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607字
  • 2022-05-01 16:37:44

朱润薛一直找机会跟沈蓝聊天,可沈蓝明显不喜欢他,最后烦了,直接回房间休息。

第二天,沈泊海收到边境的来信,罗漫集结大量兵力与蒋南极的十一军对峙。

沈岩决定去一趟边境,朱润薛带领十五军跟在后面。

两个小时过去,沈岩在山头用望远镜察看,罗漫的游击队、正规军和机甲部队全来了。

“罗漫是认真的吗?”朱润薛严肃道。

“得马上派人送信到王都。只有十五军和十一军抵抗不了他们。”沈岩放下望远镜,说道。

“这两个混蛋!”朱润薛怒道。

沈岩随朱润薛的视线看去,孙峡和邺缠伸从东面的岩石堆下山,问道:“你没有封印他们的信源么?”

“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信众啊。”朱润薛尴尬道。

半分钟后,孙峡和邺缠伸不到罗漫部队两百米。箭支齐发,两人瞬间变成箭猪,倒在地上停止呼吸。

“好吧。回去不用审他们,少了两个麻烦。”沈岩耸了耸肩。

尸体搬回罗漫部队,戽石下马检查,心脏至少插着两支箭,回头问道:“你们谁认识他们?”

过了好一会,一个原光正教管理员走出来说道:“一个叫邺缠伸,另一个叫孙峡。邺缠伸原本是青年力量的老大,孙峡替他办事。后来青年力量解散,他们在裂牙的安排下,加入了光正教。”

“自己人么,人来,好好安葬他们。”戽石说道。

尸体搬出去后,洛平走过来,问道:“我们会跟帝国打起来吗?”

“首相莱岳霖下令,如果王城失守,艾特拉德驾崩,我们就得趁乱抢占帝国东北。要是断头台造反失败,我们则撤退到争议区域占领矿区。”戽石回答道。

洛平左右看了一眼,小声说道:“要我们光正分队冲在前线,首相还是不信任我们啊。”

“换个角度看。他可能想让你尽快建功立业。”戽石笑道。

“我虽然不聪明,但也不是笨蛋。”洛平白了他一眼。

“放心。手下死得差不多。后面的机甲部队便会冲上去。到时我俩退下便是。”戽石说道。

差不多十一点,天空突然暗下来。轨生站在城墙上,久久不见冥日回来,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你看,日食啊!”二旬指着天空,说道。

轨生仰头看去,太阳已经被遮住三分之一。

“日食现,厄运来。今天一定会发生大事。”二旬认真道。

“这是迷信吧。”轨生在村子见过两次日食,啥事也没发生。

“上次日食,我家所在的港口被海啸淹没,几千人中只有十几个人活下来。我父母也……”二旬黯然道。

轨生听后马上停止笑声,安静地看着黑影覆盖太阳。

忽然,冥日布下的大阵显现,轨生双脚一软,只好蹲下身子。

“我们中毒了?”二旬惊慌道。

“不要怕,毒性不强。身体只有一点虚弱感。”轨生把护膝摘下,让冤蛭为两人解毒。

二旬恢复正常后说道:“我们要快点找到殿下,他可能会有危险。”

