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609字
  • 2022-03-16 18:26:27

跃马城的城墙全都用青石堆砌而成,足有三四十米高,从外面无法看到里面。城门呈半月形,大概有三四米宽,两米高。平时每到晚上十点城门就会关闭,直到早上五点才开启,节假日会稍微放松一点时间。

城门开启后,一般会有四个门卫看守,两个站在内城门两侧,另外两个守外城门。

城墙上立着两樽石马,石马相对而立,呈奔跑姿势。城门标注着三个大字——跃马城,因为书写的字体有点特别,轨生有点认不出来,但还是能猜个大概。

外地人即便在跃马城逗留很短的时间,也要给付进城费三个金币。

轨生现在进城没有任何意义,与其花三个金币进去里面见识一下,还不如把钱留下来用作今后的生活费。

两爷孙要进城把货交到商铺那里,之后便启程回家,要不然赚的钱还没有花的钱多。

“小哥,多谢一路上的关照。”老者从轨生手上接过竹筐说道。

“如果没有你,我到现在还没来到跃马城呢。”轨生搔着脑袋不好意思地说道。

“不知小哥今后有何打算?”老者问道。

“到城外看看吧,实在不行就另寻别处。”轨生说道。

“听说城外专门卸货的地方招人,你可以去看看。那里工资还算不错,而且招的几乎都是外地人。”老者想了想说道。

“需要什么条件?”轨生问道。

“只要通过考核,就能在那里上班。那里专门承接孙氏牧场外包出去的业务,招聘大量外来廉价劳动力。尽管如此,工钱还是比普通村子的家庭收入高两三倍。”老者回答道。

与老者道谢后,轨生便转身离去。

“爷爷,叔叔不跟我们进去吗?”孙女拉着老者的衣摆问道。

“傻孩子,叔叔还有别的事要干,没时间陪我们的。”老者说道。

“跟爸爸一样吗?”孙女又问道。

老者听后不禁心酸,暗骂国家突然强制征兵,拉着孙女急着进城。

没花多少功夫,轨生就找到老者所说的地方。那里在城外一里左右,有十几个蒙古包,外面用木栅栏围着。

轨生远远看到许多人在那里出入,那些人看上去非常结实,绝对是廉价的苦力。他们大多赤裸上身,搬起货来满头大汗。

一有龙车到达,他们便纷纷从里面走出来,迅速把龙车上的货物搬到一辆辆普通的马车上,如此反复,直到把龙车搬空。

负责管理这项业务的人是一个带眼镜的女子,大概三十岁左右,胸口的地方绣着一个显眼的“孙”字。

她坐在一张露天的办公桌后,检查货物记录。轨生走到她身前,她还一无所知。

“不知道,这里还招人吗?”轨生恭敬地问道。

她丝毫没有回答轨生的意思。轨生也不着急,静静地站在一旁,等待她完成手头的工作。

将近花了半个小时,她伸了一下懒腰,抬头看向轨生,说道:“像你这样有耐性的年轻人不多了。”

听后,轨生立即明白,其实她听到刚才的话,只是不说罢了。

“干这活很费力气,你是不行的,还是走吧。”她直言道。

“虽然我看起来瘦弱,但力气还是有的,希望你给我一个机会。”轨生不可能就这么被她打发走,于是赶紧说道。

“我们所搬的货物每样都至少有一百斤,有的甚至两百斤。我们不可能用两个人搬一件货物,那样太浪费时间,所以我们最低的要求是搬得动一百五十斤的货物。”她又说道。

轨生想了想,说道:“我能行。”

