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9602字
  • 2022-04-21 15:46:45

“你可是精通阵法一道,不会操作阵盘,这能说得过去吗?”轨生说道。

“你以为古阵是白菜,到处都有?”紫岚说道。

“那么,你知道些什么?”轨生无奈道。

“古阵大部分阵盘都必须用特殊材料溪晶制造,比月钢坚硬十倍,而且非常罕有。现在就算有溪晶卖,也没有师父会做阵盘。”紫岚介绍道:“有人做过测试,用五级信源技术日夜攻击溪晶做成的阵盘,才会有明显的裂痕。”

“就是说,我们连破坏阵盘的选项也没有。”轨生眉头一皱,说道。

“是这样没错。”紫岚点头道。

轨生再看向其它阵盘,其中只有一个阵盘是用普通材料制作。那个古阵叫做春去,在帝国很出名,专门用来祭祀,阵内会不断落花。

“为什么这里只有阵盘没有阵旗?”轨生问道。

“古阵都是用阵盘的,阵旗是现代发展出来的技术,威力比不上阵盘,但胜在变换阵法容易。”紫岚回答道。

轨生来到西土瓦之前站的位置,面前的古阵是重置。使用方法非常详细,足足有好几千字,轨生没有心思读下去。

旁边的古阵叫积发,阵盘的大小跟穿越差不多。等边梯形中间插着一根细针,周围都是奇怪的符号。

积发能瞬间提高信众的潜力十倍,跟引爆地心一样只能使用一次。使用方法非常简单,只要将食指按在细针上便可。

还有十分钟,轨生已经没有心情看阵盘了,估计外面的人也不会发现这里。

虽然知道机会渺茫,不过,轨生还是跟紫岚一起破坏古阵创物录的阵盘。

又是五分钟过去,轨生已经累得不行了,还是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忽然,暗室其中一面墙走出一个黑衣人,比轨生略高,戴着金色面具,腰间挂着一把长剑。

“没想到还是会遇见你们。”黑衣人无奈道。

轨生认出黑衣人的声音,在森之谷与他交手过,最后只能利用隐界逃走。

黑衣人正是黯湮,他不想招惹妇联的人,所以推算出另一个入口进入遗迹。

黯湮拔出腰间长剑,身上的邪恶气息暴涨,说道:“受死吧!”

轨生硬着头皮用小刀岩决迎敌,对了十几招,越来越吃力。

紫岚在旁边慢慢布阵,阵旗浮在空中散发着蓝光。

黯湮故意露出一个破绽,等轨生刺来的时候,右脚把他扫倒,看着其脸庞,感觉越来越熟悉,讶异道:“你是……轨生?”

“轨生你妹!”轨生不想日后麻烦上身,坚决否认到底。

黯湮听后不再犹豫,将长剑插进轨生脑袋,可久久不见鲜血溅出,整个人变成镜子断开一半。

轨生突然出后面袭来,右手一挥,小刀岩决在黯湮的脖子上划出一道红线。

好在黯湮闪避及时,不然脑袋得跟身体分家。黯湮收回长剑,不再轻视轨生,心武拳套套在手上。

轨生左手一挥,暗室内顿时出现二十多个球形界。

黯湮冲过来挥出一拳,黑色能量环绕其中。

轨生毫不闪避,被黑色能量打破,碎片掉落一地。

黯湮收住拳势暗道,这小子太过灵活,根本不可能摸得着他。只能慢慢消耗他的信源!

