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760字
  • 2022-04-26 15:54:25

两人一直沉默,冷嫣终于平复下来,说道:“你还记得村口附近那棵桃树吗?”

“嗯。桃树是曹先生从村里的老兵买来的。我离开村子的时候,桃树已经砍了建房。”轨生回忆道。

“每年结果,我和黯湮,你跟高锐,还有汤婉娴,都会去摘桃子吃。”冷嫣说道。

“最后还不是我和黯湮做苦力,高锐当时太胖,树枝根本承受不了。你跟汤婉娴就不可能爬树。”轨生不满道。

“孟冽每次准时带曹先生过来,真让人讨厌。”冷嫣说道。

“他只不过想跟我们一起玩罢了。”轨生笑道。

“媚娘事后会给曹先生桃子钱,你知道吗?”冷嫣问道。

“所以,后来我就没碰过他的桃子了,反正味道又不怎么样。”轨生脸色一变,点了点头。

“媚娘怎么了?”冷嫣问道。

“没事。”轨生侧过头说道。

“我从报纸上看到,高锐在军中过得不错。”冷嫣说道。

“可还是会怕母亲。”轨生说道。

“谁不怕呢?”冷嫣笑道。

“他以前打烂家里的古董花瓶,怕母亲生气,躲在曹先生的厕所两天不出来。”轨生说道。

“最后,高锐母亲打烂厕所门把他揪出来,当着众人面前,用藤条抽他屁股。”冷嫣说罢,两人都大笑起来。

足足过了三分钟,冷嫣才继续说道:“真想一切不变。”

轨生大有感触地点了点头。

冷嫣伸出右手放在轨生的手背上,认真地说道:“所有人都可以放弃他,但唯独我不可以。”

第二天早上,冷嫣故意调开仓库的人,把广四通叫过来。

广四通还是一身酒气,左眼眶被人打得又红又紫。

“你今天跟沈家的人一起护送物资到落日王国。”冷嫣吩咐道。

“这可是优差,当然没有问题。”广四通爽快道。

“我要你把物资全部换了。”冷嫣右手放在箱子上,说道。

“你开玩笑吧,被人知道,妇联放过我,当今陛下也会把我斩了。”广四通害怕道。

“不要忘了谁保你下来的!”冷嫣瞪向广四通。

“当初是你叫我做的,保我不是很正常吗?”广四通避开视线,说道。

“别跟我装糊涂,我认识你之前,你在妇联就没少干坏事。我把这些拿给梁玫荆看,你的脑袋一样保不住。”冷嫣拿出一叠厚厚文件,说道。

“好吧,我做。”广四通举起双手,无奈道。

突然,冷嫣咳得很利害,来不及用手帕,左手尽是鲜血。广四通看在眼里,说道:“你果然有返祖现象,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我的事不用你管!”冷嫣喝道。

下午,天阴。冷嫣亲自送轨生出城。一辆马车放一箱物资,沿途吸引不少人注意。

护送物资的队伍是经常往来罗漫的著名商队,在帝国稍有名气,而且要价不菲。

广四通就站在城门口,经过冷嫣的介绍,正式加入护送队伍。

轨生马上认出他来,正想向冷嫣问清楚,被她紧紧抱住,耳边传来小小的声音,“轨生,原谅我。”

看着冷嫣离开的背影,轨生不断思考她话里的意思。

五个小时后,黄昏降临。大伙熟练地就地扎营,轨生坐在路边的大石上,越想越不对劲,决定亲自打开物资一看。

广四通忽然挡在轨生身前,问道:“大人,想干什么?”

