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264字
  • 2022-04-23 16:10:43

浮莲的长剑已经刺进汤尚脖子两毫米,鲜血缓缓流出来。

“慢着,他是汤镇的独子。”齐百腾抓住浮莲的手说道。

“要是我们的行动泄露,后果不堪设想。”浮莲冷冷道。

“放心,这小子胆小得很。”冥日走近汤尚,蹲下身子说道。

“我以心起誓,绝对不会对任何人说。”汤尚举起右手三只手指说道。

“啧。出事我可不管你们。”说罢,浮莲收回长剑,瞬间离开议事厅。

离叠嶂空间开启还有一天,轨生在社团准备行李。沈鲔歆在旁边削水果,脸上露出幸福的表情。

懔冬青直接走了进来,她整个人变了不少,以前的黑长发剪短一半,脸胖胖的,不过五官还是很精致。身上的连衣裙鼓起来,明显有六七个月身孕。

“早告诉你不要吃夜宵吧。”轨生看了懔冬青一眼,开玩笑道:“胖成这样,走路肯定不方便。”

“你这笨蛋,我是怀孕!”懔冬青生气道。

“是哪个倒霉鬼的?”轨生问道。

“与你无关!”说罢,懔冬青直接走到沈鲔歆跟前,将推荐信递给她。

“我的呢?”轨生指着自己,问道。

“每个人的时间不一样。最迟一个月后会送到。”懔冬青敷衍道。

看着懔冬青走出门口,沈鲔歆小声道:“孩子是钟澄的。”

藏鳞背着公事包,提着报纸走进社团,直接坐在沙发上,对轨生说道:“这一年,很多人对叠嶂空间有兴趣。”

“出什么事了?”轨生问道。

藏鳞将报纸扔给轨生,轨生接过快速浏览一遍。恶涌的名字再次出现在公众眼中,已经成功研究出复生技术。艾特申罗王子为了鼓励科研,任何人近期发表论文得奖均可获得二等功。

“王城的人也想进去叠嶂空间。”藏鳞说道。

“除了导师和学生,毕了业的校友也能进去?”轨生有点讶异道。

“是的。理论上,越多人进去越安全。不过,有用的材料很容易被人抢走。”藏鳞说道。

第二天早上,轨生跟沈鲔歆吻别后,背上行囊朝学院的行政区走去。

路上有不少豪华马车,车上都是王城做官的贵族。

前方有个熟悉的背影,轨生快步走过去,问道:“紫岚,你也要到叠嶂空间凑热闹?”

“我也不想,邮报里没人愿意去。”紫岚无奈地摇了摇头。

“叠嶂空间危险重重,你只不过是实习生,没必要进去冒险。”轨生说道。

“放心。我到里面只是看看,一有危险马上开溜。”紫岚说道:“总编承诺帮我转正,机会难得。还有,这大半年我跟你一样身处前线,论文连题目也没想到,正好进去顺便解决。”

“你喜欢就好。”轨生叹气道。

行政区的广场站了差不多三百人。年纪最大的恐怕有五十多岁。

轨生好不容易挤了进来,附近没见到几个熟人。林导和他招揽的探险队占了很多地方。林导看起来依然很年轻,身上的软甲银光闪闪。

“你看到那边穿紫色锦衣的男人吗?”紫岚走过来,指着问道。

轨生看了一眼,那人的中分油头非常亮,眉毛粗大,下巴留着山羊胡子。

“他怎么了?”轨生好奇地问道。

“他是权盾的蒋政纲,在王都非常有名。”紫岚说道:“他曾经身陷罗漫共和国,仅凭个人实力逃回来。”

“利害又怎么样,有危险,他也不会主动救我。”轨生笑道。

半个小时后,校长陆座姗姗来迟,他的鼻子还是那么红,一身浓浓的酒气实在让人受不了。

“叠嶂空间危险重重,你们现在回去还来得及。”校长陆座左右看了一眼,说道。

广场变得十分安静,但没有人转身离开。

“很好。”校长陆座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自空间开启到关闭,一共有两个星期时间。你们可以自由探索空间,但最好尽力而为。关闭前,我会将你们召唤出来。”

