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701字
  • 2022-04-27 16:08:06

经过日夜不停赶路,藏鳞和獠狐终于进入王国首都巴斯。两人在城南一个张姓部落住下,獠狐很容易吸引旁人的目光。

进入王国边境,藏鳞利用秘密通道,连续躲过两个关卡。獠狐并不觉得奇怪,毕竟藏鳞可是屠真的弟弟,多少知道王国的秘密。

整整睡了三十多个小时,两个人才完全缓过来。藏鳞带獠狐出去找吃的,见他戴上帝国的墨镜,于是说道:“王国没人戴这玩意,容易被人怀疑。”

“反正我的口音也骗不了当地居民,迟早会被他们发现。”獠狐完全没有取下的意思。

两人到了外面,獠狐便闻到烧冥币的味道。不少人拿着蜡烛,抬着烧乳猪在街上走过。

“今天有什么节日吗?”獠狐好奇地问道。

“当年很多部落主死于肃清行动,为了缅怀他们,部落每个月会偷偷举行祭奠。”藏鳞介绍道。

两人转了两个路口,在一家面档坐下。獠狐发现当地居民除了烧冥币,还会拿人像去烧。

“他又是谁?”獠狐问道。

“郑赁。王国的人可恨他呢?”藏鳞笑道。

“为什么呢?”獠狐不解道。

“当年的肃清行动中,死在郑赁手上的人最多,所以现在深得屠真重用。”藏鳞小声说道:“还有,郑赁主要管理各个部落和解决民间纠纷,百姓见上他一面难如登天,效率极其低下。”

“以前的部落主制度不是更适合王国吗?”獠狐说道。

“屠真担心有人像他一样发动政变,才会取缔部落主制度。”藏鳞说道。

老板亲自送来两碗肉碎面,不禁多看獠狐几眼。

“怎么了?”獠狐摘下墨镜,忍不住问道。

听到獠狐的口音,老板马上害怕地使劲摇头,匆匆回去厨房没再出来。

“王国非常排外,我恐怕无法在这里待下去。”獠狐担心道。

“这里是巴斯当然会这样。”藏鳞说道:“只要你得到天地兽,即便是帝国人,王国的居民也会当你亲兄弟。”

忽然,部落骚乱起来。郑赁为了调查刺客,亲自到这里收集情报,发现不少人烧他的画像,怎么可能忍得下去,马上命人对他们拳打脚踢。

藏鳞见此,对獠狐说道:“我们得赶快离开这里。”

獠狐重新戴上墨镜,丢下十几个铜板在桌子上,跟着藏鳞低着头朝北面的路口走去。

“你站住!”郑赁对獠狐喝道。

獠狐暗叫倒霉,停下脚步,问道:“怎么了?”

“你果然是帝国人。”郑赁翻身下马,说道。

“帝国人不能来巴斯?”獠狐忍不住说道。

“帝国人得经过我的同意才可以在巴斯生活。这几天,我没有收到杨家的申请,你是怎么绕过关卡的?”郑赁盯着獠狐,问道。

獠狐眉头一皱,右手缓缓放在腰间的剑柄上。

郑赁吹起口哨,天空飞来一只全身亮片的海鸥,对獠狐喝道:“双手举起,跪在地上!”

“作梦去吧!”獠狐迅速拔出宝剑刺向郑凭。

“你想死,我就成全你。”郑赁空手接住獠狐的宝剑,将他摔倒在地。

獠狐重新站起来后连续射出十几道光束,全部被天上的海鸥挡下来。

“花拳绣腿,好看却不中用。”郑赁的速度很快,短短一分钟击出一百多拳,全部打在獠狐身上。

旧伤未愈,新伤又来,獠狐连吐几口鲜血后,使用天赋迷雾逃命。

“幻术?对我没用!”郑赁右手一挥,天上的海鸥扇动双翅,獠狐的天赋全部反噬在自己身上。四肢完全不能动,变得忽明忽暗。

郑赁走到獠狐跟前,捡起他的宝剑,正准备刺下去的时候,藏鳞站出来喝道:“郑赁,不要伤他!”

郑赁收剑回头看去,上下打量穿着女装的藏鳞,说道:“你胆子可大,居然敢直呼我名。”

“把我忘了吗?”藏鳞走前两步,问道。

郑赁越看藏鳞越感到熟悉,脸上突然露出惊讶之色。“屠汝?”

