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667字
  • 2022-05-02 18:59:38

预备军官学院,校长胡纪组织部分师生抵抗。雷家军、孟家军和部分权盾成员跟他们僵持半个小时,最后钟澄使用天赋源崩打败校长胡纪,学院才恢复平静。

“乱臣贼子!”校长胡纪被绑住手脚,跪在地上怒道。

“只要归顺我,你依然是学院的校长。”冥日说道。

“呸!谁跟你,谁倒霉。”校长胡纪仰天长叹:“帝国要亡于竖子之手!”

冥日一气之下踢倒校长胡纪,对身后的官兵命令道:“将胡纪一干人等抓进监狱!”

“胡纪不可能降,干脆把他杀了吧。”齐百腾走近说道。

“他是个人才,没准以后能用得着。”冥日摇头道。

“王都已经平定,接下来应该举行登基仪式。”齐百腾说道。

“还没。”曹元泰上前两步,说道。

“还要做什么?”冥日虚心问道。

“根据最新情报,史酋岫上将率第五军占领帝国西南。钟豪少将的第六军盘踞帝国东南。还有很多被取走心头血的官员将领躲起来。你是迅捷系信众已经不是秘密,没有继承天赋权力,他们出来后也不会归顺你。”曹元泰说道。

“所以整个帝国十九支军队只有威戚戚上将的第三军受我支配?”冥日不满道。

“现在可不是担心这个的时候。王城金库已空,再不解决财务问题,你连一个兵也没有。”曹元泰说道。

“谁干的?”冥日怒道。

“没人。正常开销而已。”曹元泰说道:“财政司到期还没拨钱过来,恐怕已经叛变。”

“要马上收复财政司才行。”冥日说道。

“拉堤城有重兵驻守,又有巨兵黩武和大阵防御,岂是易事。”曹元泰说道:“威戚戚上将的第三军,权盾和钟澄方可破拉堤城,你得立即启程,迟则生变。”

两天后,冥日来到拉堤城,城中冒烟着火,大阵只有一部分起作用,巨兵黩武被推倒在地上。

冥日暗喜,率军攻进去,一个小时不到,五千官兵投降。

在财政司官邸找到部分被关官员,冥日亲自松开金暖,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林若林卷走所有钱离开拉堤城投靠史酋岫上将。剩下的人分成两派,归顺和战斗,最后大打起来,死伤惨重。”金暖说道:“如你所见,战斗一派获胜,我们被关在官邸里。”

拉堤城已经没有任何价值,冥日无奈之下班师回王都。路上,齐百腾说道:“钱没有,兵不多,对我们很不利。”

“可有解决之法?”冥日问道。

“征税是普招。”齐百腾说道。

“年初新建五个税种,百姓已经吃不消了。”冥日担忧道。

“没办法。国家稳定后再撤掉吧。”齐百腾说道。

“这个月的军饷得发吧,税收可救不了近火。”冥日说道。

齐百腾想了良久,说道:“要不,我们卖官吧。正好补充叛走官员的职位。王都的暴发户肯定有兴趣。”

