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 愿卯
  • 陈志军Jacob
  • 8417字
  • 2022-04-19 16:31:39

轨生心想接下任务,扫清月半轩开展空中缆车工程的所有障碍。功勋还是其次,毕竟七十九小队已经不缺武器装备了。

可是连续两个小队失败,轨生多少有点顾虑,站在公布栏前面久久不语。

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这一个多月来,你有几天在这里?”

轨生扭过头看去,原来是孟冽和他的小队。他的小队有新人补充还是不满四十人,看起来像刚入伍的村民。

“你来接任务吗?”轨生好奇地问道。

“是的。在雷家的时候,士兵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领到新的装备,可这里不同,好的武器防具得靠功勋来换。士兵越来越瘦,京配臣却越来越肥。”孟冽无奈道。

轨生一征,原来孟冽也在怀疑京配臣,说道:“没有证据,千万不要乱说,不然,你会跟我一样,总是被他针对。”

“那当然,我又不是第一次在军队里混。”孟冽笑道:“对了,你要接什么任务?”

轨生伸手指了指公布栏。孟冽看后沉默良久,又说道:“我劝你还是不要碰它,之前那两个小队失败回来,只剩不到十人。”

“究竟发生了什么?”轨生不禁问道。

“听回来的受伤士兵说,他们的小队没有遇到流氓地痞,却碰到自然灾害。要不是运气好,他们也会被卷进去。”孟冽回答道。

“什么自然灾害?”轨生好奇道。

“我也不太清楚。士兵都不是信众,解释起来模糊得很。他们说荒凉的平原上突然出现一个发光缺口,将人吸进去,半分钟后,平原才恢复正常。”孟冽介绍道。

“这与任务没有关系啊。”轨生不解道。

“你可知道,空中缆车的基站大量分布在荒凉平原上,执行任务时极有可能碰上那玩意。”孟冽解释道。

轨生心里暗道,莫非之前感觉到的狂躁信源出自孟冽口中的缺口?

又聊了几句后,两人来到京配臣的办公室,接下任务。在京配臣嘲笑的目光下,轨生跟着孟冽走了出来。

孟冽的任务很简单,要到东面五里外的小村庄,消灭突然出现的奇怪生物。

回到演武场,轨生开口请求道:“孟冽,你能不能教高锐几手信源技术?”

孟冽一顿,有点讶异地看向高锐,说道:“你成为信众了?”

高锐摆了一个帅气的动作,压低嗓子,说道:“怎么样,不像么?”

孟冽笑了笑,说道:“要不是轨生,你也得不到祭品吧。”

高锐被他说中,顿时漏了气,可怜兮兮地看向轨生。

没等轨生开口,孟冽又说道:“你别看轨生了,就算轨生不说,我也会教你。”

“这可不像你啊,以前的你讨厌得很。”高锐怀疑道。

“这话轮不到你说吧。我欠轨生很多,他也没为以前的事跟我计较。”孟冽说道。

之后,高锐和孟冽足足贫嘴了五分钟,轨生在旁边不禁笑起来,整个人放松下来,好像回到小的时候,高锐还是高锐,孟冽还是孟冽。

于是,孟冽在临时军营多留了一天,见高锐瞬间学会信源技术,不禁大吃一惊,口中吐出天才二字。

孟冽傍晚出发,临走前向京配臣要回自己带来的马,没想到他爽快答应了。

轨生又去找了一趟京配臣,得到的是难听的嘲讽,完全在意料之中。

轨生没有急着出发,打听到那个七十一小队要回来了,所以决定再待几天。

在军营里有点无聊,轨生想起前些日子京配臣在外面接收的物资和军械库的三楼。

第二天早上,京配臣转一圈演武场后回到办公室抽雪茄,不到吃饭时间绝不出来。

轨生在没人的地方叫醒精灵白亵,变成京配臣的样子,朝军械库走去。

守在军械库的士兵还是之前的人,正在一楼吃着面,手上拿着最新一期帝国邮报。

轨生来到后,他马上放下手中的筷子和报纸,站起来施了一礼。

“上校,你来这里所为何事,之前那批物资已经锁在三楼。”士兵说道。

轨生摆了摆手,说道:“只是来看一下。”

