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686字
  • 2022-05-01 13:47:59

曹元泰沉默好一会,开口说道:“你可知道朱彤彤跟王城高官……关系不错,娶了她会成为笑柄。”

“你到底肯还是不肯?”雷正浩问道。

“我收到辞职信后会马上办理。”曹元泰站起来走几步,回头说道:“不要再问我要结婚礼物。”

几天后,雷正浩在雷府低调举行婚礼,只宴请亲朋好友。雷丽丽没能接受父亲再婚,整夜留在学院备课,不回家参加婚宴。

艾特拉德亲自来恭贺雷正浩。雷正浩并没有感到高兴,不过礼数还是有的。

几杯水酒下肚,艾特拉德便拉着寒天袖到处乱说话,最后话题还是落在朱彤彤身上。

雷正浩大怒,当着众人对艾特拉德大喝几句。艾特拉德马上清醒过来,知道自己理亏,明天会派人再送大礼到雷府。

婚宴结束后,雷正浩送走大部分人,转头来到书房,点起蜡烛,批阅文件。

新房里,余墙息揭开朱彤彤的头上的红布,亲了一下,把墙上的蜡烛掐熄。

王都北面新城区某家酒馆,冥日和齐百腾喝酒庆祝,刚找到的矿脉已经开挖。

面前三瓶五百毫升的白酒喝光后,冥日站起来,准备到黑市招募埒垨武器的专用铁匠。

“我派几个人保护你吧。”齐百腾拉住冥日,说道。

“不用。我不想黑市的人认出我。”冥日说道。

“你不是信众,黑市的人流又复杂,一个人在那里走动可是很危险的。”齐百腾眉头一皱。

“放心,我身上有两件埒垨防具,一件埒垨武器,普通人可不是我的对手。”冥日笑道。

“就不能找个人代你去?”齐百腾问道。

“铁匠关乎武器的品质,进而影响行动成功与否,我不想假手于人。”冥日转身离开酒馆。

在黑市逛了几个小时,冥日召了十个人,还算满意,正要离开的时候,发现两个流氓跟在后面。

冥日快步向北面走去,绕过几个路口,那两个流氓离得更近了!

冥日心里盘算,断头台的秘密地点大概有好几百米远,圣堂就在附近,还是到圣堂找人帮忙好了。

突然,两个流氓出现在前方,他们是两兄妹,长得一模一样,身上穿着有洞的皮衣,银色腰带闪闪发亮。

“钱给你,放我走。”冥日将身上的铂金币尽数扔给他们。

哥哥接过后查看锦袋大喜,拿出背后的铁管,走到冥日跟前,说道:“你身上的好东西我也要。”

冥日慢慢将右手挪到身后,哥哥迅速用铁管打下去,右臂马上骨折。

妹妹在附近的垃圾桶抄起酒瓶,狠狠挥向冥日脑袋。冥日随着碎片倒在地上,鲜血直流。

兄妹俩马上对冥日搜身。看到冥日左手中指的皇室戒指,哥哥害怕地说道:“除了钱,其它所有东西都不能拿。”

“为什么?”妹妹放下手中的项链,问道。

“如果我没有猜错,他应该是艾特申罗殿下。拿走其它东西,我们迟早会被追踪到。”哥哥说道。

妹妹翻了一遍口袋,果然找到出入王城的令牌。冥日就算不是当今王子,也是王城高官。

兄妹俩把冥日扔到路边,用报纸盖住,迅速逃出王都,再也不敢回来。

半个小时后,冥日缓缓睁开眼睛。面前的女人有着柔顺的蓝发,琥珀色的双眼,皮肤又白又滑。

“这里是?”冥日问道。

“圣堂。我叫百合,倒垃圾的时候发现你躺在路边,便把你拖回来包扎伤口。”百合回答道。

冥日想伸右手,可就是动不了。百合又说道:“你的头只是皮外伤,没什么大碍。但你的右臂伤及筋骨,处理不好,可能会残废。”

“你能帮我拿出左边口袋里的药丸吗?”冥日说道。

百合找到一个圆形小铁盒,里面果然有颗药丸。在冥日的要求下,百合直接将药丸塞进他的嘴里。

不到半分钟,冥日全身伤势消失,让百合惊讶不已。

冥日一边脱下身上的绷带,一边问道:“你怎么穿着雨衣?”

