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493字
  • 2022-04-30 10:21:44

“文修,结束了,解除面具男的控制吧。”津八久劝说道。

“我得不到的,你们也别想沾染!”文修大怒,向简少室和林美兰射出控神针。

简少室用中指弹了一下左耳。林美兰抬高左臂,连续舔腋窝。

几秒不到,两人违反约束行为,出现严重的返祖现象,心脏麻痹而死。

穆槐和诛算同时出手,将文修的头砍下来。机油往上喷,人偶无疑。

面具男开始屠杀组织成员,伪钞等人拔腿就跑。轨生感到胸口发热,马上将口袋里的硬币扔掉,硬币在空中瞬间爆炸。

两个小时后,面具男全灭,文修的余党大部分已经逃离组织。死伤惨重,基地遍地尸体。

龚偏清马上召开会议,大部人退出组织,不敢对付文修。留下来的成员不足五十人。

诛算根据文修的私人物品,推算出他会前往北方。龚偏清命令大家一起去追杀文修。穆槐虽有不悦,但还是照做。

一天一夜不休息赶路,众人已经身处北方,身体累得不行。路上再也没有文修留下的痕迹,龚偏清看着地图,不知去向。

穆槐问诛算:“你有什么办法吗?”

“可以花钱顾当地的私家侦探。”诛算建议道。

“私家侦探怎么可能找到文修。”龚偏清不屑道。

“我们继续原地待机吗?”穆槐冷笑道。

“混账!你知道在跟谁说话吗!”龚偏清怒道。

陈吟看向轨生,说道:“有方法的话,尽管说出来。”

轨生走到众人中央,说道:“找人必须人多。组织的人不用指望。”

“废话。”穆槐说道:“刚诛算不是说请私家侦探了吗?”

“人还是不够。”轨生说道:“我们可以利用北方的官兵和警员。”

“你叫得动他们?”穆槐眉毛一挑,问道。

“北方有个出名的亵贼,妇联出天价悬赏他。我们可以将文修的画像交给官府,再花钱大肆宣传,自然有人帮我们找到他。”轨生解释道。

龚偏清叫绝,就按轨生的方法来办。

几天后,北方青登城有文修的消息。穆槐立即把众人传送过去。

众人来到一家酒楼附近调查,根据老板的回忆,文修被官兵发现后,杀了数人,抢走后面马棚的马逃走。众人绕到马棚,文修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龚偏清转身向轨生问道:“他会去哪?”

轨生打开地图,说道:“北方的混种马脚力不行,最远只能到东北面的青附城换马。”

穆槐二话不说,直接将众人传送到青附城,突然后面有人偷袭。

轨生闪过暗器,回头看去。除了文修,还有李姓成员。轨生在组织见过李姓成员几次,他和另一名成员结婚,久未生子。

龚偏清用长剑捅穿文修的胸口,机油四贱,骂道:“混蛋!又是人偶。”

李姓成员被吴郝慑擒住,跪下来求饶道:“文修威胁我,我要是不肯拦住你们,妻子就会被他杀死。”

“文修现在在哪里?”龚偏清拔出长剑,走到李姓成员跟前,喝道。

“我真不知道啊……”李姓成员竟然哭了起来。

龚偏清迅速刺出长剑,众人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李姓成员的尸体激活隐藏的大阵,把众人困住。

轨生认出阵的来历,吕家资料有详细记载。大阵不仅固若金汤,而且能限制信众的空间能力。所以穆槐的天赋镜像互换和轨生的副技镜闪都没法发挥作用。

龚偏清要众人合力硬破大阵,轨生正想解释,穆槐马上抢先道:“凭我们这些人无法破除大阵。”

“那该怎么办?”龚偏清问道。

“不用担心。如此强力的大阵无法维持太久,我们只须等半天即可。”穆槐肯定道。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龚偏清一刻也坐不住,不停地来回走动。

终于,大阵消除了。龚偏清正欲出城,天空刮起了沙尘暴,怒道:“这下,又被文修逃走了!”