“要我带路吗?”士兵恭敬地问道。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说罢,轨生直接来到第二层,确定门锁只是普通货色,于是从怀里掏出一根回形针,两三下就把锁开了。

踏上三楼,轨生不禁大吃一惊,面前整齐堆放着一大堆铂金币。

除了铂金币,三楼还有不少名贵古董字画,轨生估计,那些玩意比地上的铂金币还值钱。

墙角有一个很大的保险箱,轨生靠近时,箱子的缝隙透出强光,里面一定放着品质很好的祭品。

墙上的柜子里放着数十件埒垨武器和防具,楼下的垃圾货色根本无法与之相比。

轨生又转了一圈,墙上的油画有点问题。其附近没有灰尘,木框上有手指留下的油印。

轨生想了想,走过去取下油画,倒吸一口凉气,小暗格里放着一条钥匙。

轨生试着拿钥匙开保险箱没有成功,想起京配臣的办公室里也有一个材质差不多的保险箱,把钥匙放进口袋里,再将油画重挂回去,瞧了一眼小金库,匆匆走下楼。

两天后,轨生终于等到七十一小队回来,他们不到十个人,队长已经死了,几个士兵把尸体抬了回来。

轨生检查一遍尸体,伤口都是信源技术造成的,大动脉整条被割断,周围的血迹已经干涸。

上等兵告诉轨生,袭击他们的人很明显是有组织的,大部分是地痞,也有几个信众。

轨生问士兵有没有看到发光的缺口,他们纷纷摇头。

他们之所以能够活着为来,全因为队长牺牲自己强行使用大招击退敌人。

看着残兵去向京配臣复命,轨生暗道不妙,地痞中夹杂实力强劲的信众,再加上荒凉平原不稳定的因素,任务难度直线上升。

轨生去看了一眼任务最新进度,地痞最后出现在跃马城南边两里的小村庄。那里已经不是荒凉之地,盛产棉花。

轨生带着七十九小队硬着头皮出发,一边走一边拿出地图观看,预计最快两天到达目的地。

路上,高锐来到轨生身边,好奇地问道:“你为什么对这个任务如此上心?”

“我是月半轩的老板,能不上心吗?”轨生无奈道。

“你在王都发财了?”高锐惊讶地张开大口。

“可以这么说。”轨生点了点头。

“早知道跟你混好。”高锐后悔道。

“我也想不到能有如此际遇。还有,当初不弄个断手断脚,很难避开兵役。”轨生笑道。

高锐还记得轨生从山上跳下来的情境,自问没有这个勇气。

哪怕不用当兵,高锐也无法说服母亲让他跟着轨生离开村子闯荡。

走了一天多的路,轨生发现之前出现的奇怪生物少了许多,可那不稳定的狂躁信源经常出现。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轨生宁愿绕远路走。

直到第三天,轨生才离开荒凉之地,踏进绿油油的草原,以前在跃马城打工的时候,经常来往此地。

轨生本想让部下停下来休息,可忽然听到一声巨响,远方的天空升起一颗蓝色的信号弹。

轨生皱下眉头,直接冲向信号弹所在。部下纷纷跟过去。

三分钟不到,轨生看到一群地痞对空中缆车基站乱打乱砸,马上施展寸步,几下把他们全部击倒,居然没有一人是信众。

部下控制住所有地痞,轨生去检查工人伤势,他们都没有大碍。

轨生来到地痞头子跟前,一手把他揪起来,大声问道:“是谁派你们来的!”

“不知道,我们只是收钱办事。”地痞头子出奇地配合,回答道。

轨生从口袋里搜到一张数额很大的支票,看来地痞头子并没有说谎,随手把他甩在地上。

高锐走过来问道:“要怎么处理他们?”