“你待在这里,千万不要帮他,不然会被扣上罪名。”轨生戴好护膝,说道。

二旬懵然,看着轨生跳下城墙。

王城多处发生爆炸,宫女士兵惊慌逃跑,乱成一团。冥日向天空发射信号弹,行动正式开始。

王都外,两条运货的龙车拦住官道两端,装成难民的镰刃冲上去熟练地拿出车上的埒垨武器。

把守城门的士兵杀掉,镰刃伏在龙车后面。没多久,在附近驻守的第三军赶来,双方开打。

镰刃一开始就处于劣势。一个黑衣人站在城墙上吹起笛子,镰刃双眼顿时布满血丝,疯狂冲去跟第三军拼命。

王都里,雷正浩集结所有雷家军,下达命令,率领他们进攻王城。

城门被里面的细作打开,雷正浩和余墙息相继杀进王城。

“你在干什么!”曹元泰突然出现,拦住雷正浩。

“干掉艾特拉德。”雷正浩直言道。

“你还为当年之事耿耿于怀?”曹元泰脸色一沉,说道。

“让开,我不想跟你打。”雷正浩喝道。

“莲儿一个人死,你就要王城上千条性命陪葬?”曹元泰怒道。

“不准你喊她的名字!”雷正浩上前与曹元泰交手,几十个回合下来,明显不敌曹元泰,而且曹元泰只用普通剑技,杀着还没使出来。

曹元泰故意露出破绽,雷正浩手中的心武落空,弯腰扫腿,把雷正浩踢倒在地。

曹元泰使用权印,巨大的光环沿着雷正浩的头落在腰间,逐渐收拢。

突然,余墙息从后面偷袭,曹元泰马上避开,肩膀还是被刺了一剑。

“五角封印!”曹元泰背后出现一个大型星形界。余墙息趁机用长剑破开雷正浩身上的光环。

雷正浩恢复自由后不打算继续浪费时间与曹元泰纠缠,带着余墙息往议政大殿跑去。

没多久,断月到场为曹元泰解开封印,问道:“没事吧?”

曹元泰长叹一声,说道:“小看敌人,被他们偷袭了。”

“陛下有危险,我去救驾。”断月说道。

“不用去。整个王城,陛下那里最安全。”曹元泰看向东面,说道:“我们要把王城的损失降至最低。”

王城东面,钟澄和齐百腾沿路不断斩杀权盾成员。在钟澄的天赋源崩下,权盾成员不堪一击。

路上,遇到懔冬青,钟澄讶异地问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今天轮到我巡王城。”懔冬青看向钟澄手上染满鲜血的长剑,大吃一惊,说道:“你……是断头台的人?”

钟澄顿时沉默无语。突然,齐百腾从背后击晕懔冬青,把她扶到墙边。钟澄大怒,喝道:“混账!这是我老婆!”

“放心,她死不了。如果我们不赶快到议政大殿,死的将会是我们。”齐百腾说道。

钟澄又看了懔冬青几眼,才跟着齐百腾跑向西边。

穿过走廊,绕过荷塘,两人停了下来。一个男人咬着稻草,翘着腿坐在藤椅上。

钟澄故伎重施,使用天赋源崩,直接执剑劈向男人。一面光盾拦住,钟澄无法前进半分,惊讶道:“怎么可能。”

“天赋是不错。不过,基础太差了。”男人站起来,脱下斗笠说道。

齐百腾上下打量男人,他的脸又圆又方,理着小平头,眼睛附近有道疤痕,权盾的名单没有这样的人。

“你是谁?”钟澄退后一步,问道。

“权盾的曾城诀。”

钟澄再次施展天赋源崩,连续对曾城诀射出五道光束。

曾城诀不躲不闪,食指和中指聚集信源,将光束划断。

“你的天赋为什么对他不起作用?”齐百腾问道。

“因为我的天赋是绝缘。任何天赋、副技和信源技术都无法作用在我身上。”曾城诀抢先说道:“我等你好久了,把你干掉,就能回去睡觉。”

齐百腾和钟澄相视一眼,一起对曾城诀发动攻击。曾城诀跨步弯腰,吐出稻草,瞬间拔出长剑。

齐百腾和钟澄只能用心武对战,可剑术远远不及曾城诀,最后索性用上埒垨武器,才不至于马上落败。

半个小时后,齐百腾要钟澄先走,可曾城诀怎么可能让他如愿,剑技越发凌厉,钟澄连喘气的机会也没有。

另一面,预备军官学院也遭到攻击,磊霆带着汤家上下和大量雇佣兵虐杀师生。

磊霆使用的信源技术非常华丽,雷电火炎到处飞,士气大作。

很多新生直接逃走学院,完全没有留下来作战的想法。紧跟后面的导师也不在少数,面子是其次,保住性命更重要。

社团荒野源所有成员全部冲了出来,带头的是周日正。他们周围跟着大量凶猛野兽,有天空飞的,也有地上跑的,甚至活在水中的鲨鱼变种也蹦了出来。

凭借天赋涅槃,周日正无惧地穿梭在敌人之间,不一会儿,杀死几十个汤家成员。

磊霆正想对周日正使用离子极爆,校长陆座出现阻止了他。

“终于肯出来了?”磊霆笑道。

校长陆座仔细一看,认出磊霆,说道:“你是帝国著名科研专家,为什么要帮断头台?”

