒馆打探消息。

没多久,居民发现吴郝慑的画有预言之能,前来求画的人越来越多。

一个星期后,消息终于传到钟豪少将耳中,带着桂伶亲自上门拜访吴郝慑。

“你就是那个生神仙?”钟豪少将进入破庙,看着满身颜料的吴郝慑问道。

“不敢。”吴郝慑说道。

“你不像本地人。”钟豪少将坐在吴郝慑对面的破凳上,说道。

“文通镇人士。前来韩骨城寻人。”吴郝慑如实说道。

“你帮我画画,我替你找人。”钟豪少将说道。

“可以。”说罢,吴郝慑使用副技,身上发出微光,右手不断舞动画笔。

十五分钟过去,钟豪少将接过画,仔细一看,兴奋道:“如果属实,必定有赏。”

两天后,钟豪少将派出的人回报,韩骨城南边五里果然有埒垨矿。

组织工人开挖后,钟豪少将命人修缮城外的破庙。自此,吴郝慑之名在东南无人不识。

桂伶偷偷找到吴郝慑,问道:“你可有方法平息帝国之乱?”

“预言有随机性,我也说不准。”吴郝慑回答道。

“那么,你画一幅能解救帝国的人像吧。”桂伶请求道。

吴郝慑无法拒绝美女的要求,油笔一下,熟悉的面容渐渐出现在眼前,“轨生!?”

星夜,帝国荒凉的平原上,轨生在沈蓝旁边坐下,看着营火缓缓说道:“该告诉我实情了吧。”

“你说什么?”沈蓝假装糊涂道。

“亲生父母究竟是谁?”轨生问道。

“你……不就是愿卯么……”沈蓝侧过头,说道。

“我知道父母是罗漫人。”轨生盯着沈蓝说道。

沈蓝犹豫良久,最后说道:“你父亲叫轨哲,母亲叫安洁。那一年,我在北方有名的陶瓷世家当丫鬟。送货途中,一家十六口被强盗杀死,轨哲路过将我救下。”

轨生暗道,轨哲好像是罗漫有名的机甲天才……

“当时你还是婴儿,安洁十分虚弱,需要有人照顾你,所以我跟他们一起上路。”沈蓝继续说道:“原来,罗漫的高官要轨哲研究大杀伤性机甲不肯,带妻子安洁逃到帝国。安洁是愿卯,身体渐渐消失,时日不多。轨哲带她到紫瀑山庄了却心愿。”

“后来我怎么跟你一起生活?”轨生问道。

“轨哲身上的钱所剩不多,我们每天露宿野外。最后,安洁在卦符村附近化为光尘消散在空气中。轨哲想过跟她一起离去,可是怕死,始终动不了手。”沈蓝回答道:“罗漫的游击队追来,轨哲要我把你带走,并交待我隐瞒一切。”

“父……轨哲后来怎么了?”轨生问道。

“轨哲乖乖跟游击队回罗漫,我和你便在卦符村住下来,之后再也没有他的消息。”沈蓝回答道。

一夜过去,沈泊海力排众议,决定到湿梦定居。朱润薛中将有意去西南的自治圈,可是为了沈蓝,硬着头皮跟过来。

途经宙盾城附近的森林,一行人遇到士兵前来求救。刑已经完全占领宙盾城,他的小队在逃往南方的路上被拦下。

“轨生,我们去看一眼。”沈岩说道。

轨生点了点头,跟在后面。

在百米外找到被刑俘虏的士兵,二人兵分两路,沈岩留下解决面前十几人,轨生前往西边的打斗现场。

强烈的邪恶气息让轨生心里十分难受,肩上的天兽地支发出吱吱叫声。

前方的黑衣人正要举剑挥下,轨生突然来到跟前,用螺丝刀挡住。

长剑断开一半的同时,黑衣人连退三步,定眼一看,惊讶道:“轨生?”

轨生环视一周,地面全是尸体,身后的人流血过多也倒下了。

黑衣人缓缓取下脸上的面具,问道:“还认得我吗?”

轨生仔细一看,倒吸一口冷气,“黯湮!”