“衣服经常被臭鸡蛋弄脏,根本换不过来。”百合低下头伤心道。

冥日马上猜出她的身份。

“厌谷死了,儿子又不知道去哪……”百合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冥日看着百合楚楚可怜的样子,不禁口干舌燥,右手放在百合大腿上。

百合马上站起来退开一步,怒道:“你……干什么!”

“对不起。我脑袋还有点晕,不是故意的。”冥日侧过头说道。

百合个性天真,马上相信冥日的话,说圣堂不能留外人过夜。冥日只好告辞,直接回去王城。

冥日整夜没能入寐,脑海里全是百合的样子,第二天早上,派人送花和大量漂亮衣服给百合。

怕她被人欺负,冥日利用王城的关系,把百合调到身边执行服务令。

百合每天的工作就是给花浇水,跟冥日聊天。不少宫女下人看在眼里,可不敢乱说闲话。

帝国南方的天气很干燥,轨生来到硫硝城喝了好几瓶水。

硫硝城有上百年历史,经常翻新,基本与新城无异。

城下有大量废弃的管道,非常适合组织建设基地。

硫硝城原来是矿城,矿脉搬空后,慢慢变成旅游胜地。

城中有三个大型主题公园,人非常多,近九成是外地游客。礼品店的老板主动站在门口招揽生意,公仔和咖啡杯最为畅销。

号老头走在前面,为一行人介绍。轨生开口说道:“陈吟现在在哪?我想见他一面。”

“我也不知道。”号老头说道。

一行人来到城中的面包店。轨生看着游乐子推开马桶盖,从里面钻了出来。

游乐子生气地走到碎骨子面前,狠狠敲了他两下脑袋,骂道:“臭小子,就不懂回来看看我?”

众人走进地下道,轨生到处能看到戴着面具的男人站在路旁。

“他们也是组织成员吗?”轨生问道。

“收发中心的人,一共百来个,全部被文修控制。”游乐子笑道:“文修说有人会害他,简直是被害妄想。”

轨生暗道,难怪组织不派老鼠来通知集会。

回来组织的人很多,轨生看到不少陌生的面孔。游乐子介绍道:“负责人选举,大家再忙,也会回来一趟。”

“今年有新人加入吗?”吴郝慑问道。

“一共两个。魏立决是今年的主考官。”游乐子回答道。

新基地又干净又漂亮,比紫沼城好上百倍。游乐子说,文修花了组织不少钱装修基地,起初很多人反对,大家住下来后又觉得物超所值。

“文修会连任吗?”吴郝慑好奇地问道。

“很可能。”游乐子说道。

“负责人是如何选出来的?”轨生问道。

“组织排名前七的成员有选举和被选举权。只要获得四票,就能成为我们的老大。”游乐子介绍道:“每五年选举一次。”

“组织的排名又是怎么定的?”轨生问道。

“也是投票。得票越多,排名越靠前。三到五年的成员能投一票,五年到十年的成员能投两票,十年以上的成员能投三票。新人不用排名。基本上,对组织的贡献越大,得票就越多。”游乐子回答道:“负责人选出后第二年开始投票。”

游乐子把众人带到房间休息,拉住轨生,小声说道:“李严谨死了。”