没有人有问题,于是校长陆座命学生拿来一支一米五高的毛笔,在人群让开后,就地画出一个大型阵法。圆圈内接单眼。

校长陆座向地面打出两道信源,从口袋掏出小刀在掌心割出一道血注流到阵法上。阵法发出耀眼光芒,空中浮现单眼形状的半透明模型。

“每次十人进去。”说罢,校长陆座在神圣系学生的治疗下,手掌恢复如初。

广场中的人群逐渐变少,轨生差不多是最后一批进去的。整个传送过程居然要整整十五分钟。

一道强光冲来,双眼不禁闭起。当再次睁眼时,轨生已经来到著名的叠嶂空间。

脚下还是校长陆座画的阵,但阵中有一个十分雄伟的石像。石像下刻有名字,陆守风。

轨生提起左手,手背有一个眼睛图案,怎么擦也擦不掉。

阵被一层圆柱状的光幕保护,没有标记的生物只能在外面看着,进不来。

天空有点暗,阵外是一大片荒地。这让轨生想起在帝国北方生活的日子。

阵内至少还有五十个人。他们大部分是没有多少战斗经验的学生,身上的装备武器也不靠谱。

轨生左右瞧了一眼,紫岚已经离开了,现在刚好一点钟,朝北方看去,迅速踏出光阵。

那些像是打了兴奋剂的生物疯狂冲来,轨生没有跟它们纠缠的打算。

走了足足一个半小时,轨生终于离开荒地,来到有点发黄的草原。

轨生回头看去,荒地上空已经漆黑一片。四周时而响起一阵兽鸣,诡异得很。

轨生再看向北方,明显比这里更亮。一里远有人打斗,轨生忍不住走过去一看。

蒋政纲单凭个人之力与一群犀牛周旋,死在他剑下的犀牛已经有十多头。

蒋政纲的速度很快,剑招毒辣,总能找到犀牛最脆弱的地方下手。

犀牛有点异样,开始围着蒋政纲绕,地上逐渐出现一个自然阵法。

轨生对此并不陌生,之前在地下道的试炼中见识过。胸口的鬼行九变有反应,一道信息传到脑中,阵法具有加强防御的作用。

轨生躲得远远的,绕过他们,继续往北走。没多久,后面传来一声巨响,蒋政纲狼狈地朝东方跑去。

忽然,轨生感到右边有杀气,马上拔出小刀岩决,将突然劈来的长剑挡下。

“咦?比之前的学生反应快啊。”一个又高又瘦的中年男人退开一步说道,身上穿着动物毛皮的自制衣服,脖子系着一条全是兽牙的项链。

“在下无意跟阁下交恶,还请阁下离开。”轨生握紧小刀岩决,小心说道。

“离开?可以。不过,你得留下武器装备,还有身上的所有食物。”中年男人用舌头舔了一下剑身,说道。

“没问题。”说罢,轨生将背囊抛向中年男人,其视线朝上时,马上使用寸步绕到他的背后,小刀岩决连捅腹部五下。

背囊落地时,中年男人已经死去。轨生擦干净小刀收好,检查尸体上的物品,找到一本血迹斑斑的日记。

中年男人出生在一百年前,在王都参与多宗抢劫谋杀案,被学生送进这里,对学生特别仇恨。

鲜血吸引不少动物过来,轨生马上捡起背囊离开这里。

草原上明显有人造道路,路口还有指示牌,只是轨生看不明白上面的古体字。

轨生再三思量,还是不走正常路,一个小时后,被一个巨大阵法吸引。

阵法至少占五六亩地,任何误入阵法的生物都会瞬间化为虚无,恐怖之极。

能有如此阵法造诣的人,轨生只想到一个,那就是臭名昭著恶涌。

忽然天空再次变暗,草原已经像荒地那样黑蒙蒙一片。现在只有阵内和阵外一里左右有阳光。

恶涌一定在阵内,这一点毋庸置疑。现在时间尚早,轨生决定先绕阵一圈再说。

半个小时过去,轨生看到远处有一个青年躲在大石后面,附近有一头巨大蜥蜴。