半个小时后,郑赁带着所有猎手离开部落。藏鳞扶獠狐回去,亲自为其包扎伤口。

“那海鸥贼利害。”獠狐忍着痛,说道。

“当然。天兽京鸥,岂能小觑。它的反噬技能非常克制强力天赋。”藏鳞介绍道。

一天过去,藏鳞带獠狐离开部落,来到城中唯一的寺庙。寺庙不大,非常古老,外面立着许多奇形怪状的石像。

寺庙外的信众排着队进去,身边大多跟着凶猛野兽。獠狐问道:“这里是?”

“动物之神的所在地。”藏鳞说道:“要想习得驯,必须得到动物之神的恩赐。”

“墙上的灰都掉光了,他们也不修葺一下。”獠狐说道。

“这是屠真的主意,寺庙越残旧,信众越容易习得驯。”藏鳞解释道。

“我们进去看一眼呗。”獠狐好奇道。

“你不能进去。”藏鳞拉住獠狐,说道。

“为什么?”獠狐回头问道。

“外国人没有王国人的血脉,进去里面轻则生病,重则残废。”藏鳞说道。

獠狐只能远远透过窗口看到里面的神像,鹿头熊身鸡爪,长得非常奇怪。

两人绕过寺庙,来到东北面五十米的学堂。学堂是王国的最高学府,不少信众在里面学习骑射和信源技术。

藏鳞介绍,学堂和寺庙都是由杜家管理。只有经过杜家族长杜逝同意,王国居民才能进入学堂学习。

学堂上空有不少学生骑着麻雀练习射箭。经过的时候,藏鳞要獠狐小心别被射到。

藏鳞直接跟学堂守卫表明身份,没多久就得到放行。

杜家就在学堂里面,杜逝是落日著名导师,创造大量信源技术,箭术了得,年轻的时候多次获得骑射冠军。

在下人的带领下,两人进入杜府,来到杜逝的书房。

杜逝四五十岁左右,眼角的鱼尾纹明显,嘴唇有点发紫,身上穿着带马甲的西装,左手拿着纯金烟斗。

“我以为下人开玩笑,没想到是真的。”杜逝放下烟斗,说道。

“你没怎么变啊。”藏鳞感叹道。

“老了,白发根本拔不完。”杜逝说道:“你回来多久了?”

“刚到巴斯。”藏鳞说道。

“你找我所为何事?”杜逝问道。

“淬体试炼。”藏鳞说道。

“你疯了吗,要是屠真发现你在这里,小命肯定保不住。”杜逝说道。

“参加试炼的人不是我,是他。”藏鳞指向后面的獠狐。

“帝国人么,状况可没好多少。”杜逝说道。

“当初屠真不念兄弟之情,赶我出王国。我站在宫殿的阳台上,正欲跳下去,是你把我救回来的。”藏鳞感激道:“你说因为屠真的迷信死去不值,这世上一定还有我留恋的地方。”

“他就是你要找的人?”杜逝有点讶异道。

“是的。”藏鳞充满幸福地看了獠狐一眼。

杜逝长叹一声,从抽屉拿出表格填好,将其递给藏鳞,说道:“准时到圣地。”

两人离开后,獠狐问道:“天地兽还剩多少?”

“大概一半不到。”藏鳞回答道。

“那我选哪一只好呢?”獠狐又问道。

“地兽衫甲,拥有遁地的神通。有了它,即便遇到危险,你也能在一天之内逃出落日王国。”藏鳞说道。

当天晚上,郑家和刘家带着大批猎手找到杨三香,一起抓拿暴露行踪的刺客。

杨三香从早玩到晚,身体累得要死,只好连喝五杯咖啡,吞下十个生鸡蛋,勉强恢复一点精神。

轨生趁杨三香离开的时间,直接进入他的房间搜索,发现地下有个密室。

密室足有两个蓝球场大小,保险箱至少三百个,整齐地排成四列。

轨生有预感,资料就在其中一个保险箱里。可保险箱非常难打开,直接破坏会触发警报。

轨生撬断十几根铁针,拿保险箱一点办法也没有。

凌晨时候,杨三香终于回来,他整个人萎靡不振,脸青唇白。

“刺客找到了吗?”轨生问道。

“找到了。”杨三香点头道。

“是谁?”轨生轻咦一声。

“不知道。我们一直追他到杜家,沿路好几个学生被他杀死。”杨三香说道:“最后我们在杜府的后院找到刺客的尸体,可是尸体没有头颅。刘尽和郑赁继续调查,我就一个人回来了。”