“别阻我,我不想跟你打。”黯湮说道。

“宙盾城已经被你们拿下,为什么还要杀光他们?”轨生指着地上的尸体,问道。

“帝国的官兵都该死!”黯湮狰狞道:“包括沈家和朱润薛的十五军。”

轨生一征,没想到行踪会被泄露,说道:“既然这样,我不能让你过去。”

“那么,你也去死吧!”黯湮失去理智怒吼,丢掉手中断剑,施展副技万象修罗。

数十个形状各异的鬼影围绕着轨生上下飘浮,神情恐怖。轨生体内的信源倾泻而出。

轨生马上让天兽地支过去,跳到黯湮的肩膀,变小钻进耳朵。

暗体触发,施法停止,天兽地支被弹到五米外。黯湮冲前击出一掌,被轨生避开。

精灵蝎子蹦向轨生,脖子上的围巾化成黑猫在空中咬下精灵蝎子。

轨生后退两步,施展集水。黯湮一摆手,黑色能量围绕身体,将水吞噬殆尽。

黯湮指挥黑色能量飞向轨生,速度惊人。轨生连续闪避,衣角沾上丁点黑色能量就瞬间毁掉。

黑色能量越来越多,轨生额头冒出冷汗,右手迅速一勾,喝道:“册界!”

只要被册界包住,黑色能量便消失得无影无踪。转眼间,黯湮体内的信源再也无法维持大范围的黑色能量,只好亮出心武拳套。

即便使用了信源技术疾和瞬,黯湮还是追不上轨生,击出的重拳全部落空。

轨生手中的螺丝刀越发凌厉,几十招过后,黯湮的心武出现数道裂缝,崩溃的同时化作黑色光尘。

趁黯湮吐血,轨生在其右肩刺出一刀。暗体再次触发,衣服破了,皮肤一点伤也没有。

轨生想起龚偏清的雷体,决定下狠手将黯湮的信源耗尽。

轨生连续对黯湮使出椎破、穿阳和血中,动作行云流水,落地后,破除暗体,在黯湮肩上戳开一个血口。

黯湮倒下连吐鲜血,体内信源枯竭,心神不稳,看着轨生,颤抖道:“你要杀了我吗?”

轨生脸色复杂,收刀摇头道:“当年圣母节,要不是你挺身而出,我早就死了。你……走吧。”

黯湮按住左肩艰难地站起来,边走边说道:“放我走,你会后悔的。”

“下次见面,我必取你性命。”说罢,轨生扭头离开。

下午,黯湮处理好伤势后,在穆林要塞找到偻阑,用不可拒绝的语气说道:“我要你的天赋共享。”

“没问题。你把宙盾城拿下,这点奖励不算什么。”偻阑大方说道:“不过,究竟谁有本事打伤你?”

“一个旧友。”黯湮看着前方,右拳紧握。

紫瀑山庄上,阳光明媚。智序钵在阳台指导影琉信源技术,好几天了,她还是学不会。

智序钵坐在栏杆上,叹气道:“打架不行,脑子又转不过来,你有什么用?”

“再说,我把你拍扁。”影琉拿出香巾擦掉额头的汗珠。

寒天袖快步走过来,说道:“你敢信吗?罗漫军队大败,已经撤退到边境。”

“不可能。沈家已经没落,根本没法抵抗罗漫大军。”智序钵马上说道。

“轨生到沈家支援,瞬间扭转局势,还得到水魇的称号。”寒天袖说道。

智序钵一听轨生二字,哈哈大笑起来,跳下栏杆说道:“他就是我要找的人。我们即刻启程!”

“去哪?”影琉问道。

“罗漫迟早会组织兵力再犯,此处不是长留之地。轨生一定会去南方,他们有兵,不会走得太快。我们日夜快马赶路,肯定能追上他们。”智序钵说道。

十天后,十五军在路旁休息,寒天袖跟沈泊海聊起天来。

轨生和影琉坐在凉亭下,从她的眼神,轨生知道影琉已经恢复记忆。

智序钵看了一眼,马上了解所有状况,笑道:“你们不会有结果。”

“为什么?”影琉转过头,问道。

“轨生已经有爱人,而且是个守旧之人,不会娶二妻。你背负统一帝国、抵抗外敌的重任,单靠我们不行,必须得借助外力,联姻是首选。”智序钵解释道。

轨生蹲下,用食指戳了一下智序钵的脑壳,问道:“这是什么玩意?”