刚来预备军官学院的时候,轨生亲眼在荒野源看着蜥蜴失控变大。

蜥蜴不仅破坏荒野源的大楼,而且还杀了人。最后沈鲔歆使用叠嶂空间送它进来这里。

青年身上穿的也是自制兽皮衣服,多半是十恶不赦的罪犯。他手握单手斧,伺机行动。

蜥蜴转身的一瞬,青年迅速跑到其背上,操起单手斧用力砍去。可惜蜥蜴的皮太厚,血没流下一滴。

蜥蜴用力一甩,青年整个人被抛到左边的大石上,嘣的一声。

青年左手按住胸口,吐出一口浓血,马上站起来,右手有点发抖。

蜥蜴冲过来,将青年叼在口中。青年马上施展界术,一个灰色立方阻挡锋利的牙齿咬下去。

“兄弟,过来帮忙一下。”青年看到躲在后面的轨生,于是急着大声喊道。

“你本是罪犯,能成为蜥蜴的粮食,也算是一场造化。”轨生双手合十,装作正经道。

“放你狗屁,我也是学生。”青年焦急道。

轨生一顿,跑向蜥蜴的同时拔出小刀岩决,左手一勾,两个真空界困住蜥蜴双腿,血管瞬间爆裂开来,庞大的身体向侧面倒下。

轨生用力跳上去,落在蜥蜴的头部,小刀用力刺进去。蜥蜴挣扎几下后,身体逐渐僵硬。

青年收起灰色立方,喘着气说道:“兄弟,好在有你。”

“你是学生,怎么穿得跟个野人似的?”轨生不解道。

“因为我在这个鬼地方生活了近五十年。”青年老实道:“对了,我叫沙虞。”

“轨生。”轨生伸手将沙虞拉起来。

“说起来惭愧,我本来是学委。室友盗走我的手套,把我送进叠嶂空间。”沙虞搔了搔脑袋,说道。

轨生上下打量沙虞一遍,他并不高,头发又长又脏,长得好像一只狐狸。

“你为何要招惹那只蜥蜴呢?”轨生指着地下的尸体,问道。

“当然是杀了吃啊,我已经饿好几天了。”沙虞尴尬道。

轨生笑了笑,从背囊拿出一些军粮分给沙虞。沙虞接过后,马上狼吞虎咽。

“这里生物这么多,应该饿不着你啊。”轨生不解道。

“你有所不知,生活在荒地和草原的生物多半不能吃,只有恶涌的地盘附近有粮食和牲畜。”沙虞说道。

“你知道恶涌?”轨生喜道。

“生活在这里的人不会不知道他吧。”沙虞白了一眼,说道:“他非常利害,把所有人赶走,然后布置五绝六杀阵法。没经过他同意进入阵法的人,都会立即死去。”

“为什么只有这里有食物?”轨生问道。

“光照。荒地每天有两小时光照,草原有四小时,恶涌的地盘则有十二个小时。”沙虞喝了一口水,说道。

“你没想过离开这里吗?”轨生好奇地问道。

“发梦也在想。但离开的方法我只知道一种,根本没可能实现。”沙虞无奈道。

“什么方法?”轨生又问道。

“你们进来的地方向西有一座朝阳殿,里面记载着一种建筑模型——天梯。只要利用天梯爬出这片天空,就能离开叠嶂空间。”沙虞介绍道。

“你们都是信众,为什么不用信源技术攀上高空?”轨生不解道。

“因为高空会禁信源,任何信源技术、天赋、副技,甚至与信源有关的生物,都会毫无作用。”沙虞回答道:“恶涌已经在阵内建天梯多年,不断奴役这里的人,还是没能离开这个鬼地方。”

“恶涌的复生技术成功了吗?”轨生问道。

“是的。任何不肯做奴役的人都会被他直接打死,然后将他们复生成听话的小弟。”沙虞回答道。

“对了,你听过甄浪这个人吗?”轨生眼睛一转,问道。

“他也是个疯子,整天想找恶涌报仇。”沙虞回答道:“他在东面靠海的忆园生活,我劝你还是不要招惹他为妙。”