“文修也一样,大概会在附近的紫瀑山庄避风沙。”轨生说道。

“穆槐,你赶快送我们到紫瀑山庄。”龚偏清命令道。

“我只能传送近三年去过的地方,紫瀑山庄我闻所未闻。”穆槐如实说道。

“看来,我们只能住宿一晚,等明天沙尘暴没了再出发。”陈吟说道。

晚上,龚偏清把店家所有一日仙存货全部买下,只用半个小时不到,就通通喝光。

龚偏清有点迷茫,看到店家的女儿长得不错,直接走过去把她按在桌子上。

店家想阻止,被龚偏清一拳打在墙上,直接昏迷过去。

津八久听到叫声,马上走下楼,一脚踢开龚偏清,两人干起架来。

津八久因为过度使用天赋,实力大不如前,怎么可能打得过龚偏清,没一会,身上多处受伤,好几条肋骨断了。

龚偏清掐住津八久的脖子,双眼布满血丝,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

“住手!”陈吟站在门口,大声喝道。

龚偏清清醒了一点,看着面前快憋死的津八久,松开了右手,后悔莫及,说道:“奶奶的,这次真喝多了。”

经过连日来的赶路,马晟终于把咏祈带到杖椅城。杖椅城是闻名全国的养老城,妇联在这里所建的神圣系神像能给当地居民带来幸福感。

咏祈翻身下马,眺望远方,神像矗立在城中央。神像有着一头淡金色长发,穿着一身白衣,手上拿着一根白杖,身后有一对羽翼。

神像周围的建筑在夜色下发着淡淡的白光。咏祈跟着马晟后面,路上基本都是老人。

老人说话客气,外地人在这里无理取闹,还是能平静地讲道理。

马晟说,这里生活成本很高,房子贵得离谱。

两人来到妇联的总部,负责人梁玫荆亲自接见咏祈。马晟汇报工作后,梁玫荆对咏祈说道:“我对你很满意。”

“谢谢。”咏祈说道。

“你发掘保护全国多个重要遗迹,声名已经盖过王城里的专家。”梁玫荆说道。

“不敢。”咏祈低头说道。

“不用谦虚。马晟在信中多次举荐你,说你自讨腰包救助北方难民。”梁玫荆说道:“组织很多人都喜欢你。”

“找我来所为何事呢?”咏祈问道。

“我想立你为接班人。”梁玫荆直接说道。

“冷嫣不是更适合吗?”咏祈不解道。

“她越来越不像话了。之前援助落日的物资掉包,她脱不了关系。”梁玫荆生气道。

“我实在担当不起如此重任,只希望保护历史文物。”咏祈说道。

“罢了,你既然不肯,我们以后再谈吧。”梁玫荆闪过些许不悦之色。

马晟走出大厅,穿过走廊,无视下人的阻挡,直接推门进入冷嫣的房间。

冷嫣卧床,盖着厚被,脸色发白,嘴唇干燥。

“你怎么来了?”冷嫣虚弱地问道。

“当然是来看你。”马晟坐下说道。

“我没事,过段时间就会好。”冷嫣侧过头,说道。

“当初我拿祭品到卦符村测试村民的适应性,你是唯一符合要求的小孩,居然会拒绝祭品……”马晟长叹一声,说道。

“我想留在村子,现在也是一样。”冷嫣咳了一下,鲜血染红被子。

“黯湮被刑捉走后,你加入了妇联。”马晟说道:“你很努力,早赢得组织上下的信任。这些年,你从未放弃寻找黯湮。”

“你后悔带我进组织了?”冷嫣问道。

“你是优秀人才,梁玫荆把你当作接班人培养,我在组织的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马晟说道:“可惜……”

“可惜什么?”冷嫣问道。

马晟一手把被子揭开,冷嫣胸口处散发出浓浓邪恶气息,说道:“你自甘堕落,一定见过黯湮。”

“我会离开妇联,请你不要告诉梁玫荆。”冷嫣坐起来,说道。

“如果替你隐瞒,我也不能待在妇联了。对不起……”说罢,马晟离开了房间。

冷嫣下定决心,从床边拿出药丸吃下,等身体暂时不再难受,匆匆离开妇联总部。

十五分钟后,冷嫣沿着楼梯来到神像中部,聚集全身信源,右手用力击出。

神像裂开一半,朝东边倒去,落在城墙上,下面的居民纷纷逃离。

没有神像,城中幸福感顿失。梁玫荆找到冷嫣,拔出长剑一步步靠近。

“任凭你处置。”冷嫣举起双手说道。

两人之间不到一步距离,冷嫣突然踢出一脚。梁玫荆翻过栏杆,从高空掉下,身受重伤。

咏祈闻声赶来,抬头看一眼冷嫣,马上为梁玫荆治疗,可一点效果也没有。

“不用浪费信源,我没得救了。”梁玫荆用嘶哑的声音说道。

“不可能。”咏祈不断输送信源。

梁玫荆抓住咏祈的手,说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妇联的负责人。”