“你?体重都没有一百斤吧。”她有点不可置信地说道。

轨生没有回答她,直接到旁边的一箱货物面前,蹲下身子将其抬起。

“没想到你力气还挺大的,明天到这里找我吧,对了,我叫李利洁。”李利洁说道。

“明天我就能上班?”轨生走近确认道。

“当然不是,你只是符合条件,明天还要接受测试,大概五六十个人争取两个名额吧。我劝你还是不要来,毕竟比你强壮的人多的是,机会不大。”李利洁又说道。

“好吧,明天见。”轨生说罢扭头就走,他不可能因为李利洁一两句话就放弃眼前的机会,就算失败,也不会吃亏,如果成功,那就赚大了。

离开后,轨生又经过那条连接峡谷的桥,到附近的招待所再住一晚。

第二天早上,轨生早早起床,整理好仪容才出门,暗道,即使容貌不怎么出众,但至少不要在别人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

来到昨天应聘的地方,轨生看到周围都站满了人。他们外表十分粗犷,与轨生形成很大的对比。有很少一部分职员留在这里看热闹,他们曾经也做过测试,对新来的人员充满好奇。

李利洁在人群中不断穿梭,场面虽然混乱,但她看起来一点也不慌,拿着笔记本不断登记。

来到轨生面前,李利洁露出惊讶的神情,说道:“没想到你还真来了,叫什么名字?”

“轨生。”轨生简单地露出二字。

“好了,已经登记成功。只要通过测试,你就是这里的员工,如果失败,就等待通知吧。如果我们缺人,你还是有机会的。”李利洁解释道。

“多谢。”轨生恭敬地向她点了点头。

这里已经来了一百多个陌生面孔,比李利洁所说的数目还要多上一倍。

他们满脸期待,和轨生一样都是来自偏远的村子,想寻找一份好的差事。

忽然,一个粗大的手掌按在轨生的肩膀上,“小哥,你也来凑热闹啊。”

轨生回头一看,一个光头方脸,整个下巴都是胡子的男人盯着他。

“碰碰运气。”轨生谦虚道。

“这玩意不是单靠运气就行的哦。”男人说道。

“我叫轨生,不知道大哥如何称呼?”轨生问道。

“我什么都不会,就只有一身力气,因此村子里的人都叫我大力。”大力用力拍向自己的胸膛说道。

“莫非大力兄以前参加过测试?”轨生又问道。

大力搓了一下鼻子,说道:“没错,上次差一点就成功,我有五百斤的力气,剧然输给矮我两个头的混蛋,简直气死人了。”

“能举起五百斤也不能过?”轨生感到十分惊讶。

“是啊,他们除了考验力气,还会测试其它的,每次都不一样,大家不好捉摸。例如上次,他们叫我们运一批货物到五十里外的地方,我第一个到达,还是不及格,他们说我把货物弄湿了。可那天都在下雨,这怎么能怪我啊。”大力一边回忆,一边生气地说道。

“矮你两个头的人是怎么赢的?”轨生忽然来了兴趣,因为这对他接下来的测试十分有用。

“他比我晚到一个小时。他用一层塑料包裹着货物,再把大片树叶铺在上面,雨水根本无法弄湿货物。就这样,他成为当时唯一被录用的人。”大力回答道。

听到这里,轨生产生一丝希望。测试不单纯考察体力,其它因素都非常重要。只要在测试中多加留意,他还是有很大把握拿下名额的。

这时,远处有两辆龙车分别先后从桥梁经过,上面的货物实在有点多,轨生估算一下,恐怕要一百人花上整天才搬得完。

龙车到达后,负责搬运的员工动也不动,安静地坐在一边休息,露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龙车后面的车厢整齐排列好,不多不少,与参加测试人员的数目一样。

“好了,大家都过来吧。”李利洁向参加测试的人员招手道。

轨生走到人群后面,静静等待李利洁公布考题。大力没有耐性,到最前面,大呼大叫道:“都什么时候了,快点说考题吧。”