“阵法都有弱点,五绝六杀也不例外。”轨生沉思道。

“你想进去不成?”沙虞惊讶地张开大口。

“里面绝对有大量现成资料,进去最为省事。”轨生点头道。

“你跟我来吧。”说罢,沙虞沿逆时针绕到五绝六杀的西北面。

轨生跟着沙虞站在小山上,透过大阵,能稍微看到里面的一角。

天梯就像是巨大的烟囱,直耸天际。天梯附近是农田,已经可以收成。

农田后面是一个砖头的烧制工地,恶涌的小弟正从仓库搬砖到天梯的入口。

轨生从背囊拿出一面小镜子扔在地上。“你现在进去吗?”沙虞吞下口水,问道。

“正有此意。”轨生双眼发出精光。

“那我先离开了。”沙虞老实道:“我可不想被抓去做免费劳工。”

看着沙虞朝南方走去,轨生感应了一下,瞬间消失在原地。

半秒不到,轨生出现在烧砖工地的火炉后面,地上的水银暖壶破碎一地。

轨生又从背囊拿出一面小镜子塞进火炉的缝隙里。

轨生四处查看,南方的农田种了很多小麦和大豆,农田东面是一个很大的养殖场。

养殖场只有一种动物,长得好像狗,比猪还壮,背后有一个很大的驼峰。

北方的酿酒场传出一股馥郁香,进入那里的人都戴着口罩和手套。

酿酒场后面是一整排三层楼高的民房,兽皮做的衣服晒在楼顶上随风飘扬。

恶涌的城堡在东面,像一坨褐色的大便。出入口只有一个,没有人守门。

管理烧砖工地的工头是一对双胞胎,哥哥的头发梳右边,弟弟的头发梳左边。两人的头都好像粟子,穿着裤衩赤着膊。

轨生在杂记报社待过一段时间,阅读过他们两人的资料。他们专门掠夺老婆婆的清白,事后把受害者一家杀死。实力非常强,官兵和警察一点办法没有。双胞胎分别叫玛纳、玛豆。

十秒不到,阵内发出刺耳的警报。一封信从恶涌的城堡里飘到玛纳的手上,打开阅读后,大声说道:“这里多了一个人,所有人听命,马上来工地集中,违者死!”

大阵开始慢慢变化,轨生暗道不妙,立刻使用镜闪离开。

出到外面,轨生看着大阵激活防御模式,再也不能透过大阵看到里面,而且也感应不到火炉缝隙的小镜子。

轨生暗道,虽然大阵有反潜入机制,但无法确定入侵者的位置和容貌。反应时间大概有十五秒,绝对不够找到里面的恶涌。要是在反应时间内把大阵其中一人杀掉,估计不会触发警报。

当年晚上,在王都雷府内,孟冽一边看着下人扫落叶,一边喝着闷酒。

孟冽从巴赫察回来后,一直跟下人挤在一个房间睡,经常被笑话。

“原来你在这里。”雷丽丽双手捧着甜点走了过来。

“我说了不饿。”孟冽又喝了一口酒。

“整天喝酒对身体无益。”雷丽丽放下甜点,担心道。

孟冽瞧了甜点一眼,那是一种用花做成的糕点,雷正浩很喜欢,所以厨房每天都会做一点。

“这样满意了吗?”孟冽把糕点一口吃下,说道。

“你怎么了,为什么对我这么冷淡?连毕业舞会都不跟我去……”雷丽丽右手抓住孟冽的衣摆,埋怨道。

“你别管我,好不好!”孟冽忍不住推了雷丽丽一下,雷丽丽一个踉跄倒在地上。

看着雷丽丽落泪,孟冽心软起来,走过去扶起她说道:“我不是有心的。”

雷丽丽甩开孟冽的手,头也不回地朝房间跑去。

没多久,拍掌声从侧面传来,孟冽转头看去,原来叶承祖一直在附近偷看。

“真是绝情啊。大小姐没有利用价值,你就弃之不要。”叶承祖走近几步,说道。

“你再乱说,休怪我不客气。”孟冽怒道。

“我现在可是雷家的核心成员,官位比你大得多。”叶承祖指了指胸口的徽章说道。

孟冽一愣,以前梦寐以求的职位被叶承祖坐上了。

“我估计,你这一年都得待在雷家无所事事。”叶承祖露出令人厌恶的嘴脸,说道:“我就是条辛苦命,假日也没法休息。”