咏祈看着梁玫荆把精灵悠蛋放在她的肩上,白光闪过,马上说道:“我不能要。”

“精灵是负责人的象征。它没什么用,只能转移宿主,一直在妇联世代相传。”梁玫荆说道:“要是组织的人不服你,你就把悠蛋亮出来。相信自己,你一定能管理好妇联。”

梁玫荆断气后,咏祈足足做了十分钟心肺复苏,还是没能救她回来。

站起来,咏祈看着肩膀上的精灵悠蛋。悠蛋呈椭圆体,皮肤奶白光滑,尾部带壳,长着小小的翅膀,戴着红色墨镜。

冷嫣在楼梯上站了很久,终于堕落成功,之前的难受一扫而空。

刚踏出楼梯口,冷嫣就被马晟带来的人重重围住。

马晟把冷嫣关进妇联总部的地牢,派六个人看守。

跟咏祈商量后,马晟亲自把梁玫荆的尸体抬回去,择日再火化。

半夜,杖椅城发生大型暴动,全城的老头疯狂起来,拿着拐杖推着轮椅干架,画面十分滑稽。

天亮,妇联派大量人手为城内的老头打镇定剂,杖椅城才恢复平静。

早上十点,沙尘暴终于停了,龚偏清率领众人骑马奔向紫瀑山庄。

龚偏清已经恢复正常,完全忘了昨晚一切。津八久伤得很重,只能跟轨生共坐一匹马。

紫瀑山庄附近,雾气很大。沿着路牌,众人来到了山脚。

陈吟下马,要守卫帮忙通传。没多久,一个穿着清凉的侍女为大家引路。

轨生抬头看去,山庄位于山腰,山路有点陡峭。

来到山庄门口,众人必须解下武器才能入内。这里只有陈吟是普通人,身上本来就没有多少武器。轨生配合地放下小刀毒棘。

在侍女的分配下,轨生在大厅左边的第三个座位坐下,离瀑布不远,能听到明显的水声。

“欢迎各位来到紫瀑山庄。”影琉出现在面前,轨生完全愣住了。她还是喜欢穿男装,清秀脱俗的容貌依然没变。

陈吟站起来,自我介绍道:“我们是北方的商旅,来这里想找一个人。”

影琉的视线从左到右扫一遍,看到轨生时没有任何异样。轨生心里暗道,她不像是装的。

“我叫影琉,是山庄的主人。你们看起来不像是商旅。”影琉说道。

“你有没有见过文修?”龚偏清忍不住,直接问道。

影琉让下人上茶,坐下后缓缓说道:“文修的确待在这里避风一天。他很有意思,会控制木偶和公仔表演戏剧。”

轨生看了一眼茶色,不敢喝。

“快告诉我他的位置!”龚偏清命令道。

“要是我不肯呢?”影琉轻咦一声,说道。

“那就别怪我无情。”龚偏清释放出强烈信源。

七位高手从暗处突然出现在大厅,浓浓的杀气让人透不过气来。

陈吟叫龚偏清冷静,除了七位高手,影琉也不是等闲之辈。

龚偏清只好收回身上的信源,看着七位高手躲回暗处。

轨生走了出来,站在中间,施礼道:“你好。”

“你们走吧,我不会告诉你们文修在哪。”影琉看着轨生,总觉得哪里见过他。

“要不这样,我也表演一个玩意,如果你觉得精彩,就告诉我们文修的位置。”轨生建议道。

“我才不稀罕呢。人来,送客。”影琉一摆手道。

“不敢就算了。”轨生说罢马上转身。

“慢着。你要表演什么?”影琉眉头一皱,问道。

轨生嘴角微微上扬,说道:“读心。而且不会使用丁点信源。”

“好。我答应你。”影琉好奇道。

轨生想了想,说道:“你现在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出最喜欢的物品。”

“可以了。”影琉说道。

“高跟鞋,是吗?”轨生充满信心地说道。

“你是如何猜出来的?”影琉睁开眼睛,惊喜道。

轨生心想,你连书柜都装满高跟鞋,能不爱么?