此时,一堆壮汉呼应起来。他们都是急性子,只是没有大力胆子大,现在见有人出头,性子就耐不住了。

“大家静一静,测试马上就要开始,开始前,我有必要跟大家说明一下。”李利洁不慌不忙说道。

参加测试的人员纷纷静下来,考题的说明十分重要,如果听漏了,很有可能会影响到测试结果。

李利洁提高音量继续说道:“如你们所见,今天有两辆龙车同时抵达,那是从王都送过来的一批货物,检验到运输一共花了两个多月。龙车日夜赶路,才在今天准时到达。车上的货物按照统一规格装箱运载,全都是王都一家陶瓷店的商品。搬运的时候要格外小心,你们要是弄碎一件,可不仅是赔钱那么简单。”

“说这么多,到底要我们干什么?”大力已经开始听懵了,他脑海里就只有两个字搬和运。

李利洁清咳一下,看了大力一眼说道:“好了,我要你们把车厢的货物搬到那边的手推车上。还有,速度是招聘的考量因素之一。”

大力听后大笑起来:“不就搬货嘛,说这个那个干嘛,比力气谁还比得过我,哈哈……”

“对了,即便不会录取你们,我们也会给付完成任务的人相应酬劳,绝不会占大家便宜。你们如果觉得没有机会,大可以在中途放弃测试,不过,结束后得不到酬劳。”李利洁补充道。

每个参加测试的人都站到各自车厢前,轨生也不例外,他看了看车厢里的货物,发现每箱货物都是用牛皮纸包装的。除了那个王都陶瓷店独有的商标外,包装外面还有王都产地的符号。

再看看远处的手推车,轨生估算了一下。两点之间来回,至少有两百米,整个车厢将近有百件货物。也就是说,如果轨生一个个拿,得要跑上两万多米。

速度不能快,不然绝对完成不了,轨生心里马上有了打算。

同时,轨生觉得有些蹊跷,这次测试也简单了吧,跟大力说的很不一样。如果测试不出现变数,大力单靠那身蛮力,绝对能够轻松拿下名额。

轨生看向李利洁,她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只好在接下来的测试中尽量小心。

李利洁吹响手中的哨子,参加测试的人纷纷动手。轨生从最上面拿下一箱货物在手中掂量一下,大概重一百斤,勉强能搬得动。

在搬动过程中,轨生听到箱子里发出清脆的声音,货物掉到地上,一定会碎掉。因此,轨生格外小心,一点也不敢松开双手。

终于,第一个把货放到手推车上的人出现了,轨生看也不看就知道是大力。

大力是个直爽之人,见自己远远抛离其他人,不禁插起腰,哈哈大笑起来。

轨生看了看后面,除了他,身后没有一个人,也就是说,他是所有参加测试的人中最慢的。

轨生没有泄气,继续小心翼翼地抬着货物走向手推车。

轨生把货物放进手推车,往左边一看,大力已经又放进一箱货物了。

虽然轨生并不着急,但速度比预想慢了一点,于是,轨生跑步回程。

半个小时后,大力搬了十五件,而轨生只搬了七件,还有一件正在途中。

轨生已经满头大汗,双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其他人面色也不太好,没有刚开始那么有朝气了。

轨生停下手,在外面要了杯水喝,令其他看热闹的人满脸惊讶。其中一人对轨生开玩笑道:“你是来旅游的吧。”