“实在不行的话,就只能这样了……”冥日无奈道。

“还有,空中缆车是块肥肉,而且具有战略意义,我们以安全为由,便可将它占有。”齐百腾说道。

“强占私人财产,会让资本撤离王都。”冥日说道。

“找轨生谈,要他双手奉上。如果他拒绝,我们就把他干掉,再低价收购空中缆车。”齐百腾想了想,露出邪恶的表情。

作客佛圈布府已经有一段日子,尹狲泽带着缄蝶和轨生向布塔塔中将告辞。

尹狲泽让他们在外面等待,跟布塔塔中将走进书房。

轨生见布塔塔中将的表情不对劲,于是放出飞蛾偷听。

“艾特拉德死了。”布塔塔中将开口说道。

“你从哪里听来的?”尹狲泽大惊,问道。

“王城里的老朋友,他离开王都后马上写信给我。”布塔塔中将说道。

“帝国恐怕会大乱。”尹狲泽说道。

“已经乱了。钟豪少将劫走送往北方的军备物资,在东南打了一仗。”布塔塔中将说道。

“你会怎么做?”尹狲泽问道。

“在东面称帝。”布塔塔中将毫不忌讳地说道。

“这可是叛国大罪。”尹狲泽说道。

“跟我一起干吧,老朋友。”布塔塔中将说道。

“我要回王都。”尹狲泽拒绝道。

“辅助艾特申罗?”布塔塔中将不屑道。

“再见。”尹狲泽施了一礼,转身离开书房。

回去王都,尹狲泽选择乘坐空中缆车,直接把马车留在佛圈。

见尹狲泽一脸沉重,缄蝶问了好几句,都得不到回应。

两天过去,轨生走出月半轩。不少富商迁居外地,街道上全是装满行李的马车。

刚进王城,轨生就被冥日召见。议政大殿内,冥日坐在王座上,旁边站着齐百腾。

轨生向冥日施了一礼。冥日开口说道:“你是国家的重要人才,我可以让你当将军,也可以安排你进行政院做大官。”

“微臣觉得育林阁就很不错。”轨生低头说道。

“从政最好不要经商。我希望空中缆车交由国家管理。”冥日直接说道。

“当然可以。”轨生爽快道。

冥日有点讶异,说道:“国家不会让你吃亏,补偿会在几年后到位。”

轨生踏出议政大殿,远远看了一眼育林阁,直接转头离开王城。

回到月半轩,轨生让大彬收拾行李一起搬走。游乐子走过来,问道:“好日子过完了?”

“没人叫你跟来。”轨生说道。

“现在笨蛋才会留在王都。”游乐子撇了撇嘴。

“我们要去哪里?”周日正问道。

“南方贫瘠,但安全。”大彬说道

“到南方吃苦,还不错。”游乐子笑道。

“放心,空中缆车赚的钱还在。我怕通胀,换了不少贵金属。”大彬说道。

“还是大彬有远见。”游乐子说道。

“空中缆车不能给艾特申罗,那货连父亲也敢杀,谁知他会用空中缆车干些什么出来。”轨生说道。

“我们可以登报停止运营空中缆车,再毁掉能源城便可。”大彬说道。

帝国东北边境,戽石为烤好的羊肉撒辣椒面和孜然粉,接过洛平递过来的啤酒喝了一口,问道:“现在应该习惯了吧。”

“还是首都竞泽好。”洛平说道。

“我问过,塞德判说你至少得待在光正分队两年。”戽石说道。

“就没有更快的方法?”洛平不满道。

“有。成为莱岳霖的女婿。”戽石笑道。

有新人报到,戽石放下烤肉,上下打量一遍,问道:“叫什么名字?”

“凌戟野。”

“你不像罗漫人。”戽石怀疑道。

“你们也不像。”凌戟野随口说道。

“混账!我可是你的长官。”戽石怒道。

“抱歉。我是落日王国的人。”凌戟野说道。

“之前干啥的?”戽石神色一缓,问道。

“一直当间谍。”凌戟野如实道。

“难怪会来光正分队。”洛平说道。

半个小时后,首相莱岳霖和塞德判大队长到来,召集将领开会。

“帝国已经大乱。明天所有游击队带一百台机甲占领帝国东北边境城市。”首相莱岳霖说道。

“那些城市没钱没人,占领有什么用?”洛平不解道。

“城市附近有广阔草原和大量耕地。占领城市后,我会安排国人移居到那里劳动生产,从而保证战争的粮食供给。”首相莱岳霖解释道。

“届时,光正分队还是冲在最前线。”塞德判大队长命令道。

“没问题。边境没几个兵,安全得很。”戽石点头道。

次日,占领城市后,戽石率领光正分队追击残兵,来到几里外的小村庄。

“看着同胞被杀,心里有什么感觉?”凌戟野好奇地问道。

“再问,把你一起干掉!”戽石狠狠瞪了凌戟野一眼。

在戽石的命令下,光正分队直接放火烧村,躲在里面的帝国兵只好硬着头皮出来应战。

火光中,洛平看到母亲洛嫂跪地求饶,大惊,马上杀掉挥下大刀的罗漫兵。

“洛平?”洛嫂定睛一看,说道。

“你为什么在这里?”洛平问道。

“在故乡被人骗光了钱,听说这里缺人耕地,所以跟着几个老乡一起来。”洛嫂站起来,问道:“你真的背叛祖国了吗?”