“接下来,我们各自从身上拿出一件手掌大小的物品,必然相同。”轨生说道。

“不可能。”影琉立即说道。

“三声后,大家一起拿出来。”轨生说道。

“好。”影琉点头道。

“三……二……一!”轨生把影琉为他做的香囊拿出来。

影琉手上果然也是香囊。她叫侍女将轨生的香囊拿过来,打开查看,连香料也是一模一样。

“利害。”影琉不禁拍手道。

轨生来到影琉跟前,说道:“伸出右手。”

影琉让周边高手退开,乖乖地摊开右掌。

轨生合上眼,对影琉的玉手不断乱摸,缓缓说道:“你小时候害怕床底下的怪物,所以想要一间树屋。”

“还有吗?”影琉不敢置信地问道。

“成大了,你还是害怕在陌生的地方一个人睡。”轨生又说道。

“利害。”影琉忍不住说道。

轨生松开影琉的右手,说道:“你身份高贵,不是皇室贵族,就是高官之后。还有,你是迅捷系信众。”

这时,站在旁边的侍女也拍起掌来。

“好吧。我告诉你文修在哪里。”影琉说道:“他经常拿保险箱钥匙看。如果我没有猜错,他一定会到北面杖椅城的银行。”

离开前,轨生把香囊放进怀里,回头问道:“你喜欢过人吗?”

影琉噗嗤一笑,说道:“你会读心,不知道答案?”

“我是轨生。”

“你好,我叫影琉。”

轨生无奈地笑了笑,跟着大家一同下山。

回到山脚,龚偏清问穆槐能否传过去。穆槐马上点头,还说杖椅城是著名的养老城,没准过几年会到那里长住。

众人来到杖椅城,城中神像毁了,不少民房有烧过的痕迹。坐在路边的老头神情呆滞,妇联的人员和官兵在路口交谈。

陈吟说文修一定还没到,大家同意在城外伏击。差不多一个半小时过去,文修骑着马过来。

龚偏清首先冲了过去,穆槐和诛算紧跟其后。文修翻身下马迎战,不断甩出控神针。

吴郝慑为大家套了一层甲,不打算下场。轨生看准时机,对文修右腿施展真空界。

文修来不及破除,右腿的血管完全爆开来,严重影响移动速度。

穆槐和诛算一左一右向文修刺出长剑,文修使用化土的五级信源技术土葬。三个土棺材把穆槐、诛算和龚偏清困住。

穆槐和诛算身上的甲瞬间没了,各自发出一声惨叫。龚偏清的雷体发动,土棺材化为虚无。

吴郝慑见识到龚偏清的天赋,感叹道:“会这一招,岂不无敌。”

龚偏清连退三步,盯着文修喘着大气。轨生暗道,信源消耗巨大,那招也不是万能的。

津八久想上场,轨生马上说道:“老人家就乖乖在场外休息,别瞎折腾了。”

轨生瞬间绕到文修的背后,正欲刺出手中的螺丝刀,文修居然使用双重寸步离开。

“李严谨的乙骨好用吧。”轨生说道。

“当然。”文修说道。

“你的右腿有伤,只能用寸步躲避。”轨生使用天赋暗示,说道:“不过,乙骨的能量够用吗?”

文修一顿,目露犹豫之色,没有察觉龚偏清攻过来,胸口中了一记重拳。

轨生趁文修落地时施展真空界,左腿和右臂的血管也爆开来了。

龚偏清骑在文修身上,左手掐住其脖子,右手成爪状,直接掏出他的双眼。

突然,文修胸口的心愿图亮起,隐藏在皮肤下的阵法显现出来。轨生见之大叫不妙,喊道:“快放开他!”