这里没有警局,轨生可不想把他们一直带在身边。

仿佛看出轨生心中所虑,站在一旁的崇亚男走近说道:“按照帝国法律,少尉可代为执法,伤人者断其一臂。”

地痞们听后害怕起来,纷纷跪下叩头求情。轨生沉默一会,收走脏款,命令黑豆斩下所有地痞拇指,才放走他们。

轨生跟工人聊了一会,大彬已经来到荒凉之地亲自指挥工作,信号弹就是大彬分派给他们的。

轨生担心大彬的安全,于是问起工人大彬的位置。工人先是有些顾虑,最后还是说了出来。

轨生花了一天的时间,在东面的小村庄找到大彬。整条小村庄已经被月半轩买下来,放满建设基站的材料。

“你可知道这里多危险吗?”轨生严肃道。

“放心,我跟王城的人商量好,答应为军队建设专线,军队会派人保护我们。”大彬说道。

轨生心里暗道,该不会指我们吧。

“十四军的京配臣上校约我见过一面,只要我的人发射信号弹,他们的人就会第一时间赶到。”大彬说道:“工程是否继续下去?”

轨生要来工程分布图查看,进程比预想还要好,大部分基站已经竣工。

“要想在北方建造空中缆车,始终要对付那些存心破坏的敌人。危险肯定会有,但我会尽力保护施工工人。”轨生思量良久,最后说道。

之后两人商讨对付敌人的方案。轨生要求大彬先调配基站的镜子,以便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打倒地痞。情况不对,轨生也能迅速离开。

轨生决定在小村庄驻扎,实在不想大彬出事。没有他,空中缆车工程多半会搁置,月半轩的生意也会崩盘。

小村庄的房子不够整支七十九小队住下,轨生便让他们拿现成的材料在村外搭建几个小棚。

当晚,轨生坐在外面的摇椅上仰望星空,迟迟未睡。现在能打的只有他一人。高锐虽然成为信众,但实力还有待加强。

果然,要来的始终还是来了。一共二十五个壮汉向小村庄冲来,身穿强盗服饰,脸上蒙着黑布。

对方没有一个信众,轨生正想出去迎敌,黑豆、红薯和高锐已经跟他们打起来了。

原来,黑豆老早听到远处传来的脚步声,叫醒附近的红薯和高锐。

十分钟不到,敌人已经尽数倒在地上,轨生连出手的机会也没有,七十九小队大部分人还在酣睡。

轨生对其中一人拷问,他们大部分是外来工人,因为背后有人出钱,所以才以身试法。

最后,轨生在他们哀求之下,通通砍下一根拇指,看着他们离开的狼狈背影,心中已有打算。

轨生有点错估了黑豆他们的战力,加上高锐,守护大彬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轨生不想一直处于被动,所以决定一个人扫清阻碍工程开展的任何障碍。

天一亮,轨生拿起大彬的备用工程图,朝帝国北方的中心处走去。

空中缆车要想在北方通车,必须在中心处建设大型基站,这样才可以将各点连接起来。

因为遭到多次捣乱,中心处至今连地基也没有打好。轨生刚到没多久,就发现远方的天空升起蓝色信号弹。

轨生嘴角扬起,突然消失在原地,只留下裂开一半的镜子。

一个多星期过去,轨生在帝国北方声名鹊起,专门砍下犯罪者的拇指,被人称之为拇指少尉。

落败的雇佣兵信众不甘心丢了拇指,到城里到处宣扬轨生的不是,所以百姓对拇指少尉的评价褒贬不一。

轨生很少理会闲言闲语,专心打败前来捣乱工程的敌人,并且顺藤摸瓜找到背后的出资人。

轨生利用偷袭,没有费多大工夫就把出资人招来的信众打败,可惜所谓的出资人也是受人所托。

因为轨生的行为过激,丢了拇指的地痞雇当地书生写信到王城投诉。没多久,轨生就收到京配臣的通知,要他安分一点。

轨生一手将公文撕碎,朝跃马城走去。跃马城是唯数不多没有建成基站的城市。城内的警局已经废弃,而且军队很少经过那里。不法分子杀了大量前来施工的工人,依然逍遥在外。

两天过去,轨生终于来到跃马城。跃马城变了很多,外面再也没有外来工,进出也不需要收费。城墙年久失修,已经形同虚设。

轨生站在城门下感触很深,往时打工的画片浮现在脑海里,犹豫一会,缓步走进城内。

经过调查,轨生得知孙家没落后,一个郑姓外地人接管了所有运输业务。可惜经营不善,跃马城的生意一落千丈。

大部分本地人得不到温饱,纷纷朝南方迁移。城内非常冷清,很多店铺外贴着旺铺招租的广告。

轨生在街边的面店吃了一碗素面,跟老板聊了几句,他过几个星期也会离开跃马城。生意不好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这里的治安不好。城内三天不到就会有人打架,没有警察,根本管不了他们。