“智序钵。你入职育林阁时,没人告诉你吗?”智序钵生气道。

轨生仔细一看,眼前的老头的确与雕像有几分相似。

智序钵对轨生说道:“你要跟影琉一样,成为我的传人,接受严格的训练。”

“神经病。”轨生站起来说道。

半个月后,罗漫大举进攻帝国,兵力是之前的五倍,势如破竹。

帝国的东北和中北部地区相继沦陷,大军在王都外五里驻守。冥日连夜打开护国大阵,任何人不得进出王都。

议政大殿上,磊霆上前说道:“臣愿领兵抗敌。”

“双方战力悬殊,谁去谁死。”钟澄一眼看穿磊霆,说道:“你想趁机逃命吧。”

“混账。要不你去?”磊霆怒道。

“谁都不准去!”冥日喝道。

“长守不是办法,城内的粮食最多只够半年。”曹元泰提醒道。

齐百腾上前两步,说道:“陛下可派人向罗漫停战。”

“就按齐左权的意思办吧。”冥日无奈道。

隔天上午,罗漫首相莱岳霖偕同莱悦娜来到王城的会客厅,被重兵包围一点也不慌。

莱岳霖坐下后,向冥日说道:“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你们出去吧。”冥日一摆手,士兵纷纷退出会客厅。

“只有两人也敢来,胆子真大。”磊霆在一旁说道。

“我给你刀,你也不敢砍我。”莱岳霖笑道。

“要不试一试?”磊霆拔出腰间长剑。

“住手。”冥日狠狠瞪了磊霆一眼。

“我死了,罗漫依然能正常运作。”莱岳霖淡然说道。

“我们还是谈一谈停战条件吧。”齐百腾开口说道。

“我的要求只有三个,第一,承认我国占领的土地。第二,詹园。第三,学院智库的访问权限。”莱岳霖说道。

冥日脸色一沉,过了好一会儿,说道:“每年,你们可派人进入智库两次。詹园……也可以给你们。不过,帝国中北部的领土必须归还。”

“攻占中北部诸城,我们死了不少人。”莱岳霖说道。

“你想怎么样?”冥日强忍怒气,问道。

“每年奉上铂金币百万,我们便从中北部撤兵。”莱岳霖说道。

冥日见齐百腾轻轻点了一下头,于是说道:“可以。”

半个小时后,莱岳霖和莱悦娜走出王城。“我们何不直接取下帝国?”

“虽然艾特申罗势弱,但要是他能联合东西南部力量,还是不可小觑。战争没有一二十年根本不会停止。”莱岳霖解释道:“停战,让帝国继续腐烂下去,我们再利用詹园加强机甲的威力,帝国数年可破。”

为了停战而签订的条约公布,冥日马上遭到全国人民的唾弃。

帝国邮报一连六个版面评论丧权辱国的条约,抨击艾特申罗没资格当艾特卡迪帝国的皇帝。

齐百腾当晚带人封掉报社,总编和老板狼狈入狱。自此,经营了几百年的帝国邮报宣布倒闭停刊。

大量记者失业,紫岚在前辈的介绍下来到西南自治圈,得到史酋岫上将的重用,为自治圈布置大阵。

随后,在诛算的资助下,紫岚创建杂志社,取名为夜卿,报导当下时事热点的同时,大力宣传自治圈的精彩夜生活,吸引大量人前来定居。

金峦城,大量金家族人搬迁,好几条街道人去楼空。城门口被两架千足炮二改军用型堵住。

金家大厅,金家三姐妹手执武器跟罗漫官兵对峙。

“詹园是金家的资产,谁也别想沾染!”金恋大声喝道。

“艾特申罗已经同意把詹园赠给罗漫。你们再不离开,休怪我们动手。”罗漫军官说道。

“你们敢!”金爱挥动长剑,拦在前面。

一声惨叫,匕首刺穿金恋的腰部,跪倒在地。旁边的金暖见此,马上喝道:“金淮!你干什么!?”