诛算和穆槐第一时间离开。龚偏清已经失去理智,右手不断抡文修的脸。

文修化成一团红色气体,接近龚偏清,雷体自动发动。

不到十秒,雷体崩溃。红色气体与龚偏清的皮肤接触,全部窜进其体内。额头出现一个红色针形图案。

“你没事吧?”陈吟马上走过去问道。

“能有什么事?”龚偏清在文修衣服上翻出一枚钥匙和一小袋金币。

杖椅城只有一家银行,龚偏清找到文修的保险箱打开,里面只有一个人偶和十几张仓库租赁合同。

诛算看了一眼合同,说道:“文修也想赚快钱,仓库里的埒垨矿已经被充公。合同上的地址一个月前在帝国邮报公布过。”

“这是什么意思?”龚偏清问道。

“文修一个月前就是个穷光蛋,这下该明白了吧。”诛算回答道。

龚偏清生气地把人偶打烂,叫大家回去硫硝城。

穆槐的天赋实在方便,转眼间轨生便出现在基地的大厅。

龚偏清正想坐上久违的宝座,穆槐叫道:“慢着。”

“干什么?”龚偏清回头问道。

“现在文修死了,负责人要重新选举。”穆槐说道。

“混账!我就是老大,选你的头!”龚偏清怒道。

“凭什么?这些年,你为组织做了什么?”穆槐笑道。

“现在就只有你一个不服。”龚偏清走近一步说道。

“是又怎么样?”穆槐问道。

“那你去死吧!”龚偏清瞬间冲到穆槐面前,右臂连出四拳。

穆槐轻松用拐杖挡下,退后一步说道:“既然如此,我也要退出地下道!”

“休想!”龚偏清还没跨出右脚,穆槐和诛算已经传送走了。

现在组织又穷又烂,轨生算了一下,又有几个陌生面孔不知所踪,地下道已经不到四十五人了。

看着龚偏清生气地离开基地,轨生只好留下来帮陈吟收拾残局。

一个星期后,龚偏清终于在基地出现。他穿着时髦,左手搂着美女,右手抽着雪茄。

“你去哪了?”陈吟问道。

“我找到穆槐的仓库,将他的埒垨矿全部搬走。”龚偏清得意道。

“你是如何知道仓库的位置?”陈吟问道。

“这个。”龚偏清说罢从怀里拿出一叠纸递给陈吟。

陈吟浏览一遍,上面有大量地址。

“把文修的排除掉,我没走几个地方就找到穆槐的仓库。”龚偏清说道。

“这些地址从哪来的?”陈吟问道。

“刑。他们早就想干我们一票,可惜储存位置经常转移。”龚偏清说道:“巨额仓储费不是没有理由的。”

“你居然与刑勾结,对得起死去的兄弟战友?”陈吟把手上的纸扔到地上,生气道。

“我被文修禁锢的时候,没死的兄弟战友又在哪里啊?”龚偏清喝道。

陈吟狠狠甩了龚偏清一个耳光。龚偏清马上把他打成残废,呸一声,搂着美女进房间。

没多久,紫岚发现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陈吟。陈吟把信源技术全部传给他后,要他找津八久和轨生来。

津八久知道龚偏清打伤陈吟,叫轨生跟他一起把龚偏清干掉。

陈吟阻止两人,说道:“我这条命是龚偏清救回来的,现在只不过还回去。地下道已经完了,你们还是离开组织吧。”

看着陈吟断气,紫岚、津八久和轨生都流下了眼泪。

第二天,龚偏清想打诛算的主意,不断逼问碎骨子,要他说出诛算的约束行为是什么。

碎骨子四肢都散架了,还是不吭一声。吴郝慑看在眼里,转身就离开基地,再也不会回来了。

游乐子想带碎骨子走,也被龚偏清打成重伤。轨生出现,说道:“把所有人都打死,组织就剩你一个光棍司令了。”

“对了。你也知道诛算的约束行为。”龚偏清回头看向轨生,说道。

“谁告诉你的?”轨生眉头一皱,问道。

“我在档案室里找到一份穆槐对新人的初期评价。你用诡计逼诛算亲口说出自己的约束行为,潜力尤在诛算之上。后面的附注记载,当时戽石、吴郝慑和碎骨子也在场。”龚偏清说道。