老板还说,现在这里最大的就是郑则阅,正是那个接管孙家所有生意的外地人,出身并不好,以前专门放高利贷。

轨生在桌子放下几个金币,起身离开,因为身穿军服,走在路上,引来不少目光。

路口的警局已经颓垣败瓦,里面长满杂草,堆积大量垃圾。外面立着一个牌子,贴着王城发黄的公文。

跃马城长期欠税,如果不把钱补上,王城不会派人重建警局。

轨生来到城中央的基站建设点,地上全是坏掉的建材,还有用油漆写着的一行大字,“给爷滚出跃马城!”

一天过去,轨生在城里的招待所住了一晚,回到施工点,大彬派来的工人已经有条不紊地工作。

轨生站在那里没多久,四周走来五六十个地痞,他们穿着花衬衣,紧身皮裤,手执一米多长的铁管。

工人认出带头的郑则阅,那些地痞实则是他请来的搬运工。

郑则阅看到轨生穿着军装,可一点也没有放在眼里,一声令下,一群人冲了过来。

轨生右手指向工人,迅速一勾,一个球形界将他们全部包围在里面。地痞再怎么攻击,还是破不开界术。

“信众?!”这时,郑则阅才开始慌起来。

轨生亮出心武锋刺,游走在地痞之间,只用了半分钟,就把他们全部制服。

郑则阅跪在地上,完全没有之前的威风,老实把一切告诉轨生。

原来,跃马城的运输业一天不如一天,郑则阅只能勉强经营。如果空中缆车成功在城内建成,他一定会破产,上百个工人失业。

几个星期前,有人找到郑则阅,送出上万个铂金币,要他阻挠空中缆车施工,事后还有更多好处。

轨生问起那人的来历,郑则阅摇头不知,看起来不像在说谎。

走到一个壮汉跟前,轨生仔细打量他一番,惊讶道:“你……是大力?”

大力抬起头,瞧了轨生好一阵子,“轨生?”

大力的样子依然没变,可轨生不再是当初的少年,已经成了大人的模样。大力认不出很正常,而且他也不会想到轨生能成为信众。

大力算是轨生的工友,刚来跃马城的时候,两人在城外一起打临时工,他个头大所以睡下铺,轨生则睡上铺。

轨生还记得大力喜欢一日仙,尽量收入不多,他每个星期都会买上一点睡前喝。

轨生让其他人留下一根拇指离开。郑则阅犹豫良久,才掏出匕首切下,头也不回地跑了。

“你该不会也要断我拇指吧?”大力可怜兮兮地看着轨生。

轨生笑了笑,叫工人继续施工,带大力来到城内还算可以的酒家。

一坐下,轨生点了一桌菜和两瓶好酒,再次打量大力。他比以前瘦了一点,看起来还很强壮。

“当初你陪孙小姐出嫁,我还以为你死了,没想到你居然成为孙老爷一样的信众。”大力喝了一口酒,说道。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呗。”轨生轻轻一笑。