“当然是阻止这场闹剧。”金淮舔了一下匕首的鲜血,说道。

“我要跟你拼命!”金暖放出木偶攻击金淮。

金淮身后的狼型机甲迅速扑前,将木偶咬破。

“得到塞队的提携,我已经是金家现任家主。”金淮得意道。

“你这个叛徒!”金暖朝金淮吐口水。

金淮用衣袖擦脸,生气道:“不仅如此,金八亮也是我杀的。”

话音刚落,大厅乱成一团。刀光剑影,光束四射。金恋见情况不妙,大声喊道:“二妹、三妹离开这里!”

“谁也别想走。”金淮向前一指,身后一排狼型机甲全部加入战局。

金爱左臂被咬伤,看一眼金恋,咬了咬牙,扔出数个烟幕弹,拉着金暖迅速逃离金家。

黄昏,金淮派出大量人,还是没能找到金爱和金暖,只好回房间休息。

床上躺着金恋,金淮坐在床边,右手轻轻略过她的脸蛋,说道:“皮外伤而已,过几天就会好。”

“卑鄙小人。”金恋睁开眼睛,不齿道。

“当初你要能正眼看我,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金淮冷哼一声。

“父亲待你不薄,你居然恩将仇报!”金恋喝道。

“我在金家只不过是条狗,他从没想过把金家传给我。”金淮甩了金恋一个耳光,说道:“放心,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妻子,绝对会好好待你。”

金恋果断咬断舌头,吐血而亡。最后,金淮还是得不到金恋。

几天后,金爱和金暖逃出貔貅山脉。两人怕金淮的人发现,换上了男装,将泥巴涂在脸上。

路上的店铺全都倒闭,金爱和金暖身上有钱,也没地方买吃的。

见前方驿站排着长长的队伍,两人马上跑了过去。原来有人派肉包,一个铜板不用。

半个小时过去,终于轮到金爱。坐在柜台后面的男人问道:“谁是剑神?”

“啥?”金爱一脸懵然。

“要想吃包子,就得回答问题。”男人说道。

金爱想了好一会,说道:“甄浪么?”

“不是。”男人摇头道。

“那是谁?”

“虞天一。”

“好吧。包子给我。”金爱伸出右手,说道。

“你还没正确回答问题。”男人瞪了她一眼。

金爱无奈地说道:“虞天一。”

旁边老头从笼子里拿出两个热腾腾的肉包给金爱。金爱接过后立即吃掉,差点烫到舌头。

下午,姐妹二人找到一条村庄,高价买来两匹壮马,朝王都奔去。

两个星期后,金爱在王城外求见冥日,被守门的官兵狠狠打了一顿,于是和金暖在城中拉横幅抗议。天还没暗下来,两人就被捉进监狱,再也出不来。

一年半过去,轨生和影琉经过智序钵的严格培训,成熟不少,勉强成为他的传人。

智序钵消失当天,把轨生抓到一边,连续飙一个上午脏话,有这么个传人真蛋痛。

轨生在空闲的时候研究吕家资料,不仅学会吕家最出名的灭界,而且精通海量大中型阵法。

轨生将界术传给大彬、小惠和周日正,可是他们怎么学也学不会。

轨生的心愿图点亮了十几颗,信源强度大幅增加。简单光束可以把一面半米厚的墙击穿。

湿梦已经消失一年,外面的沙漠变成大型绿化城市,取名为湿梦城。轨生多次拒绝成为湿梦城城主。

夜卿杂志畅销全国,沈恩静是其忠实读者,无论多少钱,都会买下来。

受不住自治圈的诱惑,沈恩静跟沈执事大吵一架,漏夜离开湿梦城到自治圈寻求发展。

沈蓝和朱润薛中将成婚半年,已怀有身孕。轨生每次见到朱润薛中将都得叫他爸爸,十分别扭。

原十五军和沈家家臣改为影军,直属影琉,以推翻冥日政权,统一艾特卡迪帝国,驱逐外敌为己任。

轨生重建月半轩为情报组织,包括大彬、小惠、周日正和碎骨子四名干部,一共有两百多人。

国内多地发生暴动,抢夺、诈骗、强占成为难民主要生存方式。中北部大部分农田没人耕,百姓千方百计逃税。

国库空虚,冥日只好强制征用中产阶级和富豪的资产,留下白条,天怒人怨。

卖官现象更加严重,部分大官甚至可以对百姓无条件动用私刑。

影琉收到曹元泰的来信,召集众人,说时机已到。大彬择吉日,烧香、撒酒、切烧猪。影军整齐排列,穿戴精良装备,一共七千人喊声震天。出发当天,雷鸣电闪,乌云盖天,狂风大作。