“你不回房间休息?”轨生问道。

“年轻人用不着休息。白天部落又会送女人过来。”杨三香有气无力地说道。

轨生心里暗道,资料放在他那里,一辈子也不用担心资料会被破解。

三天过去,刘尽和刘东迁来到杨家接轨生他们到宫殿见屠真。杨三香这几天只睡了两个小时,也要跟来。

路上,轨生看着双眼布满血丝的杨三香,问道:“你没问题吧?”

“年轻人有什么问题。”说罢,杨三香从怀里拿出一只生鸡蛋,直接敲开吞进嘴里。

宫殿外面像帝国的建筑,但里面的装修完全是王国风格。兽皮地毯,兽骨雕饰随处可见。墙上的蜡烛是动物油做的,空气有股淡淡的香味。

轨生在大厅等了五个小时,终于等到屠真到来。屠真身上穿着黑牛皮做成的轻甲,腰间系有一把金色匕首。

仔细一看,轨生心里暗道,他怎么长得跟藏鳞一模一样呢。

“人来,上菜。”屠真坐下来,吩咐道。

“他们是沈家的轨生、克雾和妇联的广四通。”刘尽站起来介绍道。

“今年王国发生地震超过三百次,是历年之最。你们现在送物资过来非常及时。”屠真点头道:“如果反应良好,我便批准妇联在王国建分支机构。”

菜上好后,歌舞团进场表演。

四个下人把一箱物资抬入大厅。轨生变得异常紧张,双眼不断往广四通那边看。

舞者退场后,屠真让轨生打开物资。广四通自觉走到大厅中央,向箱上的法阵打出四道信源。封印解开的同时,一道强光闪过。

下人打开箱子,里面除了石头,什么也没有。屠真见之大怒,喝道:“混账!”

广四通第一时间利用特殊手段逃走,大厅只留下他的衣服和鞋子。

轨生正想利用副技镜闪离开,被一副白骨附在身上,消失不到半秒,在空中狠狠地摔下来。

“来人,把沈家的人全部关进监狱!”屠真站起来命令道。

四个卫队同时出现在大厅,控制住轨生和克雾。轨生暗叫倒霉,看着身上的白骨不断乱动。

路上,杨三香跟了过来,说道:“你们胆子可真大。”

“什么时候放我们走?”克雾害怕道。

“放你们走,屠真的脸往哪放?”杨三香笑道。

“我劝你不要跟我们走得太近。”轨生试探道:“要是被屠真怀疑可不好。”

“他敢?”杨三香不齿道:“要不是当初我爹给他们两兄弟祭品,他们能成为信众?”

轨生感觉杨三香没准是个突破口,于是说道:“有空到牢房看看我呗。”

“你倒是看得开。”杨三香说道:“你也知道,最近……我可忙……”

半个小时后,轨生踏上传送阵,来到地下千米的监狱。身上的白骨散开,变形成一只半人高的生物,有六条像圆规的腿,额头上的眼睛没有瞳孔。

监狱处于地下,白天狱卒会点着墙上的蜡烛。晚上只能靠天花的荧石勉强找到马桶位置。

轨生和克雾被关在东面的牢房里,感觉特别冷,空气很闷。

牢房的环境还不错,单人床铺了竹垫,马桶干净没有臭味。

克雾就在左边,不断喊冤。狱卒走过来,骂道:“再叫,抽你五十鞭!”

“大哥。屠真气消后,我们有机会回国吗?”轨生问道。

“你看到那边的人吗?”狱卒指着克雾左边的牢房,笑道:“他跟你们一样是帝国的使节,关了快五十年。”