洛平避开洛嫂的视线,点了点头。

洛嫂生气地甩了洛平一个耳光。

“你跟我回去罗漫吧。”洛平摸着左脸,说道。

“我是帝国人,绝对不会踏出祖国半步。”洛嫂大声道。

“既然如此,你收下这个吧。”洛平拿出钱袋塞到洛嫂手里。

洛嫂看也不看,将钱袋扔到洛平胸口,转头跟着村民逃出村子。

为了洛嫂顺利离开,洛平又把几个部下杀掉。

戽石走过来,说道:“要是被莱岳霖知道,你可活不到明天。”

“你要告密吗?”洛平按住剑柄,问道。

“不会。”戽石摇头道。

洛平看向站在后面的凌戟野,问道:“你呢?”

“刚才发生什么来着?”凌戟野吹着口哨说道。

宙盾城西北面,一声巨响后,战争爆发。偻阑带着岔翼蝠和数个小队冲进敌阵,不断收割士兵人头。

岔翼蝠施展雾毒,天空暗下来,士兵动作变得缓慢,神情呆滞。

偻阑刺出长剑,击穿中校的心脏,士气大作。

偻阑抢走敌方将领的军马翻身上去,奔驰中右手一挥。空中出现黑色五角星,对城墙不断轰炸。

缺口出现的同时,城内兵民如水般涌出城外逃命。宙盾城的大阵不攻自破,城墙上有军官举起白旗投降。

号角从东面吹响,鬼釉中将率领第八军前来救援。旁边的京配臣使用天赋塑造建了一道围墙拦住刑进入宙盾城。

数个将领同时使用化风,把岔翼蝠的雾毒刮走,战场上的士兵终于恢复正常。

鬼釉中将施展幻术,刑的阵脚大乱,开始节节败退。

“星耀澄空!”偻阑话音刚落,右手抛出一枚黑色星形界,在空中以一变十,以十变百,从中心逐渐向四周扩散,射出慑人心神的黑光。

幻术失效,鬼釉中将下马冲到偻阑跟前与之对剑,说道:“没想到刑的老大精通王家的界术。”

“谁告诉你,我是刑的老大。”偻阑说道。

“一米八,戴着骷髅面具,很难让人认不出来。”鬼釉中将挡下一剑,向偻阑右肩击中左掌。

偻阑连退三步,右肩一点痛也没有,开出一朵灰色小花。几秒过后,整条右臂麻痹。偻阑想去除小花,可怎么也摸不着。

“我的幻术虚中带实,实中带虚。只要变化够快,界术星耀澄空拿它没有一点办法。”鬼釉中将得意道。

号角从西面响起,又有援军到来。偻阑只好带岔翼蝠离开。

“要追吗?”京配臣走近,问道。

“追不得。偻阑非常利害,要不是大意中了我的幻术,结果还不好说。”鬼釉中将摇头道。

“没想到你如此爱国,连夜赶路来宙盾城。”京配臣说道。

“我的资产物业都在附近一带,要是宙盾城失守,我的地契便成一堆废纸。”鬼釉中将说道:“趁局势还算稳定,我得尽快脱手。”

“之后打算去哪里?”京配臣说道:“听说很多人投靠西南的史酋岫上将。”

“落日王国。那里有一只地兽拥有寻人的神通。”鬼釉中将如实道。

“那我呢?”京配臣指着自己问道。

“爱干嘛就干嘛。”鬼釉中将一摆衣袖,朝宙盾城走去。

几天后,黯湮来到穆林要塞探望岔翼蝠。他腹部中了一剑,伤口感染,一直发烧,但没有生命危险。

黯湮放下水果篮,来到要塞城墙上,朝偻阑问道:“几百人,只有你们俩回来么?”

“宙盾城可是死了五六千人。”偻阑说道。

“听说你中了幻术。”黯湮说道。

“没什么。那只是骗人的把戏。”偻阑说道。

“我们已经有属于自己的地方,你为什么还要攻打宙盾城?”黯湮不解道。

“帝国不灭,我们永远不会得到真正的安全。”偻阑说道。

“只要有绝境在,这里就是安全的地方。”黯湮眼睛一转,说道:“莫非与曹元泰有关?”