“怎么死的?”轨生惊讶道。

“文修利用戽石对付李严谨,李严谨最后还是死在戽石手上。”游乐子说道。

“文修事后不可能放过戽石。”轨生说道。

“那是自然。不过,戽石被人救走了。”游乐子说道。

“文修有去追吗?”轨生问道。

“没有。他回来后马上请外人做手术,一直躲在收发中心。因为手术失败,前几天他又得重新开刀。”游乐子说道。

看着游乐子进入碎骨子的房间,轨生转身走向娱乐休息室。那里有小型吧台,桌球台两张,沙发和报纸杂志。

诛算和一个陌生男子聊天。他比以前更加稳重,长发扎起来,皮肤多了些雀斑。

陌生男子四十五岁左右,穿着稀有野兽皮毛做成的大衣,脖子戴着骨头项链,耳朵有不少小洞,脸很方,头发稀疏。

陌生男生向轨生招手,轨生过去施了一礼。诛算脑里的枷锁已经被去除,他站起来点了一下头,转身走出娱乐休息室。

“奇怪。诛算对任何人都不可一世,一看到你就马上泄气。”陌生男子说道。

“前辈是?”轨生坐下问道。

“排名第四的简少室。”简少室用拇指指了一下自己。

“找我有事吗?”轨生又问道。

“新人中只有你和诛算有点看头,我早就想见你一面。”简少室笑道。

“诛算是经商天才,为组织赚下不少金币。”轨生点头道。

“但人品不怎么样。他最近发国难财,成立金算子银行,用少量的钱收购濒临破产的企业,再接收难民低薪打工。”简少室说道。

“即便这样,他也没有违反任何帝国法律吧。”轨生说道。

“这话的确没错,不过,名声可臭了,我回来的时候,看见有人到金算子银行大门前倒夜香。”简少室笑道:“相比之下,月半轩投资的空中缆车不仅获得巨额利润,而且有大量正面评价。”

“地下道会做生意的还有穆槐。”轨生说道。

“穆槐不行,老是打黑市埒垨矿的主意。市场今年突然萎缩,天价仓储费不可能吃得消。”简少室不屑道。

轨生心里暗道,埒垨矿一直有价无市,怎么市场会突然萎缩呢?

“穆槐现在只有三个办法。一是断尾求生,将库存的埒垨矿贱卖。二是卖掉不动产,等市场回暖。三是向诛算借钱度过难关。”简少室说道:“诛算不肯借钱给穆槐,说现在不低价出售埒垨矿,穆槐迟早血本无归。他们吵架的时候,我刚好看到一切。”

简少室为轨生倒茶,露出右臂肘子的纹身。那是落日王国的雪狼,轨生一眼就认出来。

“我一直在落日王国替杨家打工,为组织搜集情报。”简少室见轨生盯着自己的纹身,于是解释道。

“之前我怎么不见你在杨家呢?”轨生问道。

“我替杨三香跑腿,回来才知道你被关进监狱。本想买通狱卒,送点汤水什么的。没想到你越狱成功。”简少室指着轨生肩膀上的老鼠,继续说道:“还顺手带走天兽地支。”

紫瀑山庄半夜,下着蒙蒙细雨。影琉在梦中惊醒,喘着气,额头冒冷汗。

她每次都能梦到一个陌生青年,对他很熟悉,就是叫不出名字。

青年的脸被雾遮盖,影琉想靠近看清楚,最终都会突然醒来。

贴身侍女送来热奶,坐在床边为影琉擦汗。影琉喝了一口热奶,身体暖了不少。

影琉来到走廊,看着紫色的瀑布。侍女撑着淡黄色雨伞,防止细雨溅湿影琉。

瀑布下有棵灰晶树,任何水都不能靠近。王都的专家研究多年,也不能解释此现象。不少人慕名而来,让山庄非常热闹。

山庄附近有大量茶园和制茶工厂,出产的茶叶颜色暗紫带红,味如肉汤,芳香浓郁,远近驰名。

影琉不喜紫茶的味道,平时都是喝从王都带来的绿茶。

侍女要影琉回去休息,明天还要主持品茶会。影琉一摆手,现在不可能再睡着了。

天亮,品茶会正式开始。参加的人有附近的茶商,旅客和文通镇的文人雅士。

没多久,文通镇的人拿出骰子赌钱,调酒豪饮,高歌弄诗。影琉感觉很有趣,没阻止他们。

影琉玩累了,走出阳台透气,看到一妇人在啜泣,问道:“你怎么了?”

“我叫枯姬,泰勒城人士,到文通镇找不到人,过来这里碰碰运气。”妇人说道。

“文通镇的人的确经常会来这里。”影琉点头道。

“可惜见不着他。”枯姬擦掉泪水说道。

“一个女人出门在外,可是很危险。”影琉担心道。

“我已经是信众,普通的小贼强盗近不了我身。”枯姬双眼闪过凶光,“之前下人起了贪念,我亲手送他上黄泉。”

“如果你愿意,可以长住这里等人。”影琉说道。

“谢了。他在文通镇的几率会大些。”枯姬说罢转身离开。

早上,轨生起床。天兽地支在旁边吱吱作响,组织的伪钞又在监视他,心里稍有不悦。

走出房间,轨生在机器前投入硬币,点了一个红豆馅面包,吃起来又硬又咸,暗道,什么鬼玩意。

路过空地,轨生被林美兰叫住。她在教吴郝慑信源技术,要轨生一起。

林美兰的拳脚功夫在组织很出名,但不适合轨生,只好婉拒。

轨生来到收发中心,平时应该有很多老鼠出入,现在大门紧闭,里面有大阵保护。轨生不禁暗道,组织里有这么危险么?