轨生隔着铁栏看过去,那人已经疯了,不断用舌头舔马桶。

“快放我们出去,我不要像他那样!”克雾说罢,像个小孩一样号啕大哭。

周围的囚犯捧腹大笑,唯独右边牢房的老头沉默地坐在床上。

狱卒走后,轨生很好奇为何他们不封印信源,对准牢门,“射!”什么也没有发生。

轨生感觉不妥,连忙往马桶呕吐,精神混乱的同时四肢无力。

足足过了十五分钟,轨生才好受一点,接着又尝试其它信源技术,结果还是一样。

精灵白亵依然叫不醒,大彬留下的心灵感应印记变得非常黯淡,飞蛾就算放出去,也不会有人前来监狱营救。

轨生只好继续尝试使用信源。一晚过去,轨生的胃早已经空了,根本无法吐出任何东西。

轨生已经确定,只有副技切割能用,配合乙骨,牢房可以轻易打破。

狱卒送来早餐。轨生接过一看,牛奶、面包、火腿还有鸡蛋,感觉还不错。

轨生吃饱后,克雾又在大哭,狱卒果真进去抽了他五十鞭。

“喂,小伙子,鸡蛋你不吃吗?”隔壁的老头靠近问道。

轨生直接把鸡蛋扔给他,说道:“不饱么?”

老头一边剥蛋壳,一边说道:“我们吃的跟你们不一样,你们是外国使节,在这里的待遇特别好,我们已经有一个多月没吃到肉了。”

轨生靠近老头,问道:“前辈可有离开这里的方法?”

老头把鸡蛋吞下后,笑道:“如果我知道,还会留在这里受罪吗?”

“他们可没有封印我们的信源。”轨生小声说道。

“落日王国的信众很少能习得封印之术,两只手能数得过来。”老头说道:“还有,监狱被王兽的妖威覆盖,我们一旦使用信源就会特别难受,连普通人都干不过。”

“屠真的主意么?”轨生问道。

老头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屠真怕死,不敢驯服王兽,王兽怎么可能听他的话。王兽盯着监狱只是源自本能。其实,首都巴斯也有少量妖威泄露,只会对精灵有影响。”

轨生暗道,难怪在刘家叫不醒精灵白亵。

每天中午,狱卒在吃饭之前会放犯人出来活动。轨生踏出牢房,克雾还在里面啜泣,精神基本已经崩溃,轨生叫他,他也不应。

轨生在监狱转了一大圈,除了牢房和狱卒休息室,还有一个篮球场和书报亭。

王国没有量刑,只要被郑赁和屠真认定有罪,犯人就得坐穿牢底。

监狱西面的牢房住满白发苍苍的老人,他们有的行走不便,干脆待在牢房躺着。

篮球场上只有两个篮球,为了争夺拥有权,犯人会拉帮结队干架。轨生经过的时候正好看到十几个人赤手空拳打起来。

狱卒根本不会管犯人打架,他们要么守在传送阵附近,要么坐在休息室喝咖啡。

轨生盯着传送阵足足十五分钟,狱卒跟犯人一样使用信源困难,不过,他们拥有强力的野兽同伴。只要接近百米内,轨生就会被两只黑白相间的老虎嘶吼。

“不要做梦了。监狱建成至今从未有人越狱成功。”老头走到身边说道。

“即便狱卒拥有野兽,但犯人的数量是狱卒的百倍以上。一旦暴动,胜负还不好说。”轨生分析道。

“监狱有两个狱卒长轮班,他们可是货真价实的卫队。只要一只地兽,就能把我们所有人全灭了。”老头笑道:“还有,西面的老弱病残你可别算上。”

来到书报亭,轨生找了个位置坐下。这里的书有大半是儿童读物,教人向善的读物也不少。

屠真为了正名肃清行动,叫人写了好几本起义的著作。著作放在显眼的位置,一直无人问津。

最受欢迎就是刘东迁的王国日报。轨生拿起报纸翻了几个版面,他和克雾关进监狱的消息只用了两句话概括。广四通至今还没有被抓到。

半夜,轨生辗转反侧,始终想不明白冷嫣为什么要害他。广四通不是神圣系信众,在妇联的地位低下,充其量只是冷嫣的棋子。

狱卒巡逻离开没多久,轨生听到微弱的呕吐声,即便不看过去,也可以肯定老头在使用信源。

第二天,轨生睡得太死,错过了早餐,活动的时候,到书报亭查看最新一期的王国日报。

令整个巴斯闻风丧胆的刺客又再出现。上面分析称,之前死在杜家的刺客还有同伙,但没有实质的证据。

接下来几天,轨生故意半夜不睡,都能发现老头在呕吐。而且明天中午的报纸一定会有死人的消息。轨生很难不将两者联系起来。

轨生进来监狱就觉得奇怪,只有老头在白天闭目养神,其他人都吵得要命。

王国刘家,刘酪刚被刘二梅折磨完,皮肤被涂上好几层黑水,身体又黑又臭。

刘酪直接把丢在垃圾桶里的衣服穿上,小心翼翼地来到刘尽房间附近,打开墙壁上的小洞口,往里面察看。

刘以越正生气地跟刘尽谈话,“你不能让我的侄子和侄女参加淬体试炼。”