轨生见黯湮转变攻势,马上知道他的想法,左手一勾,真空界把黯湮的左腿定住。

黯湮以为是普通界术,并没有立即消除,几秒过后,后悔莫及。左腿的血管爆开,不仅伤及肌肉,而且大量神经断开。

轨生对小刀岩决施展副技切割,利用寸步闪到黯湮身后,用力刺了一刀。

黯湮感觉到疼痛才发现轨生在身后,只好将黑色能量释放至全身。

轨生见此马上拔出小刀岩决,连退三步。

黯湮留一半黑色能量护体,另一半飘到轨生那里。

轨生左闪右避,看准时机,左手一勾,两个真空界突然出现在黯湮的左右臂上。

黯湮深知真空界的利害,立即分出一部分黑色能量将其破坏。

轨生嘴角扬起,冲到黯湮跟前,朝胸口刺出小刀岩决。

黯湮反应不过来,只好让精灵蝎子扑去。

轨生脖子上的围巾化成一只黑猫跃起,在空中把蝎子死死咬住。

黯湮冒出一身冷汗,马上激活防具。背心突然出现把小刀挡住,数道裂纹分散开来。

轨生使用小刀岩决的技能钝击,把背心击碎。

黯湮利用一瞬的喘息机会,把真空界破开的同时,连退五步。

轨生左手一勾,五个真空界分别困住黯湮的头和四肢。

黯湮收回所有黑色能量,形成漩涡,搅碎全部真空界。

紫岚已经准备好融阵,阵旗向黯湮飘来。

“万象修罗!”黯湮见此,马上施展副技。

暗室突然出现十几个形状各异的鬼影,他们无声地尖叫着,十分凄厉。轨生和紫岚的信源疯狂泄出。

轨生准备一击把黯湮灭掉。黯湮的副技将暗室内近一半的阵盘激活!

受到古阵重置的影响,暗室里所有人无法使用信源技术、天赋和副技。黯湮的万象修罗消失不见,紫岚的阵旗回到体内。

暗室的墙壁被闪闪发亮的钻石覆盖,六个人忽然转移到面前。他们分别是金恋、金爱、咏祈、马晟、吕娘越和钟八。其中钟八已经死去,胸前的伤口还残留着浓浓的邪恶气息。

所有人身上发出灰光,无力地蹲坐在地上。黯湮因为左腿被轨生所伤,整个人倒在地上,根本爬不起来。

一股沼气味充斥整个暗室,古阵引爆地心开始倒数,现在已经不到十八秒。轨生暗道,一旦暗室被熔浆灌满,他们必死无疑。

西土瓦艰难地爬到轨生身边,用不可抗拒的语气命令道:“快把我身上的五指封印解除!”

轨生虽然不懂封印之术,但解除五指封印只需调动体内的信源,见西土瓦表现严肃,于时毅然伸出右手按在他的心口。

信源解放出来,西土瓦完全变了一个人。他拼尽力气来到重置的阵盘跟前,快速操作起来,用了三秒时间将重置关闭。

轨生已经猜到西土瓦的想法,迅速找到积发的阵盘,让大家围在一起。

黯湮用力掷出长剑,转眼穿过马晟的身体,插在轨生的腰间。

除了黯湮,全部人化为镜子消失在暗室里。引爆地心还剩五秒,黯湮只好把附近没激活的阵盘挪到身边,然后将全部黑色能量包裹身体。

石庙爆开,炽热的熔浆冲天而起,直达高空五百多米。轨生一行人出现在石庙外面。

熔浆掉下来的时候,已经完全变硬,形成一个巨大蘑菇,四周布满浓浓的水汽。

轨生手中的积发阵盘碎裂,心口一热,吐出浓浓的鲜血。

叫喊声从不远处传来,轨生转身定睛一看,罗漫的游击队正在围攻妇联施展出来的二神防阵,他们至少有好几百人。

二神防阵是阵的三级信源技术,坚守系和神圣系的主神显像分别站在荒地的北方和南方,白色的光幕把游击队的攻击全部挡下,防御力惊人。

游击队中,轨生找到熟悉的身影,戽石身穿小队长军服,坐在一匹宝蓝色的骏马上。他手中的心武不断地出现又消失。

戽石虽然变了许多,但是有一点永远没变,那就是好大喜功。

游击队的信众只有十几人不到,机甲也没多少架。其中四架兽形机甲在前方布置,等待防阵被破。

轨生突然出现在二神防阵里,环视一遍,脸色马上沉下来。

十死五伤,其中七十九小队的玉米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他们都是被戽石的长剑所伤。