“你们才走不久,孙老爷就被官兵抓走。”大力说道。

“后来你留在跃马城跟郑则阅做事么?”轨生问道。

“没错。我啥也不会,就有点力气。郑则阅给的钱还可以,至少能养活家里的人。”大力叹气道。

“可你们在做违法犯罪的勾当。”轨生脸色一沉。

“我当然知道,但又有什么办法呢,村子的田现在已经变成荒凉之地,回去只能等死。”大力无奈道。

“现在北方的局势很乱,既然在这里没办法谋生,你可以带家人向南方迁移。”轨生建议道。

大力先是犹豫一会,然后同意地点了点头。

酒酣,大力说他见过背后的出资人,那人腰间挂着一件奇怪武器,有点像火炬,实际上是一柄斧头。

轨生一脸诧异,原来光正教一直在背后搞事。

跟大力告别后,轨生立即回到小村庄,拿出地图找到光正教在北方的所有据点,派人日夜监视。

大彬跟轨生说,在空中缆车建设之前,光正教也有派人来谈合作。

大彬没有多想,直接当面拒绝。后来,光正教的人便再没找上门。

轨生暗道,空中缆车一旦建成,不仅有巨额利润,而且极具战略意义。光正教谈合作不成,便背地里毁掉空中缆车,非常符合他们的风格。

拇指少尉的名头越来越大,光正教想花钱雇信众解决轨生,可根本没人接下任务,最后,他们只能出动教内成员。

大彬收到消息,光正教分两批人到西面和东面捣乱。轨生思前想后,决定一个人到西面,七十九小队解决东面敌人。

轨生不在,高锐是名义上的代理队长,实则七十九小队由黑豆管理。

黑豆建议尽快到达目的地,在附近布置大量陷阱,马上得到高锐的同意。

经过小溪的时候,七十九小队停下来休息。高锐看了看见底的水壶,走到溪边蹲下盛水。

“我也没水了,为什么不叫我一起?”崇亚男从后面走过来,有点埋怨道。

高锐迅速避开她的视线,干笑了一声。

“轨生少尉让我们这次独立行动,是不是认可我们了?”崇亚男蹲下来,问道。

“我们对付的人全都不是信众,而且他们手上也没有埒垨武器,轨生才会把任务交给我们。”高锐解释道。

啧的一声,崇亚男失望地将水壶放进小溪里。

“有鱼!”两人同时伸手去抓,鱼跑了,两人的手碰到一起。

崇亚男没有什么,但高锐反应很大,迅速站起来,慌张地跑回营地,心里不断默念,“不可能的……”

晚上,高锐吃饱后走进临时搭建的帐篷内休息,刚睡着没多久,感觉有一只手放在他的胸膛,马上睁开眼睛。崇亚男就在面前,脸靠得很近。

高锐知道这是崇亚男睡觉的坏习惯,看着长长的睫毛,心里不禁一动。

高锐意识到什么,迅速起来冲到外面,从腰间拿出水壶打开,把里面的水往脸上倒,好让自己冷静下来。

“你怎么了?”崇亚男揉着眼睛,问道。

“没事。”高锐根本不敢看崇亚男。

崇亚男走近说道:“我发现你最近怪怪的。”

“没有啊。”高锐转过身说道。

突然,崇亚男从背后抱住高锐,轻声说道:“你有什么事都可以告诉我,我会尽力帮你。”

高锐全身打了一个冷颤,马上摆脱崇亚男,直接跑走。

天亮,高锐整晚没睡,脑海里全是崇亚男的样子。之后,两人再也没说过话,显得有点尴尬。

在第四天下午,七十九小队完成轨生所给的任务。光正教的人无一生还,他们被捉后纷纷服毒自杀,不留审问的机会。

回程途中,崇亚男几次想找高锐聊天,可高锐一直避她。

睡觉的时候,高锐再也不进帐篷,一个人看着火堆,尽量不去想崇亚男。

又是几天过去,轨生看到高锐他们平安回来,顿时松了一口气。

轨生不仅消灭了西面的敌人,而且成功捉到光正教一个活口。

当时轨生知道他要服毒自杀,马上击晕他,从其口里挖出一个小小的药囊。

轨生对其施展天赋暗示,让他潜伏在光正教提供情报,之后,便启程回去小村庄,前后不用两天时间。

七十九小队安顿好后,高锐找到轨生谈话。两人在村里的一间平房里,轨生倒了一杯茶给高锐。

高锐盯着茶面,双手在颤抖,一行泪水滑过脸庞。轨生看在眼里,问道:“发生什么了?”

“我……对不起列祖列宗……”高锐哽咽道。

轨生实在想不到高锐为啥烦恼,毕竟任务顺利完成。

“母亲知道的话,一定会打死我。”高锐又说道。

轨生听后一脸懵了,再次问道:“究竟发生什么了?”

“我……我喜欢上……崇亚男了。”高锐低下头,鼓起勇气说道。

“放心,他不是男人。睡在一起这么久,你就没发现她没有喉结吗?”轨生笑道。

高锐高兴地冲出平房,四处找了找,崇亚男正在附近空地上晾衣服。

高锐迅速跑到崇亚男面前,不假思索地伸出右手摸她的脖子,一喜,“你真的是女人!”