“我可是族长,我要谁参加,谁就得参加。”刘尽怒道。

“单纯地增加淬体试炼的人数没用,个人实力不行,只会丢刘家的脸。”刘以越说道:“很多部落遭到郑赁拒绝,不是最好的说明吗。”

“我打听到,杨家今年派出的人可不少。”刘尽说道。

“杨三香为了女人,完全可以扔掉做人的底线。”刘以越说道。

“沈家资料的破解权,我志在必得,你休要再说。”刘尽一摆手道。

刘以越无奈之下,威胁道:“要是堂哥知道你把他的儿女送去淬体试炼,他一定会从罗漫回来。”

刘尽只好妥协道:“那就派刘二梅去。她在私下求了我几次,想拥有一只天地兽。”

半个小时后,刘酪找到寺远,空空巷道上只有他们二人。

“你怎么黑成这样?”寺远笑道。

“刘二梅这贱人弄的。”刘酪生气道。

“说吧,找我出来所为何事?”寺远问道。

“刘以越的堂哥就是你们要找的人。”刘酪激动道。

“他长什么样,具体在哪个位置。”寺远喜道。

“跟刘二梅的哥哥长得差不多。”刘酪说道:“至于位置,恐怕只有刘尽和刘以越知道。”

“很好。你可以回去了。”寺远满意道。

“我的祭品呢?”刘酪拉住寺远的衣袖,问道。

“只要确定情报属实,祭品少不了你,放心吧。”寺远笑道。

巴斯城南,獠狐和藏鳞正在吃饭。忽然,饭店被一大群猎手包围,屠真一个人走到藏鳞跟前,说道:“我的好弟弟,很久不见了。”

“不关獠狐的事,你放他走吧。”藏鳞害怕道。

“我可是帝国邮报的忠实粉丝,你的朋友不仅不是王国人,而且在帝国犯下弥天大罪。”屠真说道:“其父母厌谷和百合的故事,比刘东迁的连载小说还要精彩百倍。”

“你是怎么知道我回来的?”藏鳞问道。

“我跟郑赁之间可没有任何秘密。”屠真坦白道。

“我不想跟你打。”藏鳞站起来拔出腰间长剑。

“我说过,只要你敢踏进王国半步,我必取你性命。”屠真取下背上大刀,说道。

“我们俩是亲兄弟,我怎么可能加害于你。”藏鳞激动道。

“受死!”屠真一刀下去,桌子一分为二,台上的食物四散开来。

藏鳞和獠狐迅速后退数步。屠真马上执刀冲过来,藏鳞与之连对十几招。

藏鳞的左臂被划开一道血口,急道:“大哥,不要迷信!”

“帝国王日焱的预言准确无比,他说我会登上王座,我用半年时间就推翻前朝政权。”屠真说道:“他还说我会死在你的剑下,只要你一日还在世上,我怎么能安枕入眠!”

屠真的刀很快,藏鳞逐渐落入下风。五十个回合过去,屠真砍断藏鳞的长剑,把他按在墙上。

獠狐想出手帮忙,被一副奇怪的白骨控制住,动也动不了。

“大哥,你真的要杀了我吗?”藏鳞红着双眼,问道。

屠真心里一软,手中的大刀越过藏鳞右耳旁,插进墙上半米。

“你我从小相依为命,当初要是能狠下心来,就不会放你离开王国。”屠真松开左手,说道。

“我是什么样的人,大哥最清楚。”藏鳞信誓旦旦道:“我绝对不会加害大哥。”

屠真把大刀抽出放回背上,说道:“你们两人去参加淬体试炼,屠汝你必须驯服王兽。这样,你们才能在王国生活下去。”

看着屠真带着猎手离开,獠狐问道:“他就这么放我们走?”