“因为我是断头台十二死士!”磊霆亮出长剑,冲向校长陆座。

磊霆的剑技融合化电,不仅变幻莫测,而且非常狠毒。校长陆座在不知不觉中退后了五十步。

右臂越来越麻,校长陆座知道不能拖下去,毅然使用叠嶂空间。

磊霆嘴角扬起,拿出阵盘激活,叠嶂空间失效。

校长陆座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汤尚的血手从后面直接穿过他的右胸膛。

“不外如是。”磊霆见校长陆座倒在地上,收剑笑道。

一阵风吹过,导师胡纪出现在校长陆座旁边,说道:“真是狼狈啊。”

汤尚又想偷袭,导师胡纪头也不转,右手一摆。沙柱拔地而起,将汤尚困住。

“就这?”导师胡纪不屑道。

磊霆从身后的背囊拿出一个油瓶扔向导师胡纪,使用四级信源技术焱爆,一道炽热的白光闪过。

导师胡纪毫发无损,右手将所有火焰吸进袖内,打了一个嗝,吐出一口白烟。

“不可能……”磊霆又向导师胡纪使出数个高级化电技能,都被他吸进袖内。

导师胡纪大喝一声,两个五级信源技术同时在空中绽放,汤尚在沙子中当场死亡。

磊霆在百米外出现,身体受了重伤,脸色一沉,朝学院大门逃去。

导师胡纪蹲下身子,将校长陆座扶起,说道:“还没死吧?”

“没想到你会救我。”校长陆座虚弱地说道。

“放心,我还是很讨厌你。”导师胡纪说道:“我带你去医务室吧。”

“我不行了。你去保护学……”校长陆座还没说完,已经断气。

一个小时后,冥日在孟冽的搀扶下,来到集合地点,只见雷正浩、余墙息坐在附近的石椅上。

“受伤了?”雷正浩站起来问道。

“没事。爆炸太突然,来不及躲避,腿摔崴了。”冥日说道。

“你怎么在这里?”雷正浩看向孟冽,语气极不友善。

“我现在是特种部队的队长,你以为谁开城门让雷家军进来的?”孟冽说道。

没多久,浮莲也来了,全身染血,但一点伤也没有。“齐百腾和钟澄呢?他们可是比我先走。”

“要等他们么?”雷正浩问道。

“钟澄是关键……不等不行……”冥日无奈道。

“时间恐怕不够。”孟冽怂恿道:“城外的人撑不了多久,磊霆没在学院发信号弹,再不行动,我们也……”

“行动吧。”冥日毅然下达命令。

余墙息推开议政大殿的门,众人一同入内。里面只有两人,艾特拉德坐在王座上,寒天袖站在旁边。

“申罗,现在收手,我可以当没事发生。”艾特拉德缓缓说道。

“你逼死百合,我要为她报仇。”冥日靠着孟冽,指着艾特拉德喝道。

“这恐怕不是主要原因吧。”艾特拉德笑道。

“等你死了,我也差不多了。你曾经对我说,面前有机会,就要积极争取。现在机会来了,我说什么也不会放弃!”冥日说道。

“你以为机会谁给你的?艾特申罗殿下,不对,应该称呼你为冥日大人。”艾特拉德说道。

“你一早知道?”冥日大惊。

“如果你打败我,我让出王位,又如何!”艾特拉德站起来说道:“动手吧!”

雷正浩亮出心武匕首,第一时间指着艾特拉德,说道:“不要让他使用天赋!”

艾特拉德哈哈大笑起来。雷正浩和余墙息一左一右攻去。

寒天袖用长剑挡住雷正浩,左脚跺地。无数光剑从地面涌出,拦下余墙息。

“真不怕死?好,成全你。”艾特拉德全身泛起紫光,右手一挥,两道光射出,离开大殿消失在视野之中。

雷正浩还是好好的。艾特拉德失神道:“不可能……”

浮莲拔剑迅速冲向艾特拉德。轨生突然出现,拦下她。

雷正浩用左掌击退寒天袖数步,大笑道:“艾特拉德,没想到吧。”

“雷丽丽不是你女儿?”艾特拉德终于反应过来。

“当年莲儿难产死后,你派来的人很快就到。我灵机一动,叫朋友带走亲生女儿,让郑仆的女儿郑丽丽顶替。”雷正浩说道:“朋友执行任务中死去,亲生女儿被逼在权盾长大。我们近几年才相认。”

艾特拉德脑里浮现一个人影,并不确定。

“我的女儿知道你要削我权,继续留在权盾帮我。你现在知道当时为什么那么多高官出来阻止另建禁军了吧。”雷正浩说道:“后来,女儿有了爱人,想退出组织,我只好娶她过门。”

“你女儿是朱彤彤?”艾特拉德不可置信道。

“她的名字叫雷彤!”雷正浩怒道。

孟冽指着雷正浩质问道:“雷丽丽不是你的女儿,为什么还要处处针对我?”