半个月后,两军在王都外三里对峙。磊霆带兵,共四万四千人,手执破损武器,身穿单薄皮甲。信众不少,但士气不高。

影琉从军中骑马而出,勒住缰绳,大声喊道:“艾特申罗执政无能,丧权辱国,理应让出皇位,顺应天命!”

侍女拨开战车珠帘,冥日在车内说道:“克蕾,念及骨肉亲情,退兵南方,免去造反之罪。”

谈话决裂,双方派将领出战。影琉回头问道:“谁敢取首功?”

“我来。”轨生骑着灰马,身穿运动衣,没有一点当兵的样子。

磊霆派出权盾的曾城诀,身披黄金战甲,胯下的坐骑步履生风。

号角响起,曾城诀执剑奔来。轨生向其射出数道弧形光束,还没接近便消失殆尽。轨生只好亮出螺丝刀挡下长剑。

两人擦肩而过,曾城诀转身说道:“我的天赋是绝缘,任何天赋、副技和信源技术都无法作用在我身上。”

“放心,我懂的信源技术也不多。”说罢,轨生右手一摆,螺丝刀化为流体钻进手腕里。

曾城诀再次攻来,轨生躲开长剑,射出绿芒毒针。坐骑突然静止不动,把曾城诀摔到地上。

轨生肩上的天兽地支跳下变大,一口把曾城诀的头颅咬碎。鲜血脑浆四溅,后方影军喊声震耳欲聋,士气高涨。

磊霆指挥大军进攻。影琉直接冲前去,影军紧紧跟随。大战一触即发,天空突然下起暴雨。

冥日早就驾驶战车回王都,身旁还有齐百腾。钟澄在战场使用天赋源崩,影军中的信众占不了半点便宜。

大彬对重要将领施展心灵感应,在空中观察局势,调配兵力。

寒天袖穿梳于人群中,宝剑所到之处,必有人殒命。

影琉的坐骑被砍断前腿,翻身下地,如一阵清风,不断收割人头。

短短十五分钟,磊霆大军死去一万多人,影军也有千人丧生。

雨水已经没脚,轨生激活手镯,穿上水甲,使用集水。水做的立方高过王都城墙,缓缓向磊霆大军移动。

“水魇!快跑!”磊霆后方士兵不战而惧。

冥日在城墙上大喊撤兵,手上拿着阵盘,准备激活护国大阵。

大彬立即指挥影军后退。三分钟过去,大阵将战场分隔开来。

轨生抬头看天,雨已经停了,阳光将乌云射穿。

影军在东面两里外扎营。轨生和大彬研究护国大阵半天,得出的结论一致,牢不可破。

晚上,士兵生火煮饭。影琉在营内与众将领研究,久战对己方不利,粮食只够吃半个月。

次日,冥日派出信使传话,要影琉到王都谈判。影琉想去,被寒天袖阻止,身为主帅,只身深入敌军太过危险。

轨生觉得谈判是个机会,城内有曹元泰接应,不用过于担心。

最后,轨生陪同影琉进城。王都跟以前大不相同,街道冷清,店铺倒闭。物价大幅上涨,一个菜包居然卖到好几百金币。

墙上贴满贱卖房屋广告,可惜无人问津。大量乞丐睡在街头,被士兵赶走。小孩为了垃圾桶里的过期食物打架。

影琉跟着信使来到城南餐馆,问道:“不去王城?”

“请上二楼。”说罢信使转身离开。

轨生和影琉在二楼靠阳台的位置坐下,听到左边两个商人的谈话。

“明天,我会带同妻儿离开。”

“出城得留下资产。”

“反正迟早会被榨干,索性不要了。”

“你要去哪里?”