看着叶承祖得意地离开,孟冽将面前整瓶烈酒一饮而尽。

二十分钟后,外面走进一个学生,奉命来送推荐信。孟冽接过一看,脸上终于露出久违的笑容。

第二天早上,在叠嶂空间靠西的小山洞里,轨生站起来看了一眼手表,担心恶涌派人找他,整个晚上只睡了三个小时。

回到五绝六杀大阵,轨生发现防御模式还没解除,工头玛纳带着十几个人在附近巡逻。

轨生故意绕远路,足足走了大半个小时,才来到大阵的北面群山。

为了烧制大量砖头,恶涌的小弟已经搬空十几座大山。

通向东面的路有大量凶猛的生物,轨生不像浪费时间,直接使用隐界避开它们。

二个小时过去,轨生终于来到沙虞口中的忆园。三面环山,东面临海。

忆园占地四亩,上空烟雾弥漫,中央有一间简陋的草屋,院子外被四种花朵包围,分别是火红的玫瑰,淡绿的兰花,橙黄的菊花,蓝紫的鸢尾。

轨生踏进院子,左边有棵桃树,右边的石床上趴着一只黄白相间的花猫。大门两旁各有一个酒缸。

“有人在吗?”轨生问道,半分钟过去,还是没人回答。

轨生轻轻推开大门,里面的酒味很浓,一张铺有兽皮的木床放在角落。

“哪来的小鬼!”声音从后面传来,轨生马上使用寸步避开攻击,落在石床上把花猫吓走。

轨生拔出小刀岩决的同时,上下打量偷袭者。他有一头褐色凌乱长发,双眼无神,上唇单薄,身上穿着老虎皮做成的衣服,背着一个手臂长的紫色葫芦,手执生锈铁剑。

“甄浪前辈么?”轨生小心问道。

偷袭者没有回答轨生,直接冲过来,用生锈铁剑连续使出十多招普通剑技。

轨生应接不暇,只能且战且退。对方的攻势不断,剑招越发毒辣。

轨生被逼到角落,眼看铁剑从左到右划来,只能用力跳高,后面大片玫瑰断开一半。

“混账,弄坏我的花!”偷袭者生气道。

轨生翻身落在后面,说道:“这不关我的事吧。”

“年纪不大,双腿居然能强化到如此地步。”偷袭者说道:“不过,还是远远不及我!”

偷袭者刚刚还在两米外,突然就出现在面前,铁剑直接捅向轨生的腹部。

轨生躲避不及,只能用小刀岩决挡下,被击退两三步远。

偷袭者把断了的铁剑甩到地上,说道:“普通的垃圾对招埒垨武器还是有些勉强。”

偷袭者左右手分别出现一把心武,此时,轨生非常肯定他就是甄浪。

轨生想起巴赫察的试剑碑,甄浪一秒能砍出十七剑,绝对不能小觑,左手从怀里掏出五根绿芒。

甄浪再次消失,杀气从后面传来。轨生利用寸步,跃到草屋屋顶,并将绿芒掷向院子各处。

甄浪双眼发出精光,将其中一根绿芒击下,双脚一蹬,整个人跳到空中。

空中不好躲避,轨生马上暗运天赋将地上的绿芒飞向甄浪。

甄浪只好在空中转身挡下三根绿芒,但右臂还是中招了。

“有毒?”甄浪落地后轻咦一声,拔下数条头发捆住右臂。

“甄浪前辈,我只是来求教,并无恶意。”轨生抱拳说道。

“口气真大,说的好像赢了一样。”甄浪左手掷出心武,右手迅速一勾,数个球形界出现在轨生两侧。

轨生认出球形界正是吕家的灭界,绝对碰不得,看准时机,对小刀岩决施展副技切割,用尽乙骨能量,把掷来的心武砍断。

空中散发出阵阵光点,甄浪一点事也没有。轨生暗道,毁掉的心武果然是传剑得来的。

“实力不错,判断也准确,这下,我要认真了。”甄浪兴奋地笑道。

轨生见甄浪左手有动作,马上连退几步,刚才所站的地方又有数个灭界。

甄浪突然出现在身后,向轨生刺出一剑。轨生立即激活左手戒指,穿上夜旅衣。

“到现在还不使用心武,你瞧不起谁啊。”甄浪看着轨生扑倒在地上,说道。

“我的心武有缺口,威力大不如前。”轨生站起来,吐出一口鲜血说道:“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