藏鳞摇了摇头,说道:“只要我们还身在王国,屠真想杀我们易如反掌。”

“我们现在快马离开,他怎么找得着我们。”獠狐不信道。

藏鳞翻开衣袖,露出手臂上的印记,说道:“刚才控制你的白骨是天兽栉骨,具有锁定和禁锢的能力。”

獠狐刚才已经体会到白骨的利害,马上翻开衣袖,手臂上果然也有印记。

“你之前说过,王兽的驯服率不到百分之三十,此行凶多吉少啊。”獠狐说道。

“屠真还念兄弟之情,不忍下手,想借王兽把我除掉。”藏鳞无奈道。

帝国沈家,沈泊海处理好文件从书房出来,正好看到沈岩回来,问道:“爸,你这几天去哪里了?”

“……我……为沈蓝……找到婆家……”沈岩避开沈泊海的视线,说话吞吞吐吐。

“对方是什么人?”沈泊海赶紧问道。

“看起来还不错。家里究竟做啥的,我忘了问了。”沈岩搔着脑袋说道。

沈泊海整张脸垮了下来,说道:“这不能开玩笑。”

沈岩无奈之下,只好说道:“我在酒吧跟人喝酒喝醉了。”

“一日仙吧。”沈泊海揭穿道:“普通酒,你怎么可能会醉。”

“总之。对方知道沈蓝还没嫁,想跟我们结成亲家。”沈岩说道。

“所以,你马上答应下来?”沈泊海不安道。

“我当面拒绝。”沈岩说道:“他要跟我打赌喝一日仙不倒下。赢了,我可以得到他的古董玉佩。输了,沈蓝就嫁到他家。”

“结果肯定输了。”沈泊海用力捶向旁边的柱子,说道:“沈家的位置恐怕已经泄露。”

“……他的确跟我要了地址送彩礼。”沈岩低头说道。

当天晚上,沈泊海提高整个沈家的安保级别,任何人暂时不要离开沈家半步。

淬体试炼在即,监狱的活动时间增加了一个小时。轨生发现,狱卒长有两天没来。

把今天的王国日报看完,轨生主动回牢房休息。老头正和狱卒吵起来,狱卒怎么也不肯派人通马桶,轨生从昨天开始就闻能浓浓的异味。

狱卒气得拿出皮鞭,正欲抽下去,右手被轨生抓住,喝道:“放开我!”

“何必跟个老头计较呢?”轨生笑道。

狱卒收回皮鞭,啧一声,朝休息室走去。

轨生在监狱生活一段时间,早就知道狱卒不敢得罪使节,所以才出手帮老头。

“谢谢你。”老头说道。

轨生把老头拉到一边,问道:“你是不是有联系外面的能力?”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老头冷静道。

“你晚上呕个不停,第二天刺客就会在巴斯杀人,这可不是巧合。”轨生肯定道。

“我叫儒卿矢,在以前还算是个人物。”老头长叹一声,说道:“屠真勾结罗漫外部势力,趁圣兽归位,联合郑家发动政变,亲手杀死国王,最后肃清所有部落主。”

“圣兽归位?”轨生露出疑惑的表情。

“卫队会将天地兽放回圣地供国人朝圣。”儒卿矢解释道。

“你是屠真的肃清对象么?”轨生问道。

“一家八十六口无一生还。”儒卿矢伤心地点头道:“我利用天赋分身躲进监狱避过一劫,样貌迅速变老。因为监狱覆盖妖威,天兽栉骨留下的印记消失不见。屠真来过监狱一次,没能认出我来。”

“在外面行凶的刺客就是你的分身?”轨生猜测道。

“没错。分身可以控制的时间由短变长,只能短暂使用信源,最近我才让分身实施复仇计划。”儒卿矢说道。

“分身就算被人抓住,对你没什么影响吧。”轨生说道。

“正好相反。分身只要不死,主体就会不灭。我让分身行动,得冒很大风险。”儒卿矢介绍道。

“你的分身再利害,也无法接近屠真,他的天兽栉骨是真的利害。”轨生心有余悸道。

“我自有办法。”儒卿矢眼睛一转,问道:“你要不要帮我?”