“反正不是第一,也不是第二,再快又有什么用呢?”轨生喝了一口水道。

那个人听后觉得有道理,顿时无话可说。这次招聘只有两个名额,轨生排在最后一名,追上大力和第二名根本不可能。

“况且,我只要完成任务,钱还是有的。”轨生放下杯子,又继续跑去搬货。

有个人急于求成,在搬货途中拼命奔跑,一不小心,整个人摔倒在地上,货物落地后发出碎裂的声音。

他绝对不及格。至于用不用他赔偿,货物值多少钱,那又是另外的说法。

轨生在搬货的同时一直往四周看,视线落在李利洁身上,不禁多留意几分。

李利洁在整个测试过程中都没有看向手推车那边,一直盯着装满货物的车厢。

比赛一般都看结果,李利洁的举动有些反常,令轨生很好奇。

又过了一个小时,已经有人放弃搬运了,他们还有力气,只是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

他们所搬的货物不及大力的二分之一,越拖后期,差距越大,再笨的人也看得出来。

只有几个壮汉能追得上大力,他们与大力相差不多,拼一下命,还是有那么一点机会。

轨生所搬的货物只有大力的四分之一,是全场搬得最少的人。但轨生一点也不急,因为他知道,决胜点不在手推车上,而是在车厢里。

想是这么想,可到现在,轨生还没有从车厢中找到任何秘密。在不停的搬运过程中,轨生的注意力越来越不集中,为了保持更好的精神,他决定再次喝水休息,差点把那些看热闹的人气得吐血。

轨生坐在一边,看着遥遥领先的大力。他左手扛一件,右手又拎一件,一个来回搬两箱货物,大气也没喘一口。

李利洁有时会看一眼大力,但轨生从她眼中看不出什么异样,这大大证实了轨生之前的猜测。

休息够了,轨生再去作苦力,当他搬到只剩一半的时候,轨生终于发现异样。

一箱货物上的商家标识出现问题,它的方向弄反了。好在轨生之前留了个心眼,不然根本察觉不到。

李利洁曾经说过,每箱货物都按照统一规格封装,所以这一定有问题。

轨生没有把有问题的货物搬过去,将其拿起放在离车厢不远的空地上。

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轨生突然看向李利洁,李利洁果然在盯着他。

轨生发现有问题的货物后并没有停下,毕竟最终的目标是把货物运完。

有此小插曲,轨生便加倍留心,如果错过另一件问题货物,那么之前所做的将没有完全任何意义。

轨生的车厢上还有三分之一货物,大力已经全部搬完了。最接近大力的人,差十几箱就完成任务。这时,又有二三十人放弃搬运。

“怎么样,这名额我是拿定了吧?”大力得意地走到李利洁面前,右手拇指指着自己问道。

“全部人都测试完,我才公布结果。”李利洁摇了摇头道。

“那得要等多长时间啊,第二名搬完就好了吧。”大力不解道。

“我说过的话不会重复第二遍。”李利洁说话的时候看也不看大力,完全当他是个笨蛋。

大力拿她没有任何办法,只好坐到一边跟其他人一起看热闹。当发现轨生才搬那么一点后,大力连骂几句脏话。再笨的人也知道,等轨生搬完,天都要黑了。

“小哥,要不你放弃吧,回去村子好好锻炼,将来有的是机会。”大力向轨生喊道。

“好的,等我应聘成功,就请你吃饭,”轨生又抬起货物,喘着气说道。

“你这样想就对了……等等……什么?!你是搬坏了脑子吗。”大力不可思议地说道。

旁边的人都纷纷笑起来,觉得轨生不自量力的同时,还替他感到惋惜,力气不行就罢了,脑子还有问题。

过了十分钟,轨生又在车厢里找到一处异样,牛皮纸上的出产地有问题,上面写着一个陌生的地名,与其它印着王都字样的货物完全不同。于是,轨生将其放在之前有问题的货物旁边,继续搬运。