高锐施展副技嘲讽,不断硬接戽石的长剑,之前给他买的防甲已经不能用了,心口的闪电图案下,伤口越来越深。

“少尉,再这样下去,高锐一定顶不住的!”崇亚男向轨生急道。

“放心,等我回来。”说罢,轨生化成镜子,再出现时,已经在游击队之中。

轨生拔出小刀岩决从后面冲向戽石,途中不断割下游击队的人头。

戽石被轨生捉住,一同传送到半里外的空中缆车基站下。

戽石挣扎开来,挥出长剑,可是被轨生的小刀挡住。

“连我也要杀了?”轨生冷冷道。

“原来你就是那个拇指少尉。”戽石收回长剑,说道。

“为什么要背叛帝国加入游击队?”轨生质问道。

“要我躲在边境的山上一辈子,对不起,我做不到。”戽石侧过头说道。

“现在回头还来得及。”轨生把小刀岩决指向戽石,作出最后的警告。

“一切已经太迟了!”说罢,戽石使用天赋瞬至,闪电图案出现在轨生身上。

轨生一挥右手,十几个球形界分布在戽石围围。戽石的长剑把化为镜子的轨生击穿。

轨生突然出现在戽石侧面,刺出小刀岩决。戽石马上使用寸步拉开距离。之后,两人不断拼命使用寸步,在荒地上不断闪现。

体力消耗得差不多,戽石手中忽然出现一根针,插在腿上,体力顿时恢复过来。

轨生已经猜到这是李严谨传给他的副技,必须得尽快击败戽石。

轨生挡下长剑,忽然,戽石使用双重寸步绕到身后,速度之快令人骇然。

轨生故意不动,使用副技镜闪出现在上方,左手一勾,真空界包裹住戽石的右臂。

戽石大惊,看着右臂的血管爆开,衣袖染红一片。

轨生落地时,把戽石击倒在地,说道:“还要打吗?”

“要杀便杀,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戽石吐出一口浓血,说道。

轨生犹豫一会,想起当初相识时的画面,把戽石的右手拇指割下,冷冷道:“离开这里,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戽石表情复杂,天赋瞬至对轨生不起作用,根本不可能打得过他,只好狼狈地朝北方跑去。

轨生回到高锐的身旁。没有戽石的威胁,高锐终于可以喘口气接受治疗。

轨生要妇联的人把防阵打开,手执小刀岩决,一个人冲在最前面,刺杀游击队的所有信众。

半个小时后,游击队全灭,无一生还。轨生找到马晟,要他使用天赋恢复玉米的伤势。

金恋和金爱对遗迹的宝物念念不忘,三番五次想破开熔浆形成的黑色岩石。部下的长剑和工具都坏了,岩石一点痕迹也没有。

紫岚分析,里面的一切已经被熔浆化为一体,连坚硬异常的阵盘也不会例外。古阵创物录失效是最好的说明。

此行,妇联什么好处也没捞着,而且还死了几个信众,十多个普通人。马晟不断拍心口后悔,当初应该多拿几把埒垨武器。

跟轨生道别后,咏祈带着妇联的人回去组织汇报。金恋和金爱还是不想回宙盾城,朝十四军走去,想跟沈鲔歆叙旧。

轨生没有急着动身,让七十九小队原地休息,把紫岚拉到百米开外。

紫岚获益良多,凭借天赋,记住不少恶涌的资料,这比进一次智库更有价值。

“你还会报导遗迹吗?”轨生问道。

“当然不会。进去啥也捞不着,遗迹还毁掉,你叫我怎么写。”紫岚为难道。

“我有材料,就不知道你敢不敢报道。”轨生眼睛一转,说道。

“你就直说吧。”紫岚说道。

“京配臣在军队贪污,而且数额巨大。”轨生说道。

“可有证据?”紫岚有点兴奋地问道。

“证据就在十四军里。”轨生直接说道:“要我拿给你吗?”

“不用。我只想确定真假。报道出来,自然有人去调查。”紫岚说道:“你有写信投诉吗?”

“信都被京配臣扣下了。”轨生说道:“我听说十四军的学生派人到王城投诉,都被守卫赶了出去。”

“这事还得请示上级领导。我可不想被军队的人盯住,就算领导批准,也只会匿名报道。”紫岚点头道。

紫岚翻身上马离去,轨生看着西土瓦走过来,说道:“封印解除了,你还不趁机跑掉?”