偻阑沉默良久,长叹一声,说道:“小时候,曹元泰找来大量祭品给我,都没有任何反应。母亲对我说,就算成不了信众,还有很多事可以做。”

“不是信众,当官没有任何前途,只能做一辈子白头。”黯湮说道。

“所以我在王都学了几年经济,毕业后开了一家餐厅。”偻阑说道。

“赚钱了吗?”黯湮好奇道。

“刚开始还不错。可是持续两年的瘟疫让肉价大幅上升。我的餐厅差点倒闭,只好用过期冻肉,勉强做到收支平衡。”偻阑说道:“最后还是出问题了。十几个顾客腹泻生病。怕厨师告密,我把他关在地窖里活活冻死。”

“你是怎么成为信众?”黯湮问道。

“餐厅结业后,我一直留在家里不出门,经常看到曹元泰拷问刑的成员。有一天,我在书房看到一件邪恶系祭品,与之产生剧烈反应,那时,终于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偻阑说道:“正想使用祭品,被曹元泰发现并阻止。”

“为了使用祭品成为信众,我跟曹元泰吵了好几架,最后被他关在地牢里。他说邪恶系信众与世不容,不能让曹家毁于我手。”偻阑又说道。

“坏人,无论是不是信众,还是坏人。”黯湮说道。

“母亲不忍心看我在地牢受苦,偷走曹元泰的钥匙救我出来。我潜入书房打开保险箱,直接使用祭品。家里七八条狼狗受到邪恶气息的影响疯狂大叫,立即惊动大厅里的曹元泰。我跟他打起来,完全没有任何招架的能力。”偻阑顿了一下,说道:“母亲为了让我逃走,从背后抱住曹元泰,被他失手打死。”

“我头也不回地离开曹家,路上遇到刑的上任老大。他两下把追兵杀死,得知我是曹元泰的独子,还是招我进组织。”偻阑握紧拳头说道:“自此,我日夜都想把曹元泰干掉。”

“宙盾城一旦沦陷,你就能以之为跳板,直接攻打王都。”黯湮说道。

偻阑点了点头。

“就算如此,你也不能为了私人恩怨拿组织的兄弟冒险。要是你再这样,我会出手阻止你,并告诉大家你的秘密。”黯湮警告道。

罗漫奉泽城,沈鲔歆帮朱妈干农活,清减不少。一队士兵进城,在显眼的地方张贴告示。

沈鲔歆走过去看了一眼,首相莱岳霖征人到帝国边境干活,待遇优厚。

三餐不用吃合成食物,每个月还能领几千个金币,不少居民都心动了。

下午报名,第二天早上就出发,居民一天比一天少。帝国的商人向士兵行贿,想混进去当劳工,再趁机逃回帝国。

出城没几步,商人就被抓回来,挨揍在所难免,有的还断手断脚。

中午,弘基杰锐带了两箱牛奶来探沈鲔歆。两人坐在鱼塘边,沈鲔歆说道:“这要不少钱吧。”

“放心。早上参加议员组织的活动,我在他家顺来的。”弘基杰锐笑道。

“最近罗漫招人到帝国边境干活,你知道吗?”沈鲔歆问道。

“当然。竞泽已经有大批人移民。”弘基杰锐说道:“或许……我可以安排你进去。”

沈鲔歆右手按在微凸的肚子,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一个人,不敢冒险,而且也不想连累你。”

弘基杰锐站起来说道:“最近表演的功力大有进步,俱乐部的人不再往台上扔酒瓶,还有美女大笑。我打算约她出去。”

“准备去哪里?”沈鲔歆好奇地问道。

“俱乐部附近街口有家餐馆卖合成牛排,打一折还送快过期的果汁。”弘基杰锐叉着腰,得意地说道。

王城育林阁内,尹狲泽偷偷收拾行李,被恭方材看到。“我还以为你不会走。”

“你要举报我吗?”尹狲泽停下手,说道。

恭方材摇了摇头,问道:“投靠布塔塔么?”

“布塔塔虽然是我的好友,也有野心,但实力不行,脑筋也不太灵活。艾特申罗在威戚戚和曹元泰的帮助下,最多勉强守住王都。投靠史酋岫才是正路,至少在帝国灭亡前当几年大爷。”尹狲泽坦言道。

“我要跟你一起走。现在西南有钱有兵,就是缺点水,问题不大。”恭方材说道。

尹狲泽走后,育林阁大乱。冥日马上派人来整顿,不想人才过度流失。

缄蝶想起在布府的时候布脊经常过来搭讪,干脆不要行李,直接离开王城,投奔佛圈。

整个小组只剩桂伶一人,外面已经干起架来,还躲在佛堂里虔诚参拜。

官兵进来,喝道:“你跟我回去接受调查!”