“我要检查物资。”轨生说道。

“物资已经被妇联封印,贸然打开会发生大爆炸。”广四通说道。

“你一定有解开之法。”轨生说道。

“当然。不过,物资送到之前,我是不会解开的。”广四通说道。

“如果我一定要你打开呢?”轨生拔出腰间的小刀毒棘。

“那你就杀了我吧。没法完成任务,我也是死路一条。”广四通耸了耸肩。

轨生盯着他好一会,神色一缓,把小刀系回腰间,转身回到大石上坐下。

王都城南某地下赌场外,余墙息伏在围墙上,旁边还有一个二十不到的青年。

地下赌场的保安等级很高,光外围就有几十个人。进去的路只有一条,出入都得检查身份。

“老板,客户要我们明天之前将赌场的保险箱密码交到手上,现在得行动。”青年小声说道。

“里面有很利害的人在,我的天赋风眼完全不起作用。”余墙息烦恼道。

“要不,我们潜进去看看?”青年建议道。

“如果被发现,我只能保证自己活着回来,你确定吗?”余墙息严肃道。

“那还是不要好了。”青年尴尬地笑了笑。

“既然这样,我们回去吧,明天退三倍订金给客户。”余墙息说罢,从围墙上翻身下来。

两人摸黑走出巷口,被前方一群人堵住。为首之人是个年过六旬的老人,身上全副武装。

“找我有事吗?”余墙息谨慎地问道,让青年站在身后。

“我叫钟正德,想问你几个问题。”老人缓缓说道。

“我什么也不知道,告辞。”余墙息正想往回走,后面突然出现十几个人。

“你可是空穴的主人?”钟正德问道。

“我只是预备军官学院的学生,根本不认识什么空穴。”余墙息转过身,冷静道。

“空穴是王都近年成立的组织,专门贩卖各种情报营利。收费虽高,但情报准确无比。”钟正德从怀里拿出一份合同,说道:“你就没想过是谁让你来赌场的?”

“你想怎么样?”余墙息脸色一沉,问道。

“你认识陈秀丽么?”钟正德问道。

“当然,城市规划局局长之妻。”余墙息点头道。

“她是怎么死的?”钟正德问道。

“我怎么知道。”余墙息马上回道。

“陈秀丽死前经常找你们监视厌谷,给的钱不少,银行都有记录。”钟正德眼睛一眯,说道:“你如果不说实话,我现在就可以把你交到警局,至少得蹲十五年牢。”

“我说,行了吧。”余墙息举起双手,作投降状。

“陈秀丽究竟是不是厌谷杀的?”钟正德忍不住,激动道。

“是的。”余墙息说道:“怕惹事上身,我连尾款也没收呢。”

“他儿子獠狐是帮凶么?”钟正德握紧右手,问道。

“獠狐根本不用动手,陈秀丽已经死翘翘了。”余墙息回答道:“为了掩盖真相,獠狐也没少杀人。”

“很好,这是你应得的。”说罢,钟正德丢了一张银行卡给余墙息。

余墙息接过看了一眼,上面的钱不少,说道:“单凭我一面之词,很难将厌谷定罪吧。”

“这不用你烦恼,我自有办法。”说罢,钟正德带着一群人离开。

第二天早上,钟正德穿上军服独自进入王城,拿着陛下的令牌,毫无阻拦地来到权盾的休息室。

休息室只有一人躺在沙发上,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他有一头火红的长发,脸又长又尖,身上穿着露出腹肌的马甲。

“你就是孔忆吗?”钟正德问道。

“是的。”孔忆坐起来,慵懒道:“公主的记忆出问题了么?”

“克蕾她怎么了?”钟正德讶异道。

孔忆抬头看钟正德一眼,笑道:“没什么。我没睡醒而已。”

“你跟我去找厌谷。”钟正德说道。

“找他干嘛?”孔忆问道。

“厌谷杀死陈秀丽,我要你利用天赋记忆操控,直接在他脑中取得证据。”钟正德回答道。

“虽然我不喜欢厌谷,但他始终是王城高官,怎么可能随便对他使用天赋。”孔忆摆手道。

“已有人证。”钟正德说道。

“还等什么,出发吧,我早就看那货不顺眼了。”孔忆兴奋地站起来,右手指向前方说道。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陈府外面。钟正德拿出陛下的令牌直接走了进去。

厌谷和獠狐都在大厅。看到钟正德身后的孔忆,厌谷果断地对獠狐喊道:“快跑!”