“放我先走半个小时,你还是能很快找到我。”西土瓦伸手指向在天空盘旋的飞蛾,说道。

“你到底是谁?”轨生直接问道。

“恶涌还没成为通缉犯之前,叫做杜长青,是帝国南方偏远村落的孩子。因为家乡水灾泛滥,杜长青跟随父亲到京城寻找机会。父亲半路因病去世,杜长青只好在附近的城镇打工。工资虽然低,但吃住总算没有问题。”西土瓦说道:“打了两年工,杜长青想起父亲的遗愿,于是收拾包袱启程到京城。在京城当官的吴钊变请俊美的青年当家仆,杜长青马上被吴钊变聘用。”

“吴钊变的家族一直持有古阵创物录。吴钊变是族长的大儿子,虽然没能获得家族的继承权,但深受族长喜爱。”西土瓦短叹一声,继续说道:“吴钊变有特殊癖好,把招来的俊美青年关在地下室里用铁笼锁住,每天喂他们吃狗粮,不高兴的时候还会鞭打他们。”

“那么,杜长青是如何逃出来的?”轨生好奇道。

“帝国已故伟人陆守风调查河边的尸体,找到吴钊变,释放所有青年。吴钊变很快被关进监狱,可没几个月又放了出来。吴钊变的父亲为挽回声誉,给所有受害者送上一件祭品。”西土瓦回答道:“杜长青拿到祭品立即成为信众,一年后,到吴家找吴钊变算账,把所有族人杀光,才发现吴钊变早已病死。”

“吴钊变死了,杜长青便无法报仇雪恨。”轨生说道。

“杜长青当晚挖坟开棺,将吴钊变尸骨和创物录的阵盘带走。”西土瓦说道:“之后,杜长青改名恶涌,到处掠夺信源技术、古阵,一心想复活吴钊变。”

“复活吴钊变,然后折磨他么?”轨生讶异道。

“是的。可惜花了十几年时间,恶涌都没有成功。然后他开始打叠嶂空间的主意。在叠嶂空间内,任何人都不会变老,进去里面就有大把时间研究。于是,恶涌在京城屠杀平民,众多京城高手都束手无策。陆守风也奈何不了恶涌,打了一天一夜后,只好将他送进叠嶂空间。”西土瓦说道。

“故事很精彩,可你还没有回答我之前的问题。”轨生说道。

“我的祖先就是其中一个被吴钊变关在铁笼里的青年。”西土瓦一顿,说道。

“这无法解释你为何被人封印信源。”轨生怀疑道。

“我和大哥争夺家业输了,最后被他封印信源逐出家门。”西土瓦过了整整三十秒才回答轨生。

轨生对西土瓦的身世一点也不信,虽然可以对他使用天赋暗示老实交待一切,可机率并不高。

轨生思前想后还是觉得算了,让高锐过来重新封印西土瓦的信源,要求他一刻也不能离开七十九小队。

轨生还是觉得不放心,把西土瓦的武器收走,并吩咐黑豆和玉米日夜看管他。

轨生找到禾老,确定他只是普通人后,问了几个问题。可禾老总是答非所问,身上一定被高手做了手脚。

轨生不敢强行解除制约,或者对他使用天赋暗示,禾老说不定会有生命危险。

当天晚上,轨生在回去十四军的路上找到一间驿站休息。房间在三楼最右边,非常安静。

关好房门,轨生躺在床上,从怀里拿出恶涌抢走吕家的阵盘和小册子。

轨生把阵盘放到一边,翻开小册子浏览一遍。上面没有阵盘的操作方法,只有一名吕家成员的资料和古阵穿越的测试数据。

吕家成员叫吕册,是当时家主的三儿子,对界术无感,从小沉迷阵法。

虽然古阵穿越的阵盘是吕家的家传之宝,但吕家一直无人知晓阵盘如何运作。

吕册不顾父亲的反对,醉心研究阵盘,耗费三十三年时间终于破解其用法。

除了活物,无论放什么东西进去古阵穿越都会消失不见。吕册猜测穿越拥有转移能力,于是经过家主的同意,派出上百个人到附近一里寻找,几个星期过去,没人找到阵中消失的物品。