同时,第二位完成任务的人产生了,他没有大力那样轻松,就算成功,脸上也没有一丝高兴的表情。他脱力地坐在地上,什么也不管,只想好好休息。

又有不少人放弃搬运,继续测试的只有十几个人。轨生还是排在末尾。

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快到黄昏,一共有九个人完成任务。在场还有三个人坚持着。

轨生已经把百分之八十的货物搬完,剩下的估计两三个小时就可以完成。

“小哥,你就这么缺钱吗?饭还是我请吧,我求你别搬了。”大力向轨生哀求道。

“我是一定要搬完的,至于你请不请,到时候再说吧。”轨生抹了一下汗水说道。

天色已黑,终于,场上就只剩轨生一人,其他人吃完饭后继续来看他是否在坚持。

轨生已经累得快走不动,眼看只剩几件货物,他说什么也不会放弃。

差不多快要结束,轨生拿起一件货物,感觉有点不太对劲。他仔细检查一遍,又找不到哪里有问题。

从外表上看,手上的货物跟其它的完全没有不同之处。莫非是自己太累而产生错觉?轨生不禁暗想道。

轨生决定先不搬这件货物,拿起另外一件,这时,感觉又恢复正常。

轨生知道此处必有蹊跷,但他又说不出个所以然,于是便坐在地上思考起来。大力看到这里,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几分钟后,轨生还是想不出来。货物的外表没有任何异常,拿起就有问题,轨生只好再次搬起那个不对劲的货物,在手中掂量一会又放下,再拿起正常的作对比。

终于,轨生发现了不同之处,不对劲的货物比其它的货物稍微轻了一点。如果不多作几次对比,普通人根本无法察觉出来的。

于是,轨生把这个货物划分为有问题的货物。轨生接着继续搬运,二十分钟后,除了地上那三个有问题的货物,终于把所有货物搬完。

“我也好了,可以公布结果。”轨生拖着疲累的身体走到李利洁面前说道。

大力也走了过来,说道:“搬完你个头,那边还有三个。”

“好了,你们都一起过来吧。”李利洁大声说道。

完成任务的人排成一排,静静等待结果。实际上,等待结果的也就只有两个人,其他人都是来领取酬劳的,总不能空手而归。

李利洁越过众人,朝属于轨生那截车厢走去,来到三个有问题的货物前,蹲下检查一番,之后又回到众人身前,说道:“此次测试,第一个成功完成任务的是,轨生。其他人,全部不及格。”

“什么?!”除了轨生,其他人不约而同地吐出两字。

“疯了,一定是疯了,如果不是,那小哥该不会是你的亲戚吧,难不成是爱人?”第二个完成任务的人十分不服气地说道。

“对啊,他排最后一名,大家都有目共睹,我才是第一个完成任务的人。”大力不甘心地说道。

“大家别急。其实,我叫你们搬的货物中,有三件货物是有问题的,如果你们把其中一件搬过去,都算不及格。”李利洁解释道。

“有问题?不可能啊,我看每件都一样。”那个排在第二名的人不敢置信地说道,接着立刻跑到自己的手推车上,一个又一个地翻查,没一会,找出产地不同的问题,不过,另外两个还是找不到。

大力也到自己的手推车检查,他的检查的速度丝毫不慢于搬运速度。结果,大力还是没有找到一件有问题的货物,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在忽悠他。

李利洁知道不解释清楚,大家是不会服气的,于是带领大家走到大力身旁,从手推车上挑出三件货物,指着其中一件说道:“开始之前,我跟大家说过,这批货物都是王都出产的,所以包装上的出产地一定是王都,你们看这件货物的出产地是不是与其它的不同。”

大家纷纷走近检验,结果真的如李利洁所说的那样。李利洁又指着另一件有问题的货物说道:“这批货物按照严格要求封装,因此不仅里面的商品一样,而且外表也是相同的。你看这件货物,它上面的商标是不是反了。”

见大家检查完,李利洁最后指向剩下有问题的货物说道:“最后一个不好发现,它的外表与其它货物没有什么不同,但它的重量比其它的货物稍微轻了一点。你们如果不注意,是很难发现的。”

大力左手捧着正常货物,右手捧着那件重量有问题的货物,察觉到右手那边的货物确实轻了一两斤。

“我们招收的工人,不仅要力气大,还要细心,一旦发现有问题的货物,就要马上禀告,避免造成重大损失。因此,我才会在测试中加入有问题货物。”李利洁说出测试的目的。

“还有一个名额呢?现在只有轨生一人成功完成任务。”有人问道。

“另外一个被我们录用的人则是大力,在同样犯错的情况下,他是最快搬完的,你们没有意见吧。”李利洁说道。

大力听后高兴地跳起来,走到轨生身边,“我们两人以后可以一起上班了。”