钟正德拦下厌谷,与之交手几十个回合,最终把他按在地上。

獠狐利用天赋和陈府的暗道成功逃了出来,孔忆回到大厅,脏话不断。

钟正德没跟厌谷客气,直接让孔忆从他脑中提取记忆,得知厌谷藏了几十年的秘密。

半天后,陈府被贴上封条,厌谷和百合收押在王城的牢房里。

钟正德找到陛下请示,绕过法院的审判,直接定下处决厌谷的日期,以儆效尤。

獠狐遭到全国通缉,赏金高达六位数铂金币,不论生死。百合得到圣堂履行服务令数年。

隔天,帝国邮报用了两个版面专门报导此事,轰动全国。同姓村三个字成为茶余饭后最热门的话题。

两个星期后,轨生终于离开帝国,进入落日王国的边境范围。

大路长期没人翻修,到处都是坑坑洼洼。路边种了不少细叶大树,树上的果实长得好像葫芦。

一路上,广四通安分守己。几次搭话,轨生都问不出有用的情报。

连续走了十多公里,轨生打开地图,确定前方没多远就是落日设定在边境的关卡。

“天怎么变冷了。”轨生收起地图说道。

“帝国的夏天就是王国的秋冬,冷不是很正常吗?”克雾在一旁笑道。

关卡极其简陋。一个看守亭,一条栏杆,两个看起来像是官兵的壮汉,组成第一道防线。

壮汉更像是村子的猎人,身上披着轻便的兽皮,背挂一米多长的大弓,腰间系着动物样式的匕首。

“别小看他们。有人冒险闯入,最后被他们驯养的动物一下咬死。”商队的老大特意上前,跟轨生说道。

轨生抬头看去,十几米远的两根柱子上各蹲着一只凶猛的鸟兽,眼神非常锐利。

轨生上前客气地阐明来意,并拿出沈家的独有令牌。壮汉的口音有点怪,但不影响正常交流。检查无误后,壮汉很爽快地放行。

离开关卡,众人进入曲曲折折的峡谷。路边有不少大石挡路,明显发生过地震。

商队的老大又跑到轨生身边,警告道:“落日王国有些动物比人还尊贵,没事不要对它们动手。”

峡谷之后是一个很大的部落,不少帝国的商旅在此交易货物。

轨生花了十几个铜板就买到一件纯正熊皮外套,直接穿上它,冷意才慢慢消除。

在商队老大建议下,一行人在部落休息一晚。半夜,轨生突然惊醒,感觉有明显的震感,马上走出房外,部落的人早已站在空地上。

地震足足持续两个小时。最利害的时候,轨生完全站不稳,只能蹲着,用双手扶地。

一排房屋近三成崩塌了,幸好没有人受伤。靠近市场的猪圈死了几十头猪,养猪的少年大哭起来。

天亮,轨生向马商买了十几匹壮马以防万一,简单吃点东西后,众人继续上路。

轨生拿着地图转了好几个地方,都没法找到第二关卡的所在,于是向商队老大问道:“第二关卡到底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商队老大耸肩道。

“你不是常走这路吗?”轨生不解道。

“商队不得进入第二关卡,只能在之前的部落交易商品。”商队老大摇了摇头。

终于在下午,轨生找到正确的位置。原来第二关卡附近几里有很利害的幻阵,要不是身怀鬼行九变,轨生估计还得折腾个两三天。

第二关卡处于两座高耸入云的大山之间,青石做成的围墙挡住了众人的去路。

围墙上的哨岗早就发现轨生他们,没多久,大门打开,里面走出一个身穿链甲的男人。

“我是杨家的卫队,杨中远。你们是什么人,来落日所为何事?”男人问道。

轨生回头看了商队老大一眼,他跟克雾都是一脸懵然,于是施礼道:“我是沈家的轨生,专门负责护送援助物资。”

“这我听说过。”杨中远上下打量轨生一遍,说道:“不过,你看起来不像沈家的人。”

轨生尴尬地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杨中远热情地招呼众人进去。轨生发现围墙上的窗口后面都站着一个弓手,要是在外面举止异常,分分钟会变成箭猪。