桂伶不肯就犯,失手击飞官兵。官兵撞跌雕像,当场晕倒过去。

雕像裂开一半,里面蹦出一个小人,像个老头,表情猥琐,只有三十厘米高。

又有十几个官兵冲进佛堂,桂伶顿时惊慌失措。老头笑道:“小姑娘别慌。”

没一会,官兵通通倒在地上。桂伶讶异道:“怎么回事?”

“这些人身上都藏有剧毒,我只不过将其激发出来。”老头说道。

“你是?”桂伶问道。

“智序钵。”

“糟了,国家有危难,才可以打破雕像复活你……”桂伶说道。

“育林阁现在的人都是笨蛋吗?”智序钵白了她一眼,“王城已经出现内乱,瞎子也能看得出来。”

“我可是……农业天才,而且破了很多大案,二十不到就加入尹狲泽小组。”桂伶生气道。

“外面打起来,你还有心思在这里拜雕像,怎么都跟聪明搭不上边吧。”智序钵瞧了一眼变成废铁的积木,说道:“这里还是有可造之材。”

“我走了。”桂伶娇叱一声,转身踏出门外。

“慢着。带我去育林阁的资料库。”智序钵说道。

“为什么我要帮你?”桂伶还在生气,说道。

“敬老,不会?”智序钵笑道。

桂伶捡起一块木头扔过去,直接穿过智序钵的身体,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

智序钵捡起木头,说道:“你皮肤白皙,左耳戴着少数民族的耳坠,十有八九是帝国东南的原住民。小时候,生活贫困,父母惨死,你从小就有远大志向。可是事与愿违,东南至今依然贫瘠。”

“你怎么会知道?”桂伶不可置信地盯着智序钵。

“我可以帮你改变家乡的现状。”智序钵说道。

“真的?”桂伶难掩兴奋之色。

“我是什么人,还要介绍吗?现在的年轻人都不看历史书?”智序钵不悦道:“时间宝贵,你赶紧带我去资料库。”

“没有钥匙。”

“不须要。”

来到资料库后,智序钵让大门自动打开,在里面足足看了一个小时,出来说道:“下一站,国家档案室。”

“出不了育林阁……外面有大量官兵守着。”桂伶说道。

智序钵牵住桂伶的左手,强光闪过,让她用力蹬一脚,两个人瞬间来到高空。

“我会飞?”桂伶越过下面大量士兵,兴奋道。

智序钵白了她一眼,说道:“只是跳高一点而已。”

南北向的官道上,三辆马车缓缓行驶。轨生、大彬和小惠一辆,周日正一家一辆,游乐子、碎骨子和孙淼淼一辆。

轨生被全国通缉,他们还是坚持跟来,感动之余尽量保持警觉,绝对不能让他们陷入危险。

黄昏,一行人在湖边扎营休息。小惠自告奋勇生火做饭,湖水不干净,只能用马车上的瓶装水。

游乐子在岩石上吹奏音乐,吸引不少小鸟前来。孙淼淼和碎骨子搂在一起看日落,非常浪漫。

筠老在岸边钓鱼,可鱼饵早就用光,呆呆地盯着湖面。轨生坐在他旁边,问道:“担心卦符村吗?”

“东北边境已经沦陷,卦符村迟早会出事。”筠老说道。

“找到合适的地方,我们就写信叫洵老过来。”轨生说道。

“他的一切都在卦符村,会来吗?”筠老怀疑道。

“他为了家人,可以什么都不要。别忘了当初是谁经常替你背锅。”轨生笑道。

“也对。”筠老神色一缓,也跟着笑起来。

半个小时后,小惠做好饭,锅里的香菇腊肉散发出浓浓的香味。

肩膀上的天兽地支吱吱作响,轨生马上转过头喝道:“出来!”