“很简单。因为雷家必须由真正的女婿继承。我才不管丽丽喜欢谁。”雷正浩冷酷道。

预备军官学院东边的教学大楼,不少学生躲在课室里。一个女生害怕道:“导师,他们会攻进来吗?”

“不用怕,只要有我在,一定会保护你们的安全。”郑丽丽说道。

玻璃碎裂,汤镇带着几个雇佣兵翻窗进来。郑丽丽大惊,把身上唯一的埒垨防具给了女生,对双腿施展疾,执剑冲向汤镇。

交手几个回合,郑丽丽感觉汤镇并不强。没有接受过系统学习,他只会简单几个信源技术。

郑丽丽从怀里掏出烟幕弹砸向地面,趁视野丢失,逐一击破雇佣兵。

半分钟后,浓烟渐渐消失。郑丽丽看了一眼汤镇的尸体,暗暗松了一口气。

忽然,一道紫光从窗外飞进来窜入郑丽丽体内,郑丽丽七孔流血而死,所有学生惊呼起来。

议政大殿上,雷正浩和余墙息合力对付寒天袖,还是打不过他。

余墙息受到重伤倒在地上不能动。眼看寒天袖刺死余墙息,雷正浩为他挡了一剑。

雷正浩知道败局已定,拼命抓住寒天袖的手,对艾特拉德说道:“陛下,我守护王都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希望你能放过雷彤和余墙息。”

“可以。不过,我要他们的心头血和你的命。”艾特拉德冷冷道。

雷正浩回头对余墙息说道:“好好照顾雷彤。她已经苦了半辈子。”

“希望陛下能信守承诺。”说罢,雷正浩用匕首划破喉咙,死在寒天袖面前。

大殿另一面,轨生跟浮莲的对战逐渐白热化。浮莲的心武被轨生的螺丝刀戳了一百多下,终于裂开化成光尘。

轨生纵身一跃,打破浮莲脸上的面具。

艾特拉德看到浮莲的真容,震惊道:“不可能。利丝早就死了……”

“利丝的确死了。我是艾特利亚。”浮莲连吐两口鲜血,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冥日看向浮莲,问道。

浮莲大笑几声,缓缓说道:“很多人知道天赋权力的利害,但不知道其中的肮脏。从古至今,皇室血脉只能生下两个孩子,必定一男一女。王子亲手杀死公主,就能得到祭品。祭品只能由王子使用,成为特殊系信众,继承天赋权力。怀孕的母亲知道秘密后逃出王都,竟然在偏远城镇生下孪生姐妹,艾特利丝和我。”

“为什么只有利丝回来?”艾特拉德问道。

“我们从小就知道王族的秘密。妹妹利丝一直很胆小,老是说不想被你杀死。”说到这里,浮莲流下眼泪,“有一天,我们被发现,大量官兵围在屋外。我和利丝躲在衣柜里,母亲为了不让他们进来,被一个狗官杀死。看着官兵搜屋,平时胆小的利丝居然出去跟他们走。从此,我对天发誓,只要你敢杀死利丝,我必取你狗命!”

“为了帝国繁荣昌盛,我不得不夺走利丝的生命。”艾特拉德红了眼睛,说道:“要是我没有继承天赋权力,曾经献出心头血的人肯定会串谋造反。到时帝国四分五裂,外敌入侵,百姓长年生活在战火之中,这是你想看到的吗?”

“所以,你连自己女儿克蕾也不放过?”浮莲问道。

“父皇临终前跟我说,为了我,他千方百计找利丝回来,背负数百条无辜生命,死后一定会下地狱。”艾特拉德说道:“如果父皇还活着,我会跟他说,在地狱等我。”

“那你去地狱吧!”浮莲从怀里拿出阵盘,打入数道信源抛至空中。

阵盘在空中慢慢旋转,下方出现一朵黑色莲花保护浮莲。寒天袖认出那是古阵寂莲,惊道:“她想同归于尽!”