“听说西南自治圈不错。”

“你身上没有铜板,能否进去也是个问题。”

商人俩越说越无奈,向小二结账后低着头离开。

突然,前方两个富豪吵起来,在比谁的官更大,场面非常滑稽。瘦子富豪骂不过对方,悻悻下楼,扬言回去再买一个大官。

半个小时后,冥日带着齐百腾、曹元泰、钟澄、磊霆和十几个高手到来。

“等很久了?”冥日坐下说道。

“为什么在这里谈判?”影琉面无表情地问道。

“这里有你爱吃的酸甜骨。”冥日回答道。

“废话少说。你让出皇位,我和你一同治理帝国。”影琉直接说道。

“我花了很大力气才成为皇帝。你一句话就想把皇位抢走,我怎么可能会答应。”冥日摇头道:“还有,如果我当初按部就班,继承天赋权力,你可是会死。说起来,你还得谢谢我。”

“你做得好,我也不会带兵来此。”影琉说道:“你们打不过我们,投降吧。”

“我们还有精兵三万多和护国大阵,罗漫来了也不敢这么狂。”冥日笑道:“皇位让给你,你就一定能做好?”

影琉充满信心地点了点头。

冥日看一眼旁边的齐百腾,然后对影琉说道:“落日王国老是趁机侵扰我国。如果你能率兵打败落日,让屠真签订互不侵犯条约。皇位就让给你。”

影琉面露难色,沉默不语。轨生见曹元泰轻轻点了一下头,说道:“可以。”

冥日忍不住露出喜色,看向轨生,说道:“还是你够爽快。”

“慢着,我们要你提供帮助。”轨生又说道。

旁边的磊霆上前一步,急道:“不能给他们兵。”

冥日想了好一会,说道:“老曹,从权盾抽几人给他们。”

“堂堂帝国皇帝,可就大方。”轨生讽刺道。

“孟家军也会跟去,这下满意了吧。”冥日说道。

冥日带人离开后,曹元泰正欲开口,轨生伸出右手阻止。

轨生让天兽地支检查,确定没人监视,说道:“怎么了?”

“孟家军只有千人,再加上你们也不会过万,前往落日凶多吉少。”曹元泰说道:“你们只须待机三个月。到时大阵定期维护,里应外合,大事必成。”

“签订条约对帝国百利而无一害,无论如何我们都得去一趟落日王国。”轨生说道:“艾特申罗遵守承诺,避免内战,是最好的情况。”

出城后,影琉开口问道:“何时启程到落日王国?”

“你带影军到东南招降钟豪少将。”轨生说道。

“你一个人去?”影琉讶异道。

“不是还有孟家军么。人多反而不好,容易被发现。”轨生说道:“如果你不把影军全部带去,钟豪少将根本不可能见你。”

落日王国,獠狐走进藏鳞的书房,问道:“什么时候出兵帝国?”

“刑占领宙盾城。我们跟他们打了好几场,赚不到一点便宜,还死了上千个猎手。还是等罗漫一起行动吧。”藏鳞放下手中的文件说道。

“罗漫和帝国停战一年多,我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獠狐生气道。

“即便帝国现在四分五裂,我们的战力还是不如帝国。”藏鳞解释道:“要不是落日王国易守难攻,早就被罗漫吞并了。”

“你们不去,我去!”说罢,獠狐转身走出书房。

藏鳞追上抓住獠狐,被他推倒在地。

离开巴斯,獠狐骑马到南方。半个小时后,绳索套住马脚,獠狐摔了下来。

杀气从后逼近,獠狐转身亮剑挡下攻击,看着面前之人,“鬼釉?”

“交出地兽衫甲。饶你一命。”鬼釉收剑说道。

“你要衫甲干什么?”獠狐站起来,问道。

“衫甲除了能遁地,还能寻人。”鬼釉如实道来。

“寻人代价大太,休想打衫甲主意!”说罢,两人大打出手。

十五分钟不到,獠狐被击倒,无奈之下让地兽衫甲冒出地面。

鬼釉划破衫甲动脉,把鬼盐的钢笔扔到血泊中,打出数道信源。鲜血慢慢组成三个大字,罗漫东。

鬼釉对结果并不满意,衫甲在地上奄奄一息,根本不可能再次寻人。

“你已经没用了,去死吧。”鬼釉看着獠狐,一剑劈下。

藏鳞突然出现,空中的王兽郦丝释放妖威。鬼釉的右手受到影响,长剑只能划破獠狐的左眼。

鬼釉深知王兽利害,果断利用幻术遁走,转眼消失在视野之中。

回到家中,藏鳞替獠狐包扎伤口。獠狐慢慢醒过来,伸出右手摸左脸上的纱布,问道:“我的眼?”