我们没有那么熟吧,轨生心里暗道。

之后,其他没有录用的人领到相应的酬劳离开,大力和轨生被安排在一个蒙古包内休息,明天正式上班。

蒙古包内除了大力和轨生两人外,还有许多老员工,他们都很早休息。

李利洁说,员工要在天没亮的时候起床,一整天待在外面,一有龙车就要卸货,所以要抓紧休息时间。

蒙古包刚好有一张空置的双层床,大力想睡上铺,但马上被轨生拒绝。原因无它,轨生担心大力的身板太大,上铺承受不住压力,大力会在睡觉中掉下来砸到他,所以,轨生是万万不会同意的。最后,大力只好妥协,有点不高兴地在下铺坐着。

蒙古包内的灯在半个小时前已经熄灭,轨生躺在床上,看着不规则的天花,身体的疲累令他很想睡觉,但轨生还是保持清醒,思量今后的打算。

成功被录入为员工,轨生算是在跃马城附近扎根了,但他不能一直待在这里,如果不尽快混进城,那么他就没有任何机会接触到有份量的人物,所以绝对不能和一样出身的苦力永远混下去。

要想在城内长期居住,一是五百个金币,二是有城里的人作担保。

前面那个条件,轨生一定不会选,要赚到五百个金币,不吃不穿也要一两年。

轨生打算找机会进城,看能不能在城里认识一些人。当然,这得要轨生站稳脚步才会去做的。

不知不觉中,轨生已经睡着,一直到天亮,他也没有醒来。大力在旁边一边喊,一边摇轨生的身体。

轨生睁开眼睛看去,大力已经穿戴整齐,洗梳干净。“快起来吧,其他人都去干活,这里就剩你和我了。”

轨生坐起来,马上感到全身酸痛,不用想也知道那是昨天的后遗症。

慢慢地走下床来,轨生穿上鞋子问道:“李利洁有什么说的吗?”

“十分钟内必须赶到外面集中,不然取消录用资格。”大力说道。

看来要饿一整天,轨生叹了口气,和大力走出蒙古包。他们与其他职工集合后,李利洁简单说明这一天的安排转身离开。

轨生今天要把其中一辆龙车的货物卸完。和他搬的还有包括大力在内十几个员工。

除了大力,其他员工都不喜欢跟轨生一起工作,毕竟轨生看起来十分瘦弱,吃亏的永远是他们。

搬运的距离跟昨天一样,因为地面有减速带的存在,手推车不能靠近龙车。

“咋不将手推车推到龙车附近呢?”大力大声说道。

“瞎子,没看到那一大片减速带吗?”理着平头的壮汉说道。

“有减速带就不能推?”大力理所当然地说道。

“震坏了货物,你赔得起?”壮汉反问道。

“减速带是哪个笨蛋弄的?”大力不满道。

“你咋这么多问题。”壮汉不理他,走到一边去。

另一个穿白背心的老员工说道:“以前的确没有减速带。”

“为什么现在有呢?”大力不解道。

“来往城门的车辆和行人特别多,经常出意外。”老员工解释道:“前几年,孙家的货车把王都的官员撞成重伤。孙老爷花了不少钱才摆平此事,怕同类的事情再次发生,便设置了那片减速带。”

“当时有很多员工抗议。但孙老爷置若罔闻。”一个带眼镜的员工说道。

“反正他们给的工钱一样,累的只是我们。”老员工无奈道。

开始正式工作,轨生搬得实在太慢,每隔一段时间,还要休息十几分钟,令其他人感到十分不满。好在大力一人顶其他三个人,要不然工作一定无法完成。

轨生把一切看在眼里,心里哪里不会知道他们想的是什么。身体素质确实比不上其他人,也没有办法在短期间变得强壮,要想在这里混熟,不想想其它办法是不行的,轨生一边搬一边暗道。

当天晚上,轨生终于把最后一件货物搬完,身体差不多要散架。其他人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多少会对轨生有意见,集体吃饭的时候也不叫上他。

轨生对此没有生气,找到大力,问道:“还记得测试中我说过的话吗?”