一群官兵离开草丛,为首之人是个少校,说道:“所有猎物中,只有你发现我们。”

轨生看他们装备破烂简陋,多半没有归顺艾特申罗,当起赏金猎人来。“为了钱,丢掉性命不值。”

“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你们几个?”少校笑道。

“是吗?再看看后面。”轨生笑道。

少校回头一看,手下全倒在地上睡着,才意识到游乐子吹的曲子有问题,害怕地跪在地上,说道:“不要杀我。”

“你怎么发现我们?”轨生问道。

“在官道上看到。”少校老实回答道。

轨生把他击晕,暗道,今后还是走小路为妙。

次日,冥日在王城议政大殿正式登基,只有百来个官员参加。圣堂老住持为他戴上历任帝王的专属皇冠,众人拍掌恭贺。

坐在期待已久的王座上,冥日论功行赏。齐百腾成为左权,管理国家所有内政。钟澄接任右使,调配军队。磊霆挂名上将,手下一个兵也没有。虞天一替代胡纪成为校长,取缔学生会,学生再也无法参与学院事务。育林阁已经无人,冥日索性关了它。

在齐百腾的帮助下,冥日发布新的税种和官吏任用制度。曹元泰和威戚戚上将同时反对。

“百姓已经苦不堪言,新的税种只会杀鸡取卵。”曹元泰上前躬身道。

“自古以来,没有卖官的前例。还请陛下三思。”威戚戚上将说道。

“那么,你们说,钱怎么解决。”冥日不急不慢地说道。

“应重开育林阁……”曹元泰说道。

“人都没了,谁来研究解决办法?”冥日说道。

大家都低下了头。一分钟后,威戚戚上将说道:“罗漫共和国占领我国东北边境,该如何处理?”

“先不用管。没什么大不了。”冥日说道。

“这……”威戚戚上将欲言又止。

“布塔塔在东方称帝,陛下理应派出军队消灭他们。”曹元泰说道。

“最近有多少军队归顺我们?”冥日问道。

“只有良斟少将的第十军和蒋南极上校的第十一军。”威戚戚上将回答道。

“先不管布塔塔。所有军队必须在王都附近驻守。”冥日说道。

“不管布塔塔,陛下的名声恐怕会受损……”曹元泰说道。

“现在保护王都、补充国库要紧,其它事休提。”冥日一摆手,说道。

曹元泰和威戚戚上将相视一眼,同时皱起了眉头。

下午,虞天一来到校长办公室,墙和大门都有红字脏话。

办公室里不仅乱成一团,桌子上还有不明来历的粪便。虞天一生气道:“到底谁干的!?”

“学生会的干部呗。”导师凉凉说道。

“他们现在在哪里?”虞天一问道。

“跟大部分学生一样,早离开学院了。”导师凉凉说道:“导师也没有多少人留下。”

“你咋不走?”虞天一问道。

“这两个月的薪水还没发呢,我怎么可能走。”导师凉凉理所当然地说道。

虞天一在导师凉凉的陪同下,逛了一圈学校,情况比想象更糟。

巨兵神武无法使用,智库被胡纪封印,西边教学楼烧了好几幢。

虞天一要学生合力解封智库,如果成功,他们就能马上获得毕业证,在王城谋得一官半职。

来到杂记报社,虞天一跟总编聊了几句,让他修改资料,名义上成为唯一剑神。

“这样做有意思?”导师凉凉问道。

“要世人忘掉甄浪,只有这个方法。”虞天一无奈道。

“杂记报社的资料也没啥人看吧。”导师凉凉说道。

虞天一狠狠瞪了她一眼,生气地离开杂记报社。

晚上,虞天一找到齐百腾,要他履行承诺。齐百腾答应两天后登报,封虞天一为剑神。虞天一还可以随意出入王城的档案室和书库。

拿到钥匙,虞天一没有立即离开王城,在档案室转了半圈,发现一个只有三十厘米高的猥亵老头,喝道:“你是谁!”