关卡内养了不少巨型蜥蜴,让轨生想起詹园里的凶猛野兽。

杨中远介绍,刘家早该来这里接人到首都巴斯,可现在迟迟没到,应该出了问题。

临离开前,轨生收下杨中远给的地图。地图上标记了巴斯的具体位置和前往路径。

一行人继续赶路,希望在天黑之前找到最近的部落下榻。

两个小时候后,一座大山挡住了去路。轨生看了一眼地图,除了翻山别无他法。

刚到山腰,轨生抬头看天,太阳已经下山,天空飘着细雪。众人点起火把,时不时会听到野兽低沉的嘶鸣声。

风雪越来越大,道路被掩盖,两旁的大树全部染白。山上完全没有遮挡风雪的地方,一行人不可能在这里扎营过夜。

地上的积雪越来越厚,马车没法继续前进。大家只好原地休息,希望风雪能够尽快停下来。

商队的老大想生火烧水,可是木柴都湿透了,怎么打火石也没用。

四周的狼叫声越来越近,轨生脸色一沉,吩咐大家拿起武器时刻准备。

一群狼从山坡上缓缓下来,它们有着雪白皮毛,琥珀的双眼在晚上如同璀璨的宝石。

“那是雪狼!”商队老大大喊道。

轨生让克雾留在附近保护商队,一个人冲向狼群,手中的螺丝刀不断在狼身上刺出血洞。

轨生不习惯在雪地作战,而且四周的能见度非常低,一时三刻无法解决掉所有雪狼。

忽然,身后传来好几道惨叫声。无奈之下,轨生回去支援。

克雾站在马车上,不断用枪乱戳,到现在为止,一只雪狼也没杀掉。

轨生叫大家聚在一起,右手迅速一勾,一个大型球形界将雪狼挡在外面。

商队老大操起大刀,把界内一只雪狼的脑袋砍掉,鲜血染红白花花的雪地。

远处不断有火光接近,半分钟不到,五十多个猎人装束的男人出现在眼前。

为首之人又高又瘦,头发油亮,脸颊有点凹。他右手一挥,一只全身虎纹的狼从后方跳了出来,对雪狼隔空撕咬。

转眼间,遍地尸体。轨生松了一口气,取消球形界,上前施礼道:“多谢阁下出手相助。”

“雪狼根本威胁不到你,你只不过担心那群人罢了。”为首之人说道:“对了,我叫杨三香,是杨家的族长。你们想必就是护送援助物资的帝国人吧。”

轨生点了点头,问道:“这里可有躲避风雪的地方?”

“要不到我的狗场去吧,离这并不远。”杨三香建议道。

“可是……”轨生回头看了一眼被困在雪地的五十箱物资。

“放心,明天停雪,我叫几十个猎手帮你们搬过去。”杨三香笑道。

“猎手?”轨生说道。

“猎手就是你们帝国所说的官兵,他们平常没事干的时候还得打猎。”杨三香用拇指指向身后,说道:“他们就是猎手。”

“那就有劳了。”轨生再次施礼道。

在杨三香的带领下,一行人避过不少野兽,半个小时不到,就翻过了山头。

“杨兄,为何在山上呢?”轨生边走边问道。

“山上有个露天温泉,我刚泡完下来。”杨三香回答道。

下山后,雪终于停了。杨三香用左肘拱了轨生一下,坏坏地笑道:“你们这有个大美女啊。”

大美女?轨生跟商队一起有好些日子,怎么没有发现呢?沿杨三香的视线看去,那不是商队的厨子么?

厨子是女人没错,但长得非常粗犷,全身都是肌肉。有次轨生说她做菜有点咸,被她用勺子敲了一下脑袋,现在头上的包还没消呢。

杨三香的狗场离大山不到二里路。所谓的狗场,其实是一个大型山庄,只不过近四分之一的地方用来养狗。

进去前,杨三香亲自选了十条狗当场宰杀,场面过于血腥残忍,连商队的厨子也受不了。

来到屋内,轨生发现墙上挂了不少帝国字画,说道:“想不到杨兄还是文人雅士。”

“我每次去帝国,都会买一堆字画回来。”杨三香点头道:“我喜欢看到美女充满崇拜的眼神。”

“所以,你一点也不懂字画。”站面后面的克雾说道。

“没错。”杨三香大方说道。

杨三香命人在客厅摆了十桌,轨生、克雾和商队老大跟他坐在一起。

杨三香对轨生小声耳语几句,轨生无奈之下,只好将厨子叫了过来。

酒热好后,杨三香亲自为轨生倒上一杯,说道:“这是用帝国的大米酿的。”

轨生拿起酒杯喝了一口,感觉还不错。

下人把一个炭炉放在桌子上,打开炭炉上的铁锅,一股浓浓的骚味传出。

轨生朝锅里看了一眼,正是斩成块的狗肉,汤呈褐色,其中夹杂着姜片、八角和桂皮,还有不少轨生叫不出名字的香料。

杨三香为克雾和轨生各舀了一碗,显得非常好客。轨生虽然不是第一次吃这玩意,但还是有点接受不了。

商队的人倒是吃的真香,十几分钟不到,就把一整锅干完。

轨生对此并不感到意外,还没出境,就亲眼看到厨子把蝙蝠干做成凉菜……

杨三香见克雾一点也不吃,问道:“怎么了,不合你胃口吗?”