崇亚男狠狠甩了高锐一个耳光,骂道:“无赖!”

高锐此时才知道自己失态,放下右手,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太开心了,想马上确认你的性别。”

“你就不会开口问我吗?非要动手动脚。”崇亚男红着脸,埋怨道。

“对不起。”高锐搔着脑袋说道。

接下来几天,高锐和崇亚男的关系快速升温,白天有说有笑,晚上偷偷在菜园后面约会。

大彬在轨生的同意下,大量招聘工人。他们加班加点工作,空中缆车已经完成七成。

当然,光正教没有放弃骚扰,先后派了五批人来,其中只有一两个信众。

轨生像影子一样突然出现,啥也不说就把信众先干掉。剩下的杂鱼为了活命,留下拇指离开。

这段时间,北方变得异常太平。轨生拿到最新一期帝国邮报,头版居然是拇指少尉的报导。

轨生的名字没有出现,毕竟接受采访的是京配臣,功劳怎么也轮不到他。

又是一个星期过去,北方中央处的大型空中缆车基站接近竣工。大彬前几天找到轨生商量,决定开幕剪彩的日子。

轨生之前放走的光正教信徒回报,光正教近期会对空中缆车进行大破坏,为死去的成员报复。规模很大,光信众就接近一百人。

七十九小队肯定抵挡不了,要想解决眼前的问题,必须得借助其它力量。

在十四军中,轨生只能求沈鲔歆和孟冽帮忙,即便告诉京配臣,他也不会派人援助。

轨生写信投诉也没用,最后还是会被京配臣截下来,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轨生是地下道成员,可以利用这层关系打退光正教的攻势,可信用值完全不够,即便津八久也不会接下任务。

王都的朋友比较多,轨生能叫得动的就有好几个,可这只不过是杯水车薪,还是别烦他们好了。

轨生实在是束手无策,只好跟大彬商量。大彬提供了两个方案,一是暂时辙资,避一避风头,可损失非常巨大。二是跟光正教谈判,承诺给他们一条专线,他们答应的可能性极高。

轨生没想多久就否决这两个方案,现在辙资,不仅之前的投资要不回来,而且很难东山再起。给光正教专线更加不行,他们的风评差得要命,一旦出现问题,月半轩很容易被扣上某种罪名。

轨生足足想了两天,四十八小时没有睡觉,终于找到一个尚算可行的方法。

“即刻找到各报章杂志,公布北方空中缆车开放的具体日期,然后邀请这一带的所有名人权贵参加剪彩。”轨生叫来大彬,命令道。

大彬眼睛一转,马上了解轨生的想法,说道:“你想引诱光正教在那天下手?可是我们没有足够兵力应付啊。”

“只要我们大力宣传,自然会得王城重视,到时,京配臣就不得不出兵护卫。十四军的兵力足以抗衡光正教的来袭。”轨生说道。

“要是光正教不上当,岂不是很尴尬。”大彬担忧道。

“他们下手只是迟早的问题。”轨生转过身,背对大彬目露寒光,继续说道:“如果他们不在剪彩当天出现,我就想办法留住十四军,亲自将他们逐个击破。”

不到两天,在大彬的安排下,帝国邮报全是空中缆车的消息和出席人员名单。艾特申罗殿下连夜发出公文,要京配臣确保剪彩场地的安全。

京配臣召集全军,出动所有可调动的力量,找到轨生所待的小村庄。

小村庄事实上已经是轨生的资产,可京配臣来到之后,不给任何理由,直接占据所有平房。工人只能跟着士兵在村外搭起简易木棚。

轨生记得京配臣的天赋可以弄出好多临时住所,不禁多问几句,得到的回复是,任务前不可浪费信源。

京配臣和他带来的各小队全副武装,看起来还是很靠谱的。尤其京配臣的直属小队,他们全部由信众组成,一年后,就能得到推荐成为少尉。

京配臣找到轨生说道:“你的运气真好,艾特申罗殿下对空中缆车十分重视,要我动用整支十四军帮你完成任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