艾特拉德攻击黑色莲花,寒天袖数招高级剑技打在阵盘上,均无作用。

短短十秒内,黑色莲花膨胀了一倍,周围所有声音都听不见,轨生只看到大家的嘴一直在动。

浮莲飘起来,染血的衣服变成银甲,脸上浮出四个红色古字符。

轨生对螺丝刀施展副技切割,用尽右臂乙骨的所有能量,跳起戳中阵盘,被反作用力震飞,没能留下一丝痕迹。

艾特拉德整个人被紫光覆盖,天花下潜五个威武帅气的巨人,从不同角度同时攻击黑莲。

一道强大冲击波散开,众人急退数步才能站稳脚步。黑莲又大了四分之一,巨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着浮莲扭曲的笑容,轨生知道时间所剩不多。螺丝刀化为流体重回血管里。

轨生利用寸步绕到浮莲的视野盲区,对准阵盘迅速勾起右手,喝道:“册界!”

阵盘在球形界内消失不见。黑莲分崩离析,浮莲只能强行中断施法,连吐五口鲜血,蹲跪在地上,银甲和脸上的古字符一并消失。

“界术居然能将溪晶阵盘毁掉……”浮莲侧过头,死死盯着轨生。

寒天袖突然出现在浮莲跟前,用宝剑抵住其喉咙。

“滚开,你没资格杀我!”浮莲对寒天袖喝道。

“天袖,把剑放下。”艾特拉德走近说道。

“你要亲自动手么?”浮莲看向艾特拉德,鄙视道。

“无论如何,你还是我的皇妹,走吧。”艾特拉德说道。

“伪善。”浮莲呸一声。

“你随便骂,我无脸反驳。”艾特拉德说道:“当然,你可以再来杀我。”

浮莲狠狠瞪了艾特拉德一眼,左手变换手势按在地上,整个人化作水汽消失于大殿之中。

冥日马上叫孟冽带他离开,可是孟冽一动不动,面无表情。

艾特拉德一步步走近冥日,说道:“要是钟澄在这里,说不定你真的能成功。可惜,我早就派人把他拦下,他绝对无法接近大殿百米之内。多亏你为我举办的竞技比赛,我才认识到钟澄的能力。”

“我们沿不同路线进攻,你不可能知道他的位置。”冥日说道。

“我当然不知道。不过,有人告诉我。”艾特拉德看向孟冽。

“你出卖我……”冥日推开孟冽,腿痛,跌倒在地。

“他加入特种部队没多久就找到我,承认杀死雷家的叶承祖。我不仅特赦他,而且承诺给他高官厚职。他只须要定期提交特种部队的情报。”艾特拉德说道。

“你到底在我身边安排了多少人?”冥日怒道。

“不多,只有七个人。其中一人被你发现,年初死掉了。”艾特拉德说道。

“你要杀了我吗?”冥日绝望地问道。

“你还是帝国第一顺位继承人,但不能随意离开王城。”艾特拉德转过身,背对冥日继续说道:“你那么喜欢百合,就到地牢陪她吧。”

四十五分钟后,良垦带着他的小队来到王都城外支援第三军。

良垦经过日夜苦练,剑术变得出神入化,游走在武装镰刃之间,不断收割人头。

沿着城墙壁直接跑上去,良垦凌空翻身,刺穿黑衣人的脑袋,笛子掉在地上裂开。

镰刃恢复理智,纷纷丢掉手中的武器,拼命往北跑。

良垦把长剑抛向空中,打出数道信源。长剑变大百倍,撞击大地,没有一个镰刃幸免。

自此,良垦多了一个称号——小剑神。

王城内,齐百腾被曾城诀刺伤,只好射出撤退信号,带钟澄离开。

学院暴徒离开,师生堵住校门反攻,只有十人不到逃出来。

当天晚上,艾特拉德论功行赏。寒天袖拿了两枚紫色勋章。轨生也有一枚,正式加入育林阁。

孟冽成立孟家军,以禁军的身份保护王城。艾特拉德把城东断头台的别墅分配给他当官邸。

三天后,孟冽和轨生相约一起拜祭郑丽丽。

后事由郑仆的朋友老郭处理,他将父女俩的尸体葬在郑丽丽亲生母亲旁边。

孟冽撒了一叠冥币到坟前,将身上的好酒倒在地上,说道:“郑仆,丽丽,安息吧。”