绕过收发中心,轨生在楼梯口看到闲人勿进的字样,直接无视,向下走去。

尽头是一道铁门,透着寒气。轨生掂量一下门锁,使用副技切割,咔嚓一声,锁开了。

推开铁门,轨生从冰堆中找到李严谨的尸体。乙骨被切掉,切口处有些许残留。

没有李严谨,轨生不可能成为信众,向尸体鞠躬一下,才离开寒冷的冰室。

轨生在楼梯口看到给文修送饭的伪钞。“你去哪了?”

“你不是很清楚嘛,还问。”轨生说道。

“不要到处告诉别人李严谨的尸体。”伪钞警告道。

“你要是没经过我同意又再监视我,我会把你眼睛挖掉。”轨生直接撞开伪钞,威胁道。

没走几步,轨生看到津八久回来,被他搂紧,差点透不过气来。

“跟我走。”津八久松开手,高兴道。

“去哪?”轨生跟在后面,问道。

“到了,你就知道。”津八久神秘道。

二十分钟后,两人来到城中一间还不错的独幢别墅。花园没人修剪,长了不少野草。窗口的风铃无风自动,屋内明显有阵法保护。

“你的?”轨生问道。

“租的。”津八久回答道。

大厅挤了好几十人。陈吟和穆槐坐在沙发上,简少室和林美兰在聊天。吴郝慑向一个短发美女搭讪,被甩了一个耳光。游乐子和碎骨子吃着方便面,弄得室内一股酸菜味。魏立决站在窗口前抽烟,诛算酷酷地靠在大钟旁边。

轨生看到紫岚,走近问道:“你咋在这?”

“我来帮手。”紫岚说道:“事成后,陈吟会把组织的所有信源技术传给我,也只有我能继承。”

龚偏清走进大厅,说道:“大家好,我是地下道真正的负责人龚偏清。”

轨生看了一眼老成员,脸上没有意外之色,估计那人不是在开玩笑。

“文修当年下毒害我,禁锢我多年。希望大家能帮我一起对付他。”龚偏清大声说道:“文修现在大幅提高基地警戒级别,已经知道我逃出来。”

“直接回去把他拿下不就完事?”站在角落的胖子说道。

穆槐笑了笑,说道:“原本关在收发中心的面具男全部被文修控制着,他们可不好对付,双方打起来,死伤在所难免。文修的忠实追随者也不在少数,即使我方占优,输赢还不好说。”

“文修知道大家的约束行为,要是我们不能将其拿下,后患无穷。”轨生开口说道。

一片哗然。坐在沙发上的长发妇人质疑道:“你可有证据?”

“以前基地祭坛后方有个密室,你大可以回去看看。文修禁锢龚偏清,信用早就破产。你质疑的目标错了,我也没必要让你相信。”轨生淡然说道。

“其实我早有计划。”陈吟站起来说道:“选举在即,我们让津八久参选,获胜后,取回面具男的控制权,再合力把文修拿下。”

“票数够吗?”穆槐问道。

“你一票,林美兰、津八久和简少室各一票,刚好四票。”陈吟回答道。

“你会投津八久?”穆槐看向简少室。

“虽然文修和龚偏清我都不喜欢,但文修更让人讨厌。”简少室老实说道。

罗漫共和国首都竞泽某家俱乐部,沈鲔歆坐在前面,看着弘基杰锐被骂下场。

“可恶,他们怎么就听不出我的梗呢。”弘基杰锐坐下,把啤酒一口灌下,说道:“他们的笑点真古怪。”

“你就不会检讨自己。”沈鲔歆说道。

“我叫你来捧场……”弘基杰锐说道:“你就算不笑,也拍两下手吧。”

“走吧,我请你吃夜宵。”沈鲔歆拿起卡其色手提包,说道。

“又是合成食物么?”弘基杰锐问道。

“街口的章鱼丸子,总行了吧。”沈鲔歆说道。

走出俱乐部没几步,弘基杰锐被人泼一身酒,白色的衬衫变黄一大片。

看着秃子逃走,沈鲔歆说道:“那是刚才被你说家里蹲的男人。”