克雾硬着头皮把狗肉夹进嘴里,没咬几口就吐了出来。

杨三香大怒,用力放下手中的筷子,喝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站在客厅外的几十个猎手纷纷冲了进来,全部挽弓对着克雾,气氛变得异常紧张。

轨生马上瞪了克雾一眼,克雾意会过来,将吐出来的狗肉又塞回嘴里,用力吞了下去。

“这才对嘛。喝过这一杯,大家就是好朋友了。”说罢,杨三香为克雾倒满一杯白酒,猎手收起弓又站在门外。

吃饱喝醉后,商队老大开口问道:“杨兄的狼可利害,不知道哪里能买一条?”

“那可是天兽掌挚,是王国的主要战力,能轻松打趴十几个普通信众。你再有钱,也不可能买得到。”杨三香得意道。

轨生从金家回来的时候听藏鳞说过,王国的天地兽比詹园的动物强得多。天兽一共七只,地兽四十九只,王兽则只有一只。

“猎手要想成为卫队,必须得到天地兽。”杨三香介绍道。

“这么说,杨中远也有天地兽?”轨生问道。

“是的。他在三年前得到地兽的红,我就派他守关卡了。”杨三香点头道。

“刘家没能接我们,杨兄知道为什么吗?”轨生问道。

“刘家越来越不像话,连接待客人的活都干不好,真丢我们四大家族的脸。”杨三香鄙视道。

“四大家族?”轨生露出疑惑的表情。

“杜家、郑家、刘家和杨家。”杨三香介绍道:“杜家负责教育和寺庙,郑家得处理国内所有的民间矛盾,杨家长年驻守边境保护关卡,至于刘家,国王屠真早就不指望他们了,他们爱干嘛就干嘛。”

大家准备休息的时候,杨三香径直走到厨子面前,大胆地问道:“美女,要不要到我的房间参观一下?”

轨生以为厨子会马上拒绝,没想她爽快地答应下来。

第二天早上,杨三香直接推门进来,踩中轨生布下的简单陷阱,身上全是白色粉末。

“这是什么玩意?”杨三香轻拍身子,问道。

轨生从床上坐起来,说道:“面粉而已。”

“你还怕有人在我家干你不成?”杨三香不满道。

轨生笑道:“找我有事吗?”

“今天天气好,咱俩出去打猎呗。”杨三香提起大弓说道。

“我去叫克雾。”轨生站起来说道。

“别。他有点让人扫兴,还是我跟你投契。”杨三香哈哈大笑道。

反正物资还在山上,轨生便答应他出去一趟。

半个小时候后,两人出现在北面的大山上。山附近有三个部落,路上行人有点多。有的人去打猎,但大部人到山上采药卖钱。

杨三香把一张弓递给轨生,说道:“你不像是沈家的人。”

“我的确不是沈家的人,只是替他们打工罢了。”轨生接过后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以前我接待过沈家的人,他们一板一眼,无趣得很。”杨三香说道。