“所以,你也要对我动手吗?”轨生亮出螺丝刀,问道。

“把你干掉,月半轩就是我的!”龚偏清红着眼说道。

两人同时消失,清脆的声音响起,轨生的螺丝刀对上龚偏清的长剑。

“现在收手,还来得及!”轨生喝道。

“别废话,去死吧!”龚偏清乱甩长剑,毫无章法。

轨生抵挡的同时,不断在四周施展球形界。

“你瞎了是么?界术也用不准?”龚偏清劈出一剑,后退两步,笑道。

轨生利用高速来到龚偏清身后,反手刺出螺丝刀。

雷体挡住伤害,余力让龚偏清前倾一步。

龚偏清执剑在胸前,使出三级剑技剑纵飞横,几十道剑影萦绕身边。

轨生跃起,瞬间射出百道灰色弧形光束,打在龚偏清的剑影上。爆炸声响起,剑影消失不见。

游乐子惊讶地张开大口,他从没见过有人能瞬间射出如此多光束。

龚偏清对轨生连续施展多个强力剑技。轨生左闪右避,利用螺丝刀轻松化解。心武逐渐出现裂痕,龚偏清还懵然不知。

轨生翻身到龚偏清上方,使出穿阳。长剑挡不住螺丝刀,断开一半的同时,化成点点光尘。

螺丝刀直插龚偏清的太阳穴。雷体再次救他一命,螺丝刀被电碎化回流体不断沿着轨生的右手腕转。

“你的心武也毁了。”龚偏清喘着气,笑道。

轨生落地后说道:“是吗?”流体再次形成螺丝刀的样子。

“不可能……你这不是心武……”龚偏清不可置信道。

轨生迅速接近,在龚偏清身上刺出三刀。龚偏清虽然没有受伤,但信源和体力已经吃不消了。

龚偏清用右手食指隔空写字,一道光符出现,伴之龙鸣响起。

“轨生小心,那是龙符!”游乐子提醒道。

龚偏清直接用疾的三级技术神速接近轨生,把龙符贴在他的身上,退后的同时,一条青龙般的光柱从下到上冒出来。

轨生全身烧成焦炭,化为镜子裂开,接着在附近落地,毫毛无损。

“原来这样,刚才的界术不是失误。”龚偏清恍然大悟。

轨生右手一勾,十几个球形界禁锢住龚偏清的身体。

龚偏清先入为主,以为球形界只是轨生的转移手段,并不在意。

天兽地支突然从后面跳上龚偏清的肩膀,不惧雷电,反复穿过他的耳洞。

雷体失效的同时,轨生用螺丝刀对准跪在地上的龚偏清,目光异常冰冷。

“不要杀我,我让你做地下道的老大。”龚偏清求饶道。

“我也要退出地下道。”轨生收回螺丝刀,从怀里掏出两件祭品扔到地上。

轨生将游乐子扶起。碎骨子利用天赋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自己走没有任何问题。

在硫硝城的大路上,游乐子好奇地问道:“你身上咋有两件祭品?”

“之前……准备了不少,身上还有好几件呢。”轨生说道。

“你混得比诛算还好,让我们加入月半轩吧。”游乐子说道。

“月半轩可不是……”轨生短叹一声,说道:“罢了。你们找大彬报道,钱不会少你。”

一个星期后,轨生和津八久办理完陈吟的后事,他的骨灰就放在波比城里。

津八久告诉轨生,他已经没用,天赋也使不出几次,以后会跟号老头和丫头在帝国南方定居,没准弄点生意打发时间。

立邦城,黯湮从船上下来,码头多了不少人,出席摩尔的葬礼前,换了一身黑衣服。

葬礼在城东举行,黯湮没费多少功夫就找到。来的人不少,座位只剩下十几个。

黯湮上完香,看了一眼遗体,心里有点难受,泪珠在眼眶打转。

“你也来了?”偻阑说道。

“为什么现在才办葬礼?”黯湮平复心情后问道。

“摩尔在外面有好几个家,把他们叫来可不容易。”偻阑回答道:“前几天,其中两家人还打起来呢。”

黯湮跟着偻阑走出外面,问道:“谁杀死摩尔?”