“我说错了么?”弘基杰锐用纸巾一边擦,一边说道。

“没有。请继续。”沈鲔歆笑道。

第二天早上,弘基杰锐邀请沈鲔歆参加活动。活动在竞泽著名的东升广场举行,附近好几条街道被官兵封锁。

沈鲔歆就坐在弘基杰锐的旁边,前面几排都是罗漫的高官。

首相莱岳霖致词,讲了一堆废话,沈鲔歆只听出晚上会举行宴会。

莱岳霖让弘基杰锐上台。弘基杰锐整理一下领带,喝了一口水,连续说了三个笑话,引起台下哈哈大笑。沈鲔歆暗道,他在俱乐部的时候可不是这样。

弘基杰锐总结过去一年的大事,并对未来展望。他说话的技术比莱岳霖高至少两个层次,中间没有一次停顿。

“现在正式开始阅兵!”弘基杰锐一声令下,一群步兵踏着整齐的步伐经过广场敬礼。

看着弘基杰锐回到身边,沈鲔歆开口问道:“这到底是什么活动?”

“国庆。”弘基杰锐回答道:“也就是我让出政权军权的日子。”

“你有什么感想?”沈鲔歆好奇地问道。

“没有。当时还是个小孩。”弘基杰锐摇头道。

步兵后面是一大堆机甲,有常规型号的vt0894,也有老款vt0783。沈鲔歆在王都见过vt0783,并没有感到奇怪。

接着是兽形机甲,以狼型为主,只能在外面操控。一套造价要好几万铂金币。

千足炮进场,沈鲔歆兴奋道:“这个我知道,二改商用型……”

“那是千足炮二改军用型,威力比商用型大好几百倍。”弘基杰锐说道。

“跟在旁边的人是谁?”沈鲔歆指着头发凌乱的军人,问道。

“轨列道。千足炮二改虽然是轨哲设计的,但是由轨列道完成。轨列道不仅是罗漫著名的教授,而且是专门统领机甲部队的上将。”弘基杰锐介绍道:“轨哲和轨列道是两兄弟。”

“轨哲?就是那个机甲天才发明家?”沈鲔歆问道。

“没错。他已经很久没出现,现在轨列道比他还要出名。”弘基杰锐点头道。

晚会在首相府举行,沈鲔歆穿着贴身的暗绿裙子,吸引不少目光。

“你的梅花纹身真漂亮。”弘基杰锐称赞道。

“谢谢。”沈鲔歆说道:“你穿西服也很像个男人。”

“喂,我可是百分之一百男人,不用像。”弘基杰锐不满道。

首相莱岳霖很受欢迎,周边围了一群人,当然,其中大部分是马屁精。

音乐响起,弘基杰锐请沈鲔歆跳舞。沈鲔歆被踩了三下后,忍不住说道:“你跳舞跟说笑话一样烂。”

“当然,你是第一个肯跟我跳舞的女人。”弘基杰锐如实说道。

大门推开,莱悦娜和洛平走了进来。莱悦娜穿着粉色亮片裙子,香肩外露。

沈鲔歆认出洛平,他穿着燕尾服,显得成熟稳重。

音乐停下来,沈鲔歆跟着弘基杰锐走出舞池,指着莱悦娜,问道:“那人是谁?”

“首相莱岳霖的独生女莱悦娜,小的时候,经常欺负我。”弘基杰锐说道。

“旁边的男人呢?”沈鲔歆又问道。

“洛平,来罗漫有一段时间了,原本是……帝国人。”弘基杰锐说道。

“洗手间在哪?”沈鲔歆小声问道。

“出去一直走,尽头就是。”弘基杰锐说道。

沈鲔歆没多久就找到洗手间,见首相书房的门没有关好,偷偷走了进去。

书房放着很多兵器,书倒是很少。桌子上有一堆文件,沈鲔歆拿起其中一份查看,暗道,光正教怎么会给罗漫送钱送矿,而且数额巨大。

沈鲔歆打开椅子后面的铁柜,里面全是档案,随便拿起一份两年前光正教的档案浏览,原来学院暴动和学生运动都是罗漫精心策划的。

沈鲔歆把档案重要一页撕下放进口袋,确认外面没人才溜出书房。

沈鲔歆经过走廊正好看到莱悦娜和洛平在阳台热吻,忘了去洗手间,回去跟弘基杰锐说一声,匆匆离开首相府。

第二天,沈鲔歆用加密的方式写信回家。

沈泊海拿到信后大惊,马上亲自到王城汇报沈鲔歆的发现。

艾特拉德大怒,派出五支军队清剿光正教。大量潜伏在帝国的罗漫人被杀,轰动两国。

莱悦娜看到最新一期帝国邮报,迅速跑到书房找莱岳霖,问道:“爸爸,知道光正教出事了吗?”