吕册让古阵穿越对准一座当地有名的小山。小山大部分消失不见,只剩五分之一山脚。最后小山还是没能找到。

山脚的截面非常光滑,吕册意识到可以利用古阵穿越分割任何硬物,只要控制好范围和位置。

吕册想找溪晶测试,可是溪晶实在罕有,有价无市。

吕册只好将目光落在月钢上,与预料一样,古阵穿越比锋利的锯子还好使。可惜消失的部分,无处可找。

吕册没有死心,继续对活物测试。从普通的家畜到珍禽异兽,它们都无法在阵中消失。

最后,吕册发布悬赏寻找志愿者,看着志愿者在阵中光着身体瑟瑟发抖,测试终于告一段落。

半年后,吕册在王都听了一个讲座,受到学院导师的启发,决定重启古阵穿越的测试。这次他决定以施术者的身份亲自进入阵内。

测试之前,吕册留下小册子,如果不能安全回来,后人千万不要步他后尘。

与家人告别后,吕册激活古阵穿越,一阵光闪过,整个人消失不见,自此再没出现过。阵盘失去光泽,半年内不能再使用。

轨生在小册子后面的夹层里找到一张留言卡,终于知道操作方法为何没有记载下来。

阵盘被家主收在仓库里。创造隐界的吕家天才打过古阵穿越的主意,差点受不住诱惑,重蹈吕册覆辙,于是毅然将小册子上的操作方法撕掉。

轨生把小册子和阵盘放回怀里,鬼行九变又在运转,相信日后定有破解阵盘的一天。

恶涌遗迹外,蘑菇形状的岩石突然有动静,黑色能量钻了出来,打开一个出口。

黯湮无力地从里面爬出来,衣服已毁,全身烧伤,左腿不能动。

左右看了一眼,黯湮见没人在附近,向天空射出一道信源,然后便晕倒过去。

天亮,黯湮从床上坐起来,身上的伤已经处理过。

“妇联的人多,你就别进去啊。”摩尔走过来说道。

“谢谢。”黯湮说道。

“我们邪恶系信众最怕就是受伤,我告诉过你多少遍。”摩尔有点埋怨道:“医生说了,你这伤至少休养两个多月,每天得按时换药。”

“反正我也没事干。”黯湮淡然道。

“妇联的人大部分是神圣系信众,他们打我们贼疼,以后没事别招惹他们了。”摩尔提醒道。

“让我如此狼狈的人不是神圣系信众。他应该是十四军的学生,而且长得很像我的同乡。”黯湮晦气道。

“十四军有个少尉还蛮出名,会把敌人的拇指割下。”摩尔说道。

“他叫什么名字?”黯湮好奇地问道。

“好像叫轨生。”摩尔想了下,回答道。

黯湮一征,之前交手的人果真是他!

两天后,轨生在临时军营的演武场上晒着太阳看报纸。报纸用了很大边幅描写京配臣贪污,虽然没有证据公布出来,但王城已经立案调查。

京配臣整天关在办公室里不出来。有些学生幸灾乐祸,在外面大声说笑,根本不把京配臣放在眼内。

下午两点左右,一大队人马走进临时军营,他们来自十七军,带头的是一个中年壮汉。

中年壮汉穿着整套盔甲,脸上有道刀疤,背挂一把长柄大刀,显得威风凛凛。

轨生远远看到他,暗道,这不是教高锐副技的壮汉么?

壮汉派人通报京配臣,翻身下马,在演武场观察士兵操练。

京配臣穿着军服狼狈跑出来,向壮汉做了一个标准敬礼,说道:“崇芝仙中将,来这里所为何事?”

轨生听后,惊讶地张开大口,没想到壮汉就是鼎鼎大名的崇芝仙中将。

“当然是来调查你。”崇芝仙中将指着京配臣说道。

“报纸都是乱说,中将千万别相信。”京配臣擦了擦额头的汗,说道。

“哼,是不是真的,我自有分寸。”崇芝仙一摆手,说道:“人来,进去搜索临时军营!”