“总之不是人。”老头上下打量一遍虞天一,说道:“你……有点可惜了。”

“你说什么?”虞天一脸色一沉,问道。

“你已经迷失,现在回头还来得及。”老头说罢跳出窗外,和桂伶一同逃离王城。

王都妇联所属的福利院中,钟澄询问了好几个工作人员,龙凤胎已经被人领走。

钟澄想翻查记录,遭到院长拒绝,只好亮出右使身份。

院长立即说出实情,记录被警局拿走,收养龙凤胎的男人正是副局长游晋良。

回到家,钟澄拿起地上的信件。信件是法院寄来的,已经有好一段时间。

钟澄打开查看,懔冬青获释后提交的离婚申请已经通过。

钟澄生气地把信揉着一团扔在地上,一脚踢翻面前的茶几,碎片四散开来。

次日,钟澄来到法院找懔冬青,她到现在还没复职,没人知道她在哪里。

想到龙凤胎在游晋良那里,钟澄利用右使身份很快得到游晋良新家的地址。

新家位于王都北面的新城区,是一幢三层楼高的别墅,院子很大,里面有一个泳池。

钟澄轻轻一扭,门上的锁马上掉下来,经过院子,看到大厅里的龙凤胎。

忽然,钟澄听到熟悉的声音,绕到主人房,从窗口看进去,怒火瞬间涌上心头。

黄昏,懔冬青出去买菜,回来的时候,发现龙凤胎不在大厅。

“亲爱的,好久不见。”靠在墙上的钟澄缓缓说道。

“你……怎么会在这里……”懔冬青回头一看,手上的菜全部掉在地上。

“到现在,你还明知故问?”钟澄强忍怒气,说道。

“我跟你已经离婚,恢复自由身,跟谁在一起轮不到你管。”懔冬青冷静道。

“只要我一日没同意,你依旧是我的妻子。”钟澄再也忍不住,指着懔冬青喝道:“我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要这么对我!?”

“你之前造反,让我在警局不见天日,儿女送到福利院……”懔冬青说道。

“可是游晋良说,你们俩早就勾搭上了。”钟澄冷笑道。

懔冬青整张脸垮下来,左右看一眼,问道:“他在哪里?”

钟澄哈哈大笑起来。忽然,血滴落到脸上,懔冬青抬头一看,游晋良的脖子手脚都被钉在天花。

“你想对我怎么样?”懔冬青问道。

“龙凤胎是不是我的骨肉?”钟澄收起笑声,问道。

“疯子。他们当然是你的骨肉,不信去找嫡宗堂验。”懔冬青马上说道。

“育林阁没了,我到哪里找他?”钟澄一步步走近懔冬青。

“他们真是你的骨肉。”懔冬青哭着害怕道。

“我们回家吧。”钟澄在懔冬青耳边小声道,轻轻舔了一下她的脖子。

半个小时后,别墅燃起大火,里面的三具尸体全部化为灰烬。

落日王国宫殿里,屠真邀请郑赁、藏鳞和杨三香参加宴会。

酒肉过后,屠真开口说道:“艾特拉德死去,帝国大乱,正是我们的好机会。屠汝,你能出征帝国西北吗?”

“这真的是你的主意?”藏鳞脸色一沉,问道。

“帝国西北有大量牧场,得到它们,我们可以大幅改善百姓的生活水平。”屠真说道。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回答。”藏鳞双眼露出精光。

“罗漫的确派人找我谈过。”屠真侧过头,无奈道。

“我国的战力只能勉强自保。近几年天灾连连,人民已经苦不堪言。”藏鳞说道:“向帝国开战实在不宜。”

“你对帝国还有感情?”屠真怀疑道。

藏鳞马上跪在地上,说道:“绝无此事。”

“要怎么才可以攻打帝国?”屠真神色一缓,问道。

“恢复部落主制度,让百姓休养生息一年以上。”藏鳞站起来说道。

“不行。制度一事休要再提。”屠真说道。

宴会后,只剩郑赁和屠真二人。屠真喝光面前的酒,说道:“屠汝拥有王兽,出征帝国最合适。我要如何才能说服他?”

“獠狐跟藏鳞的关系很好,我们只要拖他下水,藏鳞绝对不会置身事外。”郑赁回答道。

“妙。马上召獠狐入宫。”屠真喜道。

五天后,獠狐率领大批猎手、野兽攻打帝国西北,如入无人之境,沿路抓到的俘虏全部斩首,冷酷之极。

接近宙盾城范围,獠狐跟刑打了一场,吃了点小亏,于是退后十里扎营,等待屠真的按排和增援。

落日王国宫殿,藏鳞找到屠真,急道:“为什么让獠狐攻打帝国?”

“你不肯,獠狐愿意,所以我就派他去了。”屠真理所当然地说道。

藏鳞没有办法改变屠真的主意,又怕獠狐出事,只好向屠真要了上千个猎手,急往前线支援獠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