“当然。”莱岳霖冷静道:“很多人都没能逃出来。”

“艾特拉德怎么会知道。”莱悦娜来回走动,说道:“我们附近一定有间谍!”

“你觉得间谍会是谁呢?”莱岳霖问道。

“我怎么知道……现在就去帝国一趟。”莱悦娜正欲离开,马上被莱岳霖叫停。

“帝国现在很危险。”莱岳霖说道:“你去监视落日王国的使节吧。”

“爸爸怀疑落日王国的使节干的?”莱悦娜问道。

“有这种可能。”莱岳霖点头道。

半个小时后,戽石来到莱岳霖的书房,恭敬地施了一礼。

“新的公寓住得如何?”莱岳霖问道。

“谢谢首相。”戽石说道。

“不用谢。这是你应得的。”莱岳霖满意道。

“首相找我来,所为何事?”戽石问道。

“以后洛平跟着你执行任务。”莱岳霖说道:“如果发现他有异常,不用向我报告,直接杀了他。”

“莫非首相怀疑他向帝国泄密?”戽石问道。

“他几乎每天都在首相府,嫌疑最大。”莱岳霖点头道。

两个星期后,光正教的生还者全部编入戽石的游击队,成为光正分队。

进入帝国边境,洛平向戽石问道:“你现在是中队长,军衔是什么?”

“上校。中队长里级别最高的。”戽石回答道。

“我们要去哪里?”洛平问道。

“离这十多里的村庄。”戽石说道。

“去那干嘛?”洛平问道。

“杀帝国人。”戽石不耐烦道。

“你下得了手吗?”洛平好奇道。

“手上的鲜血多了,人自然会习惯。”戽石说话面无表情,一直看着前方。

不到一个小时,光正分队来到目的地。在戽石的指挥下,所有人冲进村庄抢杀放火,惨叫声四起。

村民都是老弱妇孺,平时靠种番薯为生。部队经过,他们会借地方给官兵休息,赚些金币。

戽石把一个老妪推倒在地上,向洛平命令道:“杀了她。”

“她是平民啊!”洛平脸色一沉,说道。

“你还是帝国人。”戽石冷冷道。

“我跟你一样,宣誓效忠罗漫,是罗漫的正式公民。”洛平说道。

“首相莱岳霖可不是这么想。”戽石笑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洛平问道。

“罗漫遭到泄密,光正教被连根拔起,首相莱岳霖怀疑你干的。”戽石如实道。

“我没有!”洛平马上说道。

“向帝国泄密,你最多能领一枚勋章,在王城谋个一官半职。如果成为首相莱岳霖的女婿,你在罗漫将会平步青云,当上首相也不是不可能。”戽石分析道:“所以我不觉得你会为了帝国放弃大好前途。”

“莱岳霖为什么会怀疑我?”洛平不解道。

“你毕竟是帝国出身。我在罗漫没干什么坏事,也得花很大努力才赢得他的信任。”戽石解释道。

“我要怎么才能消除他的嫌疑?”洛平问道。

“要么间谍落网,要么你为罗漫建功,多杀点帝国人。”戽石回答道:“后者要很长时间。”

“莱岳霖也怀疑王国使节,莱悦娜跟踪她三天便放弃了。王国使节向帝国泄密,这事本身就很蠢。”洛平说道:“之前,莱悦娜向莱岳霖提婚事,他都没有答应。嫌疑一日没解除,我便不可能娶到莱悦娜。”

“所以,你到底杀,还是不杀?”洛平问道。

“如果我不杀呢?”洛平说道。

“那我只好亲自动手了结你。”戽石拔出长剑,说道。

洛平伸出左手按在老妪的头上,五道光束从手指射出。“你满意了吧?”