“在监狱替你加油打气么?”轨生笑道。

“这里还有一个传送阵,帝国人建造宫殿时留下的,连屠真也不知道。”儒卿矢说道。

轨生心里暗道,儒卿矢和屠真的恩怨属于落日王国的内政,如果插手干预,很可能会影响帝国和落日的关系,只能拒绝儒卿矢的提议。

时间飞快,淬体试炼终于开始了。整个监狱变得异常安静,守卫传送阵的狱卒不到十人。

“今天是好机会,你有没有改变主意?”儒卿矢问道。

“你连牢房也出不去吧。”轨生没有马上拒绝,试探道。

“谁说的。”儒卿矢直接用牙签把铁锁撬开,手法极其熟练。

“祝你好运。”轨生说道。

儒卿矢也把轨生的牢房打开,轨生疑惑地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一场相识,免费带你出去。”儒卿矢笑道。

“出发吧。”轨生从床上站起来,说道。

“你倒是有点骨气啊。”儒卿矢说道。

“对不起。我没有骨气这种东西。”轨生笑道。

儒卿矢把墙壁上的蜡烛吹熄,附近的能见度大幅下降。

“传送阵在哪里?”轨生问道。

“就在我的牢房后面。”儒卿矢回答道。

轨生马上省悟过来,说道:“你是故意弄塞马桶的?”

“有人要跟我换牢房,我总得干点什么。”儒卿矢说道。

“难怪你无条件带我出去,传送阵就在这里,你离开的时候我一定会发现。”轨生说道。

“还有一个原因。”儒卿矢说道:“我需要破开墙的力量。”

轨生检查一遍墙壁,问道:“你自己没有办法吗?”

“有是有,不过,得吐个几十分钟。”儒卿矢说道:“你的右臂有乙骨,破墙更加方便。”

“你咋知道的?”轨生讶异道。

“活到我这个年纪,这点见识还是有的。”儒卿矢说道:“乙骨虽然珍贵,但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其实,我对施术者更感兴趣。”

轨生施展副技切割,对准墙中心,用尽全力击出右拳,轰隆响起,传送阵出现在眼前。

儒卿矢见轨生右手连擦伤也没有,佩服道:“还是小看你了。”

轨生没法说话,胃部不断翻腾,差点吐了出来。

儒卿矢第一时间钻了进去。轨生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克雾,没法保证他的生命安全,还是留他在这里好了。

几分钟后,轨生踏出传送阵,全身被血色雾气包围,身体非常难受。

见儒卿矢一点事也没有,轨生不禁问道:“这血雾到底是什么?”

“血雾来自地兽朱禽,对身体有大害。常人只要忍过血雾的侵蚀,身体素质会大幅提高,更容易驯服天地兽。这就是王国著名的淬体试炼。”儒卿矢介绍道。

“不用说,你当年早就通过淬体试炼。”轨生实在受不了,蹲在地上,双手扶地。

“当然。”儒卿矢说道:“这里是圣地山下,你身体好了后,到圣地取得天兽地支。”

“为什么?”轨生抬起头,问道。

“你要想离开落日王国,必须得穿过落日的护国大阵。天兽地支能反侦反潜,带着它,你能避开很多危险的地方。”儒卿矢朝山上看去,说道。

轨生知道老头在利用他,可心里没有任何办法,问道:“要怎么驯服天兽地支?”

“尾巴是关键。”儒卿矢露出满意的笑容。

儒卿矢离开后,轨生的身体开始慢慢变化,鲜血渗出皮肤,四肢颤抖个不停。

宫殿高处看台,屠真走进来,见杜逝全副武装,笑道:“王国要打仗了吗?你连家传金丝甲也穿上了。”

“最近刺客闹得很凶,这点装备算不了什么。”杜逝说道:“现在年纪大,怕死得很。”

“你觉得刺客会是谁?”屠真坐下,问道。

“当年该死的都死了,我猜不到。”杜逝说道。

“这几天我总是做梦,老国王拿刀砍我。”屠真说道。

“你可不能怪他,是你砍他先的。”杜逝笑道。

“这话没毛病。”屠真也笑起来。

刘东迁和刘以越相继进入看台,一起向屠真施礼。屠真拿起旁边的名单翻了两页,说道:“刘家今年参加的人数特别多。”

“希望不要都死去。”刘东迁短叹道。

“刘尽他不来吗?”屠真问道。

“不想看到刘家子弟死去。”刘以越说道:“这是他的原话。”

“刘家很想把沈家资料弄到手啊。”杜逝开口道。

“难道杜家不想?”刘东迁微怒道。

“沈家资料的加密方式世界一绝,我自问杜家没有一人有能力将其破解,投入人力物力只会浪费时间。”杜逝说道:“还有,我对沈家的秘密丝毫没有兴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