“这是好事,还是坏事?”轨生问道。

“我也不知道。”杨三香笑了笑。

穿过树林,两人来到小溪附近,看到一群鹿在岸边憩息。杨三香打了个眼色,两人同时挽弓,将箭射出。

鹿群散开后,杨三香最先过去。他的箭一穿二,两个鹿脑袋连在一起。

轨生只射中一只,杨三香看了一眼,顿时惊讶地张开大口。

轨生的箭穿过鹿,把它钉在大石上。大石从上到下裂开一道细缝。

“你果然很有趣。”杨三香右手搭在轨生的肩膀上。

轨生跟着杨三香继续往山上跑,四周的树越来越密,只能看清前方十几米。

药香味很重,轨生实在受不了,用围巾蒙住鼻子。

忽然,右前方的草丛有动静,杨三香迅速射出数箭,一声惨叫随之响起。

轨生感觉不对,马上过去察看。一个采药的老者倒在地上,箭支正中脑门,左手还紧握着紫色药草。

“算你倒霉。”杨三香走过来说道,让天兽掌挚吃掉尸体,骨头一根不剩。

轨生看在眼里,保持冷静,不发一言。

“我们回去吧。”杨三香把弓挂在背上,说道。

轨生点了点头,跟在后面。

下山后,杨三香遇到寻找老者的家人,直接从怀里掏出一笔钱给他们。他们大为不解,但还是把钱收下。

杨三香翻身上马,说道:“对了,早上刘家的人送信过来,刘东迁后天来接你们,你们待在狗场等他好了。”

“那就打扰了。”说罢,轨生心里暗道,刘东迁曾经进入京城遗迹,想取走里面的果实,可惜被我捷足先登。他们所说的刘家果然就是刘西屏和刘东迁所属的家族。

“刘家在帝国可出名了。”轨生坐在马上,说道。

“是吗?”杨三香的语气略带不信。

“他们的人曾经在我国的京城使用天赋,差点把京城毁了。”轨生说道。

“现在刘家的人胆小如鼠,家族早就没落了。”杨三香笑道。

“那个刘东迁好像还不错,我在边境的时候经常听到他的名字。”轨生试探道。

“他最近几年才回来,文笔很好,创立了王国日报。刘家的人没事干,会去他那里打工。”杨三香难得同意道。

两人回到狗场,正好遇到下人喂狗。杨三香累了,直接回房间休息。

轨生驻足,从下人手里拿过铁桶,根据大小和形状,人骨无疑。

“骨头从哪里来的?”轨生把铁桶还回去,问道。

“小人不知道。”下人低头说道,眼睛不断往仓库瞧。

轨生马上冲向仓库附近的垃圾箱,打开一看,里面有不少头发和帝国独有的服饰,他们十有八九是来此贸易的商队。

轨生不相信杨三香有特殊爱好,杀死商队定必有别的理由。

回到房间后,轨生派出飞蛾监听杨三香。

经过一天一夜,轨生除了听到商队厨子粗犷的声音外,还知道杨三香的秘密。

原来沈家的资料在杨三香手里,至今还没找到破解的方法。于是他将目光落在帝国的商旅身上。要是他们不认识资料上的文字组合,杨三香便杀了他们喂狗,极为凶残。

杨三香没有带资料的正本出来,只抄了几页放在身上。轨生利用隐界在狗场转了几遍,确定杨三香并没有说谎。

两天过去,刘东迁终于来了。他刮掉了胡子,整个人变得干净多了。身上穿着衬衣西裤,好像帝国的记者。

轨生出去的时候,忘了把脖子遮住。

“纹身不错。”刘东迁伸出右手,说道:“我代表刘家欢迎你们来到落日王国。”

“我是轨生,他叫克雾。”轨生伸手与之相握,没想到他认不出纹身的来历。

因为商队不得进入首都巴斯,所以他们在昨天已经回去帝国。

刘东迁命人搬运物资,杨三香问道:“你怎么现在才来呢?”

“刘家又有人被杀。”刘东迁脸色一沉,说道。

“杜家和郑家也是这样吧。”杨三香说道。

“所以凶手极可能是前朝余孽。”刘东迁双眼发出精光。

“为什么杨家没事呢?”克雾忍不住问道。

“因为我们没有参与当年的肃清行动,所以……凶手没那么恨我们。”杨三香尴尬地笑了笑。

轨生知道肃清行动,上课时导师黄颜赫说过,屠真发动政变取得王座,之后肃清大量反对势力,取缔部落主制度。

准备就绪,刘东迁带着大家出发,看到杨三香跟在后面,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淬体试炼不是要开始了嘛,我总得回去巴斯一趟。”杨三香不好意思地说道。