搜索过程十分粗暴,学生实在受不了,纷纷走了出来。士兵连厨房也不放过,把整个仓库翻了一遍。

半个小时后,士兵回来汇报:“中将,没有任何发现。”

“我真的是冤枉啊。”京配臣暗喜道。

“因为京配臣上校的办公室关着,我们进不去,所以没有搜。”士兵又说道。

“好。我们现在一起去。”说罢,崇芝仙中将在京配臣的带路下来到他的办公室。

办公室是京配臣的天赋做出来的,他一挥手,大门自动打开,大方地任由士兵进去。

几分钟后,士兵还是没有任何发现。崇芝仙对京配臣说道:“把你的天赋取消。”

京配臣身上闪过白光,临时军营所有建筑瞬间消失。之前轨生放在办公室上面的证据全部掉在地上。

崇芝仙走过去,弯腰捡起证据一看,对京配臣怒道:“你好大的胆子。”

此时,京配臣想起轨生曾经的话,脸色瞬间发白。

在崇芝仙的命令下,京配臣被封印信源关在铁笼车里。

崇芝仙让十四军排列好,在学生面前来回走了一遍,然后站在轨生的跟前,说道:“京配臣的确有罪,不过,你们应该通过正规渠道举报他,而不是告诉邮报。”

轨生心里暗道,要是正规渠道行得通,学生就不用挨饿几个月了。

“现在边境局势很乱,如果民众对帝国丧失信心,后果不堪设想。”崇芝仙紧盯着轨生,说道:“你们明白了吗?”

轨生省悟过来,崇芝仙在邮报里有人,已经知道他向紫岚报料。

接着,崇芝仙中将亲自操练十四军,结果令他非常不满意,解散众人后,单独留下七十九小队。

轨生感觉不妙,但没有表现出来。崇芝仙中将越过他,来到崇亚男旁边,问道:“玩够了吗?”

崇亚男吐了吐舌头没有说话。

崇芝仙中将带着轨生、高锐和崇亚男走进附近的蒙古包,不让任何士兵接近。

“你瞒着母亲,女扮男装进军队。”崇芝仙中将神色一缓说道:“你母亲可担心你了。”

“爹爹放心,我在这里安全得很。”崇亚男笑道。

轨生和高锐听后,都吃惊地看向崇亚男。

“你在军队混了两年多,到现在还是个上等兵。”崇芝仙冷哼一声,说道。

“我在军中很出色,只是没机会罢了。”崇亚男撅嘴道。

崇芝仙将目光落在轨生身上,问道:“为什么她到现在还没得到祭品?”

“崇亚男是个人才,因为京配臣贪污,祭品都是次品,所以我才没有给她。”轨生眼睛一转,说道。

“口是心非。不过,脑子的确不错。”崇芝仙中将说道。

“轨生说的没错,亚男在军中很出色。”高锐忍不住说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把你也带进来吗?”崇芝仙中将看向高锐,问道。

“不知道。”高锐摇头道。

“你和亚男每天搂在一起睡觉,这事传开来,我的脸还要吗?”崇芝仙中将怒道。

“你想怎么样?”高锐问道。

“过段时间,军队会对你们刚成为信众的士兵考核,如无意外,你应该会成为少尉。到时,带你母亲找我提亲。”崇芝仙用不可抗拒的语气说道。

“没问题。”高锐拍心口说道。

“就没有人听我的意见吗。”崇亚男红着脸小声道。

当天晚上,崇芝仙中将带着十七军离开临时军营,让良垦暂代京配臣一职。

孟冽说,京配臣要到宙盾城接受审判,项上人头可能不保。轨生不这么认为,证据上的名单有未知的将军,京配臣最多只会降职。

一个星期后,在宙盾城的牢房里,京配臣披头散发地靠着墙壁,呆呆地看着地上的蚂蚁。

铁门打开,鬼釉中将走了进来,让士兵离开后,对京配臣说道:“伙食还满意吗?”

“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京配臣喜道。

“这事不急,你再多待一个星期吧。”鬼釉中将说道。

“你知道谁举报我的?”京配臣问道。

“近半数十四军军官都有派人去王都,要不是我帮你拦下,王城早派人来调查你了。”鬼釉中将生气道。

“以前都不会这样……”京配臣委屈道。

“十四军的学生很多都是高官之后,能一样吗?你这笨蛋!”鬼釉中将怒道。

“回去后,一定把轨生宰了。”京配臣捶了一下地面,说道。

“那个最近很出名的拇指少尉吗?”鬼釉中将轻咦一声。

“没错。证据一定是他偷出来的。”京配臣点头道。

“能在你眼皮底下偷走证据,本领一定不差。你不要再惹他了,要是连我也被揪出来,谁也保不了你。”鬼釉中将说道:“反正学生很快就回去王都了。”