“笑话,我为什么要帮你。”说罢,甄浪对轨生四肢施展灭界。

“反界!”轨生一瞬之间,把院子内的灭界全部破解掉。

“咦,你是吕家的后代?”甄浪有点讶异道。

“吕家已经不复存在。”轨生掏出甄卤剑所给的玉玺。

“原来如此,你是甄家的家主。”甄浪收回心武说道。

“我也不是姓甄的。”轨生一顿,说道。

“岂有此理,两家都被你灭了吗!”甄浪听后大怒,数十个灭界将轨生重重围住。

轨生无奈之下只好再次施展反界,把大部分灭界破解掉。

甄浪左手飘出灰色流体,围绕着手腕不断旋转。双眼闪过寒光,甄浪突然出现在轨生跟前,流体变成利剑捅进轨生身体。

轨生化成镜子断开一半,在空中翻身落地。半秒不到,甄浪单手刺出八剑。

轨生分开十几块,然后又化成镜子闪开。

“你这招虽然灵活,但消耗很大吧。”甄浪马上看出轨生的弱点。

“甄家的灭亡与我无关。”轨生急道。

“为何玉玺在你手中?”甄浪解开右臂的头发,已经把毒全部逼出来。

“甄家的现任家主给我的。”轨生老实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甄浪亮出甄家曾经的家传宝剑历霜。

“你不信,我也没办法,只好告辞了。”轨生抱拳离开。

“弱点标记!”甄浪喝道,轨生双腿各浮现一个骷髅图案。

轨生突然感到双腿巨重,完全迈不出一步。接下来,甄浪使用双剑一秒斩出十七剑,招式华丽之极。

轨生只能再次使用镜闪逃命,半秒不到,甄浪又出现在眼前。

双方实力太过悬殊,轨生完全只能挨打,一分钟后,体内的信源已经见底,甄浪却精神得很。

轨生用夜旅衣硬吃一剑,拿起小刀岩决挡住历霜,快速感应附近一带的镜子,认准南方闪走。

轨生出现在半里外的草原上,附近尸体上的镜子裂开一半。

骷髅还在双腿上,轨生依然不能移动半分,而且体内一点信源也没有。

“休想逃走!”甄浪居然利用四级信源技术破空追来,转眼把轨生扑到在地上,历霜对准他的脑袋,脸上快速覆盖住一层雪霜。

“慢着!”轨生本能地用双手抓住甄浪的右前臂,大脑快速运转,继续说道:“我可以帮你对付恶涌。”

甄浪露出犹豫之色,明显被轨生的话打动,说道:“恶涌一直躲在阵里不出来,你怎么帮我?”