“地下道的李严谨。”偻阑说道。

“我去把他干掉。”偻阑冷冷道。

“他已经死了。这是他死后派人送来的遗书。”偻阑从怀里拿出一张纸递给黯湮。

黯湮快速浏览一遍,把纸抓成一团,喃喃自语道:“他利用鬼降引出摩尔,再把摩尔杀掉……”

“不想组织惹麻烦,他才派人送来遗书。”偻阑补充道。

“我们要夺回鬼降偷走的取心器吗?”黯湮问道。

“不用。说不定这样更好。鬼降实力大增,帝国便会相对变弱。”偻阑说道:“你调查得怎么样?”

“转了两圈,大致有所了解。”黯湮说道:“摩尔对我有大恩,我必须回来参加他的葬礼。”

“上船前,有人找你,他是谁?”偻阑问道。

黯湮沉默好一会,没想到偻阑会派人监视他,说道:“明天给你穆林要塞的报告。”

“我不要报告,我要作战计划。”偻阑说道。

“如你所愿。”黯湮转身离开。

第二天中午,偻阑拿着黯湮好几千字的作战计划仔细看一遍,说道:“你潜入要塞,打开大门,擒住敌将,我们才攻入里面。整个计划,你可是关键,而且除了你之外,没有人能办得到。”

“有问题吗?”黯湮面无表情地说道。

“没有。只要你肯冒险。”偻阑笑道。

六天后,刑大量集结在穆林要塞外面。黯湮抬头看去,要塞高好几百米,处于封闭状态。驻守在要塞的将领已经知道刑的到来。

要塞两边靠山,只有东西两个出口,易守难攻。

要塞粮食充足,大门不开,官兵也不会饿死。

要塞的窗口站满弓箭手,大门内聚集大量拿着制式埒垨武器的士兵.

黯湮回头一看,刑的人也不少,浓郁的邪恶气息让附近所有动物疯狂地大叫。

使用人工祭品的信众编为独立队伍,由岔翼蝠统领。他们以前都是强盗劫匪,双手早已沾满鲜血。

大风吹过,一份帝国邮报从要塞上飘下来。黯湮接过一看,这是好几天前的报纸,冷嫣将押送到王都审理,如无意外,会在当日处决。

黯湮大脑顿时一片空白,要是冷嫣在王都,就算他神通再大,也是无力乏术。

要塞的大门突然打开,两支骑兵冲出来,喊声震耳。偻阑见黯湮上马离开,喝道:“你去哪?”

“你们先撤退。”黯湮转眼消失在视野之中。

两天过去,黯湮在路上截停押送队伍,几十个官兵无一生还。

“你终于来了。”冷嫣高兴道。

“我不来,你可要死。”黯湮把囚车劈开一半。

冷嫣冲前搂住黯湮,说道:“我知道你一定会来。”

天色完全暗下来,湖面在月光下如同一面镜子。黯湮和冷嫣坐在岸边,四周长了不少指甲大小的黄花,有股淡淡的清香。

“你变了不少。”黯湮开口道。

“如果不变,我们的距离会越来越远。”冷嫣说道。

“值得吗?”黯湮心一软,问道。

“我已经堕落,可以跟你一起了。”冷嫣解开衣领的钮扣,邪恶气息已经蔓延到锁骨,脖子有一半是黑的。

黯湮抓住冷嫣的手,过了好一会儿,还是感觉不到令人讨厌的神圣气息。

“你可以松开了吗?”冷嫣红着脸,问道。

黯湮直接把她扯进怀里,内疚道:“对不起。只要我在,一定会保护你。”

一夜过去,黯湮被蚊子弄醒,看着旁边的冷嫣,心里无比幸福。

两人在附近玩耍了好几天,黯湮才把冷嫣带回组织,刚踏入立邦城,就发现大量伤员。

在不友善的目光包围下,黯湮找到了偻阑。

“你终于舍得回来了?”偻阑冷冷道。

“行动怎么样?”黯湮问道。

“当天,双方打起来,我才发现庄季琴中将的第九军藏在要塞里。结果你应该猜得到,我们大败,死伤惨重。”偻阑生气道。

“我答应你,一定会帮组织拿下穆林要塞。”黯湮承诺道。

偻阑看向冷嫣,问道:“你就是为了她,放弃行动?”

黯湮挡在冷嫣身前,说道:“没错。”

“这次行动失败,我怎么也得跟手下有个交待。你要么自断手臂,要么永远不要回组织。”偻阑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