两个星期后,京配臣果然回到十四军。他因为在军队建功无数,再加上前线非常缺将领人才,所以被降一级,暂缓一年执行。

京配臣再次使用天赋建造一堆建筑,学生不用跟士兵挤在蒙古包里了。

回来后,京配臣的态度明显变了。轨生感觉有点不自在,尽量跟他保持距离。

崇芝仙中将亲自带来一件极品祭品,帮助崇亚男成为信众。高锐和崇亚男脱队跟他学习信源技术,轨生不敢有任何意见。

又是一个多月过去,学院已经开始新的学期。大彬在轨生的强烈要求下,已经回到王都。

大彬经过城门,在公告栏上看到熟悉的名字。戽石成为罗漫的游击队杀害同胞,已被定为叛国罪,赏金高达七位数金币。

经过报摊的时候,大彬买了一份最新一期帝国邮报,轨生又在边境歼灭一支游击队,拇指少尉在王都尽人皆知。

原本是废区的中心市区已经焕然一新,大彬不禁停下脚步,看向新建的生态公园。

街道上有不少人举牌抗议,希望王城将生态公园的门口改建在南方。

大彬回到月半轩,不禁大为感叹。月半轩比以前更加火爆,出入的人都是非富则贵。

周日正从店里走出来,说道:“你回来了。”

“我不在的时候,月半轩没发生什么吧?”大彬问道。

“有些地痞想收保护费,都被我打跑了。”周日正哼了一声。

“你整天在这里,不去学院可以吗?”大彬又问道。

“反正也学不了什么。要是这里出事,师父会损失惨重。”周日正说道。

两人一起走进月半轩。月半轩现在有一个角落专门卖孙淼淼的情趣内衣,吸引不少漂亮的少妇。

孙淼淼跟碎骨子坐在一起,有说有笑。大彬来了,孙淼淼才不好意思地走开。

“你知道戽石出事了吗?”大彬问道。

“这货原本就不安分。”碎骨子撇嘴道。

“这是什么?”大彬看向碎骨子旁边的大箱子,外表写着易碎二字。

“这是艾特申罗殿下托运的货,大部分已经搬上空中缆车。”碎骨子说道。

大彬蹲下身子,小心打开箱子,里面全是高级埒垨武器,制式都不是军用的。

又是一个月过去,边境显得异常安静,待在十四军的轨生算了算时间,任务很快就结束,希望剩余的日子没事发生。

箕豆城靠东的酒馆二楼,刑的摩尔再次在雅座坐等鬼降的领袖嘉奥立来临。

半个小时后,嘉奥立翻窗进来,坐在摩尔的对面,说道:“希望这次崇芝仙不会发现。”

“放心,他在宙盾城给新兵开会。”摩尔为嘉奥立倒满一杯酒。

“那货很利害,对付他得费点功夫。”嘉奥立喝了一口酒。

“没错。攻占巴赫察,崇芝仙是最大的障碍。”摩尔点头道。

“现在我已经知道他的天赋,只要在冷却时间出手,我有九成把握把他毙了。”嘉奥立目露狠光。

“解决崇芝仙,剩下就是古阵穗剑了。”摩尔喜道。

“你到现在还没告诉我如何破解穗剑。”嘉奥立不满道。

“这么说,你同意我们合作了?”摩尔问道。

“成功攻占巴赫察,我要他们的古阵穗剑和传剑。”嘉奥立说道。

“你们吃肉,总得留点汤给我们吧。”摩尔不满道:“古阵穗剑的价值最大,不仅防御一流,而且有很大的研究价值。巴赫察大部分出名的信源技术都源自穗剑。至于传剑,也不容小觑。家传宝剑的威力自然不用多说,其它大量心武能被普能人所用,可以大幅增加手下的实力。”

“别忘了,是你们主动找我谈合作的。”嘉奥立眉毛一挑,说道。

“既然这样,我们就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摩尔站起来说道:“很高兴认识你。”

“慢着。”嘉奥立无奈道:“传剑你们可以拿走,但穗剑得留下,我们攻占巴赫察后需要它来防守。”

“合作愉快。”摩尔高兴地伸出右手。

“你们最好别打歪主意。”嘉奥立站起来,也伸出了右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