“伤口太深。治不好。”藏鳞说道。

“谢谢。”獠狐说道。

藏鳞站起来,转过身长叹一声,“我不是每次都能及时救你。”

帝国中北部的荒村里,孟家军就地扎营。孟冽让部下准备晚饭,问道:“这次去落日王国,你有几成把握?”

“七成半。”轨生回答道。

“我总觉得艾特申罗故意让孟家军去送死。”孟冽担心道。

“只要我们成功,他怎么想根本无关紧要。”轨生拍了拍孟冽肩膀。

“失败的话,我就逃回来,跟母亲一起在湿梦城隐居。”孟冽无奈道。

次日,轨生亲自训练孟家军。他们换上夜行衣,只带匕首防身,逐渐适应轨生的行动方式。

饭后,有人夜探军营。轨生早就察觉,问道:“你是?”

“权盾帮手。”一个身材苗条,留着长发,戴着面具的女人说道:“外面还有四人。”

虽然权盾帮手只有五人,但轨生觉得他们比外面行事鲁莽的孟家军靠谱得多。

“你成熟了很多,现在终于像个男人。”女人说道。

“你我认识?”轨生讶异道。

“是我。”女人缓缓脱下脸上的面具。

“汤婉娴?”轨生又惊又喜。

“现在是权盾的断月。”

几杯淡酒下肚,轨生开口问道:“北方战乱,可有汤丽的消息?”

“跟新丈夫到自治圈生活了。”断月眉头微蹙,说道:“谢谢你照顾轨思。”

“汤尚出事后,我去过汤家一趟。”轨生低头说道:“找遍全府也看不着轨思。”

“放心。我把她带进权盾了。”断月心里一暖,说道。

“那就好。”轨生松了一口气。

“落日王国虽然不强,但狗急了还是会咬人。只有我们,无疑是送死。你有什么办法?”断月问道。

“我先去巴赫察一趟。”轨生说道。

“现在那里是鬼降的大本营。”断月一顿,说道。

“我正想要找他们。”轨生大有深意地说道。

“我跟你一起去。”断月说道。

轨生想了想,点头道:“好。”

第二天早上,轨生下令让权盾四人训练孟家军,孟冽没有任何意见。

孟冽看到断月,显得很尴尬,一句话也不说。

轨生挑了一匹马,跟断月朝东北奔去。在沙行的作用下,速度翻了近十倍。

一个星期后,二人经过卦符村,断月想进去看一眼,轨生点了点头。

卦符村再无高楼大厦,周围一带全是绿油油的农田。大量帝国人被奴役耕作,在阳光下汗流浃背。

几个金发碧眼的罗漫人对偷懒的老妇暴打。断月拔剑冲去,两三下就把他们干趴。

帝国人得到解放,向断月道谢,急着脚向南方离去。

轨生找到以前的家,已经破旧不堪。里面走出一妇人,对轨生说道:“官爷,我马上去干活。”

“洛嫂?”轨生讶异道。

“谁?”洛嫂双眼无神,直直盯着前方地面不动。

“我是轨生。”

“真的是你吗?”洛嫂激动道。

轨生才发现,洛嫂已经失明。“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洛平杀了大量帝国人,逃难的商人认出我,和村民暴打我一顿,眼睛就再也看不着了。两个星期前,罗漫的游击队把我抓来这里干农活。”洛嫂伤心道。

“外面的罗漫人都死了,你不用再干农活。”断月说道。

洛嫂突然跪下来,说道:“轨生,我知道你有本事。如果看到洛平,你帮我杀了他。”

轨生一征,说道:“他可是你的亲儿子。”

“我不想儿子一错再错,残杀同胞。”洛嫂说道。

轨生把洛嫂扶起来,说道:“好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