一天后,帝国邮报报导洛平残忍灭掉一条村庄,遭到全国通缉,悬赏高达六位数铂金币,生死不论。

洛平趁莱岳霖出去办公,在书房找了些重要文件拿走,直接前往落日王国使节詹方文的住处,把文件塞进床垫下面。

回到首相府,洛平来到花园,装作焦急地跑向莱悦娜,告诉她看到一个穿着野性的蒙面女人走出书房,没追几步,就不见其踪影。

莱悦娜马上带人到詹方文住处搜查,找到床垫下的文件。詹方文被人带到首相府的地牢严刑拷问。

隔天,外交部向落日传出詹方文病逝的消息,要屠真再派一个人过来。

洛平终于能跟莱岳霖一起吃晚饭,不时能听到詹方文在地牢发出的凄厉叫声。

帝国王都,浮莲来到磊霆的豪宅。磊霆正抽着水烟,舒服地躺在沙发上。

“不用监工吗?”磊霆问道。

“无聊,不想去。”浮莲直接说道。

“齐百腾可是会有意见。”磊霆说道。

“有意见又怎么了。”浮莲坐下说道。

“没什么,你喜欢就好。”磊霆又吸了一口水烟。

“对了。外面怎么有一堆老鼠尸体?”浮莲好奇道。

“最近在研究最新信源技术——人体串联磁弹。”磊霆得意道。

“这会伤到自己人吧。”浮莲说道。

“而且自己也会遭殃。”磊霆尴尬地揭开衣袖,皮肤大范围烧伤。

“有解决的办法吗?”浮莲问道。

“没有。正在攻关。”磊霆无奈道。

“我有方法。只要你将技术用于自爆,跟敌人同归于尽,什么问题也没有。”浮莲坏坏地笑道。

“你真是个机灵鬼,我喜欢。”磊霆说道。

忽然,有人送外卖进来。浮莲问道:“饿了么?”

“给凌戟野的。”磊霆指了几下地面,说道。

“要么放他走,要么把他干掉,养着他干什么?”浮莲不解道。

“齐百腾觉得他是个人才,没准以后能用得着他。”磊霆解释道。

浮莲转身走到地牢,见凌戟野安然自若,笑道:“住得可舒服?”

“要是能换张有弹力的床垫,那就完美了。”凌戟野说道。

浮莲站在牢房前,看了一眼几个金币就能买到的烂锁,说道:“为什么不逃走,你完全有这个能力。”

“我想再见你一面。”凌戟野站起来,说道。

“没想到你还挺浪漫的。”浮莲脸色一变,继续说道:“今晚,他们就会处决你。”

“不要骗我。我要什么,上面那人都会尽量满足我。你们突然要杀了我,这说不通。”凌戟野说道。

“你会帮我们对付帝国吗?”浮莲问道。

“我是纯正的王国人,对付帝国并不违背我的立场。”凌戟野巧妙地回答道。

浮莲正想离开,凌戟野把她喊停,问道:“你很强,为什么要听那两个弱鸡的话?”

浮莲心里短叹一声,艾特拉德的脑袋可不好拿下啊……

地下道的会议室只有一张台和七张椅子。穆槐、津八久、林美兰、简少室和伪钞坐着,其他五十多人站在四周。投票快要开始。

文修终于露面,轨生看着他走路自然,手术并没想象中糟糕。

“李严谨挂了,你还敢让人在自己身上开刀。”简少室笑道。

“我请来的信众很靠谱,不用你担心。”文修坐下说道。

“六个人都到齐了。”穆槐左右看了一眼,问道:“除了文修,在座可有人参选?”

津八久站起来,说道:“我愿意一试。”

“没想你有意思当负责人。”文修讶异道。

“只是想试试自己在组织的人气如何。”津八久说道。

“我怎么就不信呢。”文修翻了一下白眼,说道。

三十秒过去,穆槐说道:“支持文修连任的请举手。”

文修和伪钞相继举起右手。

“支持津八久当负责人的请举手。”穆槐又说道。

津八久、简少室和穆槐同时举手。文修马上盯向林美兰,威胁道:“美兰,你可要好好想清楚,不然后果很严重。”

吴郝慑在旁边小声对轨生说道:“要是师父弃权,津八久会不够票数,文修自动连任。”

最后,林美兰举手投津八久一票。

文修站起来哈哈大笑,指着众人,说道:“你们都见过龚偏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