“我昨天侵入过五绝六杀大阵,要是大阵撤除防御模式,我可以带你进去。”轨生眼睛一转,说道。

王都靠南一家青楼里,汤尚正搂着两个女子喝酒。门外走进一个紫衣青年,头发上了发胶,看起来湿湿的。

“孙峡,你咋现在才来?”汤尚不满道。

“别提了。我开的武馆倒了,得处理些文件。”孙峡坐下说道。

“青年力量可不缺钱啊。”汤尚疑惑道。

“最近都没有工作,哪有钱入袋啊。”孙峡喝了一口酒。

“要不,来汤家做事呗,你好歹也是个信众啊。”汤尚建议道。

“别。要是被他们知道,我有十条命也不够死。”孙峡摆手道。

“别说扫兴的话。今天出来是为了玩个痛快,在军中可是憋死我了。”汤尚为孙峡倒满酒。

半个小时后,汤尚正喝得兴起,整间青楼被官兵封了。

汤尚和孙峡狼狈走出来,浏览一遍贴在外面的公文,因为前线官兵和百姓死伤惨重,王城决定下令娱乐场所停止营业一个月,全国纪念逝去的亡灵。

汤尚骂了一顿脏话后,带着孙峡回家里继续痛饮。

汤镇和汤诨要为冥日办事,汤尚把府内漂亮的丫环通通叫来陪酒,和孙峡玩得不亦乐乎。

一个十分销魂的妇人经过走廊,上身穿着小吊带,下身的牛仔短裤露出雪白诱人的双腿。

“她是谁?”孙峡放下酒杯,问道。

“二叔汤诨在外面找来的女人,已经有好几年了。”汤尚吃下丫环送进口的葡萄。

“这么个大美女在家里走动,你能忍得住。”孙峡开玩笑道。

入黑后,孙峡被下人送回家里。汤尚一身酒气,打算去浴室洗个澡。

刚推开门,汤尚感觉有人,室内水汽很重,屏风上放着丝质睡衣,薰衣草的香味有点刺鼻。汤尚忍不住吞下口水,一步步靠近。

汤诨再也忍不住,快步走出房间,经过厨房时拿走烧得通红的火钳,径直找到醉得不省人事的汤尚。没多久,一声惨叫响彻整个汤府。

第二天,叠嶂空间的忆园内,轨生整夜睡在外面的石床上,背脊痛得要命。

轨生躺着看向天空,时而有王都的画面,出口在高空还是很可信的。

一只胖鹅直飞天际,身子肥得像猪,翅膀巴掌大小,拼命拍翼的样子极为可笑。

胖鹅刚到禁信源的区域,马上化成一块锥形碎片掉下,最后碎片落在院子外的菊花上面。

轨生起床把碎片捡起来,上面有很多看不清的符文,其内肯定隐藏着信源技术。

“这是我的。”甄浪突然出现在旁边,把碎片一手抢走。

“你这哪有一点前辈的样子?”轨生不满道。

“前辈你妹,我实际大你没几岁。”甄浪直接把碎片放进怀里。

轨生懒得跟他争论,坐回石床上,取出断了一截的小刀岩决,十分心痛。

“你就把它扔了吧。”甄浪瞧了一眼,啧道。

“技能使不出来。可还是很锋利的。”轨生把岩决系回腰间。

“把你的心武拿出来看看。”甄浪随口说道。

轨生摊开右掌,锋刺突然出现在掌心,刀刃上的缺口还是会喷出信源。

甄浪靠近仔细一看,过了一阵子,说道:“心武有剑胶修复的痕迹,但是没能成功。还有,你的信源跟我一样极不稳定,虽然你耍小聪明强行形成心武,可迟早会出现瓶颈。”

甄浪的话一针见血,令轨生大为佩服。

“心武能够修复的话,之后对付恶涌更容易成功。”轨生试着说道。

“你那点能耐,根本奈何不了恶涌。”甄浪不屑道。

“好吧,到时我会在旁边为你加油的。”轨生收回锋刺说道。

“吕家的阵法极为利害,当初我为了娶晶晶,硬闯岳父布下的五大阵法,差点没命回巴赫察。你究竟是怎么灭了吕家的?”甄浪问道。

“都说了几百遍,我没有灭吕家。”轨生无奈道。

“莫非是……”甄浪喃喃自语,突然眼前一亮,来到轨生跟前,把他的上衣扯下,看到胸口上的鬼行九变,说道:“果然,你是鬼家的人!”

“我也不是鬼家的人。”轨生摇头道。

“混账!你连鬼家也不放过吗?”甄浪说道:“你这人渣。”

轨生暗道,甄浪是很久以前的人,很可能知道鬼行九变和鬼家的来历。

“你说的鬼家很出名么?”轨生问道。

“当然,整个帝国只有王家和吕家跟鬼家齐名。鬼家的人丁不旺,义子倒是有不少。”甄浪回忆道:“鬼家曾经派人来巴赫察收我为弟子,但我没有理他们。”

“鬼家会分家么?”轨生问道。

“不太可能。他们的人本就不多,而且祖训有明确的规定。”甄浪说道。

虽然资料上说鬼盐已死,但轨生打算回去再查一遍,对老者的天赋共享念念不忘。

甄浪见轨生不说话,于是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一个来自农村的普通小子。”轨生将左手背露出来,说道:“还有,我是从正规渠道进来的,至少不是个坏人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