“老郑一直很自责,当年为了钱,让女儿顶包。”老郭长叹一声,说道。

“可恶,要不是雷正浩,他们俩根本不会死。”孟冽生气道。

“一个手掌拍不响。至少,雷正浩对他们父女俩很好,不仅让郑仆留在郑丽丽身边,而且尽量满足郑丽丽的需要。”老郭说道。

“现在,也只能这么想了。”孟冽说道。

雷府,朱彤彤正式更名为雷彤,接管雷家军,低调处理雷正浩的后事。

余墙息受了重伤,即便神圣系信众处理过伤口,还是不能随便下床走动。

雷彤照顾余墙息无微不至,在他面前尽量微笑,晚上无人的时候,会躲在后花园偷偷哭泣。

艾特拉德亲自来探望余墙息,坐在床边说道:“你就算不是王家的人,多少也有点关系吧。”

“没错。我是王家收的义子。”余墙息承认道:“要杀我吗?”

“不会。我答应过雷正浩,绝对不会吃言。”艾特拉德说道:“再者,当年处理王吕两家,我的确错了,不仅残杀大量无辜平民,而且掀起肃清政敌浪潮。虽然建议是曹元泰给的,但下决定的始终是我,难辞其咎。”

“你想要我原谅你么?”余墙息脸色一沉,问道。

艾特拉德摇了摇头,说道:“明天我会在和平广场对王家和吕家正名,当众道歉。”

“王家都死光了,还会在乎这个?”余墙息不屑道。

“如果你想报仇,还有一次机会。”艾特拉德站起来,说道:“希望你慎重考虑。失败的后果只有死亡。”

艾特拉德离开后,雷彤为余墙息送来鸡汤,问道:“好点了吗?”

“我命大,死不了。”余墙息笑道。

“那个狗皇帝为什么会让我继续管理雷家?”雷彤不解道。

“王都刚发生大乱,稳定雷家军对他百利而无一害。更何况,他拿了我们俩的心头血,根本不怕我们再次造反。”余墙息说道。

“你……还要报仇吗?”雷彤问道。

“你我都太苦了,继续下去只会万劫不复。我答应过岳父,一定要好好照顾你。”余墙息摇头道。

在罗漫和落日的争议区域,戽石、洛平和光正分队杀光矿洞里的工人。

“这条矿脉至少还有一半没开采。”洛平说道。

“就怕断头台卷土重来。”戽石担心道。

“听塞队说,断头台已经完蛋。假装难民的主力几乎死光,死士逃亡,资金不动产全部充公。大批为组织卖命的商人被关进监狱调查,欲哭无泪。”洛平笑道。

“组织创始人齐百腾还没被抓到,一切还言之过早。”戽石说道。

“可能吧。至少要几十年,断头台才能完全恢复元气。”洛平说道。

帝国北方的官道上,浮莲驾驶马车,心事重重,凌戟野突然出现在前方。“你受伤了?”

“不用你管。”浮莲停下马车,说道。

“要不要跟我一起回罗漫?”凌戟野建议道。

“你居然是罗漫的间谍……”浮莲反应过来,说道:“所以,破解地图是骗我们的把戏?”

“地址是假的,但矿是真的。罗漫想让断头台搞乱帝国,可是下足了血本。”凌戟野说道:“可惜,还是高估了断头台。你是个人才,在罗漫一定能出人头地。”

“我虽然很恨艾特拉德,但不会背叛自己的祖国。”说罢,浮莲继续驾驶马车。

王都预备军官学院,胡纪接到通知,正式成为校长。礼堂举行悼念陆座活动,来的人不多。

校长胡纪打开办公室的暗门,沿着楼梯往下走,尽头是一个潮湿阴暗的房间。

房间四周都是生锈的工具,空气中有股淡淡的机油味。导师聂健坐在中间,全身被麻绳绑住。

校长胡纪走到他的跟前,拿走塞在嘴里的白布,说道:“断头台攻进学院,部分导师跟他们一起残杀学生。”