大力愣了一会说道:“你真的要请我吃饭?城里的花费可不便宜。”

“不用你花钱,还担心什么?”轨生反问道。

“也对,那就走吧。”大力高兴地拍了一下轨生肩膀,差点把他按倒在地,说道:“你身子也太弱了。”

“是你太强。”轨生无奈地说道。

给跃马城守卫金币后,轨生和大力踏入城内。里面与外面完全不一样。外面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地,里面则是青石水泥。

轨生每走一步,都会有人看过来,他们仿佛在看牲畜一样。

轨生打量一下自己,果然,现在的状况十分糟糕,还不如在卦符村的时候。因为白天工作的关系,裤子被磨损出好几个洞,身上的衣服松垮垮的,又黄又旧,还有一股酸臭味。大力就更不用说了,他比轨生更邋遢,但他一点也不在意。

轨生在街道角落找到一间不显眼的小店。守在店外的小二没有因为他们的穿着而嫌弃他们,热情地招呼他们进去,轨生才确定在那里吃饭。

店里只有三四张桌子,不到一百平方米。老板做的是小本生意,跟轨生一样来自偏远村庄,所以吩咐小二不要嫌弃任何一个外地人。

“要吃点什么吗?”小二问道。

轨生看向大力,问道:“你喜欢什么,就尽量点。”

大力一点也不客气,一口气点了三道菜,名字听起来全像是荤。最后,大力神秘兮兮地小声问道:“你们店有一日仙卖吗?”

小二看了一下四周,确定没人后,说道:“那可不便宜,你要多少?”

“不用多,一小杯就可以。”大力舔了一下嘴唇说道。

“好的,马上到。”小二说罢往店内走去。

“你说的一日仙到底是什么?

”轨生好奇地问道。

“你不知道?对了,你年纪也不大。”大力看了轨生一眼,继续说道:“做完事,喝一口身体会很舒服,晚上还可以做个好梦。”

“那不是很好吗,你用不着这么神秘。”轨生不解道。

“全国禁止销售一日仙。那会上瘾,喝多了还会有副作用。人会不自觉地产生幻觉,一次持续几个小时,停用几个月后才能恢复正常。”大力小声说道。

“稍微控制就行,用不着禁售吧。”轨生说道。

“起初的确是这样,但有的人自制力不足,把那玩意当水喝,结果出事了,他拿起柴刀到外面乱砍,把好几个人砍死。国家发现不妥,在国人不满的情绪下颁布了禁令。”大力解释道。

“你还喝,晚上不会操起家伙干我吧?”轨生有点担心道。

“放心,那玩意对我没用,当然我是说喝一点。”大力拍着胸口说道。

小二把菜端出来,不出轨生所料,那三道菜清一色是肉,想在里面挟一条青菜也难。

菜上完后,小二从背后掏出一个小瓶打开,里面传出浓浓的味道。

“要不要来一口?”大力问道。

“不用,我不需要这种虚假的东西。”轨生摆了摆手说道。

“什么虚假东西,那可是好东西。”说罢,大力菜也没吃直接喝了一口,没多久,脸就红起来,话也变多了,不停地与轨生聊一些不搭边的话。

轨生一点也不担心。的确如大力所说一样,喝一点没有多大影响,他还是十分清醒。

轨生开始说出邀请大力来此的真正目的:“吃完饭后,你能不能帮我一下忙?”

“这什么话,吃完这饭,大家就是兄弟,有困难就直说,除了钱之外,我都能帮上一点忙。”大力豪气道。

“你也看到白天那些工人对我有点不满,长时间这样会影响到我的工作。”轨生直接说道。

“这……恐怕有点困难啊,毕竟我可不能帮你变强壮啊。”大力面露难色说道。

“我当然不会提出这样无理的要求,我只是想借用你的力气罢了。”说完,轨生在大力疑惑的眼神中露出微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