“所以待在我们这里骗吃骗喝?”刘东迁摸了摸下巴。

“说话不要那么难听,虽然事实的确是这样。”杨三香无耻地笑道。

金峦城金家,金家三妹妹为了处理金八亮的后事已经回来一个多星期。

整个城挂起了白灯笼,所有店铺停止营业,无论老幼都前往金家吊丧。

唢呐在金家从早吹到晚,金暖趴在桌子上看着父亲的画像哭个不停。

金淮在门口招待客人,从不接近灵堂一步。金恋几次叫他过去帮忙,他都用各种理由推托。

最后,金八亮葬在妻子旁边。金恋暂时管理金家,逐渐恢复雇佣兵业务。金爱整理父亲的遗物,找到他亲笔留下的书函。

金八亮要金恋继承金家,金爱和金暖得合力辅助她。詹园乃金家重地,无论如何,金家都得世代守护它。金淮心怀邪念,不能付以重任。

晚上,众人在大厅吃饭,一共十五桌。桌上全是素菜,不沾一点荤腥。金淮为金恋倒满白酒,金恋没喝一口。

“金恋,你们什么时候回去财政司?”金淮问道。

“我和金爱会留在这里,金暖过段时间才回去。”金恋回答道。

“你们好不容易才进去财政司工作,现在放弃不会可惜吗?”金淮又问道。

“我们不在,金家谁来管?”金恋反问道。

“我自幼跟在义父身边,熟悉金家各种事务,愿意承担所有责任。”金淮站起来,恭敬道。

“我已安排你到貔貅山脉工作,好好发挥你的才能吧。”金恋说道。

“一切听从大小姐吩咐。”金淮坐下后,双眼不经意间流露寒光。

半个小时后,金暖从外面回来,对金淮质问道:“父亲临终前,你一直在身旁,是吗?”

“是的,三小姐。”金淮点头道。

“他……有说什么吗?”金暖又问道。

“他要我好好照顾你们三姐妹。”金淮犹豫一会,说道。

“父亲身上有一颗陛下赐给他的伤药,我问了好多人,他们都不知道。你知道伤药现在在哪里吗?”金暖问道。

“……我也不知道……大概义父受伤的时候吃了吧……”金淮抹掉额头的冷汗,说道。

“你一直在他身边,他有没有吃,你不清楚?”金暖喝道。

“我真不知道,伤药长什么样,我一眼也没看过。”金淮对天发誓道。

“那么,你不介意我搜你的房间吧。”金暖说道。

“既然三小姐不相信,大可随便搜。义父对我有大恩,我是绝对不会害他的。”金淮信誓旦旦道。

“金暖!”金恋站起来,说道:“无凭无据,不要乱冤枉人。”

“金淮,多有得罪,还请见谅。”说罢,金暖离开大厅,朝金淮的房间走去。

半夜。整个金家变得很安静。金淮偷摸地从房间出来,左右看了好几眼,小心地来到院子打开后门。

一个中年男人走进来,有着金发碧发,问道:“都睡着了吗?”

“当然。”金淮小声道:“褴思切,你说让我当上金家的家主,最好不要吃言。”

“放心。我们只想进入詹园,金家家主还真看不上。”褴思切说道。

金淮吞了一下口水,从怀里拿出一份地图,说道:“这是巡逻分布图,有了它能减少很多麻烦。”

“那三姐妹的位置呢?”褴思切接过后问道。

“用红点标记的地方便是。”金淮指道。

“你说,我应该从哪个开始下手?”褴思切收起地图,坏坏地问道。

金淮最喜欢金恋,可她是正式继承人,不得不除,说道:“金恋。”

“如你所愿。”说罢,褴思切消失在黑暗之中。

一道惨叫声响起,整个金家的灯亮了不少。金恋按着肩上的伤逃出房外,对追来的褴思切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没想你这什么小心,居然在房间布下陷阱。”褴思切将剑尖的鲜血甩到盆栽上。

两人不断对招,金恋肩上有伤,逐渐处在下风。

金淮担心褴思切被擒,一直躲在角落观看。

褴思切会的信源技术不多,不过剑术精湛,金恋倒地后,正欲刺出长剑,被一道蓝影挡下。

“谁?!”褴思切连退两步,看向面前蒙着面纱的女人。

“金发碧眼。不用说,你一定是罗漫人。”蒙面女人说道。

对战已经惊动全府,褴思切啧的一声,翻过围墙逃走。

“多谢阁下相救,不知怎么称呼?”金恋勉强站起来,问道。

“权盾,断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