“放我走,你没权关我在这里!”导师聂健大声喝道。

“妙笔社和黑金刚的所有成员惨死。有人见到你从妙笔社出来。”校长胡纪缓缓说道。

导师聂健沉默不语。

“学院还有谁是断头台的人!”校长胡纪抓住导师聂健的衣领问道。

“没有证据不要乱说!”导师聂健说道。

校长胡纪对他拳打脚踢,还是没法问到有用情报,用力掐断其脖子,冷冷道:“我说话从来不需要证据。”

汤家所有族人受到株连,大法官直接跳过审理,让他们在法场暴晒一个月后执行死刑。

此前,断月来到汤府找到轨思。轨思变得非常成熟,穿着朴素的衣服,双手捧着厚厚的书看。

“还记得我吗?”断月走近问道。

轨思抬头瞧了一眼,又继续看书。

“我给你带了一支唇膏。”断月说道。

“我已经不喜欢这些东西,折腾人的高跟鞋也全部扔掉了。”轨思说道。

“你现在喜欢什么?”断月问道。

“就想多读两本书,将来有能力帮助父亲。”轨思说道。

“汤尚么?”断月问道。

“我的爸爸只有轨生一人。”轨思说道:“不过,汤尚和你,都跟我有血缘关系。”

“谁告诉你?”断月问道。

“房间有镜子,我又不瞎。我长得跟你像,跟汤尚像,就是不像爸爸。”轨思说道。

“要不要和我一起生活?”断月一征,问道。

“还是出事了么?难怪最近没什么人。”轨思笑道:“汤家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的确没错。”断月羞愧道:“我也不是个好东西……”

轨思从书柜里找了几本书放进背囊,说道:“走吧。”

钟澄和虞天一被全国通缉,懔冬青停职接受调查。龙凤胎送到妇联在王都的福利院。

游晋良利用关系加快调查的过程,可懔冬青还是得拘留在警察局。

只要懔冬青告诉钟澄的位置,就能离开,并恢复原职。可是懔冬青根本不知道钟澄在哪,钟澄也没有联系过她。

王城议政大殿下面的地牢,冥日关在里面已经有两个星期,期间只吃过两顿饭,一直发呆地看着尸体。

艾特拉德的话总是在脑海里浮现,继承、分裂、后悔、权力、地狱,快把冥日弄疯。

只有看着百合的脸,冥日才能感觉到一丝宁静。

艾特拉德来过地牢一次,问冥日可有后悔。冥日要见钟澄和齐百腾,艾特拉德就再也不来了。

冥日开始思考行动失败的原因,向士兵要了一支铅笔,在墙上写下一行又一行字。

一晚过去,冥日憔悴地看着一墙的字,才意识到以前的自己多么冲动、幼稚。

吃过午饭,冥日向士兵要帝国邮报,士兵不肯,马上威胁士兵,就算关在这里,还是帝国的王子。

士兵只好到休息室拿了份昨天的报纸给他。冥日接过快速浏览,看到钟澄、虞天一和齐百腾的通缉金额,知道希望还有。

冥日写了一封悔过书,托士兵送到艾特拉德手上。

一个星期后,艾特拉德叫人送了几本修心养性的书到地牢。

冥日把书扔到一边,确定短时间内不可能离开这个地牢。

冥日几天没睡,记录士兵巡逻和交接时间。凌晨一点到三点,外面只有一个士兵打瞌睡。

冥日看着百合的尸体良久,终于作出决定,扯下破旧酸臭的床单挂在门上,轻轻敲破杯子,拿起碎片在食指上割开一道口子,来到尸体跟前,在地上画了一个六角星,使用寒冰里面的祭品。

一个小时后,冥日成为一个迅捷系信众,天赋是借用,只要经过其他信众的同意,双方握手后,冥日便能在一天内使用其天赋一次,而且威力相同。

冥日怕人怀疑,赶紧将床单拿下来,再慢慢练习信源技术。

冥日自小上过各种技术课程,没有多久就做出心武,一把十几厘米的匕首。

学会疾的二级信源技术瞬,冥日便在凌晨破开门锁,把门外的士兵干掉,离开王城。

两个小时后,巡逻的士兵终于发现冥日不在地牢,通知陛下,整个王城马上灯火通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